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

最近查询记录

在《儒林外史》查询“问” 在《儒林外史》查询“敝” 在《儒林外史》查询“拜” 在《儒林外史》查询“屈” 在《儒林外史》查询“字” 在《儒林外史》查询“何” 在《儒林外史》查询“仰” 在《儒林外史》查询“雅” 在《儒林外史》查询“舍” 在《儒林外史》查询“楼” 在《儒林外史》查询“敢” 在《儒林外史》查询“劳” 在《儒林外史》查询“蒙” 在《儒林外史》查询“须” 在《儒林外史》查询“宝” 在《儒林外史》查询“菜” 在《儒林外史》查询“鸡” 在《儒林外史》查询“阁” 在《儒林外史》查询“祥” 在《儒林外史》查询“殿” 在《儒林外史》查询“枝” 在《儒林外史》查询“金” 在《儒林外史》查询“之心” 在《儒林外史》查询“令” 在《儒林外史》查询“大” 在《儒林外史》查询“洪” 在《儒林外史》查询“道” 在《儒林外史》查询“刘姥姥” 在《儒林外史》查询“长生” 在《儒林外史》查询“铁” 在《儒林外史》查询“恶贯” 在《儒林外史》查询“来处” 在《儒林外史》查询“鄙” 在《儒林外史》查询“芳” 在《儒林外史》查询“教授” 在《儒林外史》查询“高邻” 在《儒林外史》查询“法名” 在《儒林外史》查询“盛” 在《儒林外史》查询“董卓” 在《儒林外史》查询“来自” 在《儒林外史》查询“技” 在《儒林外史》查询“魏延” 在《儒林外史》查询“好死”

1回 ,就把那天文地理,经史上的大学,无一不贯通。但他性情不同:既

1回 又办了几样礼物,送与危素,作候之礼。危素受了礼物,只把这本册

1回 嘴边转了过来。翟买办赶将上去,道:“秦小二汉,你看见你隔壁的

1回 卉贴在那里,卖与过往的人。每日卜卖画,倒也挤个不开。

1回 塞满了。也有坐在地上求化钱的。其所以,都是黄河沿上的州县,被

1回 几年来,人都在我耳根前说你的学有了,该劝你出去作官。作官怕不

1回 门首下了马,向王冕施礼道:“动一声,那里是王冕先生家?”王冕

1回

王冕道:“不敢!拜尊官尊姓大名,因甚降临这乡僻所

1回 上马去了。这日,秦老进城回来,及此事,王冕也不曾说就是吴王,

1回 里,回来向王冕道:“危老爷已自了罪,发在和州去了;我带了一本

1回 他施礼,秦老让到草堂坐下;那官道:“王冕先生就在这庄上么?而

2回 才慢慢的立起来和他相见。周进就:“此位相公是谁?”众人道:“

2回 洁净,讨了茶来吃点心。内中一人申祥甫道:“你亲家今日在那里?

2回 口道:“做梦倒也有些准哩!”因周进道:“长兄这些年考校,可曾

2回 生了?”周进道:“正是。”那人从者道:“和尚怎的不见?”说著

2回 ,脸上做出许多怪样。周进又不好他,批完了仿,依旧陪他坐著。他

2回 就道:“方才这小学生几岁了?”周

3回 带,何等辉煌?因翻一翻点名册,那童生道:“你就是范进?”范进

3回 老不死的娘和你老婆才是正经!你我借盘缠,我一天杀一个猪,还赚

3回 意,不知可以行得行不得?”众人:“如何主意?”那人道:“范老

3回 了!”想一想,更疼得狠了,连忙郎中讨了个膏药贴著。

3回 名。”范进一面自绾了头发,一面郎中借了一盆水洗洗脸。一个邻居

3回 来,见儿子不疯,喜从天降。众人报录的,已是家里把屠户送来的几

3回 还有这几两银子;若用完了,再来老爷讨来用。”屠户连忙把拳头缩

4回 ”□和尚道:“今日不曾来。”又道:“范老爷那病随即就好了,却

4回 老爷,他和你是田邻,你也该过去候一声才是。”僧官道:“也罢了

4回 举人出门谢了孝。一日,张静斋来候,还有话说,范举人叫请在灵前

4回 现今高发之后,尚不曾到贵老师处候;高要地方肥美,或可秋风一二

4回 子撤了,然后与二位叙礼坐下;动那一位是张老先生?那一位是范老

4回 老父母,又把眼望一望小弟,悄悄我:‘先生可曾认得这位父母?’

4回 是他,忙抢上几步,意思要老父母他甚么。不想老父母下了轿,同众

4回 小儿取在第十名,叫了进去,细细他从的先生是那个,又他可曾定

4回 话,又把范进的文章称赞了一番。道:“因何不去会试?”范进方才

4回 又是本朝确切典故,不由得不信。道:“这事如何处置?”张静斋道

5回 打死。知县大惊,细细在衙门里追,才晓得是门子泄漏风声;知县道

5回 见两个人进来喊冤,知县叫带上来。一个叫做王小二,是贡生严大位

5回 >知县喝过一边,带那另一个上来道:“你叫做甚么名字?”那人是

5回 。至今已是大半年,想起这事来,严府取回借约,严乡绅向小的要这

5回 不劳罢!”坐下说了些家常话,又妹子的病。总是虚弱,该多用补药

5回 赵氏出去了一会,不见进来;王氏丫鬟道:“赵家的那里去了?”丫

5回 般意思说了,又道:“老舅可亲自令妹。”两人走到床前,王氏已是

5回 睡下。赵氏从房外同两位舅爷进来病,就辞别了到省城里乡试去。严

5回 一日,毫无起色。诸亲六眷,都来候,五个侄子,穿梭的过来陪郎中

5回 出来,伸著两个指头;大侄子上前道:“二叔!你莫不是还有两个亲

5回 把头摇了两三摇。二侄子走上前来道:“二叔!莫不是还有两笔银子

6回 ,几个侄儿和些家人,都来讧乱著;有说为两个人的,有说为两件事

6回 斯去了,将衣服和银子收好,又细太太,知道和儿子们都得了他些别

6回

毕,换了孝巾,系了一条白布腰至

6回 >奶妈抱著哥子出来道:“奶奶叫大老爹,二爷几时开丧?又不知今

6回 夜赴省接大老爹。来富来到省城,著大老爹的下处在高底街。到了寓

6回 、簪著花,前前后后的走著著急,吹手怎的不来?大老爹在厅上嚷成

6回 来,眼张失落的,四面看了一遭;四斗子道:“我的药往那里去了?

6回 船上人不是。方才若不是如著紧的严老爷要酒钱喜钱,严老爷已经上

7回 司业双手扶起,让他坐下,开口就:“贤契同乡,有个甚么姓严的贡

7回 他方才拿姻家帖子来拜学生,长班他,说是广东人,学生则不曾有这

7回 丛里一个清秀少年上来接卷,学道道:“你知方才这梅玖是同门么?

7回 著梅玖还站在辕门外,苟玫忍不住道:“梅先生,你几时从过我们周

7回 仙判的最妙,何不唤他进来请仙,功名的事?”忙叫:“请。”只

7回 梦阳老爷参张国舅的事下狱,请仙其吉凶,那知乩上就降下周公老祖

7回 诗词,连忙焚了香,伏在地下,敬是那一位君王。那乩又如飞的写了

7回 得热闹,便道:“我两人要请教,升迁的事。”那陈礼道:“老

7回 外慌忙丢了乱笔,下来拜了四拜,道:“不知大仙尊姓大名?”

8回 见长班领报录人进来叩喜,王员外是何喜事?报录人叩过头,呈上报

8回 ”王太守道:“自古道:‘休官莫子’看老世台这等襟怀高旷,尊大

8回 摆上酒来,奉席坐下。王太守慢慢道:“地方人情,可还有甚么出产

8回 去搜剔他,或者有也不可知。但只著晚生,便是‘道于盲。’了”

8回 了!”当下酒过数巡,蘧公子见他的都是些鄙陋的话,因又说起:“

8回 号的库戥,把六房书办都传进来,明了各项内的余利,不许欺隐,都

8回

王惠忍不住道:“请教客人贵处?”那少年道

8回 惊道:“便是家祖,老客人何以见?”王惠道:“原来是蘧老先生的

8回 敬了!”那少年道:“却是不曾拜贵姓仙乡?”王惠道:“这里不是

8回 待,彼此酒泪分手。王惠道:“敬令祖老先生,今世不能再见。来生

8回 过乃祖,进房去见母亲刘氏,母亲了些路上的话,慰劳了一番,进房

8回 浙江。当下又谈了一回闲话,两位道:“表侄亲业,近年造就如何?

8回 这些教书的先生,也不见有甚么学,一味装模作样,动不动就是打骂

9回 把帐一算,却亏空了七百多银子。著又没处开销,还在东家面前咬文

9回 欠债,并非犯法;如令只消到城里明底细,替他把这几两债弄清了就

9回 究,是何道理?”三公子道:“你明了他并无别情么?”晋爵道:“

9回 小的明了,并无别情。”三公子道:“

9回 杨执中并不晓得是甚么缘故。县前人,说是一个姓晋的晋爵保了他去

9回 事,心里觉得杨执中想是高绝的学,更加可敬。一日,三公子向四公

9回 著那边的灯光,照得雪亮。三公子道:“你们是我家那一房的家人?

9回 头邹吉甫女儿家,见关著门,敲门了一,才知道老邹夫妇两人,都

9回 四里多路,遇著一个挑柴的樵夫,他“这里有个杨执中老爷,家住在

9回 ,身上衣服甚是破烂。两公子向前道:“你这里是杨执中老爷家么?

9回 ”了两遍,方才点头道:“便是。你

9回 去烧锅做饭!”说著,不由两人再,把门关上,就进去了,再也敲不

9回 秤菱角。两公子在船舱内伏著窗,那小孩子道:“你在那村里住?”

10回 子认得是同乡鲁编修家里的管家,道:“你老爷是几时来家的?”管

10回 着二位世兄,正好把酒话旧,”因从人道:“二号船可曾到?”船家

10回

鲁编修又故乡的年岁,又近来刁有几个有

10回 名望的人。三公子因他这一句话,就说出杨执中这一个人

10回 实学者少。我老实说:他若果有学,为甚么不中了去?只做这两句诗

10回 一位客,劳贤侄陪一陪。”蘧公孙:“是那一位?”三公子道:“就

10回 称嗣续有人,又要破涕为笑。”因:“令祖老先生康健么?”蘧公孙

10回 直吃到日暮,牛布衣告别,两公子明寓处,送了出去。

10回 了一回,同蘧公子谈及江西的事,道:“令祖老先生南昌接任便是王

10回 。鲁编修叹赏了许久,便向两公子道:“令表侄贵庚?”三公子道:

10回 “悬弧之庆在于何日?”三公子转蘧公孙。公孙道:“小侄是三月十

10回 罢。”看门的道:“他没有帖子,着他名姓,也不肯说,只说要面会

10回 两公子听罢,才晓得不是杨执中,道:“先生精于风鉴?”陈和甫道

10回 大笑。左右捧上茶来吃了。四公子道:“今番是和鲁老先生同船来的

10回 孙,著实爱他才华,所以托晚生来,可曾毕过姻事?”三公子道:“

10回 侄八字,鲁老先生在尊府席上已经明在心里了,到家就是晚生查算,

10回 公子道:“怪道他前日在席间谆谆表侄生的年月,我道是因甚么,原

11回 并坐同看。小姐此时还害羞,不好他,只得强勉看了一个时辰,彼此

11回 公孙到了,两公子接在书房里坐,了蘧太守在家的安。说道:“今日

11回 边坐,将邹吉甫让进书房来。吉甫了,知道是蘧小公子,又蘧姑老

11回 人,公子们到,却将甚么管待?因女儿要了一只鸡,数钱去镇上打了

11回

杨执中关了门来,坐下道:“你说是今日那两个什么贵人

11回 母忽然把我放了出来,我在县门口,说是个姓晋的具保状保我出来。

11回 了几杯烧酒,喝的烂醉,想着来家母亲要钱再去赌,一直往里跑。杨

11回 些闻声相思的话。三公子指善报帖道,“这荣选是近来的信么?”杨

11回 气。公孙也无奈何,忙走到书房去候,陈和甫正在那里切脉。切了脉

11回 先生如何不要结识他?”两公子惊:“那里有这样一位高人?”杨执

12回 见出他管、乐的经纶,程、朱的学。此乃是当世第一等人。”三公子

12回

两公子道:“老父台几时出京荣任?还不

12回 么人彼此都称为“客人”,因开口道:“客人贵处是萧山?”那一个

12回 。”因向宦成道:“你这位客人却这个人怎的?”宦成道:“不怎的

12回 ,我一声儿。”口里答应,心里自忖说

12回 一身白,头上戴着高白夏布孝帽,了来意,留宦成在后面一间屋里,

12回

那官大怒,是甚么人,叫前面两个夜役,一条

12回 的乱吵。那官落下轿子,要将他审,夜役喝着叫他跪,他睁着眼不肯

12回 声声要会三老爷、四老爷。门上人他姓名,他死不肯说,只说:”你

12回 ,取出一顶旧方中来与他戴了,便:“此位壮士是谁?”权勿用道:

12回 、张铁臂对席,两公子主位。席间起这号“铁臂”的缘故,张铁臂道

12回 你说话。”老六已是噇得烂醉了,道:“老叔,叫我做甚么?”权勿

12回 一番,有分教:豪华公子,闭门休世请;名士文人,改行访求举业。

13回 “同学教弟”的帖子,来到书坊,道:“这里是马先生下处?”店里

13回 ”说了一会,公孙告别。马二先生明了住处,明日就来回拜。公孙回

13回 轻慢。”马二先生听罢欣然。公孙道:“尊选程墨,是那一种文章为

13回 。”公孙道:“这是做文章了,请批文章是怎样个道理?”马二先生

13回

马二先生道:“先生名门,又这般大才,久

13回 ,几十个钱卖了岂不可惜?”宦成:“是蘧老爷的?是鲁老爷的?”

13回 的,记一笔账在那里。吃着,宦成道:“老爹说我有甚么财发?”差

13回 那鲜血直流出来。那人吓了一跳,差人道:“这是怎的?”差人道:

13回 宦成道:“这事却要动手了!”因:“蘧小相平日可有一个相厚的人

13回 ”宦成道:“这却不知道。”回去丫头,丫头道:“他在湖州相与的

13回 皇子带在身边,到大街上一路书店去。到文海楼,一直进去请马先

13回 :“这是我极好的弟兄。头翁,你他怎的?”差人两边一望道:“这

13回 ?”马二先生看完,面如土色,又了备细,向差人道:“这事断断破

14回 “马老先生,而今这银子,我也不是你出,是他出,你们原是‘毡袜

14回 后我急了,要带他回官,说:‘先了你这好拐的罪,回过老爷,把你

14回 了许多银子,不讨你一声知感,反我找银子!来!我如今带你去回老

14回

蘧公孙从坟上回来,正要去差人,催着回官,只见马二先生来

14回 候,请在书房坐下,了些坟上的事务,慢慢说到这件事

14回 >马二先生上船一直来到断河头,文瀚楼的书坊,乃是文海楼一家,

14回 二先生欲待回家,遇着一走路的,道:“前面可还有好顽的所在?”

14回 锁着,马二先生要进去看,管门的他要了一个钱,开了门放进去。里

14回 他们请仙判断功名大事,我也进去。”站了一会,望见那人磕头

14回 马二先生听了暗笑。又一会,一个道:“可是李清照?”又一个

14回 ,走进书店坐坐,取过一本来看,个价钱,又:“这书可还行?”

14回 量:“我困在此处,何不求个签,吉凶?”正要上前展拜,只听得

14回 背后一人道:”若要发财,何不我?”马二先生回头一看,见祠门

15回 而今还在,一定是个神仙无疑。因道:“这佳作是老先生的?”那仙

15回 来闲走走,要在这仙祠里求个签,可有发财机会。谁想遇着老先生

15回 下处去试一试。如果有效验,再来我取讨;如不相干,别作商议。”

15回 ,断不可误。”马二先生道:“请这位尊客是谁?”憨仙道:“便是

15回 公子来。三公子同憨仙旅礼,便请马二先生:“贵乡贵姓?”憨仙道

15回 进了门,见那几个长随不胜慌张,其所以,憨仙病倒了,症候甚重,

15回 出来,看见你坐在书店看书,书店你尊姓,你说我就是书面上马甚么

15回 傍板凳上坐下,那少年丢下文章,道:“是要拆字的?”马二先生道

15回 ,陪着坐下。马二先生见他乖觉,道:“长兄,你贵姓?可就是这本

15回 ”晚生叫匡迥,号超人。还不曾请先生仙乡贵姓。”马二先生道:“

15回 这不必,你方才看的文章,封面上马纯上

15回 到文瀚楼开了房门坐下。马二先生道:“长兄,你此时心里可还想着

15回 想着家去看看尊公么?”匡超人见这话,又落下泪来,道:“先生,

15回 与你吃。”当下留他吃了晚饭,又道:“比如长兄你如今要回家去,

15回

到晚,马二先生又道:“你当时读过几年书?文章可

15回 州的船。看见一只船正走着,他就:“可带人?”船家道:“我们是

15回 谢了郑老爹。郑老爹饭钱一个也不他要,他又谢了。一路晓行夜宿,

16回 吆喝醒了。把你爹也吓醒了。你爹我,我一五一十把这梦告诉你爹,

16回 一步一挨人挨到庵门口。和尚出来了,不肯收留,说道:“木材失了

16回 太公背进庵里去睡下。潘保正进来候太公,太公谢了保正。和尚烧了

16回 这人是秀才是童生,何不传保正来?”当下传了潘保正来,

16回 开了门,说道:”恭喜!”匡超人道:“何事?”保正帽子里取出一

16回 是本县县主的帖子,吓了一跳,忙:“老爹,这帖是拜那个的?”保

16回 你这里过,听见你念文章,传我去;我就说你如此穷苦,如何行孝,

16回 本上来谢,知县传进宅门去见了,其家里这些苦楚,便封出二两银子

17回 两个人,手里拿着红纸帖子,走来道:“这里有一个姓匡的么?”保

17回 渐少的不能吃了。匡超人到处求神卜,凶多吉少,同哥商议,把自己

17回 意人模样。两人叙礼坐下,匡超人道:“客人贵乡尊姓?”那人道:

17回 拿出一本书来看。匡超人初时不好他,偷眼望那书上圈的花花绿绿,

17回 看,看一会又闲坐着吃茶。匡超人道:“昨晚请教老客,说有店在省

17回 假做看完了,瞎赞一回。景兰江又:“恭喜入泮是那一位学台?”匡

17回 会面。”匡超人见他说这些人,便道:“杭城文瀚楼选书的马二先生

17回 三人同作了揖,同进茶室。赵先生道,“此位长兄尊姓?”景兰江道

17回 日日邀我们到下处做诗。这些人都你。现今胡三公子替湖州鲁老先生

17回 ,分两张去做。”说着,吃了茶,:”这位匡先生想也在庠,是那位

17回 ,赵先生先别,看病去了。景兰江道:“匡先生,你而今行李发到那

17回 P>匡超人背着行李,走到文瀚楼马二先生,已是回处州去了。文瀚

17回 景家方中店里,景兰江不在店内。左右店邻,店邻说道:“景大先生

17回 ,他先生正好到六桥探春光,寻花柳,做西湖上的诗。绝好的诗题,

17回 他怎肯在店里坐着?”匡超人见不着,只得转身又走。走过两条街

17回 。都是我们诗会中领袖。”那二人:“此位先生?”景兰江道:“这

17回 个酒店,拣一副坐头坐下。酒保来要甚么菜,景兰江叫了一卖一钱二

17回 样就是黄豆芽。拿上酒来。支剑峰道:“今日何以不去访雪兄?”浦

18回 生,而今有一件事阳商。”匡超人是何事。主人道:“日今我和一个

18回 章,要替他赶出来发刻,所以有失候。”景兰江道:“这选文章的事

18回 约长兄。既遇着,一同行罢。”因:“此位是谁?”景兰江指着那两

18回 ,道其仰慕之意。那两个先生也不诸人的姓名。随岑庵却认得金东崖

18回 去做官,降了宁王,后来朝里又拿了刘太监,常到部里搜剔卷案,我

18回 没有文章!”匡超人忍不住,上前道:“请教先生,前科墨卷到处都

18回 不然只算做侥幸,一生抱愧。”又卫先生道:“近来那马静选的《三

18回 还不曾到,内中却不见严贡生。因胡三公子道:“严先生怎的不见?

18回 一上了船。在西湖里摇着。浦墨卿三公子道:“严大先生我听见他家

18回 知怎样了?”三公子道:“我昨日他的,那事已经平复,仍旧立的是

18回 人也不理。景先生拉那人到背地里,那人道:“胡三爷是出名的吝啬

18回 头骨脑和些果子装在里面,果然又和尚查剩下的米共几升,也装起来

18回 见,认得是支锷,叫人采过他来,道:“支锷!你是本分府盐务里的

19回 一双直眼。那人见匡超人下来,便道:“此位是匡二相公么?”匡超

19回 人道:“贱姓匡,请尊客贵姓?”那人道:“在下姓潘

19回 ,和这些人相与做甚么?”匡超人是怎的。潘三道:“这一班人是有

19回 小财,一径来和三爷商议。”潘三是何事。老六道:“昨日钱塘县衙

19回 然去和郑老爹说,取了庚帖未,只匡超人要了十二两银子去换几件首

19回 闲站,忽见一个青衣大帽的人一路来,到眼前,说道:“这里可是

19回 都围起来,登时拿到。县尊也不曾甚么,只把访的款单掼了下来:把

19回 坐着,见两人来,请在书房坐下,其来意。景兰江说:”这敝友要借

20回 家,踌躇了一夜,不曾睡觉。娘子他怎的,他不好真说,只说:“我

20回 李来到京师见李给谏,给谏大喜。着他又补了廪,以优行贡入大学,

20回 ,搬了行李来。又过了几时,给谏匡超人可曾婚娶。匡超人暗想,老

20回 晓得郑氏娘子已是死了,忙走出来他哥。匡大道:“自你去后,弟妇

20回 这些话,上不住落下几点泪来,便:“后事是怎样办的?”匡大道:

20回 二人上了酒楼,斟上酒来,景兰江道:“先生,你这教习的官,可是

20回 是太老师。前日太老师有病,满朝安的官都不见,单只请我进去,坐

20回 见是衣冠人物,便同他拱手坐下,起姓名。那老年的道:“贱姓牛,

20回 兰江说过的,便道:“久仰。”又那一位,牛布衣代答道:“此位冯

20回 他如此说,也不和他辩。冯琢庵又道:“操选政的还有一位马纯上,

20回 下,映着琉璃灯便念。老和尚不好他,由他念到二更多天去了。老和

20回 和尚忍不住了,见他进了门,上前道:“小檀越,你是谁家子弟?因

21回 说牛浦郎在甘露庵里读书,老和尚他姓名,他上前作了一个揖,说道

21回 一日,老和尚听见他念书,走过来道:“小檀越,我只道你是想应考

21回 罢了。”老和尚见他出语不俗,便道:”你看这诗,讲的来么?”浦

21回

午浦正要话,那几个人走进来说道:“今日

21回 睁说不出话来。到晚,牛浦回家,着他,总归不出一个清账,口里只

21回 终日看着。牛浦一早一晚的进房来安。

21回 前,手里拿了一张纸,递与他看。别人,都说不曾看见有甚么人。卜

21回 一名便是他自己名字卜崇礼。再要那人时,把眼一眨,人和票子都不

22回 牛布衣近日馆于舍亲卜宅,尊客过,可至浮桥南首大街卜家米店便是

22回 时候,一个青衣人手持红帖,一路了来,道:“这里可有一位牟相公

22回 接了茶盘,骨都着嘴进去。牛浦又道:“老先生此番驾往何处?”董

22回 不见了。我不说你也罢了,你还来我这些话,这也可笑!”卜诚道:

22回 在影壁前,恰好遇着郭铁笔走来,其所以,卜诚道:“郭先生,自古

22回 出店门,见江沿上系着一只大船,店主人道:“这只船可开的?”店

22回 汤,一大碗饭,一齐搬上来。牛浦:“这菜和饭是怎算?”走堂的道

22回 舱后开了一扇板,一眼看见牛浦,道:“这是甚么人?”船家陪着笑

22回 你且坐下。”牛浦道:“不敢,拜老先主尊姓?”那人道:“我么,

22回 ,因见他如此体面,不敢违拗,因道:“叔公此番到扬有甚么公事?

22回 来是老哥!”两个平磕了头。那人:“此位是谁?”牛玉圃道:“这

22回 递与万雪斋。万雪斋接诗在手,便:“这一位令侄孙一向不曾会过,

23回 会,寻了一双干鞋袜换了。道士来可曾吃饭,又不好说是没有,只得

23回 透糖,一碟梅豆上来。吃着,道士道:“牛相公,你这位令叔祖可是

23回 圃见他会官,就不说他不是了。因道:“你这位二公姓甚么?”牛浦

23回 在我们徽州。”牛玉圃忽然想起,道:“雪翁,徽州有一位程明卿先

23回 上船,次早到丑坝上岸,在米店内王汉策老爷家。米店人说道:“是

23回 拱一拱手,也不作揖,彼此坐下,道:“尊驾就是号玉圃的么?”牛

23回 。牛玉圃听在耳朵里,忙叫长随去那走堂的。走堂的方如此这般说出

23回 ,满船客人听了这话,都吃一惊,:“这位相公尊姓?”牛浦道:“

23回 我姓牛。”因拜:“这位恩人尊姓?”那客人道:

23回 ,也是浙江人。交代时候,向知县董知县可有甚么事托他,董知县道

23回 寄家书回去,又拿出十两银子来,那家人道:“你可认得那牛布衣牛

23回 内,小儿就走进去了。又走了出来道:“你有甚说话?”管家那小

23回 ,天井里一个老道人坐着缝衣裳,着他,只打手势,原来又哑又聋。

23回 他这里面可有一个牛布衣,他拿手

23回 ,那寒毛根根都竖起来。又走进去那道人道:“牛布衣莫不是死了?

23回 了。”牛奶奶又走到庵外,沿街细,人都说不听见他死,一直到吉

24回 头役,认得牛浦,慌忙上前劝住,是甚么事。石老鼠就把他小时不成

24回 我舅舅,骗饭吃。今年又凭空走来我要银子,那有这样无情无理的事

24回 ,你看看可是你的丈夫?”牛奶奶道:“你这位怎叫做牛布衣?”牛

24回 奶奶道:“怎么不是!我从芜湖县到甘露庵,一路来,说在安东。

24回 知县取了和尚口供,叫上那邻居来。邻居道:“小的三四日前,是这

24回 老爷做主!”向知县叫那施牛的人道:“这牛果然是你施与他家的,

24回 的是医生陈安。向知县叫上原告来道:“他怎样毒杀你哥子?”胡赖

24回 :“没有仇。”向知县叫上陈安来道:“你替胡赖的哥子治病,用的

24回 杀夫命事”。向知县叫上牛奶奶去。牛奶奶悉把如此这般,从浙江寻

24回 “他现挂着我丈夫招牌,我丈夫不他要,谁要?”向知县道:“这

24回 也怎么见得?”向知县牛浦道:“牛生员,你一向可认得

24回 与做诗文的人,放着人命大事都不,要把向知县访闻参处。按察司具

25回 拣了一个僻净座头坐下。堂官过来:“可还有客?”倪老爹道:“没

25回 起身斟倪老爹一杯,坐下吃酒,因倪老爹道:“我看老爹像个斯文人

25回 爹是学校中人,我大胆的狠了。请老爹几位相公?老太太可是齐眉?

25回 道:“那四个怎的?”倪老爹被他急了,说道:“长兄,你不是外人

25回 ,拿水来洗脸,拿茶来吃。吃着,道:“我记得你家老太大该在这年

25回 句话,那青衣人飞跑到鲍文卿眼前道:“太老爷你可是鲍师父么?

25回 ,坐了一会,里面打发小厮出来,道:“门上的,太爷有个鲍文卿

25回 磕太老爷的头。向知府亲手扶起,:“你今年十几岁了?”鲍廷玺道

25回 裳。一日,向知府走来书房坐着,道:“文卿,你令郎可曾做过亲事

26回 守进来,亲戚和鲍文卿一齐都迎着。向知府道:“没甚事,不相干。

26回 踌躇,只见一个青衣人飞跑来了,道:“这里可是鲍老爹家?”鲍廷

26回 向道台下了轿,看见门上贴着白,道:“你父亲已是死了?”鲍廷奎

26回 也出来拜谢了。向道台出到厅上,道:“你父亲几时出殡?“鲍廷垄

26回 话告诉他,托他出去访。归姑爷又老人要了几十个钱带着,明日早上

26回 拉出沈天孚来,在茶馆里吃茶,就起这头亲事。沈天孚道:“哦!你

26回 的是胡七喇子么?他的故事长着哩

26回 ”当下把烧饼吃完了,说道:“你这个人怎的?莫不是那家要娶他?

26回 巷,敲开了门。丫头荷花迎着出来:“你是那里来的?”沈大脚道:

26回 衣服,直弄到日头趁西才清白。因道:“你贵姓?有甚么话来说?”

27回

话说沈大脚定了王太太的话,回家向丈夫说了

27回 ,也不晓得是他家甚么人,又不好,只得在房里铺设齐整,就在房里

27回 象个举人。这日见他戴帽子出去,道:“这晚间你往那里去?”鲍廷

27回 等到五更鼓天亮,他才回来,太太道:“你在字号店里算账,为甚么

27回 鲍廷玺街上走走回来,王羽秋迎着道:“你当初有个令兄在苏州么?

27回 大爷的。’鲍老太不招应,那人就在我这里,我就想到你身上。你当

27回 了候着。”少顷,只见那人又来找。王羽秋道:“这便是倪六爷,你

27回 去,在三牌楼找着一个旧时老邻居,才晓得你过继在鲍家了,父母俱

27回 少年把鲍廷奎上上下下看了一遍,道:“你不是鲍姑老爷么?”鲍廷

27回 肉包子,装上一盘来吃着。鲍廷奎道:“相公尊姓?”那少年道:“

28回 ,两眼大睁着,话也说不出来,慌道:“怎么说?大太爷死了?”阿

28回 搭船,一直来到扬州,往道门口去季苇萧的下处。门簿上写着“寓在

28回 爷恭喜,我来吃喜酒。”座上的客:“此位尊姓?”季苇萧代答道:

28回 是姑太爷。失敬!失敬!”鲍廷玺:“各位大爷尊姓?”季苇萧指着

28回 。捧上面来吃。四人吃着,鲍廷玺道:“我听见说,盐务里这些有钱

28回 看罢出来,坐在厅上。鲍廷玺悄悄季苇萧道:“姑爷,你前面的姑奶

28回 今日也趁着喜事来奉访。”季苇萧了二位的下处,说道:“即日来答

28回 了一会话,四人作别去了。鲍廷玺道:“姑爷,你带书子到南京与那

28回 ,古貌古心。进来坐下,季苇萧动:“仙乡尊字?”那人道:“贱字

28回 逸道:“贱性季。”那人道:“情先生,这里可有选文章的名士么?

28回 逸对坐,诸葛天申主位。堂官上来菜,季恬逸点了一卖肘子,一卖板

28回 尚家,敲门进去。小和尚开了门,做什么事,说是来寻下处的,小和

28回 数珠,铺眉蒙眼的走了出来,打个讯,请诸位坐下,了姓名、地方

28回 欢那里,就请了行李来。”三人请房钱。僧官说:“这个何必计较?

28回 ”萧金铉道:“你只吃罢了,不要他。”诸葛天申吃著,说道:“这

29回 ”僧官就别了三位,同道人出去,道人:“可又是龙三那奴才?”道

29回 走进房来。东崖认得龙三,一见就道:“你是龙三!你这狗头,在京

29回 ?”董书办道:“荀大人因贪赃拿了。就是这三四日的事。”金东崖

29回 道:“改日再来拜访。”金东崖又了三位先生姓名,三位俱各说了。

29回 放了去,四人只得坐下。金东崖就起荀大人的事来:“可是真的?”

29回 郭铁笔道:“是我们下船那日拿的。”当下唱戏,吃酒。吃到天色

29回 。”因赶上几步,扯着他跟的人,道:“你们是那里来的?”那人道

29回 来与三人相见,作揖让坐。杜公孙了两位的姓名、籍贯,自己又说道

29回 一点头道:“诗句是清新的。”便道:“这是萧先生大笔?”萧金铉

29回 ?但上一句诗,只要添一个字,‘桃花何苦红如此’,便是《贺新凉

29回 “这位老爹就是苇萧的姑岳。”因:“老爹在这里为甚么?”鲍廷玺

29回 ,如今十七老爷到了,我怎敢不来安?”杜慎卿道:“不必说这闲话

29回 是三位,便站起来。季恬逸拉着他道:“这是甚么人?”那小子道:

29回 里就明白,想是他要娶小,就不再。走进去,只见杜慎卿正在廊下闲

29回 萧道:“恬逸兄,我在刻字店里找,知道你搬在这里。”便:“此

29回 举眼一看,原来就是他姑丈人,忙道:“姑老爷,你怎么也来在这里

30回 慎卿回寓,杜慎卿买酒与他吃,就他:“这季苇兄为人何如?”鲍廷

30回 一张凳子与他在底下坐着。沈大脚:“这位老爷?”杜慎卿道:“这

30回 是安庆季老爷。”因道:“我托你的怎样了?”沈大脚

30回

季苇萧又要,只见小厮手里拿着一个帖子,走

30回

至北廊尽头一家桂花道院,扬州新来道友来霞士便是。杜慎卿

30回 了这般人在此,我还到桂花院里去。”

30回 的光景。那道士下来作揖奉坐,请:“老爷尊姓贵处?”杜慎卿道:

30回 :“这自然是来霞士的师父。”因道:“有位来霞士,是令徒?令孙

30回 辞别。道士定要拉着手送出大门,明了:“老爷下处在报恩寺,小道

30回 苇萧道:“甚么希奇事?”杜慎卿鲍廷玺道:“你这门上和桥上共有

31回 :“他这人慷慨,我何不取个便,他借几百两银子,仍旧团起一个班

31回 深了,小厮们多不在眼前,杜慎卿道:“鲍师父,你毕竟家里日子怎

31回 还该寻个生意才好。”鲍廷玺见他到这一句话,就双膝跪在地下。杜

31回 廷玺道:“我在老爷门下,蒙老爷到这一句话,真乃天高地厚之恩。

31回 个人是大老官,肯照顾人。他若是你可认得我,你也说不认得。”一

31回 七月尽间,天气凉爽起来,鲍廷玺十七老爷借了几两银子,收拾衣服

31回 让韦四太爷上面坐,他坐在下面,道:“老太爷上姓是韦,不敢拜

31回 ,守着田园做举业,我所以一见就这两个人,两个都是大江南北有名

31回 桂花就在窗隔外。韦四太爷坐下,道:“娄翁尚在尊府?”杜少卿道

31回 都接在此侍奉汤药,小侄也好早晚候,”韦四太爷道:“老人家在尊

31回 入,俱是娄老伯做主,先君并不曾。娄老伯除每年修金四十两,其余

31回 娄老伯便极力相助。先君知道也不。有人欠先君银钱的,娄老伯见他

31回 叹道:“真可谓古之君子了!”又道:“慎卿兄在家好么?”杜少卿

31回 捏做些假斯文象,进来作揖坐下,了韦四太爷姓名,韦四太爷说了,

31回 便:“长兄贵姓?”那人道:“晚生

31回 少爷相约,在府里看娄太爷。”因:“娄太爷今日吃药如何?”杜少

31回 卿便叫加爵去了回来道:“娄太爷吃了药,睡了

31回 了,这会觉的清爽些。”张俊民又,“此位上姓?”杜少卿道:“是

31回 来除了蟹羹。众人吃着。韦四太爷张俊民道:“你这道谊,自然着实

31回 老痛饮。’我所以记得。你家里去。”张俊民笑说道:“这话,少爷

31回

杜少卿走进去,娘子可晓得这坛酒,娘子说不知道

31回 ;遍这些家人、婆娘,都说不知道。后

31回 来到邵老丫,邵老丫想起来道:“是

31回 又和一个小厮在那里坐着。王胡子加爵道:“韦四太爷可曾起来?”

31回 :“起来了,洗脸哩。”王胡子又那小厮道:“少爷可曾起来?”那

31回 你娄老爹房里去请少爷,我是不去安!”鲍廷玺道:“这也是少爷的

31回 人先在那里,一同坐下。韦四太爷臧三爷:“尊字?”杜少卿道:“

31回 ”张俊民是彼此认得的,臧蓼斋又:“这位尊姓?”鲍廷玺道:“在

31回 个小厮,抬到一个箱子来。杜少卿是甚么。王胡子道:“这是少爷与

32回 人回来,杜少卿就到娄太爷房里去候,娄太爷说,身子好些,要打发

32回

杜少卿醉了,道:“臧三哥,我且你,你定要

32回

王胡子回家,小子们道:“少爷在那里,”小子

33回 杜少卿让先生首席坐下。杜少卿请:“先生贵姓?”那先生道:“贱

33回 姓迟,名均,字衡山。请先生贵姓?”卢华士道:“这是学

33回 了些相慕的话。马纯上出来叙礼,:“先生贵姓?”蘧验夫道:“此

33回 ”景兰江抬起头来看见二人,作揖姓名。杜少卿拉着迟衡山道:“我

33回 鲍廷玺跟着,是送了他家王太太来安。王太太下轿过去了,姚奶奶看

33回 苇萧打听得挑园的事,绝早走来访,知道已往陶红,怅怅而返。

33回 他不在家。他住在饭店里,日日来,不知为甚事。”杜少卿道:“这

33回

庙里道士走了出来,那里来的尊客。来道士道:“是天

33回 史上礼、乐、兵、农的事,全然不!我本朝太祖定了天下,大功不差

34回 P>话说杜少卿别了迟衡山出来,小厮道:“那差人他说甚么?”小

34回 迓。承惠佳作,尚不曾捧读。”便:“这两位少年先生尊姓?”余美

34回 人、萧姑娘各道了姓名。又马、蘧二人。马纯上道:“书坊里

34回 学,蘧先生和晚生也是世弟兄。”完了,才到迟先生,迟衡山道:

34回 说笑笑,并无顾忌,才进书房,就道:“钱朋友怎么不见?”薛乡绅

34回 看了十几条,落后金东崖指着一条道:“先生,你说这“羊枣’是甚

34回 先生的教,今何幸群贤毕至!”便:“二位先生贵姓?”余、萧二人

34回 解饷来的?此位想是贵友。不敢拜尊姓大名?”解官道:“在下姓孙

34回 友姓萧,字昊轩,成都府人。”因庄绍光:“进京贵干?”庄绍光道

34回 门。店家看见,知道是遇了贼,因:“老爷昨晚住在那个店里?”萧

34回 面一个人骑了骡子来,遇着车子,:“车里这位客官尊姓?”车夫道

35回 以出了彰仪门,遇着骡矫车子一路来,果然着。今幸得接大教。”

35回 当面错过?因在京侯了许久,一路的出来。”庄征君道:“小弟坚卧

35回 如此读书好古,岂不是个极讲求学的?但国家禁令所在,也不可不知

35回 征君便服出来会着。茶罢,徐侍郎道:“今日皇上升殿,真乃旷典。

35回 忍,只得躬身奏道:“臣蒙皇上清,一时不能条奏,客臣细思,再为

35回

又过了几天,天子坐便殿,太保道:“庄尚志所上的十策,朕

35回 细看,学渊深。这人可用为辅弼么?”太保

35回 ,把卢信侯放了,反把那出首的人了罪。卢信侯谢了庄征君,又留在

36回 干衣裳与他换了,请进船来坐着,他因甚寻这短见。那人道:“小人

36回 上有一个武书,虞博士出去会着,道:“那一位是武年兄讳书的?”

36回 少卿走到元武湖,寻着了庄征君,道:“昨日虞博士来拜。先生怎么

36回 人还坐着,虞博士进来陪他。伊昭道:“老师与杜少卿是甚么的相与

36回 那监生看守在门房里,进来禀过,:“老爷,将他锁在那里?”虞博

37回 只是礼乐大事,自然也愿观光。请定在几时?”迟衡山道:“四月初

37回 挤着来看,欢声雷动。马二先生笑:“你们这是为甚么事?”众人都

37回 了出来。杜少卿送出大门。莲验夫道:“这姓张的,世兄因如何和他

37回 ”两人别过自去。杜少卿回河房来张俊民道:“俊老,你当初曾叫做

37回 的事含糊说不出来。杜少卿也不再了。张铁臂见人看破了相,也存身

37回 章,忙拿了藏在靴桶里。巡视的人是甚么东西,虞老师说不相干。等

37回 里谢考,亲眼看见。那人去了,我虞老师:“这事老师怎的不肯认?

37回 。’小弟却认不的这位朋友,彼时他姓名,虞老师也不肯说。先生,

37回 今要领丫头出去,要是别人,就要他要丫头身价,不知要多少。虞老

37回

杜少卿出来相见作揖,:“这位先生尊姓?”武书道:“

37回 话,从新见礼,奉郭孝子上坐,便:“太老先生如何数十年不知消息

37回 他。出来陪着郭孝子。武书说起要虞博士要书子的话来,杜少卿道:

38回 ,知客进去说了,老和尚出来打了讯,请坐奉茶。那衙役自回去了。

38回 郭孝子老和尚:“可是一向在这里作方丈

38回 了一会,逼着一个人。郭孝子作揖道:“请老爹,这里到宿店所在

38回 树上叫喊,众猎户接了孝子下来,他姓名。郭孝子道:“我是过路的

38回 凹里一个小庵里借住。那庵里和尚明来历,就拿出素饭来,同郭孝子

38回 客人与我本钱,从此就改过了。请恩人尊姓?”郭孝子道:“我姓郭

38回 那和尚却认得老和尚,便上前打个讯道:“和尚,这里茶不好,前边

38回 去打酒。老和尚吓了一跳,便打个讯道:“老菩萨,你怎见了贫僧就

39回 一个少年在那里打弹子,你却不要他,只双膝跪在他面前,等他

39回 来,双膝跪在他面前。那少年正要时,山凹里飞起一阵麻雀。那少年

39回 手里已是拿着一把明晃晃的钢刀,老和尚道:“你怎么这时才来?”

39回 和尚方才还了魂,跪在地下拜谢,:“恩人尊姓大名?”那少年道:

39回 有意救你。你得了命,你速去罢,我的姓名怎的?”老和尚又,总

39回 如今独自又往那里去?”郭孝子见这话,哭起来道:“不幸先君去世

39回

萧云仙回到家中,了父亲的安,将尤公书子呈上看过

39回 :“老友与我相别二十年,不通音,他今做官适意,可喜可喜!”又

39回 上,饶恕我罢!”萧云仙住了手,道:“你师父是谁?”那时天色已

39回 子的徒弟。”萧云仙一把拉起来,其备细。木耐将曾经短路,遇郭孝

39回 递了投充的呈词。少保传令细细盘来历,知道是萧浩的儿子,收在帐

40回 处是江南,因甚到这边外地方?请先生贵姓?”那先生道:“贱姓沈

40回 叫木耐赍去。木耐见了少保,少保他些情节,赏他一个外委把总做去

40回 日,眼见得是不济事。萧云仙哭着:“父亲可有甚么遗言?”蕉昊轩

40回 ,同前任的官交代清楚。那日,便运丁道:“你们可晓的这里有一个

40回 ”旗丁道:“小的却不知道,老爷他却为甚么?”萧云仙道:“我在

40回 “既是做诗的人,小的向国子监一便知了。”萧云仙道:“你快些去

40回 。”旗丁次日来回复道:“国子监

40回 过来了。门上说,监里有个武相公

40回 门的管家说笑话,看见轿子进来,道:“可是沈新娘来了?请下了轿

40回 来,当做娶妾的一般光景。我且不他要别的,只叫他把我父亲亲笔写

41回 书上了大船。主人和二位见礼,便:“尊姓?”庄绍光道:“此位是

41回 了。”从新同庄濯江叙了礼。武书庄绍光道:“这位老先生可是老先

41回 十年。近日才从淮扬来。”武书又:“此位?”庄濯江道:“这便是

41回 新鲜酒来,奉与诸位吃。庄濯江就:“少卿兄几时来的?寓在那里?

41回 知其不因避难而来此地?我正要去他。”

41回 斗狠,逃了出来的。等他来时,盘他,看我的眼力如何。”

41回 在窗栏前。彼此叙了寒暄,杜娘子道:“沈姑娘,看你如此青年,独

41回 ,像是两个差人。少卿吓了一跳,道:“你们是那里来的?怎么直到

41回 。带了进来,知县看他容貌不差,道:“既是女流,为甚么不守闺范

41回 知县道:“你这些事,自有江都县你,我也不管。你既会文墨,可能

41回 里,两妇人同沈琼枝一块儿坐下,道:“姑娘是到那里去的?”沈琼

41回 是甚么东西?我们办公事的人,不你要贴钱就够了,还来我们要钱

41回 夜西南风,清早到了黄泥滩。差人沈琼枝要钱,沈琼枝道:“我昨日

42回

王义安才接过茶杯,站着道:“大老爷这些时边上可有信来

42回 爷府里两位公子来,喜从天降,忙:“六老爷,是即刻就来,是晚上

42回 板凳上,拿汗巾子掩着嘴笑。大爷:“两个姑娘今年尊庚?”六老爷

42回 爷、二爷接茶在手,吃着。六老爷道:“大爷、二爷几时恭喜起身?

42回 脚的坐在底下吃了一会酒。六老爷道:“大爷、二爷这一到京,就要

43回 信拆开,同大爷看,前头写着些请老伯安好的话,后面说到“臧歧一

43回 吃。吃着,二爷送了客回来。大爷道:“他来说甚么?”二爷道:“

43回 奉、水手一干人等,都叫进二堂,道:“你们盐船为何不开行?停泊

43回 乃郎请安叩见了。臧四也磕了头。了些家乡的话,各自安息。

43回 待劳,我们倒难以刻期取胜。”因臧歧道:“你认得可还有小路穿到

43回 们的营盘。不可不预为防备。”因臧歧道:“此处通那一洞最近?”

43回 镇远府。雷太守接着,道了恭喜,起苗酋别庄燕以及冯君瑞的下落。

43回 :“大势看来自是如此,但是上头下来,这一句话却难以登答,明明

43回 来,同雷太守的所见竟是一样,专别庄燕、冯君瑞两名要犯,“务须

43回 七日,汤镇台将亲随兵丁叫到面前道:“你们那一个认得冯君瑞?”

44回 ,由长江一路回仪征。在路无事,两公子平日的学业,看看江上的

44回 就葬。小弟却不曾究心于此道。请二位先生:这郭噗之说,是怎么个

44回 古人封拜都在地理上看得出来,试淮阴葬母,行营高敞地,而淮阴王

45回 表兄既不肯说,表兄此时也没处去,且在我这里住着,自然知道。”

45回 才所说,却也明白。”随又叫礼房:“县里可另有个余持贡生?”礼

45回 >知县接了关文,又传余二先生来。余二先生道:“这更有的分辨了

45回 写信约哥回来。大先生回来,细细了这些事,说:“全费了兄弟的心

45回 。”便:“衙门使费一总用了多少银子?

45回 ”二先生道:“这个话哥还他怎的?哥带来的银子,料理下葬

45回 、二哥来,慌忙作揖,彼此坐下,了些外路的事。余敷道:“今日王

45回 个事也是彭老四奏的。朝廷那一天应天府可该换人?彭老四要荐他的

46回 生,过江到杜少卿河房里。杜少卿了这场官事,余大先生细细说了。

46回 ,有仪征汤大老爷来拜。余大先生是那一位,杜少卿道:“便是请表

46回 算时偏生知道。这不知是司官的学还是书办的学?若说是司官的学

46回 ,怪不的朝廷重文轻武;若说是书

46回 老先生每人赏他一出戏。”虞博士:“怎么叫做‘梨园榜’?”余大

46回 怎的?你在南京,我时常寄书子来候你。”说罢和杜少卿洒泪分手。

46回 是该这样写,就这样写罢了,何必我!”唐二棒椎道,“你不晓得,

46回 等余大先生出来吃饭我他。”

46回 来,说道:“这话是那个说的?请人生世上,是祖、父要紧,是科名

46回 >虞华轩走进书房来,姚五爷迎着道:“可是太尊那里来的?”虞华

46回 大先生看见他说的这些话可厌,因他道:“老爹去年准给衣巾了?”

47回 无一样不通彻。到了二十多岁,学成了,一切兵、农、礼、乐、工、

47回 是个大家。无奈他虽有这一肚子学,五河人总不许他开口。

47回 会做诗赋古文,他就眉毛都会笑,五河县有甚么山川风景,是有个彭

47回 乡绅;五河县有甚么出产希奇之物,是有

47回 个彭乡绅;五河县那个有品望,是奉承彭乡绅

47回 ;那个有德行,是奉承彭乡绅:那个有才情,是专会奉承彭乡绅。

47回 去。成老爹知道他今日备酒,也不他。虞华轩唐三痰道:“修元武

47回 老六出来会着,作揖坐下。方老六:“老爹几时上来的?”成老爹心

47回 应道:“前日才来的。”方老六又:“寓在那里?”成老爹更慌了,

47回 了虞华轩,要下乡回家去。虞华轩:“老爹几时来?”成老爹道:“

47回 太尊会着,说了许多仰慕的话,又:“县里节孝几时入祠?我好委官

47回 大先生走来,气的两只眼白瞪着,道:“表弟,你传的本家怎样?”

47回 。虞华轩同他作了揖,拿茶吃了,道:“前日节孝入祠,老爹为甚么

48回 下了马,向余大先生道喜。大先生:“是何喜事?”报录人拿出条子

48回 会着二先生谈谈,谈的都是些有学的话,众人越发钦敬,每日也有几

48回 一部书该颁于学宫,通行天下。请字书是怎么样?”王玉辉道:“字

48回 讲久矣,有此一书,为功不浅。请乡约书怎样?”王玉辉道:“乡约

48回 上昼时分,这船到晚才开。王玉辉饭店的人道:“这里有甚么好顽的

49回 管家叫茶上点上一巡攒茶。迟衡山万中书道:“老先生贵省有个敝友

49回 了京,一定是就得手的。”武书忙道:“他至今不曾中举,他为甚么

49回 ,朋友们就都当作新闻。可见‘学’两个字,如今是不必讲的了!”

49回 都是一偏的话。依小弟看来:讲学的只讲学,不必功名;讲功名

49回 的只讲功名,不必。若是两样都要讲,弄到后来,一

49回 。”万中书道:“那二位先生的学,想必也还是好的?”高翰林道:

49回 “那里有甚么学!有了学倒不做老秀才了。只因上年国子监

49回 鸡之力的。”秦中书又向凤四老爹道:“你方才在里边,连叫‘妙,

50回 的,望着他们冷笑。秦中书瞥见,道:“凤四哥,难道这件事你有些

50回 三官堂,会着浙江的人。凤四老爹差人道:“你们是台州府的差?”

50回 现在那里?”差人道:“方老爷才了他一堂,连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50回 后可能再会了。”风四老爹又细细了他一番,只不得明白。因忖道:

50回 这里等信,看见凤四老爹回来,忙道:“到底为甚事?”凤四老爹道

50回 对明了人名、年貌,丝毫不诬。因道:“你到底是生员是官?”万中

50回

凤四老爹接着,府差道:“你是解差们?过清了?

50回 ”指着县差道:“你是解差?”府差道:“过

50回 万中书拉到左边一个书房里坐着,道:“万先生,你的这件事不妨实

50回 了,大衣也没有穿,就走了出来,道:“凤四哥,事体怎么样了?”

50回 凤四老爹道:“你还哩!闭门家里坐,祸从天上来。你

50回 哩!”秦中书吓的慌慌张张的,忙道:“怎的?怎的?”凤四老爹道

50回 !”秦中书越发吓得面如土色,要不出来了。凤四老爹道:“你

50回 不好意思。”说着,差人走进来请凤四老爹几时起身。凤四老爹道:

51回 。依我的意思,审你的时节,不管你甚情节,你只说家中住的一个游

51回 ,在前舱里哭。凤四老爹同众人忙道:“客人,怎的了?”那客人只

51回 觉又羞的哭了起来,凤四老爹细细了一遍,才晓得:昨晚都睡静了,

51回 凤四老爹沉吟了一刻,叫过船家来道:“昨日那只小船你们可还认得

51回 在船窗里坐着赏月。凤四老爹低低道:“夜静了,你这小妮子船上没

51回 是船在水里走哩,那妇人急了,忙道:“这船怎么走动了?”凤四老

51回 来看了,忍不住的好笑。凤四老爹明他家住址,同他汉子的姓名,叫

51回 看那万里,却直立着未曾跪下,因道:“你的中书是甚时得的?”万

51回 今年回到南京,并无犯法的事。请太公祖,隔省差拿,其中端的是何

51回 歧已经拿到。”祁太爷叫他上堂,道:“你便是凤鸣歧么?一向与苗

52回 这里同胡八哥想你。”凤四老爹便:“此位尊姓?”秦二侉子代答道

52回 一个二十多岁的人,瘦小身材,来南京凤四老爹可在这里。凤四老爹

52回 着,认得是陈正公的侄儿陈虾子。其来意,陈虾子道:“前日胡府上

52回 吃饭,见了侄子,叫他一同吃饭,了些家务。陈虾子把凤四老爹要银

52回 弄唇,只管独自坐着踌躇,除正公道:“府上有何事?为甚出神◆毛

52回 事不好向你说的。”陈正公再三要,毛二胡子道:“小儿寄信来说,

52回 毛胡子的小当铺开在西街上。一路了去,只见小小门面三间,一层看

52回 ,几个朝奉在里面做生意,陈正公道:“这可是毛二爷的当铺?”柜

52回 下,小朝奉送上一怀茶来,吃着,道:“毛二哥在家么?”朝奉道:

52回 人负骗,竟无法可施。”凤四老爹其缘故,陈正公细细说了一遍。凤

53回 ,约有二十八九岁,见了金修义,道:“你咋日可曾替我说信去?我

53回 话,姐夫请也请不至。”陈木南因:“这一位尊姓?”聘娘接过来道

53回 娘拿大红汗巾搭在四老爷磕膝上,道:“四老爷,你既同国公府里是

54回 洗。陈木南也就起来。虔婆进房来了姐夫的好。吃过点心,恰好金修

54回 曾停当,可不是越发娇懒了!”因陈四老爷:“明日甚么时候才来?

54回 在都门,不曾亲自吊唁。几年来学更加渊博了。”陈木南道:“先母

54回 陈四老爷。”本师姑上前打了一个讯。金修义道:“四老爷,这是我

54回 不耐烦,我且去罢。”向众人打个讯,出了房门。虔婆将月米递给他

54回 。丫头斟茶,递与他吃着。陈木南道:“南京城里,你们这生意也还

54回 了。你赊了猪头肉的钱不还,也来我要,终日吵闹这事,那里来的晦

54回 “万一猪不生这个头,难道他也来我要钱?”丈人见他十分胡说,拾

54回 子戴着,来到丈人面前,合掌打个讯道:“老爹,贫僧今日告别了。

54回 丁言志来看他。见他看这本书,因道:“你这书是几时买的?”陈和

54回 上去了。”陈和尚道:“这话要来我才是,你那里知道!当年莺豆湖

54回 诗扇,文绉绉的。那卖人参的起来道:“尊姓?”那人道:“我就是

54回 门拍了几下。董老太拄着拐杖出来道:“你们寻那个的?”卖人参的

54回 来宾楼来。乌龟看见他象个呆子,他来做甚么。丁言志道:“我来同

54回 大揖。聘娘觉得好笑,请他坐下,他来做甚么。丁言志道:“久仰姑

54回 见他困着呆子要了花钱,走上楼来聘娘道:“你刚才向呆子要了几两

54回 你是甚么巧主儿!困着呆子,还不他要一大注子,肯白白放了他回去

55回 的,也有四散去了的,也有闭门不世事的。花坛酒社,都没有那些才

55回 、曾的品行,却是也没有一个人来你。所以那些大户人家,冠、昏、

55回 不好,心里嫌他,不好说出,只得道:“季先生的尊履坏了,可好买

55回 里摆着一匣子上好的香墨,季遐年道:“你这墨可要写字?”和尚道

55回 个小厮走到天界寺来,看见季遐年道:“有个写字的姓季的可在这里

55回 ?”季遐年道:“他怎的?”小厮道:“我家老爷叫

55回 老爹见他十月里还穿着夏布衣裳,道:“你老人家而今也算十分艰难

55回 也极喜欢做诗。朋友们和他相与的他道:“你既要做雅人,为甚么还

56回 虽诸臣不能自治其性情,自深于学,亦不得谓菲资格之限制有以激之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