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世明言

最近查询记录

在《喻世明言》查询“字” 在《喻世明言》查询“道” 在《喻世明言》查询“金” 在《喻世明言》查询“屈” 在《喻世明言》查询“蒙” 在《喻世明言》查询“令” 在《喻世明言》查询“问” 在《喻世明言》查询“大” 在《喻世明言》查询“何” 在《喻世明言》查询“盛” 在《喻世明言》查询“洪” 在《喻世明言》查询“须” 在《喻世明言》查询“之心” 在《喻世明言》查询“宝” 在《喻世明言》查询“铁” 在《喻世明言》查询“董卓” 在《喻世明言》查询“鸡” 在《喻世明言》查询“拜” 在《喻世明言》查询“殿” 在《喻世明言》查询“楼” 在《喻世明言》查询“敢” 在《喻世明言》查询“劳” 在《喻世明言》查询“仰” 在《喻世明言》查询“枝” 在《喻世明言》查询“芳” 在《喻世明言》查询“雅” 在《喻世明言》查询“古云” 在《喻世明言》查询“敝” 在《喻世明言》查询“司马昭” 在《喻世明言》查询“舍” 在《喻世明言》查询“李易安” 在《喻世明言》查询“好死” 在《喻世明言》查询“李师师” 在《喻世明言》查询“来处” 在《喻世明言》查询“阁” 在《喻世明言》查询“魏延” 在《喻世明言》查询“长生” 在《喻世明言》查询“菜” 在《喻世明言》查询“来自” 在《喻世明言》查询“恶贯” 在《喻世明言》查询“鄙” 在《喻世明言》查询“祥” 在《喻世明言》查询“技”

1回 说起那四宇中,总到不得那“色”利害。眼是情媒,心为欲种,起手

1回 “是谁?”才听说出“徽州陈”三,慌忙开门请进,道:“老身未曾

1回 的。”兴哥道:“你前夫陈大郎名,可叫做陈商?可是白淳面皮,没

2回 ,各有体面,说不得‘没有’两个,也要出得他的门,入的我的户。

2回 !”假公子刚刚谢得个“打搅”二,面皮都急得通红了。席司,夫人

2回 有这等事:那假公子在夫人前一个也讲不出,及至见了小姐,偏会温

2回 出去,细细把家事盘问,他答来一无差。孟夫人初见假公子之时,心

2回 御史道:“你表兄何等人?叫甚名?”鲁学曾道:“名唤梁尚宾,庄

2回 取出见成写就的宪牌填上梁尚宾名,就着聂干户密拿。又写书一封,

3回 喜,问道:“姐姐,你叫做甚么名?”妇人道:“奴家排行第五,小

3回 赛金。长大,父母顺口叫道金奴。

3回 当。金奴自小生得标致,又识几个,当时己自嫁与人去了。只因在夫

3回 阿公,你自在这里吃,我家去写回与你。”八老道:“官人请稳便。

3回 拆开灯下看时,写道:“山顿首,覆爱卿韩五娘妆次:向前会司,多

5回 。就中单表一人,姓马,名周,表宾王,博州往乎人氏。父母双亡,

5回 唤他做“卖缒媪”。北方的“媪”,即如南方的“妈”一般。这王

6回 不住的磕头,只道得个“不敢”二,那里还说得出什么说话!令公又

6回 接。自此申徒泰洗落了“厅头”二,感谢令公不尽。

7回

昔时,齐国有管仲,夷吾;鲍叔,宣子,再个自幼时

8回 大唐开元年间,宰相代国公郭震,元振,河北武阳人氏。有侄儿郭仲

8回 方,有同乡一人,姓吴,名保安,永固,见任东川遂州方义尉。虽与

8回 我与他从未会面,只为见他数行之,便力荐于李都督,召为管记。我

8回 永固其忍之乎?”永固者,保安之也。书后附一诗云:箕子为奴仍异

8回 。眠里梦里只想着:“郭仲翔”一,连妻子都忘记了。整整的在外过

8回 儿子吴天祐从幼母亲教训,读书识,就在本县训蒙度日。仲翔一闻此

9回 州万泉县,有一人,姓唐,名壁,国宝,曾举孝廉科,初任括州龙宗

9回 十来遍。住了月余,那里通得半个?这些官吏们一出一人,如马蚁相

9回 泣道:“官人体题起‘裴晋公’一,使某心肠如割。”紫衫人大惊道

9回 唐璧。回府去,就查“黄小娥”名,唤来相见,果然十分颜色。令公

9回 ;又将空头告敕一道,填写唐璧名,差人到吏部去,查他前任履历及

10回 疯。依我说,要做好人,只消个两经,是”孝顺“两个。那两

10回 中,又只消理会一个,是个”孝“。假如孝顺父母的

10回 劝人重义轻财,休忘了”孝弟“两经。看官们或是有弟兄没兄弟,都

10回 香河县,有个倪太守,双名守谦,益之,家累干金,肥田美宅。夫人

10回 生谨慎,从前之事,在儿子面前一也不题。只怕娃子家口滑,引出是

10回 状,拈在成大身上。今日你开帐的,与旧时状纸笔迹相同,这人命不

10回 。忽然,日光中照见轴子里面有些影,滕知县心疑,揭开看时,乃是

10回 一幅纸,托在画上,正是倪太守遗笔。

10回 道?”只见藤大尹教把五坛银子一儿摆在自家面前,又分付梅氏道:

10回 不得抢他一锭;只是有言在前,一也不敢开口。滕大尹写个照帖,给

10回 以为理之当然,那个敢道个“不”。这正叫做鹬蚌相持,渔人得利。

10回

轴中藏非无意,壁下理金属有间。

11回 朝司,有一个秀士,姓赵,名旭,伯升,乃是西川成都府人氏。自幼

11回 特到堂中,禀知父母。其父赵伦,文宝;母亲刘氏,都是世代诗礼之

11回 歇,守持试期。入场赴选,一场文己毕,回归下处,专等黄榜。赵旭

11回 :“此卷作得极好!可惜中间有一差错。”试官俯伏在地,拜问圣上

11回 :“未审何差写?”仁宗笑曰:“乃是个’唯

11回 ‘。原来’口‘旁,如何却写’么‘

11回 旁?”试官再拜叩首,奏曰:“此旨可通用。”仁宗问道:“此人姓

11回 ”帝又问曰:“卿得何题目?作文多少?内有几?”赵旭叩首,一

11回 语如同注水,暗喜称奇,只可惜一差写。上曰:“卿卷内有一差错

11回 旭惊惶俯伏,叩首拜问:“未审何差写?”仁宗云:“乃是个’唯‘

11回 。本是个’口‘旁,卿如何却写作

11回 么‘旁?”赵旭叩头回奏道:“此旨可通用。”仁宗不悦,就御案上

11回 取文房四宝,写下八个,递与赵旭日:“卿家着想,写着

11回 牡丹芳,琼林锡与他人醉。‘唯’曾差,功名落地,天公误我乎生存

11回 ,又无盘缠,每曰上街与人作文写。争亲身上衣衫蓝缕,着一领黄草

11回 奏曰:“此九日者,乃是个‘旭’,或是人名,或是州郡。”仁宗曰

11回 自壁之上,有词二只,句语清佳,画精壮,后写:“锦里秀才赵旭作

11回 官取中的榜首,文才尽好,只因一差误,朕怪他不肯认错,遂黜而不

11回 不第?”赵旭答言:“学生一场文惧成,不想圣天子御览,看得一

11回 曰:“今上至明。”仁宗曰:“何差写?”赵旭日:“是‘唯’宇。

11回 奏说:‘皆可通用’。今上御书八:‘箪单、去吉、吴矣、吕台。’

11回

争差因关第,京师流落误佳期。<

11回 p>旭临帝厥应天文,本得名魁一浑。

11回 自思前事:“我状元到手,只为一黜落。谁知命中该发迹,在茶肆遭

11回

功名着态本抡魁,一争差不得归。

12回 来,是宋神宗时人,姓柳,名永,耆卿。原是建宁府崇安县人氏,因

12回 长句短,合用乎、上、去、入四声眼,有个一定不移之格。作词者,

12回 按格填入,务要与音协,一些杜撰不得,所以谓之

12回 眼,所以绍绅之门,绝不去走,文之交,也没有人。终日只是穿花街

12回 我煞脾和,独自窝盘一个。’管‘下达无分,’闭‘加点如何?权

12回 将’好‘自停那,’好‘中司着我。

12回 时,都是耆卿乎曰的乐府,蝇头细,写得齐整。耆卿问道:“此词何

12回 此作?”玉英道:“他描情写景,逼真。如《秋思》一篇末云:’

12回 轮番承直。但是讼碟中犯者妓着名,便不准行。妓中有个周月仙,颇

12回 生异锦,笔端舌喷长江。纵教匹绢难偿,不屑与人称量,我不求人富

12回 少不得也念一遍。念到“纵教匹绢难偿,不屑与人称量”,笑道:“

12回 晋公修福光寺,求文于皇甫,缇每索绢一匹。此子嫌吾酬仪太簿耳!

12回 ,正值翰林员缺,吏部开荐柳永名;仁宗曾见他增定大晟乐府,亦慕

12回 大笑道:“当今做官的,都是不识之辈,怎容得我才子出头?”因改

12回 款书名处,亦写“奉圣旨填词”五,人无有不笑之者。

12回 个小碑,照依他手板上写的增添两,刻云:“奉圣旨填词柳一变之墓

13回 p>话说张天师的始祖,讳道陵,辅汉,沛国人氏,乃是张子房第八

13回

画柔媚,墨迹如新。赵升看罢,大

13回 乐,能有几时?”便脱下鞋底,将迹挞没了。正是:落花有意随流水

13回 一件,谁人肯做?至于“色”之一,人都在这里头生,在这里头死,

13回 几自欢喜。乎日间,冤枉他一言半,便要赡神罚咒,那个肯重叠还价

14回

则今且说个“闲”,是“门”中着个“月”。你

14回

话说陈抟先生,表图南,别号扶摇子,毫州真源人氏

14回 茂盛,正合姓名。又有“长久”二,只道是佳兆,却不知赵太祖代周

14回 国号宋,“木”安添盖乃是“宋”。宋朝享国长久,先生己预知矣。

14回 息。先生在使者掌中,写一“休”,太宗见之不乐。因军马己发,不

15回

重重玉三千界,一一琼台十二楼。

15回 。这个大汉,姓史,双名弘肇,表化元,小憨儿。开道营长行军兵

15回 上间指挥差往孝义店,转递军期文,史弘肇到那孝义店,过未得一个

15回 来寻史弘肇的人,姓郭,名威,表仲文,邢州尧山县人。排行第一,

15回 是手头窘迫,忧愁思虑。故“困”着个“贫”,谓之“贫困”。“

15回 愁”,谓之“愁困”。“忧”,谓之“困”。不成“喜困”、“

16回 秀才,是汉明帝时人,姓张名劭,元伯,是汝州南城人氏。家本农业

16回 乃是楚州山阳人氏,姓范,名式,巨卿,年四十岁。世本商贾,幼亡

17回 。以后渐渐长成,符郎改名飞英,腾实,进馆读书;春娘深居绣阁。

17回 阅看户籍册子,见有一“邢祥”名,乃西京人。自思:“邢知县名侦

17回 文书与杨家翁、媪,教除去杨玉名。杨翁、杨媪出其不意,号哭而来

18回 我站在旁边,你只看着我,唤我名起来,小人自来与你分解。”说罢

18回 命,富贵在天,荣枯得失,尽是八安排,不可强求。有诗为证:

19回

杨益,谦之,浙江永嘉人也。自幼倜傥有

19回 错杂,人好蛊毒战斗,不知礼义文,事鬼信神,俗尚妖法,产多金银

19回 写得好,不住口称赞,说是汉文晋,天下奇才,王、杨、卢、骆之流

20回 城内虎异营中,一秀才姓陈名辛,从善,年二十岁,故父是殿前太尉

20回 ,乃东京金梁桥下张待诏之女,小如春,年方二八,生得如花似玉。

20回 上麻衣,昨日芒郎留下当;酒帘大,乡中学究醉时书。沽酒客暂解担

20回 寺时,额上有“红莲寺”三个大金。巡检下马,同一行人入寺。元来

21回

不羡荣华不惧威,添州改总难依。

21回

话说钱王,名镠,表具美,小名婆留,乃杭州府临安县

21回 子在衙中饮酒。因钟明写得一手好,县尉邀至书房,求他写一幅单条

21回 所访盐客的单儿,内中有钱婆留名。钟明吃了一惊,上席后不多几杯

21回 助婆留为安家之费,改名钱镠,表具美,劝留“镠”二音相同故也。

21回 穿红锦袍,手执方天画戟,领插令旗,跨一匹瓜黄战马,正扬威耀武

21回 一棒锣声,山中拥出二百余人,一儿拨开。

21回 忽然一棒锣声,涌出二百余人,一儿摆开。为头一个好汉,手执大刀

21回 锄田,锄起一片小小石碑,镌得有几行。农民不识,把与村中学究罗

21回

后面又镌“晋郭璞记”四。罗学究以为奇货,留在家中。次

21回 中拾将出来。原来只破作三块,将迹凑合,一毫不损。罗平心中大喜

21回 两浙诸路军马,旗帜上都换了越王号,又将灵碑及“灵鸟”宣示州中

22回

朝论若分忠佞,太平玉烛永调和。

22回 个教授来,写了卖妻文契,落了十花押。一面将银子兑过,王小四收

22回 ?”唐氏道:“通家怎说个’借‘?只怕粗婢不中用。奶奶看得如意

22回 读书过目成诵。父亲取名似道,表师宪。贾似道到十五岁,无书不读

22回 。寻常只是呼唤而已,那个“请”,也不容易说的,此乃是贵妃面上

22回 ,弃官而去。又有钱塘人叶李者,太白,素与似道相知,上书切谏。

22回 漳州。自此满朝钳口,谁敢道个不

22回 惟写“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八个。似道大惊,方知其术神验,遂叩

22回 中,那勇士背心上绣成“荥阳”二。“荥阳”却是姓郑的郡名,与富

22回 在路上呕气而死。又有一人善能拆,决断如神。似道富贵已极,渐蓄

22回 ,于是欲行董卓、曹操之事。召拆者,以杖画地,作“奇”。使决

22回 休咎。拆的相了一回,说道:“相公之事不

22回 手轻轻揭起,见钵盂内覆着两行细,乃白土写成,画端楷。似道大

22回

正惊讶间,迹忽然灭没不见。似道遍召门客,

22回 血而死。可怜廖莹中聪明才学,诗皆精,做了权门犬马,今日死于非

22回 竹竿,扯帛为旗,上写着十五个大,道是“奉旨监押安置循州误国奸

22回 一个客官,匆匆而至,见了旗上题,大呼:“平章久违了。一别二十

22回 ,却是谁来?那客官姓叶,名李,太白,钱唐人氏,因为上书切谏似

22回 道看这庵中扁额写着“木绵庵”三,大惊道:“二年前,神僧钵盂中

22回 ,诗云:深院无人草已荒,漆屏金尚辉煌。

23回

诗尾后又有细一行云:“有情者拾得此帕,不可

23回 一条性命。你道花笺上写的甚么文?原来也是个《如梦令》,词云:

24回 思温无可活计,每日肆前与人写文,得些胡乱度日。忽值元宵,见街

24回 ,秋水精神。四珠环胜内家妆,一冠成宫里样。未改宣和妆束,犹存

24回 。与民同乐午门前。僧院犹存宣政,不见鳌山。

24回 韩掌仪。”二人道:“在里面会文,容入去唤他出来。”二人遂入去

24回 太尉自盱眙掠得一妇人,姓郑,小义娘,甚为太尉所喜。义娘誓不受

24回 思厚正看之间,忽然见壁上有数行。思厚细看体柔弱,全似郑义娘

24回 杆登楼。至楼上,又有巨屏一座,体如前,写着《忆良人》一篇,歌

24回 掀波,见水上一人波心涌出,顶万巾,把手揪刘氏云鬓,掷入水中。

25回 白唇红,乃齐国丞相,姓晏名婴,平仲,前来喝住武士,备问其详。

26回 外北新桥下有一机户,姓沈名昱,必显,家中颇为丰足。娶妻严氏,

27回 甚名谁?那名臣姓朱,名买臣,表翁子,会稽郡人氏。家贫未遇,夫

27回 富贵贫贱,各有其时。有人算我八,到五十岁上必然发迹。常言’海

27回 大。虽然如此,若数着“良贱”二,只说娼、优、隶、卒四般为贱流

27回 爱此女如同珍宝,从小教他读书识。到十五六岁时,诗赋俱通,一写

28回 诗卷呈上。周庠一见,篇篇道好,称奇,乃荐为郡掾。吏事精敏,

28回 ,那客人答道:“小生姓李名英,秀卿,从幼跟随父亲出外经纪。今

29回 妓者何名,答言:“贱人姓吴,小红莲,专一在上厅祗应。”当日酒

29回 敢隐讳,妾乃上厅行首,姓吴,小红莲,在于城中南新桥居祝”长老

29回 :“送与水月寺玉通和尚,要讨回,不可迟误。”承局去了。柳府尹

29回 翠是玉通和尚转世,天生聪明,识知书。诗词歌赋,无所不通;女工

29回 ,所以立心要度他。正是:悭贪二能除却,终是西方路上人。

30回 p>且说洛阳有一人,姓李名源,子澄,乃饱学之士,腹中记诵五车

30回 在一个人家。这个人家姓苏名洵,明允,号老泉居士,诗礼之人。院

30回 悟一灵也托生在本处,姓谢名原,道清。妻章氏,亦梦一罗汉,手持

30回 老泉的孩儿年长七岁,教他读书写,十分聪明,目视五行书。行至十

30回 五经三史,无所不通,取名苏轼,子瞻。此人文章冠世,举笔珠玑,

30回 部取一道度牒,御笔判定“佛颖二。瑞卿领了度牒,重又叩谢。候圣

30回 只是谢罪,再不敢说做和尚的半个儿不好。任凭佛印谈经说法,只得

30回 问,于门吏处借纸笔墨来,便写四送入府去。东坡看其四:“诗僧

30回

东坡见此诗,方才认出迹,惊讶道:“他为何也到此处?

30回 。东坡寻思,此梦非常,四句诗一不忘,正不知甚么缘故。忽听得远

30回 道:“何时得脱?”佛印说出八个来,道是:逢永而返,逢玉而终。

30回 又道:“学士牢记此八者!学士今番跋涉忒大,贫僧不得

31回 州有一秀才,复姓司马,名貌,表重湘。资性聪明,一目十行俱下。

31回 樵乡曹嵩家托生,姓曹,名操,表孟德。先为汉相,后为魏王,坐镇

31回 “你在杨家投胎,姓杨,名修,表德祖。当初沛公入关之时,诸将争

31回 江东孙坚家投胎,姓孙,名权,表仲谋。先为吴王,后为吴帝,坐镇

31回 楼桑村刘弘家为男,姓刘,名备,玄德。千人称仁,万人称义。后为

31回 在南阳托生,复姓诸葛,名亮,表孔明,号为卧龙。为刘备军师,共

31回 发你在襄阳投胎,姓庞,名统,表士元,号为凤雏,帮刘备取西川。

31回 “发你范阳涿州张家投胎,名飞,翼德。”

31回 胎,只改姓不改名,姓关,名羽,云长。你二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

31回 你来生在常山赵家出世,名云,表子龙,为西蜀名将。当阳长坂百万

31回 如意,仍与你为子,改名刘禅,小阿斗。嗣位为后主,安享四十二年

31回 公上来:“你去周家投胎,名瑜,公瑾。发你孙权手下为将,被孔明

31回 改姓,仍托生司马之家,名懿,表仲达。一生出将入相,传位子孙,

32回 话说宋朝第一个奸臣,姓秦名桧,会之,江宁人氏。生来有一异相,

32回 秦桧,其意遂决。将片纸写几个密封固,送大理寺狱官。是晚就狱中

32回 重换来,又复污坏,究竟写不得一。长舌妻王夫人在屏后摇手道:“

32回 。行到城门,见榜额乃“酆都”二,迪才省得是阴府。业已至此,无

32回 但见琼楼玉殿,碧瓦参横,朱牌金,题曰“天爵之府”。既入,有仙

34回 本陈州人氏,有妻韩氏。子李元,伯元,学习儒业。李懿到家收拾行

34回 皆捣红泥墙壁。朱门三座,上有金牌,题曰“玉华之宫”。轿至宫门

35回 前行山定来。当时山定承了这件文,叫僧儿问时,应道:“则是茶坊

35回 前行入州衙里,到晚衙,把这件文呈了钱大尹。大尹叫将皇甫殿直来

36回 p>话说晋朝有一人,姓石名崇,季伦。当时未发迹时,专一在大江

36回 个汉,浑身赤膊,一身锦片也似文,下面熟白绢绲拽扎着,手把着个

36回 国逍遥汉‘,只做着上面个’宋‘;’四海尽留名‘,只做着个’四

36回 ‘;’曾上太平鼎‘,只做着个’曾

36回 ‘;’到处有名声‘,只做着个’到

36回 ‘。上面四道:’宋四曾到‘。”王殿直道:

36回 质蚕姑,难效彼当垆卓氏。壁间大,村中学究醉时题;架上麻衣,好

36回 名的禁魂张员外,只为“悭吝”二,惹出大祸,连性命都丧了。那王

37回 不分彼此,一体相待。普能虽不识,却也硬记得些经典。只有《法华

37回 聪明过人,不曾上学读书,便识得,又喜诵诸般经卷。为何能得如此

37回 赤章奏天。纸后又写十来个“隐”

37回 ,木呆了一会,又再三拜问“隐”之义。支公为何连写这十来个“隐

37回 ”?日后沈约身死,朝议欲谥沈约为

38回

参透风流二禅,好姻缘作恶姻缘。

38回 是:生为孝子肝肠烈,死作明神姓香。

39回 州遂安县有个富家,姓汪,名孚,师中,曾登乡荐,有财有势,专一

39回

他有个嫡亲兄弟汪革,信之,是个文武全才。从幼只在哥

39回 开看时,上写道:侍生洪恭再拜,达信之十二爷阁下:自别台颜,时

39回

书尾又写细一行,云:别谕俟从临安回即得践

39回 “适郭某所言,出于至诚,并无半相欺。从与不从,早早裁决,休得

39回 误。”汪革带着半醉,唤郭择的表道:“希颜是我故人,敢不吐露心

39回 不计其数,旗上明写’福应侯‘三。那神人舒左脚踢我下马,想是神

39回 p>行出江口,只见五个渔船,一儿泊在江边,船上立着个汉子,有

39回 军,任满赴行都升补。想来’汪‘半边是’王‘,’革‘下截是

39回 ’中一‘二,此人正是汪革。今已过去,不知

39回 记姓名。而郡县申文,已有刘青名。合行文本处访拿治罪,不可终成

39回 却有汪孚卫护,地方上谁敢道个不

40回 ,愈加怨恨,遂将第一首诗改窜数,诗曰:

40回 贼阎浩、杨胤夔招中,窜入沈炼名,只说浩等平日师事沈炼,沈炼因

40回 沈炼亲笔楷书。贾石道:“这两幅可揭来送我,一路上做个纪念。他

40回 诸人姓名,一一挨拿。只有贾石名先经出外,只得将在逃开报。此见

40回 入。他家法极严,谁人敢泄漏半个,正是:

40回 万欲向众人分剖时,未说得一言半,众人便道:“两个排长不消辨得

40回 提起沈襄之事,才说得“沈襄”二,冯主事便掩着双耳道:“此乃严

40回 与我们实实无涉。青天在上,若半虚情,全家祸灭!如今官府五日一

40回 书符念咒,神箕自动,写出十六个来,道是:高山番草,父子阁老;

40回 “朕知其说。’高山‘者,’山‘连’高‘,乃是’嵩‘;’番草

40回 ‘考,’番‘’草‘头,乃是’蕃‘。此指严

40回 看之?”沈襄道:“动问老丈,此是何人所书?”老者道:“此乃吾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