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

最近查询记录

在《儒林外史》查询“金” 在《儒林外史》查询“敢” 在《儒林外史》查询“宝” 在《儒林外史》查询“字” 在《儒林外史》查询“何” 在《儒林外史》查询“楼” 在《儒林外史》查询“枝” 在《儒林外史》查询“问” 在《儒林外史》查询“铁” 在《儒林外史》查询“殿” 在《儒林外史》查询“蒙” 在《儒林外史》查询“舍” 在《儒林外史》查询“拜” 在《儒林外史》查询“仰” 在《儒林外史》查询“屈” 在《儒林外史》查询“劳” 在《儒林外史》查询“阁” 在《儒林外史》查询“须” 在《儒林外史》查询“令” 在《儒林外史》查询“恶贯” 在《儒林外史》查询“道” 在《儒林外史》查询“来处” 在《儒林外史》查询“鄙” 在《儒林外史》查询“芳” 在《儒林外史》查询“教授” 在《儒林外史》查询“雅” 在《儒林外史》查询“高邻” 在《儒林外史》查询“大” 在《儒林外史》查询“法名” 在《儒林外史》查询“盛” 在《儒林外史》查询“祥” 在《儒林外史》查询“之心” 在《儒林外史》查询“菜” 在《儒林外史》查询“长生” 在《儒林外史》查询“鸡” 在《儒林外史》查询“董卓” 在《儒林外史》查询“来自” 在《儒林外史》查询“洪” 在《儒林外史》查询“敝” 在《儒林外史》查询“技” 在《儒林外史》查询“魏延” 在《儒林外史》查询“好死” 在《儒林外史》查询“古云”

1回 雄。只有太祖皇帝起兵滁阳,得了陵,立为吴王,乃是王者之师;提

1回 在江南起兵,号滁阳王,而今据有陵,称为吴王的便是;因平方国珍

2回 夏总甲果然向周先生说了,每年酬十二两银子;每日二分银子,在和

2回 就跳出去了。随即一个戴纱帽红袍带的人,揭开廉子进来,把俺拍了

2回 馆,在家日食艰难。一日,他姊丈有余来看他,劝道:“老舅,莫怪

2回 。’有甚亏负我?”随即应允了。有余择个吉日,同一伙客人起身,

2回 出来。晚间向姊夫说,要去看看。有余只得用了几个小钱,一伙客人

3回

话说周进在省城要看贡院,有余见他真切,只得用几个小钱同

3回 阴气重了。故此周客人中了邪。”有余道:“贤东!我扶著他,你且

3回 放声大哭起来。众人劝也劝不住。有余道:“你看,这不是疯了么?

3回 又哭,滚的众人心里都凄惨起来。有余见不是事,同行主人一左一右

3回 ,为甚到了这里这等大哭起来?”有余道:“列位老客有所不知,我

3回 个客人道:“论这事,只该怪我们老客;周相父既是斯文人,为甚么

3回 带他出来做这样的事?”有余道:“也只为赤贫之士,又无

3回 人识得他,所以受屈到此田地。”有余道:“他才学是有的,怎奈时

3回 中了,也不枉了今日这番心事。”有余道:“我也是这般想,只是那

3回 ,就磕了几个头;众人还下礼去。有余也称谢了众人,又吃了几碗茶

3回 位客人果然备了二百两银子,交与有余;一切多的使费,都是有余

3回 包办。周进又谢了众人和有余,行主人替周进准备一席酒,

3回 请了众位。有余将著银子,上了藩库,讨出库

3回 簇一般;出了场,仍旧住在行里。有余同那几个客人,还不曾买完了

3回 。看看上京会试,盘费衣服,都是有余替他设处。到京会试,又中了

3回 来,头戴纱帽,身穿葵花色圆领,带皂靴。他是举人出生,做过一任

4回 、牛、驴、渔船、田房税,不下万。”又用手在桌上画著,低声说道

4回 :“像汤父母这个作法,不过八千;前任潘父母做的时候,实有万

4回 坛小菜,当面打开看,都是些瓜子。洪武圣上恼了,说道:‘你以为

5回 被了红稠;赵氏穿著大红,戴了赤冠子,两人双拜了天地,又拜了祖

5回 奶在房里,乘著人乱,将些衣服,珠首饰,一掳精空。连赵氏方才戴

5回 的赤冠子,滚在地下,也拾起来藏在怀

6回 别亲家。借了一副“巢县正堂”的字牌,一副“肃静回避”的白粉底

7回 ,一张供桌,香炉、烛台,供着个字牌位,上写道:“赐进上出身广

7回 帖夹,上写“晚生陈礼顿首拜”。帖里面夹着一个单帖,上写着:“

7回

次日清早,请了吏部掌案的东崖来商议。东崖道:“做官的

7回 效劳,是不消说了。”两位重托了东崖去。到晚,荀员外自换了青衣

7回 一个假,同你回去,丧葬之费数百,也在我家里替你应用,这事才好

8回 行径;历年所积俸余,约有二千余。如此地仓谷、马匹、杂项之类,

8回 那片红纸吹在地下,里面现出绿底字,四个大字是‘天府龙’。王

10回 了庚帖过来。到第三日,娄府办齐银珠翠首饰,装蟒刻丝绸缎绫罗衣

10回 穿着吉服。鲁编修纱帽蟒袍,缎靴带,迎了出来,揖让升阶;才是一

11回 ,人家士女都出来看灯踏月,真乃吾不禁,闹了半夜。次早邹吉甫向

12回 ,忙拦住道:“张兄且休慌,五百小事,何足介意!但此物作何处置

12回 其迹。但仓卒不能施行,候将五百付去之后,我不过两个时而即便回

13回 ,凡人目中,尘土屑固不可有,即玉屑又是着得的么?所以小弟批文

14回 门,过圣因寺,上了苏堤,中间是沙港,转过去就望见雷峰塔,到了

14回 真乃五步一楼,十步一阁,一处是粉楼台,一处是竹篱茅舍,一处是

14回 去宝蓝缎衫,换了一件天青缎二色的绣衫。那些跟从的女客,十几个

14回 看见一个极高的山门,一个直匾,字,上写着“敕赐净慈禅寺”。山

14回 在那茶亭内”——上面一个横匾,书“南屏”两字,——吃了一碗茶

15回 年在嘉兴选了一部文章,送了几十,却为一个朋友的事垫用去了。如

15回 这‘烧银’之法;眼下可以拿出万来,以为炉火药物之费。但此事须

15回 ’,凡一切铜锡之物,点着即成黄,岂止数十百万。我是用他不着,

15回 受苦。古语道得好:‘书中自有黄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

16回 轰烈烈,烨烨扑扑,一派红光,如龙乱舞。乡间失火,又不知救法,

17回 且到店里,我的店在豆腐桥大街上刚寺前,先生闲着到我店里来谈。

18回 就刻先生的名号,还多寡有几两选和几十本样书送与先生。不知先生

18回 指着那两人向匡超人道:“这位是东崖先生,这位是严致中先生。”

18回 子断不敢当,又谢了诸位,奉坐。东崖首坐,严致中二坐,匡超人三

18回 江是本地人,同三公子坐在主位。东崖向三公子谢了前日的扰。三公

18回 也不问诸人的姓名。随岑庵却认得东崖,是那年出贡到京,到监时相

18回 ?想是年满授职?也该荣选了。”东崖道:“不是。近来部里来投充

18回 先生,生意多哩!”因封出二两选,送来说道:“刻完的时候,还送

18回 了“知”字,他也画了,随即将选内秤了二钱银子,连传单交与那小

19回 道:“目今宗师按临绍兴了,有个东崖在部里做了几年衙门,挣起几

19回 来,而今想儿子进学。他儿子叫做跃,却是一字不通的,考期在即,

19回 二门口。学道出来点名,点到童生跃,匡超人递个眼色与他,那童生

19回 处,神鬼也不知觉。发案时候,这跃高高进了。

19回 书店寻着选了两部文章,有几两选,又有样书,卖了些将就度日。到

20回 ,择了吉日,张灯结彩,倒赔数百装奁,把外甥女嫁与匡超人。到那

20回 日,大吹大擂,匡超人纱帽圆领,带皂靴,先拜了给谏公夫妇,一派

22回 打伞上岸去了,一个长随取了一只华火腿在船边上向着港里洗。洗了

22回 。举头一看,中间悬着一个大匾,字是“慎思堂”三字,傍边一行“

22回 淮盐运使司盐运使荀玫书”。两边笺对联,写:“读书好,耕田好,

22回 从里面走了出来,头戴方中,手摇扇,身穿澄乡茧绸直裰,脚下朱履

23回 厅,厅中间椅子上亮着一幅一幅的字寿文。左边窗子口一张长桌,一

24回 小孩子就没良心了,想着我当初挥如土的时节,你用了我不知多少,

24回 急道:“这是那里来的话!你就挥如土,我几时看见你子,几时看

24回 街,几百条小巷,都是人烟凑集,粉楼台。城里一道河,东水关到西

25回 欢喜鲍廷玺,拿出一个大红缎子订线的钞袋来,里头装着一锭银子,

25回 把班子暂托与他女婿归姑爷同教师次福领着。他自己收拾行李衣服,

26回

过了半年有余,一日,次福走来请鲍老太说话。鲍廷玺就

26回 说了。鲍老大走了出来,说道:“师父,许久不见。今日甚么风吹到

26回 此?”次福道:“正是。好久不曾来看老

26回 乡绅财主多,还赚的几个大钱。”次福道:“这样,你老人家更要发

26回 财了。”当下吃了一杯茶,次福道:“我今日有一头亲事来作

26回 鲍老太道:“是那一家的女儿?”次福道:“这人是内桥胡家的女儿

26回 衣裳盛的满满的,手也插不下去;手镯有两三付,赤冠子两顶,真

26回 说得老太满心欢喜,向他说道:“师父,费你的心!我还要托我家姑

26回 访的确了,来寻你老人家做媒。”次福道:“这是不要访的。也罢,

26回 气。这堂客有见识,预先把一匣子珠首饰,一总倒在马桶里,那些人

26回 道:“大约这几年也花费了。他的珠首饰、锦缎衣服,也还值五六百

26回 养这个小孩子。这亲事是他家教师次福来说的。你如今不管他喇子不

26回 跟了去的四个家人婆娘把我白绫织裙子上弄了一点灰,我要把他一个

27回 叫了鲍廷奎来,叫他去请沈天孚、次福两个人来为媒。鲍廷玺道:“

27回 是姑爷作陪客。老大家里拿出四样首饰、四样银曹饰来,——还是他

27回 ,归家大姑娘坐桥子来。这里请了次福的老婆和钱麻子的老婆两个搀

27回 ,便溅了一脸的热水,连一件二色的缎衫子都弄湿了,唬了一跳,走

28回 道:“这位是辛东之先生,这位是寓刘先生,二位是扬州大名士。作

28回 何必如此计较!’”说罢,笑了。先生道:“这话一丝也不错!前日

28回 吩咐他道:‘你拜上你家老爷,说老爷的字是在京师王爷府里品过价

28回 辛先生道:“怎么不是,有的!”先生道:“他那里当真吃不下?他

28回

正说着,只见那辛先生、先生和一个道士,又有一个人,一

28回 说道:“即日来答拜。”辛先生和先生道:“这位令亲鲍老爹,前日

28回 城。他举眼看时,认得是安庆的萧铉。他喜出望外,道:“好了!”

28回 上前一把拉着,说道:“兄,你几时未的?”萧铉道:“

28回 意作成你,你却不可忘了我!”萧铉道:“甚么大生意?”季恬逸道

28回 走,包你有几天快活日子过!”萧铉听了,同他一齐来到状元境刻字

28回 来,迎进刻字店里,作了揖,把萧铉的行李寄放在刻字店内。三人同

28回 弟复姓诸葛,名佑,字天申。”萧铉道:“小弟姓萧,名鼎,字

28回 得见萧先生,如鱼之得水了!”萧铉道:“只恐小弟菲材,不堪胜任

28回 出来,到三山街一个大酒楼上。萧铉首席,季恬逸对坐,诸葛天申主

28回 字匠叫齐在寓处来看着他刻。”萧铉道:“要僻地方,只有南门外报

28回 “我们就在这门口寻下处罢。”萧铉道:“不好,还要再向里面些去

28回 这里摆酒,看见成什么模样!”萧铉见他可厌,向季恬逸说道:“下

28回 ,伺候着买东西:才赶的来。”萧铉笑道:“将来我们在这里住,岂

28回 些须香资,僧人那里好争论?”萧铉见他出语不俗,便道:“在老师

28回 父这里打搅,每月送银二,休嫌轻意。”僧官连忙应承了。

28回 行李发了来,僧官告别进去了。萧铉叫诸葛天申先秤出二两银子来,

28回 “这是什么东西?好象猪鸟。”萧铉道:“你只吃罢了,不要问他。

28回 吃著,说道:“这就是腊肉!”萧铉道:“你又来了!腊肉有个皮长

28回 点各自歇息。季恬逸没有行李,萧铉匀出一条褥子来,给他在脚头盖

28回 禅林。头一进是极高的大殿,殿上字匾额:“天下第一祖庭”。一直

29回

话说僧宫正在萧铉三人房里闲坐,道人慌忙来报:

29回 好没良心!你做官到任,除了不打凤冠与我戴,不做大红补服与我穿

29回 得走进走出。恰走出房门,遇着萧铉三位走来,僧官拦不住,三人走

29回 是想骗他,也不是这个骗法!”萧铉道:“我们大家拿出几钱银子来

29回 走进来说道:“司里董太爷同一位太爷已经进来了。”说着,董书办

29回 同东崖走进房来。东崖认得龙三,一

29回 服扯掉了,赶了出去!”龙三见是东崖,方才慌了,自己去了凤冠,

29回 服,说道:“小的在这里伺候。”东崖道:“那个要你伺候!你不过

29回 龙三见了这一番,才不敢闹,谢了东崖,出去了。僧官才把众位拉到

29回 楼底下,从新作揖奉坐,向东崖谢了又谢。

29回 茶的捧上茶来吃了。郭书办道:“太爷一向在府上,几时到江南来的

29回 ?”东崖道:“我因近来赔累的事不成

29回 送了几百两银子。”董书办道:“太爷,你可知道荀大人的事?”

29回 赃拿问了。就是这三四日的事。”东崖道:“原来如此。可见‘旦夕

29回 。”众人道:“改日再来拜访。”东崖又问了三位先生姓名,三位俱

29回 各说了。东崖道:“都是名下先生。小弟也

29回 多致意。”季恬逸接着,拆开同萧铉、诸葛天申看了,才晓得是辛东

29回 之、寓刘、郭铁笔、来霞士,便道:“

29回 ”断然不放了去,四人只得坐下。东崖就问起荀大人的事来:“可是

29回 ,吃酒。吃到天色将晚,辛东之同寓刘赶进城,在东花园庵里歇去。

29回 在店里赊着吃。那日,季恬逸和萧铉在寺里闲走,季恬逸道:“诸葛

29回 书不知行与不行,这事怎处?”萧铉道:“这原是他情愿的事,又没

29回 以药物自随,草草塞责而已。”萧铉道:“先生尊府,江南王谢风流

29回 一边。忽然翻出一首诗来,便是萧铉前日在乌龙潭春游之作,杜慎卿

29回 便问道:“这是萧先生大笔?”萧铉道:“是小弟拙作,要求先生指

29回 一句,便觉索然了。”几句话把萧铉说的透身冰冷。季恬逸道:“先

29回 ,便叫收下去了,再斟上酒来。萧铉道:“今日对名花,聚良朋,不

29回

铉道:“慎卿兄,我们还到雨花台

29回 烟火,那长江如一条白练,琉璃塔碧辉煌,照人眼目。杜慎卿到了亭

29回 弱,久已弄成个齐梁世界了!”萧铉道:“先生,据你说,方先生何

29回 葛天申先生。此位就是我们同乡萧铉先生,你难道不认得?”季苇萧

29回 道:“先生是住在北门的?”萧铉道:“正是。”季苇萧道:“此

29回 ?姑爷,你原来也是好相与?”萧铉道:“真是‘眼前一笑皆知己,

30回 在里面。”杜慎卿走进去,却是萧铉同辛东之、寓刘、东崖来拜

30回 。辛东之送了一幅大字,寓刘送了一副对子,东崖把自己

30回 在面前,开道:宗先生、辛先生、东崖先生、寓刘先生、萧铉先

30回 见,当面叩谢。杜慎卿又称了二两子,托鲍廷玺到银匠店里打造一只

30回 怀,上刻“艳夺樱桃”四个字,特

31回 商议。这教班子弄行头,不是数百做得来的,至少也得千。这里也

31回 ,先君并不曾问。娄老伯除每年修四十两,其余并不沾一文。每收租

31回 席新鲜菜。杜少卿叫小厮拿出一个杯子来,又是四个玉杯,坛子里舀

31回 出酒来吃。韦四太爷捧着怀,吃一杯,赞一怀,说道:“好

31回 银子的棺材,衣服、杂货共须二十。我这几日一个钱也没有。也罢,

33回 加了贡,进京乡试去了。少卿兄挥如土,为甚么躲在家里用,不拿来

33回 了一会,送出去。才进来,又是萧铉、诸葛天申、季恬逸来拜。季苇

33回 、卢华士、景兰江、诸葛天申、萧铉、郭铁笔,来霞士都在席。

33回 卿也坐轿子来了。轿里带了一只赤杯子,摆在桌上,斟起酒来,拿在

33回 着娘子的手,出了园门,一手拿着杯,大笑着,在清凉山冈子上走了

33回 >在家收拾,没有盘缠,把那一只杯当了三十两银子,带一个小厮,

33回 助一助政教。但建造这祠,须数千。我裱了个手卷在此,愿捐的写在

33回 :“也不少了。我把历年做馆的修节省出来,也捐二百两,”就写在

34回 杜少卿才起来,坐在河房里,邻居东崖拿了自己做的一个《四书讲章

34回 子在河房里看。看了十几条,落后东崖指着一条问道:“先生,你说

35回 ”净鞭响了三下,内官一队队捧出炉,焚了龙涎香,宫女们持了宫扇

35回 要借老爹这里住一夜,明早拜纳房。”那老爹道:“客官,你行路的

35回 约同马纯上、蘧验夫、季苇萧、萧铉、东崖,在杜少卿河房里商议

35回 :千流万派,同归黄河之源;玉振生,尽入黄钟之管。毕竟此人是谁

36回 ”当时就把当年余下十几两银子馆,又借了明年的十几两银子的馆

36回 了两年,积攒了二三十两银子的馆,在祁家傍边寻了四间屋,搬进去

37回 ,迟衡山约齐杜仪、马静、季萑、东崖、卢华士、辛东之、蘧来旬、

37回 笔、萧鼎、储信、伊昭、季恬逸、寓刘、宗姬、武书、臧茶,一齐出

37回 间书房。众人进了大门,见高悬着字一匾“泰伯之祠”。从二门进东

37回 一路走过大殿,抬头看楼上,悬着字一匾“习礼楼”三个大字。众人

37回

次福、鲍廷玺两人领了一班司球的

37回 所拱立。迟衡山、杜少卿回来,请东崖先生大赞;请武书先生司麾;

37回 、伊昭先生司稷;请季恬逸先生、寓刘先生、宗姬先生司馔。请完,

37回 命卢华士跟着大赞东崖先生,将诸位一齐请出二门外

37回

当下祭鼓发了三通,次福、鲍廷玺两人领着一班司球的

37回

东崖先进来到堂上,卢华士跟着。

37回 东崖站定,赞道:“执事者,各司

37回 ”这些司乐的都将乐器拿在手里。东崖赞:“排班。”司麾的武书,

37回 鼎、储信、伊昭,司馔的季恬逸、寓刘、宗姬,入了位,立在丹墀西

37回 武书捧了麾,也立在西边众人下。东崖赞:“奏乐。”堂上堂下,乐

37回 声俱起。东崖赞:“迎神。”迟均、杜仪各

37回 捧香烛,向门外躬身迎接。东崖赞:“乐止。”堂上堂下,一

37回

东崖赞:“分献者就位。”迟均、

37回 进来,立在丹墀里拜位左右两边。东崖赞:“主祭者就位。”迟均、

37回 杜仪又抽出一枝旗来:“乐止。”东崖赞:“奏乐神之乐。”次福

37回

东崖赞:“行初献礼。”卢华士在

37回

东崖赞:“一奏至德之章,舞至德

37回 持签、翟,齐上来舞。乐舞已毕。东崖赞:“阶下与祭者皆跪。读祝

37回 ”臧茶跪在祝版前,将祝文读了。东崖赞:“退班。”迟均赞:“平

37回

东崖赞:“行亚献礼。”卢华士又

37回 走过西边,引司稷的储信、司馔的寓刘,引着亚献的又从西边下来,

37回 捧着帛,立在左边;储信捧着稷,寓刘捧着馔,立在右边。迟均赞:

37回

东崖赞:“二奏至德之章,舞至德

37回 持签、翟,齐上来舞。乐舞已毕。东崖赞:“退班。”迟均赞:“平

37回 、辛东之、卢德、景本蕙、储信、寓刘引着亚献的庄征君,从西边一

37回

东崖赞:“行终献礼。”卢华士又

37回

东崖赞:“三奏至德之章,舞至德

37回 持签、翟,齐上来舞。乐舞已毕。东崖赞:“退班。”迟均赞:“平

37回

东崖赞:“行侑食之礼。”迟均、

37回 虞博士从东边上来,香案前跪下。东崖赞:“奏乐,”堂上堂下乐声

37回 ,兴;拜,兴;拜,兴。平身。”东崖赞:“退班。”迟均、杜仪引

37回 位。迟均、杜仪也复了引赞的位。东崖赞:“撤馔。”杜仪抽出一枝

37回 红旗来,上有“奏”二字。当下乐声又一齐大作起

37回 ,兴;拜,兴;拜,兴。平身。”东崖赞:“退班。”迟均、杜仪引

37回 仪又抽出一枝红旗来:“止乐。”东崖赞:”饮福受胙。”迟均、杜

37回 在香案前,饮了福酒,受了胙肉。东崖赞:“退班。”三人退下去了

37回 。东崖赞:“焚帛。”司帛的诸葛佑

37回 、景本蕙、郭铁笔,一齐焚了帛。东崖赞:“礼毕。”众人撤去了祭

37回 ,换去了公服,齐往后面楼下来。次福、鲍廷玺带着堂上堂下的乐工

37回 终献的马二先生,共三位。大赞的东崖、副赞的卢华士、司祝的臧荼

37回 、伊昭,共三位。司馔的季恬逸、寓刘、宗姬,共三位。次福、鲍

37回 过了几日,季萑、萧鼎、辛东之、寓刘来辞了虞博士,回扬州去了。

37回 几日,拉着臧蓼斋回天长去了,萧铉三个人欠了店账和酒饭钱,不得

38回 故乡的意思,心里不忍,便取了俸五十两,差一个老年的差人,自己

40回 我的产业攒凑拢来,大约还有七千,你一总呈出,归公便了。”萧云

40回 先生青目,教了两年书,积下些修,回到家乡,将小女许嫁扬州宋府

40回 竹树交加,亭台轩敞,一个极宽的鱼池,池子旁边,都是株红栏杆,

40回 到廊尽头处,一个小小月洞,四扇漆门。走将进去,便是三间屋,一

40回 作道理。”将他那房里所有动用的银器皿、真珠首饰,打了一个包袱

41回 撑了进来。船舱中间,放一张小方漆桌子,桌上摆着宜兴沙壶,极细

41回 ?”庄绍光便把少卿豪举,而今黄已随手而尽,略说了几句。庄濯江

41回 人穷了,他就把他自己经营的两万和典当拱手让了那人,自己一肩行

41回 往来楚越,转徒经营,又自致数万,才置了产业,南京来住。平日极

42回 起来,他府里差甚么?——黄的是,白的是银,圆的是珍珠,放光的

42回 摊的摆着红红绿绿的封面,都是萧铉、诸葛天申、季恬逸、匡超人、

43回 有生苗容易会闹起来。那大石崖、狗洞一带的苗子,尤其可恶!前日

43回 田德禀了上来说:‘生员冯君瑞彼狗洞苗子别庄燕捉去,不肯放还。

43回

汤奏办理狗洞匪苗一案,率意轻进,糜费钱

44回 可以同来。每年馆谷也不过五六十。”汤镇台听罢大喜,留萧柏泉住

44回 “今特来奉拜。如蒙台允,即送书过来。”余有达笑道:“老先生大

46回 来做了六七年博士,每年积几两俸,只挣了三十担米的一块田。我此

46回 大表兄先生在舍教训小儿,每年修四十两,节礼在外。此订。

47回 伞,八把旗,四队踹街马,牌上的字打着“礼部尚书”、“翰林学士

49回 生,‘揣摩’二字,就是这举业的针了。小弟乡试的那三篇拙作,没

49回 边放了五把圈椅,上面都是大红盘椅搭,依次坐下。长班带着全班的

52回 想了一想,看看凤四老爹又不是个刚、巨无霸,怕他怎的?便说道:

53回 人家,心里最喜欢相与官。他母舅修义,就是次福的儿子,常时带

53回 是好!”聘娘听了,也着实欢喜。修义吃完茶,去了。

53回

次日修义回覆陈四老爷去。那陈四老爷

53回 太平府人,寓在东水关董家河房。修义到了寓处门口,两个长随,穿

53回 白净面皮,约有二十八九岁,见了修义,问道:“你咋日可曾替我说

53回

陈木南看了向修义道:“我此时要到国公府里去

53回 ,你明日再来罢。”修义去了。

53回 看涂九公子时,乌帽珥貂,身穿织云缎夹衣,腰系丝绦,脚下朱履。

54回 来问了姐夫的好。吃过点心,恰好修义来,闹着要陈四老爷的喜酒。

54回

修义已经坐在下处,扯他来到来宾

54回 走到卧房,只见聘娘脸儿黄黄的,修义道:“几日不见四老爷来,心

54回 我明日换些黄连来给你就是了。”修义道:“四老爷在国公府里,人

54回 的梦,青天白日的还有些害怕。”修义道,“总是你身子生的虚弱,

54回 爷。”本师姑上前打了一个问讯。修义道:“四老爷,这是我们这里

54回 ,我不好说的,自古道:‘船载的银,填不满烟花债。’他们这样人

56回 诸臣生不能入于玉堂,死何妨悬于马。伏乞皇上,悯其沉抑,特沛殊

56回 、权勿用、景木蕙、赵洁、支锷、东崖、牛浦、牛瑶、鲍文卿、倪廷

56回 珠、宗姬、郭铁笔、寓刘、辛东之、洪憨仙、卢华士、

56回 嗟尔诸臣,纯懿灵淑,玉粹鸾骞,贞雌伏。弥纶天地,幽替神明,易

56回 堪伍。亦有达宦,曾著先鞭,玉堂马,邈若神仙。

56回 翩翩公子,同在穷途,泪如铅水。陵池馆,日丽风和,讲求礼乐,酾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