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恒言

最近查询记录

在《醒世恒言》查询“拜” 在《醒世恒言》查询“敢” 在《醒世恒言》查询“宝” 在《醒世恒言》查询“字” 在《醒世恒言》查询“何” 在《醒世恒言》查询“问” 在《醒世恒言》查询“舍” 在《醒世恒言》查询“楼” 在《醒世恒言》查询“仰” 在《醒世恒言》查询“恶贯” 在《醒世恒言》查询“道” 在《醒世恒言》查询“铁” 在《醒世恒言》查询“枝” 在《醒世恒言》查询“屈” 在《醒世恒言》查询“殿” 在《醒世恒言》查询“须” 在《醒世恒言》查询“来处” 在《醒世恒言》查询“劳” 在《醒世恒言》查询“令” 在《醒世恒言》查询“鄙” 在《醒世恒言》查询“蒙” 在《醒世恒言》查询“芳” 在《醒世恒言》查询“教授” 在《醒世恒言》查询“雅” 在《醒世恒言》查询“高邻” 在《醒世恒言》查询“大” 在《醒世恒言》查询“法名” 在《醒世恒言》查询“盛” 在《醒世恒言》查询“祥” 在《醒世恒言》查询“之心” 在《醒世恒言》查询“金” 在《醒世恒言》查询“菜” 在《醒世恒言》查询“长生” 在《醒世恒言》查询“鸡” 在《醒世恒言》查询“阁” 在《醒世恒言》查询“董卓” 在《醒世恒言》查询“来自” 在《醒世恒言》查询“洪” 在《醒世恒言》查询“敝” 在《醒世恒言》查询“技” 在《醒世恒言》查询“魏延” 在《醒世恒言》查询“好死” 在《醒世恒言》查询“古云”

1回 ,潘华和萧雅不约而同到王奉家来年。那潘华生得粉脸朱唇,如美女

1回 人抬举,此乃再生之恩。乞受奴一,收为义女。”说罢,即忙下跪。

1回 贾昌哪里肯要他?别转了头,忙教老婆扶起道:“

1回 一盏灯笼前来接亲。张婆就教养娘别了贾婆。那养娘原是个大脚,张

1回 嫁之。令郎姻期,少待改卜。特此恳,伏惟情谅。

1回

义惶恐再

1回

原惶恐再

1回 美。高公义气,真不愧古人。吾当其下风矣!”当下即与夫人说知,

1回 儿,教夫人吩咐他为妇之道。二女别而行。月香感念锺离公夫妇恩德

1回 吉良时,两对小夫妻,如花如锦,堂合卺。高公夫妇欢喜无限。正是

1回 天道昭昭,纤毫洞察。”说罢,再。锺离公答起身,忽然踏了衣服

2回 哥嫂,乘传到于长安,朝见天子。舞已毕,天子金口玉言,问道:“

2回 。”天子闻对,嘉其谦德,即日俱为内史。不五年间,皆至九卿之位

2回 之义,两得之矣。”天子准奏,即许宴为丹阳郡太守,许普为吴郡太

2回 p>晏、普二人,星夜回到阳羡,见了哥哥,将朝廷所赐黄金,尽数

2回 三牲祭礼,率领二弟到父母坟茔,奠了毕,随即设宴遍召里中父老。

3回 朱十老好处。朱重料他不肯收留,了四,大哭而别。正是:

3回 红的毡包,一个拿著湘妃竹攒花的匣,都交付与轿夫,放在轿座之下

3回 。秦重道:“小可并无别事,专来望妈妈。”那鸨儿是老积年,见貌

3回 辨色,见秦重恁般装束,又说望,“一定是看上了我家哪个丫头

3回 ”便满脸堆下笑来,道:“秦小官望老身,必有好处。”秦重道:“

3回 儿吃了大苦,全亏弓秦小官。深深谢,设酒相待。日已向晚,秦重略

3回 。美儿道:“趁姨娘在此,奴家就别了爹妈出门,借姨娘家住一两日

3回 ”当下美娘收拾了房中自己的梳台匣,皮箱铺盖之类。但是鸨儿家中

3回 不动。收拾已完,随著四妈出房,别了假爹假妈,和那姨娘行中,都

3回 丈母。请他上坐,夫妻二人,重新见。亲邻闻知,无不骇然。是日,

3回 油三个月;斋戒沐浴,亲往拈香礼。先从昭庆寺起,其他灵隐、法相

3回 改做秦重,复了本姓。两处烧香礼已毕,转到上天竺,要请父亲回家

3回 缺侍奉,况孩儿新娶媳妇,也得他见公公方是。”秦公只得依允。秦

3回 换了,中堂设坐,同妻莘氏双双参。亲家莘公、亲母阮氏,齐来见礼

4回 止。人若不从其言,他情愿低头下,代花乞命。人虽叫他是花痴,多

4回 子道:“怎的不真?”秋公倒身下道:“若得小娘子施此妙术,老汉

4回 来相请赏玩。”女子道:“你且莫,去取一碗水来。”秋公慌忙跳起

4回 ,各奏乐器。秋公一见,扑翻身便。司花女道:“秋先,汝功行圆满

4回 老和那邻里之人都看见的,一齐下。还见秋公在云中举手谢众人,良

5回 哥舒翰调兵征讨。平定之后,朝廷哥舒翰为元帅,率领本部将校,雄

5回 晚,勤自励回到家中,见了父母,伏于地,口称:“恕孩儿不孝之罪

5回 、勤婆不肯。择了吉日,就于家中堂成亲。李承务家已知勤自励回来

6回 ,身穿黄衣,走入其家,望杨宝便。杨宝急忙扶起。童子将出玉环一

6回 期。相见在迩,书不多赘。男臣百

6回 打?”王臣见母亲出来,放手上前道:“都是这狗才将母亲书信至京

6回 即忙出来,恰好遇见。王宰倒身下毕起身。王妈妈道:“儿,我

6回 ,看见母亲,即撇下棒子,上前叩道:“母亲,为甚这些泼男女将儿

7回 求签,卜其事之成否。当下焚香再,把签筒摇了几摇,扑的跳出一签

7回 然尊意决要会面,小子还同舍亲奉,不敢烦尊驾动定。”说罢,告别

7回 莫高赞起身,钱青全柬写颜俊名字帖,谦逊些,加个“晚”字。小乙

7回 ,说:“尤大舍引颜宅小官人特来见!”高家仆人认得小乙的,慌忙

7回 赞留了几次,只得放他起身。钱青别了陈先生,口称承教,次与高公

7回 选才貌,后来如何央钱秀才冒名去望,直到结亲始末,细细述了一遍

7回 子之书,达周公之礼,如何替人去望迎亲,同谋哄骗,有乖行止?”

7回 冒名一事彰闻于人也。高赞和钱青谢。一干人出了县门,颜俊满面羞

8回 出轿,没新郎迎接,难道教他独自堂不成?”刘公道:“这却怎好?

8回 不要罢!”刘妈妈道:“我有道理.教

8回 女儿赔便了。”即令慧娘出来相迎。宾相

8回 边扶着。慧娘相迎,进了中堂,先了天地,次及公姑亲戚。双双却是

8回 两个女人同,随从人没一个不掩口而笑。都相

8回 见过了,然后始嫂对,刘妈妈道:“如今到房中去与孩

8回 是我。”慧娘道:“我今夜替哥哥堂,就是哥哥一般,还该是我。”

8回 忙来问。养娘将女婿病因,姑娘陪,夜间同睡相好之事,细细说知。

9回 番情愿退亲。感承娘子美意不允,堂成亲。虽有三年之外,却是有名

9回 验矣。陈多寿夫妇惧往城隍庙烧香谢,朱氏将所聘银级布脑作供。王

10回 桑茂被他说得心痒,就在冷庙中四,投老妪为师。也不去访亲访眷,

10回 了。”小厮见说,惊得泪如雨下,倒在地上道:“先生可怜我父子是

10回 恩,不识恩人肯见允否?”说罢,伏在地。刘公扶起道:“小官人休

10回 于我,岂可把来薄葬?”小厮又哭道:“得求隙地埋骨,以出望外,

10回 墓”。诸事停当,小厮向刘公夫妇谢。

10回 。万一恩人百年之后,亦堪为坟前扫之人。那时到京取回先母遗骨,

10回 ”小厮道:“即蒙收留,即今日就爹妈。”便两椅儿居中放下,请老

10回 夫妇坐了。四双八,认为父子,遂改姓为刘。刘公又

10回 难细说。二人因念出处相同,遂结为兄,弟友爱如嫡亲一般。一日,

10回 勿爽信。”刘奇见了许多厚赠,泣道:“小子受公公如此厚恩,今生

10回 人,想杀我也!”刘奇上前倒身下。刘公还礼不迭。见罢,问道:“

10回 骸骨而来,欲求一搭余地葬埋,就公公为父,依傍于此,朝夕奉侍,

10回 之意了。”即便请刘公夫妇上坐,为父子,将骸骨也葬于屋后地上。

10回 产,我于九泉亦得瞑目。”二子哭受命。又延两日,夫妻相继而亡。

11回 今之学,同科及第,名重朝廷,俱翰林学士之职。天下称他兄弟,谓

11回 科,遂舍怨而修好。老泉亦因荆公相,恐妨二子进取之路,也不免曲

11回 观一举成名,中了制科。到苏府来丈人,就禀复完婚一事。因寓中无

11回 坡学士从旁赞成。是夜与小妹双双堂,成就了百年姻眷。正是:聪明

12回 ,自不必说。东坡学士起了香头,了佛像,退坐于僧房之内。吃斋方

12回 宗御手拈香已毕,铺设净褥,行三礼。主僧引驾到于方丈。神宗登了

12回 坡学士所作文疏之美,东坡学士再,口称不敢。主僧取旨献茶,捧茶

12回 望吾师周全救我!”道罢,深深便。佛印听罢,呵呵大笑,便道:“

13回 天许下愿心,若得平安无事,自当还。”太尉夫人说道:“告夫人得

13回 读疏文,挂起长幡。韩夫人叩齿礼毕,左右两廊游遍。庙官献茶

13回 ”说罢,不觉纷纷珠泪滚下腮边。了又祝,祝了又,分明是痴想妄

13回 凡。”韩夫人见说,欢喜无任,又祷道:“尊神在上:氏儿不愿入宫

13回 下下,看了一会。又请出韩夫人来见了,看了他的气色,转身对太尉

13回 火速去请开封府滕大尹到来。起居毕,屏去人从,太师与太尉齐声说

13回 相厚的,升了近京一个知县,前来别。因他是道学先生,衣敝履穿,

13回 不是的,也替神道洗清了是非。”罢,连讨了三个签,都是上上大吉

14回 从此与官人永别。官人之事,奴已求五道将军,但耐心,一月之后,

15回 ,偶步至此,久慕仙姑清德,顺便访。”尼姑谢道:“小尼僻居荒野

15回 室门口,高叫道:“西房院主在此访。”空照闻言,慌了手脚,没做

15回 急急追到县前,正值知县相公在外客,陆氏和众人在那里伺候。毛泼

16回 花哩。”陆婆道:“老身日日要来望大娘,偏有这些没正经事,绊住

16回 说道:“鞋子是寿姐收了,教多多上,如今他父亲利害,门户紧急,

17回 得老郎们传说,当初有个贵人,官尚书,家财万贯,生得有五个儿子

17回 。”将遗嘱付过孝基,孝基夫妇泣而受。

17回 百两,与你终身受用。”方氏含泪谢。分拨已定,过善教女婿留亲戚

17回 忙走去,抬头看见父亲神影,翻身倒在地,哭道:“不肖子流落卑污

17回 p>哥妹哭了一回,过迁向张孝基谢道:“若非妹丈救我性命,必作

17回 可也。”当下张孝基唤众家人来,见已毕,回至房中。

17回 早,备办祭礼,同到墓上。过迁哭道:“不肖子违背爹爹,罪该万死

17回 同至方家,方长者出来相见。过迁倒在地道:“小婿不肖,有负岳父

17回 爱完聚。”方长者扶起道:“不消,你之所行,我尽已知道。小女既

17回 之时,悲喜交集。方氏又请张孝基谢。少顷,诸亲俱到,相见已毕,

17回 是真情,称叹不已。过迁见说,哭于地道:“不肖悖逆天道,流落他

17回 淑女说话与丈夫一般。过迁夫妇跪哀求,只是不允。过迁推托不去,

17回 再而受。众人齐赞道:“张君高义,

18回 此相候。”把带递还。那女子收泪谢:“请问姓字,他日妾父好来叩

18回 躬身作揖道:“常想老哥,无从叩,不想今日天赐下顾。”施复还礼

18回 ,可知好哩。”当下二人就堂中八为交,认为兄弟。施复又请朱恩母

18回 亲出来见了。朱恩重复唤浑家出来,见了

18回 每锭准准三两。收拾已完,施复要天地,换了巾帽长衣,开门出来。

18回 要送至家中,认了住处,下次好去访。”家人应诺。

19回 ,本贯彭城人氏。父亲程文业,官尚书。万里十六岁时,椿萱俱丧,

19回 的这贱婢便了。”玉娘要求见夫人别,张万户不许。玉娘向张万户

19回 了两,起来对着丈夫道声“保重”,含

19回 疑惑,且待临时,又作区处。当了别张万户,把东西装上生口,离了

19回 眼中流泪不止。程惠见了,倒身下道:“相公特差小人来寻访主母。

19回 鬟将袍服呈上。玉娘更衣,到佛前了四,又与老尼作别,出庵上车

19回 后。玉娘又分忖:“还要到市中去别顾老夫妻。”路上鼓乐喧闹,直

19回 夫妇出来,相迎庆喜。玉娘到里边别,又将礼物赠与顾老夫妇,谢他

19回 把门掩上,回至私衙。夫妻相见,了四双八,起来相抱而哭。各把

20回 丰采,全不像贫家之子。当下廷秀别母亲,作辞兄弟。陈氏又将言训

20回 到厅与众亲戚作揖过了,先引去到过家庙,然后请王员外夫妇到厅上

20回 坐了,廷秀上前四双八,又与赵昂夫妇对,又到里边与

20回 姐相见。其余内外男女亲戚,一一见已毕,入席饮酒。就改名王廷秀

20回 聘的事搁起,收拾五百两银子,将匣盛了,教一个心腹的家人拿着,

20回 个生路,”廷秀弟兄听说,连忙叩道:“多蒙义士厚意。老父倘有出

20回 决不忘报!”种义扶起道:“不要谢!且扶令尊到我房中去歇息。”

20回 我心定了,与你计较这事。”廷秀谢,自归书房。到次日早上,记挂

20回 去候问。不想王员外一起身,便来望先生,又不见了廷秀,问先生时

20回 安身不住,乃道:“既如此,待我谢了母亲去罢。”王员外那里肯容

20回 母,到此无可奈何,只得依允。就褚卫为父,改名褚嗣茂,带上河南

20回 中伏侍,俱是丫鬟之辈。先是小姐寿,然后夫人把盏称庆。邵爷回敬

20回 爷道:“何出此言!”当下四双八,认了父母,又与小姐为姐妹。

20回 名标榜上。赴过鹿鸣宴,回到家中见父母。喜得褚长者老夫妻天花乱

20回 由陆路而回。到了南京,廷秀先来见邵爷,老夫妇不胜欢喜。廷秀禀

20回 把椅儿正中放下,请邵爷上坐,行见之礼。邵爷那里肯要,说道:“

20回 老伯收录为子,某即犹子也,理合见。”两下谦让一回,邵爷只得受

20回 了半礼。文秀又请老夫人出来见。邵爷备起庆喜筵席,直饮至更

20回 止。次日,本衙门同僚知得,尽来访。弟兄二人以次答

20回 叫道:“母亲,孩儿回来了!”哭于地。陈氏打磨泪眼,观看道:“

20回 ,来到府中。太爷还未升堂,先来理刑朱推官。那朱四府乃山东人氏

20回 弟兄一齐称谢。别了朱四府,又来太守,也将情事细说。俗语道:“

20回 谁。廷秀复身向王员外道:“爹爹揖!”终须是旦夕相见的眼熟,王

20回 之间,忽见外面来报,本府太爷来常州府理刑邵爷、翰林褚爷,慌得

20回 廷秀方上前请老夫妇坐下,纳头便。王员外以手扶住道:“贤婿,老

20回 夫得罪多矣,岂敢又要劳!”廷秀道:“某实不才,不能副

20回 岳丈之望,何云有罪!”罢起来,与众亲眷一一相见已毕。

20回 内,一路听得人说太守方才到王家望。杨洪弟兄疑惑道:“赵昂是个

20回 监生官,如何太爷去他?且又不是属下。”到了王家门

20回 :“赵昂多大官儿,却有大官府来!”你道杨洪如何便不认得了?文

20回 ,飞报进去道:“又有一位官府来了。”说声未了,文秀已至厅前。

20回 谢。王员外再三请罪。然后二子叩,将赵昂前后设谋陷害前后情由,

20回 下徐氏邀陈氏自归后房,玉姐下楼见。娘媳又是一番凄楚。少顷,筵

22回 是汝之功。”洞宾曰:“只就今日辞吾师,弟子云游去了。”师父曰

22回

言罢,洞宾纳头授,背了剑曰:“告吾师,弟子只

22回 今日辞下山去。”师曰:“且住,且住

22回 语,弟子都省悟了。今作诗一首,谢吾师。弟子下山度人去也!”诗

22回 ,休惹和尚闹。速去速回!”洞宾辞师父下山。却不知度得人也度不

22回 恭为纯阳真人度诞之辰。特赍请状请。”洞宾听说:“吾忘其所以,

22回 篮内,取一个仙果,与符使吃了。谢上马而去。

22回 看。不看时万事全休,看了纳头便。见甚么来?正是:神仙不肯分明

22回 骨,倾下半桶冰雪水。众僧一齐礼,方见长老神通广大,法力高强。

22回 一次,速去取剑来。”吕先生:“告吾师,免弟子之罪。此剑被他禁

22回 出这封书来。吕先生见了,纳头便:“吾师过去未来,俱已知道。”

22回 。”洞宾向前,将剑轻轻拔起。“谢吾师。吕岩请问:“吾师法语,

22回 不知是何意故?”黄龙曰:“你肯我为师,传道与你。”吕先生言:

22回 “情愿皈依我佛。”前三,后三,礼佛三,三三九,合掌抱膝

22回 听罢,大彻大悟,如漆桶底脱,“谢吾师,弟子回终南山去谢师父

22回

作诗已毕,谢了黄龙禅师,径回终南山,见了

23回 胜百斛明珠。娘娘齿长矣!自当甘下风,何必发怒!”阿里虎闻诮,

23回 筵,色色般般堆美品。海陵近前下,定哥慌忙答礼,分宾主坐下。女

24回 语太子广曰:“事急矣。”太子广素曰:“以终身累公。”有顷,左

24回 却坐,不肯致谢。宫人咸逼之,乃使者。太子夜入烝焉。明旦发丧,

24回 ,帝色不自禁。回辇,召绛仙,将婕好。萧后性妒忌,故不克谐。帝

24回 仙。遇马上摇动,合欢蒂解,绛仙赐,因附红笺小简上进曰:

24回 :“绛仙如何辞怨之深也?”黄门而言曰:“适走马摇动,及月观,

24回

丽华求帝赐一章,帝辞以不能。丽华笑

25回 ,合属大小文武,那一个不奉牛酒贺。直待军门稍暇,遐叔也到府中

25回 怠慢。”军士叩头答应。遐叔再三谢道:“不才受此,已属过望,敢

25回 历分明,料然不是个春梦。遂起来谢神女,出了庙门,重寻旧径,再

25回 夫中了头名状元,以手加额,对天谢。整备酒饭,管待报人。顷刻就

26回 又是合县父老,率着百姓们,一齐祷。显见得少府平日做官好处,能

26回 岁的小门子,自出了衙门,一步一,向青城山去。刚至半山,正

26回 唐之说,何足深信。我只是一步一,还愿便了。”岂知才回顾头来,

26回 是梦中。”好生委决不下。不一时到山顶老君座前,叩谢神明保佑,

26回 。只在早晚选定吉日,偿还愿心。罢起来,看那老君神像,正是牧童

26回 如何有眼无珠,当面错过?”乃再请罪。回至衙中,备将牧童的话,

26回 :“你做梦可醒了未?”少府扑地下,答道:“弟子如今醒了,只求

26回 县主簿么?”当下少府恍然大悟,谢道:“弟子如今真个醒了。只是

26回 老幼,那一个不看见,尽皆望空瞻,赞叹不已。至今升仙桥圣迹犹存

27回 承祖吹起火种,焚化纸钱,望空哭一回。起来仔细寻觅,团团走遍,

27回 >李承祖见说父亲尸骨尚存,倒身谢。和尚连忙扶住,又问道:“公

27回 祖就哭啼起来。和尚将纸钱焚化,祝一番,运起锄头,掘开泥土,露

27回 化久矣。李承祖问知邻里,望空遥,痛哭一场,方才上路。共行了三

27回 连叩了四五个头,起来又与李承祖别。两下各各流泪。饮了数杯,算

27回 座上,打发自去。李承祖向灵前叩,转着去时的苦楚,不觉泪如泉涌

27回 ,哭倒在台之上。焦氏听得哭声,假意教丫

27回 外边。李承祖看见,带着眼泪向前见。焦榕扶住道:“途路风霜,不

27回 要了。”焦氏挣下几点眼泪,说道:

28回 驻江州。三府是他同年,顺便进城望去了,故此家眷开着舱门闲玩。

28回 不道也升迁了。既在此相遇,礼合访。”教从人取帖儿过去传报。从

28回 人又禀道:“那船上说,贺爷进城客未回。”正说间,船头上又报道

28回 背后跟随许多人从。元来贺司户去三府,不想那三府数日前丁忧去了

28回

不一时,贺司户回。吴府尹款留小酌,唤出衙内相见

28回 效,自当重酬。”道罢,太医起身别。贺司户封了药资,差人取得药

29回 知县,还要捱风缉缝,央人引进,在门下,称为老师。四时八节,馈

29回 贵犹浮云,就是王侯卿相,不曾来访,要请去相见,他也断然不肯先

29回 差人向前说道:“老爷令小人多多上相公,说既相公不屑到县,老爷

29回 当来访;俣恐相公他出,又不相值,先

29回 烦又约日子。”差人道:“老爷多上相公,说久仰相公高才,如渴思

29回 了些公事,约莫午牌时候,起身去卢柟。谁想正值三伏之时,连日酷

29回 欢喜,取回帖打发来人,说:“多上相公,至期准赴。”那知县乃一

29回 ,把帖子呈上,禀道:“家相公多上老爷,园中菊花盛开,特请老爷

29回 ,深中其意,看了帖子,乃道:“上相公,明日早来领教。”那家人

29回 ,即便归家回覆家主道:“汪大爷上相公,明日绝早就来。”那知县

29回 后堂相见。卢柟见了陆公,长揖不。陆公暗以为奇,也还了一礼,遂

29回 就磕穿头,也是该的,他却长揖不。若论别官府见如此无礼,心上定

30回 ”对众人道:“快去幸杀性口,祭天地。”内中有三四个,一溜烟跑

30回 称了,快将衣服来与大哥换过,好天地。”便进去捧出一套锦衣,一

30回 血为盟。祭过了天地,又与房德八为交,各叙姓名。少顷摆上酒肴,

30回 ,居中安放,请李勉坐下,纳头便。李勉急忙扶住道:“足下如何行

30回 恩相即某之再生父母,岂可不受一。”李勉是个忠正之人,见他说得

30回 有理,遂受了两。房德罢起来,又向王太礼谢,引他三人

30回 ,把不住的寒颤,向着路信倒身下道:“若非足下仗义救我,李勉性

30回 决不学此负心之人。”急得路信答不迭,道:“相公莫要高声,恐支

30回 计,对马夫道:“李相公要往西门客,快带马来。”那马夫晓得李勉

30回 ?”路信接口道:“相公要往西门客,你们通到那里去了?”王太道

30回 :“因麻鞋坏了,上街去买,相公那个客?”路信道:“你跟来罢了

30回 。王太见家主恁般慌促,正不知要甚客。行不上一箭之地,两个家人

30回 。”路信向陈颜道:“李相公要去客,暂借你的生口与管家一乘,少

30回 西门遇见。路信说:’要往那里去客。‘连小人的生口,都借与他管

30回 哑气答道:“本县知县相公,在此访义士。”那人带醉说道:“咱这

30回 坐,点将灯烛荧煌。房德即倒身下道:“不知义士驾临敝邑,有失迎

30回 要错认了。”房德道:“下官专来访义士,安有差错之理。”教陈颜

30回 说明白,断然不受。”房德假意哭于地道:“房某负戴大冤久矣。今

30回 有聂政、荆卿之技,故敢斗胆,叩阶下。望义士怜念房某含冤负屈,

30回 两个家人,见家主出了城门,又不甚客,只管乱跑,正不知为甚缘故

30回 步走入去,居中坐下。房德夫妻叩称谢。方欲启问,只见那义士怒容

30回 两颗首级。李勉又惊又喜,倒身下道:“足下高义,千古所无。请示

30回 行了两日,方到常山,径入府中,谒颜太守。故人相见,喜随颜开,

30回 少叙。”义士道:“咱另日竭诚来,今日不敢从命。倘大人不弃,同

30回 而散。次日李勉备了些礼物,再来访时,止存一所空宅,不知搬向何

31回 p>那和尚走至面前,道:“员外揖。”员外还礼毕,只见和尚袖中

31回 信一封,说道:“节度使郑爷多多上。”张员外拆书看时,认得郑信

31回 ,以家人之礼相见。员外率领郑武认父亲,叙及白须公公领来相托,

32回 ,绝无动静。少顷,韩翁到后艄答,就拉往前舱献茶。黄生身对老翁

32回 “何物俗子,敢来混人。”黄生再,奉上玉马坠,代老叟致意:“今

32回 死灰,那管人间儿女之事。”黄生求不已。胡僧道:“郎君念既至诚

32回 于成名之后,从容及之。”黄生又道:“小生举目无亲,口食尚然不

32回 方知夜来所遇,真圣僧也,向佛前祷了一番,取了这锭银子,权为路

32回 ,便是重生父母。”自此玉娥,遂薛媪为义母。薛媪亦如己女相待。

32回 大开,一尊罗汉从空中出现。玉娥诉衷情。罗汉将黄纸一书,从空掷

32回 新年,只得强起梳妆。薛媪往邻家年去了。玉娥垂下竹帘,立于门内

32回 光数道,直透天门。玉娥大惊,跪无数,禀道:“弟子堕落火坑,有

32回 然不见。玉娥知是圣僧显化,望空谢,将玉马坠牢系襟带之上,薛媪

32回 生故吏,闻得相公纳了新宠,都来贺,免不得做庆贺筵席。饮至初更

32回 于上,摆列酒脯之仪,夫妻双双下。薛媪亦从旁叩头。忽见一白马约

32回 。黄生想起江头活命之恩,望空再。看案上,玉马坠已不见矣。是夜

32回 岁时必设老叟及胡僧神位,焚香礼。后黄损官至御史中丞,玉娥生三

35回 保同着几个中人,两个小厮,拿着匣,一路拍手拍脚的笑来,望着间

36回 称他老爹,料必是个有身家的,哭在地。那人慌忙扶住道:“小姐何

36回 家属追比,自然有个下落。”瑞虹倒在地道:“若得官人肯如此用心

36回 ,安顿了瑞虹,次日整备礼物,去那相知官员。谁想这官人一月前暴

37回 败时节,也不必重来见我。”子春谢道:“敢回老翁高姓大名?尊府

37回 约,远来相访乎!”子春上前纳头了两,躬身答道:“我这身子,

37回 何益。勉之,勉之!”子春领命,别下山。

37回 他免堕红尘,早登紫府。”子春再,受了神丹,却又禀道:“我弟子

38回 原有五六千,又去通知亲眷,同来送。只算一人一个,却不就是上万

38回 且看老汉缘法何如。”遂起来向空了两,便去坐在竹篮内,挥手与

38回 容他在西边耳房暂住。”李清连忙谢。一头走到耳房里去,一头想道

38回 那李清方才放下了这条肚肠,起来谢出门。只见东手头一位,向着仙

38回 近书架上,取了一本最薄的,过去谢。那仙长问道:“书有了么?”

38回 穴底的青泥,越加好吃。再走过去谢。那仙长道:“李清,你此去,

38回

李清再受了这偈语,却教初来时原引进的

38回 应在那个身上?”到了祖坟,不免了两。只见许多合抱的青松白杨

38回 的,闻得李一帖名头,那一个不来从门下,希图学些方术!只见李清

38回 ,终致败灭,此其鉴也!”众等皆谢教而退。岂知李清身边,自有薄

38回 福就是齐人。后来汉武帝也好道,李少君为文成将军,栾大为五利将

38回 卖药。因此那些方士,纷纷然都来从门下,参玄访道,希图窥他底蕴

38回 玄宗天子也志慕神仙,尊崇道教,着两个天师,一个叶法善,一个邢

38回 。裴舍人和合州官民,尽皆望空礼。少不得将谢表锦囊,好好封裹,

39回 ,此去可能得遇。”遂双膝跪到,了两。向卓上拿过签筒,摇了两

39回 在早晚相遇,不可错过机会。”又了两,放下签筒,急急到所遇之

39回 无病的妇女,斋戒七日,亲到寺中祷,向佛讨笤。如讨得圣笤,就宿

39回

汪大尹向佛前拈香礼,暗暗祷告,要究求嗣弊窦。

39回 道:“也说得是。待我另日竭诚来,且先去游玩一番。”即起身教佛

39回 迎接。直到殿前下轿,汪大尹也不佛,径入方丈坐下,佛显同众僧叩

40回 帆,使子明日早达洪都。”王勃再道:“敢问老丈,仙耶神耶?”老

40回 ,便是我的香火。”王勃大惊,又道:“勃乃三尺童稚,一介寒儒,

40回 一舟至,老叟令王勃乘之。勃乃再,辞别老叟上船。方才解缆张帆,

40回 五百缣及黄白酒器,共值千金。勃谢辞归,阎公传左右相送下船,舟

40回 ,即前日所见中源水君。勃向前再,谢道:“前日得蒙上圣,助一帆

40回 厚利。勃当备牲牢酒礼至于庙下,谢尊神,以表吾心。”老人见说,

40回 年,吾当图相会耳。”王勃遂稽首谢道:“愿从尊命!然勃之寿算前

40回 如吾之赃矣,焉敢用哉!”王勃再受教。老叟即化清风而去。

40回 闻驿堂上一人口呼:“王君,久不见,今日何由至此?”王勃闻言大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