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恒言

最近查询记录

在《醒世恒言》查询“令” 在《醒世恒言》查询“良” 在《醒世恒言》查询“何” 在《醒世恒言》查询“女儿” 在《醒世恒言》查询“笑话” 在《醒世恒言》查询“鸡” 在《醒世恒言》查询“楼” 在《醒世恒言》查询“敢” 在《醒世恒言》查询“殿” 在《醒世恒言》查询“道” 在《醒世恒言》查询“拜” 在《醒世恒言》查询“虽然” 在《醒世恒言》查询“盛” 在《醒世恒言》查询“须” 在《醒世恒言》查询“问” 在《醒世恒言》查询“温” 在《醒世恒言》查询“大” 在《醒世恒言》查询“金” 在《醒世恒言》查询“仰” 在《醒世恒言》查询“国” 在《醒世恒言》查询“文” 在《醒世恒言》查询“雅” 在《醒世恒言》查询“宝” 在《醒世恒言》查询“枝” 在《醒世恒言》查询“铁” 在《醒世恒言》查询“贫” 在《醒世恒言》查询“敝” 在《醒世恒言》查询“常言道” 在《醒世恒言》查询“祥” 在《醒世恒言》查询“阁” 在《醒世恒言》查询“舍” 在《醒世恒言》查询“娘” 在《醒世恒言》查询“劳” 在《醒世恒言》查询“菜” 在《醒世恒言》查询“术动公卿” 在《醒世恒言》查询“芳” 在《醒世恒言》查询“字” 在《醒世恒言》查询“蒙” 在《醒世恒言》查询“然” 在《醒世恒言》查询“鄙” 在《醒世恒言》查询“长生” 在《醒世恒言》查询“屈” 在《醒世恒言》查询“香菱” 在《醒世恒言》查询“这般” 在《醒世恒言》查询“吾闻” 在《醒世恒言》查询“技” 在《醒世恒言》查询“恶贯” 在《醒世恒言》查询“不离” 在《醒世恒言》查询“为之” 在《醒世恒言》查询“来处” 在《醒世恒言》查询“魏延” 在《醒世恒言》查询“之心” 在《醒世恒言》查询“董卓”

1回 话本,正与王奉相反,唤做《两县竞义婚孤女》。

1回 是:可怜宦室娇香女,权作闺中使人。

1回 。为天火烧仓,朝廷将父革职,勒赔偿。父亲病郁而死,有司将妾和

1回 夫人道:“似这等说,他也是个县之女,岂可贱婢相看。目今女孩儿

1回 之。细访来历,乃知即两任前石县之女。石公廉吏,因仓火失官丧躯

1回 为此女择婿,将以小女薄奁嫁之。郎姻期,少待改卜。特此拜恳,伏

1回 宁不以亲翁之心为心?三覆示言,人悲恻。此女廉吏血胤,无惭阀阅

1回 。愿亲家即赐为儿妇,以践始期;爱别选高门,庶几两便。昔蘧伯玉

1回 ;更已定之婚,终乖正道。小女与郎,久谐凤卜,准拟鸾鸣。在

1回 次男高升,年方十七,尚未缔姻。爱归我长儿,石女属我次子。佳儿

2回 ,下诏会稽郡。太守奉旨,檄下县,刻日劝驾。许武迫于君命,料难

2回 :“吾出入跟随,非此不足以给使。汝辈合力耕作,正须此愚蠢者作

2回

那时明帝即位,下诏求贤,有司访问笃行有学之士,登门礼聘

2回 诏书到会稽郡,郡守分谕各县。县平昔已知许晏、许普让产不争之事

2回 和州牧皆素闻其名,一同举荐。县亲到其门,下车投谒,手奉玄束帛

2回 一段苦心;两位若迳受了,又负了兄长文公这一段美意。依老汉辈愚

3回 ,飞针走线,出人意表。此乃天生俐,非教习之所能也。莘善因为自

3回 四个帮闲,俱是会中之人,猜拳行,做好做歉,将美娘灌得烂醉如泥

3回 边,只当个乡亲相处,慢慢的访著爱消息,再作区处。”当下取两贯

4回 铺下毡条,众人团团围坐,猜拳行,大呼小叫,十分得意。只有秋公

4回 母座下司花女,怜汝惜花志诚,故诸花返本,不意反资奸人谗口。然

4回 封汝为护花使者,专管人间百花,汝拔宅上升。但有爱花惜花的,加

5回 到勤家。对勤公道:“小女年长,郎杳无归信。倘只是不归,作何区

5回 其意,便道:“不肖子无赖,有误爱芳年。但事已如此,求亲家多上

5回 等三年。若六年不回,任凭亲家将爱别许高门,老汉再无言语。”林

5回 也罢!如今断送得他好苦!”一面人去报李承务和梁大伯两家知道,

6回 ,上前相迎道:“长官请坐。”便小二点杯茶儿递上。王福将行李卸

6回 道:“客官,不是这般说。只因郭公留守京师,颁榜远近旅店,不许

6回 道:“原来你不认得我,我就是郭公家丁胡二,因有事往樊川去了转

6回 饶他性命罢!”王臣道:“若不是孙看破,几乎被这孽畜赚了书去。

6回 ,你差王福将书接我,方有一信,他先来覆你。如何有个假王留儿将

6回 叫道:“王臣,前日王福便是我,弟也在这里。”众人闻得,复转身

6回

家破业荒书又去,人千载笑王臣。

7回 了,高公出迎,问其来意。说是与爱作伐。高赞问是何宅,尤辰道:

7回 为媒的。因年常在贵山买,因偶闻爱才貌双全,老翁又慎于择婿,因

7回 ”高赞闻言,心中甚喜,便道:“亲果然有才有貌,老汉敢不从命!

7回 未曾经目,终不于心。若是足下引亲过寒家一会,更无别说。”尤辰

7回 心过度的人,所以必要著眼。若是亲不屑不顾,待老汉到宅,足下不

7回 意之中,引亲来一观,却不妥贴?”尤辰恐怕

7回 拂,比前更觉标致。正是:分明荀留香去,疑是潘郎掷果回。

7回 多慢”,接口就问说:“此位就是亲颜大官人?前日不曾问得贵表。

7回 依小子愚见,更无别策,只是再央表弟钱大官人走遭。索性哄他到底

7回 道:“既是选定日期,岂可错过!婿既已到宅,何就此结亲?趁这筵

7回 ,众人都攒拢来道:“此是美事,岳意已决矣,大官人不须疑虑!”

7回 三夜衣不解带之意全然没下。宁可此女别嫁。生员决不敢冒此嫌疑,

8回 学业已就。到十六岁上,刘秉义欲他弃了书本,习学医业。刘璞立志

8回 生不喜。又央媒人到刘家说道:“爱今年一十五岁,也不算太小了。

8回 ;“我晓得你决无实话回我的,我养娘同你去走遭,便知端的!”张

8回 我有道理.教女儿赔拜便了。”即慧娘出来相迎。宾相念了阑门诗赋

8回 因你官人有些小恙,不能同房,特小女来陪你同睡。”玉郎恐露出马

8回 姑娘标致,不想天与其便,刘妈妈来陪卧,这事便有几分了。惊的是

8回 地患起病来,不敢教与媳妇同房,女儿陪伴嫂子。那知孙寡妇欺心,

8回 太守道:“他因不知你是男子,故他来陪伴,乃是美意,你怎不推却

9回 ,口中夸奖不绝。王三老便问:“郎几岁了?”陈青答应道:“是九

9回 ”又问朱世远道:“老汉记得宅上爱也是这年生的。”朱世远道:“

9回 陈青到,慌忙起身作揖,问道:“郎两日尊恙好些么?”陈青摇首道

9回 ,原聘也必然还璧。但吉人天相,郎尊恙,终有好日,还要三思而行

9回 老汉只得奉命而行。然虽如此,料亲家是达礼之人,必然不允。”陈

9回 退亲之事,备细说了一遍:“此乃亲家主意,老汉但传言而已,但凭

9回 老汉暂回,明日来领取聘物。却到亲处回话。”说罢分别。有诗为证

9回 所言,出于至诚,望亲家委曲劝谕爱俯从则个。庚帖仍旧奉还。”朱

9回 官人。老汉想来,此亦两便之事。亲家处脱了干纪,获其美名。你贤

9回 夫妇又得人帮助,郎早晚也有个著意之人照管,岂不

9回 就将柬帖所和诗句呈于陈青道:“媳和得有郎之诗。他十分性烈。

9回 郎若不允从,必然送了他性命,岂

10回 幼,有些礼数,便问道:“这位是郎么?”那老儿道:“正是小犬。

10回 近河,怎么只有老夫妻两位?想是郎们另居么?”刘公道:“不瞒你

10回 中意的,故此休了这念头。若得你郎这样一个,却便好了,只是如何

10回 之士,决无此意。”钦大郎道:“弟少年英俊,岂不晓得夫妇之乐,

10回 他听。钦大郎道:“这词意明白,弟确然不是男子。但与兄数年同榻

11回 也只一遍。”荆公大惊道:“只知郎大才,却不知有爱。眉山秀气

12回 ,教院子点将茶来。茶罢,学士便院子于后园中洒扫亭轩,邀佛印同

12回 ,不成欢笑。下官家中有一乐童,歌数曲,以助筵前之乐。”道罢,

12回 便院子传言入堂内去。不多时,佛印

12回 ”佛印道:“请乞纸笔。”学士遂院子取将文房四宝,放在面前。佛

12回 笑曰:“吾师之词,所恨不见。”院子向前把那帘子只一卷,卷起一

12回 拈起笔来,又做一词,词名《品字》:

12回 不知词中语失。天色已晚,学士遂院子扶入书院内,安排和尚睡了。

14回 家有些些事都都凂他。”周妈妈便迎儿去请得王婆来。见了妈妈,说

15回 卿向佛作了揖,对女童道:“烦报师,说有客相访。”女童道:“相

15回 徒错爱,已是过分。若如此说,反小生不安矣。”当下四人杯来盏去

15回 ?”空照听了这话,方才放心,遂大卿与静真相见。

15回 父母来审。那消片刻,俱已唤到。跪在月台西首。小和尚偷眼看见,

15回 到讲得好。只莫要心不应口。”遂跪过一边,喝叫皂隶将空照、静真

15回 匿奸党,杖罪纳赎。西房女童,判归俗。赫大卿自作之孽,已死勿论

15回 。尸棺着家属领归埋葬。判毕,各个画供。

16回 抬起头来,见包头盖着半面。太守左右揭开看时,生得非常艳丽。太

17回 不忿,却去过老面前搬嘴,说:“郎与某人某人往来,怎样嫖赌,将

17回 便是他后门。内有茅亭三间,此乃郎安顿之所。”

17回 ,齐告在县里。差人拘来审问。县看了文契,对过善道:“这都是你

17回 还债!况子债亦无父还之理。”县笑道:“汝尚不肯与子还债,外人

17回 话出于至诚,遂齐声说道:“今婿爱之言,亦似有理。且待寻访小官

17回 们愚见,不若均分了,两全其美。郎回时,也没得话说。”过善只是

17回 ”众人见他发恶,乃对孝基道:“岳执意如此,不必辞了。”遂将遗

17回 长者近前,说道:“逆子不肖,致爱失其所天,老汉心实不安。但耽

17回 不了。老汉已写一执照于此,付与爱。老汉亡后,烦亲家引回,另选

17回 长者也不来接,答道:“小女既归郎,乃亲家家事,已与老夫无干。

17回 官人消息,只道已故,送归母家,他改嫁。”过迁道:“可晓得嫁也

17回 己家中,见过父母,将此事说知。过迁相见已毕,遂引到后园,打扫

17回 园,已出望外,岂敢复望解库中使?”张孝基道:“不必推辞,但得

17回 时哄你的话。待过几时,同你去见岳,迎大嫂来家。”过迁道:“这

17回 两三个月,张孝基还恐他心活,又人来试他说:“小官人,你平昔好

17回 为大。向日你初回时,我便要上覆岳,迎大嫂与老舅完聚。恐他还疑

17回 岳父、贤妻!今已改过前非,欲迎爱完聚。”方长者扶起道:“不消

17回 觉前非,怨艾日深,幡然迁改。及管库,处心公平,临事驯谨。数月

17回 开载账上。今日交还老舅,明早同妹即搬归寒舍矣。”又在箧中取出

17回 花帽,侍卫多人。仔细一认,乃是先君。某等惊喜,出林趋揖。

17回 :’公何时就徵,遂为此显官?‘先君答云:’某非阳官,乃阴职也

17回 必过哀。‘言讫,倏然不见。方知先君已为神矣。”二子闻言,不胜

18回 ,小子叨长老哥八年!”又问:“堂同居么?”朱恩道:“先父

18回 人对酌。朱恩问道:“大哥有几位郎?”施复答道:“只有一个,刚

19回 ,将校把家书金银,交割明白,又那些男女,叩见了夫人。那夫人做

19回 因老病不曾去看得。客官,既是你亲,径到那里去会便了,路也不甚

20回 外有甚分付?”王员外道:“两位郎今年几岁?叫甚名字?”张权道

20回 的。”王员外道:“我欲要承继大郎为子,做个亲家往来,你可肯么

20回 个先生到家,又对张权说道:“二郎这样青年美质,岂可将他埋没,

20回 应承。王三叔道:“此是家兄因爱郎才貌,异日定有些好处,故此情

20回 !二位小官人放心回去读书。今后尊早晚酒食,我自支持,不必送来

20回 ”种义扶起道:“不要拜谢!且扶尊到我房中去歇息。”二子便去挽

20回 甚少。先生怕主人见怪,便道:“郎自从亲家被陷之后,不时往来

20回 我兄弟同两个副手,泊在阊门。再表弟去打听了起身日子,暗随他出

20回 ,随意作一首来,看是何如。”即左右取过文房四宝,放在旁边一只

20回

一家骨肉重相聚,千载人笑赵昂。

21回 开言道:“列位年兄,必须行一酒,才是有兴。”刘取之道:“师父

21回 盆,斟着大杯,送第一位焦举人行。焦子舟也不推逊,吃酒便掷,取

21回 元礼惊问道:“你为何说此几句,我好生疑异?”女子道:“你只道

21回 何肯留起来?”元礼道:“这是你堂恻隐之心,留我借宿。”女子道

21回 身亡夫,其实姓张。”老叟道:“爱可叫做淑儿么?”老妪道:“小

21回 脱此难。现今中了探花,感激你家爱活命之恩,又谢他赠了盘缠银一

23回 足。若是贵为帝王,富有四海,何不从,何求不遂。假如商惑妲己,

23回 取宗本门客萧玉,教以具款反状,作主名上变,遍诏天下。天下冤之

23回 携阿里虎往南京,幽闭一室中,不与人接见。

23回 而虞阿里虎之沮己,乃高张灯烛,室中辉煌如昼。自傅淫药,与阿里

23回 信,临潼斗宝尊周室的子胥,怀揣旨兵符来救那困围城的烈丈夫,怎

23回 簪儿,递与海陵道:“这便是皇王旨,大将兵符,一到即行,不许迟

23回 :“事不可止矣。”因乌带酒醉,家奴葛鲁葛温缢杀乌带。时天德三

23回 儿于宫中,惟恐阍者察其隐,乃先侍儿以大箧盛亵衣其中,遣人载之

23回 。大臣奏宗敏属近尊行,不可。乃阿懒出宫,而封高氏为修仪,加其

23回 道:“尔妻年少,遇尔值宿,不可宿于家,当宿于妃位。”撒速默

23回 死詈我耶?守诚不可得见矣。朕今汝往见之。”遂杀义察而分其尸。

23回 轲说淫秽语于其前,以鼓其兴。或躬身曲背衬垫妃腰,或之调涂淫

23回 些妇人都留在宫中。每当行幸,即撤蔽去围帐,教坊司近前奏乐,幸

23回 ,不顾女之创痛。有不遂其情者,妃嫔牵制其手足,使不得动。尝与

23回 丽,殆非人制。犀圆如弹丸,带之人蠲忿怒。玉类桃实,上有七孔,

23回 世矣。”海陵好不痛惜。忙传下号,说灭却宋时,把他死尸也抬来瞧

24回 又多以金宝珠玉,结交越公杨素,他谗废太子。杨素是文帝第一个有

24回 以自乐,可命名任意车也。”帝又画工绘画士女交合之图数十幅,悬

24回

帝常游湖上,多宫中美人歌唱此曲。

24回 使。渊称疾不赴,即以左屯卫将军狐达代之。诏发天下丁夫,男年十

24回 帝驾适至,因以“迎辇”名之。帝宝儿持之,号曰“司花女”。时诏

24回 ,每条用殿脚女十人,嫩羊十口,殿脚女与羊相间而行。时方盛暑,

24回 一株,赏一匹绢。百姓竞献之。又亲种。帝自种一株,群臣次第皆种

24回 东郭俊紫毫笔,书小砑红绡作答江’璧月‘句未终,见韩擒虎跃青骢

24回 深识玄象,常夜起观天,乃召太史袁充,问曰:“天象如何?”充伏

24回 幸无时。兵人侍从,常守空宫。遂四方失望,天下为墟。方今有家之

24回 性毅然,孰敢上谏。或有鲠言,即赐死。臣下相顾,

25回 卢杞窃弄朝权,致使泾原节度使姚言与太尉朱得以激变心,劫夺府库

25回 功劳不校韦皋见吐蕃远遁,即便下班师,一面差牌将赍撑书飞奏朝廷

25回 因见地方宁定,民心归附,预传号,分付城内城外都要点放花灯,与

25回 民同乐。那道旨传将出去,谁敢不依。自十三至

25回 再与仁兄叙别,幸勿固拒。”即传拨一船只,次日在万里桥伺候,送

25回 捧出一个锦囊,说道:“老夫深荷先公推荐之力,得有今日。止因王

25回 叔写下一封书信,留了些盘费,即随船回去,独自个收拾行李登岸,

25回 来,声调清婉,音韵悠扬,真个直高鸟停飞,潜鱼起舞,满座无不称

25回 ,也举杯对白氏道:“聆卿佳音,人宿酲顿醒,俗念俱消。敢再求一

25回 长须的便拿起巨觥说道:“请置监。有拒歌者,罚一巨觯酒到不干,

25回 ,却故意唱恁般冷淡的声音。请监罚一大觯。”长须人正待要罚,一

25回 ,只是不应。那长须的叫道:“违。”又抛下一巨觯。

26回 身元是琴高,因为你升仙不远,故赤鲤专在东潭相候。今日依先还你

27回 榕,特来劝慰。李雄告诉道:“娶妹来,专为要照管这几个儿女,岂

27回 父子正在分别,外边报:“赵爷特教场相会。”李雄洒泪出门。急急

27回 雄带领前部军马先行。李雄领了将,放起三个轰天大炮,众军一声呐

27回 负。到七月十四,贼兵挑战,赵爷李雄出阵。那李雄统领部下精兵,

27回 爷嗣统,下速招遍选嫔妃。府司着民间挨家呈报,如有隐匿,罪坐邻

27回 图亲儿荫袭,故当父方死之时,计臣弟李承祖

27回 。玉英、月英、亚奴发落宁家。又变卖焦榕家产,赎回桃英。覆本奏

28回 若果有此事,房价自当倍奉。”即家人搬运行李到其家停宿。

28回

吴府尹是仕路上人,便人问是何处官府。不一时回报说:

28回 没有子,乃道:“原来老先生还无郎,此亦不可少之事。须广置姬妾

28回

何郎俊俏颜如粉,荀风流坐有香。

28回 事。看起来,多分是宿世姻缘,故魂梦先通。明日即恳爹爹求亲,以

28回 ”太医先咳了一声嗽,方答道:“爱是疳膨食积。”贺司户道:“先

28回 :“老先生但知其一,不知其二。爱名虽十五岁,即今尚在春间,只

28回 幼,如何有此症候?”医者道:“爱非七情六欲痨怯之比,他本秉气

28回 :“还是老先生有缘,得遇老夫。爱这个病症,非老夫不能识。”贺

28回 ?”医者道:“膈病原有几般。像爱这膈病俗名唤做老鼠膈。背后尽

28回 地差人送他回去,写书与吴府尹,人来下聘,然后成礼,两全其美。

29回 难来投奔的,一一都有赍发,决不其空过。因此四方慕名来者,络绎

29回 禀知,然后差人向前说道:“老爷小人多多拜上相公,说既相公不屑

29回 听卢柟已是归家,在园中避暑,又人去传达,要赏莲花。那差人径至

29回 几乎错认了,如今幸尔还好。”即家人掀开下面这桌酒席,走上前居

29回 :“何消气得,自古道:’破家县。‘”只这四个字,把汪知县从睡

29回 汪知县早衙已过,次日唤一个心腹史,进衙商议。那史姓谭名遵,

29回 来钮成有个嫡亲哥子钮文,正卖与史谭遵家为奴。金氏平昔也曾到谭

29回 金氏向前道了万福,同道:“请问史,我家伯伯可在么?”谭遵道:

29回 甚事恁般惊惶?”金氏道:“好教史得知:我丈夫前日与卢监生家人

29回 你下半世快活。”金氏道:“若得史张主,可知好么。”正说间,钮

29回

从来可破家,冶长非罪亦堪嗟。<

29回 声喝打,方才低低说:“大爷差谭史来讨气绝,已拿向后边去了。”

29回 ,问道:“闻得卢柟家中甚富,贤独不避嫌乎?”陆公道:“知县但

29回 :“昔张公为廷尉,狱无冤民,贤近之矣。敢不领教。”陆公辞谢而

29回 按院劾上一本。按院也将汪公为县时,挟怨诬人始末,细细详辩一本

30回 小偷窃了若干财物,告知王鉷,责不良人捕获,又拨三十名健儿防护

30回 持白棒,开道而来,呵喝道:“县相公来,还不下马?”李勉引过半

30回 边回避。王太远远望见那县,上张皂盖,下乘白马,威仪济济

30回 德,乃道:“相公不消避得,这县就是房德。”李勉闻言,心中甚喜

30回 ,铺设得十分清雅。这所在乃是县休沐之处,故尔恁般齐整。

30回 尉之职。近以县主身故,遂表某为。自愧谫陋菲才,滥叨民社,还要

30回 。足下立定这个主意,莫说为此县,就是宰相,亦尽可做得过。”房

30回 今已为声气之友,何必过谦。”遂左右,依旧移在对席。从人献过杯

30回 门外,见有三骑马系着,是俟侯县、主簿、县尉出入的。路信心生一

30回 是别人,却是干办陈颜,同着一个史。二人见了李勉,滚鞍下马声喏

30回 异人也。”权将礼物收回,待他复时再送。有诗为证:

30回 乃将房德为盗犯罪,怜其才貌,暗王太释放,以致罢官,及客游遇见

30回 ,只说夜半被盗越入私衙,杀死县夫妇,窃去首级,无从捕获。两下

30回 岂不去了一个心腹,倒下回文,着严加缉获。李勉闻了这个消息,恐

31回 今日岂可推托。”又吃了多时,乃青衣收过杯盘,两个同携素手,共

31回

郑信独自无聊,遂安排几杯酒消遣,思量:“却似一

32回 君才调,不羞自媒,异日富贵,勿妾有白头之叹。”黄生道:“卿家

32回 把怒容放下了五分,从容问道:“爱琼琼,久已入宫供奉,以下更有

33回 官人说道:“家间老员外生日,特老汉接取官人娘子,去走一遭。”

34回

大尹看见,即放拶。刘三旺向前叫喊,喊破喉咙

35回 宽又把这事学向母亲,愈加伤感,合家挂孝,开丧受吊,多修功果追

36回 美任,在文官上司用,不过是个守官,不时衙门伺候,东迎西接,都

37回 大的金字。此时乃七月十五,中元节,天气尚热,况又许多山路,走

37回 名姓,难道我就奈何不得你?”便军士,疾去扬州,擒他妻子韦氏到

38回 ,岂敢讨你的便宜?我且问你,那曾叔祖,如今到那里去了?”瞽者

38回 不敢怠慢,即唤李清左近邻佑,责具结前来,好送天使起身。那些邻

38回 差裴舍人征聘,州官知得已死,着结状之事说出。

39回 尚做尽对头,设立恁样不通理的律!如何和尚犯奸,便要责杖?难道

39回 出一个计策,回至县中,唤过一个史,分忖道:“你悄地去唤两名妓

39回 至寺中查勘。切不可走漏消息!”史领了言语,即去接了两个相熟表

39回 子来家,唤做张媚姐、李婉儿。史将前事说与,两个妓女见说县主

39回 中,跟随于后,一齐至宝莲寺内。史拣了两间净室,安顿停当,留下

39回 >话分两头,且说那夜汪大尹得了史回话,至次日五鼓出衙,唤起百

39回 红顶,一双墨涂的黑顶。汪大尹喝左右,将四个和尚锁住,推至面前

39回 且唤取笑的人来与你执证。”即教史去唤两个妓女。谁知都被那和尚

39回 们盘桓了一夜,这时正好熟睡。那史和家人险些敲折臂膊,喊破喉咙

39回 。汪大尹晓得他怕羞不肯实说,喝左右搜检身边,各有种子丸一包。

39回 发不敢答应。汪大尹更不穷究,发回去。那些妇女的丈夫亲属,在旁

39回 械,遂不敢动手。汪大尹一面分付史,将两个妓女送回。起身上轿,

40回

须叟有一舟至,老叟王勃乘之。勃乃再拜,辞别老叟上

40回 文成,呈上阎公。公视之大喜,遂左右,从上至下,遍示诸儒。一个

40回 齐起步向阎公道:“才子之作性,婿之记性,皆天下罕有,真可谓双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