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

最近查询记录

在《儒林外史》查询“何” 在《儒林外史》查询“字” 在《儒林外史》查询“仰” 在《儒林外史》查询“问” 在《儒林外史》查询“长生” 在《儒林外史》查询“蒙” 在《儒林外史》查询“菜” 在《儒林外史》查询“楼” 在《儒林外史》查询“枝” 在《儒林外史》查询“敢” 在《儒林外史》查询“劳” 在《儒林外史》查询“阁” 在《儒林外史》查询“须” 在《儒林外史》查询“铁” 在《儒林外史》查询“舍” 在《儒林外史》查询“拜” 在《儒林外史》查询“洪” 在《儒林外史》查询“宝” 在《儒林外史》查询“鸡” 在《儒林外史》查询“雅” 在《儒林外史》查询“屈” 在《儒林外史》查询“金” 在《儒林外史》查询“殿” 在《儒林外史》查询“令” 在《儒林外史》查询“恶贯” 在《儒林外史》查询“道” 在《儒林外史》查询“来处” 在《儒林外史》查询“鄙” 在《儒林外史》查询“芳” 在《儒林外史》查询“教授” 在《儒林外史》查询“高邻” 在《儒林外史》查询“大” 在《儒林外史》查询“法名” 在《儒林外史》查询“盛” 在《儒林外史》查询“祥” 在《儒林外史》查询“之心” 在《儒林外史》查询“董卓” 在《儒林外史》查询“来自” 在《儒林外史》查询“敝” 在《儒林外史》查询“技” 在《儒林外史》查询“魏延” 在《儒林外史》查询“好死” 在《儒林外史》查询“古云”

1回 误。浊酒三杯沈醉去,水流花谢知处?”这一首词,也是个老生长谈

1回 替人家做些针黹生活赚来的钱,如供得你读书?如今没奈,把你雇

1回 道:“天下那有个学不会的事?我不自画他几枝?……”正存想间,

1回 相会一会么?”时知县道:“这个难!门生回去,即遣人相约;他听

1回 事原是我照顾你的;不然,老爷如得知你会画花?照理,见过老爷还

1回 该重重的谢我一谢才是!如走到这里,茶也不见你一杯,却是

1回 推三阻四,不肯去见,是道理!叫我如去回覆老爷?难道

1回 访,要先生指示:浙人久反之后,以能服其心?”王冕道:“大王是

1回 ,不消乡民多说。若以仁义服人,人不服,岂但浙江?若以兵力服人

1回 王冕,都称他做王参军,究竟王冕曾做过一日官?所以表白一番。<

2回 :“你还说哩!从新年这七八日,曾得一个闲?恨不得长出两张嘴来

2回 申祥甫道:“你亲家今日在那里?不来陪先生坐坐?”申祥甫道:“

2回 ,说:‘我平日笔下最快,今日如迟了?’正想不出来,不觉瞌睡上

2回

未知周进性命如?且听下回分解。

3回 也只为赤贫之士,又无馆做,没奈上了这一条路。”又一个客人道:

3回 生也可以进场。周相公既有才学,不捐他一个监?进场中了,也不枉

3回 湖的人,那里不破掉了几两银子?况这是好事,你众位意下如?”

3回 周学道看看自己身上,绯袍锦带,等辉煌?因翻一翻点名册,问那童

3回 今考过二十余次。”学道道:“如总不进学?”范进道:“总因童生

3回 不见一个人来交卷,心里想道:“不把范进的卷子再看一遍?倘有一

3回 了脸道:“当今天子重文章,足下须讲汉唐?像你做童生的人,只该

3回 外的举人,如不进去考他一考,如甘心?”因向几个同案商议,瞒著

3回 了。邻居都来挤著看。老太太没奈,只得请一个邻居去找他儿子。那

3回 去,怎的就得了这样的病,却是如是好?”众邻居劝道:“老太太不

3回 坐著吃酒,商议:“他这疯了,如是好?”报录的内中有一个人道:

3回 可以行得行不得?”众人问:“如主意?”那人道:“范老爷平日可

3回 伤了!”众邻居道:“这个自然,消吩咐?”说著,一直去了。

3回 也罢,你如今结交了这个张老爷,愁没有银了用?他家里的银子,比

3回 是无事,肉也要用四五千斤,银子足为奇:”又转回头来望著女儿说

3回

不知老太太性命如?且听下回分解。

4回 走?”僧官忙回头来看时,是佃户美之。美之道:“你老人家这些

4回 有人来寻我,只回他出门去了。”美之道:“这也不妨,想不想由他

4回 脚由不得自己,跟著他走到庄上。美之叫太太煮了一只母鸡,把火腿

4回

须臾,整理停当,美之捧出盘子,太太捻著酒,放在

4回 子上摆下;和尚上坐,太太下陪,美之打横,把酒来斟。吃著,说起

4回 三五日内要往范府替老太太做斋。美之太太说道:“范家老奶奶,我

4回 吃得高兴头,听得外面敲门甚凶,美之道:“是谁?”和尚道:“美

4回 之,你去看一看。”美之才开了门,七八个人一齐拥了

4回 调情!好僧官老爷,知法犯法!”美之喝道:“休胡说!这是我田主

4回 在一起;弄个贡子,穿心抬著,连美之也带了。来到南海县前一个关

4回 起,等候知县出堂报状。众人押著美之出去,和尚悄悄叫他通知范府

4回 风一二。弟意也要去拜候敝世叔,不相约而行?一路上车舟之费,弟

4回 进的文章称赞了一番。问道:“因不去会试?”范进方才说道:“先

4回 县知县,又用毒药摆杀了。这个如了得!”知县见他说的口若悬河,

4回 故,不由得不信。问道:“这事如处置?”张静斋道:“依小侄愚见

4回 次,总不改业;打也不怕,今日如是好?”因取过朱笔,在他脸上写

5回 汤老爷也太轻率些;枷责就罢了,必将牛肉堆在枷上?这成刑法?

5回 利息钱。小的说:‘并不曾借本,得有利?’严乡绅说,小的若当时

5回 后门,换肉心包子吃。你说这事如是好!”二位哈哈大笑。笑罢,说

5回 赵氏又哭著讲这些话;王氏道:“不向你爷说明白,我若死了,就把

5回 哭得天昏地暗,连严监生也无可奈

6回 是他的,须要他自己情愿。我们如硬做主?”赵氏道:“哥哥!你妹

6回 是那里话?宗嗣大事,我们外姓如做得主?如今姑姑奶奶若是急的很

6回 ,笑个不住。周家闹了一回,没奈,只得把新人轿子发来了。新人进

6回 的药往那里去了?”四斗子道:“曾有甚药?”严贡生道:“方才我

7回 道贤契高发,满望来京相晤,不想以迟至今科?”范进把丁母忧的事

7回 前有一位老先生点了四川学差,在景明先生寓处吃酒,景明先生醉后

7回 ,到后典了三年学差回来,再会见老先生,说:‘学生在四川三年,

7回 老的幕客牛布衣道:“是汶上县?不在已取中入学的十几卷内查一查

7回 ,一丝也不得差,你可知道,学台难把俺考在三等中间,只是不得发

7回 “是有这个人。他请仙判的最妙,不唤他进来请仙,问问功名的事?

7回 ”王员外道:“道兄请仙之法,是人传授?还是专请纯阳祖师,还是

7回 是报明了丁忧家去,再迟三年,如了得?不如且将这事瞒下,候考选

7回 。”荀员外道:“我是该的了,为因我又误了年老先生的考选?”王

7回 竟作速逃之客。未知所报王员外是喜事,且听下回分解。

8回 班领报录人进来叩喜,王员外问是喜事?报录人叩过头,呈上报单,

8回 ”王太守道:“尊大人精神正旺,以就这般急流勇退了?”蘧公子道

8回 那少年惊道:“便是家祖,老客人以见问?”王惠道:“原来是蘧老

8回 来便是尊翁,难怪面貌相似,却如这般称呼?难道已仙逝了么?”蘧

8回 :“闻得老先生已荣升南赣道,如改装独自到此?”王惠道:“只为

8回 出盘费。”蘧公孙道:“如今却将往?”王惠道:“穷途流落,那有

8回 呈;只是茫茫四海,盘费缺少,如使得?晚学生此番却是奉家祖之命

8回 他虽犯罪朝廷,却与我是个故交,不就将你讨来的银子送他作盘费?

8回 道:“此书既是天下没有第二本,不将他缮写成数套,添了我的名字

8回 位问道:“表侄亲业,近年造就如?却还不曾恭喜,毕过姻事?”蘧

9回 邹三。”两公子大惊道:“你却如在此处?”邹三道:“自少老爷们

9回 ,我们也甚是想他;既在此不远,不去到他家里看看?”四公子道:

9回 。两公子慌忙扶住道:“你老人家消行这个礼?”两公子扯他同坐下

9回 替他把这几两债弄清了就是。这有难?”四公子道:“这最有理。我

9回 查新市镇盐店里送来监禁这人,是名字?亏空项银两?共计多少?

9回 两银子,就要将他褫革、追究,是道理?”三公子道:“你问明了他

9回 既是太保老爷府里发的帖子,这事难?”随即打个禀帖说:“这杨贡

9回 且娄府说:这项银子,非赃非帑,以便行监禁?此事乞老爷上裁。”

9回 家,却也同在乡里,借个官衔灯笼妨?但你们在河道里行凶打人,却

9回 给他看;使他们扫这一场大兴,是意思?”船家道:“不说,他把我

9回 去了,再也敲不应。两公子不知是缘故,心里又好恼,又好笑。立了

10回 拜别,不觉又是半载,世老先生因告假回府?”鲁编修道:“老世兄

10回 理些家务,再作道理。二位世兄为驾着一只小船在河里?从人也不带

10回 这个就不是了。你我世交,知已间必做这些客套!依弟愚见,这厅事

10回 七。”鲁编修道:“悬弧之庆在于日?”三公子转问蘧公孙。公孙道

10回 贤土,又招好客之踪。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11回 你才恭喜,招赘了这样好姑爷,有心事,做出这等模样?”小姐把日

11回 公错爱,我便该失到城里去会他,以又劳他来?”邹吉甫道:“既已

11回 ,只好瘐死囹圄之中矣!此恩此德日得报!”三公子道:“些须小事

11回 ,必挂怀!今听先生辞官一节,更足

11回 四公子道:“朋友原有通财之义,足挂齿。小弟们还恨得知此事已迟

11回 泪眼汪汪,只是叹气。公孙也无奈,忙走到书房去问候,陈和甫正在

11回 ,二位先生这样礼贤好士,如小弟足道!我有个朋友,在萧山县山里

11回 可以为王佐’。三先生、四先生如不要结识他?”两公子惊问:“那

12回 生如此好士,似小弟的车载斗量,足为重,我有一个朋友,姓权,名

12回 大惊道:“既有这等高贤,我们为不去拜访?”四公子道:“不约

12回 几时耽搁,不得到萧山去,为之奈?”杨执中道:“二位先生可谓求

12回 事是有的,过了此一事又有事来,日才得分身?岂不常悬此一段想思

12回 执中老爹请出来罢!”看门的没奈,请出杨执中来。杨执中看见他这

12回 ,你怎么半夜里走进我的内室,是缘故?这革囊里是甚么物件?”张

12回 道:“张兄且休慌,五百金小事,足介意!但此物作处置?”张铁

12回 臂笑道:“这有难!我略施剑术,即灭其迹。但仓

12回 改行访求举业。不知这人头毕竟如,且听下回分解。

13回 们就同诸友做一个‘人头会’,有不可?”三公子听了,到天明,吩

13回 躁,“此人若竟不来,这人头却往处发放?”直到天晚,革囊臭了出

13回 来请两位老爷去看,二位老爷没奈,才硬着胆开了革囊,一看,那里

13回 文事理,遣役协同来差访该犯潜踪处,擒获解还敝县,以便审理究治

13回 ,等他自己料理去。”两公子没奈。杨执中走进书房,席上一五一十

13回 孙心里想道:“这原来是个选家,不来拜他一拜?”急到家换了衣服

13回 不讲那‘言寡尤,行寡悔’的话。也?就日日讲究‘言寡尤,行寡悔

13回 其中有个缘故。”蘧公孙道:“是缘故?”马二先生道:“这事不过

13回 “这没菜的饭,不好留先生用,奈?”蘧公孙道:“这个妨?但我

13回

马二先生见是县里人,不知事,只得邀他上楼坐下,差人道:

13回 捺?”马二先生慌了道:“这个如了得?”差人道:“先生,你一个

14回 ,却塞得住这小厮的嘴。这个计较如?”马二先生道:“这也罢了,

14回 只要你做的来,这一张纸难,我就可以做主。”

14回 没事了。”公孙道:“选书已完,不搬来我小斋住着,早晚请教。”

14回 我选考卷,还有些未了的事,没奈只得要去。倒是先生得闲来西湖上

14回 见有签筒,思量:“我困在此处,不求个签,问问吉凶?”正要上前

14回 只听得背后一人道:”若要发财,不问我?”马二先生回头一看,见

15回 ,有失迎接。但与先生素昧平生,以便知学生姓马?”那人道:“‘

15回 天下人不识君,?先生既遇着老夫,不

15回 憨仙已迎出门来道:“昨晚之事如?”马二先生道:“果是仙家妙用

15回 骨肉。这拆字到晚也有限了,长兄不收了,同我到下处谈谈?”匡超

15回 流道:“蒙先生这般相爱,我匡迥以为报!意欲拜为盟兄,将来请事

15回 名归;反作终身之玷。不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16回 站的起来出恭倒好了,这也是没奈!”匡超人道:“不妥站起来,我

16回 人家房子都烧成空地。匡超人没奈,无处存身,望见庄南头大路上一

16回 可敬!只不知这人是秀才是童生,不传保正来问一问?”当下传了潘

16回 说道:”恭喜!”匡超人问道:“事?”保正帽子里取出一个单帖来

16回 传我去问;我就说你如此穷苦,如行孝,都禀明了老爷。老爷发这帖

16回 气色好,主有个贵人星照命,今日如?”匡超人喜从天降,捧了这个

17回 ”又道:“良朋相遇,岂可分途,不到旗亭小饮三杯?”那两位道:

17回 。拿上酒来。支剑峰问道:“今日以不去访雪兄?”浦墨卿道:“他

17回 字发光芒,更将选取。不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18回 而今有一件事阳商。”匡超人问是事。主人道:“日今我和一个朋友

18回 匡先生几时到省?贵处那里?寓在处?”景兰江代答道:“贵处乐清

18回 尚收拾。支剑峰道:“三老爷,你不叫个厨役伺侯?为甚么自己忙?

18回 支剑峰已是大醉,口发狂言道:“妨!谁不知道我们西湖诗会的名士

18回 且李太白穿着宫锦袍,夜里还走,况才晚?放心走!谁敢来!”正在

18回 句,分府怒道:“你既是生员,如黑夜酗酒?带着送在儒学去!’景

19回 ,一径来和三爷商议。”潘三问是事。老六道:“昨日钱塘县衙门里

19回 将荷花赶回,把与胡家。这个方法如?”黄球道:“这好的很了。只

19回 个替考的人。又必定是怎样装一个等样的人进去?那替考的笔资多少

19回 友各分张,难言兰臭。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20回 里面的;倘若审了,根究起来,如了得!”当下同景兰江别了刑房,

20回 有几个活钱;我去之后,你日食从而来?老爹那边也是艰难日子,他

20回 状元招赘牛相府,传为佳话,这有妨!”即便应允了。

20回 ,要回本省地方取结。匡超人没奈,含着一包眼泪,只得别过了辛小

20回 算腾出些须来,也不济事。无计奈,只得把预备着娘的衣衾棺木都把

20回 一会,叙叙苦情。不知先生你意下如?”匡超人道:“潘三哥是个豪

20回 ,就是小弟一生官场之玷。这个如行得!可好费你蒋先生的心,多拜

20回 乃已经去世之儒者,今先生尚在,得如此称呼?”匡超人红着脸道:

20回 “操选政的还有一位马纯上,选手如?”匡超人道:“这也是弟的好

21回 殿上有张桌子,又有个灯挂儿,你不就著那里去念,也觉得爽快些。

21回 。”浦郎道:“老师父有甚么诗?不与我看?”老和尚笑道:“且慢

21回 觉眉花眼笑,手舞足蹈的起来。是缘故?他平日读的诗是唐诗,文理

21回 中举,就可以同这些老爷们往来,等荣耀!”因想:“他这人姓牛,

21回 只写了牛布衣,并不曾有个名字,不把我的名字,合着他的号,刻起

21回 子,将来我这几根老骨头,却是叫人送终?”说着,不觉凄惶起来。

21回 摆划的事,假如你焦他没有房屋,不替他娶上一个孙媳妇,一家一计

21回 自想:“老和尚已去,无人对证,不就认做牛布衣?”因取了一张白

21回 缝、脚子的钱,都没处出。无计奈,只得把自己住的间半房子典与浮

21回 ,幸遇宗谊可靠,不知卜老性命如,且听下回分解。

22回 渴欲识荆”的话,是不曾会过,“不就认作牛布衣和他相会?”又想

22回 会我,吓他一吓卜家弟兄两个,有不可?”主意已定,即在庵里取纸

22回 ”董孝廉笑道:“先生世外高人,必如此计论。”卜信听见这话,头

22回 。牛浦又问道:“老先生此番驾往处?”董孝廉道:弟已授职县令,

22回 目,一日地主之谊也不曾尽得,如便要去?”董孝廉道:“先生,我

22回 们文章气谊,必拘这些俗情!弟此去,若早得一

22回 ,长亲!你叫我捧茶去,这是没奈,也罢了。怎么当着董老爷臊我?

22回 两个灰扑扑的人,也就够笑的了,必要等你捧茶走错了才笑?”卜信

22回 分酒资。”那人道:“你这位少年不进舱来坐坐?”牛浦得不得这一

22回 无良,弄得老生扫兴。不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23回 牛浦喊他救命。那客人道:“你是等样人,被甚人剥了衣裳捆倒在此

23回 要吃,我死了也无怨。”众人没奈,只得拢了岸,买些绿豆来煮了一

24回 儿,在这里又骗了黄家女儿,该当罪?你不乖乖的拿出几两银子来,

24回 娘子贾氏撮弄的来闹了!”也没奈,只得硬着胆走了来家。到家门口

24回 了,为甚么放他出去跳河?与医生干?这样事也来告状!”一齐赶了

24回 来扶,要同他叙礼。他道:“小的等人,敢与老爷施礼!”向知县道

24回 叫他坐,也到底不坐。向知县没奈,只得把酒席发了下去,叫管家陪

24回 在六朝时是四百八十寺,到如今,止四千八百寺!大街小巷,合共起

24回 来有百牛千猪万担粮,到这时候,止一千个牛,一万个猪,粮食更无

25回 多,只得借这手艺糊口,原是没奈的事!”鲍文卿惊道:“原来老爹

25回 惹你长兄笑。”鲍文卿道:“我是等之人,敢笑老爹?老爹只管说。

25回 :“长兄,你有甚么话,只管说有妨?”鲍文卿正待要说,又忍住道

25回 太老爷抬举,叫到衙门里来,我是等之人,敢在太老爷跟前说情?”

26回 为甚么不做?”沈天孚道:“这有难!我到家叫我家堂客同他一说,

26回 的放过了你。”沈大脚道:“这个消说?我从来是‘一点水一个泡’

27回 够他吃人参、琥珀吃光了,这个如来得?不如趁此时将他赶出去,离

27回 且又帮着老爹做了这些年生意,如赶得他出去?”老太把他怎样不孝

28回 时就把几千与他用用,也不可知。必如此计较!’”说罢,笑了。金

28回 ,只要才子佳人会合,一房两房,足为奇!”鲍廷玺道:“这也罢了

28回 到租寓处的话,僧官笑道:“这个妨,听凭三位老爷,喜欢那里,就

28回 ”三人请问房钱。僧官说:“这个必计较?三位老爷来住,请也请不

28回 集,鸡群来皎鹤之翔。不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29回 ”季恬逸道:“小弟便是。先生有事见教?”那人袖子里拿出一封书

29回 慎卿笑道:“这是一时应酬之作,足挂齿!况且那日小弟小恙,进场

29回 位先生一时名宿,小弟正要请教,得如此倒说!”

29回 气体为主,如尊作这两句:‘桃花苦红如此?杨柳忽然青可怜。’岂

29回 一句诗,只要添一个字,‘问桃花苦红如此’,便是《贺新凉》中间

29回 良朋,不可无诗。我们即席分韵,如?”杜慎卿笑道:“先生,这是

29回 金铉道:“先生,据你说,方先生如?”杜慎卿道:“方先生迂而无

29回 英姿,海内都传雅韵。不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30回 与他吃,就问他:“这季苇兄为人如?”鲍廷玺悉把他小时在向太爷

30回 老爷话。”慎卿道:“你叫他进来妨!”小厮出去领了沈大脚进来。

30回 “先生,这也为嗣续大计,无可奈,不然,我做这样事怎的?”季苇

30回 的确。”季苇萧道:“尊府之事,人不知?”

30回 他。长兄,你会会这个人,看是如?”杜慎卿道:“你几时去同他来

30回 不知老爷到省,就该先来拜谒,如反劳老爷降临?”忙叫道人快煨新

30回 袖里摸出一卷诗来请教。慎卿没奈,只得勉强看了一看,吃了两杯茶

30回 季苇萧跳起来道:“有这样妙事,不早说!可不要把我乐死了!”鲍

30回 陶情之余,复多韵事。本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31回 了一惊,暗想:“他这人慷慨,我不取个便,问他借几百两银子,仍

31回 太爷道:“老人家既是有恙,世兄不送他回去?”杜少卿道:“小侄

31回 头。杜少爷扶住道:“你我故人,必如此行礼?”起来作揖,作揖过

31回 爷。”因问:“娄太爷今日吃药如?”杜少卿便叫加爵去问,问了回

31回 自然来奉陪。”鲍廷玺道:“门下等的人,也来吃太老爷遗下的好酒

31回 亲的棺材衣服,一件也没有。没奈,只得再来求少爷借几两银子与小

31回 ,将来就是终身之恨。几两银子如使得!至少也要买口十六两银子的

31回 花天,四海又闻豪杰。不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32回 没有人敢说?”杜少卿道:“这也消说。这学里秀才,未见得好似奴

32回 门口张二爷,他那儿子读书,少爷不叫他考一考?”杜少卿道:“他

32回 江乡,不见英贤豪举。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33回 ,千秋快士!只道闻名不能见面,图今日邂逅高贤!”站起来,重新

33回 ,迟衡山喜出望外,说道:“先生不竟寻几间河房住?”杜少卿道:

33回 守之孙,是我敝世兄。既在此,我不进去会会他?”便同迟先生进去

33回 老官毕了!但你是个豪杰,这样事必焦心?且在我下处坐着吃酒,我

33回 有。小弟意思要约些朋友,各捐几,盖一所泰伯祠,春秋两仲,用古

33回 名流,重修礼乐之事。不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34回 只得备文书详覆上去,看大人意思如。”杜少卿道:“极蒙台爱,恕

34回 不曾出门,有疏诸位先生的教,今幸群贤毕至!”便问:“二位先生

34回 你的才名,又住在这样的好地方,不娶一个标致如君,又有才情的,

34回 知可好惊动?”萧昊轩道:“这有妨!正要献丑。”遂将弹弓拿了,

34回 爱身,遇高官而不爱。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35回 庄征君道:“先生尊姓大名?贵乡处?”那人道:“小弟姓卢,名德

35回 !但是我两人才得相逢就要分手,以为情!今夜就在这店里权住一宵

35回 夫亦未见能行礼乐。这教养之事,者为先?所以特将先生起自田间,

35回 年兄,皇上颇有大用之意,老先生不邀他来学生这里走走?我欲收之

35回 公屡主礼闱,翰苑门生不知多少,取晚生这一个野人?这就不敢领教

35回 官却在那里住?况你又有车子,如拿得进来?”庄征君道:“不妨,

35回 个月,少则两个月便回来,今日如?我不说谎么?”娘子也笑了,当

36回 穷之无奈,求个馆也没得做,没奈,只得寻两篇念念,也学做两篇,

36回 实是有罪。”虞博士道:“这个如迟得?”便叫人取了笔砚来,说道

36回 ,春光已见几分,不知十里江梅如光景?几时我和你携罐去探望一回

36回 博士道:“我生日是八月,此时如做得?”伊昭道:“这个不妨,二

36回 年没有生意,家里也要吃用,没奈卖了,又老远的路来告诉我做嗄?

37回 娄表叔家弄假人头的张铁臂!他如也在此?”彼此作了揖。张铁臂见

37回 验夫问道:“这姓张的,世兄因如和他相与?”杜少卿道:“他叫做

37回 ,‘读书人全要养其廉耻,他没奈来谢我,我若再认这话,他就无容

37回 郭孝子上坐,便问:“太老先生如数十年不知消息?”郭孝子不好说

37回 远山,又入蚕丛之境。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38回 然去了,必定是还要回来吃我,如了得?”一时没有主意。见一棵大

38回 ,缠的老和尚急了,说道:“你是处光棍,敢来闹我们?快出去!我

39回

老和尚没奈,只得捧着酒葫芦,照依旧路,来

39回 道:“老先生既寻着太老先生,如不同在一处?如今独自又往那里去

39回 井无病痛,饭也吃得,觉也睡得,必要你追随左右?你若是借口不肯

39回 ,我也是投军去的,便和你同行,如?”木耐大喜,情愿认做萧云仙

39回 督变了脸道:“那书本子上的话如信得!”萧云仙不敢言语。

40回 江南人,而今想是还在这里,老爷不去和他商议?”萧云仙道:“这

40回 廷功令,又不是你不肖花消掉了,必气恼?我的产业攒凑拢来,大约

40回 。”萧云仙道:“老先生的相知,不竟指小弟先去拜谒?”武书道:

40回 既系将女琼枝许配宋为富为正室,至自行私送上门?显系做妾可知。

40回 少名人在那里,我又会做两句诗,不到南京去卖诗过日子?或者遇着

40回 儒生,且作风流之客,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41回 怒骂起来。此人来路甚奇,少卿兄不去看看?”杜少卿道:“我也听

41回

当下便留庄非熊在房看新月。又请了两个客来:一个

41回 得了。”迟衡山道:“南京城里是等地方!四方的名士还数不清,还

41回 来时,盘问盘问他,看我的眼力如。”

41回 商家逃出来的一个妾。我的眼色如?”少卿道:“此刻却在我家。我

41回

差人没奈,走到宅门上回禀道:“拿的那个

41回 自送了来。南京水西门近来生意如?”李老四道:“近来被淮清桥那

42回 里,不敢进来。”六老爷道:“这妨?请他进来不是,我就同他吃酒

42回 。这一席酒,我们效六老爷的劳。况又是请府里大爷、二爷的。”六

42回 龙争,又见战征之事。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43回 都叫进二堂,问道:“你们盐船为不开行?停泊在本县地方上是

43回 主人才差他出来押船,娇皮嫩肉,曾见过这样官刑。今番见了,屁滚

43回 我内地生员,关系朝廷体统,他如敢拿了去要起赎身的价银来?目无

43回 道:“大老爷此议原是正办,但是苦为了冯君瑞一个人兴师动众?愚

43回 留下,要一万银子取赎,这事将如办法?况且朝廷每年费百十万钱粮

43回 ,养活这些兵丁、将备,所司事?既然怕兴师动众,不如不养活

43回 简明的禀帖,禀明上台,看上台如批下来,我们遵照办理就是了。”

43回 吓的战抖抖的,说道:“大老爷有吩咐处,只管叫书办怎么样办,书

43回 老爷差小的前去打探得别庄燕现在处,便好设法擒捉他了。”汤镇台

43回 高谈,谋先人之窀穸。未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44回 里不大欢喜,说道:“这个文章如得中!如今趁我来家,须要请个先

44回 在南京利涉桥河房里,是我表弟,不顺便去看看他?”便进城来到杜

44回 :‘气散风冲那可居,先生理骨理如?日中尚未逃兵解,世上人犹信

44回 :状元官号始于唐朝,郭噗晋人,得知唐有此等官号,就先立一法,

44回 敷布兵、农、礼、乐,日不暇给,得有闲工夫做到这一件事?洪武即

45回 ,由南京回五河本籍。赃证确据,得讳称并无其人?事关宪件,人命

45回 ,由南京回五河本籍。赃证确据,得讳称并无其人?事关宪件,人命

45回 堂,择日出殡。”二先生道:“这消说,如果要穷死,尽是我弟兄两

45回 量柴之外,别有经纶,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46回 卿道:“老伯此番来京贵干?现寓处?”汤镇台道:“家居无事,偶

46回 庄濯江道:“家叔此刻恰好在舍,不竟请一会?”汤镇台道:“这便

46回 先生尚未荣行,又重九相近,我们不相约作一个登高会?就此便奉饯

46回 要去了,此聚之后,不知快晤又在时?”庄沁江道:“各位老先生当

46回 后做主考房官,又要目迷五色,奈?”众人又笑了。当日吃了一天酒

46回 既说是该这样写,就这样写罢了,必问我!”唐二棒椎道,“你不晓

46回 道,“自然是祖、父要紧了,这也消说得。”余大先生道:“既知是

46回 祖、父要紧,如才中了个举人,便丢了天属之亲,

46回 要除这两家。况太公祖堂堂大守,必要同这样人相与?此说只可放在

46回 西’,就像三十年前,你二位府上等气势,我是亲眼看见的。而今彭

46回 ”唐二棒椎望著姚五爷冷笑道:“如?”

46回 宫前,竟行非礼之事。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47回 出去传一传。”虞华轩道:“这个消说!寒舍是一位,尊府是两位,

47回 轩道:“正是,表兄传的怎样?为气的这样光景?”余大先生道:“

47回 是放在南京虞博士那里,这样事如行的去!”余二先生道:“看虞博

47回 要中用钱去。”虞华轩道:“这个消说,老爹是一个元宝。”当下把

47回 名邦,晋接不逢贤哲。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48回 向余大先生道喜。大先生问:“是喜事?”报录人拿出条子来看,知

48回 余大先生道:“老哥,你我老友,出此言!”二先生道:“一向知道

48回 吾兄清贫,如今在家可做馆?长年以为生?”王玉辉道:“不瞒世叔

48回 的惠来?”余二先生笑道:“这个足为奇!只是贵处这学署清苦,兼

48回 住在邓尉山里,他最爱我的书,我不去看看他?”便把行李搬到山搪

48回 开门、见了王玉辉说道:“老伯如今日才来,我父亲那日不想你!直

48回 相扶,更出武勇之辈。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49回 生贵班甚时补得着?出京来却是为?”万中书道:“中书的班次,进

49回 就来叨扰的?”高翰林道:“这个妨。敝亲家是贵同衙门,这个比别

49回 不来的了。”高翰林道:“老先生以见得?”万中书道:“早间在他

49回 秦中书道:“原来凤老四在后面,不请他来谈谈?”管家从书房里去

49回 才在里边,连叫‘妙,妙’却是为?”凤四老爹道:“这不是我,是

49回 向秦中书道:“令弟老先生在府,不也请出来会会?”秦中书叫管家

49回 “他们家的排场毕竟不同,我到家不竟做起来?只是门面不得这样大

49回 英雄,一力担承患难。未知后面如,且听下回分解。

50回 不知。但是刚才方县尊也太可笑,必妆这个模样?”秦中书又埋怨道

50回 有些晓得?”凤四老爹道:“我如得晓得?”秦中书道:“你不晓得

50回 “江宁县方老爷待你甚好,这是为?”万中书道:“不瞒老爹说,我

50回 个中书。只因家下日计艰难,没奈出来走走。要说是个秀才,只好喝

50回 是个假的?”凤四老爹道:“假的消说!只是一场钦案官司,把一个

50回 。”秦中书道:“他已是假的,如又得真?”凤四老爹道:“难道你

50回 回心,惟恐一人负屈。未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51回 “是本年正月内。”祁太爷道:“以不见知照?”万中书道:“由阁

51回 问太公祖,隔省差拿,其中端的是缘故?”祁太爷道:“那苗镇台疏

51回 的时节,并未会过苗镇台一面,如有诗送他?”祁太爷道:“本府亲

51回 真是我的重生父母再长爹娘,我将以报你!”风四老爹大笑道:“我

52回 欠他几十两银子,心里想道:“我不找着他,向他要了做盘缠回去。

52回 在厅上坐下,秦二侉子道:“我们不到书房里坐?”主人道:“且请

52回 真名公。”众人都笑说:“这个如使得!”凤四老爹道:“八先生,

52回 的那一项,凑起来还有二百多两,不秤出二百一十两借给他?三个月

52回 坐着踌躇,除正公问道:“府上有事?为甚出神◆毛二胡子道:“不

52回 掣不出本钱来。”陈正公道:“你不同人合伙倒了过来?”毛二胡子

52回 着我,我包你讨回,一文也不少,如?”陈公正道:“若果如此,重

53回 娶了他,鬼也不上门来。后来没奈,立了一个儿子,替他讨了一个童

53回 杂坐衣冠队中,说长道短,这个成体统!看起来,那杜先生也不得辞

53回 ”聘娘道:“老爷一定也是高手,不同我师父下一盘?我自从跟着邹

53回 怎好就请教的?”聘娘道:“这个妨,我们邹师父是极喜欢下的。”

53回 ”陈木南道:“先生是国手,我如下的过!只好让几子请教罢。”聘

53回 他排了七个黑子。邹泰来道:“如摆得这些!真个是要我出丑了!”

53回 佳人,竟作禅关之客。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54回 。”九公子道:“表兄若不见弃,不同到漳州?长途之中,倒觉得颇

54回 娘。主修义道:“方才说要禳解,不就请本师父禳解禳解?”本师姑

54回 实数说了他一顿。知道事已无可如,只得叫他写了一张纸,自己带着

54回 蘧验夫先生,做了不知多少诗,你尝见过!”陈和尚道;“我不曾见

54回 “陈思阮,你自己做两句诗罢了,必定要冒认做陈和甫先生的儿子?

54回 !”陈木南笑道:“你们自家人,必如此?要是陈思老就会摆名土脸

54回 ,你要动身,拣个日子走就是了,必测字?”陈和尚道:“四先生,

54回 得还哩。”那人跳了一回,无可奈,只得去了。

54回 客也会看诗,那十六楼不曾到过,不把这几两测字积下的银子,也去

54回 了他回去?你往常嫖客给的花钱,曾分一个半个给我?“聘娘道:“

54回 是不肯依,闹的要死要活。无可奈,由着他拜做延寿庵本慧的徒弟,

54回 传,工匠市俗都有韵。毕竟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55回 风,季遐年迎着脸大骂道:“你是等之人,敢来叫我写字!我又不贪

55回 “也勉强将就。”主人道:“你是等之人,好同马先生下棋!”姓卞

55回 的道:“他既大胆,就叫他出个丑妨!才晓得我们老爷们下棋不是他

55回 值一千的只好出五六百两。他没奈只得卖了。卖来的银子,又不会生

55回 些亲戚本家,事体总还是好的,你不去向他们商议商议,借个大大的

55回 !我若去寻他,空惹他们的气,有趣味!”邻居见他说的苦恼,因说

55回 做雅人,为甚么还要做你这贵行?不同些学校里人相与相与?”他道

56回 今岂有贤智之士处于下歇?不然,以不能臻于三代之隆也。诸臣其各

56回 于谦、王守仁,文章则有李梦阳、景明辈:炳炳浪浪,照耀史册。然

56回 此恩泽?诸臣生不能入于玉堂,死妨悬于金马。伏乞皇上,悯其沉抑

56回 、墓志、行状,汇齐送部核查。如加恩旌扬,分别赐第之处,不拘资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