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

最近查询记录

在《儒林外史》查询“楼” 在《儒林外史》查询“雅” 在《儒林外史》查询“阁” 在《儒林外史》查询“问” 在《儒林外史》查询“舍” 在《儒林外史》查询“敢” 在《儒林外史》查询“拜” 在《儒林外史》查询“宝” 在《儒林外史》查询“何” 在《儒林外史》查询“字” 在《儒林外史》查询“仰” 在《儒林外史》查询“长生” 在《儒林外史》查询“蒙” 在《儒林外史》查询“菜” 在《儒林外史》查询“枝” 在《儒林外史》查询“劳” 在《儒林外史》查询“须” 在《儒林外史》查询“铁” 在《儒林外史》查询“洪” 在《儒林外史》查询“鸡” 在《儒林外史》查询“屈” 在《儒林外史》查询“金” 在《儒林外史》查询“殿” 在《儒林外史》查询“令” 在《儒林外史》查询“恶贯” 在《儒林外史》查询“道” 在《儒林外史》查询“来处” 在《儒林外史》查询“鄙” 在《儒林外史》查询“芳” 在《儒林外史》查询“教授” 在《儒林外史》查询“高邻” 在《儒林外史》查询“大” 在《儒林外史》查询“法名” 在《儒林外史》查询“盛” 在《儒林外史》查询“祥” 在《儒林外史》查询“之心” 在《儒林外史》查询“董卓” 在《儒林外史》查询“来自” 在《儒林外史》查询“敝” 在《儒林外史》查询“技” 在《儒林外史》查询“魏延” 在《儒林外史》查询“好死” 在《儒林外史》查询“古云”

1回 生回来了。新买了住宅,比京里钟街的房子还大些,值得二千两银子

6回 ,看见厨子在那里办席。新人房在上,只见摆得红红绿绿的,来富不

6回 由,今日为他得罪严老大,‘老虎上扑苍蝇’怎的?落得做好好先生

13回 殊卷赐顾者,幸认嘉兴府大街文海书坊不误。

13回 生下处?”店里人道:“马先生在上。”因喊一声道:“马二先生,

13回 有客来拜。”上应道:“来了。”于是走下

13回

那日在文海彼此会着,看见刻的墨卷上目录摆

13回 到大街上一路书店问去。问到文海,一直进去请马先生说话。

13回 是县里人,不知何事,只得邀他上坐下,差人道:“先生一向可同做

13回 生拍子道:“好主意!”当下锁了门,同差人到酒店里,马二先生做

14回 作去会宣成,去了半日,回到文海。马二先生接到上。差人道:“

14回 说。我把他枕箱先赚了来,现放在下店里。先生快写起婚书来,把银

14回 开看,足足九十二两,把箱子拿上来交与马二先生,拿着婚书、银子

14回 还要瞒我么?你的枕箱现在我下处上。”公孙听见枕箱,脸便飞红了

14回 道:“我原在杭州选书,因这文海请我来选这一部书,今已选完,在

14回 子,备了些熏肉小莱,亲自到文海来送行,要了两部新选的墨卷回去

14回 先生上船一直来到断河头,问文瀚的书坊,乃是文海一家,到那里

14回 净慈寺,有十多里路,真乃五步一,十步一阁,一处是金粉台,一

14回 “三十六家花酒店,七十二座营弦”。

14回 茶亭里吃了几碗茶,到西湖沿上牌跟前坐下。见那一船一船乡下妇女

14回 生又往前走。走到半里路,见一座台盖在水中间,隔着一道板桥,马

14回 钱,开了门放进去。里面是三间大上供的是仁宗皇帝的御书,马

14回 把扇子来当了药板,恭恭敬敬朝着上,扬尘舞蹈,拜了五拜。拜毕起

14回 三个字,里面也象是个花园,有些阁。马二先生步了进去,看见窗櫺

14回 是一个弯,又是一条小街,街上酒、面店都有,还有几个簇新的书店

15回 的地方,又有花园,园里有五间大,四面窗子望江望湖。那人就住在

15回 这上,邀马二先生上,施礼坐下。那人四个长随,齐齐

15回 应诺下去了。马二先生举眼一看,中间接着一张匹纸,上写冰盘大的

15回 爷拜上太爷,席设在西湖花港御书旁园子里,请太爷和马老爷明日早

15回 到晚席散,马二先生坐轿竟回文瀚

15回 是不肯下药。马二先生大惊,急上进房内去看。已是奄奄一息,头也

15回 寄在对门庙里,跟马二先生到文瀚

15回

马二先生到文瀚开了房门坐下。马二先生问道:“

15回 同他拜了两拜,结为兄弟。留他在上,收拾菜蔬,替他饯行。吃着,

17回 他说这些人,便问道:“杭城文瀚选书的马二先生,讳叫做静的,先

17回 去?”匡超人道:“如今且拢文瀚。”景兰江道:“也罢,你拢那里

17回

匡超人背着行李,走到文瀚问马二先生,已是回处州去了。文

17回 瀚主人认的他,留在上住。次日,拿了书子到司前去找

17回 兰江道:“今日我等雅集,即拈‘’字为韵,回去都做了诗,写在一

18回 ,回来寓处睡下。次日清晨,文瀚店主人走上来,坐下道:“先生

18回 。主人随即搬了许多的考卷文章上来,午间又备了四样菜,请先生坐

18回 手的批,就批出五十篇,听听那樵上,才交四鼓。匡超人喜道:“像

18回

到第四日,正在上批文章,忽听得下叫一声道:

18回 匡超人道:”是那一位?”忙走下来,见是景兰江,手里拿着一个斗

18回 :“候迟有罪。”匡超人把他让上去,他把斗方放开在桌上,说道:

18回 “这就是前日宴集限‘’字韵的。同人已经写起斗方来,

18回 题上写着“暮春旗亭小集,同限‘’字”,每人一首诗,后面排着四

18回 图书鲜红,真觉可爱,就拿来贴在上壁间,然后坐下。匡超人道:“

18回

当下换了衣服,锁了门,同下来走到街上。匡超人道:

18回 揖,一齐同走。走到一个极大的门,知道是冢宰第了,把帖子交与看

18回 是和小弟一船来的。现今寓在文瀚,选历科考卷。”三公子道:“久

18回 说道:“向日马二先生在家兄文海,三百篇文章要批两个月,催着还

18回 送先生五十个样书。”又备了酒在上吃。

18回 人溜了。转到下处,打开了门,上去睡。次日出去访访,两人也不曾

19回

话说匡超人睡在上,听见有客来拜,慌忙穿衣起来

19回 下。见一个人坐在下,头戴吏巾,身穿无缎直裰,脚

19回 是潘三哥。”慌忙作揖行礼,请到上坐下。潘三道:“那日二相公赐

19回 ,又托书店买了两盘点心,拿。上来。潘三正在那里看斗方,看见点

19回 此,我和你说话。”当下留在后面上,起了一个婚书稿,叫匡超人写

19回 同你往街上吃三杯,”匡超人锁了门,同走上街。才走得几步,只见

20回 正要替先生接风,我们而今竟到酒上去坐罢,还冠冕些。”当下邀二

20回 人上了酒,斟上酒来,景兰江问道:“先生

22回 在船上收拾饭费事,这里有个大观,素菜甚好,我和你去吃素饭罢。

22回 “你们自料理吃早饭,我们往大观吃饭就来,不要人跟随了。”说着

22回 ,到了大观,上得梯,只见上先坐着一个戴方巾的人,那人见

22回

正说得稠密,忽见梯上又走」二两个戴方巾的秀才来

22回 见这事不好。悄悄拉了牛浦,走下来,会了账,急急走回去了。这里

22回 包0一直来到河下。见一个大高门,有七八个朝奉坐在板凳上,中间

22回 房坐。”当下走进了一个虎座的门,过了磨砖的天井,到了厅上。举

22回 着搪沿走,望见那边高高低低许多阁。那塘沿略窄,一路栽着十几棵

23回 万家吃酒,直到更把天才回来,上又把牛浦数说了一顿,牛浦不敢回

23回 午宫,只见牛玉圃已经回来,坐在底下。桌上摆着几封大银子,

23回 。牛王圃见牛浦进来,叫他快开了门,把银子搬上去,抱怨牛浦道

23回 圃买了一只鸡和些酒替他饯行,在上吃着。牛浦道:“方才有一句话

23回 下处,几天不见万家来请。日日在上睡中觉,一觉醒来,长随拿爿书

23回 家?”也在法云街朝东的一个新门子里面住。”牛玉圃走到王家,一

23回 认得牛玉圃,说道:“你就是大观同乌龟一桌吃饭的,今日又来这里

24回 几百条小巷,都是人烟凑集,金粉台。城里一道河,东水关到西水关

24回 寺!大街小巷,合共起来,大小酒有六七百座,茶社有一千余处。不

24回 坐满了吃茶的人。到晚来,两边酒上明角灯,每条街上足有数千盏,

24回 阆苑仙人,瑶官仙女。还有那十六官妓,新妆该服,招接四方游客。

24回 :“那日我班里有生意。明日是鼓外薛乡绅小生日,定了我徒弟的戏

24回 在城里到处寻人说话。那日走到鼓坡上,遇着一个人,有分教:邂逅

25回 城北去寻人,觅孩子学戏。走到鼓坡上,他才上坡,遇着一个人下坡

25回 ?”那人道,“远哩!舍下在三牌。”鲍文卿道:“倪老爹,你这修

25回 好菜蔬,不恭。我而今约老爹去酒上坐坐,这乐器丢着,明日再补罢

25回 扰?”当下两人走出来,到一个酒上,拣了一个僻净座头坐下。堂官

26回 行的人,都出来送殡,在南门外酒上摆了几十桌斋。丧事已毕。

27回 秋道:“不是鲍家的,是你那三牌倪家的。”鲍廷玺道:“倪家虽有

27回 同一位知县到广东赴任去,在三牌找着一个旧时老邻居问,才晓得你

28回 钱,一同出来,到三山街一个大酒上。萧金铉首席,季恬逸对坐,诸

28回 和饭来,季恬逸尽力吃了一饱。下会账,又走到刻字店托他看了行李

28回 人说了“不当”。僧官邀请到那边底下坐着,办出四大盘来吃早饭。

28回 又曲曲折折的阶级栏杆,走上一个去,只道是没有地方了,僧宫又把

28回 背后开了两扇门,叫三人进去看,

29回 出奇!老爷你自去看。”僧官走到底下,看茶的正在门口煽着炉子。

29回 东崖,出去了。僧官才把众位拉到底下,从新作揖奉坐,向金东崖谢

29回 P>季恬逸这三个人在寺门口聚升起了一个经拆,每日赊米买菜和酒

29回 没有,吵闹了一回。随即就是聚升来讨酒账,诸葛天申称了两把银子

29回 计寓处不能备办,只得拉他到聚升坐坐。又过了一两日,天气甚好,

29回 同三人步出来,被他三人拉到聚升酒馆里。杜慎卿不能推辞,只得坐

29回 当下三人把那酒和饭都吃完了,下会账。

30回 神打听,打听得这位姑娘,在花牌住,家里开着机房,姓王。姑娘十

30回 在梨园中求,便是爱女色的要于青中求一个情种,岂不大错?这事要

30回 回一声沈大脚,明日不得闲到花牌去看那家女儿,要到后日才去。明

30回 到桂花道院,敲开了门,道人请在下坐着。杜慎卿道:“我是来拜扬

30回 到来老爷的。”道人道:“来爷在上。老爷请坐,我去请他下来。”

30回 道人去了一会,只见上走下一个肥胖的道士来,头戴道

31回 那花园一进朝东的三间。左边一个,便是殿元公的赐书前一个

33回 叔进去,到厅上见礼。杜少卿又到上拜了外祖、外祖母的神主。见了

33回 里的?”道士道:“韦四太爷现在上。”杜少卿向来霞土道:“这样

33回 ,我就同你上去。”便一同上来,道士先喊道,“韦四太爷,天

33回 太爷答应道:“是那个?”要走下来看。杜少卿上来道:“老伯!小

33回 酒,直吃到下午,看着江里的船在窗外过去,船上的定风旗渐渐转动

34回 在家有许多时不曾出来。这日,鼓街薛乡绅家请酒,杜少卿辞了不到

37回 、烛台。殿后又一个丹墀,五间大。左右两傍,一边三间书房。众人

37回 ,循着东廊一路走过大殿,抬头看上,悬着金字一匾“习礼”三个

37回 迟衡山同马静、武书、蘧来旬开了门,同上去,将乐器搬下来,

37回 器、乐器,换去了公服,齐往后面下来。金次福、鲍廷玺带着堂上堂

37回 菜蔬都整治起来,共备了十六席:底下摆了八席,二十四位同坐,两

40回 阮公祠内。道士接进去,请到后面上坐下。道土不敢来陪,随即送上

40回 着,吃完了酒。萧云仙起来闲步。右边一个小阁子,墙上嵌着许多名

40回 武书,是个上斋的监生,就在花牌住。”萧云仙道:“快叫人伺侯,

40回 我就去拜他。”当下一直来到花牌,一个坐东朝西的门,投进帖去

41回 渐渐好了。那外江的船,都下掉了子,换上凉篷,撑了进来。船舱中

41回 竟不得一回恸醉,只有在天长赐书吃了一坛九年的陈酒,醉了一夜,

42回 ”鲍廷玺道:“现放着偌大的十二,二老爷为甚么不去顽耍,倒要到

42回 顿臭骂道:“你家住的是‘海市蜃’,合该把螃蟹壳倒在你门口,为

43回 将带领本协人马,从小石崖穿到鼓坡,以断其后路;遣铜仁守备带领

43回 们若从大路去惊动了他,他踞了碉,以逸待劳,我们倒难以刻期取胜

43回 是一个小卒没命的奔来报道:“鼓坡来了大众的兵马,不计其数!”

48回 正殿,两人瞻拜了。走进后一层,底下,迟衡山贴的祭祀仪注单和派

48回 两人将袖子拂去尘灰看了。又走到上,见八张大柜关锁着乐器、祭器

48回 璃塔下吃了一壶茶,出来寺门口酒上吃饭。王玉辉向邓质夫说:“久

49回 ,中间缩着三号,却是起花的大门。轿子冲着大门立定,只见大门里

52回

秦二侉子就寓在后面下。凤四老爹进来施礼坐下。秦二

52回 怀茶,大家起身,闲步一步。看那房三间,也不甚大,旁边游廊,廊

52回 爹要银子的话都说了,安顿行李在上住。

52回 当铺折了本,要倒与人,现在有半货,值得一千六百两,他而今事急

52回 且请里面坐。”后一层便是堆货的。陈正公进未,坐在底下,小朝

52回 爹一头的灰,越发精神抖抖,走进底下靠着他的庭柱。众人一齐上前

52回 地!”这时秦二侉子同陈正公都到下坐着。秦二侉子说道:“这件事

52回 一位太平府的陈四老爷镇日在来宾张家闹,总也不回家。”后来凤四

52回 秦中书也就收拾行装进京。那来宾只剩得一个陈四老爷。只因这一番

52回 :国公府内,同飞玩雪之筋;来宾中,忽讶深宵之梦。毕竟怎样一个

52回 来宾,且听下回分解。

53回

话说南京这十二,前门在武定桥,后门在东花园,

53回

那来宾有个雏儿叫做聘娘。他公公在临春

53回 俑。自古妇人无贵贱,任凭他是青婢妾,到得收他做了侧室,后来生

53回 ,到聘娘家来做进见礼。到了来宾门口,一只小猱狮狗叫了两声,里

53回 进去,两间卧房,上面小小一个妆,安排着花、瓶、炉、几,十分清

53回

陈木南下来进了房里,闻见喷鼻香。窗子前

54回 。他的李太白‘清平三调’是十六没有一个赛得过他的。”说着,聘

54回 修义已经坐在下处,扯他来到来宾。进了大门,走到卧房,只见聘娘

54回 和银子就像捧宝的一般,捧到来宾来。

54回

才进了来宾门,听见里面弹的三弦子响,是虔

54回 里闲撞?”陈木南道,“因这来宾的聘娘爱我的诗做的好,我常在他

54回 那里。”丁言志道:“青中的人也晓得爱才,这就雅极了。

54回 >陈木南交了茶钱,自己走到来宾。一进了门,虔婆正在那里同一个

54回 ,请坐下罢了。”陈木南道:“我上去看看聘娘。”虔婆道:“他今

54回 日不在家,到轻烟做盒子会去了。”陈木南道:“我

54回 !连我的房钱都骗了!他自从来宾张家的妖精缠昏了头,那一处不脱

54回 里想道:“堂客也会看诗,那十六不曾到过,何不把这几两测字积下

54回 不旧的衣服,戴一顶方巾,到来宾来。乌龟看见他象个呆子,问他来

54回

丁言志自己上得来,看见聘娘在那里打棋谱,上前

54回 头,卷了诗,揣在怀里,悄悄的下回家去了。

54回 婆听见他困着呆子要了花钱,走上来问聘娘道:“你刚才向呆子要了

54回 怕不做太太,你放这样呆子上我的来,我不说你罢了,你还要来嘴喳

55回 。这人姓王,名太,他祖代是三牌卖菜的,到他父亲手里穷了,把菜

55回 殿上隔子都没了。又到后边,五间直桶桶的,板都没有一片。两个

55回 的家伙,都是古老样范的,收在这底下几张大柜里,而今连柜也不见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