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最近查询记录

1回 这半世亲见亲闻的几个女子,虽不说强似前代书中所有之人,但观其

1回 欢,兴衰际遇,俱是按迹循踪,不稍加穿凿,至失其真。只愿世人当

1回 施礼陪笑道:「老先生倚门伫望,街市上有甚新闻么?」士隐笑道:

1回 抱负不凡也!」雨村忙笑道:「不,不过偶吟前人之句,何期过誉如

1回 不推辞,便笑道:「既蒙谬爱,何拂此盛情。」说着便同士隐复过这

1回 此意,但每遇兄时并未谈及,故未唐突。今既如此,弟虽不才,『义

1回 了半夜。至天明不见,那霍启也不回来见主人,便逃往他乡去了。那

2回 了,把那宁国府竟翻过来了也没有来管他的人。再说荣府你听:方才

3回 大人现居何职?只怕晚生草率,不进谒。」如海笑道:「若论舍亲,

3回 不用理会他,你这些姐姐妹妹都不沾惹他的。」

3回 在内帏厮混,外祖母又溺爱,无人管。今见王夫人所说,便知是这位

4回 人。」因赏他坐了说话。这门子不坐,雨村笑道:「你也算贫贱之交

4回 也曾问他,他说是打怕了的,万不说,只说拐子是他的亲爹,因无钱

5回 秋悲司」。看了,因向仙姑道:「烦仙姑引我到那各司中游玩游玩,

5回 懒于读书,家父母尚每垂训饬,岂再冒『淫』字?况且年纪尚幼,不

6回 杯闷酒,在家里闲寻气恼,刘氏不顶撞。因此刘姥姥看不过,便劝道

6回 边,只见满门口的轿马。刘姥姥不过去,掸掸衣服,又教了板儿几句

6回 认得,可也不知是什么辈数儿,不称呼。」周瑞家的忙回道:「这就

7回 套的说些家务人情话。周瑞家的不惊动,遂进里间来。只见薛宝钗家

7回 呀。」周瑞家的听了,一声儿也不言语。宝玉问道:「周姐姐,你作

7回 姐笑道:「我不笑话他就罢了,他笑话我?」贾蓉道:「他生的腼腆

7回 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和焦大挺腰子呢。不是焦大一个人

7回 宝玉连忙央告:「好姐姐,我再不说这些话了。」凤姐哄他道:「好

8回 人:「李奶子怎么不见?」众人不直说他家去了,只说:「才进来了

8回 嬷等已进来了,听见醉了,也就不上前,只悄悄的打听睡着了,方放

9回 『攸攸鹿鸣,荷叶浮萍』,小的不撒谎。」说的满坐哄然大笑起来,

9回 儿请你。」李贵道:「小祖宗,谁望『请』,只求听一两句话就有了

9回 论弟兄朋友就是了。」先是秦钟不,宝玉不从,只叫他「兄弟」,叫

9回 」之心,只是惧怕薛蟠的威势,不来沾惹。如今秦宝二人一来了,见

9回 免缱绻羡爱,亦知系薛蟠相知,未轻举妄动。香玉二人心中,一般的

9回 荣,贾瑞心中便不自在起来,虽不呵叱秦钟,却拿着香怜作法,反说

9回 爱,下有贾蓉匡助,因此族中人谁触逆于他。他既和贾蓉最好,今见

9回 向贾瑞说有事要早走一步。贾瑞不止他,只得随他去了。

9回 黄了脸,说:「反了!奴才小子都如此,我只和你主子说。」便夺手

9回 去回太爷去!我们被人欺负了,不说别的,守礼来告诉瑞大爷,瑞大

9回 ,还往火里奔!」茗烟听了,方不做声。

10回 儿的事,听见秦氏有病,连提也不提了。况且贾珍尤氏又待的甚好,

10回 不依。』如此说了,今日我是再不去的了。且叫赖升来,吩咐他预备

10回 府。』他又说:『医学浅薄,本不当此重荐,因冯大爷和府上既已如

10回 明大人就是了。大人的名帖着实不当。』还叫奴才拿回来了。哥儿替

10回 大人家第谦恭下士,又承呼唤,不违命。但毫无实学,倍增汗颜。」

10回 对。或以这个的为喜脉,则小弟不闻命矣。」旁边一个贴身伏侍的婆

11回 起来,说:『父亲遵太爷的话,不前来,在家里率领合家都朝上行了

11回 ,本来请太爷今日来家,所以并未预备玩意儿。前日听见太爷不来了

11回 侄儿,这样年纪,这个日子,原不请他老人家来;但是这时候,天气

11回 款待一家子爷们,遵太爷话,并不来。太爷听了很喜欢,说:『这才

11回 姐儿说:「太太们在这里,我怎么点。」邢夫人王夫人道:「我们和

12回 东边的门也关上了。贾瑞急的也不则声,只得悄悄出来,将门撼了撼

12回 。」代儒道:「自来出门非禀我不擅出,如何昨日私自去了?据此也

12回 住「嗳哟」一声,忙又掩住口,不声张,满头满脸皆是尿屎,浑身冰

12回 也不曾合眼。自此虽想凤姐,只不往荣府去了。

13回 人见他如此,心中虽放不下,又不拦阻,只得由他罢了。贾母见他要

13回 外,我再没不放心的了。」凤姐不就接牌,只看着王夫人,王夫人道

14回 凤姐和赖升媳妇分派众人执事,不擅入,在窗外打听。听见凤姐和赖

14回 二十板子!」众人见凤姐动怒,不怠慢,拉出去照数打了,进来回覆

14回 凤姐利害,自此俱各兢兢业业,不偷安,不在话下。

15回 可量也。」贾政陪笑道:「犬子岂谬承金奖。赖藩郡馀恩,果如所言

15回 何算账,未见真切,此系疑案,不创纂。

16回 可赐光谬领否?」贾琏笑道:「岂,岂!多承,多承!」一面平儿

16回 知道我是捻着把汗儿呢!一句也不多说,一步也不妄行。你是知道

16回 来,夫妻对坐。凤姐虽善饮,却不任兴。正喝着,见贾琏的乳母赵嬷

16回 ,你就另眼照看他们些,别人也不呲牙儿的。我还再三的求了你几遍

16回 个不比人强?你疼顾照看他们,谁说个『不』字儿?没的白便宜了外

16回 俗语说的:『阎王叫你三更死,谁留人到五更。』我们阴间上下都是

17回 知道几个古人,能记得几首旧诗,在老先生们跟前卖弄!方才任你胡

17回 「谁问你来?」唬的宝玉倒退,不再说。

17回 欲也题一联。忽抬头见宝玉在旁不作声,因喝道:「怎么你应说话时

18回 妥当,再无些微不合之处,贾政才题本。本上之日,奉旨:「于明年

18回 太监跪启道:「此系正殿,外臣未擅拟。」贾妃点头。礼仪太监请升

18回 宝钗黛玉在外候旨。外眷无职,不擅入。」贾妃即请来相见。一时薛

18回 ?」贾母乃启道:「无职外男,不擅入。」元妃命引进来。小太监引

18回 归省时。睿藻仙才瞻仰处,自惭何再为辞?世外仙源(匾额)林黛玉

19回 「你们不用白忙,我自然知道,不乱给他东西吃的。」一面说,一面

19回 们越发没了样儿了,别的嬷嬷越不说你们了。那宝玉是个『丈八的灯

19回 不是。那样的人不配穿红的,谁还穿?我因为见他实在好的很,怎么

19回 接你了。」袭人道:「我妈自然不强。且慢说和他好说,又多给银子

19回 也不给,安心要强留下我,他也不不依。但只是咱们家从没干过这倚

19回 多高地多厚信口胡说的,如今再不说了。还有什么呢?」袭人道:「

19回 这些不说了?」黛玉笑道:「再不了。」一面理鬓笑道:「我有奇香

19回 。黛玉忙笑道:「好哥哥,我可不了。」宝玉笑道:「饶你不难,只

19回 央告:「好妹妹,饶了我罢,再不了。我因为闻见你的香气,忽然想

20回 。」莺儿满心委屈,见姑娘说,不出声,只得放下钱来,口内嘟囔说

20回 景况,问:「是怎么了?」贾环不则声。宝钗素知他家规矩,凡做兄

20回 叔、兄弟之伦,因是圣人遗训,不违忤,所以弟兄间亦不过尽其大概

20回 见叫他,便赶忙出来。赵姨娘也不出声。凤姐向贾环道:「你也是个

20回 管我呢!」宝玉笑道:「我自然不管你,只是你自己遭塌坏了身子呢

20回 一个打趣一个。我指出个人来,你挑他,我就服你。」黛玉便问:「

20回 是谁?」湘云道:「你挑宝姐姐的短处,就算你是个好的

20回 「我当是谁,原来是他。我可那里挑他呢?」宝玉不等说完,忙用话

21回 戏弄我。」宝玉劝道:「罢呦,谁戏弄你?你不打趣他,他就说你

21回 气了呢?」袭人冷笑道:「我那里动气呢?只是你从今别进这屋子了

21回 跟进来。宝玉便推他出去说:「不惊动。」麝月便笑着出来,叫了两

21回 求道:「好人,你赏我罢!我再不利害了。」一语未了,忽听凤姐声

22回 孩子们作生日,不拘怎么着,谁还争?又办什么酒席呢?既高兴,要

22回 ,怎么说不过这猴儿?你婆婆也不强嘴,你就和我啊的!」凤姐

22回 王二夫人在前,但因贾母之命,不违拗,且知贾母喜热闹更喜谑笑科

22回 却点头不说;宝玉也点了点头儿不说。湘云便接口道:「我知道,是

22回 只是闷闷的。袭人虽深知原委,不就说,只得以别事来解说,因笑道

22回 句,不觉泪下。袭人见这景况,不再说。宝玉细想这一句意味,不禁

22回 贾母笑道:「你在这里,他们都不说笑,没的倒叫我闷的慌。你要猜

23回 着贾母扭的扭股儿糖似的,死也不去。贾母只得安慰他道:「好宝贝

23回 ,你只管去,有我呢。他不委屈了你。况你做了这篇好文章,

24回 ,你果然是个好汉!既蒙高情,怎不领?回家就照例写了文约送过来

24回 」贾芸笑道:「侄儿不怕雷劈,就在长辈儿跟前撒谎了?昨儿晚上还

25回 山子石上监工。小红待要过去又不过去,只得悄悄向潇湘馆取了喷壶

25回 :「我的娘!不凭他去,难道谁还把他怎么样吗?」马道婆道:「不

25回 话:你们没本事,也难怪。明里不罢咧,暗里也算计了,还等到如今

25回 到夜里更甚,因此那些婆子丫鬟不上前,故将他叔嫂二人都搬到王夫

26回 爷里头屋里坐。」贾芸连正眼也不看,连忙答应了。

26回 么说,叔叔屋里的姐姐们,我怎么放肆呢。」一面说,一面坐下吃茶

26回 落的,但不知是那一个人的,故不造次。今听见小红问坠儿,知是他

26回 一时该死,你好歹别告诉去!我再说这些话,嘴上就长个疔,烂了舌

26回

薛蟠道:「要不是,我也不惊动:只因明儿五月初三日,是我

26回 的事,回去还要见家父面回,实不领。」薛蟠宝玉众人那里肯依,死

27回 红笑道:「愿意不愿意,我们也不说。只是跟着奶奶,我们学些眉眼

27回 受用,问:『是谁做的?』我那里提三妹妹,我就回说是前儿我的生

27回 爱给那个哥哥兄弟,随我的心,谁管我不成?这也是他瞎气。」宝玉

28回 好了,但只任凭我怎么不好,万不在妹妹跟前有错处。就有一二分错

29回 是谁?」黛玉摇着头儿笑道:「不,是我失了手。因为宝姐姐要看呆

29回 凤姐听说,笑道:「老祖宗也去?仔好,可就是我又不得受用了。」

29回 凉快去了?」贾蓉垂着手,一声不言语。那贾芸、贾萍、贾芹等听见

29回 炎热,众位千金都出来了,法官不擅入,请爷的示下。恐老太太问,

29回 现今王公藩镇都称为神仙,所以不轻慢。二则他又常往两个府里去,

29回 。但不知老太太怎么样?小道也不造次,等请了示下,才提去呢。

30回 也不用来哄我!从今以后,我也不亲近二爷,权当我去了。」宝玉听

30回 悔不来,登时脸上红涨,低了头不作声。幸而屋里没人。

30回 道:「这也多事。你就要去,也不惊动,何况身上不好。弟兄们常在

30回 。这里金钏儿半边脸火热,一声不言语。登时众丫头听见王夫人醒了

30回 钏儿听见,忙跪下哭道:「我再不了!太太要打要骂,只管发落,别

31回 事,知道王夫人不喜欢,自己如何说笑,也就随着王夫人的气色行事

31回 」晴雯摇手笑道:「罢,罢!我不惹爷。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啊,

32回 拿出小姐款儿来了。你既拿款,我亲近吗?」湘云道:「阿弥陀佛,

32回 道:「又来了。我是个什么儿,就烦你做鞋了!实告诉你:可不是我

32回 :「好妹妹,我的这个心,从来不说,今日胆大说出来,就是死了也

32回 的!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又不告诉人,只好捱着。等你的病好了

33回 来,有一件事相求。看王爷面上,烦老先生做主,不但王爷知情,且

33回 堵起嘴来,着实打死!」小厮们不违,只得将宝玉按在凳上,举起大

33回 障,必定苦苦的以他为法,我也不深劝。今日越发要弄死他,岂不是

33回 p>彼时贾政见贾母怒气未消,不自便,也跟着进来。看看宝玉果然

34回 。」袭人道:「太太别生气,我才说。」王夫人道:「你说就是了。

34回 ,又恐怕太太听着生气,所以总没言语。」

34回 低了一回头,方道:「太太吩咐,不尽心吗。」说着,慢慢的退出。

34回 此便要设法拿话堵回他去,就无人拦自己的话了。也因正在气头儿上

35回 钏儿便向一张杌子上坐下;莺儿不坐,袭人便忙端了个脚踏来,莺儿

35回 还不坐。宝玉见莺儿来了,却倒十分欢

36回 今做了跟前人,那袭人该劝的也不十分劝了。如今且浑着,等再过二

36回 身子一躲,半日又握着嘴笑,却不笑出来,便招手儿叫湘云。湘云见

36回 义的生分话唬我。从今我可看谁来叫你去?」袭人听了,冷笑道:「

36回 汪的,见有他家的人在跟前,又不十分委屈。少时宝钗赶来,愈觉缱

37回 山,让馀脂粉耶?若蒙造雪而来,请扫花以俟。谨启。

37回 热,恐园中姑娘们妨碍不便,故不面见。谨奉书恭启,并叩台安。男

37回 你们只管起社,可别算我,我是不的。」迎春笑道:「你不,谁还

37回 呢?」宝玉道:「这是一件正经大

37回 是这么着就起,若不依我,我也不附骥了。」迎春惜春本性懒于诗词

37回 这是自己园里才开的新鲜花儿,不自己先玩。』巴巴儿的把那对瓶拿

38回 李纨和凤姐,虚设坐位,二人皆不坐,只在贾母王夫人两桌上伺候。

38回

黛玉弱不多吃,只吃了一点夹子肉就下来了

38回 桂,亦不可无诗,我已吟成,谁还作?」说着,便忙洗了手,提笔写

39回 娘,如何使得?从太太起,那一个驳老太太的回?他现驳回,偏老

39回 丰盛,这是头一起摘下来的,并没卖呢,留的尖儿,孝敬姑奶奶、姑

39回 子给板儿吃。板儿见人多了,又不吃。贾母又命拿些钱给他,叫小么

40回 笑说:「凭他怎么经过见过,怎么比老太太呢!老太太何不教导了他

40回 精致的还了得呢!他们姐妹们虽不比那些小姐们,也别很离了格儿。

41回 这个杯,没有这大量的,所以没人使他。姥姥既要,好容易找出来,

41回 得。」刘姥姥吓的忙道:「这个不!好姑奶奶,饶了我罢。」贾母、

41回 二爷的卧房啊。」那刘姥姥吓的不做声。袭人带他从前面出去,见了

42回

刘姥姥道:「不多破费了。已经遭扰了几天,又拿

42回 我也没大很穿,你要弃嫌,我就不说了。」

42回 三个人,将王太医领来。王太医不走甬路,只走旁阶,跟着贾珍到了

42回 着绿、戴宝插金的人,王太医也不抬头,忙上来请了安。贾母见他穿

43回 。」邢夫人王夫人笑道:「我们不和老太太并肩,自然矮一等,每人

43回 把周赵二人的也还了。他两个还不收,尤氏道:「你们可怜见的,那

43回 白不认识的庙里,和他借,他也不驳回。只是一件,我常见二爷最厌

43回 儿这一祭祀,没有告诉我,我也不问。只是受祭的阴魂,虽不知名姓

43回 太太也不必生气了,他已经答应不了,况且回来又没事,大家该放心

44回 一沾了。平儿也是一肚子委屈,不说。我命里怎么就该犯了夜叉星!

44回 话。我只当是有客来了,唬的我不进去,在窗户外头听了一听,原来

44回 把平儿扶了正。我原生了气,又不和他吵,打了平儿两下子,问他为

44回 眼道:「都是老太太惯的他,他才这么着。连我也骂起来了!」邢夫

44回 怎么样?」贾琏一肚子的委屈,不分辩,只认不是。贾母又道:「凤

44回 了。要不然,你只管出去,我也不受你的头。」贾琏听如此说,又见

44回 。想毕便笑道:「老太太的话我不不依,只是越发纵了他了。」贾母

44回 。那些人见了如此,纵要复办亦不办,只得忍气吞声罢了。贾琏又命

45回 有鬼拉着我的手似的,从今我也不打他了。平姑娘,过来,我当着你

45回 也不说?我宁可自己落不是,也不累你呀。」李纨笑道:「你们听听

46回 子眼儿去』吗?太太别恼:我是不去的。明放着不中用,而且反招出

46回 虽然你是老太太房里的人,此刻不把你怎么样,难道你跟老太太一辈

46回 他。恿成舷虏焕矗蛩档溃骸霸獠辉饽阋埠盟担覆蛔爬端

46回 人,别说矮话。』姑娘骂我,我不还言;这二位姑娘并没惹着你,『

46回 骂了我一场。」因凤姐儿在旁,不提平儿,说:「袭人也帮着抢白我

46回 文翔。贾琏在外书房伺候着,又不家去,又不见他父亲,只得听着

46回 的工夫,才出来去了。贾琏暂且不打听,隔了一会,又打听贾赦睡了

46回 他早早歇了。我要他不来,以后谁收他?这是一件。第二件,想着老

46回 好摆弄我!」王夫人忙站起来,不还一言。薛姨妈见连王夫人怪上,

46回 心的人,想王夫人虽有委屈,如何辩,薛姨妈现是亲妹妹,自然也不

46回 姨母辩,李纨、凤姐、宝玉一发不辩。这正用着女孩儿之时迎春老实

47回 脸面,也都渐渐退了。邢夫人且不出去。贾母见无人,方说道:「我

47回 」贾母笑的已掷下牌来,说:「你拿回去!谁叫你错的不成?」凤姐

47回 贾琏陪笑道:「见老太太玩牌,不惊动,不过叫媳妇出来问问。」贾

47回

贾琏一声儿不说,忙退出来。平儿在窗外站着,

47回 ,又且含愧,自此便告了病,且不见贾母,只打发邢夫人及贾琏每日

47回 是惧他的,他吩咐了不许跟去,谁找去。后来还是贾珍不放心,命贾

49回 今香菱正满心满意只想做诗,又不十分罗唆宝钗,可巧来了个史湘云

50回 照旧玩笑吃喝。我因为天短了,不睡中觉,抹了一会牌,想起你们来

50回 太太心里不大爽。』因此如今也不惊动。早知如此,我竟该请了才是

51回 西为事的,不顾下人的,姑娘那里这么着?」凤姐笑道:「所以知道

51回 太下流了。」宝玉笑道:「松柏不比。连孔夫子都说:『岁寒然后知

52回 ,如今又添出些事来,你们固然不抱怨,未免想着我只顾疼这些小孙

52回 黛玉听了,笑道:「罢,罢!再不做诗了。做一回,罚一回,没的怪

52回 !」那媳妇听了,无言可对,亦不久站,赌气带了坠儿就走。宋嬷嬷

52回 并不睬他。那媳妇嗐声叹气,口不言,抱恨而去。

52回 ,问了,都不认的这是什么,都不揽。」麝月道:「这怎么好呢?明

53回 了些,今日如何反虚浮微缩起来?是吃多了饮食?不然就是劳了神思

53回 千上万的:所以才这样。小的并不说谎。」贾珍绉眉道:「我算定你

53回 呢。你到那里,自然是爷了,没人抗违你。你手里又有了钱,离着我

53回 小子。这会子花得这个形象,你还领东西来?领不成东西,领一顿驮

53回 说,换回你来。」贾芹红了脸,不答言。人回:「北府王爷送了对联

53回 的;更有羞手羞脚,不惯见人,不来的:因此族中虽多,女眷来者不

54回 银子,这倒也算养我一场,我也不妄想了。」宝玉听了,忙转身悄向

54回 。谁不知是老太太的?要不着的就要了?」婆子笑道:「我眼花了,

55回 也不是什么大事,赏多赏少,谁还争不成?」探春笑道:「这话胡闹

55回 春听说,忙站起来说道:「我并不。」李纨也忙站起来劝。赵姨娘道

55回 笑道:「原来为这个,我说我并不犯法违礼。」一面便坐了,拿账翻

55回 钱,乐得做人情!你告诉他:我不添减混出主意。他添他施恩,等他

55回 话越发会意。见探春有怒色,便不以往日喜乐之时相待,只一边垂手

55回 :『一人作罪一人当。』我们并不欺蔽主子。如今主子是娇客,若认

55回 太太也得让他一二分,二奶奶也不怎么。你们就这么大胆子小看他,

55回 上碰。」众人都忙道:「我们何尝大胆了?都是赵姨娘闹的。」平儿

55回 仗着老太太、太太威势的就怕,不惹,只拿着软的做鼻子头。』你听

55回 紧跟常侍的丫鬟伺候,别人一概不擅入。这些媳妇们都悄悄的议论说

55回 」众媳妇们方慢慢的安分回事,不如先前轻慢疏忽了。

55回 话了。他就不是太太养的,难道谁小看他,不和别的一样看待么?」

56回 姑娘们使了奶妈子们,他们也就不说闲话了。」

56回 也不许动了,姑娘们分中自然是不讲究,天天和小姑娘们就吵不清。

56回 己宽裕,不分与他们些,他们虽不明怨,心里却都不服,只用假公济

57回 黛玉。正值黛玉才歇午觉,宝玉不惊动,因紫鹃正在回廊上手里做针

57回 什么?春天凡有残疾的人肯犯病,是他也犯了呆病了?」一边想,一

57回 人见了这样,一时忙乱起来,又不造次去回贾母,先要差人去请李嬷

57回 他说了什么?」紫鹃忙道:「并没说什么,不过说几句玩语。」谁知

57回 我这句话罢!」众人忙答应,又不笑。一时宝玉又一眼看见了十锦槅

57回 。」王太医只管躬身陪笑说;「不,不。」他原听说「另具上等谢

57回 礼命宝玉去磕头」,故满口说「不」,竟未听见贾母后来说拆太医院

57回 之戏语,犹说不,贾母与众人反倒笑了。

57回 明日必回老太太,退回你去,我不要你了。」紫鹃笑道:「我说的是

57回 。宝钗倒暗中每相体贴接济,也不叫邢夫人知道,也恐怕是多心闲话

57回 嘴里不尖的?我虽在那屋里,却不很使唤他们。过三天五天,我倒得

57回 。如今不完了他妹妹的事,也断不先娶亲的。如今倒是一件难事。再

58回 多,因此众婆子含怨,只是口中不与他们分争。如今散了学,大家趁

58回 的,因将众人皆分在各房名下,不来厮侵。

58回 打他!他要是还在学里学艺,你也打他不成?」那婆子便说:「『一

58回 !况且宝玉才好了些,连我们也不说话,你反打的人狼号鬼哭的。上

59回 给姐姐,不用过来问候妈妈,也不劳他过来。我梳了头,和妈妈都往

59回 ,你是我自己生出来的,难道也不管你不成?既是你们这起蹄子到得

60回 」他娘听了。自此百依百随的,不倔强了。

60回 你,你也有话说。宝玉是哥哥,不冲撞他罢了,难道他屋里的猫儿狗

60回 儿也不去问问?」贾环听了,便低下头。

60回 」贾环听了,不免又愧又急,又不去,只摔手说道:「你这么会说,

60回 你又不去!支使了我去闹,他们倘或往学

60回 里告去,我捱了打,你自不疼。遭遭儿调唆我去,闹出事

60回 毛丫头们去闹。你不怕三姐姐,你去,我就服你。」一句话戳了他娘

60回 拿起脚来各自走开。当下小蝉也不十分说话,一面咕哝着去了。

60回 ,虽未明言,却已中止,他父母未应允。近日又想往园内去,越发将

61回 房,虽有几个同伴的人,他们都不自专,单等他来调停分派一面问众

61回 腐,又是什么面筋、酱萝卜炸儿,自倒换口味。只是我又不是答应你

61回 子的话!柳嫂子有八个脑袋,也不得罪姑娘。说鸡蛋难买是真。我们

61回 。司棋全泼了地下。那人回来也不说,恐又生事。

61回 来,还等老太太,太太回来看了才打动,这不该偷了去。」五儿见问

61回 奶奶,再作道理。」林之孝家的不违拗,只得带出来,交给上夜的媳

61回 >这里五儿被人软禁起来,一步不多走。又兼众媳妇也有劝他说:「

61回 个孽障怄他玩,说太太不在家,不拿。宝玉便瞅着他们不提防,自已

62回 诉二嫂子,就说你偷来给我,我不要。你细想去罢!」说毕摔手出去

62回 都来了。宝玉忙迎来,笑说:「不起动。快预备好茶!」:进入房中

62回 我再行礼罢。」探春笑道:「也不惊动。只是今日倒要替你作个生日

62回 笑说:「你们歇着去罢,我们也不叫他们多吃了。」林之孝家的等人

62回 去。」林之孝家的等人笑回:「不领了。」又站了一回,方退出去了

62回 媳妇进来。那媳妇愁眉泪眼,也不进厅来,到阶下便朝上跪下磕头。

62回 我听见了,问着他,他说的话也不回姑娘。竟要撵出去才是。」探春

63回 职人员。礼部见当今隆敦孝弟,不自专,具本请旨。原来天子极是仁

64回 。因宝玉素昔秉赋柔脆,虽暑月不用冰,只以新汲井水,将茶连壶浸

64回 样?」宝玉一面拭泪,笑道:「谁怄妹妹了?」一面搭讪着起来闲步

64回 何言词,又不知黛玉心中如何,未造次回答,却望着黛玉笑。黛玉一

64回 无从下手。贾琏又怕贾珍吃醋,不轻动,只好二人心领神会而已。此

64回 的是当真的话。」贾琏又笑道:「自好,只是怕你婶子不依;再也怕

64回 儿低了头,只含笑不理。贾琏又不造次动手动脚的,因见二姐儿手里

64回 买了两个小丫鬟。只是府里家人不擅动,外头买人又怕不知心腹,走

64回 不愿意,无奈惧怕贾珍等势焰,不不依,只得写了一张退婚文约。尤

65回 如今既做了夫妻,终身我靠你,岂瞒藏一个字:我算是有倚有靠了。

65回 常才好,不然兄弟宁可绝后,再不到此处来了。」说着便要跪下。慌

65回 他寡妇孤女。贾珍回去之后,也不轻易再来。那三姐儿有时高兴,又

65回 景,早又把人的一团高兴逼住,不动手动脚。所以贾珍向来和二姐儿

65回 姐一般合他玩笑,别有一种令人不招惹的光景。他母亲和二姐儿也曾

65回 么心,我所以破着没脸,人家才不欺负。这如今要办正事,不是我女

65回 知爷的心腹。奶奶的心腹,我们不惹;爷的心腹,奶奶惹。提起来

65回 欢。他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人拦他。又恨不的把银子钱省下来了

65回 」二姐笑道:「我只以理待他,他怎么着我?」兴儿道:「不是小的

65回 或在园子里遇见,我们连气儿也不出。」尤二姐笑道:「你们家规矩

65回 遇见姑娘们,原该远远的藏躲着,出什么气儿呢。」兴儿摇手,道:

65回 「不是那么不出气儿。是怕这气儿大了,吹倒了

66回 太的宝贝。老爷先还管,如今也不管了。成天家疯疯癫癫的,说话人

66回 剑』,乃弟家中传代之宝,弟也不擅用,只是随身收藏着,二哥就请

66回 脾气,贾珍早已领过教的,那里还招惹他去?所以踪迹一发疏阔了。

66回 我听见焙茗说,我却未见。我也不多管。我又听见焙茗说,琏二哥哥

66回 ,似不合理。若系金帛之定,弟不索取;但此剑系祖父所遗,请仍赐

66回 此说,弟愿领责备罚,然此事断不从命。」贾琏还要绕舌。湘莲便起

67回 来了。紫鹃深知黛玉心肠,但也不说破,只在一旁劝道:「姑娘的身

67回 宝玉明知黛玉是这个原故,却也不提头儿,只得笑说道:「你们姑娘

67回 和太太成日家都夸他疼他。我也不自专就收起来,特拿来给太太瞧瞧

67回 知抹了一鼻子灰,满心生气,又不露出来,只得讪讪的出来了。到了

67回 娘说的是。我见姑娘很喜欢,我才这么说,可就把规矩错了。我可是

67回 。内中深情底里,奴才不知道,不妄回,求奶奶问兴儿,他是长跟二

67回 说道:「只求奶奶超生!奴才再不撒一个字儿的谎。」凤姐道:「快

67回 说:「奴才该死。」往上瞅着,不言语。凤姐儿道:「完了吗?怎么

67回 才又回道:「奶奶恕奴才,奴才才回。」凤姐啐道:「放你妈的屁!

67回 都是死人哪,你听听!」平儿也不作声。

67回 你。我不看你刚才还有点怕惧儿不撒谎,我把你的腿不给你砸折了呢

67回 个头,才爬起来,退到外间门口不就走。凤姐道:「过来!我还有话

67回 奶奶等着赏你什么呢?」兴儿也不抬头。凤姐道:「你从今日不许过

67回 是不是啊?」兴儿回道:「奴才不。」凤姐道:「你出去提一个字儿

67回 都听见了?这才好呢!」平儿也不答言,只好陪笑儿。凤姐越想越气

68回 知道了,只怕二爷又错想了,遂不先说,目今可巧二爷走了,所以我

68回 ,也不曾当过家事,不明白,如何作主呢?这几件箱柜拿进去罢。我

68回 把你丢在外头,死不死活不活,你怎么着呢?」一席话说的尤氏垂了

68回 再娶。」这张华也深知利害,先不造次。旺儿回了凤姐。凤姐气的骂

68回 人去贾府传来旺儿来对词。青衣不擅入,只命人带信。那旺儿正等着

68回 。说不得,快来套上。」众青衣不,只说:「好哥哥你去罢,别闹了

68回 张华碰头道:「虽还有人,小的不告他,所以只告他下人。」旺儿故

68回 灵儿也不容你,祖宗也不容你!还来劝我!」一面骂着,扬手就打。

68回 的!」众人又要劝,又要笑,又不笑。

68回 家,生怕老太太、太太生气,也不回,现在三茶六饭、金奴银婢的住

68回 里壮』,你但凡是个好的,他们怎闹出这些事来?你又没才干,又没

68回 听见了,吓的两夜没合眼儿,又不声张,只得求人去打听这张华是什

68回 一层罪。俗语说,「拚着一身剐,把皇帝拉下马」,他穷疯了的人,

69回 中厨内另做了汤水给他吃。也无人回凤姐。只有秋桐碰见了,便去说

69回 拿耗子,我的猫倒咬鸡!」平儿不多说,自此也就远着了,又暗恨秋

69回 姊妹一干人暗为二姐耽心。虽都不多言,却也可怜。每常无人处说起

69回 话来,二姐便淌眼抹泪,又不抱怨凤姐儿,因无一点坏形。

69回 鬟最多,贾琏每怀不轨之心,只未下手,今日天缘凑巧,竟把秋桐赏

69回 知道呢。」凤姐儿在屋里,只装不出声儿。气的尤二姐在房里哭泣,

69回 连饭也不吃,又不告诉贾琏。次日,贾母见他眼睛红

69回 红的肿了,问他,又不说。秋桐正是抓乖买俏之时,他便

69回 金面略露一露,医生观看气色,方下药。」贾琏无法,只得命将帐子

69回 杂没有的呢。」众人又要笑,又不笑。可巧邢夫人过来请安,秋桐便

69回 ,如今死去,谁不伤心落泪?只不与凤姐看见。当下合宅皆知。贾琏

69回 七日。因家叔家兄皆在外,小丧不久停。」天文生应诺,写了殃榜而

69回 」凤姐笑道:「可是这话,我又不劝他。」正说着,丫鬟来请凤姐,

69回 心哭了。想着他死的不分明,又不说。只得自己用个包袱,一齐包了

69回 放了七日,想着二姐旧情,虽不大作声势,却也不免请些僧道超度亡

70回 ,似染怔忡之病。慌的袭人等又不回贾母,只百般逗他玩笑。

70回 玉、宝钗四人同凤姐儿去,众人不违拗,只得回房去另妆饰了起来。

70回

从此宝玉的工课,也不象先竟撂在脖子后头了,有时写写

71回 来贾政回京复命,因是学差,故不先到家中。珍、琏、宝玉头一天便

71回 谁是谁呢!琏二奶奶要传,你们也这么回吗?」这婆子一则吃了酒,

71回 了谁的气了罢。」凤姐笑道:「谁给我气受?就受了气,老太太好日

71回 子,我也不哭啊。」贾母道:「正是呢。我正

71回 管罢?这是大太太素日没好气,不发作,所以今儿拿着这个作法,明

72回 磨,你不曾拿我当外人待,我也不怠慢了你,如今我虽一着走错了,

72回 侍老太太,我还没看你去,那里还劳动来看我们。」又说:「巧的很

72回 媳妇笑道:「奶奶也太胆小了。谁议论奶奶?若收了时,我也是一场

73回 ,遂哭着央说:「好姐姐,我再不了!」众人都笑起来。宝玉忙劝道

73回 依你说就罢了?」众人听了吓得不则声,只得又各处去找。晴雯和秋

73回 闻知宝玉被吓,细问原由,众人不再隐,只得回明。贾母道:「我不

73回 p>林之孝家的等见贾母动怒,谁徇私,忙去园内传齐,又一一盘查

73回 ,大家散出,都知贾母生气,皆不回家,只得在此暂候。尤氏到凤姐

73回 原不认得是春意儿,心下打量:「是两个妖精打架?不就是两个人打

73回 听了,反吓得黄了脸,说:「再不了。」磕了头,呆呆而去。

73回 法,你就该拿出姑娘的身分来。他不依,你就回我去才是。如今直等

73回 然这样,到底主子的东西,我们不迟误,终久是要赎的。如今还要求

73回 或太太问姑娘为什么使了这些钱,是我们就中取势?这还了得!」一

73回 探春说出真病,也无可赖了,只不往凤姐处自首。探春笑道:「我不

73回 儿进来。宝琴拍手笑道:「三姐姐是有驱神召将的符术?」黛玉笑道

73回 们受这样委屈。」平儿忙道:「谁给姑娘气受?姑娘吩咐我。」那玉

74回 ,都跪下赌神发誓说:「自来也没多说一句话。有人凡问什么,都答

74回 应不知道,这事如何说!」凤姐详情度理,说:「他们

74回 必不多说一句话,倒别委屈了他们。如

74回 道:「太太说的固然有理,我也不辨。但我并无这样东西,其中还要

74回 就成了千金小姐了。闹下天来,谁哼一声儿。不然,就调唆姑娘们,

74回 倒很象他,我也忘了那日的事,不混说。」王善保家的便道:「不用

74回 笨笨的倒好。要有这个,他自然不来见我呀。我一生最嫌这样的人,

74回 此说,只得跟了他来。素日晴雯不出头,因连日不自在,并没十分妆

74回 知有人暗算了他,虽然着恼,只不作声。他本是个聪明过顶的人,见

74回 事,要伶俐的做什么?』我听了不不去,才去的。不过十天半月之内

74回 生事,纵有千百样言语,此刻也不说,只低头答应着。王善保家的道

74回 的包袱都打开了,还说没翻,明日说我护着丫头们,不许你们翻了。

74回 这样利害起来?况且又是庶出,他怎么着?自己又仗着是邢夫人的陪

74回 着王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太

74回

入画跪哭道:「我不撒谎,奶奶只管明日问我们奶奶和

74回 现报!」众人见他如此,要笑又不笑,也有趁愿的,也有心中感动报

74回 说:「他不过一时糊涂,下次再不的。看他从小儿伏侍一场。」谁知

74回 去,连我也编派。」尤氏道:「谁议论什么?又有什么可议论的?姑

75回 的了?」尤氏道:「你倒问我,你是病着过阴去了?」

75回 个饽饽厨子,我试了试果然好,才做了孝敬来的。西瓜往年都还可以

75回 又说道:「这个怕老婆的人,从不多走一步。偏偏那日是八月十五,

75回 」众人又都笑起来。只贾琏宝玉不大笑。

75回 受奖,他便技痒,只当着贾政,不造次。如今可巧花在手中,便也索

76回 河里,怎么象个人到黑影里去了?是个鬼?」湘云笑道:「可是又见

76回 :「从来没见你这样高兴,我也不唐突请教。这还可以见教否?若不

76回 请改正改正。」妙玉笑道:「也不妄评。只是这才有二十二韵。我意

77回 知道?把姑娘都带的不好了,你还紧着缠磨他!」迎春听了,方发话

77回 带着出后角门去。司棋无奈,又不再说,只得跟着出来。

77回 谁是和宝玉一日的生日?」本人不答言。李嬷嬷指道:「这一个蕙香

77回 无所不为!」芳官等辩道:「并不调唆什么了。」王夫人笑道:「你

77回 能一死,但王夫人盛怒之际,自不多言。一直跟送王夫人到沁芳亭,

77回 ,一只手轻轻的给他捶打着。又不大声的叫,真真万箭攒心。两三句

77回 来做什么?看着我年轻长的俊,你只是来调戏我么?」宝玉听见,吓

78回 二则宝玉自以为自己跟前的人,不劝他说他,反倒纵性起来。所以直

78回 拍手笑道:「越发画出来了。当日是宝公也在坐,见其娇而且闻其香

79回 却是你在这里住着还可以,我实不当。」说着,又连说「不」。<

80回 。宝蟾虽亦解事,只是怕金桂,不造次,且看金桂的眼色。金桂亦觉

80回 自己害自己不成?虽有别人,如何进我的房呢?」薛蟠道:「秋菱如

80回 急,甚至于骂,再至于打。他虽不还手,便也撒泼打滚,寻死觅活,

80回 日预备停妥的。宝玉天性怯懦,不近狰狞神鬼之像,是以忙忙的焚过

81回 ,看见王夫人脸上似有泪痕,也不坐,只在傍边站着。王夫人叫他坐

81回 种光景,我实在替他受不得。虽不告诉老太太,却这两夜只是睡不着

81回 别在这里混说了。」说的宝玉也不作声,坐了一回,无精打采的出来

81回 太不依,倒说我呆、混说。我又不言语。这不多几时,你瞧瞧,园中

81回 外』!」袭人听了,又好笑,又不问他,只得劝道:「你若不爱看这

81回 知心话儿的。心上凄然不乐,却不作声,只是闷着看书。代儒告诉宝

82回 老爷口口声声叫我学这个,我又不违拗,你这会子还提念书呢!」黛

82回 怎么也这样势欲熏心起来?」又不在他跟前驳回,只在鼻子眼里笑了

82回 老爷发狠叫你念书,如有丫鬟们再和你玩笑,都要照着晴雯司棋的例

82回 「做了旁边人,心里先怯,那里倒欺负人呢?」

83回 怕他闹,所以才吆喝他回去,那里在这里骂人呢?」探春道:「不用

83回 着傍边看着黛玉,又是心酸,又不哭泣。那黛玉闭着眼躺了半晌,那

83回 看那孩子太是个心细。」众人也不答言。贾母便向鸳鸯道:「你告诉

83回 太太了。那一个人呢?」众人也不答言。贾母想了想,道:「必得是

83回 又耽搁了一回,看看已近酉初,不羁留,俱各辞了出来。元妃命宫女

83回 是惹不得的,有人护庇着,我也不去虎头上捉虱子。你还是我的丫头

83回 去!我并没合奶奶说什么。奶奶不惹人家,何苦来拿着我们小软儿出

84回 横竖有我和秋菱照看着,谅他也不怎么着。」薛姨妈点点头道:「过

84回 回老爷知道罢。因此,这两天总没回。』」贾政道:「是什么题目?

84回 」薛姨妈笑道:「依你这样说,我只不用操心了。」说话间,饭已吃

84回 说了一遍。丫头道:「怪不得他不回来,躲了别处去了。这环哥儿明

85回 和袭人说话,无非亲近之意,又不造次,只得慢慢踱来。相离不远,

85回 就不什么?」贾芸未及说完,也不言语了。

85回 来拜姐姐的寿。」黛玉笑说:「不。」大家坐了。那黛玉留神一看,

85回 是薛蟠之母。看见这个势派,也不怎么,只得垂手侍立,让薛姨妈进

86回 道:「这个没听见大爷说,小的不妄言。」薛姨妈道:「你先去歇歇

87回 叫回姑娘:这是他们五儿作的,没在大厨房里作,怕姑娘嫌腌舎。」

87回 槛外人妙玉。这宝玉见是妙玉,不惊动。妙玉和惜春正在凝思之际,

87回 指引指引,何如?」妙玉道:「不,二爷前请。」

87回 「我是有菩萨保佑,你们这些强徒要怎么样?」众人都唬的没了主意

88回 算咱们家里正旺的时候儿,他们就打架,以后小辈儿们当了家,他们

89回 渐松了,只是怕贾政觉察出来,不不常在学房里去念书,连黛玉处也

89回 不常去。

89回 昨夜听着你翻腾到五更天,我也不问你。后来我就睡着了,不知到底

89回 道:「二爷要静静儿的用工夫,谁来搅。」袭人道:「这么着很好,

89回 道:「这是二爷的高兴,我们可不。」袭人道:「其实也使得,我们

89回

紫鹃在旁也不劝,只怕倒把闲话勾引旧恨来。迟

89回 他的心病。紫鹃等虽知其意,也不说。从此,一天一天的减。到半月

90回 将紫鹃雪雁盘问过两次。两个那里说?便是紫鹃欲向侍书打听消息,

90回 十个嘴来说「我没说」,自然更不提起。到了这一天黛玉绝粒之日,

90回 紫鹃道:「实在头里看着不好,才去告诉的。回来见姑娘竟好了许多

90回 。我们都是奶奶派的,贼名儿怎么认呢?」凤姐照脸啐了一口,厉声

90回 许多姐妹们在这里,没有一个下人得罪他的,独自我这里,他们言三

90回 因我丢了衣裳,他就拿来,我断不受的。拿回去,千万谢你们奶奶!

90回 着脸笑谢道:「这样说了,叫我不不收。」又让了一回茶。

90回 的我作得主,独这一件事,我可不应。大奶奶的脾气儿二爷是知道的

91回 了半日,却又寂然无声。自己也不吃那酒果,掩上房门。刚要脱衣时

91回 蝌见了这些人,远远的躲避,又不面辞,恐怕激出意外之变,只好藏

91回 个路头儿,因怕金桂拿他,所以不透漏。今见金桂所为先已开了端了

91回 似非无情,又不甚兜揽,一时也不造次。后来见薛蝌吹灯自睡,大觉

91回 也不叫去,老爷又不叫去,我如何去?要象从前这小门儿通的时候儿

91回 宝玉站起身来往外忙走,黛玉也不相留。未知何事,下回分解。

92回 撵了晴雯,大凡有些姿色的,都不挑。后来又在吴贵家看晴雯去,五

92回 了司棋,一把拉住要打。那小子不言语。谁知司棋听见了,急忙出来

92回 『你是我的女儿,我偏不给他,你怎么着?』那知道司棋这东西糊涂

92回 那些东西来,他心里没事人似的,只是这么个烈性孩子。论起来我也

93回 这个田地。」包勇道:「小的本不说:我们老爷只是太好了,一味的

93回 的?」门上的人回道:「奴才们不说。」贾政道:「有什么事不

93回 瞧,就是那门上贴的话。奴才们不隐瞒。」说着,呈上那帖儿。贾政

93回 了,独坐在内书房叹气。贾琏也不走开。忽见门上的进来禀道:「衙

93回 」平儿说:「听见老爷生气,他不走开。我听见事情不好,我吩咐这

93回 的呢!」贾芹摸不着头脑儿,也不再问。贾琏道:「你干的好事啊!

93回 ?」贾芹此时红涨了脸,一句也不言语。还是贾琏拉着赖大,央他:

94回 事也肯应承么?但只我想芹儿也不行此事:知道那些女孩子都是娘娘

94回 。你们不许混说!」贾政听了,不言语,讪讪的同贾赦等走了出来。

94回

袭人麝月等也不叫人知道,大家偷偷儿的各处搜寻

94回 不知道这玉是性命似的东西呢?谁检了去!你们好歹先别声张,快到

94回 的只是干哭。找是没处找,回又不回,怡红院里的人吓的一个个象木

94回 案的贼么?」平儿见这样子,倒不再问,便又陪笑道:「不是这么说

94回 等赶忙出来迎接。赵姨娘暂且也不作声,跟了出来。王夫人见众人都

94回 :「那块玉真丢了么?」众人都不作声。王夫人走进屋里坐下,便叫

94回 那些没要紧的话!」赵姨娘便也不言语了。还是李纨探春从实的告诉

94回 不得!」贾环吓得哭道:「我再不嚷了。」赵姨娘听了,那里还

95回 是将来他人求你,愿不愿在你,谁相强?」妙玉笑了一笑,叫道婆焚

95回 ,无奈国家制度,只得下来,又不啼哭,惟有心内悲感。

95回 立传钦天监。贾母便知不好,尚未动。稍刻,小太监传谕出来,说:

95回 他也不动。袭人等怀着鬼胎,又不去招惹他,恐他生气。每天茶饭,

95回 妇恐老太太着急,老爷生气,都没回。」贾母咳道:「这是宝玉的命

95回 找一辈子也不能得!」王夫人也不直言。贾母传话告诉贾琏,叫他速

95回 光景,未免落泪,在贾母这里,不出声。贾母知王夫人着急,便说道

95回 诉。贾政知是老太太的主意,又不违拗,只抱怨王夫人几句。又走出

95回 凤姐见贾琏进来,便劈手夺去,不先看,送到贾母手里,贾琏笑道:

95回 是那一块,只是盼得的心盛,也不说出不象来。凤姐于是从贾母手中

95回 给我问问他去。人家这样事,他还来鬼混!」贾母喝住道:「琏儿,

95回 为了这一个人,就有真的人家也不拿了来了。」贾琏答应出去。那人

96回 混账东西!这里是什么地方儿,你来掉鬼!」回头便问:「小厮们呢

96回 生来。那玉是我借钱做的,我也不要了,只得孝敬府里的哥儿玩罢。

96回 们,好叫你媳妇儿放心。」贾琏不违拗,只得辞了贾政起身。

96回 心应酬。只念家中人口不宁,又不耽延在家。正在无计可施,只听见

96回 「老太太有话,只管吩咐,儿子怎不遵命呢?」贾母哽咽着说道:「

96回 老太太不叫他见我,所以儿子也不言语。我到底瞧瞧宝玉是个什么病

96回 年纪,想法儿疼孙子,做儿子的还违拗?老太太主意该怎么便怎么就

96回 再者,我的起身日期已经奏明,不耽搁,这几天怎么办呢?」贾母想

96回 了,原不愿意,只是贾母做主,不违命,勉强陪笑说道:「老太太想

96回 扶回里间炕上。因贾政在外,无人与宝玉说话,宝玉便昏昏沉沉的睡

96回 亲眼见的,独是夏天的话,我从没和别人说。」王夫人拉着袭人道:

96回

那丫头见黛玉来了,便也不再哭,站起来拭眼泪。黛玉问道:

96回 如何是好?心里虽如此想,却也不违拗,只得搀他进去。

96回 又摇摇手儿。袭人不解何意,也不言语。黛玉却也不理会,自己走进

97回 等虽都知道,只因凤姐吩咐,都不走漏风声。

97回 。紫鹃早已知他是恨宝玉,却也不说破,只说:「姑娘,何苦自己又

97回 唬了一跳,欲要抢时,两只手却不动。雪雁又出去拿火盆桌子,此时

97回 况且听是老太太和二奶奶叫,也不不去,连忙收拾了头。平儿叫他换

97回 未免伤心,只是在贾母凤姐跟前不露出。因又想道:「也不知用我作

97回 不必细说。贾政原为贾母作主,不违拗,不信冲喜之说。那知今日宝

98回 见林妹妹哭的怎么样了?」袭人不明说,只得说道:「林妹妹病着呢

98回 紫鹃见他攥着不肯松手,自已也不挪动。看他的光景,比早半天好些

98回 些,又有贾母王夫人都在这里,不洒落宝玉,便将林姑娘怎么复病,

99回 说:「你贵姓啊?」书办道:「不,我姓詹,单名是个会字。从小儿

99回 起来?」李十儿回说:「奴才本不说,老爷既问到这里,若不说,是

99回 门里便说,新道爷的法令;明是不要钱,这一留难叨蹬,那些乡民心

99回 儿回说道:「奴才为着这点心儿不掩住,才这么说。若是老爷就是这

99回 至今佩德勿谖。只因调任海疆,未造次奉求,衷怀歉仄,自叹无缘。

99回 遣冰人。途路虽遥,一水可通,不云百辆之迎,敬备仙舟以俟。兹修

100回 劝了半天方住。把个宝琴唬的再不见他。若是薛蝌在家,他便抹粉施

100回 。那薛蝌却只躲着,有时遇见也不不周旋他,倒是怕他撒泼放刁的意

100回 么?想来老爷的主意定了,只是不做主,故遣人来回老太太的。」贾

100回 应着「是」。宝钗听的明白,也不则声,只是心里叫苦:「我们家的

101回 ,待要问他,又知他素日性格,不突然相问,只得睡了。

101回 平儿笑道:「奶奶别生气,他那里挫磨妞儿?只怕是不提防碰了一下

102回 修花补树、灌溉果蔬。起先晚上不行走,以致鸟兽逼人;近来甚至日

102回 ,各要搬出,将园门封固,再无人到园中。以致崇楼高阁,琼馆瑶台

102回 ,听见说作了花神,每日晚间便不出门。这一日吴贵出门买东西,回

102回 「怎么没瞧见?因老爷在头里,不惊动罢了。奴才们还掌得住。」说

102回 得贾赦害怕,也不再走。急急的回来,吩咐小子们:

102回 则成气,如今多少神将在这里,还现形吗?无非把这妖气收了,便不

102回 众人虽然听见,那里肯信,究无人住。

103回 得叫香菱到他屋里去。可怜香菱不违我的话,带着病就去了。谁知道

103回 ,何曾见过这个阵仗儿,都吓的不则声。要和他讲理,他也不听,只

103回 抬不起头来,奶奶叫我喝汤,我不说不喝。刚要扎挣起来,那碗汤已

104回 道本府经过,喝了酒不知退避,还撒赖!」那人道:「我喝酒是自己

104回 说府上不论那个衙门,说一声儿谁不依。如今还是府里的一家儿,又

104回 良民妻女,还成事么?』我一句不奏。主上又问道:『贾范是你什么

104回 :「我心里巴不得不做官,只是不告老,现在我们家里两个世袭,这

104回 人说些别后的话,馀者王夫人都不言。倒是贾政先提起王子腾的事来

104回 ,王夫人也不悲戚。贾政又说蟠儿的事,王夫人

104回 通红的,也只答应个「是」字,不说什么。贾政也就罢了。回归西府

105回 手扶起,笑嘻嘻的说道:「无事不轻造。有奉旨交办事件,要赦老接

105回 查出御用衣裙并多少禁用之物,不擅动,回来请示王爷。」一会子,

105回 罪戾。」贾政答应道:「犯官再不。但犯官祖父遗产并未分过,惟各

105回 知道贾赦被拿,又要唬死,且暂不明说,只得出来照料自己屋内。一

105回 一箱文书既在奴才屋里抄出来的,说不知道么?只求王爷开恩。奴才

105回

众人俱不走散。独邢夫人回至自己那边,见

105回 衙役见他年老,又是两王吩咐,不发狠。便说:「你老人家安静些儿

106回 琏跪下说道:「侄儿办家事,并不存一点私心,所有出入的帐目,自

106回 的。今儿在这里都是好亲友,我才说。就是尊驾在外任,我保不得你

106回 说道:「我这是对天可表的,从不起这个念头。只是奴才们在外头招

106回 求菩萨慈悲。我贾门数世以来,不行凶霸道。我帮夫助子,虽不能为

106回 善,也不作恶。必是后辈儿孙骄奢淫佚,暴

106回 又是伤心,见贾母此时才安,又不哭,只得闷坐着。

107回 题参回都,仍在工部行走,日夜不怠惰。一应家务,并未留心伺察,

107回 见贾政回家,都略略的放心,也不问。

107回 回道:「若老太太不问,儿子也不说。如今老太太既问到这里,现在

107回 子再进来,我还有话说。」贾政不多言,只得出来料理兄侄起身的事

107回 前说他怎么样不好,贾琏此时也不自作威福,只得由他。

107回 们家里,见了他骂他几句,他竟不答言。」那荣府的人本嫌包勇,只

107回 政反倒听了别人的话骂他。他也不再辩,只得收拾行李往园中看守浇

108回 能周到?不免怨言不绝。凤姐也不推辞,在贾母前扶病承欢。过了些

108回 该的,若说为我的生日,是断断不的。」正推让着,宝玉也来请薛姨

108回 生日,因家中闹得七颠八倒,也不在贾母处提起。今儿湘云等众人要

108回 出了阁必换了一个人了,我所以不亲近他,他也不来理我;如今听他

108回 招起我的烦恼来了。」迎春等都不作声了。

108回 、尤氏、惜春等听见老太太叫,不不来,心内也十分不愿意,想着家

108回 们小的时候都高兴,如今碍着脸不混说,所以老太太瞧着冷净了。」

108回 快回去罢,天已晚了。别处我们还走走;这里的路儿隐僻,又听见人

108回 死后,常听见有哭声,所以人都不走的。」宝玉袭人听说,都吃了一

108回 闹起来,那可怎么好?」袭人也不分辨,只得低头不语。宝钗看宝玉

109回 掌,居然象个和尚一般,两个也不言语,只管瞅着他笑。宝钗又命袭

109回 。那五儿早已羞得两颊红潮,又不大声说话,只得轻轻的说道:「二

109回 这话明明是撩拨自己的意思,又不怎么样,便说道:「那是他自己没

109回 说梦话,叫人摸不着头脑儿,又不驳他的回。」袭人便道:「我今日

109回 夫说是气恼所致。你是知道的,谁给我气受?这不是那大夫脉理平常

109回 ,这里找不着一个姐姐们,我又不冒撞,我心里又急。」彩云道:「

109回 快去瞧看。知贾母病重,众人都不回。可怜一位如花似月之女,结缡

109回 喳喳的说:「瞧着是不好。」也不言语了。这里贾政悄悄的叫贾琏到

109回 要这个,倒一钟茶来喝。」众人不违拗,即忙送上来。一口喝了,还

110回 里一酸,那眼泪便要流下来,又不哭,只得站着。听贾母说道:「我

110回 么不该体面些?我虽是奴才丫头,说什么?只是老太太疼二奶奶和我

110回 王夫人说的是照应不到,凤姐也不辩,只好不言语。邢夫人在旁说道

110回

凤姐不再言,只得含悲忍泣的出来,又叫

110回 办事,不是今儿个一遭儿了,我们违拗吗?只是这回的事,上头过于

110回 事,要打要骂,怎么那样锋利?谁不依?如今这些姑娘们都压不住了

110回 」众人道:「奶奶要怎么样,我们抱怨吗?只是上头一人一个主意,

110回 。独有李纨瞧出凤姐的苦处,却不替他说话,只自叹道:「俗话说的

110回 说:「大奶奶说的很是,我们也不那么着。只听见鸳鸯姐姐们的口话

111回 太太去世,咱们都有未了之事,不胡为。他肯替咱们尽孝,咱们也该

111回 姐惜春,馀者都遣去伴灵。一夜谁安眠。一到五更,听见外面齐人。

111回 么大胆子罢咧。」何三道:「什么,你打量我怕那个干老子吗!

111回 ,只见几个男人站在院内。唬得不作声,回身摆着手,轻轻的爬下来

111回 只听房上飞下好些瓦来,众人都不上前。

111回 包勇一见生气,道:「这些毛贼,来和我斗斗!」那伙贼便说:「我

112回 关着,不知做什么。我不放心,没睡,听到四更,这里就嚷起来。我

112回 这么没规矩?姑娘奶奶都在这里,在外头这么混嚷?」凤姐道,「你

112回 ,咱们好走。」平儿道:「咱们不收,等衙门里来了,踏看了才好收

112回 脸上啐了几口。贾芸垂手站着,不回一言。贾政道:「你骂他也无益

112回

贾琏也不答言,只得站起来就走。贾政又叫

112回 问珍珠,他们那里记得清楚?只不驳回,连连的答应了。回身走到里

112回 几个小厮,如飞的回去。贾芸也不再回贾政,斜签着身子慢慢的溜出

112回 息怒。那些上夜的人,派了他们,偷懒吗?只是爷府上的规矩:三门

112回 里一个男人不进去的,就是奴才们,里头不叫也

112回 不进去。奴才在外同芸哥儿刻刻查点

112回 他说出那话,心下着急。凤姐也不言语。只见外头说:「琥珀姐姐们

112回 上夜。凤姐惜春各自回房。贾琏不在家安歇,也不及埋怨凤姐,竟自

112回 这里贼去关门,众人更加小心,不睡觉。且说伙贼一心想着妙玉,知

112回 叫开门,我们瞧瞧;若没有,再不惊动你太爷了。」包勇道:「你不

112回 贼人必多,拿刀执杖威逼着他,还声喊么?」正说着,包勇又在腰门

112回 心吊胆。」贾琏道:「这是我们不说的。还是太太的主意,二老爷是

112回 了他罢。」见邢夫人在这里,也不说别的。赵姨娘道:「我不是鸳鸯

112回 都不知,你还要走吗?」贾环就不言语了。宝玉道:「好兄弟,你是

112回 到衙门审问。林之孝只管跪着,不起来。贾政道:「你还跪着做什么

112回 奴才拿出来么?」贾琏红了脸,不言语,站起来也不动。贾政道:

112回 候。你们知道不知道?」贾琏也不言语。贾政道:「传出话去,叫人

113回 打杀我了!红胡子的老爷,我再不了!」有一时双手合着,也是叫疼

113回 血直流,头发披散。人人害怕,不近前。那时又将天晚,赵姨娘的声

113回 阴哑起来,居然鬼嚎的一般,无人在他跟前,只得叫了几个有胆量的

113回 难堪。正在危急,大夫来了。也不诊脉,只嘱咐:「办后事罢。」说

113回 在那里呢?」小丫头子说:「他不就进来,还听奶奶的示下。」平儿

113回 匙来罢。」平儿见贾琏有气,又不问,只得出来凤姐耳边说了一声。

113回 为贾政新丧,且又心事不宁,也不将这些没要紧的事回禀。只有惜春

114回 留着做嫁妆罢咧。」巧姐听了,不回言,只气得哽噎难鸣的哭起来了

114回 数儿了。那一座大园子,人家是不买的,这里头的出息也不少,又不

114回 人就弄神弄鬼儿的,闹的一个人不到园里,这都是家人的弊。此时把

114回 知道些那些管事的神通,晚生也不言语的。」贾政听了,便知话里有

114回 ,到京尚需时日。弟奉旨出京,不久留。将来贱眷到京,少不得要到

114回 伺候在那里代送,因贾政未叫,不擅入。甄应嘉出来,两人上去请安

115回 他们,那可就不成事了。」宝玉不言语,答应了个「是」,站着不动

115回 倒也喜欢。惟有宝玉不愿意,也不怠慢。

115回 那姑子会意,本来心里也害怕,不挑逗,便告辞出去。惜春也不留他

115回 你们一个地藏庵么?」那姑子也不答言,去了。

115回 在椅子上坐,甄宝玉因是晚辈,不上坐,就在地下铺了褥子坐下。如

115回 起来?」便道:「世兄谬赞,实不当。弟至浊至愚,只不过一块顽石

115回 耳,何比世兄品望清高,实称此两字呢?

115回 消索,数年来更比瓦砾犹贱。虽不说历尽甘苦。然世道人情,略略的

115回 然不好,便又叫贾琏办去。贾琏不违拗,只得叫人料理;手头又短,

115回 避过一边,袭人见王夫人站着,不走开。只见那和尚道:「施主们,

115回 完了。」贾政见这和尚粗鲁,也不得罪,便说:「有。」和尚道:「

115回 婆子们果然取了饭来。王夫人还不给他吃。宝玉说:「不妨的,我已

116回 一间配殿的门半掩半开。宝玉也不造次进去,心里正要问那和尚一声

116回 有无数名花,必有专管的,我也不烦问,只有看管芙蓉花的是那位神

116回 :「站着候旨。」宝玉听了,也不则声,只好在外等着。那侍女进去

116回 珠帘放下。宝玉此时欲待进去又不,要走又不舍,待要问明,见那些

116回 屋里去了。宝玉恍恍惚惚的,又不跟进去,只得呆呆的站着,叹道:

116回 士执鞭赶来,说是:「何处男人,闯入我们这天仙福地来!快走出去

116回 !」宝玉听得,不言语。正要寻路出来,远远望见一

116回 了。但是我父亲不在家,侄儿又不僭越。老爷的主意很好,只是这件

116回 这倒只管放心,侄儿虽糊涂,断不不认真办理的。况且老爷回南,少

117回 了,所有的根基,他的当家女尼不自己作主,要求府里一个人管理管

117回 贾琏道:「太太不提起,侄儿也不说。四妹妹到底是东府里的,又没

117回 是欲断尘缘,一则在王夫人跟前不任性,已与宝钗袭人等皆不大款洽

118回 。这紫鹃蒙太太派给我屋里,我才说:求太太准了他罢,全了他的好

118回 话告诉太太;若是不定呢,我就不混说了。」惜春道:「二哥哥说话

118回 们年纪又大,放着弄银钱的事又不办,倒和我没有钱的人商量。」贾

118回 有银子。只怕你们不能。若是你们办,我是亲舅舅,做得主的,只在

118回 闲话。那来人本知是个诰命,也不怠慢。邢夫人因事未定,也没有和

119回 说的,句句都是不祥之兆,却又不认真,只得忍泪无言。那宝玉走到

119回 事古怪,也摸不着是片么样,又不笑他。只见宝钗的眼泪直流下来,

119回 道:「只好这样。为的是太太,才说明。太太就装不知道,回来倒问

119回 明了藩王,藩王问起人家,众人不隐瞒,只得实说。那外藩听了,知

119回 里头的人便说:「奉王爷的命说:拿贾文化教育的人来冒充民女者,

119回 要拿住究治的!如今太平时候,谁这样大胆?」这一嚷,唬得王仁等

119回 首来完事!」两个人跪下。贾环不言语,贾芸低头说道:「孙子不

119回 那贾环等急得恨无地缝可钻,又不盘问巧姐那边的人。明知众人深恨

119回 ,是必藏起来了。但是这句话怎在王夫人面前说。只得各处亲戚家

119回 候,只有邢夫人回去。贾环躲着不出来。王夫人叫贾兰去了,一夜无

119回 下喜欢,因王夫人不见了宝玉,不喜形于色。王夫人见贾兰中了,心

119回 二爷走到那里,那里就知道的。谁不送来!」里头的众人都说:「这

119回 道探春回来,此事不肯干休,又不躲开,这几天竟是如在荆棘之中。

119回 儿出了城,到了庄上,刘姥姥也不轻亵巧姐,便打扫上房让给巧姐平

120回 帖辞谢朋友,总说即刻开船,都不劳动。船上只留一个小厮伺候,自

120回 起我,才和我说这些话。我是多不违拗太太的。」薛姨妈听他的话,

120回 此。若在朝中,可以进用;他既不受圣朝的爵位,便赏了一个「文妙

120回 告诉了袭人。袭人悲伤不已,又不违命的,心里想起宝玉那年到他家

120回 说出。蒋玉函也深为叹息敬服,不勉强,并越发温柔体贴,弄得个袭

120回 :「前者老大人高官显爵,贫道怎相认?原因故交,憎片言,不意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