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世通言

最近查询记录

在《警世通言》查询“敢” 在《警世通言》查询“然” 在《警世通言》查询“技” 在《警世通言》查询“菜” 在《警世通言》查询“道” 在《警世通言》查询“文” 在《警世通言》查询“铁” 在《警世通言》查询“楼” 在《警世通言》查询“殿” 在《警世通言》查询“字” 在《警世通言》查询“仰” 在《警世通言》查询“问” 在《警世通言》查询“雅” 在《警世通言》查询“舍” 在《警世通言》查询“国” 在《警世通言》查询“盛” 在《警世通言》查询“金” 在《警世通言》查询“须” 在《警世通言》查询“贫” 在《警世通言》查询“洪” 在《警世通言》查询“祥” 在《警世通言》查询“大” 在《警世通言》查询“良” 在《警世通言》查询“宝” 在《警世通言》查询“令” 在《警世通言》查询“女儿” 在《警世通言》查询“劳” 在《警世通言》查询“芳” 在《警世通言》查询“阁” 在《警世通言》查询“何” 在《警世通言》查询“温” 在《警世通言》查询“蒙” 在《警世通言》查询“笑话” 在《警世通言》查询“枝” 在《警世通言》查询“拜” 在《警世通言》查询“有地” 在《警世通言》查询“长生” 在《警世通言》查询“虽然” 在《警世通言》查询“常言道” 在《警世通言》查询“不离” 在《警世通言》查询“鸡” 在《警世通言》查询“吾闻” 在《警世通言》查询“恶贯” 在《警世通言》查询“风尘” 在《警世通言》查询“之心” 在《警世通言》查询“敝” 在《警世通言》查询“娘” 在《警世通言》查询“屈” 在《警世通言》查询“来自” 在《警世通言》查询“法名” 在《警世通言》查询“刑” 在《警世通言》查询“这般” 在《警世通言》查询“李师师”

1回 虽如此,各事其主,君命在身,不迟留。公事已毕,拜辞楚王。楚王

1回 伯牙大笑道:“山中打柴之人,也称‘听琴’二字!此言未知真伪,

1回 的,就是你么?”樵夫答言:“不。”伯牙道:“我且问你,既来听

1回 乎!”樵夫道:“既如此,小子方僭谈。此琴乃伏羲氏所琢,见五星

1回 攀话,休嫌简亵。”子期称:“不。”

1回 乃上国名公,钟徽乃穷乡贱子,怎仰扳,有辱俯就。”伯牙道:“相

1回 必有方’了。“子期道:“小弟不轻诺而寡信,许了贤兄,就当践约

1回 中五六日,准在江边侍立拱候,不有误。天色已明,小弟告辞了。”

1回 。斯文骨肉,勿得嫌轻。”子期不谦让,即时收下。再拜告别,含泪

1回 。经过之地,知是晋国上大夫,不轻慢,安排车马相送。直至晋阳,

1回 伯牙哭罢起来,重与钟公施礼,不呼老丈,称为老伯,以见通家兄弟

1回 ?”伯牙道:“下官伤感在心,下随老伯登堂了。随身带得有黄金二

2回 直挺挺的卧于灵座桌上。婆娘又不嗔责他,又不声唤他,只得回房

2回 ”婆娘又解释道:“开棺见喜,不将凶服冲动,权用锦绣,以取吉兆

3回 气,损人害人,如毒蛇猛兽,人不近。他见别人惧伯,没奈他何,意

3回 。”从人飞奔去了,赶上徐伦,不于背后呼唤,从傍边抢上前去,垂

3回 菊花。此花开于深秋,其性属火,与秋霜鏖战,最能耐久,随你老来

3回 薄之性不改!不道自己学疏才浅,来讥讪老夫!明日早朝,奏过官里

3回 坡道:“晚学生自知才力不及,岂怨老太师!”荆公笑道:“子瞻大

3回 守道:“将来有一事方便,只是不轻劳。”东坡问何事。太守道:“

3回 非亲到黄州,看过菊花,怎么诗中乱道黄花落瓣?这瞿塘水性,出于

3回 教。”东坡鞠躬道:“晚学生怎么?”荆公道:“子瞻既不肯考老夫

3回 考他。”答应道:“这个晚学生不!”荆公道:“咳!道不得个’恭

4回 人皆吐舌缩项。荆公面如死灰,不答言,起立庭中,对江居说道:“

4回 胸中之恨耳!”荆公暗暗垂泪,不开言,左右惊讶,荆公容颜改变,

4回 大怒,唤驿卒问道:“何物狂夫,毁谤朝政如此!”有一老卒应道:

5回 将出去。那和尚见了员外回家,不久坐,已无心吃饼了。见丫鬟送出

5回 州。今在扬州闸上开个粮食铺子。问老兄高姓?”吕玉道:“小弟姓

5回 好苟且,如何反费亲家厚赐?决不当!”陈朝奉道:“这是学生自送

5回 着一顶花花轿,吹手虽有一副,不吹打。如风似雨,飞奔吕家来。吕

6回 先到这里迎接。”相如连声:“不,不!”老员外出见,相如向前

6回 假成真起来。孙婆见他撒酒风,不惹他。关了门,白进去了,俞良弄

6回 叫他,走来阁儿前,见关着门,不敲,去那窗眼里打一张,只见俞良

6回 酒吃!”俞良只推醉,由他骂,不则声。正是:人无气势精神减,囊

6回 俞良,在你店中也不在?”孙婆方回言道:“告恩官,有却有个俞秀

6回 ?”俞良奏道:“穷达皆天,臣岂怨!”上皇曰:“以卿大才,岂不

6回 俞良叩头拜谢曰:“臣有何德能,膺圣眷如此!”上皇曰:“卿当于

6回 。命蹇苦难当,宝有词章,片言争动吾皇。敕赐紫袍归故里,衣锦还

6回 事,险些儿触了大上之怒,今番怎迟慢?想俞良是锦里秀才,如今圣

7回 害的相思病!今日他自觉心亏,不到我中!”教人分付临安府,差人

7回 ,再三禀说:“可常之罪,僧辈不替他分辨,但求恩王念平日错爱之

7回 不与富敌,贱不与贵争。‘僧家怎与王府争得是非?这也是宿世冤业

8回 不知你意下何如?”崔宁道:“岂。”秀秀道:“你知道不,我叫

8回 地?心下好生疑惑。伤弓之鸟,不揽事,且低着头只顾走。只见后面

8回 取笑我?”郭立道:“告恩王,怎取笑!方才叫住郭立,相问了一回

9回 旨一出,诸官默默无言,再无一人奏。天子转添烦恼。

9回 是饱学之儒,何必间及草莽?臣下奉诏,恐得罪于朝贵。”说这句“

9回 ?”两班文武,如泥塑木雕,无人应。贺知章启奏道:“自大宗皇帝

9回 臣有一言,乞陛下赦臣狂妄,臣方奏。”天子道:“任卿失言,朕亦

9回 来还话,报复前仇。出于无奈,下违背圣旨,正是怒而不言。常

9回 重读一遍,读得声韵铿锵,番使不则声,面如上色,不免山呼拜舞辞

9回 知是李滴仙学士,御手调羹的,谁下依。李白当时回马,直叩宫门,

9回 李白活命之恩,异日衔环结草,下忘报。此事阁过不题。

9回 观见了,连声:“可恶,可恶!怎调戏父母官!”速令公吏人等拿至

9回 官听说,人人拱手,个个遵依,不再犯。就在厅上大排筵宴,管待学

10回 胡琴,掩袂而言:“妾姿质丑陋,烦珠玉?若果不以猥贱见弃,是微

11回 古人亡国丧身,皆酒之过,小中不相留。”只见红衣女妖妖娆烧的走

11回 人。四位贤姐,小生褥薄衾寒,不相留,都请回去。”四女此时互相

11回 姑道:“奶奶暂住几日不妨,却不久留,恐怕强人访知,彼此有损。

11回 ,不可污秽。奶奶可在别处去,不相留。郑夫人眼中流泪,哀告道:

11回 姚大道:“实是大爷亲生,小的不说谎。”涂爷道:“黄天荡打劫苏

12回 ,某有实情告诉。若还嗔怪,某不言。”徐信果然相随,到一个僻静

12回 丈夫,有话不妨尽言。”那汉方才问道:“适才妇人是谁?徐信道:

12回 被父亲抢白了一场,满面羞渐,不再说。正是:只为夫妻情爱重,致

12回 手搀扶道:“不须如此!”承信方吐胆倾心告诉道:“小将建州人,

12回 来未曾泄之他人。令既承钧问,不隐讳。”吕公又问道,“令孺人何

13回 能知祸福兴衰。”大卿问:“甚人出此语?众官有曾认的,说道:“

13回 “你既瞽目,不能观古圣之书,辄轻五行而自高!”边瞽道:“某善

13回 “此卦主何灾福”先生道:“实下瞒,主尊官当死。”又问:“却是

13回 :“你且莫睡!”迎儿道:“那里睡!”道犹未了,迎儿打瞌睡,押

13回 我与你说头亲。”迎儿道:“那里指望,却教迎儿嫁儿推兀谁?”押

13回 来说甚么?”迎儿告妈妈:“实不瞒,迎儿嫁那厮不着,又吃酒,又

13回 先的押司。如今见在一个去处,未说与你知道。你把手来,我与你一

13回 妈妈家惜米,他家关了门。我又下敲,怕吃他埋怨。再走回来,只见

13回 第一件,他是县里头名押司,我怎恶了他!第二件,却无实迹,连这

13回 迎儿接得来,慌忙揣在怀里,也下说与押司娘知道。当日烧了香,各

13回 ,原来是一张素纸,字迹全无。不到县里去,怀着鬼胎,躲在家里。

13回 张素纸。如今这素纸见在,小人不说谎。”包爷取纸上来看了,问道

13回 勒帛。小孙押司唬得面如土色,不开口。众人俱各骇然。

14回 七三官人道:“适来见教授,又不相叫,特地教量酒来相清。”教授

14回 ,后面一似千军万马赶来,再也不回头。行到山顶上,侧着耳朵听时

14回 两个把身躯抵着庙门,真个气也不喘,屁也不放。听那外边时,只

14回 在这里?莫教也是鬼?”两个都不则声。只听得外面说道:“你不开

14回 却送我丈夫归来则个。”两个那里应他。妇女和锦儿说了自去。

14回 诗曰:一心办道绝凡尘,众魁如何触人?

15回 众道士醮事已完,兀自未醒,又不去动掸他。矫公等得不耐烦,到埋

15回 周道士起来,周道士自觉无颜,不分辨。想道:“张皮雀时常吃醉了

15回 处。”矫公和众道士见了表文,不不信。齐都求告道:“如今重修章

15回 上可的。若是金满管了库,众吏不轻易执结的。”县主道:“既是新

15回 忌之意。”众人见本官做了主,谁再道个不字,反讨了一场没趣。县

15回 ,将银教厨夫备下酒席,自己却下离库。转央刘云及门子在席上点管

15回 得真赃出来,向时所许二十两,不短少分毫。”张阴捕应允,同兄弟

15回 自己要先别。金满为是大节夜,不强留。新库吏将厨柜等都检看封锁

15回 子道:“我不是十分看得的实,怎多口!”金令史即忙脱下帽子,向

15回 了四锭出来,每人各分二锭。因不出饬,只敲得锭边使用。那一锭藏

15回 完了,一锭在酒缸盖上。“老儿怎隐瞒,于酒缸里取出。张四哥间老

15回 者:“何姓何名?”老儿惧怕,不答应。旁边一个人替他答道:“此

16回 许多物事,那一锭大银子,容易不出饬,衣裳又不好变卖,不去营运

17回 。说道:“尊官若不见怪,小于方直言。”马德称道:“君子问灾不

17回 心下不悦,又知是王振的仇家,不招架,送下小小程仪就辞了。再去

17回 之费,且待明年秋试得怠之后,方与小姐相见。”王安不相逼,木

18回 人拜门生,称老师,谭天说地,谁出个题目将带纱帽的再考他一考么

18回 是个铜打铁铸的,撤漫做去,投人说他下字。科贡官,兢兢业业,捧

18回

却说闭退时在札科衙门直言谏,因奏疏里面触突了大学士刘吉

19回 白鹞》)早退春朝宠贵妃,谏章争傍丹择。

19回 闲汉道:“告衙内:未得台旨,不擅便。”衙内道一声:“快去!”

19回

衙内不抬头:“告娘娘,崔亚迷失道路,

19回 就贵庄借宿一宵。来日归家,丞相

19回 请衙内且入敝庄。”衙内道:“岂辄入!”再三再四,只管相请。衙

19回 ,青衣点将茶来。衙内告娘娘:“问此地是何去处?娘娘是何姓氏?

19回 >衙内叉手向前:“多蒙赐酒,不抵受。”女娘道:“不妨。屈郎少

19回 是勋臣贵戚之家。”衙内道:“不拜问娘娘,果是那一宅?”女娘道

19回 !”衙内听得说,愈加心慌,却不抗违,则应得喏。一杯两盏,酒至

19回 早是不曾坏了性命!我们昨晚夜不归去,在这林子里等到今日。早是

19回 乘凉。坐定,衙内道:“三个月不出书院门,今日在此乘凉,好快活

20回 我和那周三两个有事。娘见说,不出声,撷着脚,只叫得苦:“却是

20回 离了计押番家,自去赶趁。庆奴不则声,肚里自烦恼,正自生离死别

20回 纪大些,却老成;三则周三那厮不来胡生事,已自嫁了个官身。我也

20回 青遇吃得酒醉,便来厮骂,却又不与他争。初时邻里也来相劝。次后

20回 音。走近前来,两个扯住了哭,不高声。便说道:“我不合带你回来

20回 青至面前,便问:“有请官身,辄禁城内杀命掠财!”戚青初时辩说

20回 好做作,却在这里!”吓得庆奴不则声。元来宅中下状,得知道走过

21回 可又来。景清晓得公子性躁,还未明言,用缓同答应道:“虽是妇人

21回 义必为,万夫不惧。那响马虽狠,比得潞州王么?他须也有两个耳朵

21回 。”京娘道:“公子贵人,奴家怎扳高?”景清道:“既要同行,如

21回 送,愧非男子,不能执鞭坠镣,岂反占尊骑?决难从命!”公于道:

21回 市。公子大怒骂道:“贼狗大胆,虚言恐唬客人!”照小二面门一拳

21回 探头探脑。公于大喝道:“什么人来瞧俺脚色?那人道:“小人自来

21回 想道:“他呼我为贵人,又见我不正坐,我必非常人也。他日倘然发

21回 席与洒家吃。”众人积威之下,谁辨其真假?还要他在大王面前方便

21回 一席留着,俺有用处。”店主人不不依。

21回 人所赐,此身之外,别无报答。不望与恩人婚配,得为妾婢,伏侍恩

21回 战战兢兢。赵文见公子粗鲁,也不上前。只有京娘心下十分不安,急

22回 凌。只这作,是宅上有余的,故此来启口。”宋敦道:“果是寒家所

22回 三郎道:“既是做好事的,我也不要多,照本钱一两六钱罢,分毫少

22回 书,方才妥帖。到衙门时,他也不放肆为非。”范举人是棉花做的耳

22回 。宋金无面目“见江东父老”,不相认,只得垂眼低头而走。那刘有

22回 ,叉手告道:“小侄衣衫不齐,不为礼了,承老叔垂问。”如此如此

22回 宋金连忙答应道:“但凭驱使,不有违。”刘翁便取一荣麻皮,付与

22回 他打索子。正是:在他矮糟下,怎不低头。

22回 日病危见弃,乃小生命薄所致,岂怀恨他人!”老僧道:“听子所言

22回 翁、刘沤爱女之心无所不至,并不一些违拗,闹了数日方休。兀自朝

22回 缘故。”王公道:“且吃三杯,方启齿。”刘翁心中愈疑道:“若不

22回 说明,必不坐。”王公道,“小店有个陕西钱

22回 坚,言及再婚,便欲寻死。此事不奉命,盛意亦不领。”便欲起身

22回 他人不同,宜春在艄尾窥视,虽不便信是丈夫,暗暗的惊怪道:“有

22回 ,岂不可羞?”宜春满面羞惭,不开口。刘翁便招阿妈到背处道:“

22回 小女守节甚坚,誓不再嫁,所以不轻诺。”员外道:“令婿为何而死

22回 坊撞见没趣,躲向乡里,有月余不入城。宋金完了故乡之事,重回南

23回 毋令惊动!”法济知他是异人,不相留,乃作书荐樱往苏州投太守安

23回 成团聚块的坐下饮酒玩赏。乐和不十分逼近,又不舍得十分骛远。紧

24回 权,劾了一本。圣旨发回原籍。不稽留,收拾轿马和家眷起身。王爷

24回 责非校。”王定叩头说:“小人不。”次日收拾起程,王定与公子送

24回 道:“一百两财礼,小哉!学生不夸大话,除了当今皇上,往下也数

24回 小三自家来取。”那丫头小厮都不来。玉姐无奈,只得自己下楼,到

24回 庙中有三里地。”玉姐说:“怎么去?”又问:“三叔还有甚话?”

24回 与我说个人情。”王定说:“无人说。只除是姑娘姑爹,意思间稍题

24回 题,也不直说。”三官道:“王定,你去请

24回 刘斋长:“学业何如?答说:“不,连日有事,不得读书。”王爷笑

24回 大姐二姐跪下说:“爹爹严命,不阻当,容你儿待替罢!”大哥二哥

24回 罢。”公子说:“儿读了几日书,望中举?”王爷说:“一遭中了虽

24回 左手拿一块与公子。丫头欲接又不接。玉姐猛然睁眼见不是公子,将

24回 哭:“但得我哥哥在时,那个奴才调戏我。”又气又苦,越想越毒。

24回 相会一面,虽死在九泉之下,也不忘了二位活命之恩。”说罢,双膝

24回 :“沈姐夫,你且起来,我们也不和他说这话。你不见中秋夜骂的我

24回 推辞,连饮了三杯,又问:“玉姐不知我来?”王匠叫:“三叔开怀

24回 众丫头:“你家玉姐何在?”无人应。公子发怒,房中寻见老鸨,一

24回 三拜谢。禁子见刘志仁做主,也不则声。此话阁过不题。

24回 ”皮氏说:“老娘,这遭出去,不忘你恩。捱过今日不招,便没事了

25回 三百两,双手递与桂生。桂生还不便接,说道:“足下既念旧情,肯

25回 尚未少申。今恩人身故,愚夫妇何久占府上之田庐?;宁可转徙他方

25回 是必勿拒!”施还拜谢,口称“不”。

25回 肖量窄,况家母见在旅舍悬望,不多饮。”桂迁又不招架,道:“既

25回 ,此时正睡梦哩。”施还道:“不求见员外,只求大官人一见足矣。

25回 金衣紫,食禄干石。兄若要做时,不效劳,多不过三千,少则二千足

25回 被隶卒逼勒,只得将银交付去讫,怒而不言。明日,债主因桂生功

25回

桂不分辨,俯首而行,不觉到厨房下,

25回 如今悔之无及。然冥数已定,吾岂违?况我妻男并丧,无家可奔。倘

26回 快些开船。”舟子知是唐解元,不怠慢,即忙撑篙摇橹。行不多时,

26回 ,未知府上用得否?倘收用时,不忘恩!”因于袖中取出细楷数行,

26回 他要多少身价,解元道:“身价不领,只要求些衣服穿。待后老爷中

26回 请人。”呼公子诘问其由。公子不隐瞒,说道:“曾经华安改审。”

26回 典,愿得尽观。”夫人笑道:“你是疑我有吝啬之意?也罢!房中那

26回 谁?”华安心中明晓得是秋香,不说破,只将手指道:“若得穿青这

26回 贱妾之故,不借辱千金之躯,妾岂不惟命是从!”华安次日将典中帐

26回

愿随红拂同高蹈,向朱家惜下流。

26回 其形相,分明与华安无二,只是不唐突。家童回转书坊,问店主适来

26回 各抚掌大笑。学士道:“今日即不以记室相待,少不得行子婿之礼。

26回 了。第二联:‘愿随红拂同高蹈,向朱家惜下流。’他屈身投靠,便

27回 望师父慈悲,垂救犬子则个。永不忘!”裴法师说:“我今晚就与你

28回 鬟,也不免动念。那妇人道:“不动问官人,高姓尊讳?”许宣答道

28回 “我也问他一间。”起身道:“不拜问娘子高姓,潭府何处?”那妇

28回 爱,实不相瞒,只为身边窘迫,不从命!”娘子道:“这个容易!我

28回 这几日面色心焦,我怕他烦恼,不问他。”许宣道:“姐姐你如何不

28回 天白日,常有鬼出来买东西,无人在里头住,几日前,有个疯子立在

28回 貌娘子,坐在床上。众人看了,不向前。众人道:“不知娘子是神是

28回 然不动。好酒王二道:“众人都不向前,怎的是了?你可将一坛酒来

28回 你。如今分说都明白了,我去也。是我和你前生没有夫妻之分!”那

28回 。那员外心中淫乱,捉身不住,不便走进去,却在门缝里张。不张万

28回 海禅师来了!”禅师道:“业畜,再来无礼,残害生灵!老僧为你特

28回 见了这妖怪,惊得我死去;我又不与你说这话。既然如此,你且搬来

28回 晚了,怕这白娘子,心中慌了,不向前,朝着白娘子跪在地下道:“

28回 许宣战战兢兢,半晌无言可答,不走近前去。青青劝道:“官人,娘

28回 见则声。”许宣躲在姐姐房中,不出头,姐夫也不问他。过了一夜。

28回 非命!”许宣听得,心寒胆战,不则声。将了票子,闷闷不已。来到

28回 子之形,随着钵盂慢慢的按下,不手松,紧紧的按住。只听得钵盂内

28回 。禅师喝道:“是何业畜妖怪,怎缠人?可说备细!”白娘子答道:

29回 之妖!”山甫曰:“花月之妖,岂昼见?天下不乏美妇人,但无缘者

29回 此来,本欲见君。若欲开樽,决不领。愿无及乱,略诉此情。”浩拱

29回 隐讳那?”浩曰:“事实有之,非自隐,但虑传扬遐迩,取笑里间。

29回 :“夜色已阑,妾且归去。浩亦不相留,遂各整衣而起。浩告莺曰”

29回 令族。”浩素畏季父赋性刚暴,不抗拒,又不明言李氏之事,遂通

30回 崔护,别无甚事,只囵走远气喘,求勺水解渴则个。”女子听罢,并

30回 说罢,又簌簌地泪下。三人噤口不再问,连忙还了酒钱,三个马儿连

30回 害得病深。若是医得好,一句也不言,万一有些不测,不免击鼓诉冤

30回 医得小女病痊,帖上所言,毫厘不有负。”吴小员外道:“学生姓吴

30回 为媒,不可退悔!”褚公道:“岂!”当下褚公连三位都请到家中,

30回 ”褚公道:“小女蒙活命之恩,岂背恩忘义,所谕不如命!”小员

31回 愿,灯下设盟。争奈父亲在堂,不娶他人门。那妓者见可成是慷慨之

31回 假锭事气死了,恐怕七嘴八张,不去吊问,后来晓得他房产都费了,

31回 不时牵前扯后的诉说他,可成并不口答一字。追思往事,要便流泪。

31回 又告不来了,不觉眼泪汪汪,又不大惊小怪,怀着文书立于房门之外

31回 起身日子,大家送来。”可成也不问惜多借少,慌忙走去肆中择了个

32回 有心向他。奈李公子惧怕老爷,不应承。虽则如此,两下情好愈密,

32回 捱。后来闻知老爷在家发怒,越不回。古人云:“以利相交者,利尽

32回 老身年五十一岁了,又奉十斋,怎说谎?不信时与你拍掌为定。若翻

32回 一连奔走了三日,分毫无获,又不回决十娘,权且含糊答应。到第四

32回 双空手,羞见芳卿,故此这几日不进院。今日承命呼唤,忍耻而来。

32回 资也。”公子正愁路费无出,但不开口,得银甚喜。说犹未了,鸨儿

32回 钥开箱。公子有傍自觉惭愧,也不窥觑箱中虚实。只见十娘在箱里取

32回 无葬身之地矣。此情此德,白头不忘也!”自此每谈及往事,公子必

33回 的勾引他。这小二也有心,只是不上前。

33回 就在我房里睡罢。”小二道:“不!”周氏骂了两三声“蛮子”,双

33回 有心,小人也有意多时了,只是不说。今日娘子抬举小人,此恩杀身

33回 !我女儿招雇工人为婿?”周氏不言语,吃高氏骂了三四日。高氏只

33回 更,叫小二赏了两大碗酒。小二不推辞,一饮而尽,不觉大醉,倒了

33回 卖酒。玉秀眼中不见了小二,也不问。周氏自言自语,假意道:“小

33回 骂。他家有个酒大工,叫做洪三,是同心谋害的。小人不甘,因此叫

33回 了。思量起来,一场惶恐,几时不见人。这话且不说。

34回 我?”主人道:“此房中有鬼,不留客。”张乙道:“便有鬼,我何

34回 知小姐,奉命相求。”廷章道:“闻小姐及小娘子大名?”侍儿道:

34回 :“虽有吟咏往来,实无他事,非瞒姨娘也。”曹姨道:“周生江南

34回 信,是禽兽也。宁周郎负我,我岂负神明哉?”光阴荏苒,不觉已及

34回 。”说罢,拭泪叹息而去。明霞不隐瞒,备述孙九之语。娇鸾见了这

34回 廷章初时抵赖,后见婚书有据,不开口。樊公喝教重责五十收监。行

35回 绳上死!”众人见他主意坚执,谁再去强他。自古云:“呷得三斗醋

35回 则骂,见了他,好不怕哩!亏你还说取笑的话。”支助道:“你既不

35回 “依了老哥的言语,果然成事,不忘报。”须臾酒醒,得贵别了,是

35回 肆,骂一顿,打一顿,得贵也就不了。他久旷之人,却似眼见希奇物

35回 之处。”得贵道:“主母分付,怎不依!”自此夜为始,每夜邵氏以

35回 望得贵引进,得贵怕主母嗔怪,不开口。支助几遍讨信,得贵只是延

35回 处,倘若见允,我替他持家,无人欺负他,可不两全其美?不然,我

35回 光棍放屁,不要理他!”得贵遂不再说。

35回 第二句,望门内直闯进去。得贵不拦阻,到走往街口远远的打听消息

35回 却不干净!”秀姑见主母啼哭,不上前解劝,守住中门,专等得贵回

35回 两条人命,吓了一大跳,好几时不出门。一日早起,偶然检着了石灰

35回 。况爷因这仪真不是自己属县,不自专,让本县推问。那知县见况公

35回 是奉过教书的,又且为人古怪,怎僭越。推逊了多时,况爷只得开言

35回 “光棍!你不曾与得贵通情,如何突入中堂?这两条人命,都因你起

36回 正法,此必是鬼,见我害怕,故不则声。”向前招起帐幔,打一看时

36回 作怪的物事,被栾太守来看,故不出来。太守道:“庙鬼诈为天官,

36回 也打喷涕。客将复判县郎中:“非学郎中打喷涕。离县九里有座庙,

36回 两株皂角树,多年结成皂角,无人动,蛀成末子。往时官府到任,未

36回 个知县归来。”赵知县道:“甚人恁的无状!我已归来了,如何又一

36回 下。大尹问道:“配去的罪人,辄道我打断不明!”赵知县告大尹:

36回 有两株皂角树,多年蛀成末,无人动。判县郎中不曾拈香,所以大王

37回 指不离方寸地道:“告员外,实不相瞒,是有四五十钱,安在一个去

37回 。犬马尚分毛色,为人岂无姓名?问大官人姓甚名谁?”大官人乘着

37回 ”万秀娘道:“恁地时可知道好。问壮士姓氏?”那大汉道:“我姓

37回 则甚?”那尹宗吃了三四柱杖,未说与娘道。万秀娘见那婆婆打了儿

37回 罔知所措。焦吉见了万秀娘,又不问,正恁地踌蹰。则见一个人吃得

38回 而殒。女闻其死,哀痛弥极,但不形诸颜颊。奉劳歌伴,再和前声:

38回 ,着人防闲。本妇自揣于心,亦不妄为矣。朝夕之间,受了多少的熬

39回 地,问过了姓名,殷勤启齿道:“怕官人肚饥,安排些酒食与官人充

39回 女儿,你们都是认得我爹爹的。辄道我是鬼祟!你有法,就众人面前

39回 衣女子,怒容可掬,叱喝:“何人来奈何我!”见了白衣女士,深深

40回 行,以善化人,与物无忤。时人不呼其名,尽称为兰公。彼时儿童谣

40回 龙吼。今朝挥向烈炎中,不识蛟螭当否?

40回 走在峡江口深岩里躲避,至今尚不出头哩。那虾兵遇着,拖着两个钢

40回 桥下石缝子里面藏身,至今腰也不伸哩。那蟹将遇着,虽有全身坚甲

40回 者甚众。区区每欲拜投,奈母老不远离。兄若不惜劳苦,可往师之。

40回 十一岁,真君年四十一岁,真君不当客礼,口称:“仙丈,愿受业于

40回 之师?但先生此来,当尽剖露,岂自私?亦不以先生在弟子列也。

40回 ”,敬如宾友。真君亦尊吴君而不自居。

40回

真君曰:“多谢指述!问仙丈,五仙之中,已造到何仙地

40回 告曰:“输纳国税,乃理之常,岂不遵?奈因饥荒,不能纳尔。”真

40回 ,一字阵儿摆开,叫道:“许逊,与我比势么?”真君见是一伙蛟党

40回 问云:“你这些孽畜,有甚本事,与我相比?”长蛇精道:“你听我

40回 道是一毛不拔?纵宗生之大志,不谓其乘之而浪破千层;虽列子之泠

40回 头昂。纷纷鸟雀尽潜藏,那个飞禽挡。

40回 ,汝三老曾见否?”老人指曰:“伏在前桥之下?”真君闻言,遂至

40回 可有千百声。今日半点声气不做,害哑了?”雷神道:“我到不害哑

40回 来,大喝一声:“许逊在此!孽畜肆害么?”诸蛟党皆有惧色。孽龙

40回 辰则失度,指江河则逆流。万邪不当其锋,千妖莫能撄其锐。出匣时

40回 ’许逊怎么就杀了你家许多人?他欺我水府无人么?老兄且宽心,待

40回 乃谏曰:“爷爷没有钧旨,太子怎擅用军器?恐爷爷知道,不当稳便

40回 ,把孽龙家千百余人一概诛戮!你小觑我龙宫么?我今日与你赌赛一

40回 求与真君讲和,后当改过前非,不为害。言辞甚哀。观音见其言语恳

40回 闻得许君者法术甚妙,诛灭蛟精,是足下否?”真君曰:“然。”史

40回 生心力所求,况汝我萍水相逢,岂受此厚赐?”再三推拒。慎郎献之

40回 两个徒弟。”蛟精却疑是真君,不轻出。其妻贾氏催促之曰:“医人

40回 后,直至房中厉声叱曰:“孽畜再走么?”孽龙计穷势迫,遂变出本

40回 精见此畜遭厥磨难,或有警惕,不为害。”甘战曰:“善!”遂锁了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