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世通言

最近查询记录

在《警世通言》查询“字” 在《警世通言》查询“屈” 在《警世通言》查询“蒙” 在《警世通言》查询“金” 在《警世通言》查询“令” 在《警世通言》查询“问” 在《警世通言》查询“道” 在《警世通言》查询“大” 在《警世通言》查询“何” 在《警世通言》查询“盛” 在《警世通言》查询“洪” 在《警世通言》查询“须” 在《警世通言》查询“之心” 在《警世通言》查询“宝” 在《警世通言》查询“铁” 在《警世通言》查询“董卓” 在《警世通言》查询“鸡” 在《警世通言》查询“拜” 在《警世通言》查询“殿” 在《警世通言》查询“楼” 在《警世通言》查询“敢” 在《警世通言》查询“劳” 在《警世通言》查询“仰” 在《警世通言》查询“枝” 在《警世通言》查询“芳” 在《警世通言》查询“雅” 在《警世通言》查询“古云” 在《警世通言》查询“敝” 在《警世通言》查询“司马昭” 在《警世通言》查询“舍” 在《警世通言》查询“李易安” 在《警世通言》查询“好死” 在《警世通言》查询“李师师” 在《警世通言》查询“来处” 在《警世通言》查询“阁” 在《警世通言》查询“魏延” 在《警世通言》查询“长生” 在《警世通言》查询“菜” 在《警世通言》查询“来自” 在《警世通言》查询“恶贯” 在《警世通言》查询“鄙” 在《警世通言》查询“祥” 在《警世通言》查询“技”

1回 春秋战国时,有一名公,姓俞名瑞伯牙,楚国郢都人氏,即今猢广荆

1回 山中打柴之人,也敢称‘听琴’二!此言未知真伪,我也不计较了。

1回 欠身而答:“小子姓钟,名徽,贱子期。”伯牙拱手道:“是钟子期

1回 钟家庄去。”老者闻“钟家庄”二,一双昏花眼内,扑簌簌掉下泪来

2回 教虽殊,总抹不得“孝”“弟”二。至于生子生孙,就是下一辈事,

2回 周末时,有一高贤,姓庄,名周,子休,宋国蒙邑人也,曾仕周为漆

2回 圣人,是道教之祖,姓李,名耳,伯阳。伯阳生而白发,人都呼为老

2回 子知他心下大悟,把《道德》五千的秘决,倾囊而授。庄生嘿嘿诵习

2回 来,道:一段好姻缘,只碍师弟二,恐惹人议论。”婆娘道:“你主

3回 话的,这三句都是了。则那聪明二,求之不得,如何说聪明不可用尽

3回 帝在位时,有一名儒,姓苏名轼,子瞻,别号东坡,乃四川眉州眉山

3回 自恃聪明,颇多讥诮。荆公因作《说》,一解作一义。偶论东坡的

3回 坡,从土从皮,谓坡乃土之皮。东坡

3回 笑道:“如相公所言,滑乃水之骨也。”一日,荆公又论及

3回 鲵,从鱼从儿,合是鱼子;四马曰驷

3回 ,天虫为蚕,古人制,定非无义。东坡拱手进言:“鸠

3回 九鸟,可知有故?”荆公认以为真

3回 苏爷伺候老爷,曾到。”荆公看其迹,也认得是苏学士之笔。口中不

4回 人当做恶人?第二句说王莽。王莽巨君,乃西汉平帝之舅。为人奸诈

4回 p>翻思安乐窝中老,先讽天津杜声。

4回 窝。常与客游洛阳天津桥上,闻杜之声,叹道:“天下从此乱矣!”

4回 将乱,地气自南而北。洛阳旧无杜,今忽有之,乃地气自南而北之征

4回 下一只方帛,将局底向土墙上抹得迹糊涂,方才罢手。众人中火已毕

4回 置荆公,自去睡了。荆公见窗间有,携灯看时,亦是律诗八句。诗云

4回 诵极聪明的人,一路所见之诗,无不记。私自写出与吴国夫人看之,

4回 过人,宜多读佛书,莫作没要紧文,徒劳无益,王某一生枉费精力,

5回 深蓝青布的,一头有白线缉一个陈。吕玉心下晓然,便道:“小弟前

5回 去学堂中唤喜儿到来。吕玉听得名与他儿子相同,心中疑惑。须臾,

5回 ,恐怕嫂嫂不从,在他眼前不露一。却私下对浑家做个手势道,“那

6回 偶不娶,慕道修真。止有一女,小文君,年方十九,新寡在家。聪慧

6回 天使捧着一纸诏书,问司马相如名,到于肆中,说道:“朝廷观先牛

6回 本是成都府一个穷儒,只为一篇文上投了至尊之意,一朝发迹。如今

6回 遭际,衣锦还乡。此人姓俞名良,仲举,年登二十五岁,幼丧父母,

6回 声。酒保看那壁上时,茶盏来大小写了一壁,叫苦不迭:“我今朝却

6回

话分两头。却说南宋高天于传位孝宗,自为了太上皇,居

6回 还未。”上皇面有愧容。次日,孝天子恭请太上皇、皇太后,幸聚景

6回 下。上皇抬头只见壁上茶盏来大小写满,却是一只《鹊桥仙》词。读

7回 乐清县,有一秀才,姓陈,名义,可常,年方二十四岁。生得眉目清

7回 者温州府乐清县人氏,姓陈名义,可常。”郡王见侍者言语清亮,人

7回 牒,将乙侍者剃度为僧,就用他表可常,为佛门中法号,就作郡王府

8回 了铃儿?”看到底下,下面碾着三:“崔宁造”。“恁地容易,既是

9回 皇帝朝,有个才子,姓李,名白,太白。乃西梁武昭兴圣皇帝李嵩九

9回 生,那长庚星又名太白星,所以名俱用之。那李白生得姿容美秀,骨

9回 白人情,到那日专记,如有李白名卷子,不问好歹,即时批落。”时

9回 个交卷。杨国忠见卷子上有李白名,也不看文,乱笔涂抹道:“这

9回 翰林学士,拆开番书,全然不识一,拜伏金阶启奏:“此书皆是鸟兽

9回 之迹,臣等学识浅短,不识一。”天子闻奏,将与南省试官杨国

9回 入朝,臣当面回答番书,与他一般迹,书中言语,羞辱番家,须要番

9回 番书立于左侧柱下,朗声而读,一无差,番使大骇。李白道:“小邦

9回 ,手不停挥,须臾,草就吓蛮书。画齐整,并无差落,献于龙案之上

9回 天子看了大惊,都是照样番书,一不识。传与百官看了,各各骇然,

9回 船头上有白牌一面,写“诗伯”二。书生遂朗吟二句道:“谁人江上

10回 忽一日,金风破暑,玉露生凉,雁横空,镊声喧草。寂寥院无人,

10回 ”正欲藏之筐中,见纸尾淡墨题小数行,遂复展看,又有诗一首:黄

10回 大吠之警,当时有中书舍人钱易,希白,乃吴越工钱锣之后裔也。文

10回 画栋下有牌额,上书“燕子楼”三。希白曰:“此张建封宠盼盼之处

10回 下,但见炉烟尚袅,花影微敬,院沉沉,方当日午。希白推枕而起,

11回 说杭州府有一才子,姓李,名宏,敬之。此人胸藏锦绣,腹隐珠巩,

11回 终音止,举眼见墙壁上多有留题,迹下一。独有一处连真带草,其

11回 妾处世呵:一自混元开辟,阴阳二成功。

11回 饮的,气也有耐得的,无如财色二害事。但是贪财好色的又免不得吃

11回 了。今日说一桩异闻,单为财色二弄出天大的祸来。后来悲欢离合,

11回 罢,将孩儿递与老尼,央他放在十路口。老尼念声“阿弥陀佛”,接

11回 ”郑氏道:“小道是女流,幼未识,写不得状词。”那家长道:“要

11回 大怒,便将宪票一幅,写下姚大名,上去当涂县打一百讨气绝缴。姚

11回 谢陶公,收拾了笔呈出门。一路卖为生,行至常州烈帝庙,日晚投宿

11回

五更醒来,记得一不忘,自家暗仅道:“江中被盗遇

11回 公别了各官,起马,前站打两面金牌:一面写着“奉旨省亲”,一面

12回 妇人诉道:“奴家乃郑州王氏,小进奴,随夫避兵,不意中途奔散,

12回 ”那汉道:“可是郑州人,姓王小进奴么?”徐信大惊道:“足下何

12回 我来时不遇春。”自古“兵荒”二相连,全虏渡河,两浙都被他残破

12回 光照彻,可开可合,内铸成鸳鸯二,名为“鸳鸯宝镜”,用为聘礼。

13回 着一双干鞋净袜,袖里袋着一轴文。那人和金剑先生相揖罢,说了年

13回 日时,恐有差误。”押司再说了八。先生又把卦子布了道:“尊官,

13回 ,只是不好意思,当日县里押了文归去,心中好闷。归到家中,押司

13回 :“有甚事烦恼?想是县里有甚文不了。”押司道:“不是,你休问

13回 日里兀自见押司着了皂衫,袖着文归来,老媳妇和押司相叫来。”高

13回 角璞头,绯袍角带,抱着一骨碌文。低声叫道:“迎儿,我是你先的

13回 ?”工兴道:“昨日得押司一件文,撰得有二两银子,送些盒子来。

13回 时,只叫得苦,原来是一张素纸,迹全无。不敢到县里去,怀着鬼胎

13回 。‘句已当解此’,‘句已’,两,合来乃是个包,是说我包某今

13回 倒,好个后生,救他活了,教他识,写文书。不想浑家与他有事。当

14回 。”康伯可曾有《春词》,寄《减木兰花》:杨花飘尽,云压绿阴风

14回 雁池边来,问到陈干娘门首时,十儿竹竿封着门,一碗官灯在门前。

14回 上面写着八个道:“人心似铁,官法如炉。”问

15回

分明一太,移点在傍边。

15回 缮写的。张皮雀道:“中间落了一,差了两。”矫公道:“学生也

15回 念一遍,到天尊宝号中,果然落了,却看不出差处。张皮雀指出其中

15回

吃亏吃苦,该写喫,今写吃,是吃舌的吃了。喫

15回 音赤,吃,音格,两音也不同。柰,是李柰之柰;奈是奈何,之;

15回 耐是耐烦之耐,亲短奈长该写耐烦的

15回 耐,柰是果名,借用不得。你欺负上

15回 帝不识么?如今上帝大怒,教我也难处。

15回 道:“没用,没用!你表文上差落面还是小事,上帝因你有这道奏章

15回 恳告,已准到五日了。你可出个晓:凡五日内来赎典者免利,只收本

15回 ,到拈阉这日,刘云将应问各吏名,开列一单,呈与知县相公看了。

15回 众人见本官做了主,谁敢再道个不,反讨了一场没趣。县主落得在乡

15回 头蘸酒在金满手心内,写出秀童二,喝道:“记着!”金满大惊,正

15回 ”天将又蘸着酒在桌上写出秀童二。又向空中指画,详其势,亦此

15回 二。金满以为实然,更无疑矣。当下

15回 召将,天将降坛,三遍写出秀童名,小的又见他言语可疑,所以信了

15回 报你,你可查县中有这陈大寿的名否?”说罢,张阴捕自回家去不题

15回 走动的,无不查到,并无陈大寿名。整整的忙了三日,常规年节酒,

15回 夫,便学不出好样,惯熟的是那七经儿:赌钱、吃酒、养婆娘。去年

15回 美在店橱顶上搜出。神明之语,一无欺。果然是:暗室亏心,神目如

16回 吃惊,只见张员外家门便开着,十两条竹竿,缚着皮革底钉住一碗泡

16回 。。。。。。”方才读到不合三个,兀自不知道出甚罪。则见灯笼底

16回 张员外。张胜看张员外面上刺着四金印,蓬头垢面,衣服不整齐,即

17回 人早丧,单生一子,名曰马任,表德称。十二岁游产,聪明饱学。说

17回 他两个祖上也曾出仕,都是富厚之,目下识丁,也顶个读书的虚名。

17回 “学生贱造,求教!”先生问了八,将五行生克之数,五星虚实之理

17回 路。思量一计,买下纸笔,一路卖。德称写作俱佳,争奈时运未利,

17回 秀才其名益著,无人招接,仍复卖为生。惯与婊家书寿轴,喜逢新岁

18回 恃,不可以年老而自弃。这老少二,也在年数上,论不得的。假如甘

18回 安县有一秀才,复姓鲜于,名同,大通。八岁时曾举神童,十一岁游

18回 铁铸的,撤漫做去,投人敢说他下。科贡官,兢兢业业,捧了卵子过

18回 却说兴安县知县,姓蓟名遇时,表顺之。浙江台州府仙居县人氏。少

18回 面通红,顿口无言。一时间看错文,今日众人属目之地,如何番悔!

18回 些兴头。到学道考试,未必爱他文,亏了县家案首,就搭上一名科举

18回 经,他考过我案首,必然爱我的文,今番遇合,十有八九。谁知蒯公

18回 点,呈上主司。主司都批了“中”。到八月廿八日,主司同各经房在

18回 于”先辈“,故此只拣不整齐的文才中。那鲜于同是宿学之士,文

18回 ,破腹起来。勉强进场,一头想文,一头腹泻,泻得一丝两气,草草

18回 中式之理,谁知蒯公到不要整齐文,以此竟占了个高魁,也是命里否

18回 咳他,厌他,总不在意。做完了文,将众人所作看了一遍,欣然而归

19回 作色荒,外作禽荒,耽酒嗜音,峻雕墙。

19回 ,衙内指著版牌,教众人看。有识的,读道:此山通北岳恒山路,名

20回 。”当日说定,商量拣日,做了文。那庆奴拜辞了爹娘,便来伏事那

21回 五代都是偏霸,未能混一。其时土割裂,民无定主。到后周虽是五代

21回 灯。行过多景楼玉皇阁,一处处殿崔鬼,制度宏敞。公子喝来不迭,

21回

原来那女子也姓赵,小京娘,是蒲州解良县小祥村居住,

21回 他须也有两个耳朵,晓得俺赵某名。既然你们出家人怕事,俺留个记

23回 山,多生虎豹,名为虎林。后因虎犯了唐高祖之祖父御讳,改名武林

23回 七尺有余,美容貌,有智勇,讳鏐巨美,幼年专作私商无赖。因官司

23回 了。急去抢时,止剩得一个“侣”。乐和拾起看了,想道:“侣乃双

23回 执一团扇,上写“姻缘前定”四个。乐和上前作揖,动问:“老翁尊

23回 位,上写“亲妻喜顺娘生位”七个,每日三餐,必对而食之;夜间安

23回 姻配合故事,还传“喜乐和顺”四。有诗为证:少负情痴长更狂,却

23回 将情感潮王。

24回 公子三官前来。那三官双名景隆,顺卿,年方一十六岁。生得眉目清

24回 苏淮只得也押了,一秤金也画个十。玉姐收讫,又说:“列位老爹!

24回 余力旁观子史。”王爷说:“拿文来我看。”公子取出文。王爷看

24回 到八月初九日,进过头场,写出文与父亲看。王爷喜道:“这七篇,

24回 哥道:“你看看的确,怕你认不得。”王匠说:“你说话好欺人,我

24回 读书读到《孟子》,难道这三个也认不得?随你叫谁看。”金哥听

25回 州府吴趋坊有一长者,姓施名济,近仁。其父施鉴,公明,为人谨

25回 愿:“生子之日,舍三百金修盖殿。”期年之后,严氏得孕,果生一

25回 景甚是整齐,但见:门楼高耸,屋轩昂。花木,久缀庭中,桌椅摆列

25回 内坐下。厅内匾额题“知稼堂”三,乃名人杨铁崖之笔。名帖传进许

26回 一个才子所作。那才子姓唐名寅,伯虎,聪明盖地,学问包天。书画

26回 ,人都称为唐解元。得唐解元诗文画,片纸尺幅,如获重宝。其中惟

26回 多斯文中人,慕名来拜,出扇求其画。解元画了几笔水墨,写了几首

26回 细楷数行,与主管观看。主管看那,写得甚是端楷可爱,答道:“待

26回 你来讨回话。”是晚,主管果然将样禀知学士。学士看了,夸道:“

26回

公子教华安抄写文。文中有句不妥的,华安私加改窜。

26回 左手有枝指。阅其文,词意兼美,复精工,愈加欢喜,道:“你时艺

26回 笔,烦简曲当,学士从未曾增减一。宠信日深,赏赐比众人加厚。<

26回 p>主人若问真名姓,只在康宣两头。

26回 问道:“这八句诗乃华安所作,此亦华安之笔。如何有在尊处?必有

26回 :‘主人若问真名姓,只在康宣两头。’‘康’与‘唐’头一般

26回 。‘宣’与‘寅’头无二,是影着‘唐寅’二,我

27回

单说本郡秀才魏,所居于庙相近;同表兄服道勤读

27回 尽三千度,不计人间九百秋。其四势飞舞,魏生赞不绝口。洞宾问道

27回 其裙带。洞宾道:“和议已成,魏可拜谢仙姑俯就之恩也。”魏生连

27回 摄乎山川,善恶不爽;威灵布于裹,祸福无私。今魏者,读书本庙

28回 撑开道:“小乙官,这伞是清湖八桥老实舒家做的。八十四骨,紫竹

28回 在手中,翻来复去,看了上面凿的号,大叫一声:“苦!不好了,全

28回 ,累害了多少人。出榜缉捕,写着号锭数,’有人捉获贼人银子者,

28回 全家发边远充军。‘这银子与榜上号不差,正是邵太尉库内银子。即

29回 p>话说西洛有一才子,姓张名浩巨源,自儿曹时清秀异众。既长,

31回 去做。”春儿道:“你也曾读书识,这里村前村后,少个训蒙先生,

31回 扯后的诉说他,可成并不敢口答一。追思往事,要便流泪。想当初偌

31回 上面坐着绩麻,一十五年并不露半,真女中丈夫也!可成见了许多东

32回 人之外。内中有一人,姓李名甲,子先,浙江绍兴府人氏。父亲李布

32回 老布政在家闻知儿子嫖院,几遍写来唤他回去。他迷恋十娘颜色,终

32回 也难。如今的世情,那肯顾缓急二的!那烟花也算定你没处告债,故

32回 >却说他舟有一少年,姓孙名富,善赉,徽州新安人氏。家资巨万,

32回 诗叹云:不会风流莫妄谈,单单情费人参。

32回

若将情能参透,唤作风流也不惭。

33回 音庵相近,有一个商人姓乔名俊,彦杰,祖贯钱塘人。自幼年丧父母

33回 男子,止生一女,年一十八岁,小玉秀。至亲三口儿,止有一仆人,

33回 中十分欢喜,乃问妇人:“你的名叫做甚么?”妇人乃言:“我叫作

33回 来?”程五娘道:“我丈夫头戴万头巾,身穿着青绢一口中。一月前

33回 。”安抚见洪三招状明白,点指画。二妇人见洪三已招,惊得魂不附

34回 虽则一时惭愧,却也挑动个“情”。口中不语,心下踌躇道:“好个

34回 迎,切莫轻行,以招物议。”廷章应承,留恋不舍。鸾急教明霞送

34回 ,有名督粮吴家,周是外姓也。此虽然写下,欲见之切,度日如岁。

34回 p>此书烦递至吴江,粮督南麻姓香。

34回 娇鸾道:“正合吾意。亦求姨娘一,促他早早登程可也。”当下娇鸾

34回 娇无力,佳期反作长相忆。枉将八推子平,空把三生卜《周易》。<

35回 ,淫近杀。”今日只为一个“淫”,害了两条性命。

36回 太守问:“判县郎中,可有告札文在何处?”知县道:“有。”令人

37回 这个人兜腮卷口,面上刺着六个大。这汉不知怎地,人都叫他做大

37回 我是好一拳买卖。”三个都入来大焦吉家中。大官人腰里把些碎银子

37回 “如壮士要时,都把去不妨。”大焦吉担着笼子,却待入这林子去,

37回 身如柳絮飘飏,命似藕丝将断。大焦吉一下朴刀杀了万小员外和那当

37回 魄!”掀起两只腿上间朱刺着的文,道:“这个便是我姓名,我便唤

37回

焦吉在窗子外面听得,说道:“你

37回 和鞘搋着一把尖长靶短背厚刃薄八尖刀,走入那房里来。万秀娘正在

37回 入那千万丈琉璃井里。这庄却是大焦吉家里。万秀娘见了焦吉那庄,

37回 将过去。尹宗只顾赶将来,不知大焦吉也把一条朴刀,却在后面,把

37回 ,右子换一把尖长靶短背厚刃薄八尖刀,左手拌住万秀娘胸前衣裳,

37回 好样式底‘山亭儿’卖与我。”大焦吉道:“你自去屋角头窗子外面

37回 爹妈妈,教去下状,差人来捉这大焦吉七十条龙苗忠,和那陶铁憎。

37回 赶上,将一条绳子,缚了苗忠并大焦吉、茶博士陶铁僧,解在襄阳府

37回 勘正,三人各自招伏了。同日将大焦吉、十条龙苗忠、茶博士陶铁僧

37回 城外五里头,为这尹宗起立一座庙。直到如今,襄阳府城外五头孝义

38回

右诗单说着“情色”二。此二,乃一体一用也。故色绚

38回

如今只管说这“情色”二则甚?且说个临淮武公业,于咸通

38回 乡村中,一个姓蒋的生的女儿,小淑真。生得甚是标致,脸衬桃花,

38回 爽约。挨身相就,止做得个“吕”儿而散。少间,具酒奉母。母见其

39回 曾任江州刺史,姓齐名文叔。奴小寿奴。不幸去任时,一行人在江中

39回 幼年曾在爹行学三件事:第一,写读书;第二,书符咒水;第三,算

40回 生在李树下,因指李为姓,名耳,阳伯。后骑着青牛出函谷关。把关

40回 ”斗中一仙,乃孝悌王姓卫名弘康伯冲,出曰:“某观下凡有兰期者

40回

却说前汉有一人姓兰名期子约,本贯兖州曲阜县高平乡九原

40回 金陵丹阳郡,地名黄堂,有一女真曰婴。潜通至道,忘其甲子,不知

40回 死于沟壑。时许都有一人姓许名琰汝玉,乃颖阳许田之后。为人慈仁

40回 三岁,即知礼让。父母乃取名逊,敬之。年十岁,从师读书,一目十

40回 行俱下,作文写,不教自会,世俗无有能为之师者

40回

忽一日,有一人姓胡名云子元,自幼与真君同窗,情好甚密

40回 生,言及西宁州有一人,姓吴名猛世云,曾举孝廉,仕吴为洛阳令。

40回 之所。闻知汝南有一人,姓郭名璞景纯,明阴阳风水之道,遨游江湖

40回 道院,真君援笔大书“迎仙院”三,以作牌额。王朔感戴不胜。二人

40回 南昌眄君,夫早丧,遗下一子眄烈道微,事母至孝。真君虑其姊孀居

40回 其人,乃次姊之子,复姓钟离名嘉公阳,新建县象牙山西里人也。父

40回 p>却说成都府有一人,姓陈名勋孝举。因举孝廉,官居益州别驾。

40回 子,看守药炉。又有一人姓周名广惠常,庐陵人也,乃吴都督周瑜之

40回 遍观众弟子中,有一人姓黄名仁览紫庭,建城人也。乃御史中丞黄辅

40回 进门与二君施礼曰:“姓彭名抗,武阳,兰陵人也。自少举孝廉,官

40回 十个蛟党,一齐冲奔许氏之宅,一阵儿摆开,叫道:“许逊,敢与我

40回 得十人而已。先受业者六人:陈勋孝举,成都人。周广惠常,庐陵

40回 人。黄仁览紫庭,建城人。真君之婿。彭抗

40回 ,兰陵人。其女配真君之子。眄烈道微,南昌人。真君外甥。钟离嘉

40回 公阳,新建人。真君外甥。

40回

曾亨典国,泗水人。骨秀神慧,孙登见

40回 观。闻真君道法,投于门下。时荷道阳,巨鹿人。少出家,居东海沐

40回 之名,徒步踵门,愿充弟子。甘战伯武,丰城人。性喜修真,不求闻

40回 达,径从真君学道。施岑太玉,沛郡人。其父施朔仕吴,因

40回 时晋明帝太宁二年,大将军王敦,处仲,出守武昌,举兵内向,次洞

40回 ”真君曰:“木上破天,乃‘未’也。公未可妄动。”吴君曰:“吾

40回 官,改修玉隆宫,仍添“万寿”二。塑真君新像,尊号曰“神功妙济

40回 据洪州,强凿开其盖,内册朱书数云:“五百年后强贼张善安开凿之

40回 。”善安看毕,恐惧,遂磨洗其,终不泯灭。因藏其盖,其尚留

40回 人有诗叹云:金书玉检不能留,八遗言可力求。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