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最近查询记录

在《红楼梦》查询“令” 在《红楼梦》查询“大” 在《红楼梦》查询“屈” 在《红楼梦》查询“问” 在《红楼梦》查询“国” 在《红楼梦》查询“笑话” 在《红楼梦》查询“女儿” 在《红楼梦》查询“雅” 在《红楼梦》查询“劳” 在《红楼梦》查询“温” 在《红楼梦》查询“道” 在《红楼梦》查询“然” 在《红楼梦》查询“鸡” 在《红楼梦》查询“字” 在《红楼梦》查询“贫” 在《红楼梦》查询“拜” 在《红楼梦》查询“何” 在《红楼梦》查询“芳” 在《红楼梦》查询“仰” 在《红楼梦》查询“虽然” 在《红楼梦》查询“敢” 在《红楼梦》查询“蒙” 在《红楼梦》查询“殿” 在《红楼梦》查询“恶贯” 在《红楼梦》查询“盛” 在《红楼梦》查询“金” 在《红楼梦》查询“文” 在《红楼梦》查询“吾闻” 在《红楼梦》查询“舍” 在《红楼梦》查询“楼” 在《红楼梦》查询“枝” 在《红楼梦》查询“敝” 在《红楼梦》查询“鄙” 在《红楼梦》查询“这般” 在《红楼梦》查询“之心” 在《红楼梦》查询“李妈妈” 在《红楼梦》查询“娘” 在《红楼梦》查询“洪” 在《红楼梦》查询“须” 在《红楼梦》查询“来自” 在《红楼梦》查询“阁” 在《红楼梦》查询“宝” 在《红楼梦》查询“香菱” 在《红楼梦》查询“良” 在《红楼梦》查询“祥” 在《红楼梦》查询“技” 在《红楼梦》查询“铁” 在《红楼梦》查询“菜” 在《红楼梦》查询“不离” 在《红楼梦》查询“周瑞” 在《红楼梦》查询“好死” 在《红楼梦》查询“俗语” 在《红楼梦》查询“宫台” 在《红楼梦》查询“为之” 在《红楼梦》查询“长生” 在《红楼梦》查询“常言道”

1回 斋,彼此俱可消此永昼。」说着便人送女儿进去,自携了雨村来至书

1回 阴易过,倏忽又是元宵佳节。士隐家人霍启抱了英莲,去看社火花灯

2回 与封肃,又送甄家娘子许多礼物,其且自过活,以待访寻女儿下落。

2回 敏文雅,竟变了一个样子。因此他尊也曾下死笞楚过几次,竟不能改

3回 家。冷子兴听得此言,便忙献计,雨村央求林如海,转向都中去央烦

3回 恭,谢不释口,一面又问:「不知亲大人现居何职?只怕晚生草率,

3回 鬟迎着。邢夫人让黛玉坐了,一面人到外书房中请贾赦。一时回来说

4回 狐疑,只得停了手。退堂至密室,从人退去,只留这门子一人伏侍。

4回

雨村道:「方才何故不发签?」门子道:「老爷荣任到此

4回 肯收银,各要领人。那薛公子便喝下人动手,将冯公子打了个稀烂,

4回 拿几个来拷问,小的在暗中调停,他们报个『暴病身亡』,合族中及

4回 说善能扶鸾请仙,堂上设了乩坛,军民人等只管来看。老爷便说:『

4回 ……』等语。小人暗中嘱咐拐子,其实招,众人见乩仙批语与拐子相

4回 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不过说「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之言寄去

4回 娴雅。当时他父亲在日极爱此女,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十倍。

4回 了作妾,又遇冯家来夺,因恃强喝豪奴将冯渊打死,便将家中事务,

5回 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5回 以他家上中下三等女子的终身册籍其熟玩,尚未觉悟;故引了再到此

5回 配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不过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然如此

7回 王夫人这边房后三间抱厦内居住,李纨陪伴照管。如今周瑞家的故顺

7回 姐和琏二嫂子,今日你就回家禀明尊,我回去禀明了祖母,再无不速

8回 。」说着,让他在炕沿上坐下,即莺儿:「倒茶来。」一面又问老太

8回 」宝玉听这话有理,便放下冷的,人烫来方饮。

8回 自回房中歇着,不许再出来了。又人好生招呼着。忽想起跟宝玉的人

9回 有事回家,只留下一句七言对联,学生对了明日再来上书,将学中之

10回 话说金荣因人多势众,又兼贾瑞勒赔了不是,给秦钟磕了头,宝玉方

12回 姐因他自投罗网,少不的再寻别计他知改,故又约他道:「今日晚上

13回

贾珍贾蓉次日换了吉服,领凭回来。灵

14回

凤姐自己威重行,心中十分得意。因见尤氏犯病

14回 那府中熬了各样细粥,精美小菜,人送过来。贾珍也另外咐咐每日送

14回

贾珍、尤氏忙人劝止,凤姐才止住了哭。来旺媳

14回 ,只有迎送亲友上的一人未到,即传来。那人惶恐,凤姐冷笑道:「

14回 轿网络。」说着将帖儿递上,凤姐彩明念道:「大轿两顶,小轿四顶

14回 「世交至谊,何出此言。」遂回头长府官主祭代奠。贾赦等一旁还礼

15回 谈吐有致,一面又向贾政笑道:「郎真乃龙驹凤雏,非小王在世翁前

15回

北静王又道:「只是一件:郎如此资质,想老太夫人自然钟爱

15回 荒失了学业。昔小王曾蹈此辙,想郎亦未必不如是也。若郎在家难

15回 不垂青目的。是以寒邸高人颇聚,郎常去谈谈会会,则学问可以日进

15回 姐因怕通灵玉失落,等宝玉睡下,人拿来在自己枕边。却不知宝玉

16回 土木砖瓦之物,搬运移送不歇。先匠役拆宁府会芳园的墙垣楼阁,直

17回 若妥便用;若不妥,将雨村请来,他再拟。」众人笑道:「老爷今日

17回 舍居住,将梨香院另行修理了,就教习在此教演女戏;又另派了家中

17回 以及诸凡大小所需之物料帐目,就贾蔷总理。

18回 春将方才十数首诗另以锦笺誊出,太监传与外厢。贾政等看了,都称

19回 。贾珍、贾琏、薛蟠等只顾猜谜行,百般作乐,纵一时不见他在座,

19回 药疏散疏散就好了。」开方去后,人取药来煎好,刚服下去,命他盖

19回 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人醉魂酥骨。宝玉一把便将黛玉的

19回 须得趁此打劫些个来才好。』乃拔箭一枝,遣了个能干小耗子去打听

19回 』老耗子听了大喜,即时拔了一枝箭,问:『谁去偷米?』一个耗子

19回 便接去偷米。又拔箭问:『谁去偷豆?』又一个耗子

19回 接去偷豆。然后一一的都各领去了。只剩下香芋。因又拔箭问

20回 来,自己端着给他就枕上吃了,即小丫鬟们铺炕。袭人道:「你吃饭

20回 心脚把你的肠子还窝出来呢!」喝:「去罢!」贾环诺诺的,跟了丰

22回 丑才九岁,大家叹息了一回。贾母人另拿些肉果给他两个,又另赏钱

22回 他便充作火头僧。五祖欲求法嗣,诸僧各出一偈,上座神秀说道:『

23回 探春抄录妥协,自己编次优劣,又在大观园勒石,为千古风流雅事。

25回 于卧室槛上,除自己亲人外,不可阴人冲犯。三十三日之后,包管好

28回 呼唤即至。」冯紫英笑道:「你们姑表弟兄倒都心实。前日不过是我

28回 而无味。我先喝一大海,发一个新,有不遵者,连罚十大海,逐出席

28回 几杯,那里就醉死了你?如今一乱,倒喝十大海,下去斟酒不成?」

28回 :「『雨打梨花深闭门』。」完了

28回 杯,说道:「『鸡声茅店月』。」完。

28回 门杯,说道:「『桃之夭夭』。」完,下该薛蟠。

28回 玉道:「押韵就好。」薛蟠道:「官都准了,你们闹什么!」众人听

28回 袭人知昼暖』。」众人都倒依了完,薛蟠又跳起来喧嚷道:「了不得

32回 此看来,倒怕将来难免不才之事,人可惊可畏。却是如何处治,方能

33回 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郎相与甚厚。下官辈听了,尊府不

33回 少不得此人。』故此求老先生转致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

33回 早离了你,大家干净。」说着,便人:「去看轿!我和你太太、宝玉

34回 ,他们一个个就有这些怜惜之态,人可亲可敬。假若我一时竟别有大

34回 到:宝玉能领会我这一番苦意,又我可喜。我这番苦意,不知将来可

34回 能如意不能,又我可悲。要不是这个意思,忽然好

34回 好的送两块帕子来,竟又我可笑了。再想到私相传递,又觉

37回 添来隔宿痕。却喜诗人吟不倦,肯寂寞度朝昏?

38回 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一从陶评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38回 明。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盟。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

40回 :「咱们先吃两杯,今日也行一个,才有意思。」薛姨妈笑说道:「

40回 老太太自然有好酒,我们如何会呢!安心叫我们醉了

40回 们不成。」薛姨妈点头笑道:「依。老太太到底吃一杯酒才是。」

40回 凤姐儿忙走至当地,笑道:「既行,还叫鸳鸯姐姐来行才好。」众人

40回 都知贾母所行之,必得鸳鸯提着,故听了这话都说

40回 着鸳鸯过来。王夫人笑道:「既在内,没有站着的理。」回头命小丫

40回 坐下,也吃了一钟酒,笑道:「酒大如军。不论尊卑,惟我是主,

40回 都笑道:「这却使不得。」鸳鸯喝小丫头子们:「拉上席去!」小丫

40回 了的罚一杯。」众人笑道:「这个好,就说出来。」

42回 笑道:「你还装憨儿呢!昨儿行酒儿,你说的是什么?我竟不知是那

42回 着,只觉更好,不觉后悔:「不该他抿上鬓去,也该留着,此时叫他

47回 同散,岂不好?」湘莲道:「你那姨表兄还是那样,再坐着未免有事

49回 等因素喜李纨贤惠,且年轻守节,人敬服,今见他寡婶来了,便不肯

49回 素日只当他藏奸。」因把说错了酒,宝钗怎样说他,连送燕窝,病中

50回 个次序,让我写出来。」说着,便众人拈阄为序。起首恰是李氏,然

54回 贾母道:「你们两个对一套《将军》罢。」二人听说,忙合弦按调拨

54回 们传梅,行一套『春喜上眉梢』的,如何?」贾母笑道:「这是个好

54回 啊!正对时景儿。」忙命人取了黑

54回 漆铜钉花腔鼓来,给女先儿击着。席上取了一

54回 善说笑话儿,肚内有无限的新鲜趣;今见如此说,不但在席的诸人喜

55回 主张,将家中琐碎之事,一应都暂李纨协理。李纨本是个尚德不尚才

55回 目黄瘦,便知失于调养。王夫人只他好生服药调养,不他操心。他

55回 和宝玉一样呢。比不得环儿,实在人难疼,要依我的性子,早撵出去

56回 然该有分例,每月每处买办买了,女人们交送我们收管,不过预备姑

56回 是因姑娘们住的园子,不好因省钱人去监管。你们想想这话,要果真

57回 何处拾的?」湘云笑道:「我见你弟媳的丫头篆儿悄悄的递给莺儿,

58回 如今虽不学唱,尽可留着使唤,只其教习们自去也罢了。」王夫人因

58回 说与总理房中,每教习给银八两,其自便。凡梨香院一应物件,查清

58回 听了,只得留下。将去者四五人皆其干娘领回家去,单等他亲父母来

61回 ,自己咕唧了一回,蒸了一碗鸡蛋人送去。司棋全泼了地下。那人回

62回 来说一声就是了。王夫人有言。不年轻人受礼,恐折了福寿,故此皆

62回 >宝玉便说:「雅坐无趣,须要行才好。」众人中有说行这个好的

62回 ,又有说行那个才好的。黛玉道:「依我说,拿了

62回 笔砚将各色都写了,拈成阄儿,咱们抓出那个

62回 「射覆」二字。宝钗笑道:「把个祖宗拈出来了。射覆从古有的,如

62回 今失了传。这是后纂的,比一切的都难。这里头倒有一半是不会的,

62回 猜拳去了。」探春道:「惟有他乱,宝姐姐快罚他一钟!」宝钗不容

62回

探春道:「我吃一杯,我是官;也不用宣,只听我分派。取了

62回 骰子盆来,从琴妹妹掷起,挨着掷下去

62回 ,说了个「老」字。香菱原生于这,一时想不到,满室满席都不见有

62回 。」众人听了,都说:「惟有他的比人唠叨!倒也有些意思。」便催

62回

完。鸳鸯袭人等皆说的是一句俗话

62回 好个诌断了肠子的!怪道他出这个,故意惹人笑。」又催他快说酒底

62回 了彩云了,自悔不及,忙一顿的行猜拳岔开了。

62回 推唤搀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嘟嘟囔囔说:「泉香酒冽,……

63回

宝玉因说:「咱们也该行个才好。」袭人道:「斯文些才好,

63回 上,红了脸笑道:「很不该行这个!这原是外头男人们行的,许多

63回 梦沉酣,掣此签者,不便饮酒,只上下两家各饮一杯。」湘云拍手笑

63回

关了门,大家复又行起来。袭人等又用大钟斟了几钟,用

63回 枝芍药,大家约二十来人,传花为,热闹了一回。因人回说:「甄家

63回 ,念彼祖父之忠,追赐五品之职。其子孙扶柩由北下门入都,恩赐私

64回 古史中有才色的女子,终身遭际,人可欣可羡、可悲可叹者甚多,今

64回 子已使了二百两,下剩的三百两,人送至家中,交给老娘收了。」贾

64回 「举止大方,言语温柔,无一处不人可敬可爱。人人都说你婶子好,

64回 姨儿转聘,只等有了好人家,不过人找着张家,给他十几两银子,写

64回 太太,没有不完的事。」自古道欲智昏,贾琏只顾贪图二姐美色,听

64回 自后面走来。贾琏送目与二姐儿,其拾取,这二姐亦只是不理。贾琏

64回 太收起来了,今儿因要还人,大哥我来取,再也看看家里有事无事。

65回 偏那三姐一般合他玩笑,别有一种人不敢招惹的光景。他母亲和二姐

67回 』,省的临时丢三落四的不齐全,人笑话。再者,你妹妹才说你也回

67回 等物。外有虎丘带来的自行人,酒儿,水银灌的打金斗小小子,沙子

69回 察院便批:「张华借欠贾宅之银,其限内按数交还;其所定之亲,仍

69回 其有力时娶回。」又传了他父亲来

69回 你一死方罢。若妹子在世,断不肯你进来;就是进来,亦不容他这样

69回 」于是写了一方,作辞而去。贾琏人送了药礼,抓了药来,调服下去

70回 大丫头发出去了。其馀年纪未足,他们外头自娶去了。

70回 飘舞,便偶成一小词,调寄《如梦》。其词曰:

70回 」说着,看黛玉的,是一阕《唐多》: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

71回 他;且前日南安太妃来,贾母又单探春出来,自己心内早已怨忿。又

71回 的拣在一个笸箩内,明日煮熟了,人在十字街结寿缘。贾母歪着,听

71回 就叫人把各处的头儿唤了一个来,他们传与诸人知道,不在话下。这

75回 武也当习,况在武荫之属。」遂也宝玉、贾环、贾琮、贾兰等四人,

75回 乃拍案对贾珍说道:「昨日我和你伯母怄气,你可知道么?」贾珍道

75回 世事不知。他姐妹三个人,只有你伯母居长。他出阁时,把家私都带

75回 凤吹箫,文花唱曲。喉清韵雅,甚人心动神移。唱罢,复又行。那

75回 今叫女孩儿们来坐那边罢。」于是人向围屏后邢夫人等席上将迎春、

75回 日仔细!」贾母忙道:「好好的行,怎么又做诗?」贾政陪笑道:「

75回 。」宝玉磕了一个头,仍复归坐行

75回 贾母听时,贾母也十分欢喜,也忙贾政赏他。于是大家归坐,复行起

75回 来。

75回

贾母亦不好再提,且行。不料这花却在贾环手里。贾环今

75回 ?」说着,便斟了酒,又行了一回。贾母便说:你们去罢。自然外头

75回 子,好歇着了。」贾政等听了方止起身,大家公进了一杯酒,才带着

76回 。趁着这明月清风,天空地静,真人烦心顿释,万虑齐除,肃然危坐

76回 风一过,粼粼然池面皱碧叠纹,真人神清气爽。湘云笑道:「怎么得

76回

觥筹乱绮园。分曹尊一

77回 王夫人出来,交给周瑞家的拿去,小厮送与医生家去。又命将那几包

77回 系迎春丫头,乃系那边的人,只得人去回邢氏。周瑞家的回道:「前

77回 女孩子们,一概不许留在园里,都其各人干娘带出,自行聘嫁。」一

78回 ,做何诗词。说毕,只将宝玉一分人拿着,同宝玉、环、兰前来见贾

78回 武,因选了许多美女,日习武事,众美女学习战攻斗伐之事。内中有

78回 四娘得闻凶信,遂聚集众女将,发说道:『你我皆向蒙王恩,戴天履

78回 得意数谁行?姽媜将军林四娘。号秦姬驱赵女,秾桃艳李临疆场。绣

79回 又是笑,竟比见了儿子的还胜。又他兄妹相见。谁知这姑娘出落的花

79回 等亲热了。眼前又不能去一望,真人凄惶不尽。少不得潜心忍耐,暂

80回 、芦根得了风露,那一股清香也是人心神爽快的。」金桂道:「依你

80回 >彼时金桂已暗和宝蟾说明,今夜薛蟠在秋菱房中去成亲,命秋菱过

82回 如此,脸上却碍不过去,只得勉强紫鹃扶起,口中让坐。探春湘云都

83回 说道:「贾府省亲的太太奶奶们着入宫探问。爷们俱着内宫门外请

83回 前行,贾家爷们在轿后步行跟着,众家人在外等候。走近宫门口,只

83回 拭泪,一面传谕道:「今日稍安,他们外面暂歇。」贾母等站起来,

83回 。到家,又要安排明后日进宫,仍照应齐集,不提。

85回 :「昨儿巡抚吴大人来陛见,说起尊翁前任学政时,秉公办事,凡属

85回 也曾问过,他也十分保举,可知是尊翁的喜兆。」宝玉连忙站起,听

86回 伤吩咐画供,将薛蟠监禁候详,馀原保领出,退堂。张王氏哭着乱嚷

92回 儿见他,说起家常话儿来,提到他郎续娶的媳妇远不及头里那位秦氏

93回 不来。贾芹唱了几杯,便说道要行。沁香等道:「我们都不会,倒不

97回 知天下男子之心真真是冰寒雪冷,人切齿的!」

99回 的时候,衙门里便说,新道爷的法;明是不敢要钱,这一留难叨蹬,

99回 张三素不相认。于某年月日,薛蟠店主备酒邀请太平县民吴良同饮,

99回 当槽张三取酒。因酒不甘,薛蟠换好酒。张三因称酒已沽救不及,

99回 邂逅身死,方可以过失杀定拟。应该节度审明实情,妥拟具题。今据

101回 凤姐勉强扎挣着,到了初一清早,人预备了车马,带着平儿并许多奴

102回 鬼来。五爻上又有一层官鬼,我看堂太夫人的病是不轻的。还好,还

102回 就好了。但是父母爻上变鬼,恐怕尊大人也有些关碍。就是本身世爻

102回 不能为害。如今乘着死神死煞及时囚死,则为锇虎,定是伤人。就如

102回 三境灵宝符箓演教大法师,行文敕本境诸神到坛听用。」

102回 ,都到园中观看,都说:「好大法,呼神遣将的闹起来,不管有多少

102回 举起,按定五方站住,伺候法师号。三位法师,一位手提宝剑,拿着

102回 ,立在坛前。只听法器一停,上头牌三下,口中念起咒来,那五方旗

102回 水,将剑指画了一回。回来,连击牌,将七星旗祭起,众道士将旗幡

102回 ,加上封条,法师朱笔书符收起,人带回在本观塔下镇住,一面撤坛

102回 级,加恩仍以工部员外上行走,并即日回京。』这信是准的。正在吏

104回 的人品行事,我们都佩服的。就是兄大老爷,也是个好人。只要在

104回 些。想来不怕什么,只要嘱咐那边侄,诸事留神就是了。」

105回 是着急。还亏了平儿将凤姐叫醒,人扶着。老太太也苏醒了,又哭的

105回 里止得住悲痛。众人劝慰,李纨等人收拾房屋请邢夫人暂住,王夫人

106回 将贾赦的入官,馀俱给还,并传旨尽心供职。惟抄出借券,我们王

106回 ,所以至此。」有的说:「我久知兄赦大老爷行事不妥,那边珍爷更

106回 知道了。」众人都冷笑道:「人说亲孙绍祖混帐,果然有的。如今丈

108回 不如老太太出个主意,叫他们行个儿罢。」贾母侧着耳朵听了,笑道

108回 :「若是行,又得叫鸳鸯去。」

108回 后间去找鸳鸯,说:「老太太要行,叫姐姐去呢。」鸳鸯道:「小爷

108回 老太太道:「你来了么?这里要行呢。」鸳鸯道:「听见宝二爷说老

108回 我,才来的。不知老太太要行什么儿?」贾母道:「那文的怪闷的慌

108回 有了年纪,不肯费心,倒不如拿出盆骰子来,大家掷个曲牌名儿赌输

108回 人都说好。宝玉巴不得要说,只是盆轮不到,正想着,恰好到了跟前

108回

过了盆,轮到李纨,便掷了一下。鸳鸯

108回 去,心里不喜欢才去的;又嫌那个儿没趣,便有些烦。只见李纨道:

108回

贾母道:「这个儿也不热闹,不如蠲了罢。让鸳鸯

108回 ,看掷出个什么来。」小丫头便把盆放在鸳鸯跟前。鸳鸯依命,便掷

108回

贾母道:「这完了,咱们喝两杯,吃饭罢。」回

110回 人等听了话中有话,不想到自己不凤姐便宜行事,反说:「凤丫头果

114回 」贾政便又提起承荐包勇,问及「郎哥儿与小儿同名」的话述了一遍

115回 过的细味起来,那膏粱文绣,比着闻广誉,真是不啻百倍的了!」甄

115回 宝玉,顺口便说道:「我也想要与郎作伐。我家有四个姑娘:那三个

115回 呢,已经许了人家;三姑娘正好与郎为配。过一天,我给郎作媒。

116回 真境。所以警幻仙子命我看管,不蜂缠蝶恋。」宝玉听了不解,一心

117回 便说:「你们闹的太俗。我要行个儿。」众人道:「使得。」贾蔷道

117回 个喝酒,还要酒面酒底。须得依着官,不依者罚三大杯。」众人都依

117回 了。贾蔷喝了一杯酒,便说:「飞羽觞而醉月。」顺

119回 ,有时怄他,他便恼了,也有一种人回心的好处,那温存体贴是不用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