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

最近查询记录

在《水浒传》查询“字” 在《水浒传》查询“敝” 在《水浒传》查询“金” 在《水浒传》查询“屈” 在《水浒传》查询“须” 在《水浒传》查询“敢” 在《水浒传》查询“何” 在《水浒传》查询“道” 在《水浒传》查询“香菱” 在《水浒传》查询“国” 在《水浒传》查询“笑话” 在《水浒传》查询“问” 在《水浒传》查询“枝” 在《水浒传》查询“蒙” 在《水浒传》查询“常言道” 在《水浒传》查询“这般” 在《水浒传》查询“拜” 在《水浒传》查询“大” 在《水浒传》查询“虽然” 在《水浒传》查询“贫” 在《水浒传》查询“然” 在《水浒传》查询“令” 在《水浒传》查询“女儿” 在《水浒传》查询“宝” 在《水浒传》查询“芳” 在《水浒传》查询“良” 在《水浒传》查询“文” 在《水浒传》查询“殿” 在《水浒传》查询“阁” 在《水浒传》查询“吾闻” 在《水浒传》查询“鸡” 在《水浒传》查询“铁” 在《水浒传》查询“楼” 在《水浒传》查询“舍” 在《水浒传》查询“盛” 在《水浒传》查询“仰” 在《水浒传》查询“技” 在《水浒传》查询“菜” 在《水浒传》查询“温” 在《水浒传》查询“恶贯” 在《水浒传》查询“不离” 在《水浒传》查询“为之” 在《水浒传》查询“劳” 在《水浒传》查询“雅” 在《水浒传》查询“来处” 在《水浒传》查询“娘” 在《水浒传》查询“魏延” 在《水浒传》查询“之心” 在《水浒传》查询“董卓” 在《水浒传》查询“祥” 在《水浒传》查询“法名” 在《水浒传》查询“鄙” 在《水浒传》查询“洪”

1回 叠叠使着朱印;檐前一面朱红漆金牌额,上书四个金,写道:“伏

1回 皆不识。照那碑后时,却有回个真大书,凿着“遇洪而开”。却不是

1回 。岂不是天数!洪太尉看了这四个,大喜,便对真人说道:“你等阻

1回 当我,却怎地数百年前已注我姓在此?‘遇洪而开’,分明是教我

2回 他做高毬。后来发迹,便将气毬那去了毛傍,添作立人,便改作姓高

2回 齐都到史家庄上。看了史进头戴一巾,身披朱红甲,上穿青锦袄,下

2回 银子都抖出来。李吉拿起,颇识几,将书拆开看时,见上面写着少华

2回 的言语,却不识得,只认得三个名。李吉道:“我做猎户,几时能勾

3回

头裹芝麻罗万顶头巾,脑后两个太原府纽丝金环

3回 洒家是经略府提辖,姓鲁,讳个达。敢问阿哥,你姓甚么?”史进道

3回 是那人。”鲁达道:“俺也闻他名。那个阿哥不在这里。洒家听得说

3回 。你既是史大郎时,多闻你的好名,你且和我上街去吃杯酒。”鲁提

3回 :“老汉姓金,排行第二。孩儿小翠莲。郑大官人便是此间状元桥下

3回 之间,不觉见一簇人众,围住了十街口看榜。但见:

3回 ,攘攘难分贵贱。张三蠢胖,不识只把头摇;李四矮矬,看别人也将

3回 p>鲁达看见众人看榜,挨满在十路口,也钻在丛里听时,鲁达却不

3回 识,只听得众人读道:“代州雁门县

3回 ,依奉太原府指挥使司该准渭州文,捕捉打死郑屠犯人鲁达,即系经

4回 深不晓得禅宗答应“是”“否”两,却便道:“洒家记得。”众僧都

4回 没人说他,到晚放翻身体,横罗十,倒在禅床上睡。夜间鼻如雷响,

5回 太公。敢问师父俗姓,唤做甚么讳?”智深道:“俺的师父是智真长

5回 老,与俺取了个讳,因洒家姓鲁,唤做鲁智深。”太

5回 将李忠。原来强人下拜,不说此二,为军中不利,只唤做“剪拂”,

5回 此乃吉利的样。李忠当下剪拂了起来,扶住鲁

6回 上有一面旧朱红牌额,内有四个金,都昏了,写着“瓦罐之寺”。又

6回 妇当垆,不是当时之卓氏。壁间大,村中学究醉时题;架上蓑衣,野

6回 >山门高耸,梵宇清幽。当头敕额分明,两下金刚形势猛。五间大殿

7回 入帘看时,只见檐前额上有四个青,写道“白虎节堂”。林冲猛省道

8回 四行;令史谨严,漆牌中书低声二。提辖官能掌机密,客帐司专管牌

8回 写了,借过笔来,去年月下押个花,打个手模。正在阁里写了,欲付

8回 ,诚恐误了娘子青春,今已写了几在此。万望娘子休等小人,有好头

8回 内看时,见坐着一个人,头戴顶万头巾,身穿领皂纱背子,下面皂靴

8回 ,但是犯人徒流迁徙的,都脸上刺,怕人恨怪,只唤做“打金印”。

9回 ,常常听得军中人传说柴大官人名,却原来在这里。我们何不同去投

9回 笑道:“林教头,我也闻你的好名,端的是个好男子,想是高太尉陷

10回 差拨口里讷出一句‘高太尉’三个来。这人莫不与林教头身上有些干

10回 半日酒。差拨口里讷出高太尉三个来。小人心下疑,又着浑家听了一

11回

话说这篇词章名《百令》,乃是大金完颜亮所作,单题

11回 道:“你莫胡说。见今壁上写下名,你脸上文着金印,如何耍赖得过

11回 状来。”林冲便道:“小人颇识几,乞纸笔来便写。”朱贵笑道:“

12回 劝俺,也见得是,只为洒家清白姓,不肯将父母遗体来点污了。指望

12回 与周谨比试,杨志在万马丛中闻姓,千军队里夺头功。直教:

13回 威出众.正南上旗牌官拿着销金令旗,聚马而来,喝道:“奉相公钧

13回 伤了一个,慌忙招呼旗牌官拿着令旗,与他分了。将台上忽的一声锣

14回 盖独霸在那村坊,江湖上都闻他名

14回 良法,一个遮拦自有悟头。这个丁脚,抢将入来;那个四换头,奔将

14回 须长。这秀才乃是智多星吴用,表学究,道号叫亮先生,祖贯本乡人

15回 道:“我也曾闻这阮家三弟兄的名,只不曾相会。石碣村离这里只有

15回 耳麻鞋,锦囊手拿着鳖壳扇子。八眉一双杏子眼,四方口一部落腮胡

15回 道:“贫道复姓公孙,单讳一个胜,道号一清先生。小道是蓟州人氏

16回 怎敢看俺的行货!”只见松林里一儿摆着七辆江州车儿,七个脱得赤

17回 东又不着,西又不着。来到孟州十坡过,险些儿被个酒店里妇人害了

17回 忙把解药救俺醒来。因问起洒家名,留住俺过了数日,结义洒家做了

17回 ,去何涛脸上刺下“迭配……州”样,空着甚处州名。发落道:“何

17回 不做声。你众人也可怜我脸上刺的样!”众人道:“上复观察,小人

17回 尹将我脸上刺下:‘迭配……州’样,只不曾填甚去处,在后知我性

17回 先吃府尹刺了脸上‘迭配……州’样,只不曾填甚么去处。早晚捉不

18回 ,惊蛇打草事难成。只因一纸闲文,惹起天罡地煞兵。

18回 次去里正处报名。为是小二哥不识,央我替他抄了半个月。当日是六

18回

那押司姓宋名江,表公明,排行第三,祖居郓城县宋家

18回 捕送。只不知道白胜供指那七人名?”何涛道:“不瞒押司说,是贵

18回 若干人,奉着太师府钧帧并本州文来捉你等七人,道你为首。天幸撞

19回 一行人上阶。晁盖等七人在右边一儿立下,王伦与众头领在左边一

20回 分。把这新拿到的军健,脸上刺了号,选壮浪的分拨去各寨喂马砍柴

21回 上,挂一幅仕女。对床排着四把一交椅。

21回 我时常见这婆娘看些曲本,颇识几,若是被他拿了,倒是利害。”便

21回 ,快把来与我,我便饶你这一场天第一号官司,还你这招文袋里的款

21回

宋江听了公厅两,怒气直起,那里按纳得住,睁着

22回 湖上人传说沧州横海郡柴大官人名,说他是大周皇帝嫡派子孙,只不

22回 进指着那汉,说出他姓名,叫甚讳。有分教:

23回 宋江道:“江湖上多闻说武二郎名,不期今日却在这里相会。多幸,

23回 着一面招旗在门前,上头写着五个道:“三碗不过冈”。武松入到里

23回 树,刮去了皮,一片白,上写两行。武松也颇识几,抬头看时,上

24回 p>金莲容貌更堪题,笑蹙春山八眉。若遇风流清子弟,等闲云雨便

24回 。若得叔叔这般雄壮,谁敢道个不。”武松道:“家兄从来本分,不

24回 了七八遍头,自摇摇摆摆,踏着八脚去了。有诗为证:

24回 些个。那人复姓西门,单讳一个庆,排行第一,人都唤他做西门大郎

24回 官人,你听我说:但凡捱光的两个最难,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得。

24回 俱已没了,我自主张,谁敢道个不。”王婆道:“我自说耍,急切那

24回 有个姓名。”郓哥道:“便是两个的。”婆子道:“甚么两个的?

26回

参透风流二禅,好因缘是恶因缘。痴心做处人

26回 幅纸都写了年月日期,送丧的人名,和这银子一处包了,做个布袋儿

26回 床子写着“亡夫武大郎之位”七个,呆了,睁开双眼道:“莫不是我

26回 干高邻在这里,中间高邻那位会写?”姚二郎便道:“此位胡正卿极

26回 都说在上面,叫他两个都点指画了;就叫四家邻舍书了名,也画了

27回 ,三条绑索,东平府尹判了一个剐,拥出长街。两声破鼓响,一棒碎

27回 。岭前面大树林边,便是有名的十坡。”武松问了,自和两个公人一

27回 直奔到十坡边看时,为头一株大树,四五个

27回 江湖上,多听得人说道:‘大树十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

28回 上伏侍我来,我跟前又不曾道个不。我若害了他,天理也不容我。你

28回 营前,看见一座牌额,上书三个大,写着道“安平寨”。公人带武松

29回 。早起来洗漱罢,头上裹了一顶万头巾,身上穿了一领土色布衫,腰

29回 前。那仆人用手指道:“只前头丁路口,便是蒋门神酒店。”武松道

29回 过去。又行不到三五十步,早见丁路口一个大酒店,檐前立着望竿,

29回 上面挂着一个酒望子,写着四个大道:“河阳风月”。转过来看时,

29回 ,插着两把销金旗,每把上五个金,写道:“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

29回 蒸作馒头,烧柴的厨灶。去里面一儿摆着三只大酒缸,半截埋在地里

30回 ,上有牌额,写着道“飞云浦”三。武松见了,假意问道:“这里地

31回

街荧煌灯火,九曜寺香霭钟声。一

31回 襟来,蘸着血,去白粉壁上写下八道:

31回 人。白粉壁上,衣襟蘸血,大写八道:‘杀人者,打虎武松也!’楼

31回 不是前缘前世。阿叔便应了他的名,前路去谁敢来盘问。这件事好么

31回 者辞了张青夫妻二人,离了大树十坡,便落路走。此时是十月间天气

32回 ,正是郓城县人氏,姓宋名江,表公明。武行者道:“只想哥哥在柴

32回 一力救济,断配孟州。……”至十坡怎生遇见张青、孙二娘;到孟州

32回 这里!”燕顺亲耳听得“宋江”两,便喝住小喽啰道:“且不要泼水

32回 “但凡好汉,犯了‘溜骨髓’三个的,好生惹人耻笑。我看这娘子说

32回 。怎生看在下薄面并江湖上大义两,放他下山回去,教他夫妻完聚如

33回 威,万乞情恕放免,自当造谢。草不恭,烦乞照察。不宣。

33回 州,纵横山寨。直使玉屏风上题名,丹凤门中降赦书。

34回 绿,一个穿红,都戴着一顶销金万头巾,各跨一口腰刀,又使一把朴

34回 原是山后开州人氏,姓秦,讳个明。因他性格急躁,声若雷霆,以此

35回 来看时,封皮逆封着,又没平安二。宋江心内越是疑惑,连忙扯开封

35回 ,雕翎箭发迸寒星。塞雁排空,八纵横不乱;将军拈箭,一发端的不

36回 边过。山寨上有几个好汉闻我的名,怕他下山来夺我,枉惊了你应付

37回 去时,小弟寄一封书去,只是不识,写不得。”李俊道:“我们都去

37回 p>江州城里,翻为虎窟狼窝;十街头,变作尸山血海。直教:撞破

38回 身材。皂纱巾畔翠花开。黄旗书令,红串映宣牌。两只脚行千里路,

38回 身粗肉,铁牛似遍体顽皮。交加一赤黄眉,双眼赤丝乱系。怒发浑如

38回 说李逵走到江边看时,见那渔船一排着,约有八九十只,都缆系在绿

38回 ,三柳掩口黑髯;头上裹顶青纱万巾,掩映着穿心红一点儿;上穿

39回 ,原是京师人。只有这个女儿,小玉莲。因为家窘,他爹自教得他几

39回 额,上有苏东坡大书“浔阳楼”三。宋江看了,便道:“我在郓城县

39回 表柱上,两面白粉牌,各有五个大,写道:“世间无比酒,天下有名

39回 p>宋江写罢诗,又去后面大书五道:“郓城宋江作”。写罢,掷笔

39回 后面却书道“郓城宋江作”五个大。黄文炳再读道:“自幼曾攻经史

39回 ,黄文炳道:“我也多曾闻这个名。那人多管是个小吏。”便叫酒保

39回 散国家钱粮的人,必是家头着个木,明明是个宋。第二句‘刀兵点

39回 工’,兴起刀兵之人,水边着个工,明是个江。这个人姓宋名江,

39回 牌。朱贵拿起来看时,上面雕着银,道是“江州两院押牢节级戴宗”

39回 已思量心里了。如今天下盛行四家体,是苏东坡、黄鲁直、米元章、

39回 蔡太师四家体。苏、黄、米、蔡,宋朝四绝。

39回 识,那人姓萧名让。因他会写诸家体,人都唤他做圣手书生。又会使

39回 丹,别无甚用。如要立碑,还用刊匠作。”戴宗道:“小可再有五十

39回 吴学究却请出来与萧让商议写蔡京体回书,去救宋公明。金大坚便道

39回 :“从来雕得蔡京的诸样图书名讳号。”当时两个动手完成,安排了

39回 大脱卯。”萧让便道:“小生写的体,和蔡太师体一般,语句又不

40回 书,不是玉箸篆文‘翰林蔡京’四?只是这个图书,便是教戴宗吃官

40回 儿子,如何父写书与儿子却使个讳图书?因此差了。是我见不到处。

40回 判错矣!此是家尊亲手笔迹,真正体,如何不是真的?”黄文炳道:

40回 方今天下盛行苏、黄、米、蔡四家体,谁不习学得。况兼这个图书,

40回 相做翰林大学士时使出来,法帖文上,多有人曾见。如令升转太师丞

40回 更兼亦是父寄书与子,须不当用讳图书。令尊府太师恩相,是个识穷

40回 言,直待第六日早晨,先差人去十路口打扫了法场。饭后,点起土兵

40回 得把犯由牌呈堂,当厅判了两个斩,便将片芦席贴起来。江州府众多

40回 器。皂纛旗下,几多魍魉跟随;十街头,无限强魂等候。监斩官忙施

40回 将宋江和戴宗前推后拥押到市曹十路口,团团枪棒围住。把宋江面南

40回

又见十路口茶坊楼上,一个虎形黑大汉,

40回 ,只顾跟着那黑大汉走。当下去十街口,不问军官百姓,杀得尸横遍

40回 木遮映,前面牌额上,四个金书大,写道“白龙神庙”。小喽啰把宋

41回 无为江岸边,拣那有芦苇深处,一儿缆定了船只。只见童猛回船来报

41回 逃走在江湖上。绿林中熬出这个名,唤做摩云金翅。有诗为证:

41回 散国家钱粮的人,必是家头着个木,不是个宋。‘刀兵点水工’,

41回 兴动刀兵之人,必是三点水着个工,不是个江。这个正应宋江身上

42回 ,仰面看时,旧牌额上刻着四个金道:“玄女之庙”。宋江以手加额

43回 这里剪径!”那汉道:“若问我名,吓碎你心胆!老爷叫做黑旋风!

43回 旋风李逵便是!你这厮辱没老爷名!”那汉道:“小人虽然姓李,不

43回 单客人经过,听得说了黑旋风三个,便撇了行李奔走了去,以此得这

44回 挂宣牌;帅府行军,夹棒黄旗书令。家居千里,日不移时便到厅阶;

44回 玲珑。鬓边爱插翠芙蓉。背心书刽,衫串染猩红。问事厅前逞手段,

44回 来那妇人是七月七日生的,因此小唤做巧云。先嫁了一个吏员,是蓟

45回

一个便是僧,两个是和尚,三个鬼乐官,四色中

46回 书写:门关暮接五湖宾;左势下七句道:庭户朝迎三岛客。虽居野店

46回 湖上走的人,如何不知我这里的名?前面那座高山便唤做独龙冈山。

46回 :“这个却使不得,器械上都编着号。我小人吃不得主人家的棍棒,

46回 形粗。穿一领茶褐绸衫,戴一顶万头巾,系一条白绢搭膊,下面穿一

47回 亲自写了书札,封皮面上使一个讳图书,把与杜兴接了。后槽牵过一

47回 身上穿一领黄背心,写个大“祝”。往来的人,亦各如此。石秀见了

48回 打头阵。前面打着一面大红“帅”旗,引着四个头领,一百五十骑马

48回 村坊。白旗一对门前立,上面明书两行:

51回 勾栏里来看。只见门首挂着许多金帐额,旗杆吊着等身靠背。入到里

51回 戛玉。笛吹紫竹篇篇锦,板拍红牙新。

53回 人观前,见有朱红牌额上写三个金,书着“紫虚观”。三人来到观前

54回 ,以此容汝去助宋公明。吾有八个,汝当记取,休得临期有误。”罗

54回 真人说那八个,道是:“逢幽而止,遇汴而还。

54回 名将呼延赞嫡派子孙,单名呼个灼。使两条铜鞭,有万夫不当之勇。

55回 呐喊,并不交锋。为头五军,都一儿摆在阵前,中是秦明,左是林冲

55回 便走。凌振追至芦苇滩边,看见一儿摆着四十余只小船,船上共有百

57回 来受缚!”小霸王周通将小喽啰一摆开,便挺枪出马。怎生打扮?有

57回 娘,这是夫妻两个,原是孟州道十坡卖人肉馒头的,亦来投奔入伙。

58回 可惜洒家不曾相会。众人说他的名,聒的洒家耳朵也聋了,想必其人

60回 市上炮声响处,大队人马出来,一儿摆着七个好汉:中间便是都教师

60回 倒了。看那箭时,上有“史文恭”。林冲叫取金枪药敷贴上。原来却

61回 僧人,说出此三绝玉麒麟卢俊义名与宋江,吴用道:“小生凭三寸不

61回 颜回寿不齐。范丹贫穷石崇富,八生来各有时。

61回

目炯双瞳,眉分八,身躯九尺如银。威风凛凛,仪表

61回 吹的、弹的、唱的、舞的,拆白道,顶真续麻,无有不能,无有不会

61回 身姓燕,排行第一,官名单讳个青。北京城里人口顺,都叫他做浪子

61回 缚起一面旗来。每面栲栳大小几个,写道:

61回 汉,却是扑天雕李应。三个头领丁脚围定,卢俊义全然不慌,越斗越

61回 黄旗来,上面绣着“替天行道”四。转过来打一望,望见红罗销金伞

62回 ,不堪歇马,员外可看‘忠义’二之面。宋江情愿让位,休得推却!

62回 上。我教你们知道,壁上二十八个,每一句包着一个。‘芦花荡里

62回 一扁舟’,包个‘卢’;‘俊杰那能此地游’,包个‘俊

62回 ’;‘义士手提三尺剑’,包个‘义

62回 ’;‘反时须斩逆臣头’,包个‘反

62回 ’。这四句诗,包藏‘卢俊义反’四

62回 。今日上山,你们怎知!本待把你

62回 ”石秀听罢,走来市曹上看时,十路口是个酒楼。石秀便来酒楼上,

62回 林中,掌法吏犹如追命鬼。可怜十街心里,要杀含冤负屈人。

62回

石秀在楼窗外看时,十路口,周回围住法场,十数对刀棒

63回 拽强弓。梁山泊好汉,在庾家疃一儿摆成阵势。只见:

63回 且说这扈三娘引军红旗上,金书大“女将一丈青”。左有顾大嫂,右

63回 阵中,当先捧出一员大将,红旗银,大书“霹雳火秦明”。怎生打扮

64回 犹未了,城外报马到来,赍东京文,约会引兵去取贼巢。他若退兵,

67回 把引军按北方皂纛旗,上书七个银:“圣水将军单廷圭”。又见这边

67回 把引军按南方红绣旗,上书七个银:“神火将军魏定国”。两员虎将

67回 见四五百步军,都是红旗红甲,一儿围裹将来,挠钩齐下,套索飞来

67回 见五百来步军,尽是黑旗黑甲,一儿裹转来。脑后众军齐上,把郝思

68回 头市北寨的杨志、史进,把马军一儿摆开。如若那边擂鼓摇旗,虚张

69回 娼妓之家,讳‘者扯丐漏走’五个。得便熟闲,迎新送旧,陷了多少

70回 下。宋江在马上看对阵时,阵排一,旗分五色。三通鼓罢,没羽箭张

70回 顺、三阮、两童八个水军头领,一儿摆在那里。张清便有三头六臂,

71回 ,报仇雪恨下梁山。堂堂一卷天文,付与诸公仔细看。

71回 见一个石碣,正面两侧各有天书文。有诗为证:

71回 辨验天书。那上面自古都是蝌蚪文,以此贫道善能辨认。译将出来,

71回 上面。侧首一边是‘替天行道’四,一边是‘忠义双全’四。顶上

71回 ,鸾鹤空中送好音。地煞天罡排姓,激昂忠义一生心。

71回 要立一面牌额,大书“忠义堂”三。断金亭也换个大牌扁。前面册立

71回 一面杏黄旗,上书“替天行道”四。忠义堂前绣红旗二面:一书“

71回 上,立朱红牌二面,各有金书七个,道是:“常怀贞烈常忠义,不爱

71回

掌管专一把捧帅旗一员 险道神郁保四

71回 真可图王伯业。列两副仗义疏财金障,竖一面替天行道杏黄旗。

72回

潜向御屏剜姓,更乘明月展英雄。纵横到处无人

72回 小金牌一个,凿着‘与民同乐’四。因此每日在这里听候点视。如有

72回 一个偏殿,牌上金书“睿思殿”三。此是官家看书之处。侧首开着一

72回 出暗器,正把“山东宋江”那四个刻将下来,慌忙出殿。随后早有人

72回 ,睿思殿上不见‘山东宋江’四个。今日各门好生把得铁桶般紧,出

72回 中,取出御书大寇“山东宋江”四,与宋江看罢,叹息不已。十四日

72回 纱窗,外挂两面牌,牌上各有五个,写道:“歌舞神仙女,风流花月

72回 四幅名人山水画,下设四把犀皮一交椅。燕青见无人出来,转入天井

73回 倒了杏黄旗,把“替天行道”四个扯做粉碎。众人都吃一惊。宋江喝

73回 写了赌赛军令状二纸,两个各书了。宋江的把与李逵收了,李逵的把

74回 原相扑擎天柱任原”;傍边两行小道:“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苍

74回 最近,若听得“黑旋风李逵”五个,端的医得小儿夜啼惊哭。今日亲

74回 立一面大旗,上书‘替天行道’四。此是曜民之术。民心既伏,不可

75回 们若如此说时,须坏了‘忠义’二。”林冲道:“朝廷中贵官来时,

76回

那五百步军就山坡下一儿摆开,两边团牌齐齐扎住。童贯

76回 边、脚缀金铃、顶插雉尾、鹅黄帅旗。那一个守旗的壮士怎生模样?

76回 枝。茜红袍袄香绵甲,定守中军帅旗。

76回 旗的壮士便是没面目焦挺。去那帅旗边,设立两个护旗的将士,都骑

76回 四把钺斧,二十四对鞭挝。中间一儿三把销金伞盖,三匹绣鞍骏马。

76回 鞋嫩白,压腿絣护膝深青。旗标令号神行,百十里登时取应。

76回 的头领神行太保戴宗,手持鹅黄令绣旗,专管大军中往来飞报军情、

77回 黄旗来,上面绣着“替天行道”四。童贯踅过山那边看时,见山头上

78回 着小小两面黄旗,旗上各有五个金,写道:“英雄双枪将,风流万户

80回 门上立黄旗一面,上书“天诏”二。高俅与天使众官,都在城上,只

80回 时军师吴用正听读到“除宋江”三,便目视花荣道:“将军听得么?

80回 上立两面大红绣旗,上书十四个金道:“搅海翻江冲白浪,安邦定国

80回 十只大海鳅船上,摆开碧油幢、帅旗、黄钺白旄、朱幢皂盖、中军器

80回 手中挽个铜锤,打着一面皂旗,银,上书:“头领浪里白跳张顺”。

81回 。第二番领诏招安,正是诏上要紧样,故意读破句读:‘除宋江,卢

81回 顿开喉咽便唱。端的是声清韵美,正腔真。唱罢,又拜。李师师执盏

81回 拜倒在地,奏道:“臣有一只《减木兰花》,上达圣听。”天子道:

81回 寡人愿闻。”燕青拜罢,遂唱《减木兰花》一曲。道是:

81回 诸司不许拿问。”下面押个御书花。燕青再拜,叩头受命。李师师执

81回 ,青楼深处乐绸缪。当筵诱得龙章,逆罪滔天一笔勾。

82回

只因姓题金榜,致使皇恩降玉章。持本御

82回 宿太尉。又赠正从表里二十匹,金招安御旗一面,限次日便行。宿太

82回 表里之物,上马出城。打起御赐金黄旗,众官相送出南薰门,投济州

82回 著两面红旗,一面上书“顺天”二,一面上书“护国”二。众头领

86回 心中大喜。来的红旗军马,尽写银。这支军乃是大辽国驸马太真胥庆

86回 人。这一支青旗军马,旗上都是金,尽插雉尾,乃是李金吴大将。原

86回 逃生。太真驸马见统军队里倒了帅旗,军校漫散,情知不济,便引了

88回 ,四七二十八门一齐分开,变作一长蛇之阵,便杀出来。宋江军马措

88回 后牙将不记其数。引军皂旗上书银:“大将曲利出清”,跃马阵前搦

89回 期。是晚起身,来与辽兵相接,一儿摆开阵势。前面尽把强弓硬弩射

89回 杀到中军,解珍、解宝先把“帅”旗砍翻,乱杀番官番将。当有护驾

90回 忽见路傍一个大石碑,碑上有“造台”三,上面又有几行小,因

90回 。戴宗仔细看了道:“却是苍颉造之处。”石秀笑道:“俺每用不著

90回 横著一片石板,上镌“博浪城”三。戴宗沉吟了一回,说道:“原来

92回 明力敌二将,全无惧怯,三匹马丁儿摆开,在阵前厮杀。花荣再取第

93回 我做浑家,万事干休;若说半个不,教你们都是个死!”李逵从外入

93回 说。目今宋先锋征讨田虎,我有十要诀,可擒田虎。将军须牢牢记着

93回 他说得有理,便依着他温念这十个

93回 虎族,须谐琼矢镞。’他说这十个,乃是破田虎的要诀,教我牢牢记

93回 出。当有安道全听的“琼矢镞”三,正欲启齿说话,张清以目视之,

94回 灯烛之下,拆开看时,内有蝇头细几行,却是唐斌密约:次日黎明献

94回

那人姓乔,单名个冽。其先原是陕西泾原人。其母怀孕

94回 ,更名改姓,扮做“全真”,把冽改做清,起个法号,叫做道清。

94回 生马前皂旗上,金写两行十九个大,乃是:“护国灵感真人,军师左

95回 开处,宋先锋出马,郁保四捧着帅旗,立于马前,左有林冲、徐宁、

95回 的地位,身上又中了两矢,那面帅旗,兀是挺挺的捧着,紧紧跟随宋

95回 先锋,不离尺寸。北军见帅旗未倒,不敢胡乱上前。

98回 姻缘。”琼英听了“宿世姻缘”四,羞赧无地,忙将袖儿遮脸。动手

98回 事遂尔停止。今日邬梨想着王侯二,萌了异心,因此,保奏琼英做先

98回 、张清,搜觅邬梨笔迹,假写邬梨样,申文书札,令叶清赍领到威胜

99回 虎接得叶清申文,拆开付与近侍识的,读与寡人听。书中说:“臣邬

99回 ,南军将佐,拥出城来,将军马一儿排开,如长蛇之阵。马灵纵马挺

99回 两个耳朵。你须曾闻得我卞祥的名么?”史进喝道:“助逆匹夫,天

102回 着口笑。王庆听的“弄出来”三个,恁般疼痛的时节,也忍不住笑,

102回 个纸招牌儿,大书“先天神数”四,两旁有十六个小,写道:

102回

荆南李助,十文一数,有准,术胜管辂。

102回 投市中去。那市东人家稀少处,丁儿列着三株大柏树。树下阴阴,只

102回 坐的说道:“小可姓龚,单名个端,这个是舍弟,单名个正。舍下

103回 管营小夫人的同胞兄弟,单讳个元儿。那庞夫人是张管营最得意的。

104回 在那里呼么喝六,颠钱的在那里唤叫背;或夹笑带骂,或认真打。那

104回 本,废事业,忘寝食,到底是个输;那赢的,意气扬扬,东摆西摇,

104回 公听罢大喜,便问了王庆的年庚八,辞别去了。又过多样时,王庆正

104回 贵造与小子推算,那里有这样好八?日后贵不可言。目下红鸾照临,

104回 着吉日,特到此为月老。三娘的八,十分旺夫。适曾合过来;铜盆铁

105回 ”说罢,便仗剑作法,脚踏魁罡三,左手雷印,右手剑诀,凝神观想

107回 袁朗使着两个钢挝来迎:三骑马丁儿摆开杀。三将斗过三十合,袁朗

108回 帅府南街纸张铺间壁。他高祖萧,僧达,南北朝时人,为荆南刺史。

108回 爽时分,踅出寓所,将写下的数张纸,抛向帅府前左右街市闹处。<

109回

那五百步军,就在山坡下一儿摆开,两边团牌,齐齐扎住。刘

109回 同众人奔近城来。随从人中,有识的说道:“大王不好了!怎么城上

109回 上,远远地闪出号旗,上有销金大,乃是“御西宋先锋麾下水军正将

109回 混江……”,下面尚有三个,被风飘动旗脚,不甚分明。王庆

110回 ,李助,及一行叛逆从贼,判了斩,推出南丰市曹处斩,将首级各门

110回 打开囚车,取出王庆,判了“剐”,拥到市曹。看的人压肩叠背,也

110回 来,恰好午时三刻,将王庆押到十路头,读罢犯由,如法凌迟处死。

110回 ?”宋江叹口气道:“想我生来八浅薄,命运蹇滞。破辽平寇,东征

110回 那十千,是万也;头加一点,乃方也。冬尽,乃腊也;称尊者,乃南

110回 面为君也。正应方腊二。占据江南八郡,隔着长江天堑,

111回 ,一带都是青白二色旌旗,岸边一儿摆着许多船只,江北岸上,一根

111回 。”张顺道:“你却姓甚?甚么名?几时过去投拜?船里有甚物件?

111回 。左右虞候喝令住船,一百只船一儿抛定了锚。背后那二百只船,乘

112回 黑旋风李逵见了,便把五百步军一儿摆开,手搦两把板斧,立在阵前

112回 。四个回到阵前,五百军兵依原一摆开,那里敢轻动。本是也要来混

113回 阵脚,各列成阵势。南军阵上,一摆开八将。方貌在中军听得说杀了

113回 位老兄正是何处人氏?愿闻大名姓。”李俊道:“眼见得你四位大哥

115回 良。出师得胜收功绩,万载题名姓香。

116回

头巾发半笼,白罗衫绣系腰红。手

116回 首。树上削去了一片皮,写两行大在上,月黑不见分晓。宋江令讨放

118回 装好汉!你也曾闻俺小养由基的名么!我听得你这厮伙里有个甚么小

119回 语言中必无背逆之心。他把‘柴’改作‘柯’,‘柴’即是‘柯’

119回 也;‘进’改作‘引’,‘引’即是‘进’也。”吴用道

119回

次日早晨,军人收得纸一张,来报复宋先锋。宋江看那

119回 一张纸时,上面写道是:

119回 州,因是方腊造反之地,各带反文体。清溪县改为淳安县,帮源洞凿

120回 旦夕。我为人一世,只主张忠义二,不肯半点欺心。今日朝廷赐死无

120回 观看堂上牌额,大书“忠义堂”三。上皇点头下阶。忽见宋江背后转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