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世明言

最近查询记录

在《喻世明言》查询“敢” 在《喻世明言》查询“须” 在《喻世明言》查询“何” 在《喻世明言》查询“金” 在《喻世明言》查询“女儿” 在《喻世明言》查询“国” 在《喻世明言》查询“宝” 在《喻世明言》查询“鸡” 在《喻世明言》查询“道” 在《喻世明言》查询“问” 在《喻世明言》查询“舍” 在《喻世明言》查询“盛” 在《喻世明言》查询“仰” 在《喻世明言》查询“贫” 在《喻世明言》查询“良” 在《喻世明言》查询“虽然” 在《喻世明言》查询“文” 在《喻世明言》查询“笑话” 在《喻世明言》查询“拜” 在《喻世明言》查询“然” 在《喻世明言》查询“技” 在《喻世明言》查询“字” 在《喻世明言》查询“殿” 在《喻世明言》查询“大” 在《喻世明言》查询“菜” 在《喻世明言》查询“令” 在《喻世明言》查询“温” 在《喻世明言》查询“铁” 在《喻世明言》查询“恶贯” 在《喻世明言》查询“不离” 在《喻世明言》查询“为之” 在《喻世明言》查询“屈” 在《喻世明言》查询“劳” 在《喻世明言》查询“楼” 在《喻世明言》查询“雅” 在《喻世明言》查询“香菱” 在《喻世明言》查询“阁” 在《喻世明言》查询“常言道” 在《喻世明言》查询“蒙” 在《喻世明言》查询“来处” 在《喻世明言》查询“娘” 在《喻世明言》查询“枝” 在《喻世明言》查询“魏延” 在《喻世明言》查询“之心” 在《喻世明言》查询“董卓” 在《喻世明言》查询“敝” 在《喻世明言》查询“祥” 在《喻世明言》查询“这般” 在《喻世明言》查询“法名” 在《喻世明言》查询“鄙” 在《喻世明言》查询“芳” 在《喻世明言》查询“洪”

1回 门请进,道:“老身未曾梳洗,不为礼了。大官人起得好早!有何贵

1回 这一百两白银,干娘收过了,方才说。”婆子不知高低,那里肯受。

1回 踅出来,道:“大官人,老身且不称谢,你且说甚么买卖,用着老身

1回 着看了。婆子道:“老身取笑,岂小觑大官人。这银两须要仔细,请

1回 道:“今日雨天没事,老身大胆,求大娘的首饰一看,看些巧样儿在

1回 ,就过来闲话。”婆子道:“只不频频打搅。”三巧儿道:“老人家

1回 ”婆子道:“老身只当闲话讲,怎将天比地?”当日两个猜谜掷色,

1回 大娘怕没有精致的梳具,老身如何用?其他胡儿们的,老身也怕用得

1回 巧儿自己心虚,觉得满脸惭愧,不殷勤上前扳话。兴哥搬完了行李,

1回 蒋兴哥道:“丈人在上,小婿也不多讲。家下有祖遗下珍珠衫一件,

1回 知自己不是,躲过一边,并没一人出头说话。兴哥见他如此,也出了

1回 家也数落了几句。吕公一场没趣,怒而不言。正是:羊肉馒头没的

1回 。只愁来历不明,怕惹出是非,不露人眼目。连奴家至今,不知这物

1回 ”弟兄两个道:“爷爷分付,小人不遵依。”兴哥见县主不用刑罚,

2回 老娘去了。那客人已经官断,如何争?只得含羞噙泪而去。众人无不

2回 放他去。若得顾佥事回来,他便不去了,这事就十分干净了。”计较

2回 要延捱时刻,误其美事。鲁公子不就穿,又借个包袱儿包好,付与老

2回 情,便道:“老爷不在家,小人不乱传。”鲁公子道:“老夫人有命

3回 小妇人一双俊俏眼觑着吴山道:“问官人青春多少?”吴山道:“虚

3回 赛金。长大,父母顺口叫道金奴。问官人排行第几?宅上做甚行业?

3回 嘴贼鸭黄儿,在这里学放屁!若还来应我的,做这条老性命结识他。

3回 走到新桥市上吴防御丝绵大铺,不径进。只得站在对门人家檐下踅去

3回 卖帐。”主管明知到此处去,只不阻,但劝:“官人贵体新痊,不可

3回 妆桌上。八老下来,金奴讨酒,才上去。两个并坐,金奴筛酒一杯,

3回 ,不要催促。”轿夫道:“小人不来催。”金奴分付毕,走上楼来,

3回 点心。”金奴见吴山脸色不好,不强留。吴山整了衣冠,下楼辞了金

3回 皆泪下。防御见吴山病势危骂,不埋怨他,但把言语来宽解。吴山与

4回 ”尼姑沉吟半晌,便道:“此事末轻许!持会见小姐,看其动静,再

4回 际相逢侥幸。一个难辞病体,一个惜童身;枕边吁喘不停声,还嫌道

4回 二锭,一锭我用去了,止存一锭不留用,将来与一官人凑买棺木盛殓

4回 你做甚?”急得夫人阁泪汪汪,不回对。太尉左思右想,一夜无寐。

4回 你为妻,及至归家,惧怕父亲,不察知,别成姻眷。害你终朝悬望,

5回

至晚酒散,常何不屈留马周在书馆住宿。欲备轿马,

5回 部尚书,自知得罪,心下忧惶,不补官。马周晓得此情,再一请他相

6回 厅理事,申徒泰远远站着,头也不抬起。巴得散衙,这曰就无事了。

6回 。”申徒泰道:“恩相钧自,小人不道恢。”令公分付甲仗库内,取

6回 妆去了。只今晚便在西房独宿,不劳你侍酒。”弄珠儿听罢大惊,不

6回 土色,不住的磕头,只道得个“不”二字,那里还说得出什么说话!

7回 有哭声。角哀叱曰:“何人也?辄夤夜而人!”其人不言。角哀起而

7回 骂吾曰:‘汝是冻死饿杀之人,安建坟居吾上肩,夺吾风水?若不迁

7回 ,当代名懦,仁义廉洁之士,汝安逼之?再如此,吾当毁其庙,而发

7回 ,兔受此祸。”角哀曰:“此人安如此欺凌吾兄!弟当力助以战之。

8回 又且当朝宰相之侄,亲口嘱托,怎推委。即署仲翔为行军判官之职。

8回 ,树尺寸于幕府,足下丘山之恩,忘街结?

8回 危。当时若听还师策,总有群蛮谁窥?

8回 破衣,口吃粗粝。虽一钱一粟,不妄费,都积来为买绢之用。得一望

8回 安叩首曰:“既蒙明公高谊,仆不固辞。所少尚一分之一,如数即付

8回 堪。十年不达中原传,梦想心交不谭。

8回 所钟爱,勉受一小口为伴,余则不如命。”仲翔把那九个美女,赠与

8回 相同食。夜间亦安置竹笼停当,方就寝。嘉州到魏郡,凡数千里,都

9回 意。黄太学回道:“已经受聘,不从命。”县令再一强求,黄太学只

9回 学看见刺史发怒,出言图赖,再不开口,两眼含泪而去。在晋州守了

9回 官吏们一出一人,如马蚁相似,谁上前把这没头脑的事问他一声!正

9回 璧参军?”唬得唐璧躲在一边,不答应。店主人走来问道:“二位何

9回 通谒,何缘见召?且身穿亵服,岂唐突!”堂吏道:“令公立等,参

9回 唐璧慌忙拜伏在地,流汗侠背,不仰视。令公传命扶起道:“私室相

9回 捏着两把汗,低了眉头,鼻息也不出来。

9回 绝。见与不见,权在令公,贱妄安自专。”令公点头,教他且去。密

9回 于飞赴任。”唐璧只是拜谢,也不再问赴任之事。只听得宅内一派乐

10回 ?”善继大怒,骂道:“小畜生,挺撞我!”牵住他衣袖儿,捻起拳

10回 八亩,都是遵依老爹爹遗命,毫不自专,伏乞尊亲长作证。”这伙亲

10回 明鬼谷先师一般,魂都惊散了,怎抵赖。拶子套上,便承认了。八汉

10回 坐。众人看他见神见鬼的模样,不上前,都两旁站立呆看。只见滕大

10回 命了。”少停又拱揖道:“晚生怎当此厚惠?”推逊了多时,又道:

10回 一所小屋,可是有的?”善继也不隐瞒,只得承认道:“有的。”大

10回 p>圣贤自是空题目,惟有鬼神不触。

10回 即使万金,亦是兄弟的,小儿并不争执。”大尹道:“你就争执时,

10回 先生育命,送我作酬谢之意,我不当,他再一相强,我只得领了。”

10回 壁五千,己出望外;若右壁更有,不依先人之命。”大尹道:“我何

10回 他一锭;只是有言在前,一字也不开口。滕大尹写个照帖,给与善述

10回 酬谢他的,反以为理之当然,那个道个“不”字。这正叫做鹬蚌相持

11回

那时赵旭在店内蒙宣,不久停,随使命直到朝中。借得蓝袍

11回 身便拜:“若得二位官人提携,不忘恩。”苗太监道:“秀才,你有

12回 臣之故友。偶然来此,因布衣,不唐突圣驾。”明皇道:“朕亦素闻

12回

自恨身为妓,遭污不言。

12回 ,月仙仍到黄秀才馆中住宿,却不声告诉,至晓回家。其舟人记了这

12回 “吊柳七”、“上风流家”者,不到乐游原上踏青。后来成了个风俗

13回 米绢数目,悉开报于神明,一毫不私用。由是百姓有小疾病,便以为

13回 来首过。病愈后,皆羞惭改行,不为非。如此数年,多得钱财。乃广

13回 神,命我分形查勘。汝何方孽畜,在此虐害生灵?罪业深重,天诛难

13回 又去剿除了那毒蛇。山中之人,方昼行。顺帝汉安元年,正月十五夜

13回 了,负痛奔回。那四个魔王,更不动掸。真人又投身人水,即乘黄龙

13回 饶命!愿往西方裟罗国居住,再不侵扰中土。”真人遂判令六大魔王

13回 诸弟子回言,“吾师出游去了,不擅留。”赵升拱立伺候,众人四散

13回 世欠你宿债,今生合供你啖嚼,不畏避;如其不然,便可速去,休在

13回 赵升上来?”诸弟子面面相觑,谁答应?真人自临崖上,舒出一臂,

14回 次驾幸礼贤馆,有时值他睡卧,不惊醒而去。明宗心知其为异人,愈

14回 过是紫微垣边一个小小星儿,如何占在上位?”赵匡胤苛其言。有认

14回 性;若不下拜,则亵其体。是以不毒谣。”乃于谣书之尾,写四句附

14回 口,高岩之上,凿一石室。门人不违命。室既凿成,先生同门人往观

15回 p>一声点破睛空碧,遏住行云不飞。

15回 偷王公锅子,日里先少了酒钱,不出门,阎待谣寻个恰好!遂请他出

15回 肇道:“好便好,只有一件事,未成这头亲。”阎招亮道:“有那一

15回 盘缠,我家里自讨来使。”众人不道他甚的,由他留这郭大郎在铺屋

15回 重重谢你。”王婆道:“老媳妇不去。再去时,吃他打杀了,也没入

15回 了几文钱,径硬拿了鱼。扑鱼的不和他争,走回来说向郭大郎道:“

15回 翰与夫人饮酒,忘了发付,又没人去察覆。到晚,刘太尉只得且归,

16回 !常闻人不能行千里,吾宁死,不有误鸡黍之约。死后且不可葬,持

17回 府,是为高宗。高宗惧怕金虏,不还西京,乃驾幸扬州。单推官率民

17回 自思:“邢知县名侦,此人名样,是同行兄弟?自从游宦以后,邢家

17回 梅止渴,何如?”司户初时逊谢不,被司理言之再三,说到相知的分

17回 司户见了杨玉,反觉有些避嫌,不注目;然心中思慕愈甚。司理有心

17回 嗔怪。”杨玉也识破三分关窍,不固却,只得顺情。两个遂在榻上,

17回 上。太守着了,道:“此美事也,不奉命?”次日,四承务具状告府

17回 余年,费尽心力。今既蒙明判,不抗拒。但愿一见而别,亦所甘心。

17回 众妓陆续而来。从人点窖己齐,方禀知司户,请孺人登舆。仆从如云

17回 侍阿姊,比于侍婶,亦所甘心。况与阿姊比肩耶?”春娘道:“妹既

18回 ,教他跳战之法。中国人惧怕,不不从。过了一年半载,水土习服,

18回 十二个人,俱潜躲在顺济庙中,不出头。正在两难,急听得庙外喊声

18回 王千户道:“既有此冤情,我也不自专,解在帅府,教他自行分辨。

19回 南越国用重价购求来的,都堂也不自用,要进朝廷的奇味。富户吃了

19回 回话道:“不才还要长官扶持,怎当此!”因说道:“这里地方与马

19回 你们既然晓得,我若没本事,也不来这里做官。我也不杀他,看他怎

19回 生脱身!”众老人们说道:“实不瞒老爹,这县里自来是他与几个把

19回 主。如今晓得老爹的法了,再也不冒犯老爹,饶放庞老人一个,满县

19回 实一性的。小人们归顺,概县人谁梗化?时常还有孝顺老爹。”杨公

19回 老人又禀道:“没甚孝顺老爹,怎倒要老爹的东西?”各人些小受了

20回 虎狼盗贼?”申公情知难劝,便不言,自退去了。

20回 奈何,自古道:’在他矮檐下,怎不低头?‘”如春告金莲云:“姐

21回 此时里中都唤他做“钱大郎”,不叫他小名了。

21回 陆。人听说是见在官府的儿,没人来上桩。大郎有采时,进去赌对一

21回 ,满船人都吓得魂飞魄散,那个再挺敌。一个个跪倒船舱,连声饶命

21回 了这个消息。害了一怕,好几日不去寻二钟相会。正是:

21回 了三个月。早晚只演习枪棒,并不出门。连自己爹娘也道是个异事,

21回 姓名,婆留好象泥塑木雕的,那里说。钟起焦燥,乃唤两个儿子问:

21回 乎?杭州不可得也!”于是贼兵不停石鉴镇上,径望越州一路而去,

21回 。况董刺史出身观察门下,尚然不与观察敌体,将军如此倨傲,岂小

21回 ,只见钱镠大喝道:“无名小子,来饶舌。”将头巾望上一捵,二十

21回 为朝廷命官,各守一方,下官并不得罪,察使不知到此何事?”刘汉

21回 爵,心中大怒。骂道:“贼狗奴,卖吾得官耶?吾先取杭州,以泄吾

21回 都被董昌带去,留的都是老弱,谁拒敌?顾全武径入府中,将伪世子

21回 何吉凶?”罗平心知不祥之兆,不直言,乃说道:“大越帝业,因斩

21回 州城中见军马已退,恐有诡计,不追袭。

21回 并力来追董昌。董昌闻了此信,不走杭州大路,打宽转打从临安、桐

21回 军士都拜伏于地,那个不要性命的来交锋。董昌见时势不好,脱去金

21回 >钱镠大怒,喝道:“何物江神,逆吾意!”命强弩数百,一齐对潮

22回 中馈,炊爂当然;况是尊官荣顾,不遵命!但丈夫不在,休嫌怠慢。

22回 待丈夫归时,尊官自与他说,妾不擅许。”说犹未了,只见那妇人指

22回 正合其意,加添县宰之势,丞厅怎不从?料道丈夫也难埋怨。连声答

22回 赐典铺中,偿其赁衣。典铺中那里受?反备盛礼来贺喜。自此贾贵妃

22回 进师汉阳,以救鄂州之围。似道不推辞,只得拜命。闻得大学生郑隆

22回 急,鄂州将破,似道心胆俱裂,那上前?乃与廖莹中诸人商议,修书

22回 面流之于漳州。自此满朝钳口,谁道个不字!

22回 郑的郡名,与富春子所言相合,怎不信?似道自此检阅朝籍,凡姓郑

22回 ,水没及腰膝,泥淖满面,无一人退后者。葬毕,又饭僧三万口,以

22回 兵乘势破了池州。似道闻此信,不进前,遂次于鲁港。步军招讨使孙

22回 心,保全蝼蚁之命,生生世世,不忘报。”说罢,屈膝跪下。郑虎臣

22回 一路遇着寺院,逼他布施,似道不不依。约行半月,止剩下三个车子

22回 童仆数人,又被虎臣终日打骂,不亲近。似道所坐车子,插个竹竿,

22回 p>丁谓惭愧,连夜偷行过去,不停留。今日叶李词中,正用这个故

22回 生伤感。又见郑虎臣颜色不善,不十分殷勤。是日,赵分如设宴馆驿

22回 道也谦让道:“天使在此,罪人安与席?”到教赵分如过意不去,只

22回 ,要他好死却不肯死。”赵分如不再言。次日五鼓,不等太守来送,

22回 如明知是虎臣手脚,见他凶狠,那盘问?只得依他开病状,申报各司

23回 七日方归,止妾与侍儿小英在家。邀仙郎惠然枉驾,少慰鄙怀,妾当

23回 日,舜美捱至天晚,便至其外,不造次突入。乃成《如梦令》一词,

23回 儿。舜美认得是女子脱下之鞋,不开声。众人说:“不知何人家女孩

23回 ”素香听罢,答曰:“荷承垂问,不实告。妾乃浙江人也,因随良人

24回 著紫的妇人见思温,四目相睹,不公然招呼。思温随从车子到燕市秦

24回 温甚喜,就教三儿坐,三儿再三不。思温道:“彼此都是京师人,就

24回 宅眷时,常见夫人,又恐不是,不厮认。”思温遂告三儿道:“我有

24回 夫人至此游宴,既为奴仆之躯,不久语,叔叔叮咛,蓦遇江南人,倩

24回 温道:“我家奴婢,更夜之间,怎引诱?”拿起抽攘,迎脸便打。思

25回 儒小儿,国人无眼,命汝为相,擅乱开大口!吾三人有诛龙斩虎之威

25回 士,可定下计策,先塞其口,令不来下说词。”君臣定计了,宣晏子

25回 图赖。”晏子曰:“真赃正犯,尚抵赖!速与吾牵出市曹斩之。”楚

25回 患者,齐三士皆无仁义之人,吾不去。”晏子曰:“王上放心,臣愿

25回 中,手挥铁阕,救主公出,军中无近者,此功若何?”齐王曰:“据

25回 拜伏而叹曰:“丞相神机妙策,安不伏耶?自今以后,永尊上国,誓

26回 大理寺官便喝道:“你是那里人,进内御用之外大惊小怪?有何冤屈

26回 一两二钱买将回来。因他好巧,不自用,以此进贡上用。并不知人命

26回 平,特与李吉讨命。如不是实,怎告扰?望乞怜悯做主。”知府见二

27回 不多时,后夫唤到,拜伏于地,不仰视。买臣大笑,对其妻道:“似

27回 心低气,服着团头,如奴一般,不触犯。那团头见成收些常例钱,一

27回 丈人治酒送行,此时众丐户料也不登门闹吵了。喜得临安到无为军是

27回 子赏与舟人为酒钱。舟人会意,谁开口?船中虽跟得有几个蠢婢子,

27回 。须是预先讲过,凡事容耐些,方赘入。”众人领命,又到司户处传

27回 我儿息怒,如今贤婿悔罪,料然不轻慢你了。你两个虽然旧日夫妻,

27回 前番在金家已费过了,今番下官不重叠收受。”莫稽低头无语。许公

28回 稽迟在家。英台只恐哥嫂疑心,不推阻。山伯直到十月方才动身,过

28回 不欺姐姐,奴家至今还是童身,岂行苟且之事玷辱门风!”

28回

那时守备太监正有权势,谁不依?媒妪回覆,亲事已谐了。李

29回 居住?因何到此?”红莲曰:“不隐讳,妾乃上厅行首,姓吴,小字

29回 不吝惜。况兼柳妈妈亲生之女,谁阻挡?在万松岭下造石桥一座,名

29回 新衣,只说要往天竺进香,妈妈谁阻当?教丫鬟唤个小轿,一径抬到

29回 。柳翠被月明师父连喝三遍,再不开言。慌忙起身,依先出了寺门,

30回 抱的红莲,如今在那里?”清一不隐匿,引长老到房中,一见吃了一

30回 圣旨剃度,苏学士的乡亲好友,谁怠慢?都称他做”禅师“,不在话

30回 ,子瞻惶恐无任,只是谢罪,再不说做和尚的半个字儿不好。任凭佛

30回 ”东坡取笔来批一笔云:“诗僧焉谒王侯?”教门吏把与和尚,和尚

30回

笑却小人无度量,诗僧焉谒王侯!

31回 说道:“你这秀才,有何才学,辄怨天尤地,毁谤阴司!如今我们来

31回 他手脚尚软,心头还有些微热,不移动他,只守在他头边,哭天哭地

31回 阴司报应不爽,阴间岂无冤鬼?你取从前案卷,与我一一稽查么?若

31回 信是第一个功臣,谋反未露,臣不奉命。‘娘娘大怒道:’卿与韩信

31回 是同谋么?卿若没诛韩信之计,待

31回 立己子,封如意为赵王,妾母子不争。谁知吕后心犹不足,哄妾母子

31回 辞,只做不知。妾心怀怨恨,又不啼哭,斜看了他一看。他说我一双

31回 ,细说一遍:“我今已奉帝旨,不久延,喜得来生复得与你完聚。”

32回 具席于下,命迪坐。迪谦让再三不。王曰:“诸公以子斯文,能持正

33回 嫁人。”两个媒人则在阶下拜,不说。韦谏议道:“不须多拜,有事

34回 “东人有名榜在此,欲见解元,未擅便。”李元曰:“汝东人何在?

34回 无相识,亦无姓朱者来往为友,多同姓者乎?”青衣曰:“正欲见通

34回 宫”。轿至宫门,请下轿。李元不那步,战栗不已。宫门内有两人出

34回 ,曰:“布衣寒生,王上御前,安侍坐?”王曰:“解元于吾家有大

34回 座,皆是蛟绡拥护,李元惊怕而不坐。王命左右扶李元上座。两边仙

34回 回杭报父得知,必生远虑。因此不久留,只此告退。”王曰:“既解

34回 元要去,不久留。虽有纤粟之物,不足以报大

34回 欲者当一一奉纳。”李元曰:“安过望,平生但得称心足矣。”王笑

34回 曰:“解元既欲吾女为妻,不奉命。但三载后,须当复回。”

34回 者,但得一举登科,以称此心,岂望天女为配偶耶?”王曰:“此女

34回 酒,就以此女与我为妇。”王安不细问情由,请女子下船,将金珠藏

34回 中娶得一妇,不曾得父母之命,不参见。”母曰:“男婚女聘,古之

35回 妮子揩着眼泪道:“告殿直,实不相瞒,自从殿直出去后,小娘子夜

35回 四人唱喏道:“告父母官,小人怎收领孺人?”殿直发怒道:“你们

35回 不领他,这件事干人命。”吓倒四个

35回 见这罪人,把两只手掩着面,那里开眼。山前行喝着狱卒道:“还不

35回 觑着丈夫,两个四目相视,只是不言语。那官人同妇女两个入大相国

36回 忿。那捉笊篱的哥哥吃打了,又不和他争,在门前指着了骂。只见一

36回 是他师弟赵正。宋四公人面前,不师父师弟厮叫,只道:“官人少坐

36回 着吞头缩不上。“别人便怕了,不去。我且看他,如何对副我!我自

36回 篱的便道:“恩人有何差使?并不违。”宋四公道:“作成你趁一千

36回 一个是张员外?”张富低着头,不答应。狱卒便问:“阁下是谁?要

36回 同去起赃。见了真正赃物,老汉方领赏。”张员外大喜道:“若起得

37回 “范道在寺多年,一世奉斋,并不有一毫贪欲,也不狼藉天物。今

37回 道:’妇人嫁了从夫。‘身子决不坏了。”复仁见小姐坚意要修行,

37回 灭魏,又恐高欢这枝人马强众,不轻发,特遣黄门召衍入朝问计。萧

37回 道:“学问无穷,智识有限,臣不以之事陛下。”明帝悚然启敬,不

37回 这建康就如没了门户的一般,无人敌,势如破竹,进克建康。兵至近

37回 亦存,两全无害。”永为定制,谁违背!

37回 ”各官听得说,都面面相看,无人去迎敌。侍中范云奏道:“臣等去

37回 里住下,等了十余日,风息了,方开船。不到一会间,风又发了,白

37回 来朝拜进贡。梁主见乾笃说阻风不过海一事,自知修塔的佛力,以此

38回 常要来,只怕你老公知道,因此不来望你。”一头说,一头搂抱上床

38回 醒。当坊邻佑,看见如此显灵,那不信?即日敛出财物,买下木植,

39回 了好几日。今番二程又来,洪恭不延款了,又乏钱相赠;家中存得几

39回 郭择的表字道:“希颜是我故人,不吐露心腹。某无辜受谤,不知所

39回 院讨个人情。上面先说得停妥,方出头。希颜念吾平日交情,休得推

39回 郡取谋反犯人,乃受钱转限,谁人担这干系?”

39回

千斤铁臂相持,好汉逢他打寒噤。

39回 港口,抢掳民财,消磨粮饷,那个下湖捕贼?

39回 中烟火不绝,远远的鼓声敲响。不近视,依旧撶转。又过几日,烟火

39回 附近居祝却有汪孚卫护,地方上谁道个不字。

39回 街坊上人一拥都来,唬得龚四八不相救,一道烟走了。郭兴招引地方

39回 尉又坏官去了,却是典史掌印,不自专,转解到安庆李太守处。

39回 说话。钱四二闻知汪孚自来,如何出头?带着妻子,连夜逃走去了,

39回 ,颁下诏书,大赦天下。汪世雄才回家,到遂安拜见了伯伯汪师中,

40回 ,好不利害!除非不要性命的,才开口说句公道话儿。若不是真正关

40回 分忠君爱国的,宁可误了朝廷,岂得罪宰相?其时有无名子感慨时事

40回 酒斗余,两坐客惧世蕃威势,没人不吃。只有一个马给事,天性绝饮

40回 官员面如土色,一个个低着头,不则声。世蕃假醉,先辞去了。

40回 路。满朝文武,惧怕严家,没一个来送行。有诗为证:

40回

相知不攀鞍送,恐触权奸惹祸殃。

40回 稳便。”沈炼道:“虽承厚爱,岂占舍人之宅!此事决不可。”

40回 。贾石道:“小人是一介村农,怎僭扳贵宦?”沈炼道:“大丈夫意

40回 四十余堡,掳去男妇无算。杨顺不出兵救援,直待鞑虏去后,方才遣

40回 软没用的老儿,听见严府分付,不怠慢,连忙覆本,一依杨、路二人

40回 ?既嫂嫂老夫人之意已定,我亦不相强。但我有一小事,即欲远出,

40回 两相赠。张千、李万道:“小人安无功受赐?”金绍道:“这银两不

40回 老爷钧旨,就是老爷分付,小人怎有违!”收了银两,谢了金经历。

40回 主事亲自送入。他家法极严,谁人泄漏半个字,正是:

40回 公道:“老爷正瞌睡,没甚事,谁去禀!你这獠子,好不达时务!”

40回 门户错杂,颇有妇人走动。李万不纵步,依旧退回厅上,听得外面乱

40回 是冯爷的年侄,要来拜望。小的不阻挡,容他进见。自昨日上午到宅

40回 犹自可。他是严相国的仇人,那个容纳他在家?他昨日何曾到我家来

40回 。”老店官见妇人口嘴利害,再不言语。店中闲看的,一时间聚了四

40回 >那知州姓贺,奉了这项公事,不怠慢,即时扣了店主人到来,听四

40回 起身来道:“老公祖既有公事,不留坐了。”贺知州一场没趣,只得

40回 泄于外人。”蓝道行叩头,口称不,受赐而出。

40回 吾兄之面。杨总督去任后,老夫方还乡。嫂嫂徐夫人和幼子沈衺,徙

40回 死狱中,是老夫偷尸埋葬,一向不对人说知。今日贤侄来此搬回故土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