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最近查询记录

在《红楼梦》查询“芳” 在《红楼梦》查询“盛” 在《红楼梦》查询“令” 在《红楼梦》查询“鸡” 在《红楼梦》查询“阁” 在《红楼梦》查询“问” 在《红楼梦》查询“宝” 在《红楼梦》查询“须” 在《红楼梦》查询“蒙” 在《红楼梦》查询“屈” 在《红楼梦》查询“道” 在《红楼梦》查询“敝” 在《红楼梦》查询“拜” 在《红楼梦》查询“技” 在《红楼梦》查询“殿” 在《红楼梦》查询“楼” 在《红楼梦》查询“教授” 在《红楼梦》查询“舍” 在《红楼梦》查询“何” 在《红楼梦》查询“铁” 在《红楼梦》查询“大” 在《红楼梦》查询“劳” 在《红楼梦》查询“刘姥姥” 在《红楼梦》查询“好死” 在《红楼梦》查询“之心” 在《红楼梦》查询“来处” 在《红楼梦》查询“金” 在《红楼梦》查询“长生” 在《红楼梦》查询“字” 在《红楼梦》查询“敢” 在《红楼梦》查询“菜” 在《红楼梦》查询“枝” 在《红楼梦》查询“雅” 在《红楼梦》查询“仰” 在《红楼梦》查询“食量” 在《红楼梦》查询“祥” 在《红楼梦》查询“洪” 在《红楼梦》查询“鄙” 在《红楼梦》查询“高邻” 在《红楼梦》查询“恶贯” 在《红楼梦》查询“法名” 在《红楼梦》查询“董卓” 在《红楼梦》查询“来自”

5回 请。贾母等于早饭后过来,就在会园游玩,先茶后酒。不过是宁荣二

5回

嫩寒锁梦因春冷,气袭人是酒香。

5回 檐,珠帘绣幕,仙花馥郁,异草芬,真好所在也。正是:

5回 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名为『群髓』。」宝玉听了,自是羡慕。于

5回 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魂销耗。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

5回 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11回 了王夫人邢夫人并他母亲,都过会园去了,凤姐儿宝玉方和贾蓉到秦

11回 那秦太虚写的「嫩寒锁梦因春冷,气袭人是酒香」的对联,不觉想起

11回 坐呢。」贾蓉听说,即同宝玉过会园去。

13回

三春去后诸尽,各自须寻各自门。

13回 蓁、贾萍、贾藻、贾蘅、贾芬、贾、贾蓝、贾菌、贾芝等都来了。贾

13回 十九日解冤洗业醮。然后停灵于会园中,灵前另外五十众高僧、五十

13回 以孙女之礼殡殓之,一并停灵于会园之登仙阁。又有小丫鬟名宝珠的

13回 「诰授贾门秦氏宜人之灵位」。会园临街大门洞开,两边起了鼓乐厅

14回 府诸媳妇迎着请安。凤姐款步入会园中登仙阁灵前,一见棺材,那眼

14回 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

16回 搬运移送不歇。先令匠役拆宁府会园的墙垣楼阁,直接入荣府东大院

16回 私地,并非官道,故可以联络。会园本是从北墙角下引了来的一股活

17回 :「用『泻玉』二字,则不若『沁』二字,岂不新雅?」贾政拈须点

17回 对,大家批削改正。道是:『麝兰霭斜阳院,杜若香飘明月洲。』」

17回 「此闸何名?」宝玉道:「此乃沁源之正流,即名『沁闸』。」贾

17回 政道:「胡说,偏不用『沁』二字。」

18回 楼曰「缀锦楼」。西面叙楼曰「含阁」。更有「蓼风轩」、「藕香榭

18回 少工夫筑始成!天上人间诸景备,园应锡「大观」名。

18回 回,风流文采胜蓬莱。绿裁歌扇迷草,红衬湘裙舞落梅。珠玉自应传

18回

园筑向帝城西,华日祥云笼罩奇。

18回

蘅芜满静苑,萝薜助芬。软衬三春草,柔拖一缕香。轻烟

19回 门前。茗烟先进去叫袭人之兄花自。此时袭人之母接了袭人与几个外

19回 听见外面有人叫「花大哥」,花自忙出去看时,见是他主仆两个,唬

19回 来罢!要不,我们回去罢。」花自忙劝道:「罢了,已经来了,也不

19回 ,都低了头,羞的脸上通红。花自母子两个恐怕宝玉冷,又让他上炕

19回 严严紧紧的车,送宝玉回去。花自道:「有我送去,骑马也不妨了。

19回 不为不妨,为的是碰见人。」花自忙去雇了一辆车来,众人也不好相

19回 来至宁府街,茗烟命住车,向花自道:「须得我和二爷还到东府里混

19回 才过去得呢,看大家疑惑。」花自听说有理,忙将宝玉抱下车来,送

23回 宝玉携了一套《会真记》,走到沁闸桥那边桃花底下一块石上坐着,

23回 儿浮在水面,飘飘荡荡,竟流出沁闸去了。回来只见地下还有许多花

26回 红院,一径往宝钗院内来,刚至沁亭畔,只见宝玉的奶娘李嬷嬷从那

26回 弄了一回雀儿,出至院外,顺着沁溪,看了一回金鱼。只见那边山坡

26回 了,自己也随后走了来。刚到了沁桥,只见各色水禽尽都在池中浴水

26回

颦儿才貌世应稀,独抱幽出绣闺。呜咽一声犹未了,落花满

27回 帘,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荚自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

35回 宝玉闻得傅试有个妹子,名唤傅秋,也是个琼闺秀玉,常听人说才貌

35回 诚敬。不命他们进来,恐薄了傅秋,因此连忙命让进来。那傅试原是

35回 暴发的,因傅秋有几分姿色,聪明过人,那傅试安

35回 许人,所以耽误到如今。目今傅秋已二十三岁,尚未许人。怎奈那些

37回 面就走。翠墨跟在后面。刚到了沁亭,只见园中后门上值日的婆子手

37回 是精神难比洁,雪为肌骨易销魂。心一点娇无力,倩影三更月有痕。

37回

珍重姿昼掩门,自携攒手瓮灌苔盆。胭

38回 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铃珑。寒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珍

40回

说话间,已来至沁亭上,丫鬟们抱了个大锦褥子来,

48回 句。梳洗已毕,便忙写出,来到沁亭。只见李纨与众姐妹方从王夫人

49回 。」宝玉听了,只得回来。刚至沁亭,见探春正从秋爽斋出来,围着

50回

桃未菲杏未红,冲寒先喜笑东风。魂飞

51回 人回王夫人说:「袭人的哥哥花自,在外头回进来说,他母亲病重了

51回 吩咐小厮预备灯笼,遂坐车往花自家来,不在话下。

54回 无儿,只有一位千金小姐。这小姐名叫做雏鸾,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54回 了褒贬!少不得弄个新样儿的:叫官唱一出《寻梦》,只用箫和笙笛

57回 问:「在那里?」雪雁道:「在沁亭后头桃花底下呢。」

58回 唤。贾母便留下文官自使,将正旦官指给了宝玉,小旦蕊官送了宝钗

58回 黛玉,起身拄拐,辞了他们,从沁桥一带堤上走来。只见柳垂金线,

58回 泪说道:「我这事,除了你屋里的官合宝姑娘的蕊官,并没第三个人

58回 和你面说,你只回去,背人悄悄问官就知道了。」说毕怏怏而去。<

58回 养。宝玉只得回来。因惦记着要问官原委,偏有湘云香菱来了,正和

58回 袭人官一处说笑,不好叫他,恐人又盘

58回

一时官又跟了他干娘去洗头,他干娘偏

58回 又先叫他亲女儿洗过才叫官洗。官见了这样,便说他偏心:「把你

58回 也都不说了!」晴雯因说:「这是官不省事,不知狂的什么,也不过

58回 也太可恶些。」宝玉道:「怨不得官。自古说:『物不平则鸣。』他

58回 绳之类,叫了一个婆子来:「送给官去,叫他另要水自己洗罢,别吵

58回

他干娘越发羞愧,便说官:「没良心!只说我克扣你的钱

58回 !」便向他身上拍了几下,官越发哭了。宝玉便走出来,袭人

58回 那婆子羞愧难当,一言不发。只见官穿着海棠红的小棉袄,底下绿绸

58回 去了。麝月笑道:「提起淘气来,官也该打两下儿,昨日是他摆弄了

58回 一面端起来,轻轻用口吹着。因见官在侧,便递给官道:「你也学

58回 嘴儿轻着些,别吹上唾沫星儿。」官依言果吹了几口,甚妥。他干娘

58回

官吹了几口,宝玉笑道:「你尝尝

58回 ,好了没有?」官当是玩话,只是笑着看袭人等。

58回 :「你瞧我尝。」说着便喝一口。官见如此,他便尝了一口,说:「

58回 ,袭人等去吃饭。宝玉使个眼色给官,官本来伶俐,又学了几年戏

58回 遍。又问:「他祭的到底是谁?」官听了,眼圈儿一红,又叹一口气

58回 是胡闹。」宝玉忙问:「如何?」官道:「他祭的就是死了的药官儿

58回 们两个也算朋友,也是应当的。」官道:「那里又是什么朋友哩?那

58回 不觉又喜又悲,又称奇道绝,拉着官嘱咐道:「既如此说,我有一句

58回 名。以后快叫他不可再烧纸了。」官听了,便答应着。一时吃过粥,

59回 院去照看他们,藕官认了我姨妈,官认了我妈,这几年着实宽绰了。

59回 厌,你说可笑不可笑?接着我妈和官又吵了一场,又要给宝玉吹汤,

59回 塌我,我怎么说人?」他娘也正为官之气未平,又恨春燕不遂他的心

60回 纸包儿给他们,说是蔷薇硝,带给官去擦脸。春燕笑道:「你们也太

60回 站了一站,便转身出来,使眼色给官。官出来,春燕方悄悄的说给

60回 宝玉并无和琮环可谈之语,因笑问官:「手里是什么?」官便忙递

60回 给我一半儿。」宝玉只得要给他。官心中因是蕊官之赠,不肯给别人

60回

官接了这个,自去收好,便从奁中

60回 快打发他们去了,咱们好吃饭。」官听说,便将些茉莉粉包了一包拿

60回 来。贾环见了,喜的就伸手来接,官便忙向炕上一掷。贾环见了,也

60回 院中。可巧宝玉往黛玉那里去了,官正和袭人等吃饭,见赵姨娘来了

60回 姨娘也不答话,走上来,便将粉照官脸上摔来,手指着官骂道:「

60回

官那里禁得住这话,一行哭,一行

60回 小孩子一般见识,等我们说他。」官捱了两下打,那里肯依?便打滚

60回 又有那一干怀怨的老婆子,见打了官,也都趁愿。

60回 个听见此信,忙找着他两个说:「官被人欺负,咱们也没趣儿。须得

60回 只说:「你打死我们四个才算。」官直挺挺躺在地下,哭的死过去。

60回 的回探春说:「都是夏妈素日和这官不对,每每的造出些事来。前日

60回

正说着,忽见官走来,扒着院门,笑向厨房中柳

60回 话呢?你不嫌腌舎,进来逛逛。」官才进来,忽有一个婆子手里托了

60回 一碟子糕来。官戏说:「谁买的热糕?我先尝一

60回 这个!」柳家的见了,忙笑道:「姑娘,你爱吃这个,我这里有才买

60回 」说着,便拿了一碟子出来,递给官,又说:「你等我替你炖口好茶

60回 来。」一面进去现通开火炖茶。官便拿着那糕,举到小蝉脸上,说

60回 >这里柳家的见人散了,忙出来和官说:「前日那话说了没有?」

60回 什么儿似的,又不好合你再要。」官道:「不值什么,等我再要些来

60回 院的差使,他最小意殷勤,伏侍的官一干人比别的干娘还好。官等

60回 待他也极好。如今便和官说了,央及官去和宝玉说。宝

60回

前言少叙,且说当下官回至怡红院中,回复了宝玉。这

60回 打听着探春劝了他去后,方又劝了官一阵,因使他到厨房说话去。今

60回 来。见瓶中也不多了,遂连瓶给了官。官便自携了瓶与他去。正值

60回 便回到厨房内,正吃茶歇着呢。见官拿了一个五寸来高的小玻璃瓶来

60回 快拿璇子烫滚了水,你且坐下。」官笑道:「就剩了这些,连瓶子给

60回 说,方知是玫瑰露,忙接了,又谢官。因说道:「今日好些,进来逛

60回 子后墙,正经好景致也没看见。」官道:「你为什么不往前去?」柳

60回 呢,只怕逛腻了的日子还有呢。」官听了,笑道:「怕什么?有我呢

60回 不得你们。」说着,又倒了茶来。官那里吃这茶,只漱了一口便走了

60回 五儿便送出来,因见无人,又拉着官说道:「我的话到底说了没有?

60回 」官笑道:「难道哄你不成?我听见

60回 请大夫吃药,也省了家里的钱。」官说:「你的话我都知道了,你只

60回 管放心。」说毕,官自去了。

60回

单表五儿回来,和他娘深谢官之情。他娘因说:「再不承望得

61回 说了。五儿听罢,便心下要分些赠官,遂用纸另包一半,趁黄昏人稀

61回 之时,自己花遮柳陷的来找官,且喜无人盘问。一径到了怡红

61回 「做什么?」五儿笑道:「你叫出官来,我和他说话。」春燕悄笑道

61回 儿急的例说:「那原是二爷屋里的官给工的。」林之孝家的便说:「

61回 吓得哭哭啼啼,给平儿跪着,细诉官之事。平儿道:「这也不难,等

61回 明日问了官便知真假。但这茯霜前日人送了

61回 ,却悄悄的来访袭人,问他可果真官给他玫瑰露了。袭人便说:「露

61回 却是给了官,官转给何,我却不知。」袭人于是

61回 又问官,官听了,唬了一跳,忙应是自己送

61回 他的。官便又告诉宝玉,宝玉也慌了,说

61回 不是的。好姐姐,你只叫他也说是官给的就完了。」平儿笑道:「虽

61回 大家商议妥贴,平儿带了他两个并官来至上夜房中,叫了五儿,将茯

61回 苓霜一节也悄悄的教他说系官给的,五儿感谢不尽。平儿带他

61回 戚们吃,又转送人。袭人出曾给过官一流的人。他们私情各自来往,

62回

说着,来到沁亭边,只见袭人、香菱、侍书、晴

62回 宝玉的。宝玉因问:「这半日不见官,他在那里呢?」袭人四顾一瞧

62回

宝玉听说便忙回房中,果见官面向里睡在床上。宝玉推他说道

62回 咱们外头玩去。一会子好吃饭。」官道:「你们吃酒,不理我,叫我

62回 人姐姐带了你桌上吃饭,何如?」官道:「藕官蕊官都不上去,单我

62回 来安小菜碗箸,过来拨了一碗饭。官便说:「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

62回 泡汤一吃,十分香甜可口。春燕和官都笑了。

62回 你,竟忘了,此刻才想起来:以后官全要你照看他,他或有不到处,

62回 罢。等我告诉他们一声就完了。」官听了,笑道:「这倒是正经事。

62回 玉便出来,仍往红香圃寻众姐妹。官在后,拿着巾扇。刚出了院门,

62回 多少应个景儿。」晴雯用手指戳在官额上,说道:「你就是狐媚子!

62回 要我们无用。明儿我们都走了,让官一个人,就够使了。」袭人笑道

62回 ,又随便玩笑。外面小螺和香菱、官、蕊官、藕官、豆官等四五个人

63回 个人,每人五钱银子,共是二两;官、碧痕、春燕、四儿四个人,每

63回 道?」春燕道:「我没告诉,不知官可说了没有。」宝玉道:「我却

63回 芍药花瓣装的玉色夹纱新枕头,和官两个先搳拳。当时官满口嚷热

63回 签上画着一枝牡丹,题着「艳冠群」四字。下面又有镌的小字,一句

63回 又注着:「在席共贺一杯。此为群之冠,随意命人,不拘诗词雅谑,

63回 贺了一杯。宝钗吃过,便笑说:「官唱一只我们听罢。」官道:「

63回 吃了门杯好听。」于是大家吃酒,官便唱:「寿筵开处风光好……」

63回 用你来上寿。拣你极好的唱来。」官只得细细地唱了一只《赏花时》

63回 情也动人」,听了这曲子,眼看着官不语。湘云忙一手夺了,撂与宝

63回 宝玉先饮了半杯,瞅人不见,递与官。官即便端起来,一仰脖喝了

63回 庚,黛玉与他同辰,只无同姓者。官忙道:「我也姓花,我也陪他一

63回 吃了,都命点灯。袭人等齐送过沁亭河那边,方回来。

63回 罄,众人听了,方收拾盥漱睡觉。官吃得两腮胭脂一般,眉梢眼角,

63回 枕,身子一歪,就睡着了。袭人见官醉的很,恐闹他吐酒,只得轻轻

63回 起来,就将官扶在宝玉之侧,由他睡了。自己

63回 了!」向对面床上瞧了一瞧,只见官头枕着炕沿上,睡犹未醒,连忙

63回 醒了。笑道:「可迟了。」因又推官起身。那官坐起来,犹发怔揉

63回 怎么也不拣地方儿,乱挺下了?」官听了,瞧了瞧,方知是和宝玉同

63回 上面写着:「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辰。」宝玉看毕,直跳了起来,忙

63回

刚过了沁亭,忽见岫烟颤颤巍巍地迎面走来

63回 既入了这园,再遇见湘云、香菱、、蕊一干女子,所谓「方以类聚,

64回 忙上前来打帘子。将掀起时,只见官自内带笑跑出,几乎和宝玉撞个

64回 ,乍一见不觉好笑,遂笑说道:「官竟是个狐狸精变的?就是会拘神

64回 ,我也不怕。」遂夺手仍要捉拿。官早已藏在身后,搂着宝玉不放。

64回 宝玉遂一手拉了晴雯,一手携了官,进来看时,只见西边炕上麝月

64回 正在那里抓子儿赢瓜子儿呢。却是官输给晴雯,官不肯叫打,跑出

64回 去了,晴雯因赶官,将怀内的子儿撒了一地。宝玉

64回 赶,热着了,倒是大事。」说着,官早托了一杯凉水内新湃的茶来。

64回 不时更换,取其凉意而已。宝玉就官手内吃了半盏,遂向袭人道:「

64回 一径往潇湘馆来看黛玉。将过了沁桥,只见雪雁领了两个老婆子,手

67回 着,也不答言,就走了。刚来到沁桥畔,那时正是夏末秋初,池中莲

70回 去拉拉罢,晴雯和麝月两个人按住官那里隔肢呢。」宝玉听了,忙披

70回 ,红绸子小衣儿,披着头发,骑在官身上。麝月是红绫抹胸,披着一

70回 身旧衣,在那里抓官的肋肢,官却仰在炕上,穿着撒花紧身儿,

70回 隔肢晴雯。晴雯触痒,笑的忙丢下官,来合宝玉对抓,官趁势将晴

70回 君休惜,飞来我自知。莺愁蝶倦晚时,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

70回 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尘?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

74回 为深厚,故走来悄悄的央求晴雯等官等人,转告诉了宝玉。宝玉因思

75回 一腔羊,备了一桌菜蔬果品。在汇园丛绿堂中,带领妻子姬妾先吃过

76回 香村。有兴悲何极?无愁意岂烦?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彻旦休云

77回 叫来,领出去配人。」又问:「那官呢?」芬官只得过来。王夫人道

77回 捣起来,调唆宝玉,无所不为!」官等辩道:「并不敢调唆什么了。

77回 自不敢多言。一直跟送王夫人到沁亭,王夫人命:「回去好生念念那

77回 育的,焉得有什么该罚之处?只是官尚小,过于伶俐些,未免倚强压

77回 去了,方欲过贾母那边来时,就有官等三个干娘走来,回说:「

77回 们,又送了两个姑子些礼物。从此官跟了水月庵的智通,蕊官藕官二

78回

话说两个尼姑领了官等去后,王夫人便往贾母处来。

78回

维太平不易之元,蓉桂竞之月,无可奈何之日,怡红院浊玉

78回 谨以群花之蕊、冰鲛之縠、沁之泉、枫露之茗:四者虽微,聊以

78回 自蓄辛酸,谁怜夭折?仙云既散,趾难寻。洲迷聚窟,何来却死之香

78回 孤衾有梦,空室无人。桐阶月暗,魂与倩影同消;蓉帐香残,娇喘共

78回 寒砧;雨荔秋垣,隔院希闻怨笛。名未泯,檐前鹦鹉犹呼;艳质将亡

78回 迷屏后,莲瓣无声;斗草庭前,兰枉待。抛残绣线,银笺彩袖谁裁?

78回 香未熨。昨承严命,既趋车而远陟园;今犯慈威,复拄杖而遣抛孤柩

81回

一时走到沁亭,但见萧疏景象,人去房空。又

87回 花为底迟」之句,未尝不叹冷节馀,如吾两人也!感怀触绪,聊赋四

87回 的五儿,不是那日合宝二爷那边的官在一处的那个女孩儿?」紫鹃道

93回 了。更兼贾芹也是风流人物,打量官等出家,只是小孩子性儿,便去

93回 招惹他们。那知官竟是真心,不能上手,便把这心

93回 子,连本庵的女尼也叫了来。惟有官不来。贾芹唱了几杯,便说道要

96回 自己却慢慢的走着等他。刚走到沁桥那边山石背后当日同宝玉葬花之

96回 慢的走将来。走了半天,还没到沁桥畔。原来脚下软了,走的慢,且

96回 ,更添了两箭地的路。这时刚到沁桥畔,却又不知不觉的顺着堤往回

99回 萝之附。小儿已承青盼,淑媛素仰仪。如蒙践诺,即遣冰人。途路虽

109回

那五儿自从官去后,也无心进来了。后来听说

115回 兰在坐,只有极力夸赞说:「久仰名,无由亲炙,今日见面,真是谪

120回

正说着,丫头回道:「花自的女人进来请安。」王夫人问几句

120回 话,花自的女人将亲戚作媒,说的是城南蒋

120回 也是哭泣,但只说不出来。那花自悉把蒋家的聘礼送给他看,又把自

120回 善者修缘,恶者悔祸,将来兰桂齐,家道复初,也是自然的道理。雨

120回 『兰字』。适间老仙翁说『兰桂齐』,又道『宝玉高魁贵子』,莫非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