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世明言

最近查询记录

在《喻世明言》查询“国” 在《喻世明言》查询“枝” 在《喻世明言》查询“女儿” 在《喻世明言》查询“大” 在《喻世明言》查询“道” 在《喻世明言》查询“须” 在《喻世明言》查询“字” 在《喻世明言》查询“不离” 在《喻世明言》查询“宝” 在《喻世明言》查询“金” 在《喻世明言》查询“问” 在《喻世明言》查询“贫” 在《喻世明言》查询“虽然” 在《喻世明言》查询“盛” 在《喻世明言》查询“拜” 在《喻世明言》查询“笑话” 在《喻世明言》查询“菜” 在《喻世明言》查询“鄙” 在《喻世明言》查询“铁” 在《喻世明言》查询“刑” 在《喻世明言》查询“敝” 在《喻世明言》查询“祥” 在《喻世明言》查询“何” 在《喻世明言》查询“芳” 在《喻世明言》查询“雅” 在《喻世明言》查询“敢” 在《喻世明言》查询“良” 在《喻世明言》查询“这般” 在《喻世明言》查询“屈” 在《喻世明言》查询“鸡” 在《喻世明言》查询“殿” 在《喻世明言》查询“洪” 在《喻世明言》查询“舍” 在《喻世明言》查询“长生” 在《喻世明言》查询“令” 在《喻世明言》查询“有地” 在《喻世明言》查询“阁” 在《喻世明言》查询“仰” 在《喻世明言》查询“蒙” 在《喻世明言》查询“然” 在《喻世明言》查询“技” 在《喻世明言》查询“文” 在《喻世明言》查询“楼” 在《喻世明言》查询“劳” 在《喻世明言》查询“温” 在《喻世明言》查询“常言道” 在《喻世明言》查询“吾闻” 在《喻世明言》查询“恶贯” 在《喻世明言》查询“风尘” 在《喻世明言》查询“之心” 在《喻世明言》查询“娘” 在《喻世明言》查询“来自” 在《喻世明言》查询“法名”

1回

吴宫西子不如,楚南威难赛。

2回 攻书。顾佥事见他一场通透,送入子监,连科及第。所生二子,一姓

3回

只知一笑倾人,不觉胡尘满玉楼。

3回 》曲,榜美其色,沉湎淫逸,不理事。被隋兵所追,无办躲藏,遂同

3回 井中,为隋将韩擒虎所获,遂亡其。诗云:

3回

试看二陈同一律,从来亡女戎多。

3回 造反江都,斩杨帝于吴公台下,其亦倾。有诗为证:

3回 个官家,都只为贪爱女色,致于亡捐躯。如今愚民小子,怎生不把色

4回

时值正和二年上元令节,家有旨庆赏元宵。五风楼前架起鳖

4回 五日起,至二十曰止,禁城不闭,家与民同乐。怎见得?有只词儿,

5回 ,公侯卿相中,有个能举荐的萧相,识贤才的魏无知,讨个出头日子

6回

话说春秋时,楚有个庄王,姓毕,名旅,是五霸中

7回

昔时,齐有管仲,字夷吾;鲍叔,字宣子,

7回 ,学就安民之业。年近四旬,因中诸侯互相吞并,行仁政者少,恃强

7回 携书一囊,辞别乡中邻友,径奔楚而来。迤俪来到雍地,时值隆冬,

7回 羌人氏,姓左,双名伯桃。欲往楚,不期中途遇雨。无觅旅邸之处。

7回 ,衣单食缺。若一人独往,可到楚;二人惧去,纵然不冻死,亦必饿

7回 角哀捱着寒冷,半饥半饱,来到楚,于旅郧中歇定。次日入城,问人

7回 姓羊,双名角哀,雍州人也。闻上招贤,特来归投。”裴仲邀人宾馆

7回 喜,入奏元王,王即时召见,问富强兵之道。角哀首陈十策,旨切当

7回 良策以副重托,人秦行事,丧身误。却来此处惊惑乡民,而求祭把!

7回 、左二墓前,焚香展拜。从者回楚,将此事上奏元王。元王感其义重

8回

话说大唐开元年间,宰相代公郭震,字元振,河北武阳人氏。

8回 下。原来南蛮从无大志,只贪图中财物。掳掠得汉人,部分给与各洞

8回 的,蛮酋一一审出,许他畜信到中去,要他亲戚来赎,获其利。你想

8回 饮食不缺。过了一年有余,不见中人来讲话,乌罗心中不悦,把他饮

8回

时朝廷正追念代公军功,要录用其子侄。杨安居表

8回

臣闻有善必劝者,固家之典;有恩必酬者,亦匹夫之义

8回 任使。愿以臣官,让之天祐。庶几家劝善之典,与下臣酬恩之义,一

9回 时,邓氏之钱,布满天下,其富敌。一日,文帝偶然生下个痈疽,脓

9回 贼吴元济,还朝拜为首相,进爵晋公。又有两处积久负固的藩镇,都

9回 献。只是这班阿谀诌媚的,要博相欢喜,自然重价购求:也有用强逼

9回 万泉县,有一人,姓唐,名壁,字宝,曾举孝廉科,初任括州龙宗县

9回 聘财六十万钱,何不赠与汝婿,别配偶?”黄太学道:“县主乘某扫

9回 来絮胎,是何道理?汝女己送至晋公府中矣,汝自往相府取索,在此

9回 副乐器,整日在衙中操演。直持晋公生曰将近,道人送去,以作贸礼

9回 许多心机,破了许多钱钞,要博相一个大欢喜。谁知相府中,歌舞成

9回 其数。这六个人,只凑得因热,相那里便看在眼里,留在心里?从来

9回 人已去矣,争论何益?况干得裴相。方今一人下,万人之上,倘失其

9回 来到长安。雇人挑了行李,就裴相府中左近处,下个店房,早晚府前

10回

如今在下说一节朝的故事,乃是”滕县尹鬼断家私

10回 说心中刺,恶人听说耳边风。话说朝永乐年间,北直顺天府香河县,

11回

一寸舌为安剑,五言诗作上天梯。

13回

这四句诗乃朝唐解元所作,是讥消神仙之说,

13回 天师的始祖,讳道陵,字辅汉,沛人氏,乃是张子房第八世孙。汉光

13回 同声哀告:“饶命!愿往西方裟罗居住,再不敢侵扰中土。”真人遂

14回 ,世宗知其高士,召而见之,问以柞长短。陈抟说出四句,道是:“

14回 是佳兆,却不知赵太祖代周为帝,号宋,“木”安添盖乃是“宋”字

14回 。宋朝享长久,先生己预知矣。

14回 希夷先生”,听其还山。此太平兴元年事也。

15回 州毒宁军一个上厅行首,有分做两夫人,嫁一个好汉,后来为当朝四

15回 出镇太原府为节度使,日下朝辞出门。择了日,进发赴任。刘太尉先

15回 锋,驱除契丹,代晋家做了皇帝,号后汉。史弘肇自此直发迹,做到

16回 ,勿以忧愁,自当善保尊体。劭于不能尽忠,于家不能尽孝,徒生于

17回 然不乐。念儿子年齿己长,意欲别亲事;犹恐传言未的,媳妇尚在,

18回 则今说一节故事,叫做“杨八老越奇逢”。

18回

原来倭寇逢着中之人,也不尽数杀戮。掳得妇女,

18回 ,一齐开洋,欢欢喜喜,径回日本去了。原来倭奴入寇,王多有不

18回 ,乃是各岛穷民,合伙泛海,如中贼盗之类,彼处只如做买卖一般。

18回 献与本鸟头目,互相容隐。如被中人杀了,只作做买卖折本一般。所

18回 仆使唤,剃了头。赤了两脚。与本一般模样,给与刀仗,教他跳战之

18回 法。中人惧怕,不敢不从。过了一年半载

18回

光阴似箭,这杨八老在日本,不觉住了一十九年。每夜私自对

18回

飘零十九年,乡关魂梦已茫然。<

18回

话说元泰定年间,日本年岁荒歉,众倭纠伙,又来入寇,

18回 以忧,所喜者,乘此机会,到得中。陕西、福建二处,俱有亲属,皇

18回 是一说,宁作故乡之鬼,不愿为夷之人。天天可怜,这番飘洋,只愿

18回 喊声大举,乃是老王千户,名唤王雄,引着官军入来搜庙。一十三人

18回 叫冤起来,内中王兴也叫冤枉。王雄便跪下去,将王兴所言事情,禀

18回 了一遍。普花元帅准信,就教王雄押着一干倭犯,并王兴发到绍兴

18回 七岁。在漳浦住了三年,就陷身倭,经今又十九年。自从离家之后,

18回 到倭犯一十三名,说起来都是我中百姓,被倭奴掳去的,是个假倭,

18回 三年之后,遭倭寇作乱,掳他到倭去了。与妻临别之时,有儿年方七

18回

杨八老对儿子道:“我在倭,夜夜对天祷告,只愿再转家乡,

18回

杨八老在日本受了一十九年辛苦,谁知前妻李氏

19回 。这蒟酱我这里没有的,出在南越。其木似谷树,其叶如桑椹,长二

19回 这蒟酱是都堂着县官差富户去南越用重价购求来的,都堂也不敢自用

19回 司,他是唐朝薛仁贵之后,其富敌。僚蛮仡佬,只服薛尉司约束。本

20回 三代将门之子,通晓武艺,常怀报之心,岂怕虎狼盗贼?”申公情知

21回 开了周家八百年基业。又春秋时楚大夫斗伯比与子之女偷情,生下一

21回

土语唤“乳”做“谷”,唤“虎”

21回 异,取名曰谷於菟。后来长大为楚令尹,则今传说的楚令尹子文就是

21回 再奉表闻,加镇海军节度使,封开公。

21回 加叹赏,锡以铁券诰命,封为上柱彭城郡王,加中书令。未几,进封

21回 自不必说。钟氏册封王妃;钟起为相,同理政事;钟明、钟亮及顾全

21回 所称也。自钱镠王吴越,终身无邻侵扰,享年八十有一而终,谥曰武

22回 极欲,诛戮忠臣,以致越兵来袭,破身亡。

22回 相,罢黜道学诸臣,轻开边衅,辱殃民。史弥远在相位二十六年,谋

22回 虽贬官黜爵,死于木绵庵,不救亡之祸。有诗为证:

22回

况是荣华封两,村农岂得伴终年?

22回 戚离,富贵他人合。”贾似道做了戚,朝廷恩宠日隆,那一个不趋奉

22回 小娱公‘,乃指吴潜兄弟,专权乱。若使养成其志,必为朝廷之害。

22回 周围田地,以广其居,母胡氏封两夫人。

22回

论从来,活抡功第一,无过丰年。

22回

似道又欲行富强兵之策,御史陈尧道献计,要措

22回 办军饷,便便民,无如限田之法。怎叫做限田

22回 之恩。及即位,加似道太师,封魏公。每朝见,天子必答拜,称为师

22回

那时蒙古强盛,改号曰元,遣兵围襄阳、樊城,已三

22回 ,只瞒着天子一人而已。似道心知势将危,乃汲汲为行乐之计。尝于

22回

却说两夫人胡氏,受似道奉养,将四十年

22回 道奸贼,欺蔽朝廷,养成贼势,误蠹民,害得我们今日好苦!”又听

22回 于乱军之中,首上疏论似道丧师误之罪,乞族诛以谢天下。于是御史

22回 章劾奏。恭宗天子方悟似道奸邪误,乃下诏暴其罪,略云:大臣具四

22回 海之瞻,罪莫大于误;都督专阃外之寄,律尤重于丧师

22回 历相两朝,曾无一善。变田制以伤本,立士籍以阻人才,匿边信而不

22回 念臣似道际遇三朝,始终一节,为任怨,遭世多艰。属丑虏之不恭,

22回 大字,道是“奉旨监押安置循州误奸臣贾似道”。似道羞愧,每日以

22回 来去去何曾住?公田关子竟何如,事当时谁与误?雷州户,厓州户,

22回

底知事去身宜去?岂料人亡亦亡?

24回 乡何处?”行者答言:“某乃大相寺河沙院行者,今在此间复为行者

24回 于月光之下,仔细看时,好似哥哥信所掌仪韩思厚妻,嫂嫂郑夫人意

24回 道:“便是适来贵人上楼饮酒的韩夫人宅眷。”思温问韩夫人事体

24回 ”思温又问三儿:“适间路边遇韩夫人,车后宅眷丛里,有一妇人,

24回 有件事相烦你,你如今上楼供过韩夫人宅眷时,就寻郑夫人。做我传

24回 陵之有路,脱生计以无门。今从韩夫人至此游宴,既为奴仆之躯,不

24回

张二官人道:“今两通和,奉使至维扬,买些货物便回

24回 吃,便问小王道:“前次上元夜韩夫人来此饮酒,不知你识韩夫人

24回 五日秦楼亲见,共我说话,道在韩夫人宅为侍妾,今却没了。这事难

24回 何在?”小王道:“不知。如今两通和,奉使至此,在木道馆驿安歇

24回 于此。”说话的,错说了!使命入,岂有出来闲走买酒吃之理?按《

24回 不死。今岁元宵,我亲见嫂嫂同韩夫人出游,宴于秦楼。思温使陈三

24回 易决其死生。何不同往天王寺后韩夫人宅前打听,问个明白!”思厚

24回 线,向前唱喏道:“老丈,借问韩夫人宅那里进去?”老儿禀性躁暴

24回 个万福,语音类东京人。二人问韩夫人宅在那里,婆子正待说,大伯

24回 不祝婆子不管他,向二人道:“韩夫人宅前面锁着空宅便是。”二人

24回 采,同二人便行。路上就问:“韩夫人宅内有郑义娘,今在否?”<

24回

婆子便道:“官人不是信所韩掌仪,名思厚?这官人不是

24回 撒八太尉,曾于此宅安下。其妻韩夫人崔氏,仁慈恤物,极不可得。

24回 着阁子门,门上有牌面写道:“韩夫人影堂。”婆子推开阁子,三人

24回 养着一个牌位,上写着:“亡室韩夫人之位。”侧边有一轴画,是义

24回 、仆人搬挈祭物,踰墙而入。在韩夫人影堂内,铺排供养讫。

24回 问:“元夜秦楼下相逢,嫂嫂为韩夫人宅眷,车后许多人,是人是鬼

24回 p>思厚审听所歌之词,乃燕山韩夫人郑氏义娘题屏风者,大惊。遂

24回 何人?”梢公答曰:“近有使命入至燕山,满城皆唱此词,乃一打线

24回 婆婆自韩夫人宅中屏上录出来的。说是江南

25回 ,弃其尸于原野。后至春秋时,越于野外,掘得一骨专车,言一车只

25回

昔春秋列时,齐景公朝有三个大汉,一人姓

25回 惧。景公回朝,封为寿宁君,是齐第一个行霸道的。

25回 >景公大骇,封为武安君,这是齐第二个行霸道的。

25回 ,救出景公,封为威远君。这是齐第三个行霸道的。

25回

一日,楚使中大夫靳尚前来本求和。原来

25回 齐、楚二邦乃是邻,二交兵二十余年,不曾解和。楚王乃

25回 岁久,民有倒悬之患。今特命臣入讲和,永息刀兵。俺楚襟三江而

25回 里,粟支数年,足食足兵,可为上。王可裁之,得名获利。”

25回 孙三人大怒,叱靳尚曰:“量汝楚,何足道哉!吾三人亲提雄兵,将

25回 楚践为平地,人人皆死,个个不留。

25回 八寸,眉浓目秀,齿白唇红,乃齐丞相,姓晏名婴,字平仲,前来喝

25回 说了,晏子便教放了靳尚,先回本,吾当亲至讲和。乃上殿奏知景公

25回 怒曰:“吾欲斩之,汝何故放还本?”晏子曰:“岂不闻’两战争

25回 ‘?他独自到这里,擒住斩之,邻知道,万世笑端。晏婴不才,凭三

25回 寸舌,亲到楚,令彼君臣,皆顿首谢罪于阶下,

25回 尊齐为上,并不用刀兵士马,此计若何?”

25回 ,皆叱曰:“汝乃黄口侏儒小儿,人无眼,命汝为相,擅敢乱开大口

25回 力敌万夫之勇,亲提精兵,平吞楚,要汝何用?”景公曰:“丞相既

25回 且看侏儒小儿这回为使,若折了我家气概,回采时砍为肉泥!”三士

25回

车马已至郢都,楚臣宰奏知。君臣商议曰:“齐晏子

25回 至殿下,礼毕,楚王问曰:“汝齐地狭人稀乎?”晏子曰:“臣齐

25回 虽阔,人物却少。”晏子曰:“臣中人呵气如云,沸汗如雨,行者摩

25回 既然地广人稠,何故使一小儿来吾中为使耶?”晏子答曰:“使于大

25回 者,则用大人;使于小者,则当用小儿。因此特命晏婴到

25回 ,其人口称冤屈。晏子视之,乃齐带来从者。问得何罪,楚臣对曰:

25回 腹,今日为盗,有何难见?昔在齐,是个君子;今到楚,却为小人

25回 拱手于晏子曰:“真乃贤士也。吾中大小公卿,万不及一。愿赐见教

25回 子曰:“王上安坐,听臣一言。齐中有三士,皆万夫不当之勇,久欲

25回 起兵来吞楚,吾力言不可。齐楚不睦,苍生受

25回 焉?今臣特来讲和,王上可亲诣齐和亲,结为唇齿之邦,歃血为盟。

25回 若邻加兵,互相救应,永无侵扰,可保

25回 计,教三士死于大王之前,以绝两之患。”楚王曰:“若三士俱亡,

25回 车而迎。慰劳已毕,同载而回,齐之人看者塞途。

25回 。”晏子曰:“主上宽心,来朝楚君臣皆至,可大张御宴,待臣于筵

25回

齐景公谢讫,大设筵宴,二君臣相庆。三士带剑立于殿下,昂

25回 曰:“此桃非易得之物,丞相合二和好,如此大功,可食一桃。”晏

25回

齐王曰:“齐、楚二,公卿之中,言其功勋大者,当食

25回 ,吾曾斩长蛟于黄河,救主上回故,觑洪波巨浪,如登平地,此功若

25回 建立大功,反不能食桃,受辱于两君臣之前,为万代之耻笑,安有面

25回 ,安敢不伏耶?自今以后,永尊上,誓无侵犯。”齐王将三士敕葬于

25回 此齐、楚连和,绝其士马,齐为霸。晏子名扬万世,宣圣亦称其善。

25回 言,二桃杀三士。谁能为此谋?相齐晏子。

30回 末年,宠任奸臣李林甫、卢杞、杨忠等,以召安禄山之乱。后来虽然

30回 使个急智,跪下奏道:“此乃大相寺新来一个道人,为他深通经典,

30回 只叫佛印,不叫谢瑞卿了。那大相寺众僧,见佛印参透佛法,又且圣

30回 景了。朔望日,佛印定要子瞻到相寺中礼佛奉斋,子瞻只得依他。又

30回 因为苏学士谪官杭州,他辞下大相寺,行脚到杭州灵隐寺住持,又与

30回 ,佛印也离了湖州,重来东京大相寺住持,看取东坡下落。闻他问成

30回 坡到五凤楼下谢恩过了,便来大相寺寻佛印说其夜来之梦。

30回 书,端明殿大学士。佛印又在大相寺相依,往来不绝。

30回 ,将东坡贬出定州安置。东坡到相寺相辞佛印,佛印道:“学士宿业

30回 通佛理,便晓得了。当夜两个在相寺一同沐浴了毕,讲论到五更,分

30回 别而去。这里佛印在相寺圆寂,东坡回到寓中亦无疾而逝

31回 把汉家天下三分与你三人,各掌一,报你生前汗马功劳,不许再言。

31回 发去投胎出世:“韩信,你尽忠报,替汉家夺下大半江山,可惜衔冤

31回 吴王,后为吴帝,坐镇江东,享一之富贵。”

31回 欲伸者,一齐许他自诉,都发在三时投胎出世。其刻薄害人,阴谋惨

31回 一生出将入相,传位子孙,并吞三号曰晋。曹操虽系韩信报冤,

31回 后事。殡殓方毕,汪氏亦死。到三时,司马懿夫妻,即重湘夫妇转生

32回 朝为小邦,称侄。秦桧加封太师魏公,又改封益公,赐第于望仙桥

32回 注下翰林之职。熺女方生,即封崇夫人。一时权势,古今无比。

32回

且说崇夫人六七岁时,爱弄一个狮猫。一

32回 黄金铸成金猫,重赂奶娘,送与崇夫人,方才罢手。只这一节,桧贼

32回 厉声说道:“汝残害忠良,殃民误,吾已诉闻上帝,来取汝命。”桧

32回 不辨忠佞?”胡母迪道:“秦桧卖和番,杀害忠良,一生富贵善终,

32回 学士,三代俱在史馆;岳飞精忠报,父子就戮;文天祥宋末第一个忠

32回 :’我吴越王也。汝家无故夺我之,吾今遣第三子托生,要还我疆土

32回 魄,岂得享异姓之祭哉?岳飞系三张飞转生,忠心正气,千古不磨。

32回 代将相、奸回党恶、欺君罔上,蠹害民,如梁冀、董卓、卢杞、李林

32回 秦之赵高,汉之十常侍,唐之李辅、仇士良、王守澄、田令孜,宋童

32回 又十年,元祚遂倾,天下仍归于中,天爵府诸公已知出世为卿相矣。

33回 性,解金石草木之毒,市语叫做’老‘。要买几文?”韦义方道:“

34回 此二人立祠,正当其理。范蠡乃越之上卿,因献西施于吴王夫差,就

34回 中取事,破了吴。后见越王义薄,扁舟遨游五湖,

34回 自号鸱夷子。此人虽贤,乃吴之仇人,如何于此受人享祭?”老

34回

千载难消亡恨,不应此地着鸱夷。

34回 视之,雾鬓云鬟,柳眉星眼,有倾倾城之貌,沉鱼落雁之容。王指此

35回 日,夫妻两个,双双地上本州大相寺里烧香。我今年却独自一个,不

35回 紫罗衫,手里把着银香盒,来大相寺里烧香。

35回 敢言语。那官人同妇女两个入大相寺里去。皇甫松在这山门头正沉吟

35回 出寺来,没讨饭吃处。罪过这大相寺里知寺厮认,留苦行在此间打香

35回 人见了丈夫,眼泪汪汪,入去大相寺里烧了香出来。这汉一路上却问

35回 出入金门。他是两浙钱王子,吴越王孙。

36回 柳树下等,便是一船珍宝,因致敌之富。将宝玩买嘱权贵,累升至太

36回 ,朝欢暮乐,极其富贵。结识朝臣戚,宅中有十里锦帐,天上人间,

36回

忽一日排筵,独请舅王恺,这人姐姐是当朝皇后。石

36回 了,如何是好?”石崇大笑道:“舅休虑,此亦未为至宝。”石崇请

36回 的送与王恺。王恺羞惭而退,自思中之宝,敌不得他过,遂乃生计嫉

36回 家,姓石名崇,官居太尉,家中敌之富。奢华受用,虽我王不能及他

36回 因富得祸,是夸财炫色,遇了王恺舅这个对头。如今再说一个富家,

36回

逍遥汉,四海尽留名。

36回 何见得?”周五郎周宣道:“’宋逍遥汉‘,只做着上面个’宋‘字

36回 名,唤做’病猫儿‘。他家在大相寺后面院子里祝他那卖酸馅架儿上

36回 布衫,手把着金丝罐,直走去大相寺后院子里。见王秀的老婆,唱个

36回 ,分付众做公的落宿,自归到大相寺前。只见一个人背系带砖顶头巾

37回 彼不安,自然困毙。且上下不和,必内乱。陛下因其乱而乘之,蔑不

37回 近郊,齐主游骋如故,遣将军王珍等,将精兵十万陈于朱雀航。被吕

37回 之,将士殊死战,鼓噪震天地。珍等不能抗,军遂大败。衍军长驱进

37回 ,迎宣德太后入宫称制。衍寻自为相,封梁公,加九锡。黄复仁化

37回 皇宝忏。说这盂兰盆大斋者,犹中言普食也,盖为无主饿鬼而设也。

37回 >无多时,适有海西一个大素犁鞬,辖下有个条枝,其人长八九尺

37回 之术。闻得梁主受禅,他却要起倾人马,来与大梁归并。边海守备官

37回 别的要厮杀都不打紧,老说这条枝人马,怎生与他对敌?如何是好?

37回 驾来到寺里,礼拜支长老,把条枝要来厮杀归并,备说一遍。支公说

37回 道:“不妨事,条枝要过西海方才转洋入大海,一千七

37回 专为镇西海口子,使彼不得来暴中,说不尽的好处。今塔已倒坏了,

37回 僧上祝释迦阿育王佛力护持,条枝人马,如何过得海来?”梁主见说

37回 修造,说这大秦犁鞬王,催促条枝,兴起十万人马,海船千艘,精兵

37回 非同小可!这里祈佛做会,那条枝人马,下得海,开船不到三四日,

37回 船便无风,若要开船就有风。条枝大将军乾笃说道:“却不是古怪!

37回 风,一要开船风就发起来,还是中天子福分。天若容我们去厮并,看

37回 回去。乾笃领着众头目,来见大秦王满屈,备说这缘故。满屈说道:

37回 “中天子弘福,我们终是小邦,不可与

37回 大抗礼。”令乾笃领几个头目,修一

37回

梁王恃中财力,欲并二魏,遂纳侯景之降。

37回 得罪于梁主,正德阴养死士,只愿家有变,景因致书于正德。书云:

37回 天子年尊,奸臣乱。大王属当储贰,今被废黜,景虽

37回 守庄铁以城投降,因说侯景曰:“家承平岁久,人不习战斗。大王举

37回 欲。闻溧阳公主音律超众,容色倾,欲纳为妃。遂使小黄门田香儿,

37回 朕功行已满,与长老往西天竺极乐去。有封书寄与湘东王,正没人可

38回 人可就我屋基立庙,春秋祭祀,保安民。”说罢,小儿遂醒。当坊邻

39回 所作。酒保答言:“此乃太学生于宝醉中所题。”太上笑道:“此词

39回 :“明日重扶残醉。”即日宣召于宝见驾,钦赐翰林待诏。那酒家屏

39回 其家亦致大富。后人有诗,单道于宝际遇太上之事,诗曰:

39回

他又夤缘魏公张浚,假以募兵报效为由,得脱

39回 生,朱家再出。气压乡邦,名闻郡

39回 书,极言向来和议之非。且云:“家虽安,忘战必危。江淮乃东南重

39回 “臣虽不之,愿倡率两淮忠勇,为家前驱,恢复中原,以报积世之仇

39回

将相无人内虚,布衣有志枉嗟吁。

39回 使威名盖世。然后就朝廷恩抚,为家出力,建万世之功业。今吾志不

39回 月投匦献策,愿倡率两淮忠义,为家前驱破虏,恢复中原。臣志在报

39回 如此,岂有贰心?不知何人谤臣为

39回 能决,权将四人分头监候,行文宁府去了。

39回 大理院官验过,仍将死尸枭首悬挂门。刘青先将尸骸藏过,半夜里偷

40回

话说朝嘉靖年间,圣人在位,风调雨顺

40回 ,泰民安。只为用错了一个奸臣,浊

40回 真正关龙逢、比干,十二分忠君爱的,宁可误了朝廷,岂敢得罪宰相

40回 古名扬。正是:家多孝子亲安乐,有忠臣世泰平。

40回 嵩父子招权纳贿穷凶极恶,欺君误十大罪,乞诛之以谢天下。圣旨下

40回 ,带领妻子,顾着一辆车儿,出了门,望保安进发。

40回 与严世蕃。书中说:“沈炼怨恨相父子,阴结死士剑客,要乘机报仇

40回 楷曰:“不才若往按彼处,当为相了当这件大事。”世蕃大喜,即分

40回 立颓。虏酋愚甚,被他哄动,尊为师。其党数百人,自为一营。俺答

40回 次入寇,都是萧芹等为之向号,中屡受其害。

40回 内作梗,和好不终。那萧芹原是中一个无赖小人,全无术法,只是狡

40回 其子。斩草不除根,萌芽复发。相不足我们之意,想在于此。”杨顺

40回 宜知情,还该坐罪,抄没家私,庶法可伸,人心知惧。再访他同射草

40回 不若一并除之,永绝后患,亦要相知我用心。”杨顺依言,便行文书

40回 是朝廷钦犯,尚犹自可。他是严相的仇人,那个敢容纳他在家?他昨

40回 世蕃父子二人也。朕久闻其专权误,今仙机示朕,朕当即为处分,卿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