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世明言

最近查询记录

在《喻世明言》查询“金” 在《喻世明言》查询“大” 在《喻世明言》查询“拜” 在《喻世明言》查询“恶贯” 在《喻世明言》查询“枝” 在《喻世明言》查询“女儿” 在《喻世明言》查询“温” 在《喻世明言》查询“来处” 在《喻世明言》查询“技” 在《喻世明言》查询“问” 在《喻世明言》查询“这般” 在《喻世明言》查询“字” 在《喻世明言》查询“洪” 在《喻世明言》查询“贫” 在《喻世明言》查询“文” 在《喻世明言》查询“敢” 在《喻世明言》查询“鸡” 在《喻世明言》查询“殿” 在《喻世明言》查询“何” 在《喻世明言》查询“舍” 在《喻世明言》查询“道” 在《喻世明言》查询“宝” 在《喻世明言》查询“敝” 在《喻世明言》查询“之心” 在《喻世明言》查询“楼” 在《喻世明言》查询“仰” 在《喻世明言》查询“不离” 在《喻世明言》查询“雅” 在《喻世明言》查询“屈” 在《喻世明言》查询“笑话” 在《喻世明言》查询“国” 在《喻世明言》查询“然” 在《喻世明言》查询“阁” 在《喻世明言》查询“常言道” 在《喻世明言》查询“祥” 在《喻世明言》查询“芳” 在《喻世明言》查询“鄙” 在《喻世明言》查询“长生” 在《喻世明言》查询“娘” 在《喻世明言》查询“古云” 在《喻世明言》查询“劳” 在《喻世明言》查询“良” 在《喻世明言》查询“令” 在《喻世明言》查询“虽然” 在《喻世明言》查询“须” 在《喻世明言》查询“盛” 在《喻世明言》查询“菜” 在《喻世明言》查询“铁” 在《喻世明言》查询“刑” 在《喻世明言》查询“有地” 在《喻世明言》查询“蒙” 在《喻世明言》查询“吾闻”

1回 发动。若是妻问夫,行人在半途,帛千箱有,风波一点无。青龙属木

1回 这大郎也是父母双亡,凑了二三千本钱,来走襄阳贩籴些米豆之类,

1回 水梳洗,取了一百两银子,两大锭子,急急的跑进城来。这叫做:欲

1回 嫌少?”慌忙又取出黄灿灿的两锭子,也放在桌上,道:“这十两

1回 所以特地相求。便说做不成时,这银你只管受用。终不然我又来取讨

1回 能效劳,依据日奉纳。”说罢,将锭放银包内,一齐包起,叫声:“

1回 马,救我残生。事成之日,再有白百两相酬。若是推阻,即今便是个

1回 了恁般如花似玉的娘子,便博个堆积玉也不为罕。”婆子又道:“大

1回 子。往来半年有余,这汉子约有千之费。三巧儿也有三十多两银子的

1回 女,大有颜色,一县闻名。出五十财礼,央媒议亲。王公到也乐从,

1回 ,那承差飞马去了。正是:只为千书信,又成一段姻缘。

1回 疑,想道:“前番回家,亏折了千资本。据这件珍珠衫,一定是邪路

2回 不记得何州甚县,单说有一人,姓,名孝,年长未娶。家中只有个老

2回 ,内有一包银子,约莫有三十两。孝不胜欢喜,便转担回家,对老娘

2回 :“你莫非做下歹事偷来的么?”孝道:“我几曾偷惯了别人的东西

2回

孝是个本分的人,被老娘教训了一

2回 汉子,那汉子气忿忿的叫天叫地。孝上前问其缘故。原来那汉于是他

2回 要下去淘模。街上人都拥着闲看。孝便问客人道:“你银子有多少?

2回 客人胡乱应道:“有四五十两。”孝老实,便道:“可有个白布裹肚

2回 么?”客人一把扯住孝,道:“正是,正是!是你拾着

2回 “依着道理,平半分也是该的。”孝道:“真个是我拾得,放在家里

2回 人到去寻主儿还他?也是异事。”孝和客人动身时,这伙人一哄都跟

2回

孝到了家中,双手儿捧出裹肚,交

2回 出银包看时,晓得原物不动。只怕孝要他出赏钱,又怕众人乔主张他

2回 平分,反使欺心,赖着孝,道:“我的银子,原说有四五

2回 ,你匿过一半了,可将来还我!”孝道:“我才拾得回来,就被老娘

2回 ?”那客人额定短少了他的银两。孝负屈忿恨,一个头肘子撞去,那

2回 客人力大,把孝一把头发提起,像只小鸡一般,

2回 放番在地,捻着拳头便要打。引得孝七十岁的老娘,也奔出门前叫屈

2回

却说做公的将客人和孝母子拿到县尹面前,当街跪下,

2回 银子,正在茅厕边抓寻不着,却是孝自走来承认了,引他回去还他。

2回 同,如何冒认得去?这银两合断与孝领去,奉养母亲;你的五十两,

2回 自去抓寻。”孝得了银子,干恩万谢的扶着老娘

2回

看官,今日听我说“钗钿”这桩奇事。有老婆的翻没了

2回 老婆,没老婆的翻得了老婆。只如孝和客人两个,图银子的翻失了银

2回 他,又怜他,心生一计:除非瞒过事,密地唤鲁公子来,助他些东西

2回 出私房银子八十两,又银杯二对,首饰一十六件,约值百,一手交

2回 ,不堪伏侍巾栉,有玷清门。便是帛之类,亦不能相助了。所存

2回 二股,钡一对,聊表寸意。公子宣别选良

2回

死生一诺重干,谁料好谋祸阱深?

2回

却说鲁公子回家看了钗钿,哭一回,叹一回,疑一回,

2回 实人,就把实情细细说了:“见有钗钿两般,是他所赠,其后园私会

2回 只得招道:“顾奶奶好意相唤,将钗钿助为聘资。偶见阿秀美貌,不

2回 审到鲁学曾一起,阅了招词,又把钗钿看了,叫鲁学曾问道:“这

2回 ,私下差老园公来唤小人去,许赠帛。小人员身在乡,一日后方去。

2回 。”御史道:“既不曾见小姐,这钗钿何人赠你?”鲁学曾道:“小

2回 责备小人来迟误事,莫说婚姻,连帛也不能相赠了,这钗钿权留个

2回 和两对银钟,共兑准了一百两;又首饰尽教搬来,众人公同估价,勾

2回 园公引入内室门,见了孟夫人,把银厚相赠。因留宿,有了奸骗情。

2回 。其银两、首饰,给与老欧领回。级、钡,断还鲁学曾。惧释放宁

2回 梁尚宾妻严审,仍追余赃回报。顾事别了御史自回。却说石城县知县

2回 贪财物,其实同谋的。”知县当时禀差人提田氏到官。

2回 子再一推辞不过,只得允从。就把钗钿为聘,择日过门成亲。

3回 个丝绵铺,家中放债积谷。果然是银满筐,米谷成仓!去新桥五里,

3回 。容住一四日,寻了屋就搬去。房恢例拜纳。”吴山便放下脸来道:

3回 娇作痴,说道:“官人,你将头上簪子来借我看一看。”吴山除下帽

3回 妇人一手按住吴山头髻,一手拔了簪,就便起身道:“官人,我和你

3回 妇人道:“奴家排行第五,小字赛。长大,父母顺口叫道奴。敢问

3回 此司门前辅子,是我自家开的。”奴暗喜道:“今番缠得这个有钱的

3回 一本帐。那老妇人是胖妇人的娘,奴是胖妇人的女儿。在先,胖妇人

3回 夫无用挣围,不得己于这般勾当。奴自小生得标致,又识几个字,当

3回

当时奴道:“一时慌促搬来,缺少盘费

3回 。”吴山应允了。起身整了衣冠,奴依先还了簪。两个下楼,依据

3回 恐邻舍们谈论。”又吃了一杯茶。奴留吃午饭,吴山道:“我耽阁长

3回 吃饭了。少司就送盘缠来与你。”奴道:“午后特备一杯菜酒,官人

3回 去。那房屋却是两间六椽的楼屋,奴只占得一间做房,这边一间就是

3回 二郎,叫道:“你几自赖哩,拔了簪子,走上楼去做甚么?”吴山被

3回 鱼、肉、酒、果之类。吴山正席,奴对坐,主管在旁。三人坐定,八

3回 山乎曰酒量浅,主管去了,开怀与奴吃了十数杯,便觉有些醉来。将

3回 袖中银子送与奴,便起身挽了奴手道:“我有一句话和你说:这

3回 静所在去住,我自常来看顾你。”奴道:“说得是!奴家就与母亲商

3回

且说奴送吴山去后,天色己晚。上楼卸

3回 一向不到店中来。主管自行卖货。奴在家清闲不惯,八老又去招引旧

3回 搬。”说罢,主管出来。胖妇人与奴说道:“我们明早搬入城。今日

3回 算了一回。吴山起身,入到里面与奴母子叙了寒温,将寿童手中果子

3回 费。持你家过屋后,再来看你。”奴接了果子并银两,母子两个起身

3回 看时,箱笼家火己自都搬下船了。奴道:“官人,去后几时来看我?

3回 :“只在一五日内,便来相望。”奴一家别了吴山,当日搬人城去了

3回 家调养,不到店内。心下常常思念奴,争亲灸疮疼,出门不得。

3回

却说奴从五月十七搬移在横桥街上居住

3回 又僻拗,一向没人走动。胖妇人向奴道:“那曰吴小官许下我们一五

3回 ?若是他来,必然也看觑我们。”奴道:“可着八老去灰桥市上铺中

3回 耽阁,辞了主管便回家中,回覆了奴。奴道:“可知不来,原来灸

3回

当日奴与母亲商议,教八老买两个猪肚

3回 莲肉灌在里面,安排烂熟。次早,奴在房中磨墨挥笔,拂开鸯笺写封

3回 简,道:“贱妾赛再拜,谨启情郎吴小官人:自别尊

3回 情照不宣。仲夏二十一日,贱妾赛再拜。”写罢,析成简子,将纸封

3回 家中,天晚入门,将银、简都付与奴收了。将简拆开灯下看时,写道

3回 胜感感。二一日司,容当面会。自五两,权表微情,伏乞收入。吴山

3回 再拜。”看简毕,奴母子得了五两银子,干欢万喜,

3回 伞跟随。只因吴山要进城,有分数奴险送他性命。正是:

3回 轿进铺,主管相见。吴山一心只在奴身上,少坐,便起身分付主管:

3回 了吴山,慌人去说知。吴山进门,奴母子两个堆下笑来迎接,说道:

3回 面。今日甚风吹得到此?”吴山与奴母子相唤罢,到里面坐定吃茶。

3回 奴道:“官人认认奴家房里。”吴

3回 山同奴到楼上房中。正所谓:合意友来

3回 情不厌,知心人至话相投。奴与吴山在楼上,如鱼得水,似漆

3回 架,就摆在梳妆桌上。八老下来,奴讨酒,才敢上去。两个并坐,

3回 失期约。”酒尽,也筛一杯回敬与奴。吃过十数杯,二人情兴如火,

3回 因灸火在家,一月不曾行事。见了奴,如何这一次便罢?吴山合当死

3回 ,魂灵都被奴引散乱了,情兴复发,又弄一火

3回 过,饭也不吃,倒身在床上睡了。奴见吴山睡着,走下楼到外边,说

3回 。”轿夫道:“小人不敢来催。”奴分付毕,走上楼来,也睡在吴山

3回 。撤然惊觉,一身冷汗。开眼时,奴还睡未醒,原来做一场梦。觉得

3回 恍惚,爬起坐在床上,呆了半晌。奴也醒来,道:“官人好睡。难得

3回 挂,我要回去,别曰再来望你。”奴起身,分付安排点心。吴山道:

3回 “我身子不快,不要点心。”奴见吴山脸色不好,不敢强留。吴

3回 山整了衣冠,下楼辞了奴母于急急上轿。

3回 自觉神思散乱,料捱不过,只得将奴之事,并梦见和尚,都说与父母

3回

防御请了几众僧人,在奴家做了一昼夜道场。只见奴一

3回 条性命。”从此改过前非,再不在奴家去。亲邻有知道的,无不钦敬

4回 烂。卷珠帘,尽曰笙歌,盛集宝级训。堪羡!绮罗丛里,兰麝香中,

4回 一时司春心摇动,便将手指上一个镶宝石戒指儿,褪将下来,付与碧

4回 司,一眼瞧见那阮三手指上戴着个嵌宝石的戒指。张远口中不说,心

4回 尊,亏了陈太尉夫人发心喜舍,妆完了,缺那两尊未有施主。这日正

4回 甚么表记?”张远道:“是个嵌宝戒指。”尼姑道:“借过这戒指儿

4回 时作别,便到阮三家来,要了他的戒指,连夜送到尼姑处了。

4回 纸,故意露出手指上那个宝石嵌的戒指来。小姐见了大惊,便问道:

4回 的戒指都舍与尼姑。尼姑道:“这子好把做妆佛用,保小姐百事称心

4回 尼姑出了太尉衙门,将了小姐舍的戒指儿,一直径到张远家来。张远

4回 因么?前世你是个扬州名妓,我是陵人,到彼访亲,与你相处情厚,

5回

古人感一饭,干弃如展。

5回

次日,常何取自二十两,彩绢十端,亲送到馆中,

5回 。闻知圣旨,慌忙上马。常何引到銮见驾。拜舞己毕,太宗玉音问道

5回 。住了月余,辞别要行。马周将干相赠,王公那里肯受。马周道:“

5回 壁上诗句犹在,一饭干,岂可忘也?”王公方才收了,作

6回 ,到楼前回话。令公唤他上楼,把莲花巨杯赏他一杯美酒。申徒泰吃

6回 师回兖州去。果然是:喜孜孜鞭敲蹬响,笑吟吟齐唱凯歌回。

6回

试借兖州功薄看,黄台上有名姬。

7回 设御宴以持之,拜为中大夫,赐黄百两,彩段百匹。角哀再拜流涕,

8回 土人,访问路径。忽然山谷之中,鼓之声四起,蛮兵弥山遍野而来。

8回 足。正是:市时还得见,胜是岳阳

9回

官居极品富于,享用无多自发侵;惟有存仁并积

9回

却说刺史将千置买异样服饰,宝珠璎珞,妆份那

9回 。有诗为证:割肉刺肤买上欢,千不吝备吹弹。相公见惯挥闲事,羞

9回 出新衣一套,与唐璧换了;捧出自二十两,权充路费。

9回 沸;举眼看时,摆列得绢帛盈箱,钱满筐。就是起初那两个堂吏看守

10回 、六经、五经,释教育诸品《大藏经》,道教育《南华冲虚经》及诸

10回 太守,双名守谦,字益之,家累干,肥田美宅。夫人陈氏,单生一子

10回 儿来说。那奉承善继的说道:“干难买亡人笔。照依分关,再没话了

10回

一幅画图藏哑谜,千家事仗搜寻。

10回 银五千,作五坛;右壁理银五千,一千,作六坛,可以准田园之额。

10回 后有贤明有司主断者,述儿毒酬自一百两。八十一翁倪守谦亲笔。年

10回 大尹最有机变的人,看见开着许多银,未免垂涎之意。眉头一皱,计

10回 须,银也似自的,纱帽皂靴,红袍带,可是倪老先生模样么?”唬得

10回 生当面嘱付说:’此屋左壁下,理五千两,做五坛,当与次儿。‘”

10回 信,禀道:“若果然如此,即使万,亦是兄弟的,小儿并不敢争执。

10回 有五坛,亦是五千之数。更有一坛子,方才倪老先生育命,送我作酬

10回 果然六个大坛,五坛是银,一坛是。善继看着许多黄自之物,眼里都

10回 主张”。大尹判几条封皮,将一坛子封了,放在自己轿前,抬回衙内

10回 睦,肯将家私平等分析,这干两黄,弟兄大家该五百两,怎到得滕大

10回 园上,一手指地,乃指地下所藏之银也。此时有了这十坛银子,一般

10回

轴中藏字非无意,壁下理属有间。

11回

青云有路终须到,榜无名誓不归。

11回 名己在登科内。马前喝道状元来,鞍玉勒成行队。

11回 ,自幼习学文艺,特赴科场,幸瞻厥。”帝又问曰:“卿得何题目?

11回

持得出了榜,着人看时,果然无赵旭之名。

11回 敝色如灰,肩穿袖破花成缕,可亲风早晚吹。才挂体,泪沾衣,出门

11回 皇帝在官中,夜至一更时分,梦一甲神人,坐驾太平车一辆,上载着

11回 监曰:“寡人夜来得一梦,梦见一甲神人,坐驾太平车一辆,上载九

11回

白玉隐于顽石里,黄理入污泥中。

11回 一惊。虞候又开了衣箱,取出紫袍带、象简乌靴,戴上舒角璞头,宣

11回 前车马喧天。赵旭下马入堂,紫袍带,象简乌靴,上堂参拜父母。父

11回

相如持节仍归蜀,季子怀又过周。

12回

不愿千黄,愿中柳七心;

12回 颇有文雅,与他相处年余,费过于。耆卿到玉英家询问,正值孙员外

12回 一吕,今偏早。乌纱头未自,笑把樽倒。人争羡,二十四遍中书考。

13回 >刽开顽石方知玉,淘尽泥沙始见

13回 开不得,叩头求哀。原来白虎神是神,自从五丁开道,凿破蜀山,

13回 以岁时祭享,方得安息。真人炼过丹,养就真火,怕火克,自然制

13回 大龙,欲擒狮子。真人又变成大鹏翅鸟,张开巨喙,欲啄龙睛。鬼帅

13回 根,看时,下面显出黄灿灿的一窖子。忽听得空中有人云:“天赐赵

13回 赵升想道:“我出家之人,要这黄何用?况且无功,岂可贪天之赐?

13回 当日荷柴而归,也不对同辈说知见、逢虎之事。

13回 第二试,美色不动心。第三试,见不取。第四试,见虎不惧。第五试

13回 来这七试,都是真人的主意。那黄、美女、大虫、乞丐,都是他役使

13回 吉利!”眉花眼笑。眼见这一窖黄,无主之物那个不起贪心?这件又

13回 去。那道符从空盘旋,忽化为大鹏翅鸟,在揪上往来飞舞。毒龙大惊

13回 舆,玉女二人,引真人登车,直至阙。群仙毕集,谓真人曰:“今日

13回 ,朱衣绎节,前行引导。至一殿,阶玉砌,真人整衣趋进,拜舞己毕

14回

台榭不将锁闭,来时自有自云封。

14回 见陈抟道冠野服,逍遥而来,直上銮宝殿。太宗见其不召自来,甚以

15回

聚星堂上谁先到?欲傍尊倒玉壶。

15回 王英以纤纤春笋柔荑,捧着一管缠丝龙笛,当筵品弄一曲。吹得清音

15回

井辘轳秋水冷,石床茅舍暮云清。

15回 >元宵景,天气正融融。柳线正垂落索,梅花初谢玉玲珑。明月映高

15回 光罩碧瓦凝烟;四面高峰,偃仰见龙吐露。竹林寺有影无形,看日山

15回 间;簪笏随朝,众圣趁将分左右。钟响动,玉磬声频。悠扬天乐五云

15回 奈何,再去走一遭。先与婆婆一只银子,事成了,重重谢你。”王婆

15回 来,教王婆看,乃是一条二十五两带。教王婆把去,定这郭大郎。王

15回 亏,凡事只是利动人心,得了夫人银子,又有带为定,便忍脚不住

15回 。即时提了带,再来酒店里来。

15回 空手去,吃他打来。如今须有这条带,他不成又打我?”来到酒店门

15回 不信,先教老媳妇把这条二十五两带来定大郎,却问大郎讨回定。”

15回 说,是与不是,我且落得拿了这条带,却又理会。”当时叫位婆且坐

15回 ,南通洛口之饶,北控黄河之险。城缭绕,依稀似伊月之形;雉堞巍

15回 领下珠缨拂火。乃是侍卫亲军、左吾卫、上将军、殿前都指挥使刘知

16回 :“人禀天地而生,天地有五行,、木、水、火、土,人则有五常,

16回 所以配木,取其生意也。义所以配,取其刚断也。礼所以配水,取其

16回 晚。‘因此扶枢到此。众人拽植入井,并不能动,因此停住坟前,众

16回 望素车自练。故友那堪死别,谁将石盟寒?大夫自是生轻,欲把昆吾

17回 县到了邓州顺阳县,未及半载,值鞑子分道入寇。将斡离不攻破了

17回 分两头。却说单推官在任三年,时虏陷了汗京,徽宗、钦宗两朝天子

17回 位于应天府,是为高宗。高宗惧怕虏,不敢还西京,乃驾幸扬州。单

17回

话说西北一路地方,被虏残害,百姓从高东南渡者,不计

17回 ,樽前有个人如玉。人如玉,翠翘风,内家妆柬。娇羞惯把眉儿蹙,

17回 !我虽承汝十年抚养之恩,然所得帛己多,亦足为汝养老之计。从此

18回 闷,且说众倭奴在乡村劫掠得许多宝,心满意足。闻得元朝大军将到

18回 号。到回去。仍复隐讳了。劫掠得帛,均分受用,亦有将十分中一二

18回

苏卿困虏旄俱脱,洪皓留雪满颠。

19回 文字,事鬼信神,俗尚妖法,产多银珠翠珍宝。原来宋朝制度,外官

19回 甚贫,去自己搭连内取十来两好赤子,五六十两碎银子,送与杨公做

19回

白玉盘中簇绛茵,光明鼎露丰神。

19回

波不动鱼龙寂,玉树无声鸟雀栖。

19回 结束,箱里取出一个三四寸长的大针来,把香烛朱符,供养在神前,

19回 。”把两片翼翅双叠做一处,拿过针钉在白圈子里符上,这恶物动也

19回 到夜来,李氏走进白圈子里,拔起针,那个恶物就飞去了。

19回 去得。”李氏道:“礼已备下了:缎,两匹文葛,一个名人手卷

19回 要试杨知县才思,叫人拿出一面紫古镜来。

19回

薛宣尉说道:“这镜是紫铸的,冲莹光洁,悉照秋毫。镜背

19回 p>猗与兹器,肇制轩辕。大冶范,炎帝秉虔。凿开混沌,大明中天

19回 。又摆酒席送行,赠杨公二千余两银酒器。杨公再三推辞,薛宣尉说

19回 p>薛宣尉又摆酒席送行,又送千赆礼,俱预先送在船里。杨公回到

20回 所不晓。新娶得一个浑家,乃东京梁桥下张待诏之女,小字如春,年

20回 选场,偕众伺候挂榜。旬日之间,榜题名,已登三甲进士。琼林宴罢

20回 妍少貌之人!”乃唤一妇人,名唤莲,洞主也是日前摄来的,在洞中

20回

莲引如春到房中,将酒食管待。如

20回 酒也不吃,食也不吃,只是烦恼。莲、牡丹二妇人再三劝他:“你既

20回 矮檐下,怎敢不低头?‘”如春告莲云:“姐姐,你岂知我今生夫妻

20回 不更二夫。奴今宁死而不受辱。”莲说:“’要知山下事,请问过来

20回 受辱,枉为人在世,泼贱之女!”莲云:“好言不听,祸必临身。”

20回 那寺时,额上有“红莲寺”三个大字。巡检下马,同一行人入寺。元

20回 ,只为色心迷恋本性,谁能虎项解铃?”长老答曰:“尊圣要解虎项

20回 铃,可解色心本性。色即是空,空

20回 要剖腹取心,害其性命。得牡丹、莲二人救解,依旧挑水浇花,不在

21回 要进香。此人巨富,船中必然广有帛,弟兄们欲待借他些使用。只是

21回 道:“众兄弟听我分付:只许收拾帛,休杀害他性命。”众人依言,

21回 得了三大锭元宝,百来两碎银,及银酒器首饰又十余件。此时天色渐

21回 只因顾三郎伙内陈小乙,将一对赤莲花杯,在银匠家倒唤银子,被银

21回 做得准备,乃遣人打话,情愿多将帛犒军,求免攻掠。黄巢受其

21回 越州,虽然不曾杀掠,却费了许多帛,访知杭州到被董昌得胜报功,

21回 拒贼。事定之后,功归麾下。聊具甲一副,名马二匹,权表微忱,伏

21回 望;巢贼在境,不发兵相拒,乃以帛买和,其意不测。明公若假精兵

21回

头裹线唐巾,身穿绿锦衲袄。腰拴搭膊

21回 民间科敛,以充粮饷。命巧匠制就丝笼子,安放“灵鸟”,外用蜀锦

21回 鸟”,只见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在丝笼内挂着。认得是刘汉宏的面庞

21回 敢来交锋。董昌见时势不好,脱去甲,逃往村农家逃难,被村中

21回 回杭州城来。真个是:喜孜孜鞭敲镫响,笑吟吟齐唱凯歌回。

21回 ,亲自执觞送酒:八十岁以上者饮杯,百岁者饮玉杯。那时饮玉杯者

22回 十里荷香,青山四围,中涵绿水,碧楼台相间,说不尽许多景致。苏

22回 侧室,小娘子若肯相从,情愿多将帛赠与贤夫,别谋婚娶,可不两便

22回 又选宫中美女十人,赐为妻妾;黄三千两,白十万两,以备家资。

22回 ,宫中发出美女十名,贵妃又私赠银宝玩器皿,共十余车。似道一朝

22回 富贵,将百赏了陈二郎,谢了报信之故;又将

22回 百赏赐典铺中,偿其赁衣。典铺中那

22回 似道游湖。天子对贵妃说了,又将帛一车,赠为酒资。以此似道愈加

22回

那时宋朝仗蒙古兵力,灭了人。又听了赵范、赵葵之计,与蒙

22回 匠也跟随到来,不好相见。即将白三百两,差个心腹人伴他往江上兴

22回 功,下诏褒美,加似道少师,赐予帛无算,又赐葛岭周围田地,以广

22回 不’立‘。”似道默然无语,厚赠帛而遣之,恐他泄漏机关,使人于

22回 称为罪人,将上等宝玩,约值数万献上,为进见之礼;含着两眼珠泪

22回

次日,虎臣催促似道起程。银财宝,尚十余车,婢妾童仆,约

22回 误行期,将他童仆辈日渐赶逐;其宝之类,一路遇着寺院,逼他布施

22回

似道得词,惭愧无地,手捧珠一包,赠与叶李,聊助路资,叶

22回 首,诗云:深院无人草已荒,漆屏字尚辉煌。

23回 ,仪度闲雅,愈觉动情。遂令侍女花者,通达情款,生亦会意。须臾

23回

漏滴铜壶声唱咽,风送猊香烈。一见彩鸾灯,顿使狂心烦

23回 “我因爱子胸中锦绣,非图你囊里珠。”舜美称谢不已。素香忽然长

23回

是夜素香收拾了一包珠,也妆做一个男儿打扮,与舜美

23回 却不思慢藏海盗,梢子因瞰良人囊,贱妾容貌,辄起不仁之心。良人

23回 衣,诣大士前,焚香百拜。次以白百两,段绢二端,奉尼师为寿。两

23回 经镇江,二人复访大慈庵,赠尼师一笏。回至杭州,径到十官子巷,

24回 岳观凝祥池。每常驾出,有红纱贴烛笼二百对;元夕加以琉璃玉柱掌

24回 。小帽红袍独坐,左右侍近,帘外扇执事之人。须臾下帘,则乐作,

24回

罗绮生香娇艳呈,莲开陆海,绕都城。

24回 听胡笳聒耳。家家点起,应无陆地莲;处处安排,那得玉梅雪柳?小

24回 无数,思温行至昊天寺前,只见真身铸五十三参,铜打成幅竿十丈,

24回 上有书“敕赐昊天悯忠禅寺”。

24回 尽皆点照。信步行到罗汉堂,乃浑铸成五百尊阿罗汉。入这罗汉堂,

24回 道,烛焰争辉;两下摆二十柄画杆枪,宝光交际。香车似箭,侍从如

24回 。三儿道:“自丁未年至此,拘在吾宅作奴仆。后来鼎建秦楼,为思

24回 得良人音耗,当时更衣遁走,今在陵,复还旧职,至今四载,未忍重

24回 婚。妾燃香炼顶,问卜求神,望陵之有路,脱生计以无门。今从韩

24回 仙酒楼过卖小王。前时陈三儿被左吾叫去,不令出来。”思温不见三

24回 细读之,题道:“昌黎韩思厚舟发陵,过黄天荡,因感亡妻郑氏,船

24回 妇说。又说盱眙事迹:“丈夫见在陵为官,我为他守节而亡。”寻常

24回 ,乃恳婆子同揭起砖,取骨匣归弊陵,当得厚谢。婆婆道:“不妨。

24回 如花,香肌似玉,项缠罗帕,步蹙莲,敛袂向前,道声:“叔叔万福

24回 妻之德。今愿迁贤妻之香骨,共归陵可乎?”夫人不从道:“婆婆与

24回 ,以白银三两,谢了婆婆;又以黄十两,赠与思温,思温再辞方受。

24回 ,今则惟影是伴,情愿伏事官人去陵。”思厚从其请,将带周义归

24回 >忽一日,苏掌仪、许掌仪说:“陵土星观观主刘坛虽是个女道士

24回 选日同苏、许二人到土星观来访刘坛时,你说怎生打扮,但见:

24回 ,神魂散乱,目睁口呆。叙礼毕,坛分付一面安排做九幽醮,且请众

24回

众人去看灵芝,惟思厚独入坛房内闲看,但见明窗净几,铺陈

24回

韩思厚初观坛之貌,已动私情;后观纸上之词

24回

坛变色焦躁说:“是何道理?欺我

24回 你理会。”苏、许二人再四劝住,坛不允。韩思厚就怀中取出坛所

24回 焦躁,这个词儿是谁做的?”吓得坛安身无地,把怒色都变做笑容,

24回 其情,甚相爱慕,尽醉而散。这刘坛原是东京人,丈夫是枢密院冯六

24回 因靖康年间同妻刘氏雇舟避难,来陵,去淮水上,冯六承旨彼冷箭落

24回 差做观主。此后韩思厚时常往来刘坛处。

24回

忽一日,苏、许二掌仪醵备礼,在观中请刘坛、韩思厚。

24回 至数巡,苏、许二人把盏劝思厚与坛道:“哥哥既与坛相爱,乃是

24回 ,娶为嫂嫂,岂不美哉!”思厚、坛从其言。坛以钱买人告还俗,

24回 ?”当直道:“官人娶了土星观刘坛做了孺人,无工夫上坟。”周义

24回 一头骂,一头哭夫人。韩思厚与刘坛新婚,恐不好看,喝教当直们打

24回

思厚负了郑义娘,刘坛负了冯六承旨。至绍兴十一年,

24回 塘,官民百姓皆从。思厚亦挈家离陵,到于镇江。

24回

思厚因想山胜景,乃赁舟同妻刘氏江岸下船

25回 死,个个不留。”喝靳尚下殿,教瓜武士斩讫报来。

25回 了,宣晏子入朝。晏子到朝门,见门不开,下面闸板止留半段,意欲

25回 。有何疑焉?”楚臣听之,火急开门而接。晏子旁若无人,昂然而入

25回 沸汗如雨,行者摩肩,立者并迹,银珠玉,堆积如山,安得人物稀少

25回

少刻,瓜簇拥一人至筵前,其人口称冤屈

25回 日,楚王引文武官僚百余员,车载珠玩好之物,亲至朝门。景公请入

25回

酒至半酣,景公曰:“御园桃已熟,可采来筵间食之。”

25回

须臾,一宫监盘内捧出五枚。齐王曰:“园中桃

26回

做一个漆笼儿,黄铜钩子,哥窑的水食罐

26回

原来张公正在涌门城脚下住,止婆老两口儿,又无

27回 ,如今且说杭州城中一个团头,姓,名老大。祖上到他,做了七代团

27回 是顶富,也是数得着的富家了。那老大有志气,把这团头让与族人

27回 顺还只叫他是团头家,其名不改。老大年五十余,丧妻无子,止存一

27回

老大爱此女如同珍宝,从小教他读

27回 精巧,亦能调筝弄管,事事伶俐。老大倚着女儿才貌,立心要将他嫁

27回 。若是平常经纪人家,没前程的,老大又不肯扳他了。因此高低不就

27回 正与令爱相宜,何不招之为婿?”老大道:“就烦老翁作伐何如?”

27回 张,都在老汉身上。”邻翁回覆了老火,择个吉日,家到送一套新

27回

到了满月,老大备下盛席,教女婿请他同学会

27回 一连吃了六七日酒。何期恼了族人癞子,那癞子也是一班正理,他道

27回 !”叫起五六十个丐户,一齐奔到老大家里来。但见:

27回

老大听得闹吵,开门看时,那

27回 去了,连莫稽也随着众朋友躲避。老大无可奈何,只得再三央告道:

27回 ,莫稽在朋友家借宿,次早方回。老大见了女婿,自觉出丑,满面含

27回

却说玉奴只恨自己门风不好,要挣个出

27回 坊上一群小儿争先来看,指道:“团头家女婿做了官也。”莫稽在马

27回 历。原来此妇正是无为军司户之妻玉奴,初坠水时,魂飞魄荡,已拚

27回 此时司户不比做秀才时节,一般用花彩币为纳聘之仪,选了吉期,皮

27回 p>到晚,莫司户冠带齐整,帽插花,身披红锦,跨着雕鞍骏马,两

27回 坐着个新人,不是别人,正是故妻玉奴。莫稽此时魂不附体,乱嚷道

27回 许公设宴管待新女婿,将前日所下花彩币依旧送还,道:“一女不受

27回 二聘,贤婿前番在家已费过了,今番下官不敢重叠收

27回 无异。连莫稽都感动了,迎接团头老大在任所,奉养送终。后来许公

27回 夫妇之死,玉奴皆制重服,以报其恩。莫氏与

29回 人不知其数,只见火焰之中,一道光冲天而去了。法空长老与他拾骨

29回 临安府最盛,只这通和坊这条街,波桥下,有座花月楼,又东去为熙

29回 好处,从小好的是佛法。所得缠头帛之资,尽情布施,毫不吝惜。况

29回 ,见骨节联络,交锁不断,色如黄,方始惊异。因就冢立庙,名为黄

29回 锁子骨菩萨。这叫做清净莲花,污

29回 尖尖玉手,向乌云鬓边拔下一对赤凤头钗,递与长老道:“些须小物

29回 殓,果然只用随身衣服,不用锦绣帛之用。入殓已毕,合城公子王孙

30回 见,其人不许。源告以始末,贿以帛,乃令源至中堂。妇人抱子正浴

30回 释教,如法了得,参禅访道。俗姓,法名五戒。且问何谓之“五戒”

30回 子妇人不计其数。嚷了三日,抬去牛寺焚化,拾骨撇了。

30回 卿生得面方耳大,丰仪出众。仁宗口玉言,问道:“这汉子何人?”

31回 白了少年头,空碌碌。谁不愿,黄屋?谁不愿,千锺粟?算五行、不

31回 p>五十不遇兮,困迹蓬虆。纷纷紫兮,彼何人斯?

31回 治罪,以儆妄言之辈。”时有太白星启奏道:“司马貌虽然出言无忌

31回 。偏他有甚本事,一一更正来?”星又奏道:“司马貌口出大言,必

31回 ,他心始服也。”玉帝准奏。即差星奉旨,到阴司森罗殿,命阎君即

31回 三丈高坛,教韩信上坐,汉皇手捧印,拜为大将,韩信安然受之。诗

31回 ,即发密旨,宣大梁王入朝。某到銮殿前,不见娘娘。太监道:’娘

31回 双凤眼,迷了汉皇,即叫宫娥,将针刺瞎双眼。又将红铜熔水,灌入

31回 祖。当初沛公入关之时,诸将争取帛,偏你只取图籍,许你来生聪明

32回 靖康年间,累官至御史中丞。其时兵陷汴,徽、钦二帝北迁,秦桧亦

32回 陷在虏中,与酋挞懒郎君相善,对挞懒说道:“

32回 若放我南归,愿为邦细作。侥幸一朝得志,必当主持

32回 和议,使南朝割地称臣,以报大之恩。”挞懒奏知主,主教四

32回 ,航海奔至临安行在,只说道杀了家监守之人,私逃归宋。高宗皇帝

32回 ,因而访问他北朝之事。秦桧盛称家兵强将勇,非南朝所能抵敌。高

32回 哉!”高宗道:“朕欲讲和,只恐人不肯。”

32回

秦桧道:“臣在虏中,颇为酋所信服。陛下若以此事专委之臣

32回

其时岳飞累败兵,杀得兀术四太子奔走无路。兀

32回 信,打发王进去讫。一日发十二道牌,召岳飞班师。军中皆愤怒,河

32回 待不杀岳飞,恐他阻挠和议,失信邦,后来朝廷觉悟,罪归于我;欲

32回

人闻飞之死,无不置酒相贺,从此

32回 相府遣官督责,曹泳心慌,乃将黄铸成猫,重赂奶娘,送与崇国夫

32回 >不向洛阳图白发,却于郿邬贮黄

32回 真起自沙漠,传至世祖忽必烈,灭及宋。宋丞相文天祥,号文山,天

32回 到徽宗时,显仁皇后有孕,梦见一甲贵人。怒目言曰:’我吴越王也

32回 狱”,南曰“火车之狱”,西曰“刚之狱”,北曰“溟冷之狱”。男

32回 雷也,吹者业风也。”又呼卒驱至刚、火车、溟冷等狱,将桧等受刑

32回 ,但见琼楼玉殿,碧瓦参横,朱牌字,题曰“天爵之府”。既入,有

33回 雪;每遇彤云密布,姑射真人用黄箸敲出一片雪来,下一尺瑞雪。<

33回 姑射真人、董双成,饮得都醉。把箸敲着琉璃净瓶,待要唱只曲儿。

33回 传言玉女,用机关把手拖来;侍香童,下说辞拦腰抱祝引得巫山偷汉

33回 见钱为定礼,并要一色小钱,不要钱准折。”教讨酒来劝了媒人,发

33回 ,只恐怕寒难近玉壶冰。井花浮翠盆小,午梦初回了。诗翁自是不归

33回 ;琪树阴中,白鹿玄猿并立。玉女童排左右,祥烟瑞气散氤氲。

33回 鬼。两面铁枷,上手枷着一个紫袍带的人,称是某州城隍,因境内虎

33回 草!性平无毒,能随诸药之性,解石草木之毒,市语叫做’国老‘。

34回 善逢善,积恶逢恶。古人有云:积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积书以

34回 李元近前视之,见小蛇生得奇异,眼黄口,赭身锦鳞,体如珊瑚之状

34回 下皆捣红泥墙壁。朱门三座,上有字牌,题曰“玉华之宫”。轿至宫

34回 头顶貂蝉冠,身披紫罗襕,腰系黄带,手执花纹简,进前施礼,请曰

34回 出殿后,转行廊,至一偏殿。但见碧交辉,内列龙灯凤烛,玉炉喷沉

34回 元拱手听罢,作别上船。朱伟又将珠一包相送。但耳畔闻风雨之声,

34回 边。从人送女子并李元登岸,与了珠,火急开船,两桨如飞,倏忽不

34回 安不敢细问情由,请女子下船,将珠藏于囊中,收拾行船。

35回

马前喝道状元来,鞍玉勒成行缀。

35回 子上,取早间这一封书,头上取下篦儿,一剔剔开封皮看时,却是一

35回 ,换个封皮,再来封了。那浑家把篦儿去剔那烛烬,一剔剔在宇文绶

35回 问他做甚么?”官人去腰里取下版线箧儿,抖下五十来钱,安在僧儿

35回 白纸,包着一对落索环儿,两只短钗子,一个简帖儿,付与僧儿,道

35回 开看,里面一对落索环儿,一双短钗,一个简帖儿。皇甫殿直接得三

35回

落索环儿一对,简子与钗。

35回 自寻个死休。”至天汉州桥,看着水银堤汴河,恰待要跳将下去。则

35回 人捧臂。世世靴踪不断,子孙出入门。他是两浙钱王子,吴越国王孙

35回 p>护法喜神齐合掌,低声。果谓刚不坏身。

36回

试览石家谷地,于今荆棘昔楼台。

36回 把船推将去。不多时,船回,满载银珠玉等物。又见老人出水,与石

36回 全。遂买一所大宅于城中,宅后造谷园,园中亭台楼馆。用六斛大明

36回 >翌日,广设珍羞美馔,使人移在谷园中,请石崇会宴。

36回 他?虽死不受其辱!”言讫,遂于谷园中坠楼而死,深可悯哉!王恺

36回

惟余谷园中树,已向斜阳叹白头。

36回 抽筋,鹭鸶腿上割股。古佛脸上剥,黑豆皮上刮漆。痰唾留着点灯,

36回 子闲汉。宋四公夜至三更前后,向梁桥上四文钱买两只焦酸馅,揣在

36回 ,觅了他五万贯锁赃物,都是上等珠,包裹做一处。怀中取出一管笔

36回 。”就脊背上取将包裹下来。一包银钗子,也有花头的,也有连二连

36回 ”妇女道:“二哥,看他今日把出银钗子,有二三百只。今夜对副他

36回 论。则是赵二哥明朝入东京去,那梁桥下,一个卖酸馅的,也是我们

36回 院子里祝他那卖酸馅架儿上一个大丝罐,是定州中山府窖变了烧出来

36回 系带头巾,皂罗文武带背儿,走到梁桥下,见一抱架儿,上面一个大

36回 丝罐,根底立着一个老儿:郓州单

36回 :“这个便是王秀了。”赵正走过架桥来,去米铺前撮几颗红米,又

36回 菜在头巾上,自把了酸馅去。却在梁桥顶上立地,见个小的跳将来,

36回 了。走出来架子上看时,不见了那丝罐。

36回 底下旧麻鞋,着领旧布衫,手把着丝罐,直走去大相国寺后院子里。

36回 新布衫、汗衫、裤子、新鞋袜,有丝罐在这里表照。”婆子不知是计

36回 ,收了丝罐,取出许多衣裳,分付赵正。

36回 见宋四公和侯兴道:“师父,我把丝罐去他家换许多衣裳在这里。我

36回

却待过梁桥,只听得有人叫:“赵二官人

36回 却是师父宋四公和侯兴。三个同去梁桥下,见王秀在那里卖酸馅。宋

36回 。我入茶坊去揩头巾出来,不见了丝罐,一日好闷!”宋四公道:“

36回 ,到明日闲暇时,大家和你查访这丝罐。又没三件两件,好歹要讨个

36回 老婆问道:“大哥,你恰才教人把丝罐归来?”王秀道:“不曾。”

36回 唱喏自去。大尹就马上看时,腰裹鱼带不见挞尾。简上写道:“姑苏

36回 为作主。盗了亲王玉带,剪除大尹鱼。要知闲汉姓名无?小月傍边疋

36回 递与宋四公,四公将禁魂张员外家珠一包就中检出几件有名的宝物,

36回 “你前日到本府告失状,开载许多珠宝贝。我想你庶民之家,那得许

36回 小的在郑州经纪,见两个人把许多珠在彼兑换。他说家里还藏得有,

36回 来。众人打开看时,却是八宝嵌花杯一对,镶玳瑁杯十只,北珠念

36回 在屋檐瓦棂内搜出珍珠一包,嵌宝钏等物,张员外也都认得。

37回 且是安稳。又听得钟鸣起来,有个身罗汉,把弟子一推,跌在一个大

37回

火里莲,颠颠倒倒。

37回 不过,只得下三百个盒子,二百两首饰,一千两银子,若干段匹色丝

37回 复仁却好坐化。单氏夜里梦见一个人,身长丈余,衮服冕旒,旌旗羽

37回 从簇拥,来到萧家堂上歇下。这个身人,独自一个,进到单氏房里,

37回

游到一个大宝殿内,见个冠法服神人,相陪游览。每到一殿

37回

火树含日炫,刹接天长。

37回 ,要增高做九十丈,刹高十文,与陵长干塔一般。钱粮工力,不计其

37回 同心结儿一奁,并合欢水果,盛以泥小盒,密封遗公主。公主启看,

37回 类矣。”遂以双凤名锦被,珊瑚嵌交莲枕,遗侯景。景见田香儿回奏

38回 做凉伞的梁公之女儿,小名叫做圣。自从嫁与任珪,见他笃实本分,

38回 人道:“梁家有一个女儿,小名圣,年二十余岁。

39回 皇帝登极,奉高宗为太上皇。那时邦和好,四郊安静,偃武修文,与

39回 来献。太上尝之,果然鲜美,即赐钱一百文。此事一时传遍了临安府

39回 身径走出门,口里说道:“不致千,誓不还乡!”身边只带得一把雨

39回 到了临安府,干事已毕。朝中讹传虏败盟,诏议战守之策。汪革投匦

39回 布衣上书,谁肯破格荐引?又未知鞑子真个杀来也不,且不覆奏,只

39回

散尽貂裘敝,悔向咸阳去上书。<

39回 个富家,特地投奔你一场,便多将帛结识我们,久后也有相逢处。又

39回 有骏马三匹,日行数百里,价值千。那马都有名色,叫做:惺惺骝,

39回 神人,身长数丈,头如车轮,白袍甲,身坐城堵上,脚垂至地。神兵

39回 有渔户可依,权且躲避。”乃尽出珠,将一半付与董三、董四,教他

39回 ,将家小寄顿一个打鱼人家,多将帛相赠,约定一年后来龋却教刘青

40回 严提沈襄来问罪。又分付心腹经历绍,择取有才干的差人,赍文前去

40回 病状回缴。事成之日,差人重赏,绍许他荐本超迁。

40回

绍领了台旨,汲汲而回,着意的选

40回 干事的公差,无过是张千、李万。绍唤他到私衙,赏了他酒饭,取出

40回 李万道:“小人安敢无功受赐?”绍道:“这银两不是我送你的,是

40回 小人怎敢有违!”收了银两,谢了经历。在本府领下公文,疾忙上路

40回 。公差嫌少不受。孟氏娘子又添上簪子一对,方才收了。

40回 得不说了。其实奉差来时,有经历绍口传杨总督钧旨,教我中途害你

40回

甘两酿凶谋,谁料中途已失囚。<

40回 柩远归,也有送勘合的,也有赠馈的,也有馈赆仪的。沈小霞只受勘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