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

最近查询记录

1回 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2回 殿帅府拨来伏侍你的。他若得知,走不脱。”王进道:“不妨。母亲

2回

那太公年近六旬之上,发皆白,头戴遮尘暖帽,身穿直缝

2回 ”王进笑道:“恐冲撞了令郎时,不好看。”太公道:“这个不妨。

2回 :“哥哥不知,若去打华阴县时,从史家村过。那个九纹龙史进是个

2回 气,灭自己威风。也只是一个人,不三头六臂,我不信。”喝叫小喽

2回 着迷天大罪,都是该死的人。你也有耳朵,好大胆,直来太岁头上动

2回 不拿你,倒放你过去,本县知道,连累于我。”陈达道:“四海之内

3回

事遇机关进步,人当得意便回头。将军战马

3回 耳大,鼻直口方,腮边一部貉胡。身长八尺,腰阔十围。

3回 。”鲁达道:“洒家要甚么!你也认的洒家,却恁地教甚么人在间壁

3回 吱吱的哭,搅俺弟兄们吃酒。洒家不曾少了你酒钱。”酒保道:“官

3回 只是店主人家如何肯放?郑大官人着落他要钱。”鲁提辖道:“这个

3回 道:“小人房钱,昨夜都算还了。欠郑大官人典身钱,着落在小人身

3回 顿,不想三拳真个打死了他。洒家吃官司,又没人送饭,不如及早撒

3回 今番做出人命事,俺如何护得短?教他推问使得。”经略回府尹道:

3回 问。如若供招明白,拟罪已定,也教我父亲知道,方可断决。怕日后

3回 将脚踏。白头老叟,尽将拐棒柱髭;绿鬓书生,却把文房抄款目。行

3回

鲁提辖剃除头发,削去髭,倒换过杀人姓名,薅恼杀诸佛罗

4回 恩人上楼去请坐。”鲁达道:“不生受,洒家便要去。”金老便道:

4回 发人先把一周遭都剃了,却待剃髭,鲁达道:“留了这些儿还洒家也

4回 弟子,如何噇得烂醉了上山来。你不瞎,也见库局里贴的晓示:但凡

4回 打铁的看见鲁智深腮边新剃暴长短,戗戗地好渗濑人,先有五分怕他

4回 智深道:“胡乱卖些与洒家吃,俺不说是你家便了。”店主人道:“

4回 ,你好不晓事。长老已有法旨,你也知,却来坏我们衣饭。”智深不

4回 替俺敲门,却拿着拳头吓洒家,俺不怕你。”跳上台基,把栅剌子只

4回 豺狼。直饶揭帝也难当,便是金刚拱手。恰似顿断绒绦锦鹞子,犹如

5回

似雪,发鬓如霜。行时肩曲头低,

5回 恼。”鲁智深呵呵大笑道:“男大婚,女大必嫁。这是人伦大事,五

5回 公道:“好却甚好,只是不要捋虎。”智深道:“洒家的不是性命?

5回 ,见了香花灯烛,便道:“泰山何如此迎接?”那里又饮了三杯,来

6回 立几万道红鳞巨蟒。远观却似判官,近看宛如魔鬼发。谁将鲜血洒树

6回

浓烟滚滚,烈焰腾腾。臾间燎彻天关,顷刻时烧开地户。

6回 一个三岔路口。智深道:“兄弟,要分手。洒家投东京去,你休相送

6回 。你打华州,从这条路去。他日却得相会。若有

7回 莫不要攧洒家?那厮却是倒来捋虎,俺且走向前去,教那厮看洒家手

7回 p>那官人生的豹头环眼,燕颔虎,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

7回 冲本待要痛打那厮一顿,太尉面上不好看。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

7回 寻思起来,若为惜林冲一个人时,送了我孩儿性命,却怎生是好?”

8回 上青天只恁欺,害人性命霸人妻。知奸恶千般计,要使英雄一命危。

8回 :“那里信得你说。要我们心稳,得缚一缚。”林冲道:“上下要缚

8回 个,只是上司差遣,不由自己。你精细着,明年今日是你周年。我等

9回 今投那里去?”鲁智深道:“杀人见血,救人救彻。洒家放你不下

9回 ,见我是个犯人,便不来采着,我不白吃你的。是甚道理?”主人说

9回 龙眉凤目,皓齿朱唇,三牙掩口髭,三十四五年纪。头戴一顶皂纱转

9回 官人师父,不争我一棒打翻了他,不好看。”柴进见林冲踌躇,便道

9回 管营道:“况是柴大官人有书,必要看顾他。”便教唤林冲来见。<

9回 祖武德皇帝留下旧制,新入配军,吃一百沙威棒。左右,与我驮起来

10回 么陆虞候,他肯便罢?做出事来,连累了我和你。你只去听一听,再

10回 :“五短身材,白净面皮,没甚髭,约有三十余岁。那跟的也不长大

10回 凛严凝雾气昏,空中祥瑞降纷纷。臾四野难分路,顷刻千山不见痕。

10回 枪去火炉里只一搅,那老庄家的髭焰焰的烧着。众庄客都跳将起来,

11回 虎豪雄,偏裨英勇,共与谈兵略。拚一醉,看取碧空寥廓。

11回 你这厮还自好口!”那个被烧了髭的老庄家说道:“休要问他,只顾

11回 家搜捉,倘或寻到大官人庄上时,负累大官人不好。既蒙大官人仗义

11回 却是水路,全无旱路。若要去时,用船去,方才渡得到那里。”林冲

11回 武艺。倘若被他识破我们手段,他占强,我们如何迎敌人。不若只是

11回 与山上有恩,日后得知不纳此人,不好看。这位又是有本事的人,他

11回 教头,你错了。但凡好汉们入伙,要纳投名状。是教你下山去杀得一

11回 !洒家正在捉你这厮们,倒来拔虎!”飞也似踊跃将来。林冲见他来

12回 上老大一搭青记,腮边微露些少赤,把毡笠子掀在脊梁上,坦开胸脯

12回 气,那里答应,睁圆怪眼,倒竖虎,挺着朴刀,抢将来斗那个大汉。

12回 柱,一个是架海紫金梁。那个没些破绽高低,这个有千般威风勇猛。

12回 胜败。果然巧笔画难成,便是鬼神胆落。

12回 ,叫做宝刀?”杨志道:“洒家的不是店上卖的白铁刀,这是宝刀。

12回 参青面使者,转面见赤发鬼王。黄节级,麻绳准备吊绷揪;黑面押牢

13回 耳大,唇阔口方,腮边一部落腮胡,威风凛凛,相貌堂堂,直到梁中

13回 盆栽绿艾,瓶插红榴。水晶帘卷虾,锦绣屏开孔雀。菖蒲切玉,佳人

13回 朱名仝,身长八尺四五,有一部虎髯,长一尺五寸,面如重枣,目若

13回 五寸,紫棠色面皮,有一部扇圈胡。为他膂力过人,能跳二三丈阔涧

14回 投奔一个人,却把我来拿做贼,我有分辨处。”晁盖道:“你来我这

14回 。”雷横道:“却得再来拜望,不保正分付。请保正免送。”晁盖道

14回 刬地问我取银子!”刘唐道:“我不是贼,你却把我吊了一夜,又骗

14回 连累晁盖。你这等贼心贼肝,我行使不得!”刘唐大怒道:“我来和

14回 面丝鞋净袜;生得眉清目秀,面白长。这秀才乃是智多星吴用,表字

14回 些人情与这都头,你却来讨了,也坏了你母舅面皮。且看小生面,我

14回 生不得无礼!”那吴用大笑道:“是保正自来,方才劝得这场闹。”

14回 兄十分了得,也担负不下这段事。得七八个好汉方可,多也无用。”

15回 着人去请,他们如何肯来。小生必自去那里,凭三寸不烂之舌,说他

15回 ,玲珑眼突出双睛。腮边长短淡黄,身上交加乌黑点。浑如生铁打成

15回 在此,随算价钱。只是不用小的,得十四五斤重的便好。”阮小七道

15回 便是五哥许五六斤的,也不能勾,是等得几日才得。我的船里有一桶

15回 色渐晚,吴用寻思道:“这酒店里难说话。今夜必是他家权宿,到那

15回 。今晚借二郎家歇一夜,小生有些银子在此,相烦就此店中沽一瓮酒

15回 的好男子,我们却去坏他的道路,吃江湖上好汉们知时笑话。”

15回 吃酒,你便与他三五升米便了,何直来问我。”庄客道:“小人把米

16回 人道:“今日此一会,应非偶然。请保正哥哥正面而坐。”晁盖道:

16回 请登程。”公孙胜道:“这一事不去了,贫道已打听知他来的路数了

16回 用道:“休得再提。常言道:隔墙有耳,窗外岂无人。只可你知我知

16回 ,簇簇游鱼戏萍藻。簟铺八尺白虾,头枕一枚红玛瑙。

16回 嗔道:“你两个好不晓事!这干系是俺的!你们不替洒家打这夫子,

16回 你这般说话,却似放屁。前日行的是好地面,如今正是尴尬去处。若

16回 辖,直这般做大!”老都管道:“是我相公当面分付道:休要和他鳖

16回 窖里。直教石虎喘无休,便是铁人汗落。

16回 可睡两行虎豹。休道西川蜀道险,知此是太行山。

16回 :“提辖,我们挑着百十斤担子,不比你空手走的。你端的不把人当

16回 是何看待!”杨志道:“都管,你是城市里人,生长在相府里,那里

16回 见你这般卖弄。”杨志道:“如今不比太平时节。”都管道:“你说

16回 道:“你这鸟汉子也不晓事,我们不曾说你。你左右将到村里去卖,

16回 认真,连累我们也吃你说了几声。不关他众人之事,胡乱卖与他众人

16回 俺如何回去见得梁中书!这纸领状缴不得!”就扯破了。“如今闪得

16回

虽然未得身荣贵,到此先祸及身。

17回 来到这里,领太师台旨,限十日内要捕获各贼正身完备解京。若还违

17回 无门路了。”何清道:“嫂嫂,你知我只为赌钱上,吃哥哥多少言语

18回 书来,着落本村,但凡开客店的,要置立文簿,一面上用勘合印信。

18回 每夜有客商来歇宿,要问他:那里来?何处去?姓甚名

18回 道:‘客人高姓?’只见一个三髭白净面皮的抢将过来答应道:‘我

18回 ,明皎皎双睛点漆。唇方口正,髭地阁轻盈;额阔顶平,皮肉天仓饱

18回 手到拿来。只是一件:这实封公文是观察自己当厅投下,本官看了,

18回 地解救?”吴学究道:“兄长,不商议。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晁

18回 哄去打他后门,他奔前门走了。我知晁盖好生了得,又不知那六个是

18回 甚么人,必也不是良善君子。那厮们都是死命

18回 闲常时都看在眼里了。我去那里,认得他的路数,不用火把便见。你

18回 “朱都头,你只管追我做什么?我没歹处。”朱仝见后面没人,方才

19回 落人头。规模卑狭真堪笑,性命终一旦休。

19回 店,招接四方好汉。但要入伙的,是先投奔他。我们如今安排了船只

19回 敢来引老爷做甚么,却不是来捋虎!”何涛背后有会射弓箭的,搭上

19回 了,在此不着边际,怎生奈何?我用自去走一遭。”拣一只疾快小船

19回 边各藏了暗器,只看小生把手来拈为号,兄长便可协力。”晁盖等众

19回 来,搦的火杂杂。吴用便把手将髭一摸,晁盖、刘唐便上亭子来,虚

20回 请做军师,执掌兵权,调用将校,坐第二位。”吴用答道:“吴某村

20回 不得。若是这等推让之时,晁盖必退位。”林冲道:“晁兄差矣!公

20回 只得坐了第四位。晁盖道:“今番请宋、杜二头领来坐。”那杜迁、

20回 至,如何迎敌?”吴用笑道:“不兄长挂心,吴某自有措置。自古道

20回 再有白胜陷在济州大牢里,我们必要去救他出来。”吴用道:“兄长

21回 手里从小儿惯了你性儿,别人面上使不得。”婆惜道:“不把盏便怎

21回 得在腰里。这几两金子直得甚么,有晁盖寄来的那一封书包着这金。

21回 便拿我去做贼断。”宋江道:“我不曾冤你做贼。”婆惜道:“可知

21回 见这话,心里越慌,便说道:“我不曾歹看承你娘儿两个。还了我罢

21回 的,那个猫儿不吃腥?阎罗王面前没放回的鬼,你待瞒谁?便把这一

21回 快熔过了与我。”宋江道:“你也知我是老实的人,不会说谎。你若

21回 取。”阎婆道:“批子也不济事。是押司自去取,便肯早早发来。”

21回 !替我捉一捉杀人贼则个。不时,要带累你们。”众做公的只碍宋江

21回 面皮,不肯动的手。拿唐牛儿时,不担搁。众人向前,一个带住婆子

22回 兄弟商议:“今番不是朱仝相觑,吃官司,此恩不可忘报。如今我和

23回 不必远送,常言道:送君千里,终一别。”宋江指着道:“容我再行

23回 酒与我吃?”酒家道:“客官,你见我门前招旗,上面明明写道‘三

23回 酒店里来,寻思道:“我回去时,吃他耻笑,不是好汉,难以转去。

23回

秽污腥风满松林,散乱毛坠山奄。近看千均势未休,远观八

24回 又留他!”武大道:“他搬了去,吃别人笑话。”那妇人道:“混沌

24回 时要使用。却怕路上被人劫了去,得一个有本事的心腹人去便好。猛

24回 可想起武松来,“是此人可去,有这等英雄了得。”

24回 封书问安则个。只恐途中不好行,是得你这等英雄好汉方去得。你可

24回 头在半天里,便把着丧门关了,也吃别人道我家怎地禁鬼。听你那兄

24回 封涉也生心;软语调和,女似麻姑动念。教唆得织女害相思,调弄得

24回 的。”王婆道:“大官人先头娘子好。”西门庆道:“休说!若是我

24回 ,不曾叫你来偷汉子。武大得知,连累我。不若我先去出首。”回身

25回 p>半晌风流有何益,一般滋味不夸。他时祸起萧墙内,血污游魂更

25回 把两句话来激你,我不激你时,你不来问我。”武大道:“真个有这

25回 么利害怕人,你如何出得他手!他三人也有个暗号,见你入来拿他,

25回 把你老婆藏过了,那西门庆了得,打你这般二十来个。若捉他

25回 你们争不得了。我的兄弟武二,你得知他性格。倘或早晚归来,他肯

25回 提在冰窨子里,说道:“苦也!我知景阳冈上打虎的武都头,他是清

25回 此计神妙。自古道:欲求生快活,下死工夫。罢,罢,罢!一不做,

25回 着你做主。”西门庆道:“这个何得你说费心。”王婆道:“只有一

26回 。原来这女色坑陷得人,有成时必有败。有首《鹧鸪天》,单道这女

26回 事,莫非忒偏向么?你不可造次,要自己寻思,当行即行。”武松怀

26回 一张纸,告道:“复告相公,这个不是小人捏合出来的。”知县看了

26回 吏便道:“都头,但凡人命之事,要尸、伤、病、物、踪五件事全,

27回 ”武松道:“恁地时,你独自一个冷落。”那妇人笑着寻思道:“这

28回 拨道:“你也是安眉带眼的人,直要我开口说。你是景阳冈打虎的好

28回 祖武德皇帝旧制,但凡初到配军,打一百杀威棒。那兜拕的,背将起

28回 二十四五年纪,白净面皮,三柳髭,额头上缚着白手帕,身上穿着一

28回 上请坐了。武松道:“小管营今番同说知,有甚事使令我去?”施恩

29回 上如何打得这只大虫!那时节,我烂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势!

29回 酸咸苦涩,问甚滑辣清香,是酒还饮三碗。若是无三,不过帘便了。

30回 要害他性命。我如今寻思起来,他不该死罪。只是买求两院押牢节级

30回 不争我们吃你的酒食,明日官府上惹口舌。你若怕打,快走开去!”

30回 女不怀好意!”武松点头道:“不分付,我已省得了,再着两个来也

30回 ”两个公人应道:“你又不眼瞎,见桥边牌额上写道‘飞云浦’!”

31回 。到城边,寻思道:“若等开门,吃拿了。不如连夜越城走。”便从

31回 排门挨户,只恐明日有些疏失,必怨恨我夫妻两个。我却寻个好安身

31回 见今明明地两行金印,走到前路,赖不过。”张青道:“脸上贴了两

31回 ,只除非把头发剪了,做个行者,遮得额上金印,又且得这本度牒做

31回 颠危好似风波。若要免除灾祸,且做个头陀。

31回 六祖。直饶揭帝也归心,便是金刚拱手。

32回 诗词招过客。端的是:走骠骑闻香住马,使风帆知味也停舟。

32回 ,这串数珠。”孔明道:“这个不足下挂心,小弟已自着人收拾去了

32回 是跟着哥哥去。倘或有些决撒了,连累了哥哥。便是哥哥与兄弟同死

32回 同生,也累及了花荣山寨不好。只是由兄弟

32回 。宋江自把包裹背了,说道:“不庄客远送,我自和武兄弟去。”孔

32回 只是投西落路;若要投清风镇去,用投东落路,过了清风山便是。”

32回 哥一程了却回来。”宋江道:“不如此。自古道:送君千里,终有一

32回

赤发黄双眼圆,臂长腰阔气冲天。江湖称

32回 边这个生的白净面皮,三牙掩口髭,瘦长膀阔,清秀模样,也裹着顶

32回 花荣同僚,我不救时,明日到那里不好看。”宋江便对王矮虎说道:

33回 到处明。世间只有人心恶,万事还天养人。

33回 县张三,你却如何写道是刘丈?俺不是你侮弄的!你写他姓刘,是和

33回 :“小弟寻思,只想他是读书人,念同姓之亲,因此写了刘丈,便是

33回 厮觑,做声不得。黄信喝道:“这不干我事,见有告人刘高在此。”

34回 料应黄信不敢便拿恭人。若拿时也从这条路里经过。我明日弟兄三个

34回 大怒道:“红头子敢如此无礼!不公祖忧心,不才便起军马,不拿了

34回 众位且不要慌。自古兵临告急,必死敌。教小喽啰饱吃了酒饭,只依

34回 着我行。先力敌,后用智取,如此如此,好么

34回 了。今日兀自又来赚哄城门。朝廷不曾亏负了你,你这厮倒如何行此

34回 寨一事。秦明道:“这事容易,不众弟兄费心。黄信那人亦是治下,

35回 今在何处?”王矮虎答道:“今番与小弟做个押寨夫人。”燕顺道:

35回 !教你人人皆死,个个不留,你也知俺梁山泊的大名!”花荣、秦明

36回 见父亲面。便断配在他州外府,也有程限。日后归来务农时,也得早

36回

赤色虬乱撒,红丝虎眼睁圆。揭岭杀人魔

36回 “教师,量这些东西直得几多,不致谢。”

37回 称豪杰英雄。眉浓眼大面皮红。髭垂铁线,语话若铜钟。凛凛身躯长

37回 帝圣旨事例,但凡新入流配的人,先吃一百杀威棒。左右,与我捉去

37回 今已一旬之上了,他明日下来时,不好看,连我们也无面目。”宋江

38回 讨这十两银来拜还兄长。戴宗面上不好看。”宋江笑道:“院长尊兄

38回 琶亭上陪侍宋江。宋江谢道:“何许多,但赐一尾,也十分勾了。”

39回 把水调了解药,扶起来灌将下去。臾之间,只见戴宗舒眉展眼,便扒

39回 只说教把犯人宋江切不可施行,便密切差的当人员解赴东京,问了详

39回 ”晁盖道:“书有他写,便好歹也用使个图书印记。”吴学究又道:

40回 书使出来?更兼亦是父寄书与子,不当用讳字图书。令尊府太师恩相

40回 瘦也白净肥胖?长大也是矮小?有的也是无的?”戴宗道:“小人

40回 不甚么长,中等知材,敢是有些髭。”知府大怒,喝一声:“拿下厅

40回 里去。但有各处来的书信缄帖,必经由府堂里张干办,方才去见李都

40回 知里面,才收礼物。便要回书,也得伺侯三日。我这信笼东西,如何

40回 扛尸。英雄气概霎时休,便是铁人落泪。

40回 粉体如酥。上山剜虎目,入水拔龙。七昼波心能暗伏,水晶宫偷得明

41回 到这里,不可使你那在江州性儿,要听两位头领哥哥的言语号令,亦

42回

为人当以孝为先,定省教效圣贤。一念不差方合义,寸心

42回 这一件不好。以此事不宜迟。也不点多人去,只宋江潜地自去,和兄

42回 起来!我们只去守住了村口等他,不吃他飞了去。”赵能、赵得道:

42回 横龟背,香风冉冉透黄纱;帘卷虾,皓月团团悬紫绮。若非天上神仙

42回 众位头领。晁盖道:“我叫贤弟不亲自下山,不听愚兄之言,险些儿

43回 我娘的是谁的!”心头火起,赤黄竖立起来,将手中朴刀挺起,来搠

43回 ,忙些个。偶然杀了这窝猛虎,不去县里请功。只此有些赍发便罢。

43回

面阔眉浓鬓赤,双睛碧绿似番人。沂水县中

43回 得快。还有件事:倘或日后得知,在此安身不得。”朱贵道:“兄弟

43回 两口。朱富便道:“师父不饮酒,请些肉。”李云道:“夜间已饱,

44回 ,各挺一条朴刀,大喝道:“行人住脚!你两个是甚么鸟人?那里去

45回 秀自肚里暗忖道:“莫信直中直,防仁不仁。我几番见那婆娘常常的

46回 何在?争帝图王客已倾。寄语缙绅领悟,休教四大日营营。

46回 曾还得。今日我闲些,要去还了。和你同去。”那妇人道:“你便自

46回 这愿心却是当初说亲时许下的,必要和你同去。”那妇人道:“既是

46回 便道:“哥哥得知么?这般言语,不是兄弟教他如此说。请哥哥却问

46回 !”石秀道:“哥哥,含糊不得,要问嫂嫂一个明白备细缘由。”杨

46回 银两,再有三五个人也勾用了,何又去取讨,惹起是非来,如何救解

47回 你说得不好,以致如此!杜兴,你自去走一遭,亲见祝朝奉,说个仔

47回 不如此。便是宋江,倘有过失,也斩首,不敢容情。如今新近又立了

47回 。”李逵笑道:“量这个鸟庄,何哥哥费力!只兄弟自带了三二百个

47回 将去,把这个鸟庄上人都砍了,何要人先去打听!”宋江喝道:“你

47回 ,自说道:“打死几个苍蝇,也何大惊小怪!”宋江便唤石秀来,说

48回 要娶。若是将军要打祝家庄时,不提备东边,只要紧防西路。祝家庄

48回 虽然砍伐了树,如何起得根尽?也有树根在彼。只宜白日进兵去攻打

49回 说道:“限三日内要纳大虫,迟时用受责,却是怎地好!”

49回 大虫在园里,便又抬得过?却你也看见方才当面敲开锁来,和你两个

49回

解珍道:“伯伯,你还我这个大虫去解官。”毛太公道

49回 个哥哥。”那小牢子道:“你两个是孙提辖的兄弟?”解珍道:“孙

49回 有钱有势。他防你两个兄弟出来,不肯干休,定要做翻了他两个,似

49回 说我病重临危,有几句紧要的话,是便来,只有一番相见嘱付。”火

49回 端的好条大汉。淡黄面皮,落腮胡,八尺以上身材,姓孙名立,绰号

49回

黑雾飘,性格流星急。鞭枪最熟惯

50回 为,争奈随缘俭用。心慈行孝,何努力看经。意恶损人,空读如来一

50回 平白欺负俺山寨,因此行兵报仇,与你扈家无冤。只是令妹引人捉了

50回 作准备便了。先安排些挠钩套索,要活捉,拿死的也不算!”庄上人

50回 道:“你这厮!谁叫你去来!你也知扈成前日牵牛担酒前来投降了,

50回 令!”李逵道:“你便忘记了,我不忘记!那厮前日教那个鸟婆娘赶

51回 !”婆婆道:“我骂你待怎的!你不是郓城县知县。”白秀英大怒,

51回 ”雷横道:“小弟走了自不妨,必要连累了哥哥,恐怕罪犯深重。”

51回 里,必是要你偿命。我放了你,我不该死罪。况兼我又无父母挂念,

51回 绿纱衫儿,头上角儿拴两条珠子头,从里面走出来。朱仝驮在肩头上

51回 。”李逵指着头上道:“小衙内头儿却在我头上。”朱仝看了,又问

52回

缚虎擒龙不偶然,必妙算出机先。只知悻悻全无畏,讵

52回 ,特来唤我。想叔叔无儿无女,必亲身去走一遭。”李逵道:“既是

52回 有护持圣旨。这里和他理论不得,是京师也有大似他的,放着明明的

52回 里,不曾带得来,星夜教人去取,用将往东京告状。叔叔尊灵,且安

52回 山泊去。”李逵道:“我便走了,连累你。”柴进道:“我自有誓书

52回 宋江听罢,失惊道:“你自走了,连累柴大官人吃官司。”吴学究道

52回

要除起雾兴云法,请通天彻地人。

53回 有管下多少县治、镇市、乡村,他不曾寻得到。我想公孙胜他是个清

53回 遭。”戴宗道:“你若要跟我去,要一路上吃素,都听我的言语。”

53回 ”戴宗道:“你要跟我作神行法,要只吃素酒,且向前面去。”李逵

53回 :“我们昨日不曾使神行法,今日要赶程途,你先把包裹拴得牢了,

53回 婆婆,却来门外对李逵道:“今番用着你。方才他娘说道不在家里,

53回

面如红玉,似皂绒。仿佛有一丈身材,纵横有

54回

奉辞伐罪号天兵,主将将正道行。自谓魔君能破敌,岂知

54回 ,六甲风雷藏宝诀。腰间系杂色短绦,背上悬松文古定剑。穿一双云

56回 曾用这连环甲马取胜。欲破阵时,用钩镰枪可破。汤隆祖传已有画样

56回 道:“明日正是天子驾幸龙符宫,用早起五更去伺候。”娘子听了,

56回 亲军护御守把,谁人能勾入去?直等他自归。”徐宁妻子并两个丫嬛

56回 了去,只和他去讨甲。若无甲时,有本处官司告理。”徐宁道:“兄

57回 捕盗官军来收捕他不得,相公夜间用小心省睡。”呼延灼说道:“我

57回 残舵,车入深山坏却辕。不日呼延入伙,降魔殿里有因缘。

57回 怎地是好?”酒保道:“相公明日去州里告了,差官军来剿捕,方才

58回 攻打。杨志便道:“若要打青州,用大队军马方可打得。俺知梁山泊

58回 多军马更精强。凭陵欲作恢宏计,仗公明作主张。

59回 难,如何不救!我等不可担阁,便点起人马,作三队而行。”前军点

59回 争你将了御香等物去,明日事露,连累下官。”宋江道:“太尉回京

59回 啰数内,选拣一个俊俏的,剃了髭,穿了太尉的衣服,扮做宿元景;

59回 。山河扶绣户,日月近雕梁。悬虾织锦栊帘,列龟背硃红亮槅。廊庑

59回

计就魔王下拜,阵圆神将怎施为?

60回 姓段,双名景住。人见小弟赤发黄,都呼小人为金毛犬。祖贯是涿州

60回

焦黄头发髭卷,盗马不辞千里远。强夫姓段涿

60回 怒道:“这畜生怎敢如此无礼!我亲自走一遭。不捉的此辈,誓不回

60回 折了些军马,又不曾输了与他,何忧闷!”晁盖只是郁郁不乐,在寨

60回 市急切不能取得。”呼延灼道:“等宋公明哥哥将令来,方可回军。

60回 已了,拿住史文恭的,不拘何人,当此位。”黑旋风李逵在侧边叫道

61回 粗布短褐袍,飞熊腰勒一条杂色短绦,穿一双蹬山透土靴,担一条过

61回

燕青道:“主人在上,听小乙愚见。这一条路去山东泰安

61回 我买卖上不省的,要带李固去,他省的,又替我大半气力。因此留你

61回 明大王,虽然不害来往客人,官人是悄悄过去,休得大惊小怪。”卢

61回 两个回身便走。卢俊义寻思道:“是赶翻一个,却才讨得车仗。”舍

61回 名叫骂。山上吴用劝道:“兄长且息怒。宋公明久闻员外清德,实慕

61回 分丛莽。正走之间,不到天尽头,到地尽处。看看走到鸭嘴滩头,只

62回 三尺剑’,包个‘义’字;‘反时斩逆臣头’,包个‘反’字。这四

62回 些小事,有何难哉!常言道:杀人见血,救人救彻。既然有一千两

63回 英风不可当。城内军民俱被困,便写表告君王。

63回 生的面如锅底,鼻孔朝天,卷发赤,彪形八尺,使口钢刀,武艺出众

64回

面如重枣美髯,锦征袍上蟠双凤。衬衫淡染鹅

64回 。有伏路小校前来报说:“有个胡将军,匹马单鞭,要见元帅。”关

64回

卷缩短黄发,凹兜黑墨容颜。睁开怪眼似双

64回 兵齐起。这索超便有三头六臂,也七损八伤。正是:

65回 昔日沉张顺,今日何期向水撺。终一命还一命,天道昭昭冤报冤。<

66回 。北京做公的多,倘或被他看破,误了大事。哥哥可以躲闪回避。”

66回 笙凤管。班毛老子,猖狂燎尽白髭;绿发儿郎,奔走不收华盖伞。耍

67回 肯投降,必当擒来奉献。兄长亦不用众头领张弓挟矢,费力劳神。不

67回 吟半晌,说道:“若是要我归顺,是关胜亲自来请,我便投降。他若

68回 方才捉得他强兵猛将。这伙草寇,是这条计,以为上策。”曾长官便

68回 之恶,惹数载之冤。若要讲和,便发还二次原夺马匹,并要夺马凶徒

70回 轻飞动似流星。不用强弓硬弩,何打弹飞铃。但着处,命归空。东昌

70回 咸若古。披坚自可为干城,佐郡应是公辅。

70回 之才。原是幽州人氏。为他碧眼黄,貌若番人,以此人称为紫髯伯。

70回 看了皇甫一表非俗,碧眼重瞳,虬过腹。皇甫端见了宋江如此义气,

71回 定赏行刑,裴宣为铁面孔目。神算还蒋敬,造船原有孟康。金大坚置

71回 攻医兽,安道全惟务救人。打军器是汤隆,造炮石全凭凌振。修缉房

71回 片言。今日既是天罡地曜相会,必对天盟誓,各无异心,死生相托,

72回 说道:“门前两个伴当,一个黄髭,且是生的怕人,在外面喃喃讷讷

73回 。”李逵骂道:“打脊老牛,男大婚,女大嫁,烦恼做甚么?”太

73回 三二千军马回来,两匹马落路时,瞒不得众人。若还得一个妇人,必

73回 ,黑瘦面皮。第二个夹壮身材,短大眼。”二人问了备细,便叫:“

74回 风李逵看见了,睁圆怪眼,倒竖虎,面前别无器械,便把杉刺子撧葱

74回 俊义又笑道:“正是招灾惹祸!必使人寻他上山。”穆弘道:“我去

75回 一事最好。只是一件:太尉到那里是陪些和气,用甜言美语抚恤他众

75回 差迟。太守,你只管教小心和气,坏了朝廷纲纪。小辈人常压着不得

75回 是蔡府、高府心腹人,不带他去,然疑心。”张叔夜道:“下官这话

75回 。”宋江道:“你们若如此说时,坏了‘忠义’二字。”林冲道:“

75回 ”吴用道:“哥哥你休执迷,招安自有日。如何怪得众弟兄们发怒,

76回 歌。此寇潜伏水洼,不可轻进,只先截四边粮草,坚固寨栅,诱此贼

77回 李兖在傍边,手舞团牌体健。斩虎投大穴,诛龙必向深渊。三军威势

77回 兄弟愿往。”众人看了,都道:“是他去,必干大事。”不是这个人

78回 重枣,时人号作云长;林冲燕颔虎,满寨称为翼德。李应俊似扑天雕

78回 亏杀兄弟一个。虽然贤弟去得,必也用一个相帮去最好。”李逵便道

78回 帅。”高俅又禀道:“只有一件,得圣旨任便起军,并随造船只,或

78回 :“瓶儿罐儿,也有两个耳朵。你曾闻我等十节度使,累建大功,名

79回 尚书余深,同议此事。余深道:“是禀得太师,方可面奏。”二人来

79回 。初时穿林透树,次后走石飞沙,臾白浪掀天,顷刻黑云覆地,红日

80回 城边,周回转了一遭,望北去了。臾,神行太保戴宗,步行来探了一

80回 叶春今献一计,若要收伏此寇,必先造大船数百只。最大者名为大海

81回 机而作。”宋江道:“贤弟此去,担干系。”戴宗便道:“小弟帮他

81回 房子,你有话便说。”燕青道:“是娘子出来,方才说的。”李师师

81回 ;第二位坐的,白俊面皮,三牙髭,那个便是柴世宗嫡派子孙,小旋

81回 ,肝胆常存忠孝,常存忠孝!有朝把大恩人报。

82回 坚其心志,听之者足以养其性情。臾间,八个排长簇拥着四个金翠美

82回

盖世功名早进,矢心忠义莫相违。乾坤好作

83回 兀自惧他,你如何便把他来杀了?是要连累我等众人。俺如今方始奉

83回 团团绕著城池。这潞水直通渭河,用战船征进。宜先趱水军头领船只

83回

那番官面白唇红,黄眼碧,身长九尺,力敌万人。旗

84回 州郡,下官再当申达朝廷。众将皆尽忠竭力,早成大功,班师回京,

84回 袍紧系。番军壮健,黑面皮碧眼黄;达马咆哮,阔膀膊钢腰铁脚。羊

85回 一躯,八尺有余身材,面白唇红,黄眼碧,威仪猛勇,力敌万人。上

85回 ,启奏道:“郎主勿忧!量这厮何国主费力,奴婢自有个道理。且免

87回 来,个个扬威并耀武。刀诛北海赤龙,剑斩南山白额虎。

87回 了琼妖纳延。可怜能敌番官,到此还丧命。

87回 来,大喝一声:“不恁地拿你,你走了!”寇先锋吃了一惊,便回道

87回 :“你只躲的我箭,躲不的我枪!”望孙立胸前尽力一

88回 今朝捉李逵。此是乾坤消息理,不惆怅苦生悲。

88回 计又何愚。轻生容易论兵策,无怪臾丧厥躯。

88回 金钉朱户,碧瓦重檐,四边帘卷虾,正面窗横龟背。女童引宋江从左

88回 只此攻打,永不能破。若欲要破,取相生相克之理。且如前面皂旗军

88回 此计,足取全胜。日间不可行兵,是夜黑可进。汝当亲自领兵,掌握

88回 会集诸将,分拨行事。尽此一阵,用大将。”吴用道:“愿闻良策如

89回 正是:饶君走上焰摩天,脚下腾云赶上。

89回 道:“此乃国家大事。投降之事,用取自上裁,我未敢擅便主张。你

90回 老会集众僧於法堂上,讲法参禅。臾,合寺众僧,都披袈裟坐具,到

90回 取白金二十两,送与贯忠道:“些薄礼,少尽鄙忱。”贯忠坚辞不受

90回 一二里。燕青道:“送君千里,终一别,不必远劳,后图再会。”两

91回 起兵前去征进。”吴用道:“此事得宿太尉保奏方可。”当时会集诸

91回 成功。只有一件,三晋山川险峻,得两个头领做细作,先去打探山川

91回 百姓,在睡梦里惊醒,号哭振天。臾,卢先锋领兵也到了,下令守把

92回

臾,宋先锋等大兵,都到离城五里

93回 到那厢去走一回。”离了宜春圃,臾出了州城,猛可想起:“阿也!

93回 反扯住李逵道:“虽是除了凶人,连累我吃官司。”李逵笑道:“你

93回 ,我有十字要诀,可擒田虎。将军牢牢记着,传与宋先锋知道。”便

93回 对李逵念道:“要夷田虎族,谐‘琼矢镞’。”一连念了五六遍

93回 个秀士对我说甚么‘要夷田虎族,谐琼矢镞。’他说这十个字,乃是

94回 斌领数骑,从抱犊山侧驰至关内。臾,唐斌到关,参见山士奇。唐斌

94回

臾,宋先锋等大兵次第入关,唐斌

95回 口中念念有词,喝声道:“疾!”臾,天昏地暗,日色无光,飞砂走

95回 里安营扎寨。吴用又叫宋江传令,分扎营寨,大寨包小寨,隅落钩连

95回 姓名上来。李逵睁圆怪眼,倒竖虎,挺胸大骂道:“贼道听着!我是

95回 ”“神火”将军,到此翻成画饼。臾,雹散云收,仍是青天白日,地

95回 !”又使出“三昧神水”的法来,臾,有千万道黑气,从壬癸方滚来

96回 清仗剑大叫:“赤龙快出帮助!”臾,山凹里又腾出一条赤龙,飞舞

96回 个滚,化成鸿雁般一只鸟飞起去。臾,渐高渐大,扶摇而上,直到九

98回 倒李逵,跑马入阵。李逵大怒,虎倒竖,怪眼圆睁,大吼一声,直撞

98回 预兆。兄长岂不闻‘要夷田虎族,谐琼矢镞’这两句么?”宋江省悟

98回 守城军士,随即到幕府传鼓通报。臾,传出令箭,放开城门。叶清带

98回 府报知邬梨,说宋江等兵强将勇,是郡主,方可退敌。邬梨闻报,随

99回 银甲,九尺长短身材,三牙掩口髭,面方肩阔,眉竖眼圆,跨匹冲波

99回 :“瓶儿罐儿,也有两个耳朵。你曾闻得我卞祥的名字么?”史进喝

100回 尸如鱼沉浮,热血与波涛并沸。臾树木连根起,顷刻□题贴水飞。

101回

凤眼浓眉如画,微白面红颜。顶平额阔满天仓,七尺

102回 钱老儿说道:“都排若要好的快,是两服疗伤行血的煎剂。”说罢,

102回 的灾难方兴哩!有几句断词,尊官记着。”李助摇着一把竹骨折叠油

102回 据理直言,家中还有作怪的事哩!改过迁居,方保无事。明日是丙辰

102回 庆道:“列位,若府尹相公问时,与做兄弟的周全则个!”众人都道

102回 每的事,太爷立等回话。去迟了,带累我每打。快走!快走!”两个

102回 男半女,田地家产,可以守你,你立纸休书,自你去后,任从改嫁,

103回 买的角弓甚好。”王庆道:“相公教把火来放在弓厢里,不住的焙,

103回 来,限你今晚回话,若稍迟缓,你仔细你那条贼性命!”王庆只得脱

103回 那厮身边东西,也七八分了。姐夫决意与我下手,出这口鸟气!”张

104回 王庆只得到外面迎接,却是皱面银一个老叟。叙礼罢,分宾主坐定。

104回 助,上前说道:“列位若要免祸,听小子一言!”众人一齐上前拥着

105回 向巽方取了生气一口,念咒一遍。臾,凉风飒飒,阴云冉冉,从本山

105回 ,城中单弱,速往攻之,必克;然别分兵南北屯扎,以防贼人救兵冲

106回 放得一只进城,城内传出将令来,逐只搜看,方教撑进城来。诸能教

107回 。那李怀狡猾诡谲,众兄弟厮杀,看个头势,不得寻常看视。”于是

107回 令水军头领李俊等,将粮食船只,谨慎提防,陆续运到军前接济。差

107回 嵌铠甲。骑一匹卷毛乌锥,赤脸黄,九尺长短身材。手执两个水磨炼

108回 剑,转眼间,贼将口中喷出火来。臾,平空地上,腾腾火炽,烈烈猓

108回 二更时分,乔道清出来使剑作法。臾雾起,把西京一座城池,周回都

108回 内中早恼怒了一个真正有男子气的眉丈夫。那男子姓萧,双名叫嘉穗

108回 炽,炮声震响,如天摧地裂之声。臾,百十间草房,变做猓团火块。

109回 眉毛,大眼睛,红脸皮,铁丝般髭,铜钟般声音。

110回 学弓箭,向空中射,箭箭不空。却臾之间,射下十数只鸿,因此诸将

110回 无头不行,我如何敢自主张?这话是哥哥肯时,方行得;他若不肯做

110回 大败金兀术于和尚原,杀得兀术亟髯而遁。因此张节得封官爵,归家

110回 用计较良策,即目前面大江拦截,用水军船只向前。吴用道:“扬子

111回 怎生得知隔江消息?”张顺道:“得一间屋儿歇下,看兄弟赴水过去

111回 枢密紧守江岸。但有北边来的人,要仔细盘诘,磨问实情;如是形影

113回 草厅上坐着四个好汉。为头那个赤黄发,穿着领青绸衲袄;第二个瘦

113回 领黑绿盘领木锦衫;第三个黑面长,第四个骨脸阔腮、扇圈胡,两

113回 ,都有异名,哥哥勿笑!小弟是赤龙费保,一个是卷毛虎倪云,一个

113回 ,也把两个库官杀了。李俊道:“是我亲自去和哥哥商议,方可行此

114回 围住西门。段恺在城上叫道:“不攻击,准备纳降。”随即开放城门

114回 情,自伤贵体。”宋江道:“我必亲自到湖边与他吊孝。”吴用谏道

115回 女将也随入城里去了。五千粮食,臾之间,都搬运已了。六员首将,

116回 梁山泊埋没了名目。先锋主兵,不烦恼,且请理国家大事。我弟兄两

116回 皆是天命。若要取关,不可造次。用神机妙策,智取其关,方可调兵

116回 贼们把我兄弟风化在岭上。今夜必提兵,先去夺尸首回来,具棺椁埋

117回 士,都掩面受死,只等刀来砍杀。臾风雨过处,宋江却见刀不砍来。

117回 破城池,必被擒获。事在危厄,尽向前。”当下郑魔君引着谭高、伍

118回 ,不曾惯演水战,因此失了地利。获得本处乡民指引路径,方才知得

118回 朱武道:“最要紧的是放火放炮。用你等身边将带火炮、火刀、火石

118回 只是要放火、放炮,别无他事,不再用别人同去,只小弟自往。便是

118回 擒方腊,解赴京师,面见天子,必里应外合,认得本人,可以擒获。

118回 其走失。”宋江道:“若要如此,用诈降,将计就计,方可得里应外

118回 至今不见些消耗。今次着谁去好?是会诈投降的。”吴用道:“若论

118回 下满排武将。虽是诈称天子位,也直列宰臣班。苟非啸聚山林,且自

119回 闾,衣锦还乡,谁不称羡!闲事不挂意,只顾收拾回军朝觐。”宋江

120回 必当举问此事。若是如果真实,必与他建立庙宇,敕封烈侯。”李师

120回

出处求真迹,却喜忠良作话头。千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