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珠缘

最近查询记录

在《泪珠缘》查询“何” 在《泪珠缘》查询“大” 在《泪珠缘》查询“长生” 在《泪珠缘》查询“虽然” 在《泪珠缘》查询“拜” 在《泪珠缘》查询“字” 在《泪珠缘》查询“敝” 在《泪珠缘》查询“金” 在《泪珠缘》查询“屈” 在《泪珠缘》查询“须” 在《泪珠缘》查询“敢” 在《泪珠缘》查询“道” 在《泪珠缘》查询“香菱” 在《泪珠缘》查询“国” 在《泪珠缘》查询“笑话” 在《泪珠缘》查询“问” 在《泪珠缘》查询“枝” 在《泪珠缘》查询“蒙” 在《泪珠缘》查询“常言道” 在《泪珠缘》查询“这般” 在《泪珠缘》查询“贫” 在《泪珠缘》查询“然” 在《泪珠缘》查询“令” 在《泪珠缘》查询“女儿” 在《泪珠缘》查询“宝” 在《泪珠缘》查询“芳” 在《泪珠缘》查询“良” 在《泪珠缘》查询“文” 在《泪珠缘》查询“殿” 在《泪珠缘》查询“阁” 在《泪珠缘》查询“吾闻” 在《泪珠缘》查询“鸡” 在《泪珠缘》查询“铁” 在《泪珠缘》查询“楼” 在《泪珠缘》查询“舍” 在《泪珠缘》查询“盛” 在《泪珠缘》查询“仰” 在《泪珠缘》查询“技” 在《泪珠缘》查询“菜” 在《泪珠缘》查询“温” 在《泪珠缘》查询“恶贯” 在《泪珠缘》查询“不离” 在《泪珠缘》查询“为之” 在《泪珠缘》查询“劳” 在《泪珠缘》查询“雅” 在《泪珠缘》查询“来处” 在《泪珠缘》查询“娘” 在《泪珠缘》查询“魏延” 在《泪珠缘》查询“之心” 在《泪珠缘》查询“董卓” 在《泪珠缘》查询“祥” 在《泪珠缘》查询“法名” 在《泪珠缘》查询“鄙”

4回 面坐,我要睡了。”宝珠笑道:“苦来呢,又和我怄气了。”婉香听

5回 我们小姐还强呢。”宝珠笑道:“苦来,袅烟也不来惹你,你取笑他

5回

写毕,就放下笔道:“如?”婉香笑道:“你真是毫不构思

5回 的小丫头道:“请三爷呢。”不知事?且看下文,正是:不揩眼泪情

6回 篇儿你拿去。”宝珠笑道:“你又苦来抽这肠子,你爱做,下课替我

7回

东风有愿来急,流水无情逝不归。

7回

无冢不惊埋艳质,有金计赎春妍。

7回

二十四番风信里,一宵只值千金。

7回 香又写道:天不由人信有之,等闲必媚封姨。

8回 样儿,知道为着袅烟,便道:“爷苦来,这些事也值得这样苦恼!”

8回 二小姐那么一个也还招人妒忌呢,况他丫头呢!丽小姐还说,袅烟比

8回 道谢。宝珠笑道:“你也嫌长呢,不换一副再短些的。”春妍道:“

8回 样儿,便劝道:“小姐刚好好的,苦又伤心了,不知道三爷又怎样的

9回 妍只立着不走,慢慢的道:“小姐苦来生什么气呢?咱们又不是一辈

12回 家都道:“好极。”婉香道:“那不把‘穆穆文王’说上,更加好呢

12回 连问道:“这个比藕官的瑚琏也如?”大家都说好绝。丽云笑道:“

12回 便饮了酒道:侍书,侍妾数百人,必读书。

12回 又道:秦穆公用之而霸,万钟于我加焉,秦钟。

12回 张道士,子张问士,先王之道,士事。”

13回 所以才把我们蕊儿提亲。照这样,不竟把婉儿定下了,再讲我们的蕊

15回 出有多少桂花树。因想这里楼上如能种花木?便问宝珠。宝珠笑道:

17回 来家也未可必。咱们趁今儿闲着,不出去逛逛。”夏作珪道:“很好

19回 才,打谅捐了这功名,我便不能奈他么。小鹊你拿笔砚来!”小鹊便

19回 得这样。你瞧,你衫儿都汗透了,苦来呢。”说着便把自己扇子替给

20回 喉咙真正提不起了。藕香笑道:“苦来,现什么世。”赛儿笑了笑,

21回 。叶用又道:“像三哥这样才干,不如此去搅搅,况且又有这个世爵

21回 会。宝珠便吩咐摆席。不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正是:欲把姓名

22回

仙郎事入帘栊?早教人惊恐。相公此来

22回 们往洗翠亭去。这里灯底下怪热,苦蒸着呢。”因又向嫩儿道:“你

22回 声嚷将起来。人声鼎沸似的,不知事,且看下文。正是:柳梢月上三

23回 三十四岁浙江仁和人,辛卯举人;祝春年二十二岁浙江仁和人,附贡

23回 山房》的诗稿行世,都好的很。这祝春敢便是别号骈枝生的么?”秦

24回 人谦了几句。秦文因问秦珍道:“祝春和盛蘧仙、华梦庵三位怎么不

24回 字?”剑秋说:“‘涉趣’二字如?”大家说:“好!”秦文不说好

24回 因道:“这个便用‘显微’二字如?”秦文叫记了。忽林冠如道:“

24回 因道:“这里便用‘通幽’两字如?”秦文点点首,便同众人进去。

24回 写‘安知我不知鱼之乐’的篆字如?”众人说:“好!”秦珍道:“

24回 因道:“这里榜一个‘远香堂’如?”秦文道:“这里有了。是陆莲

24回 儿。”白剑秋道:“‘绿梦庵’如?秦文说:“好!”便又引着众人

24回 子很有趣,便榜个‘仃琴待鹤’如?”秦文道:“好也好,只是太俗

24回 ’三字;这面榜‘小罗浮仙馆’如?”大家说:“稳当的很。”

24回 p>刚说着,见小厮赶来回说:“爷和盛爷、华爷来了。”秦文便着

25回 上去。这亭子便榜‘巢云’二字如?”秦文合着眼睛细细一想道:“

25回 听他们议论宏博,便不敢作声。见祝春道:“这里榜‘来凤’二字便

25回 又道:“此地便榜个‘漏月轩’如?”薛筱梅等一齐赞好!秦文也很

25回 冠如道:“这里榜‘听霓裳馆’如?”盛蘧仙笑道:“这不如榜作‘

25回 山房’,这楼上便用‘摘星楼’如?”大家都说:“这个好,这个好

25回 去。亭对面便是刚下来的那座山。祝春因道:“这里榜‘皱碧’二字

25回 如?”秦文说:“好!”那亭又接着

25回 榜着“舫斋赖有小溪山”的长匾。祝春道:“这七字不如竟用‘花为

25回 白剑秋道:“这个自不可少,咱们不趁今儿,便即席上各题一点儿如

25回 ?”秦文笑道:“这个太辛苦,不

25回 却早兴致勃勃的,情见乎色。还是祝春递了个眼色,蘧仙才回过念来

25回 。想这些人横竖也懂不得什么,苦搜这个肠子,因也不则声了。吃

25回 忽有人把肩儿拍了一下。回头见是祝春,笑着问道:“你一个儿老站

26回 们府里派人送来便了。”文儿没奈只得回去,回了蘧仙。

26回

一样江南好山水,如到此便缠绵。

27回

狼藉桃花红似血,如不筑避风台。

27回 西施、王嫱站在面前,也不入眼,况现在普天下有几个美人呢。”说

27回

坡仙已去焦桐死,还有人解赏音。

27回

但说远山眉妩好,如不见画眉人。

27回

尽有溪山好风景,片帆苦去扬州。

27回 p>八月西风下井梧,翠毛么凤恨如。

27回

回廊绕遍待如,山水无情入啸歌。

28回 没事,便回惜红轩去。不知后事如,且看下文分解。正是:书生莫笑

29回 温存的性儿,不道也这样使性,我苦趋奉他去!”想着眼圈儿红了,

29回

伊家处是?梦也难寻。月夜花朝断肠久

31回 则是怪宝珠,继则自恨没得主意。苦放着宝珠倒被叶赦坏了身子。哭

31回 躺下了,叫婉香睡去。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表白。这便是:三生有

31回 约知日,儿女痴情死不休。

32回 本来为人极好,想小环既死了去,苦留这一纸字迹教人知道,况老太

32回 太也有些知觉了,要这用,便背地把他烧却了。那小环的

33回 了。圆圆气个半死,也没得别法奈他,便老着脸皮家去。他家本来是

33回 来,便又气又好笑,因想道:“我苦早早和他争,到那时我图我的快

33回 上,也一倒头睡熟了。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倘来福分

34回 顺儿出来。两人分路,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遭遇也凭

35回 蘧仙,旁坐的是华梦庵,背坐的是祝春,便过来请个安说,刚才秦府

35回 见,这会子回去了。原来盛蘧仙在祝春家里把马褂子脱下了,所以宝

35回 要教人拜倒的。他既回去了,咱们不追着他。”蘧仙说好,便叫文儿

35回 一同出来往西花厅去。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才华望重

36回 人各序年龄坐下。是华梦庵首坐,祝春次之,蘧仙又次之,宝珠末坐

36回 酒。又送上菜来,各人随便吃了。祝春道:“咱们今儿该乐一乐才是

36回 我摆一百杯。”祝春笑向梦庵道如。梦庵嗤嗤的笑道:“我不敢,我

36回 说:“不限罢我酒量浅,回来醉了苦呢,看猜的准,多猜会儿。”蘧

36回 声音一声响似一声,直着脖子喊。祝春和盛蘧仙都嗤嗤的笑他。宝珠

36回 :“马早回去了,爷的轿子来了,爷和华爷的小厮喜儿、四儿都跟着

36回 笑,宝珠才知道哄他,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高朋放浪

38回 ”接着唱道:我惊疑未妥,几会向方会我。

38回 回。”湘莲答应去了。欲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鸾箫艳曲

39回 ,自宜谨慎,昨已被窃,日后不论人,不奉呼唤不许擅入。”小喜子

39回 了,你给姐夫讨便宜他又不知道,苦来费心费血的想出这句话来。”

39回 嘴,菊农告饶了才罢。不知后事如,且看下文分解。正是:莫道女儿

40回 谈谈,并求他包涵些。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覆雨翻云

41回 要我们做文章。我们都笑说要这个用?倒不如学做做诗。他便有一番

41回 诗笔好多了。”见他又道:野马飞急?琐琴赞声好,接下道:  鸟

41回 。”说着,便自去了,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题字客来

42回 ”说着又哭起来。翠儿道:“小姐不告诉太太去。”漱芳道:“我告

42回 怎样?”漱芳哭道:“我有什么奈?”忽收了泪道:“你知道那丫头

42回 暗好笑,便先出去了。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命薄本来

43回 逼近道:“你可不愿?你不愿我也苦逢迎你,那圆圆也没进府来,此

44回 不见。”婉香道:“他被盛蘧仙和祝春他们邀去了。”菊侬便不言语

44回 ,因道:“天气闷得很,咱们不往海棠香梦轩去,看看美姊姊。

44回 珠早一溜烟跑进去了,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富贵无常

45回 们一块儿玩,今晚这好天气,咱们不就在这里,请姐姐妹妹,都来喝

45回 瑶台聚八仙,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年,醉恩仙。

45回 谈一会,便渐渐散去,不知后来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万物已随

46回 ,对漏斗,漏是器皿,斗是天文如。”陆莲史笑道:“这个很好。”

46回 ?”秦珍笑点点首儿。因问:“如?”陆莲史一口答应道:“好极,

46回 望鼻孔里放出了,问秦珍道:“如?”秦珍笑道:“好,果然好,只

46回 ,再把他令妹说给李冠英,你看如?”陆莲史道:“好。”秦珍便告

46回 宝珠三人又进场去了,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华堂未赏

47回 声已滴二下才归安寝。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好月正宜

48回 云天长孤,鸾对影兮瑶瑟凉伊,人处兮徒相望空,山几曲兮秋水一方

48回 样好似笑咱们寂寞似的,你即弹琴不到这芭蕉树下石礅上坐坐弹一套

48回 说着两人便让着进来,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美人已上

49回 却说这年乡试,五经魁是:秦云、祝春、盛蘧仙、华梦庵、桑春一干

49回 过了,都便在京候榜。因盛蘧仙、祝春、华梦庵一干人都中了进士,

49回 子便都回来了,又设宴开贺,却好祝春和盛蘧仙也点在二甲,授庶吉

49回 什么令,宝珠道:“昨儿盛蘧仙和祝春在自己花园里摆文虎子叫人射

49回 大家一齐赞好。宝珠因道:“我们不就这样联句吧。”婉香道:“也

49回 宝珠赞好!藕香接令道:  问夜如夜未央。

50回 泪珠五百零五斛,偿讫。第二案,祝春欠胡兰仙泪珠三十斛,偿讫。

50回 又想道,一个人只要得了知心的,必定要嫁了他才算有情。古来多少

50回 美人不如意的多着,况是我,又必伤心。我只誓死不嫁别人去,便

51回 坐倒了,险些儿跌。因道:“小姐苦来,横竖见了宝珠,也没话好讲

51回 掉下泪来,忽又恨宝珠,既有这心不极早求亲,可见也是没心肠的,

51回 这里宝珠还哭着,袅烟劝道:“爷苦来,一辈子拿热心肠待人,到头

51回 呢,可知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况人也不去早谋呢?”宝珠听他这

51回 否,且听下回分解。正是:无可奈花落去,不如归去鸟空啼。

53回 仙馆里暖酒赏梅去了。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小病不须

54回 景明后天也该来了。宝珠因问:“祝春、盛蘧仙和华梦庵三人,听说

54回 京了,可有升迁吗?”秦琼道:“祝春和盛蘧仙都派了实录馆分校,

54回 因近来各部主事出缺甚多,想求替盛两人照应的。”秦文点首,因问

56回 ,他连珍大哥尚且要避过了不见,况我是什么东西。又想道:横竖他

56回 选中了两个,是这边的人。一个姓,叫什么祝春,一个叫做什么盛

56回 ,老爷也爱那两人,便央人先对姓的讲去,这姓的已有了一妻一妾

56回 和他叙起久慕的话来。不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正是:好事多磨

58回 日,蘧仙才知道木已成舟,无可奈的了。只得听从冷素馨干去,自己

58回 乱了做不出,因去找祝春代做。那祝春正新娶了一位如夫人,自己也

58回 什么,华梦庵早先挨入人丛去看,祝春和盛蘧仙也便过去,原来是一

58回 解,正是:作官不如安坐稳,著书似看山闲。

59回 去,带上了门。不知宝珠和婉香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最恼新婚

60回 搂在怀里,交颈睡了,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好酒最宜

61回 两个,要形影不离的,日后无论如,必要共事一人,此番他和我来,

61回 了,只眉仙推病不去。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正是:孽债已偿

62回 说宝珠到盛蘧仙家来,见白剑秋、祝春、华梦庵、林冠如、桑春等一

62回 站住,丫头珠儿早传话进去,里面祝春的夫人夏氏,华梦庵的夫人周

62回 便把两厢看的女客一齐压下去了。祝春已看的出了神,华梦庵早失了

62回 :“飞燕掌上舞,也不过尔尔。”祝春也极口赞叹,一时已换了一个

63回 个了?”宝珠因把媚香奔丧去,如翻舟、如被沈左襄救了、又沈左

63回 。被蘧仙这样一来,相形之下,他等美满,我便怎生苦恼。”说着泪

64回 :“你定要和他这样,他又不肯,苦来呢?回来到因此恼了你。”宝

64回 报,极意严防了几日,婉香也没奈他。

64回 ,不成书呢。”梦庵道:“那便叫祝春续去便了。石时说好,因把《

64回 叮嘱再三,便捧那部《旧酒痕》交祝春续去了不提。

65回 着笑道:“华爷来的正好。石爷和爷也在这里呢。”梦庵道:“可是

65回 了。总这样大惊小怪。”听声音是祝春的。因便抢几步闯进门去。见

65回 祝春正拿支笔,在桌上画画。石时

65回 年的事。你续上几回,值得什么?必要等上十几年呢?”蘧仙道:“

66回 看得透世故的达者,总存个人寿几,及时行乐的高见。”梦庵笑道:

66回 盘打得精也不精?”梦庵道:“如?不是我嚼舌么?依我估量起来,

67回 是这一番的作用,日后宝珠这边如得了?难道柳夫人也便糊涂住了,

67回 心,我便处处替他留神,想他家里以能够这样热闹?这是不必说,他

67回 探些秦文的主见,只不道漱芳是如讲法。正是:已觉众生皆醉梦,不

68回 月,就封印了。咱们府里也就没奈他。变做了一件蹋案。那一面却早

69回 们对。”正是:曾说千言堪立就,须一字费推敲。

70回 道:宿债偿完万事休,我于人世复求?

70回 佛呢。”眉仙笑道:“成仙成佛又必等到将来,我早说,一个人若是

71回 行乐,就赛过一个神仙。再不想到祝春为他进了万丰银号,却在那里

71回 ,非在号里多年的,怕办不了。因祝春是个笔墨朋友,便把他派了个

71回 些经理、副帐及各执事人等,知道祝春是一位名士,便都十分敬重,

71回 是秦文放下来的,又都二分畏忌。祝春进去了几天,看看一无头绪,

71回 珠替蘧仙斟上一杯,便问:“祝春以要去充那信房?”蘧仙欲待不说

71回 有什么好捞摸的?多惹一番气恼又苦来?索性连分给我的卖了屋子的

71回 我们家叔不至于此。”蘧仙道:“以见得?”宝珠道:“情理上和平

71回 了。正是:艳福算来消不尽,铸愁苦觅黄金?

73回 他眼波儿早已水汪汪的,因道:“苦呕我呢?”蕊珠不语,把个手指

73回 呢。”软玉也笑道:“宝弟弟,你苦来?他既不要你在这里,你怎么

73回 客,是李冠英、白剑秋、林冠如、祝春等。陪到东花厅坐茶毕后,就

74回 第一首说:‘几日前头暗忖量,如觍觍做新郎?

74回

高堂阿母还相笑,况聪明姊妹行。’”

74回 是王母,祖父母称作王父、王母,尝不切当呢?”又说第二首道:“

74回

步上红珮翻自讶,是福份做鸳鸯?’”

74回

都说天孙今夜嫁,如还不驾云2?

74回

事彩鸾不相顾,被人看煞小文箫。

75回 想起宝珠生日的时候在这里赏灯,等热闹。如今自己反倒变成客了,

75回 说春笑轩的杏花,却早开了,咱们不到那里逛逛去?”美云点首,于

75回 是你唱的昆曲,你那里可有人么?不请小姐到你那儿去,你唱一个《

75回 :“那么改改,改唱《牡丹亭》如?让你做柳梦梅。”赛儿说:“好

75回 非偶,只是重于父命,也就无可如。嫁了叶魁,只当完了前世的债务

75回 前世的冤欠罢了。既这么着,我又苦来?”因此便对叶魁也冷冷的没

75回 的,也免不了相形之下有些轩轾。况,叶魁是个不善于体贴女儿心性

75回 表。正是:诚心自可开金石,志士须恋家室。

76回 偏这日金有声也病了,转荐出一个祝春来。蘧仙和祝春本是好友,哪

76回 :“原来如此,倒是可敬。但你又以见得?”祝春道:“不说明的,

82回 种话,分明是苦了他的心,他心里尝不想嫁宝珠来?其实,宝珠便再

82回 我知道你心里,但是我只没法子奈你那老怪物?我若越爱你时,便越

83回 儿想个好主意,回过太太,无论如总把你留在这儿,等你自己爱去再

84回 不成拈阄儿吗?况且我如果要嫁,必等到今儿?我只为一个女儿家,

85回 ,心里不免骇异,因想:“藕香如忽然抱起忧来了?”却不知道这些

85回 来。不过秦珍心里并不虑到日后如,只不过以为孝服里面,既不出去

85回 哥儿这般用心。你们府里要用钱,用问得?无论怎么样,咱们号里,

85回 经用空了,他也少不得着急起来,致有这般大方?因便不再多讲,心

86回 的手里,他们要来抽用,我甥女如好去阻他?并且,那些存户要来抽

86回 致于先去和我甥女商量,我甥女如能够挨家儿的预先通知去,教他们

86回 非都是他老人家一个人的化名,如瞒得过我?”金有声道:“这话我

86回 可不懂!他老人家必化出许多名来?”葛云伯道:“

86回 股本拆了去也得,只可惜文老一生等轰轰烈烈,弄到后来,东府里的

86回 在不知底细。不过,我甥女作事,致不顾前后,直到这般地步?他把

86回 去把我甥女接到家来,细细问他如?”

87回 ,到底说些什么呢?”不知藕香如说法,且看下回。正是:贤奸最是

88回

却说秦文的遗嘱里面究竟是秘密,不但婉香要问,便是读者料

88回 太百年之后,方好宣布,二嫂子如肯在此刻拿出来给太太呢?我想,

88回 ?只不知道三老爷的遗嘱上究竟如说法?大妹妹总该告诉过太太……

89回 免受着影响呢。所以我想,无论如总该竭力维持的。我已答应过他,

89回 户,那就收不抵时,那些存户,如甘心减折,必惹起一场官司,弄到

89回 来。你想,他是写意惯了的人,如耐得这般琐屑?只因自己是个家妇

89回 ,又是柳夫人吩咐下来,如推躲得去?因此盘算了几天,却被

91回 ,这日,便到蘧仙家里来。却好,祝春正在花厅上替蘧仙写槅子上的

92回

却说盛蘧仙正和祝春、华梦庵在亭子上饮酒,忽文

92回 首道:“你爱去,你便一个儿去,必要我们陪着?”梦庵想了想道:

92回 这两句题上,请你送给婉姊姊去如?”素馨笑道:“那便更讨没趣了

92回 :“我想宝珠的食量不知道比我如。”浣花道:“你问他做什么?”

92回 蘧仙却仍要个空碗,说:“无论如我总把这饭吃了就是。”这句话本

93回 方子,我也不愿意吃。要还是去请祝春吧?”蘧仙道:“祝春也好。

93回 走进房来,轻轻地问着团儿道:“爷诊过了怎么说?”团儿便把祝春

93回 摸过来么?既是怕冷才过来的,如会不盖被?”蘧仙笑道:“我过来

94回 冷静。”丽云笑道:“你怕冷静,不搬到东花园来?我把小罗浮馆让

94回 过去想想,好比花好月圆的时候,等美满浓厚。如今,花儿已经开到

94回 姊姊一个腔调,专门寻这些烦恼,苦来呢?一个人不趁着活在世上的

95回 低着头,以手弄襟,局促到无可奈。秦珍看的可怜,因向宝珠道:“

95回 说过,六月里天气热得要人打扇,不去换了便衣呢?”说得蘧仙、梦

96回 抄全的。蘧仙带看带摸工尺,正和祝春评论着,不妨楼上楼下起了一

96回 心想“哪里来的电报?”欲知究为事,且看下回分解。正是:个中情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