三刻拍案惊奇

最近查询记录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金”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问”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舍”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敢”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宝”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阁”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拜”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字”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劳”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蒙”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楼”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何”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仰”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菜”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雅”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枝”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之心”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鸡”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屈”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令”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大”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洪”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道”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刘姥姥”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长生”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铁”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须”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殿”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恶贯”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来处”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鄙”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芳”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教授”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高邻”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法名”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盛”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祥”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董卓”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来自”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敝”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技”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魏延”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好死” 在《三刻拍案惊奇》查询“古云”

1回 ,不能起床,没人管家,肯出几百寻填房的,岂是个不肯舍钱人?只

1回 芋头须绦,俭朴是真。不能高中,捞题名。一朝得病,鸣呼命倾。念

2回

话说浙江华府有个武义县。这县是山县,民

2回 你落水要命,上岸要钱,没一二百官司。”

2回 竟开了许多天窗。后边王俊捐出百谢他们一干,单邦得了四十两,魏

2回

奇冤若是藏积,幽恨权同片纸缄。

2回

幸假钱逃国法,竟随霜刃丧黄泉。

2回

华府武义县生员王世名首为除凶报

2回

守巡俱批华汪知县会问。那汪知县闻他这光

2回 道有一个有力量道:“王俊买和有,刚杀叔有据,不待检矣!杀人者

3回 :“留得五湖明月在,不愁无处下钩。好歹要寻个似他的。”思量半

3回

此时仲含尚在陵,随例饮宴参谒,耽延月余。这

3回 银尚在枕中,可以少资饘粥,遂走陵。生佣书以活,予寄居斗室。邻

3回 道:“忆昔吴江逃时,备极惊怖;陵流寓,受尽饥寒。今入风尘,面

3回 故常得人私赠,都密缄藏,约五十,原欲遇有侠气或致诚人,托之离

3回 此陷阱。但当日薄生所得只五十,龟子从中尚有所费,恐五十

3回 仆亦有此意,但以罄行囊不过五十,恐不足了此事。芳卿若有此,仆

3回 生言之,甥女已落娼家,得先生捐赎她;不若学生作主,送老先生为

3回 与杨典史。又将芳卿所与赎身五十也原封不动交还。

3回 :“前日先生为我费银一百六十余,尚未足偿,先生且收此,待贱妾

5回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解下腰间带打去,众寡不敌,为宁王所擒,

5回 士得罪,身死锦衣卫狱。妻子安置齿。胡学士有个女儿已许解学士的

5回 截他粮草,并没一人来应他,径至川失守,天下都归了成祖。当时文

5回 两边闲说,各道了姓名。这老子姓,名贤。

5回

高秀才道:“且喜小人也姓,叫做宁。这见弟叫做安。你

5回 。父亲仲名,安置海南;子福童戍齿;二女发教坊司。正是: 名义

5回 寻个舍钱姐夫与她梳栊,又得几百;到后来,再寻个二姐夫,也可得

5回 。前日做多少衣服与我,今日又打镯,倒也得他光辉。”

5回 人品,又好骨气,这些子弟怕不挥如土,百般奉承?”小姐只是不睬

5回

更饶泪作江冰落,滴处徽相向明。

5回 王孙公子那一个不羡慕她,便是千也不惜。有一个不识势的公子,他

5回

老爱惜他,要他在身边作子,故铁

5回 往海南省视,以了我子孙之事。”老苦留不定,高秀才因伴他到南京

5回

泊垂玉箸辞官舍,步敛莲入教坊。

5回 未蒙赦,未可还乡。公子在山阳,老待你有情,不若且往依之。我彼

5回 赠了些盘缠。四个一齐归到山阳。老见了大喜,也微微知他行径。他

5回 才与二位小姐也相劝毕了姻。就于老宅后空地上筑一座坟,安葬祖父

5回

向后年余,铁公子因老已故,代他城中纳粮。在店中买

5回 可种,只得复回山阳。小公子因将老所遗田让与哥哥,又为他娶了亲

5回 有二子。高秀才道:“不可泯没了老之义。”把他幼子承了姓,延

5回 他一脉。老夫妇坟与铁尚书坟并列,教子孙

5回 彼此互相祭祀。至今山阳有铁二氏,实出一源。

6回 !”便随口嘲出个《驻云飞》道:剪携将,剪出春罗三寸长。艳色将

6回 两两?行雨行云对浴清波上。沾惹莲瓣里香。

6回 她,与她个甜头儿。”去换了一两子,走到一个银店去,要打两个钱

6回 七钱一枝玉兰头古折簪子。夹了样,在那厢看打。

7回 何如?唯有旧时明月满平芜。笑是莲消国步,玉树迷烟雾。潼关烽火

7回 猛勇;右首坐着个娇倩美女,翠翘凤绝妖娆。左首的怒生铁面,一似

7回 了手书、礼物,又取绝大珍珠、赤首饰、彩妆洒线衣服兼送王夫人。

7回

自矜应贮黄屋,不羡石家珠十斛。

7回

封侯不比日蝉,诛降竟折双飞翼。

7回

彭宣慰见其朱裳翠袖,珠络缨,修眉淡拂,江上远山,凤眼斜

7回 ,疑为督府,及至琼楼玉宇,瑶阶殿,环以甲士。至门二黄衣立于外

7回 ,更二女官导之。钿翠裳,容色绝世。引之登阶,见

8回 主上京奏本,把这事辩明,用去万。家主要还他,他道:“我积下的

8回 ,午后要什鱼面、肉面,晚间要什酒、荳酒。

8回 小伙子,被这两个人一扛,扛做辉如土。先时娘身边要,要得不如意

8回 打首饰,做衣服,借下债负岂止千,只瞒得个沈阆。

8回 同袍转封。”开端只出了三、四十。沈阆怕这时不进,樊举人还要作

8回 了百两,又叫他发石造坟,不下百,两个又加三扣头除。及至临下葬

8回 打[]井时,风水叫工人把一个大龟预

8回 ,又用了五十余两,身边剩银百余。樊氏甚是怨怅,道他没筭计。<

8回 老奴在此两年,已为小主积下数百在此,尽可供小主用费。”就将自

9回 个鼻子,手如玉笋乍茁新芽,脚是莲飞来窄瓣,说不得似飞燕轻盈、

9回 泥。一个战抖抖,高举双鸳,好似莲泛水;一个凭着坚刚意气,意待

9回 发为僧。把向来攒的家私约有百余,将一半赠与董文,助他娶亲;一

9回

剑诛无义心何直,赠恩人利自轻,

10回 。后来因父亲一元游宦江南,就居陵。他父亲在日,曾与一个兵部主

10回 难万难得一见,却又不理。只得到陵来。

10回 就徒罪。都是这开门按钞、大秤分。你怎么守死善道?”

10回 道:“什么景云!这是王者气,在陵。数年后吾当辅之。”惊得坐客

10回 然后走阙里,拜孔庙,遨游广陵、陵、姑苏,半载方到家。

10回

这忽雷是个蒙古人。祖荫牌万户,镇守滦州。他是个胜老虎

10回 。鞑扮都是赤脚,见了她一双小小莲,她把自己脚伸出来,对小姐道

10回

不觉五年,二女俱已出嫁。华、严州俱已归我太祖。江南参加

10回 温痛饮西湖,见西北天子气,已知陵有王者兴。今陵兵马所向成功

10回 兴王业。”就弃家来到兰溪。闻得华府中变,苗将蒋英、刘震作乱,

10回 机进止都与商议。此时张士诚闻得、处两府都杀了镇守,大乱。他急

11回

饭起王孙色,怜管叔穷。

11回 后有靠;合什格局,出什官吏,揖谋求。被堪舆背地打偏手,或是堪

11回

宇开白玉,屋铸黄。琉璃瓦沉沉耀碧,翡翠舒翎,玳

11回 >信步行去,只见柱上有联,镌着字道:

11回

门关锁锁,帘卷玉钩钩。

11回

须臾,过了黄阶,渐上白玉台。只见廊下转出一

11回 个道者,冠翠裳,贝带朱履,道:“林生何

11回 归来道:“今日看见一地,可以腰,但未知是何人地,明早同往一看

11回

杨堪舆道:“这是锁玉钩形,那鹿眠处正是穴。若得

11回 生一做,包你不三年发高魁,官至紫。得半亩之地也便够了,但不知

11回 司副使。历任都存宽厚仁慈,腰了。这虽是森甫学问足以取科第,又

12回 道:“此女就是贤弟用了,不过百,怎么迟疑?”取出一封与窦主事

12回

临岐一诺重千,肯眷红颜负寸心。

12回 事。贤弟莫作腐话看。”因送他在、焦两山登眺了两日。

12回 般。女人叫夫娘,穿红着绿,耳带环,也有颜色。

13回

鱼紫绶拜君恩,须念穷檐急抚存。

13回 只见这各位夫人,穿了锦绣,带了银,大不快意。回来,石布政道:

13回 :“怎这一双笋尖样的手不带一双镯子与戒指?”

13回 “我替妹妹好歹做一头媒,叫妳穿戴银不了。只是妳怎么谢媒?”腼

13回

忽一日,拿了支簪、两个戒子走来道:“贤妹,这回妳昨日

13回

香消鸭难成寐,寸断苏州刺史肠。

14回 似王娘见远,肯耽衾枕风流,漫解钗供菽水,助郎好觅封侯。鹏翮劲

14回 温八叉。)谁似温郎捷,掷地还成石音。

14回 功名?”因除头上簪珥,可值数十,道:“以此为君资斧,可勉力攻

15回 辕门。先把拒敌官兵,与身边搜有银的砍了五十多人,其余也打死百

15回 人,怕不济事。我这里还有一个任刚,任敬。他开着个店,外边卖酒

15回

未见黄归橐,却教白刃陨身。

16回 ,却是唐伯虎画,祝枝山写,一柄面棕竹扇,又是一条白湖绸汗巾儿

16回

朱恺道:“多谢口!”

16回

审得:姚明与朱恺,()石交也。财利薰心,遽御之学宫

17回 见:灿烁烁火飞紫焰,光耀耀电闪蛇。盘蛇委转绕村飞, 紫焰腾腾

18回 。问时片片应,究竟寻不出。一个箔张,在圣上前能使火炙瓶,瓶

18回 内发出莲花。又剪纸作采莲舟,在水桥河下,许多娇女唱歌,他也跃

18回 身在舟。须臾风起,船并箔张俱不见。这也是汉左慈一流。

18回 p>此时,我太祖起兵滁和,开府陵了。他不拘与人说话、乞食,先

18回

游到陵,适值太祖建都在那厢,他披着

18回 :“你这些秃驴,藏着妆佛钱、贴钱、买烛钱、烧香钱、还有衬钱、

18回

一双铁臂捧函,赤脚直趋玉殿。

18回 :“用水磨服”。又写方道:“用盏注石,磨药注之沉香盏服。”圣

18回 斗奇□(声)。迎日□□□□(弄晖,丽)月发奇影。郁郁清凉界,

18回 垂膝),双□□□(眸撇坠)星。环常挂耳,玉麈每□□(随身)。

18回 是日前托赤脚侍者致药,也只不忘陵共事之情,原非有意出世,妄希

18回 么,书在宫禁不传,圣上念他当日陵夹辅之功,又念他近日治疾之事

19回 有一个儿子,因少乳,雇一个奶娘氏。还有小厮阿财,恰倒是个守本

19回 ,也有家私。母邵氏,妻江氏出入髻。常请人,专用些银杯之类

19回 房中,撬开箱子,里边还剩得一顶冠、两对银杯、一双钗、几枝俏

19回 见不雅。”转入房中,趁没人,将冠、钗、花、银杯放入一个多年不

19回 子,里边衣服都翻乱,到底不见了冠、钗花、酒杯、银两。这两个内

19回 (汉罢了,怎又来)偷我家物事?冠儿好戴,怕没福;银子好用,怕

19回 举家去拜寿,有贼抉入公廨,盗去冠、银两等物。箱内遗有带血布一

19回 :“小的也是本府吏,家里有奶子氏,平日极守分,前日实在家中,

19回

阿财道:“前日氏在家,并不曾出门。说她偷,真

19回 前程不消说了。阿财窃盗,剌徒;氏赎徒。把阿财监了,杜外郎、

19回 (他)气不愤,写一张投词,开出氏生年、月、日,在本府土谷并青

19回 不多几日弄得精完。如今要来思量冠之类,只是几次进来时,或是撞

19回 日等得人散,连忙揭开卷箱,取出冠,放在袖中。正要寻纸包,恰值

19回 是,是个亲眷要主银子用,把一顶冠央我去兑换。若换得有茶钱,我

19回 :“我姑娘目下嫁女儿,他说要结髻,供给费事,不如换了现成的省

19回 然触起,道:“冯老官你前被盗去冠,是五梁儿,半新,当面又破着

19回 两当头。”当中只得注了票了,将冠付与周一。

19回

归箧底何从识,恕切论肌孰与伸?

19回 。昨日适有吏员本房书手张三,拿冠一顶,央同房书手周一兑换。吏

19回 你是我这边书手么?□□□(你这)冠是哪里来的?”

19回 设处解道班里钱,听得说冯外郎家冠是他本房张书手偷,便赶出来看

19回 窃取。扭门进去,开他箱子,盗有冠一顶、钗一双、珠花六支、银

19回 道:“银子已经与周一嫖赌花费;冠抵付周一;银杯、钗花藏在本房

20回 □(轻风拂拂)罗衫动,发松斜溜钗凤。

20回 娇啼,柔绿阴阴未经急雨。偎避处钗斜溜,仓卒处香汗频流。正是:

21回

能牵浪子肝肠,惯倒郭家穴。

21回 锦衣旁,珮玉声传清响。武士光生甲,仙官风曳朱裳。巍巍官殿接穹

22回 □(庆府)。见有一寺,每年要出涂佛的脸。若不,便有风雹伤□(

22回 不惟省每年糜费,还得□(向)来子,助国之用。这都是以正役邪,

22回 城外有座《慈云寺》,楼观雄杰,碧辉煌。寺前有一座潮音桥,似白

22回 >隐隐光浮紫电,莹莹水漾朱霞。蛇缭绕逐波斜,飘忽流星飞洒。疑

22回 只见风雨之中,半云半雾拥着一个甲神,后边随了一阵奇形异状的勇

22回 .打得那些龟鼋缩颈、鳅鳝蜿蜒,甲神只得带了逃去。

22回

烈焰周身喷火光,鱼鳞甲耀寒芒。

22回

甲神道:“聘娶姬侍,不特予一人

23回

陵王气巩南唐,又见降书入洛阳。

23回

垒蚁纷争氏覆,海鸥飘泊宋朝亡。

23回 p>玉笋纤纤,或时拈着花儿嗅;莲缓缓,或时趁着草儿步。或若微

23回

白猴道:“陵有真主,诸神前往护持,故得乘

23回 。我已饶它死,再不来了。”赠与帛不收。

23回

头戴束发冠,光耀日;身穿绣罗袍,彩色飘

24回 公小像,侧边一张小木几,上列《刚》、《法华》诸经,《梁皇》各

24回

疏月绮窗回,多作祸媒。

24回

他夜间忽梦一甲神道:“明日可问他六月六日事

25回

珠已看归我橐,朱颜冉冉波中跃。

25回

缯又复盈笥箧,羞杀欺心轻薄儿。

26回 似她这标致,若落水,怕没有二百?但她待我极恩爱,今日也是迫于

26回 了烟花井。人又不得得,没了七十。又惹了官司也,着什么要紧!<

27回 。陈副使不知道,(送)了张五十关书,择日启馆,却在陈副使东□

27回 晚,打扮得齐齐整整,戴了玉簪、穵、茉莉筌,一身纱罗衣服,袖

27回 书玩都一一搬来。只说妇人留住了穵、玉簪,说不曾有。

27回 买下做,推官向贴肉摁,少也得千;检尸仵作也得三百;个日铺堂也

27回 妻争殴身死,招了诬,可也得千余!”

27回 ,我游学苏州,里边还要一个三百分上,不然节推疑我□□□。(们

27回 莫催。洪三十六(处)得五、七百,与他讲绝、私和,不要催状。待

27回 道:“有你这样禽兽!人家费百余请你在家,你驾妇人去骗他,已是

28回 弱冠进了学,家里田连阡陌,广有银,呼奴使婢,极其富足。娶妻沈

28回 不上半年,用(去)□□,□(百,一)千善立完,腹中已发芽了,

28回 法华经缺两卷;我庵里伽蓝不曾贴;少一副供佛铜香炉;这要相公亲

28回 ,这个愿心,怕不得(他)五七十?”

29回 通会得(经)营算计,田产约有千,现银子有五、七百两,因富(致

29回 讨了个官卖的强盗婆,叫做钮阿(),藏在寺中,轮流受用。

29回 便吃,吃得稀醉,就闯进房里寻阿,道:“娼妇躲在哪里?怎撇了我

29回 中,落得阔(她)一阔。不要等阿这狗妇,只道独她是个奇货,妆□

29回 过廊,转进三间雪洞,一间原是阿住,一间与(贾氏)。(两)个相

29回 四顾轩侧,小几上菖蒲盆边一口小磬,他将来“精,精”三下,只听

29回 面跑来,只见徐公子把门拦住,阿与贾寡妇截定在那里,惊得呆的一

29回 道:“怎不着人来通知我?可得千,轻放了,轻放了!”

29回

笑是营营作马牛,黄浪欲满囊头。

29回

谁知丧人还丧,剩有污名奕世流!

30回 个没得出手!”也思量要似薛嵩送盒与田承嗣般惊他一个,两边解交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