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剑春秋

最近查询记录

在《锋剑春秋》查询“何” 在《锋剑春秋》查询“国” 在《锋剑春秋》查询“大” 在《锋剑春秋》查询“问” 在《锋剑春秋》查询“贫” 在《锋剑春秋》查询“金” 在《锋剑春秋》查询“宝” 在《锋剑春秋》查询“虽然” 在《锋剑春秋》查询“舍” 在《锋剑春秋》查询“菜” 在《锋剑春秋》查询“敝” 在《锋剑春秋》查询“术动公卿” 在《锋剑春秋》查询“仰” 在《锋剑春秋》查询“笑话” 在《锋剑春秋》查询“须” 在《锋剑春秋》查询“祥” 在《锋剑春秋》查询“芳” 在《锋剑春秋》查询“道” 在《锋剑春秋》查询“雅” 在《锋剑春秋》查询“敢” 在《锋剑春秋》查询“良” 在《锋剑春秋》查询“字” 在《锋剑春秋》查询“蒙” 在《锋剑春秋》查询“然” 在《锋剑春秋》查询“劳” 在《锋剑春秋》查询“鄙” 在《锋剑春秋》查询“楼” 在《锋剑春秋》查询“长生” 在《锋剑春秋》查询“拜” 在《锋剑春秋》查询“屈” 在《锋剑春秋》查询“香菱” 在《锋剑春秋》查询“枝” 在《锋剑春秋》查询“常言道” 在《锋剑春秋》查询“这般” 在《锋剑春秋》查询“令” 在《锋剑春秋》查询“女儿” 在《锋剑春秋》查询“文” 在《锋剑春秋》查询“殿” 在《锋剑春秋》查询“阁” 在《锋剑春秋》查询“吾闻” 在《锋剑春秋》查询“鸡” 在《锋剑春秋》查询“铁” 在《锋剑春秋》查询“盛” 在《锋剑春秋》查询“技” 在《锋剑春秋》查询“温” 在《锋剑春秋》查询“恶贯” 在《锋剑春秋》查询“不离” 在《锋剑春秋》查询“为之” 在《锋剑春秋》查询“来处” 在《锋剑春秋》查询“娘” 在《锋剑春秋》查询“魏延” 在《锋剑春秋》查询“之心” 在《锋剑春秋》查询“董卓”

1回 国富兵强,意欲吞并六国,诸卿有善策?”言还未尽,只见武斑中闪

1回 ,但问道:“王皇兄出班见孤,有妙策?”王翦跪奏道:“臣未遇吾

1回 知天意。孤今允奏,不知卿家当在日发兵?”子陵奏道:“八月十三

1回 始皇道:“依卿发兵,但中军可拜人为帅?”只见丞相甘罗在旁奏道

1回 猛勇,血气之能,不是他的对手。不诓他下去,用法宝伤他便了。”

1回 见,大喝道:“你既无十分勇敢,必在沙场上施威。那里走?小爷定

1回 岂不可惜。某且劝他归回,看他如?”想着时,王贲的马已到,举刀

1回 秦同,并吞天下。将军若知时务,不归降我国。他日腰金挂紫,岂不

1回 矛,照王贲前心刺来。不知性命如,且看下回分解。

2回 ,一闻此言,心中大喜道:“某有能,敢屈将军?”王贲不依,定要

2回 。正饮之间,始皇问及廉杰为人如,王贲随奏道:“廉杰乃赵廉颇之

2回 看视,并与章元帅掠阵,二卿以为如?”二王忙答道:“小臣愿保驾

2回 ,见告急奏章回赵,已有五日,为不见发兵救应,心中甚是恐惧。秦

2回 “界牌关已破,诸将如今拟应先伐国?”金子陵奏道:“出界牌关二

2回 燕州孙龙便是。吾与你各守疆土,故兴兵侵吾境界。若知时务,可速

2回 闻你有勇将之名,是个好汉。今日不归降我国,不失封侯之位。”孙

2回 高妙,某如果恃勇,必不能取胜,不用回马刀砍他。”于是虚斩一刀

2回 相劝。回府内,一夜思儿想子,如合眼。至五更起来,披挂升堂,对

2回 百十余合,不分胜负,不知战斗如?且看下回分解。

3回 ,孙操父子勇冠三军,尚不能守,况这小小孤城,料难保全。遂心生

3回 准备,难以下手,心中暗想:“今不领兵复夺燕州,截住他的去路,

3回 跳,立也不安。心中想道:“今日故如此,莫非有甚凶事不成?”正

3回 么猛勇!今日命丧军前,叫妾身如恨得过呀。”一抬头见高、李二位

3回 不得一亲子养老送终,还要这老命用。”一起身,望砌阶石上就要碰

3回 前来奏道:“满朝文武,不知所为事,鸣钟催驾坐朝。”燕王闻言,

3回 朝。见文武两边,神色皆变,不知故。忙问:“众卿有急事,鸣钟

3回 闻奏,这一惊非小,道:“秦师如便来的这快,未过三日,就破了三

3回 无一人肯带兵抵挡,可见得要你们用。”只见丞相屈产出班奏道:“

3回 ,则社稷之幸也。如今丞相可保举臣出城迎敌?”屈产又叩头奏道:

3回 交流道:“孙儿不在后堂,出来有事情?”孙燕道:“孙儿正无计报

3回 少大战,且命丧于秦将王翦之手,况你小小年纪,出阵当先,岂不白

3回 精通。今日孙儿不出去报仇,还有人。”公主道:“你与谁学习武艺

3回 人都全靠在你。你著有些疏失,如是好!”只见后面又走出一个女娃

3回 不了,又来一个,你小小弱女,如也要出阵?”小姐道:“祖母之言

3回 :“胡说,你是一个深闺小女,从去得梨山学习武艺。”赛花小姐便

3回 皆尽忠于国。”公主闻言,无可奈道:“媳妇之言,也说得是。”吩

3回 小主出城杀贼。”不知出阵胜负如,且看下回分解。

4回 向燕丹公主道:“御妹,下而跪的人?”公主奏道:“此乃臣之孙,

4回 名唤孙燕。”昭王道:“今来见孤事?”公主闻言,出泪道:“臣妹

4回 来。昭王闻言大惊道:“御妹,你故如此。上阵冲锋事,岂可当作儿

4回 是他的对手,今孙燕小小年纪,如便要出去与他见阵,岂不白送了性

4回 上再给五百兵,命彼临敌,看看如。”

4回 一员小将,外相甚美,不知武艺如。”便喝声:“燕将,有你家侯爷

4回 意示弱?孤且助他三通鼓,看是如。”传旨擂鼓催敌,城上的战鼓就

4回 鼓震耳,便问:“殿西侯与燕将如对敌?”有旗牌官上前跪禀说:“

4回 “我国并无一将可能出去帮助,如是好?皇孙必不能取胜了。”往下

4回 快些鸣金收兵。”昭王道:“御妹出此言?皇孙这一赶上,把王翦擒

4回 术精通,倘赶出时,一有疏失,如是好。”昭王道:“御妹言之有理

4回 坐起,大放悲声。清风、明月不知故,早惊动门徒李丛,乃系孙膑回

4回 父哭将起来,忙上前问道:“师父故如此?”孙膑道:“李丛,你有

4回 不好了,此时出家人不救他,更待时。”忙拔杏黄旗在手,口念有咒

4回 ,今孙燕又丧在王翦邪术之手,如是好。”昭王也垂泪道:“御妹,

4回 生热气,公主忙问道:“孙儿,如你便避得王翦的宝剑?”孙燕道:

4回 “孙儿也不知是缘故,莫非孙儿有重孝在身,这宝

5回 出,以免寨中蹂躏,惊动圣驾,如?”章邯道:“军师之言有理。”

5回 有秦兵把守,就不能冲走了。我们不直奔后山去罢。”孙燕道:“后

5回 近些,我们就走左山口去,看看如。”班豹不言,催马当先引路,飞

5回 古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们不射了他这盏灯,就可以出山了。

5回 精通,气力沉重,倒难取他之胜,不用计挑他下马。”一枪遂刺将过

5回 突,秦兵舍命相阻。孙燕正无可奈,忽抬头处一小山坡站着几人,有

5回 道,城外远远喊杀连天,不知所为故?适才登高瞭望时,只见离那秦

5回 ,好点将出城救应。倘有疏失,如是好。”连催马忙上朝见驾。这里

5回 旨免礼赐坐,忙出言道:“御妹如是好?今有丞相遣守城官飞奏,离

5回 夜,虽然猛勇,怎奈年纪甚小,如又连得夜战。御妹可有甚良策,搭

5回 p>昭王闻言,传旨两班文武:“人愿领兵出城迎敌,接应孙燕上临

5回 宽恩。”昭王至此地步,也无可奈,遂道:“你等起去,孤也不深究

5回 退秦兵。”昭王问道:“卿家保举人?快快奏来。”沈祥道:“臣所

5回 ,精通韬略,大有伊父之风。圣上不传道旨意,待臣亲至帅府,宣他

5回 上朝,提兵解围退敌,吾主复患哉。”昭王闻奏大喜,亲自写诏

6回 老夫人开言道:“沈大夫,圣上因旨意,宣我儿上朝?”沈祥闻言,

6回 就把秦国攻破界牌关,孙操父子如阵亡,秦国现围困易州,朝中无人

6回 今日要争血气之勇,定不能取胜,不先下手为强。”想罢,虚砍一刀

6回 遭了刀兵之苦,现在将老兵衰,如能起兵相助。”孙燕闻言,连连叩

6回 ,但实系兵微将寡,自顾不暇,如上得易州相助。”孙燕闻言,只是

6回

若问此人姓氏,

6回 不悦。暗想:“偏生是他要去,如拦阻。且他的性如烈火,喜褒不喜

6回 围,他国若知,发兵犯界,孤又使人出去对敌。皇兄暂且归班,等孤

6回 “御弟,孤已发兵去救燕了,御弟以还不同去?”孙燕跪奏道:“臣

6回 。”孙燕道:“不知臣叔仙山在于处,伏乞圣上谕知。”襄王道:“

6回 若知其方向,早已差人请回来了,待御弟之追求。”君臣正纷论间,

6回 并不能克复。如今他外有救兵,如是好?”只见帐下一员大将,大声

6回 叫道:“吾主故长他人之志气,灭自己之威风。

6回 知我的威名,还不下马求生,等待时。”蒙腾大怒,骂道:“好匹夫

6回 一斧,就将蒙腾了命。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

7回 想道:“这匹夫果然本事高强,某不用花刀劈他下马。”便抖擞精神

7回

可怜豪气今在,

7回 想道:“秦师势众,我军已寡,如能守。”保国公当临阵之时,意欲

7回 焦燥。忽然想丁一计道:“有了,不今夜踏营进城,与燕王同守易州

7回 ,遂报与章邯知道。章邯亦无可奈,只得收兵,烧化营中的尸首。原

7回 士疯了?”李丛忙上前道:“老师故啼哭起来?”孙膑道:“你师兄

7回 死了,叫我如不哭。”李丛闻言,心下糊涂道:

7回 “弟子的师兄是谁,因而死?”孙胺道:“你大师兄袁达

7回 ,下邦让位。现在东齐封公爵,如死了,他死在人之手?”孙膑道

7回 洞,大祸来了。”李丛闻言,不知故?忙扶孙膑进了天台洞去。不知

8回 进洞,面目失色,便问道:“师父故着惊,把洞门关上?”孙膑闻言

8回 法力,把洞口用白云封了,他们如寻得。”李丛闻言,虽然口不出声

8回 路呢?”卜商笑道:“将军,我如知道,我又未曾来过。”孙燕道:

8回 途,上天台山要紧。”卜商无可奈,只得复上了马。行不上几里,果

8回 :“奇怪,奇怪,山已找到了,因洞不见。”孙燕见卜商走得气喘喘

8回 心中不解其故,暗想道:“这是为?且不要管他,待我下去问问。”

8回 :“请了。”卜商问道:“仙长从处至此?”毛遂道:“贫道在前山

8回 ,要找个道友谈谈。你们列位是从处来的,到此干?如乱喊孙伯

8回 喜道:“果然来了,我看老道士如躲得过。”等了一会,只听见乱喊

8回 便问道:“你们是那里来的,到此干?”孙燕便把来意说了一遍。李

8回 孙膑道:“贫道下山也要丧命,如去得。”孙燕闻言道:“三叔,你

8回

毛遂便问:“他们到此事?”孙膑便把来意说了一遍,毛

8回 不知,王翦乃海潮圣人门徒,我如是他的对手。”毛遂笑道:“三哥

8回 岂有此理。”孙膑忙问道:“你是人?”孙燕道:“是家将班豹。”

8回 遂若不救你,日后死于刀剑之下如。”孙膑忙作揖道:“若得贤弟如

8回 ,至今未见奏章回国,不知事势如?”孙膑流泪奏道:“他二人皆已

8回 官,直送出朝门而去。要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

9回 众将朝参已毕,始皇道:“国师有妙计,破此燕州城?”子陵奏道:

9回 虽然有理,只是如今王翦讨战,如肯退。”屈产道:“可将免战牌高

9回 李牧霸占全山,英雄无敌,今日为而来,可恨俱丧秦贼之手。如今王

9回 睡卧不知颠倒。还是个女孩儿,有本领,敢说这等大话,还不与我回

9回 破,玉石俱焚,难免一死,留此命用。”言罢立起身来,抽出宝剑来

9回 如花,应该深藏绣阁,描眉抹鬓,苦抛头露面,枉送了身躯,岂不可

9回 声愿往。孙膑一看便问:“你要往处?”班豹上前跪下禀道:“小的

9回 “先时背着文书,尚且力闯秦营。况今日取救回来,又惧秦贼不成,

9回 ,看宝剑取你。”不知孙燕性命如?且看下回分解。

10回 生擒括捉,与大老爷一门报仇,为勒马停枪,不去擒拿,又在此抬头

10回 喜道:“御外甥平身,取救之事如?”孙燕奏道:“托吾主的洪福,

10回 孙膑到来,大有惊惧之色,却是为?”章邯道:“你有所不知,孙膑

10回 列国兴衰,关乎天命,只看天意如。一来凭主上洪福,二来看臣的本

10回 不遭涂炭之灾。若说要擒王翦,又难哉。”言罢,君臣畅饮一会,孙

10回 惑。口尊祖母:“这口灵柩,又是人?”公主见问,泪流满面道:“

10回 阵,至易州的营门讨战,探彼虚实如?”章邯道:“将军,孙膑道法

10回 ,被他乱箭射死,七国分尸。乐毅等英雄,难免鬼箭之名。先行官,

10回 前参见。口尊“师父呼唤弟子等有差遣?”孙膑道:“尔等各归本营

10回 ,控背躬身,口称“相召小神,有使令。”孙膑拱手道:“无事不敢

10回 今日孙燕本领大不似从前猛勇,我必与他恋战,不如拿了一活的。”

10回 元帅大怒道:“你是网中之鱼,因这般藐视。”传令:“与我拖下,

10回 乾天一指:“风伯还不祭风,待等时。”说话未完,只见狂风大作,

10回 人马数万。败军辱国的东两,要来用。”传旨刀斧手,押出辕门,枭

10回 。见了面,亦不过是我等之辈,有异人之处。”观毕,催马迎上前去

10回 下安黎庶,方是明德保身之道。为计不出此,乃兴妖作怪,伤我人马

10回 我跟前耀武扬威,排开阵势,意欲为?”孙膑大笑道:“贫道此来,

10回 毒,行事太过,岂不知人事胜天,必妄谈天命。贫道有一言,诸将军

10回 战数十合,胜负未分。未知胜败如?且看下回分解。

11回 一展,喝声“宝物还不回去,等待时。”却也作怪,只见那剑,即时

11回 微微暗笑:“好秦贼,暗算于我,负于你。”遂把真魂出壳。王翦正

11回 有八万四千个头,那怕砍到来年,惧之有。若是你有本事,把我砍落

11回 个,也要在我手下倾生。”也罢,不将计就计,先与他一个喜欢,一

11回 只是搓手,大怒道:“好刁马子,故怎么颠起来。”忙抬手,举枪要

11回 ,孤把你官封原职,不知你意下如?”孙膑闻言,满眼流泪奏道:“

11回 位功曹,口称“真人呼唤小神,有使令?”孙膑吩咐道:“借助神祗

11回 见死不救。你平日间会拘神遣将,不请位神祗,把这鬼魂遣去了。”

11回 至大帐,欠背躬身,口尊“真人有法旨?”孙膑拱手道:“今有秦营

11回 秦营参见。口尊“军师,招吾神有使唤?”子陵道:“别事不敢烦劳

11回 不散,等小神去哀求于他,看他有分辨。”二神言罢,齐上大帐。不

11回 那肉堆里大声喊叫道:“我的手为折了?动弹不得。我的腰为断了

11回 敌,我只是紧闭营门,候你胜负如。你谨记着,但凡临淄的人马,再

11回 仙,焉能被你所害。如今尸首在于处?”王翦道:“你三叔果然有些

11回 我广文师父来。”王翦道:“你是人?”那将答道:“吾乃虎将李丛

11回 众将,紧紧迫赶。要知王翦性命如?且看下回分解。

12回 夫在林外要命,不能躲避,这便如是好?”王贲道:“不祷告一番

12回

始皇便问:“先行官胜败如?”元帅把王翦大战孙燕,被他十

12回 毕,始皇便问:“国师夜看星象如?”子陵奏道:“臣夜观天象,见

12回 贺。”始皇道:“既然孙膑已死,不遣将发兵,与燕王要降书降表。

12回 一个烟消火灭,保吾主进城歇马如。”始皇大喜道:“全仗国师妙用

12回 只见五雷前来。孙膑便问:“尊神往?”雷神控背躬身道:“无事不

12回 敢妄行,有金子陵法旨相召,未知事?”孙膑道:“我也借重,相烦

12回 门上,用杏黄旗一指,喝声“雷神在?”众雷俱至北门,一声霹雳,

12回 有火,难以逃生。我看东方无火,不从此杀出去。”章邯道:“无火

12回 一指。喝声“那雨还不下来,等待时。”一声未尽,登时大雨倾盆,

12回 大喝“秦贼还不放下首级来,等待时。”王翦等一见,不敢答应,放

12回 ,始皇便问:“众卿攻城,胜负如?”四将叩头,齐声道:“吾主在

12回 绑起,推出辕门。不知四将性命如?且看下回分解。

13回 将叩头谢恩,始皇便问:“白起为不见?”王翦奏道:“白将军攻打

13回 西门,适路遇孙膑,不知故,坠马死于乱军之中。”始皇闻

13回 死得不明不白。”又问:“军师为不见?”章邮道:“子陵在台上作

13回 。王翦敌着孙膑一人,已难招架,况又添上生力之人,益觉寡不敌众

13回 名,尽是枉然劳碌,贪恋红尘,有益处。我金子陵高山学艺,清静无

13回 ,暗想:“我看了半日,不知此山名。”一回头,见旁有一个石碑,

13回 喜道兄身为国师,享世人之富贵,等荣华。为一人独自来此药蓝山

13回 ,有勾当?”

13回 惠珍道:“子陵道兄,你在秦邦有苦处?不说与我知,或者可与兄

13回 道:“割鸡焉用牛刀,想那孙膑有本领,要去惊动海潮老祖。现有一

13回 陵大喜道:“你说这家祖师,今在处?”惠珍道:“远则远千里,近

13回 人,降阶迎接。叔阳便问:“此位人?”惠珍道:“这就是云光洞海

13回 受了无穷之苦。”叔阳道:“苦从来?”子陵满眼流泪,就将兵伐易

13回 。”子陵道:“弟子受累,祖师为动怒?”叔阳道:“我与刖夫,有

13回 提起他来,真是话长。你道这刖夫等之人,他就是燕山府孙操第三子

13回 众位且在此盘桓数日,一同下山如?”子陵道:“救兵如同救火,请

13回 急行几步,打个稽首道:“贫道有才能,敢劳圣主迎接。”始皇道:

13回 家胆破心惊,三军望形俱怕。无奈免战高悬,专等长安救兵到来,与

13回 ,要与孙膑会敌。”朱真人道:“劳祖师大驾,待贫道先见头阵。”

13回 手向南方丙丁—指说:“吾的脚力在?”只见一阵风过,半空中来了

13回 ,忙收战马,用枪一指道:“道者人,认不得易州孙燕么?”朱道人

13回 ,还可以走三五回合,尔等小辈,苦枉做替死鬼呢。”孙燕闻言,一

13回 指,喝道:“你那骑豹的玄门,有本领,敢到吾营讨战。快报名来,

13回 洞灵求真人,姓秦名猛是也。大汉名?”李丛大笑道:“好孽障,连

13回 送命,实是可惜。”不知秦道人如回答?且看下回分解。

14回 出力,做了一个开路鬼的。谅你有本事,敢来与我见阵。”李丛闻言

14回 然着伤,法宝现在,还未有施展,不与他一个利害,一则显我玄门妙

14回 了三军的耳目,三则败中取胜,有不可。”想罢,向豹皮囊中取出一

14回 肿的红紫,眼内重伤。便问:“为被人打得这般光景?”李丛遂将发

14回 ”就叫:“蒯文通贤侄过来。”为孙膑叫蒯文通是侄儿呢,这蒯文通

14回 知黄叔阳下山,只为这五难未满。为五难:假装风魔,受刖足之苦,

14回 一难;章斗智,被庞涓用针头七箭法,七箭

14回 己,百战百胜。你在药蓝山修真,苦听信谗言,下山与我燕人动手。

14回 下一个阴魂阵,也不能把燕人来奈怎的。今日苦与我比并,相见甚

14回 他来摆布,化为蝙蝠畜生,你心上安?你这刖夫,狠毒不过,我怎肯

14回

孙膑等的英雄,他那两条拐,就是两条

14回 如今吾与他真杀真砍,谅难取胜,不祭了法宝伤他。”想罢,只见孙

14回 上一指,喝声:“还不回去,等待时。”一言未尽,那朵红云,托着

14回 落下,把这老道就打个稀烂,于心忍。我也就给他一个利害看看,亦

14回 师父吃亏了。我们还不动手,等待时。”众人道“有理。”发一声喊

14回 见师父的拐往后一摆,一个个不知故,那马住了。这个说“我的马不

14回 :“好邪术,还不与我转去,待等时。”一霎时间,那烈火拔转,把

14回 首观看,对王翦道:“晴天烈日,故雷声?”赵高道:“不是雷声,

14回 又忽见对面尘头大起,章邯等不知处人马,只见一杆黄旗高展,有斗

14回 处。动手也是死,不动手也是死,不冲出,或者亦可逃生了。”王翦

15回 败,今又折损许多的人马,尔等有颜面来见孤家?”金子陵叩头服罪

15回 ”三位道人,似觉颜面无光。没奈,上前参见过了,然后坐下,始皇

15回 开言就问道:“真人上阵,胜负如?”三位道者,只羞得面红过耳,

15回 诡计多端,真人焉能是他的对手,苦损兵折将。依孤家金玉良言,真

15回 暗想:“黄叔阳自己开了杀戒,为又来扯我身染红尘。若是闭门不管

15回 将官见是一位道者,便问:“道者来?”魏天民道:“秦营的小校,

15回 帐驾前。始皇问道:“魏道者却是人?”黄叔阳大喜,答道:“是贫

15回 是一位大罗天仙。他今下山相助,愁孙膑不灭。”始皇道:“既是天

15回 弟下山而来,与孙膑对阵,胜负如?”叔阳凄然道:“若提起这刖夫

15回 微将寡之时,今日救兵到了,孤又忧矣。”传旨宣众将进来,众将领

15回 吾手了。”始皇大喜道:“真人要镇物,好着承值官预备。”魏天民

15回 备,万不可迟。”始皇道:“此阵名?”魏天民道:“此为五行金沙

15回 天戟,落在台前,口称:“真人有法旨?”魏天民道:“无事不敢相

15回 仗青锋,立在殿前,口称“真人有法旨?”天民道:“今烦尊神,若

15回 花狐貂。一齐厉声说道:“真人有法旨?”老道看见四天王来得凶恶

15回 台中,躬身施礼:“请问法官,有使用?”魏天民道:“无事不敢相

15回 观,只见满天星斗,炳耀乾坤,为师叔的本命星却没有了?孙膑道:

15回 炼一场,毫无结果。争名夺利,有益处。若是明日大命难保,纵然名

15回 破他的阵势,他亦不能害我,师叔用如此张皇。”孙膑冷笑道:“这

15回 等不许妄动。”孙燕道:“三叔为惧他,料想一个阵势,有难处。

15回 ,一日一夜,也不见把侄儿圈住。况三叔的神通广大,莫说是一座,

15回 就是十座百座,也不能奈。三叔伯他什么。”孙膑道:“你

15回 我等都愿跟随进阵。”未知胜败如,且看下回分解。

16回 真人请了,请问真人是那座名山,方修炼,道号大名?”魏天民一见

16回 来魏真人,久仰久仰,不知燕人有得罪之处,干犯真人,至真人下山

16回 宝贝。便喝一声:“妖道,我与你仇,摆这座恶阵。若是他们进阵,

16回 孙膑大怒道:“我又没有失魂,如叫着我的名字,混叫起来,这妖道

16回 :“这个盒子必是装我本命星的,不抢上去,一拐打死了魏天民,揭

16回 一夜,没有音信下落。众弟兄们为坐视,为弟的情愿当先进阵去,打

16回 听师父吉凶如。”蒯文通闻言,便道:“李将军

16回 我做徒弟的不上前相助,要我们来用。”

16回 ,连一物也看不见。暗想“里面如这般昏黑,不要管他,且进去看看

16回 。文通道:“列位不必争论,你们不抽个阄儿来各执。”

16回 “兄弟,此阵里头,这般昏黑,如看得见师父、师兄在哪里呢?”吴

16回 掌。心中作慌,忙道:“这阵里如这般昏暗,倘有兵将来厮杀,到难

16回 道:“妖道得去,必然是好路。我不在后追他,听着他的鹿蹄响,就

16回 一个妖道,把言语来说我归顺。我不将计就计,打听我三叔下落,诓

16回 出阵去,再作道理。”不知孙燕如诓得秦道人出阵?且看下回分解。

17回 住,你休哄我。”秦猛道:“你如知我仙家的至宝,此山乃金砂所化

17回 展三展道:“孙燕还不下马,等待时。”孙燕闻言,打一个冷战。幸

17回 燕是个战将,勇冠三军,朱道人如是他的对手。一面招架银枪杆,一

17回 “孙小子武艺高强,难以取胜,我不使动法宝。”忙取下火葫芦来,

17回 :“好匹夫,你们比诛仙阵的天将如,且有法宝镇守西门,我尚能闯

17回 出,况尔等鼠辈。”遂奋力大杀一阵,

17回 你到他阵中,打听得三叔的下落如?李丛现在处?”孙燕见闻,眼

17回 昭王闻奏大惊道:“南郡王有事,不早奏知,孤早些告天求救,

17回 王开言道:“蒯将军,亚父的柬帖在?”文通闻言取出,双手奉着送

17回 旨下凡,保助赢秦,并吞六国的。苦逆天行事,致受金砂之危。但亦

17回 叫,忙出跪下道:“母亲,唤孩儿事?”马铃道:“你在桃园结拜的

17回 。昭王便先问道:“猿仙驾临,有妙计可退得秦师,搭救孙亚父呢?

17回 ,你不在宝洞修真,到此荒山,有贵干?”白猿道:“小弟奉孙膑三

17回 ,你不在洞中侍奉老母,到我洞中故?”白猿闻言,膝行两步,念泪

18回 山,我叫他人亦做不得,也无可奈。”自知利害,摇身一变,变作一

18回 ,骂一声“孽畜,既使你去了,为又要回来。”吩咐踏雪:“开门放

18回 道:“白猿,你方才既是去了,如复又转来,有甚么缘故?”白猿道

18回 表章给还,我好往别处求救。你如把来藏了!我同你下山,至燕营中

18回 面见人。不然昭王反说我掷了,如使得。走走,我与你去讲明白来。

18回 有师生之情,我们不下山,白猿如去得别洞请仙。若请了别仙下山破

18回 长,只有一拜之情,也下山搭救,况二位祖师,岂忍坐视不救之理。

18回 兄弟连忙还礼道:“贫道弟兄,有德能,敢受此重礼。有话慢慢商议

18回 这神仙不做,与魏天民见个雌雄如。”王禅道:“此事非同小可,那

18回 金砂是佛门之宝,我等如破得。”白猿道:“二位祖师不必

18回 仙,便笑嘻嘻地问道:“三位到此事?”王禅道:“我们来拜见祖师

18回 着白猿,背上背着一表道文,不知故,便问:“尔等不在洞中修炼,

18回 到此事?”王禅叩头,把孙膑在易州遭

18回 旁观。如今先要见一见他的阵势如,才好调遣群仙来破,必然救出孙

18回 ,昭王便问:“掌教祖师,魏阵如?”南极子道:“此阵倒也利害,

18回 ,隔门问道:“是那位仙长,到此事?”白猿道:“借仗仙童与我通

18回 ,往外正走。白猿便叫一声“仙童往?”

18回 既然不退凡心,有难应该他受,为又来叫我们。”土祖师道:“道兄

18回 未满,杀劫未完,况他父兄冤仇为不报。始皇兴兵,那是奉千佛牒文

18回 祥云,飞奔燕山而来。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

19回 ,便问:“是那方来的仙客,到此干?”白鹤童子说道:“我奉掌教

19回 :“不知掌教的拘仙牌到来,所为事?”白鹤童子便把南极子要救孙

19回 心。欲不下山,又难于推却。无奈取了几件宝贝带在身旁,遂吩咐童

19回 ”如来便问:“南极仙翁差你到此事?”白猿把始皇情由细说,把哀

19回 牒文,玉帝敕旨,孙膑岂有不知,苦屡染红尘,自招其祸。待我看他

19回 的大数如。”遂入定了半刻,未来之事,俱

19回 身,叩头稽首道:“老祖今从地中往?”土行孙笑道:“你不知么,

19回 极子一见,便问:“孙膑的性命如?”土行孙道:“坑中金砂虽然利

19回 ,定有甚么镇守。不然写了宝篆,以还揭不开。”意欲再上台去看个

19回 古怪王鬼谷子,你与出家人算算看故?”王禅遵命,便掐指一算,说

19回 手打躬道:“师兄打聚将鼓升帐有军情?”文通拱手道:“吾奉掌教

19回 始皇一见装仙盒,就问:“此盒做用?”魏天民道:“内有泥塑的孙

19回 始皇道:“孤当鉴看鉴看,看是如?”魏天民闻言,念了真言,拿起

19回 上拍喝道:“星官还不归位,更待时。”那泥像的顶门上,就起一股

19回 道:“掌教老祖,装仙盒已得,如打得破阵?”南极子道:“且慢破

19回 祖,贫道想魏天民等,俱属教下,不用拘仙牌拘了他来,叫他们撤阵

19回 要小心。”众仙闻听,吃惊道:“以见得?”魏天民道:“列位,你

19回 兄,掌教下山,此阵料难保守,如是好?”魏天氏道:“一不做,二

19回 道:“虽说如此,但我等法力,如是他对手。”天民道:“自有道理

19回 金砂运来打孙膑。不知孙膑性命如?且看下回分解。

20回 罢,在路上问明了韩王孙的府居住处,便飞奔府门,把来历说明。家

20回 王孙先开言问道:“大夫到此,有贵干?”蒯文通道:“贤王孙府上

20回 王子否?”韩王孙吃惊道:“大夫以得知?贱姬恰于前日添得一子,

20回 落胎之草。”韩王孙便问:“要来用?”蒯文迎就把掌教祖师,差来

20回 来,大叫:“解信哥,你的事体如?”解信说道:“得了,贤弟你呢

20回 ,我知那个是毒女,又不写明在于处,叫我到那里去寻?”一面勒马

20回 女道士来,说道:“将军到小庵有盛事?”展得胜道:“因公差过此

20回 ,不料果有此人。暗忖:“只是如动得手?”想了一想,便计上心头

20回 剑,送却性命。可怜:百年道行今在,鬼门关上叹孤寒。

20回 扇,照魏天民一扇扇来。魏天民如抵挡得住,叫声不好,化阵金光,

20回 ,请仙搭救为兄。此恩此德,不知日能报。”

20回 此过言,惟是小弟如今回山,不知日才得聚会。但愿三哥诸事不可自

20回 “魏真人说他的金砂如此利害,如被他们破了?”金子陵道:“南极

20回 ,他的法力无边,真人与臣等,如是他的对手,可怜朱、黄、秦、魏

20回 宝座前稽首道:“祖师唤弟子,有法旨?”海潮圣人道:“你师弟王

20回 ,如飞报进军中去了。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

21回 ,必然成功。”始皇闻言,无可奈,便吩咐章元师发兵进回易州,安

21回 ,忙问道:“师父眼中落泪,却是故?”

21回 旁,动也不动。众将齐道:“师父故自己等死,我们不去杀秦营,

21回 将,俱是在营门外,看那攒天箭从而来。到了三更时分,只见一股红

21回 前来踩营,把师父的尸灵抢去,如是好。我等须要把师父的尸灵,连

21回 安,便道:“孙燕今早回来,不知故。”贵人闻言,道:“快唤他进

21回 老贵人吓了一跳。道:“娇儿为着事如此?”孙燕哭说:“祖母不好

21回 报仇,反丧王翦之手,叫为娘所靠人,还要这老命用。”说罢,就

21回 便把那孙膑困在金砂阵中、白猿如去请掌教破阵才出了金砂阵、次日

21回 师叔就如知道要丧命、如吩咐众将的话,说了一遍。遂在身

21回 ,不过玩笑而已。小弟要那个盒子用。不过吓吓你们的玩心,以防将

21回 我要打你一顿,也责责你的顽皮如。”毛遂道:“老哥要打小弟,小

21回 说不薄待人,如今孙膑有难,你为不救?”长眉笑道:“原来为此,

21回 。”长眉道:“且不要管他,你如知我有丹?”毛遂道:“我为这事

21回 。这一去,被他拿住打四十棍,如去得?”正在迟疑之际,心中忽又

21回 仙洞,推我出门。如此狠心,我如放得你过。等我问你,看你怎生答

21回 。”遂又想道:“他直推没有,如要得他的出来,如回去偷他的,他

21回 笑道:“我好没智,他既无情,我妨无义,待我胡弄他一番,有

21回 叉山,落将下来。未知进得洞去如。且看下回分解。

22回 在洞门等候。”长眉道:“祖师有凭据?”童儿道:“现有如意金钩

22回 ”童儿道:“师叔说明白就是了,必动怒,我如今就去取来。”言罢

22回 藏仙洞,我的师兄展雄在内修真,不请他下山,拼力擒拿王翦,一举

22回 ,然后进茶。展雄问道:“贤弟为面带惊疑之色,定有缘故?”毛遂

22回 好王翦,我和你马牛风不相及,为骂我?”吩咐童儿备脚力来,待我

22回 ,即便转身行礼,尊一声:“师叔来?”两个老道将毛遂请他下山,

22回 三次举哀,日运木科进营,不知作应用,特来报明。”始皇闻言,讲

22回 国师,孙膑已死,他营中日运木料用?”金子陵叩头启奏道:“木头

22回 师叔去不得。”柳展雄道:“我为去不得?”孙膑道:“师教印堂带

22回 久仰大名,今日才会,不知秦人有得罪之处,有劳仙长下山,震动无

22回 无怨,往日无仇,舟车不同路,因如今骂我。你祭起攒天箭打死人家

22回 有碗口大,心中越想越怒。不知如调治,且看下回分解。

23回 之仇。”王贲道:“父亲,方才为不祭箭呢?”王翦道:“你有所不

23回 正乐饮之间,展雄对孙膑道:“为我六神无主,坐立不安,莫非有什

23回 么不祥?你给我算一算,看是等吉凶。”孙膑掐指寻纹占算一遍

23回 席散了。展雄道:“贤侄,占得如?”孙膑眼下垂泪,口称:“师叔

23回 马。孙膑惨然泪下,问道:“师叔往?”展雄道:“人家发箭来射我

23回 道我坐在帐内等死不成。大丈夫生欢,死怏,就死也要杀他几个偿

23回 ,难道他有宝贝,我们就没宝贝,不将我的宝贝祭在空中,敌一敌攒

23回 天箭,看是如。想定主意,伸手在豹皮囊中取出

23回 吾的法宝这般得力,料无妨害了。不闯他的营盘,显一显手段。”遂

23回 有将他打死,倒放他杀进营来,是缘故?”

23回 原来他将宝贝敌住了我的攒天箭。不暗请神将,把他的宝贝支开。”

23回 到了眼前,躬身道:“相召小神有使用?”王翦道:“无事不敢有劳

23回 中想道:“这个道人死活不知,我暇与他多战。不如祭起宝剑,斩他

23回 廉小姐道:“老母在上,那王翦是等之人,把我廉家后代害了,又将

23回 姐道:“弟子下山,未有兵器,如对敢?”老母道:“我有一把金背

23回 在家,只听说西府上就是我家了,不前去问一问。”回头看见一位老

23回 射死,这等可恶。王翦利害,你如报得此仇?”

23回 用了饭,各自去歇息。要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

24回 ,六甲灵文,尚且不能胜他。你有能?是他的敌手。”小姐道:“母

24回 亲,为长他人志气,减自己威风。不是女

24回 能临敌。本上的言词,未必是真,不宣上殿来,问个明白。”遂令承

24回 道:“小姐果然有本领与国增光,幸如之。”遂问廉夫人道:“小姐

24回 来,口尊:“母亲,孩儿的披挂如?”夫人一见,满心欢喜。小小的

24回 一指营门道:“小军听真,你等是处人马,在此搭营,快请你兵主出

24回 人一世。但不知他是谁家的女子,不问他一声。遂用手中刀一指,喝

24回 焦躁道:“小辈盘问我的御讳,为不通报你的狗名。”王贲抱刀陪笑

24回 妻,图个夫荣妻贵,不知你意下如?”小姐闻言,柳眉倒竖,杏眼圆

24回 叔公已死,亦定有权掌三军之人,不先到他营中,见个明白,然后进

24回 将起来。孙膑问道:“贤侄媳到此干?”小姐就将梨山老母打发下山

24回 灭。”小姐道:“三叔公,营中为带孝?”孙膑道:“我被王翦攒天

25回 其二。你知燕人诈死埋名,都是为?”毛遂道:“我岂不知,你怕王

25回 道,定的是哭丧计。”毛遂道:“为哭丧计?”孙膑道:“到了十月

25回 幡的功劳,全仗你师徒的妙用,又说我作贱你?”毛遂道:“原来有

25回 王来至座前,拱手口称:“真人有法旨?”孙膑道:“无事不敢请尊

25回 文武说:“如今孙门出殡,此事如?”子陵奏道:“吾主万千之喜,

25回 舞已毕,始皇道:“先行官病体如?”王翦叩头道:“为臣只因义子

25回 策,要去劫丧,不知先行官意下如?”王翦闻言心喜,口尊一声:“

25回 计,不可取。”始皇道:“爱卿有高见?”甘罗奏道:“臣想孙膑出

25回 火攻阵,烧的秦兵望风而逃。如今在?难道怕你不成?”愈说愈怒,

25回 中大怒道:“怎么如此结果,倒奈他不得。”只得吩咐军士:“给我

25回 小姐心中暗想道:“我同这贼杀到时尽了,不如先下手为强。”想定

25回 道:“龙意万安,胜败兵家常事,容挂心。我想燕邦危在旦夕,不免

25回 神通广大,法术无边。有他在此,愁六国不平。还望我王亲自带领文

25回 入帐。不知毛遂、文通二人性命如?且看下回分解。

26回 ”传旨:“押下大帐,等孤看看是等之人,审问明白,然后施行正法

26回 ,把刖夫救活了。今日你又下山来干?”毛遂道:“实不相蹒,你家

26回 丧于兵车之下。又不知王翦生死如。教孤以放心?”金子陵上前,

26回 着邪术邪法,伤吾许多人马,留你用。刀斧手,把这两个妖道,推出

26回 知今番害自己。他的神通广大,如不来搭救你我?如此看将起来,交

26回 道有事启奏。”始皇道:“真人有见教?”金莲子道:“这两个矮人

26回 “好王翦,你自以为英雄盖世,如今日也落在贫道之手。”王翦低头

26回 孙膑暗想:“如今不杀王翦,国法在?若将他斩首,有违天意,取罪

26回 :“无害。”小姐道:“既无害,不将王翦正法?”孙膑道:“且不

26回 要害他,待打听毛遂师徒如?若是把他师徒害了,再杀他不迟

26回 擒去,你难道不知我师徒有难,为置之度外,不理不论?若非我师徒

26回 心实不安。如今斟酒,叩头请罪如。”说罢,跪将下来,毛遂几步向

26回 不依,定要杀我二人。如今三哥你不报了此仇,把王翦杀了。西秦没

26回 太平无事,黎民免了刀兵之苦。如三哥不杀他?”孙膑道:“我岂不

26回 今身入陷坑,死在目前,争名夺利用。”王翦在囚车自叹,惊动梨山

26回 ,怎敢去睡。你老半夜三更,到此干?”老母道:“皇姑差我来查查

26回 众人笑道:“瞒上不瞒下,睡睡也妨。”老母就摄了一把土来,吹口

26回 婆婆。口称道:“老奶奶,叫我有话说?”老母道:“我看你系一条

26回 特来请罪。”秀英道:“你等身犯罪?”众军道:“蒙皇姑的差派,

26回 ,有贵人的乳母前来查看,不知用法术,把小的们弄睡着了,醒来一

26回 毕,孙膑开口就问:“贤侄媳到此干?”秀英道:“有一件异事,特

26回 王翦打入囚车,不想至三更,不知人将秦贼放走,留下一联柬帖为证

27回 大喝:“好贱婢,还不下马,等待时。”廉秀英用刀一指道:“你这

27回 ,心中吃惊,大喝:“好贱婢,用邪术,将我的宝贝摄往那里去。”

27回 。小姐厉声大喝:“好妖道!你是等之人,敢阻我去路,放走王翦?

27回 特来擒你。”小姐大怒道:“你有本领,敢发大言。看刀取你。”说

27回 下败走,小姐暗想:“他又不知使妖术,我不先下手为强,先祭法

27回 跳下脚力,连忙下礼道:“贫道有德能,劳动圣主迎接。”说罢,携

27回 ,且与孙膑会一会面,看他行事如,待我把金石良言,劝他几句。他

27回 都尉,做了一个真人,也非容易,苦逆天而行,在易州燕山恋杀戒,

27回 不肯回头,是主意?”孙膑道:“老祖只知其一

27回 把燕人打塌了顶门,命丧无常,是主意?若不是毛遂相救,我燕人早

27回 尽杀绝。这也罢了,至金莲子与你仇,你为叫家将廉秀英把他害了

27回 同妖道动手,顾不得尸夏,你们为不把三叔的尸首抢回营来,去得无

27回 假形。”嗟叹不止。始皇道:“为老祖见了孙膑的尸首,这等惊异?

27回 走,忽听得一声吆喝:“你众人为此时才来?”众人闻言,抬头一看

27回 ”毛遂笑道:“三哥有话请讲,为斟起茶来。”孙膑道:“只因与海

27回 可惜。如今三哥叫我进秦营去,有处置?”孙膑道:“烦劳贤弟,想

27回 烦贤弟放出旧日手段,闪人秦营,愁宝贝不取了回来。”毛遂道:“

27回 脚—顿,打土遁而走。未知事竟如,且看下回分解。

28回 火是你放的么?”毛遂道:“再有人?我看这老祖坐在蒲团上打坐,

28回 应用。”金子陵问道:“祖师要炮用?”老祖道:“你有所不知,这

28回 圣主观看。”始皇大喜道:“此阵名?”海潮道:“贫道摆的是混元

28回 无极,后有天地,乃是先天妙用,能破得。”讲论未完,老祖催犼出

28回 “看澈了。”老祖道:“可知此阵名?”孙膑道:“此乃三才一极混

28回 ?”孙膑道:“有摆有破,这也有难?我今日既见此阵,且各归营,

28回 ”老祖道:“就限你三日,看你有本领?”说罢,各归本营。孙膑回

28回 ,毛遂问道:“三哥,今日看阵如?”孙膑皱眉道:“此阵十分险恶

28回 不论大小阵式,见—个就怕了。我不悄悄出营,与海潮对敌。况且我

28回 那个不惧怕,于他的体面甚大。我不变作他的模样出去,可以成功,

28回 这物件现在门外栓着,我既冒名,不就偷了他的脚力,骑了出去。”

28回 校看见,一齐跪下,口称:“王爷往?”毛遂道:“我去打阵。”军

28回 南郡王临敌,一个人马也不带,是意见,难道掠阵的也不用一人?”

28回 。”三位大惊道:“既是打阵,为不带人马,倘有差错,要我们徒弟

28回 用?快些去保驾要紧。”三位爷赤

28回 ,就在牛背上招呼道:“你等来此干?”众徒催马来至眼前,答道:

28回 那里锄土。展力道:“锄这些土来用,敢是填路么?”展凯道:“少

28回 把毛遂打下阴坑。不知毛遂性命如,且看下回分解。

29回 燕闻言大喝道:“该死的狗才,因妄报军情,南郡王爷现在青纱大帐

29回 ,曾临敌破阵。”军校叩头道:“老

29回 么法力,瞒过我们,去破阵不成?不往青纱大帐打听打听。若是去了

29回 暗道:“这事奇了,既然临敌,为骑牛不用拐。敢是换了兵器不成?

29回 “方才我在三叔跟前,议论军情,曾去临敌,你不信随我来看。”孙

29回 孙膑端坐定性养神。文通道:“如,我不哄你。”

29回

孙膑开目,问二人上帐到此干?二人就把原由说出。孙膑道:

29回 “我曾出阵呢?”孙燕答道:“是军校

29回 为我下山,今日失陷阵内,教我如解救?”遂对孙燕、文通道:“你

29回 紧。”孙膑道:“但我出家人,如搭救得他。”孙燕在旁道:“不妨

29回 人下山,破了混元阵,师伯看你有面目见我师父呢?”说罢往外就走

29回 就是三清道教老祖下凡,也不能奈于他。”文通闻言大喜道:“果得

29回 ,张奢开言:“不知先生光临,有贵干?愿乞赐教。”蒯文通道:“

29回 弱,能征惯战者亦有几员大将,为亚父只指名要这几个旗牌,与一名

29回 书吏故?”文通道:“亚父向贵国借这

29回 去,传左旗牌刘邦、樊哙、书吏萧、弓马手曹参、夏侯婴、周勃来见

29回 马手,都是面透霞光,头笼瑞气,异擎天玉柱,架海金梁。文通乃是

29回 一见,便道:“贤侄辛苦,请启如?”文通道:“六位旗牌现在营外

29回 六人。遂即问道:“还有一位,为不来?”文通道:“有位张良,乃

29回 点头道:“你叫什么名字?青春几,原籍处?”刘邦道:“小人祖

29回 王爷书上,指名叫小人等前来,如又不认得?”孙膑道:“我不过闻

29回 如此,此人姓樊名哙,这个姓萧名,这个是姓曹名参,这个是姓夏侯

29回 ”孙膑又道:“樊哙旗牌,你籍贯处?”樊哙道:“小人籍贯魏国,

29回 瞑目了。”樊哙道:“请问王爷,处见过小人的父亲,如称呼?”

29回 马提枪,出营迎敌。往对面一看,尝有三头六臂之人,只见一个带醉

29回 王翦一马上前,大喝一声:“步卒往,莫非来寻死么?”刘邦闻言,

29回 怒道:“匹夫,敢出言无状!你是人,敢拦老爷的去路。”王翦笑道

29回 不好,雷部天尊若伤了紫微星,如了得。忙伸手把宝剑托在云端,不

29回 邦外出,一两个时辰不见回来,萧便道:“刘兄出去,如不见回来

29回 ,且紫微亦在其内。想我出家人如把他伤得,若来破阵,只怕此阵难

29回 声:“贤徒,你道阵中打住的却是人?”王翦道:“不是孙膑么?”

29回 上,只是不曾把刖夫打在阵中,如是好?”海潮道:“这刖夫,我到

29回 ”王翦便问道:“天生这步卒,作用处?”海潮道:“天机不可泄漏

29回 敢逆天而行。又请刘邦等前来,奈于我,此恨难消。不是出家人心狠

30回 任。在云端上打躬道:“唤吾神有法旨?”海潮道:“无事不敢冒犯

30回 下位睡了。便问道:“三叔,今晚故如此睡法?”孙膑在底下道:“

30回 ,眼见把一个大帐围住,压神牌如落得下去。太岁爷看得明白,不敢

30回 ,还不遣将破阵,搭救毛遂,等待时。”吩咐擂鼓聚将,就把六位英

30回 户之功。”又命:“孙燕,你与萧同去,他虽不知武艺,只是他后福

30回 旗一指道:“诸神还不退位,等待时。”众神往左右一开,刘邦的马

30回

闲话少叙,且说孙燕领了萧等一干众将,齐齐催马,竟奔人城

30回 燕道:“往正东生门出去罢。”萧道:“不中用,你看东方上,大雷

31回 杏黄旗,又濛住了。孙膑道:“如,我料秦皇必不肯退兵,原来用遁

31回 是邪术。但不知秦人行此诡计,是主意?”

31回 ”回马往芦棚而走。你道秦营中如又有孙膑,原来始皇君臣,听了两

31回 牌一举,喝声雷部归位,忙问:“故如此慌张?”一言未了,只见孙

31回 即回芦棚。始皇忙问:“战孙膑如?”老祖道:“尽是纸人,此乃刖

31回 霭霭,青天无色,白日无光,不知故。”孙膑道:“又是海潮弄术,

31回 六甲等神,在云端上道:“真人有使令?”孙膑道:“无事不敢相烦

31回

拨树推墙处力,

31回 “不好了,我死也。”不知炮打如?且看下回分解。

32回 侯,老祖令你管炮,攻打易州,为这样糊涂,望自己的大营反打上三

32回 炮,伤了无数人马,是原故?”王翦闻言,忙跪下奏道:

32回

且不讲海潮圣人如祭炮,且说孙膑在营中静坐,心下

32回 头叹道:“你行的事真凶,可奈我。我也知燕国不久当灭,然有一刻

32回 也在空中,忙问:“众位龙君到此事?”四海龙王齐道:“奉了孙真

32回 人之令,在此行雨。请问众人到此故?”雷神道:“奉海潮圣人法旨

32回 皇道:“此时已是三更三点了,为不见炮响?”海潮道:“难道孙膑

32回 透,上了芦棚。老祖道:“王翦为如此,不放锁地雷轰易州呢?”王

32回 了,怎么放得呢?”始皇道:“为营中一点雨也没有,是缘故?”

32回 你来起行。”金子陵道:“吾主为又要撤兵?”始皇道:“孤的人马

32回 ,来至月房见礼。老君道:“师弟来?”海潮道:“无事不敢惊动道

32回 有神通,也难出三教之手。小皇有德能,有劳老祖如此用心。”传御

32回 了仙鹤,始皇跪地一躬道:“朕有德能,敢劳动掌教主师大驾降临。

32回 老祖闻言便问南极子道:“王禅为不到?”南极道:“已遣金霞童子

32回 一跳,忙喝:“什么人,平夜到此事?休要往里走。”王禅道:“休

32回 三更,我师父请了掌教金钩,到来干?”忙整衣冠,迎接入营,跪下

32回 出大帐,望高台而来。不知此去若?且看下回分解。

33回 人之位,实非轻易,岂是偶然。为贪恋红尘,妄开杀戒,不顾顺逆,

33回 ,以小犯大。今三教俱集,你还有话说?”孙膑膝行两步,说声:“

33回 罪过。只是弟子有万千苦楚,没奈才染红尘,开了杀戒,也不过尽弟

33回 开言道:“我儿,你接为娘的到此事?”孙膑见问,心中自思:“若

33回 秦人决战,侄儿应当在此助力,为差上邯郸?”孙膑道:“我与秦兵

33回 凡,设平龄会,我不敢逆天,没奈,只得撤兵回国,把易州存亡,付

33回 :“师父在上,既是撤兵回国,为又在此处安下营寨?”孙膑低首垂

33回 步,跪在檐前道:“微臣孙膑,有德能,敢劳吾主的大驾迎按,巨该

33回 陪笑道:“亚父易州恭喜,胜负如?”南郡王闻言,说不得一阵心酸

33回 ,罪该万死。”便把燕邦与王翦如交战,如破阵,后来海潮如

33回 三教圣人,如设下平龄会,如拘他去吩咐,如暗暗撤兵,到骑

33回 。此为飞蛾扑火,自送其命。吾主不遣将发兵,把孙燕擒住,斩草除

33回 鸣,料来此性命难保。大丈夫生而欢,死而惧,今日和秦贼以死相

33回 马陪笑道:“孙将军请了,此来有贵干?”孙燕道:“末将此来,不

33回 问,这易州是怎么平了,我三叔在处?”王翦道:“原来你上邯郸,

33回 强,是个好汉,今日你无家可归,不归降吾主,不失封侯之位。将军

33回 你想如?”孙燕闻言,心中伤感,落下泪

33回 。朝参已毕,襄王言道:“御弟从而来?”孙燕忙把来意说了一遍道

33回 。”孙膑一见,眼中流泪道:“尔故到此?”孙燕便把祖母差他上易

33回 郸侍奉老母。”齐王道:“亚父如去得,秦国因得了易州,必兵犯临

33回 淄,亚父若上邯郸,秦兵到来,人抵敌?孤想,亚父即思念老贵人

33回 ,不差人接来临淄,母子朝夕聚首,

33回 亚父之母,即孤之祖母也,请来有不可。”孙膑被襄王苦留,千般无

34回 抉起道:“我儿起来,你在易州为撤兵回国,难道秦兵退了,还是克

34回 答。贵人连问道:“我儿不应,是原故?”孙膑无奈,把雷炮攻破易

34回 已到边城关了。孤国将老兵衰,如是好?亚父有高见退得秦师?”

34回 不若先差勇将出去见阵,看胜负如,再定计策未迟。”襄王闻言大喜

34回 乃东齐三王爷田忌是也。你秦国为无故兴兵犯界,若知时务,速速退

34回 之分,且免刀兵之苦,王爷尊意若?”田忌大怒道:“王翦,孤屡伐

34回 霸业,犹不敢寻食诸侯,你赢秦得借天妄言。孤亦知你的本领,今

34回 “王爷住手,末将金石良言相劝,不量力如此。主爷比孙膑的武艺如

34回 ?他且不能取胜,必自取败名。”田忌愈发大怒,又

34回 世子此来,原为开心、今既不安,不回朝去罢。”独孤蛟道:“我们

34回 王妃差家将来接,身穿孝服,不知故?”南奉王大惊道:“快叫他来

34回 ,南奉王急得手打足顿道:“为着事,你且说明,再哭未迟。”家将

34回 冒火,怪叫王翦。未知田英往后如,且看下回分解。

35回 。谁知田英骁勇连胜数阵,这事如?”子陵奏道:“龙意万安,田英

35回 不如你,尚败在小子之手,国师有本领,与他对敌。”子陵道:“贫

35回 :“莫非金子陵么?你这玄门到此干?”子陵笑道:“贫道来出阵,

35回 小姐闻言大惊道:“你这丫头,为这等忙迫,什么不好?”丫头喘息

35回 姐,吓死贱婢了。”小姐道:“有奇怪,唬得这样?”丫头禀道:“

35回 丫头举起灯笼:“待我看分明,系等之人?”丫头即将灯笼举起照耀

35回 :“虽则圣母之言应验,但不知若。倘有不测,其祸不小。”小姐道

35回 伤,昏迷不醒,怎来至此间,此地名,谁家府第?可说与吾知。”夫

35回 ”就把王爷伏在马上闯至府中,如安置,美容如医治,一一说知。

35回 。”田英道:“贤母女救命之恩,有不依?”夫人道:“臣女蒙圣母

35回 了花烛,然后跟千岁到临淄报效如?”田英道:“任从尊命。”夫人

35回 报知,襄王闻言道:“今无良将,以抵挡,恳亚父慈悲,略显神通,

35回 平身。襄王陪笑道:“梓童上殿为事?”娘娘道:“臣妾在昭阳,闻

35回 排一阵,相助成功。”襄王道:“为暗排,请道其详。”孙膑道:“

35回 四面八方埋伏。不知拿得金子陵如?且看下回分解。

36回 不放心,孤同老亚父去西门掠阵如?”孙膑道:“龙意万安,国母此

36回 ,心中疑惑:“既然敌将当先,为不与我动手,反在东方驻扎,难道

36回 地长安,各分疆土,两不相及,为擅敢兴兵,来伐我国。都是尔等奸

36回 膑逆天而行,到底难免雷轰之苦。况临淄小国,反敢抗拒天兵,终徒

36回 我金石良言,贵人是掌昭阳大权,苦抛头露面,自轻自贱。不若圈马

36回 暗想:“此时还不显出武艺,更待时?”想罢,把刀法改换,大叫:

36回 见,冷笑道:“这不过是九龙条,足为奇。”遂在怀中取出一条神杖

36回 将一块神石打他,犹恐不能济事,不将这五块,按上中下左右,齐打

36回 神石喷了五口血水,喝一声“五神在,还不与我收回神石,更待

36回 我呢?我是高山得道的门徒,生而欢,死而惧?凭着我的本领,闯

36回 意,紧依脚力,高声大喝:“来者人?敢拦贫道的去路,通你名来。

36回 ,把妖道立劈开两段,不足为奇,不拿个活的,进城献功。”想定主

36回 ,心中自思:“左肋亦不知伤得如?”连忙解开道袍服一看,虽然中

36回 我与展将军往日无仇,今日无冤,不行些方便,放我出了重围,岂不

36回 杀了,如今被困,性命只在倾刻,不施展法力,杀出重围。”想罢,

36回 三者赖众将虎威,大败秦人,臣妻功之有。”襄王笑道:“休得太谦

36回 寸心。”娘娘连忙叩首道:“臣有德能,敢劳王驾赐酒。”

36回 :“王叔临阵,被秦贼暗算,败走方,你因一去数日,才得回朝?

36回 另有能人调度。国师的阴阳有准,不占算占算,便知甚人摆的金锁阵

36回 疑惑,就问“国师占算一番,果是人摆阵?或凶或吉,快快来说,为

36回 不言不语,观看爻象,面带着惊疑

36回 ,是原故?”金子陵放下金钱,转身望

36回

要知君臣如商议?且看下回分分解。

37回 ,大惊失色,叹气连声:“这便如是好?”子陵奏道:“吾主但请放

37回 “祖师爷清净无为,正唪皇经,为擅自嗔疑,就要下山,不知要往那

37回 此次若再下红尘,重开杀成,不知日了局,诚恐有累圣德。既然孙膑

37回 要往前进步,此是军师营中,到此干?”毛奔道:“你等快去说与王

37回 王大喜:“王婶既会调治,不知是药料?”美容道:“不须凡物,有

37回 ,睁开眼见了美容,便问:“此位人?”美容上前奏道:“臣妾乃护

37回 孙膑现在临淄,料难取胜。众卿有高见,若有人胜得孙膑便罢,如无

37回 相迎,忙回笑脸,便问:“真人有高见?”毛奔道:“贫道既然下山

37回 奏报,便问孙膑道:“五雷真人是等之辈,指名要亚父会敌?”孙膑

37回 真人,不在云光洞学艺修真,到此干?”毛奔道:“我也不是私自下

37回 皇,并吞六国,原是天命。真人为逆天而行,在易州大战数年,损伤

37回 ,与你讲和。你就该归山返洞,如贪恋红尘,又在东齐生事,暗摆八

37回 我等玄门所为。不知南郡王意下如?”孙膑道:“真人说的句句都是

37回 空一指,喝道:“还不退下,更待时。”一言未了,只见空中云收雾

37回 叫:“毛奔,你怎么走迷了路,为团团走转?我不赶你,你慢慢走罢

38回 皇明知故问:“真人临阵,胜败如?”毛奔惶恐说道:“再不要说起

38回 的妙计。”始皇道:“既有神书,不早说。传旨,快办素宴上来,孤

38回 齐天,才得师兄下山相助。不知要物镇压,早早吩咐,差官取来预备

38回 ,口称一声“真人,你观看神书如?”毛奔说道:“贫道按神书行事

38回 件得来应用。”始皇说道:“所要物,待孤吩咐取来。”毛奔说道:

38回 前,口称“真人呼唤小神前来,有差遣?”毛真人说道:“无事不来

38回 ,降至台前,口称“真人令吾神有使用?”毛奔道:“吾奉海潮圣人

38回 喝一声道:“真魂还不出窍,更待时?”言未尽,只见王翦顶上放出

38回 知母子一别,再难得见面,无可奈,君命传宣,只得忍痛即辞。悲悲

38回 行礼。口称:“圣主呼唤为臣,有使令?”

38回 讨战,指名要请亚父出去。这事如处置?”孙膑回奏道:“毛贼道被

38回 貌辨色,口称“亚父占算,吉凶如,一时这样失色?”孙膑奏道:“

38回 饶你一命。你原许我三日退兵,为失信,反覆无常,又来讨战。再若

38回 膑冷笑道:“你休夸口,待我看如阵势?”抬头西北角上详察,众将

38回 回出要紧。”要知孙膑进阵生死如?且看下回分解。

39回 皇迎接坐下,便问:“真人恭喜如?”毛奔即说五雷打住孙膑。始皇

39回 ,大喝“本命星还不速下坠,更待时?”只见一颗明星,清光耀目,

39回 人又道:“你去进朝打听,三日为不来?”孙燕领命,出离凤阁,进

39回 :“御弟请起,只几日贵人病体如?”孙燕奏道:“饮食不进,病势

39回 重,御弟不在凤阁伺候,来此见孤事?”孙燕奏道:“奉祖母差遣,

39回 来此访问三叔的下落,不知今在处?”襄王见问,紧锁双眉说道:

39回 已经受累不浅,尽该归山悟道,为又往临淄惹下罪灾。如今困在五雷

39回 门徒,上前叩头,口称:“师父为双眉不展,脸带愁容?”毛遂说道

39回 红尘杀戒。况且你师伯行事又错,苦逆天而行。如今又困在五雷神兵

39回 道:“师父不知阵法,不能解救,不转请几位祖师下山,救他一救才

39回 ,忙问孙燕道:“你打听三叔今在处?”孙燕见贵人病重,就不该实

39回 老的母猴,便暗叫一声“师父,为打发我到此处,与畜生讲话。”正

39回 想,那老猿开言问道:“仙长到此干?”蒯文通答道:“无事不敢擅

39回 。”老猿又道:“毛真人请我猿儿干?”文通答道:“只因师伯孙伯

39回 他下山便了。”文通答道:“令郎往?”老猿回道:“山中采药,不

39回 笑,口称一句“仙长久违了,到此干?”文通就说了一道。老猿又道

40回 猿你无事不来,今日前来见我,有话说?”白猿满眼流泪道:“老祖

40回 子回去。”鬼谷子道:“你方才为说是恼恨老毛遂。”白猿道:“不

40回 兄。童儿一见,笑问:“猿仙到此干?”白猿道:“掌教师祖可在家

40回 你不在洞中修炼奉母,来此见我有事情?”白猿跪爬半步,叩头已毕

40回 ,便问白猿:“孙伯龄在临淄所为故?”白猿就将孙膑因拐打毛奔惹

40回 奉三教之言词,准他忠孝两全。为海潮圣人霸道,忘了三教之言,差

40回 祥云紫雾,定有真人在内,不知是洞府?先来匆匆过去,我亦未曾留

40回 神。我如今不进去看看,倘有能人在内,现成

40回 ,就拘他下山,助得一臂之力,有不可。”想罢,拨转云光,竟奔西

40回 得树木皆动。问道:“你这老猿从而来?”白猿闻听大惊:“有什么

40回

白猿即便说道:“孙大圣为被压在此。”美猴王道:“一言难

40回 受难。大圣你有移山倒海之力,为甘心受困?”美猴王道:“此叫做

40回 。”美猴王道:“你有什么事情,不明言?”白猿道:“我有个结义

40回 怕什么天兵百万,要破他阵势,又难哉。”白猿道:“果然大圣去得

40回 能行,今日自己也顾不下来,还有心思去救人家。只今我有一个好朋

40回 就是我家祖师,现在洞中,你问他干?”白猿道:“既在洞中,有劳

40回 圣既压在五行山下,差他到此,有话说?”吩咐童子:“请他进来。

40回 摆仙腕,扶住襄王道:“我出家人能,敢受贤王全礼。请起请起

40回 南极子大喜道:“若得此人前来,愁此阵不破。”正说之间,就有黄

40回 极问鬼谷子道:“不知他在阵中如?贤徒你与出家人占算占算。”王

40回 口尊“骑虎仙长,道号仙名,到此干?”王敖道:“吾乃云梦山王禅

40回 知从哪里破起,意欲进去见孙膑如,看有什么机会,可以解救才好。

40回 真言,即有神将,看见都要回避,以第子去不得?”南极道:“你知

40回 西门而来。即时进内,未知进阵如?且看下回分解。

41回 孙膑而来,不过到阵中看看方向如,要与五雷真人讲明说和,乞上神

41回 翁说道:“你既有杏黄旗护体,为这等昏迷失智?”孙膑说道:“祖

41回 白猿可以去得。”南极子道:“如他去得?”

41回 声大喝:“你等这些毛神,在此作勾当!”守天罗的丁甲、监察伽蓝

41回 喜。点头尊声:“大圣,我孙膑有德能,敢劳重恩,远来搭救。”白

41回 明白之理。故此一声大喊:“你是人,快些闪开。”

41回 看见李长庚,白猿道:“金星到此干?”太白金星道:“我闻大圣压

41回 相,个个着忙,一齐喊道:“你是方妖魔鬼怪,休往前走,仔细看我

41回 故,细说一遍。始皇道:“现今如发落?”毛奔道:“他已有半仙之

41回 ,口中叹气。东方朔道:“老祖为以愁眉?”南极子道:“道友,原

41回 叫起来,未知东方朔、白猿逃走如?且看下回分解。

42回 ?”子陵道:“我们再算算,看是人至此?”忙拿了三个金钱,走到

42回 大喝:“毛奔你不在高山养性,为擅自逞强,摆这五雷神兵阵,与孙

42回 膑为仇,是原故?”毛奔闻言,口尊“祖师在

42回 死。今日出家人若不处责于你,如拘束群仙。”吩咐拉下去,用仙杖

42回 日回来,面目失色,精神憔悴,是原故?”假毛奔倒也假中说真,就

42回 神书,却也不妨,不要紧,看他有本领破得此阵,救得孙膑呢?我当

42回 称“祖师,不知这本神书的内中有奥妙?”海潮道:“贤徒,你不知

42回 见海潮。海潮说道:“这孽障诓书用?”帝君回言:“依弟子看来,

42回 难道假的不成。“帝君道:“祖师不占算占算。”海潮点头称是,忙

42回 他讲和,放了毛奔,不动嗔痴,有不可。”海潮大喝道:“你在洞中

42回 称为首坐,管辖二十四洞散仙,为这般懦弱。南极子仗着掌教之尊,

42回 仙一见,喜之不尽。忙问“事体如?”东方朔笑嘻嘻的说道:“骗了

42回 救了出阵,祖师爷还不送神,等待时。”南极闻言,点头称是。在袖

43回 声:“普化天尊,还不入窍,等待时。”只听得金鞭响亮,这个真魂

43回 一声:“老祖下山,带领这些门徒往?”海潮圣人冷笑道:“无耻的

43回 行事,拐打毛奔,你就该劝解。为反令东方朔偷盗神书,又将毛奔擒

43回 前见证。今日孙膑保齐正是尽忠,为逆天。你反遣毛奔下山,摆下五

43回 悲,忙问孙燕道:“老贵人临终有遗嘱?”孙燕含泪回道:“只因三

43回 当值官:“东方老祖与南郡王在于处?”当值官就将东方朔损目,南

43回 大骂道:“你这妖仙,我等与你有深仇,为摆此恶阵,险些累我丧

43回 真人离座稽首:“请问祖师爷,为忽然发怒?”海潮真人长叹道:“

43回 道:“待弟子占算占算,看风火是处来历?”才屈指,大惊道:“白

43回 他不是人,教白猿受灾,你们于心忍,如今叫我怎么救他?”南极仙

43回 说道:“你到秦营打听,看他锁在处,救他出来。如若不能下手,再

44回 ,再与掌教商议,前来救白猿,有不可。”想罢,翻身转出后帐,那

44回 皮鞭打了三百有余,他处人多,如下得手。我看得心上不忍,故此先

44回 闻言大惊道:“刖夫又来闯营,如是好?”金子陵与王翦一齐奏道:

44回 一声,爬将起来。大叫道:“好,人打我?”啄木真人刚说一声:“

44回 翁又道:“大约此时天交五更,为此时还是这等黑暗?”毛遂说道:

44回 不好,列位都来看看。”众人不知故,王家兄弟与东方老祖一齐出殿

44回 观看,俱说声不好。掌教老祖不知故,忙问道:“做甚么?”王禅口

44回 用桃叶渡,躲在暗处,见机施为如?”毛遂道:“妙。”一齐起在空

44回 话。”又听得始皇问道:“老祖有妙计?”

44回 拘几位前来,就与海潮圣人斗法如?”南极仙翁说道:“怎么好劳动

44回 稽首说道:“二祖师,拘唤小仙有法旨?”西方朔欠身说道:“无事

45回 在那里收风,心中大怒,喝道:“方毛神,敢来破我仙术。”那位神

45回 想:“我若不先打发这大眼儿,如下去救得王翦。”便忙在豹皮囊袋

45回 不是南极、孙膑二位的对手,我今不诈败,引他到西门,自有老祖接

45回 便催分水兽上前问道:“正神在此干?”龙神答道:“小神奉南极仙

45回 神术不灵,原来有他们在此。如今不回营,与老祖商议,再作道理。

45回 言,大惊道:“既然师弟败走,我不助他一臂之力。”催开水兽,也

45回 暗想:“他们二人俱去,我在此如是刖夫对手,不如回营去罢。”传

46回 一员战将,倘敌人祭起法宝,他如招架,我且去帮他一臂之力。”忙

46回 不见。因想:“众徒去了许多,为风雷之声,一些俱无,是原故?

46回 会上,三教圣人之言么?今日你如又动嗔痴,公然下山,自取烦恼。

46回 言词,我上云光,你就上天台,为又在临淄暗排金锁阵,困住金子陵

46回 鞭。海潮便问道:“来的二位道者名?敢拦贫道去路。”二位仙长大

46回 旁边笑道:“天已交二鼓了,吾主不出营观敌,看看无当老祖法力,

46回 一回老祖又断送了我秦兵百万,如是好。”金子陵道:“待臣领兵前

46回 去接应。”始皇忙道:“如使得,孤这里只有国师你一人保驾

46回 一低,正中背上。未知打得袁刚如?且看下回分解。

47回 王禅你与出家人占算占算,看看如?”王禅闻言连忙掐指一算,便知

47回 ,料他仗着三花聚顶,只道贫道奈他不得,聚仙阵又不能困他,我且

47回

列位看官,你道南极仙翁因有此至宝,原来此宝乃是元始天尊

47回 实不知耻,昨晚才吃大亏,今日有颜面又来。”海潮老祖大怒道:“

47回 有一时闹一时,我与你红尘游戏,必大动嗔痴。你家令徒,并非出家

47回 子,怎敢小看于我。谅你此阵,有奥妙。你敢欺我,与我见个高低罢

47回 昨夜败阵,喘息未定,今日又来,必要寻此苦恼。”海潮老祖一声喝

47回 心,纵有千般法宝,怎能奈得贫道。”抬头往上一看,便哎呀一声,

47回 急忙上前扶起。问道:“好好的为跌下犼来?”海潮圣人早叹一声气

47回 ”二位真人又问:“既如此,我们不往上方一闯,或者倒得闯过,就

47回 道:“老祖,你既知此阵利害,为又闯进来。只怕这一回,老祖你有

47回 得莲花仙,即便大叫:“来者你是人?”莲花仙笑道:“海潮老祖,

48回 连成一片,也不见那一面黄幡在于处。只听得一声牛叫,海潮老祖道

48回 有一番恶战。”遂用剑一指道:“处妖仙,敢拦我的去路么?”竖眉

48回 :“这位老者,你是那洞真仙,为挡住出家人的去路?”皓发仙道:

48回 “海潮老祖,你如连我都不认得,我乃皓发仙是也。

48回 不能出阵,反损我的四件宝贝,如是好?”遂与持钟、击磬两个门徒

48回 动手,还有一个接济,老祖以为如?”海潮老祖闻言,点首道:“贤

48回 :“众门徒都是修真得道之人,如打在坑中,—个个如泥雕一般,必

48回 法术镇着他们,故此痴迷。只是如救得他们起来?”此时就无法可施

48回 ,心下为难。一会道:“有了,我不叫持钟与击磬两个门徒,下坑去

48回 遂止住,便叫一声:“三哥,我们不追上去,把他擒获呢?”孙膑道

48回 重,乃是一家教主掌教身分,也奈他不得。我们不过困住他了,耐他

48回 日只剩得只身一人,又无帮手,如闯得出去。他们虽不奈得我,亦

48回 ,也难免三山五岳的道者耻笑,有颜面见三十六洞真人。我今直去寻

48回 膑细想,海潮老祖不过一时之错,必揉损道心。今日若肯归服,请下

48回 然回山而去。海潮圣人,你意下如?”海潮老祖未听言完,心中大怒

48回 祖提剑催犼望东慢慢而去。欲知如端的,且看下回分解。

49回 弟正在洞中揣摩道德经,道兄你为不到我处走走?”东华帝君道:“

49回 你令师海潮圣人,不在洞中修净,苦又下红尘,动人间嗔痴。”东华

49回 教太甚。我们大众俱要下山走走如。”五位老人一齐说道:“言之有

49回 及众位真人出来,未知众位尊意如?”中华帝君说道:“我们且不要

49回 阵,尚未见出阵。目今不知生死如?”五华帝君听罢,说道:“众位

49回 有人来砍聚仙旗,便大喝一声:“处妖道,敢来砍倒聚仙旗,要伤吾

49回 而来。白鹤童子一见大惊,不知是物件,伸手来接,连手也粘住了。

49回 ,口称“道长请了,不知帝君到此干?”西华道:“好南极子,你是

49回 逆天而行,你该责罚于他才是,因反助孙膑,暗摆下聚仙金光大阵,

49回 南极老祖冷笑道:“帝君,你说的话?教我叫孙膑与他陪个礼,这话

49回 手中金钩一指:“南华帝君,你为也来扶助海潮圣人,与贫道动手?

49回 掌教的祖师,我岂不知三教同源,必亲来此处。今见你把海潮圣人困

49回 是年高有德之人,你我同道相亲,必为了海潮老祖,就把老脸变了不

49回 ,岂不把五老体面都丢了,那时有脸面。我有金玉良言,请你们各归

49回 西方朔,你兄弟二人在海外散仙,等逍近自在,因听信南极子调遣

49回 ,我焉能饶你。”要知王禅老祖如对答,且看下回分解。

50回 ”五老一见说:“南极子已败,为不进阵中,反往东北方走?想是要

50回 潮老祖道:“且不必讲论,只是如从那里出来?”东华帝君等说:“

50回 ”海潮老祖道:“中华帝君现在于处?”四位帝君齐答道:“他尚没

50回 帝君问道:“众位真人,如今在于处?”海潮圣人答道:“众位真人

50回 正在陷仙坑。”四位帝君说道:“不上前去救他两个,一齐前去闯阵

50回 ,必然胆战心寒。但不知孙膑在于处?”海潮老祖说道:“这刖夫到

50回 灰烬。南极仙翁一见大怒道:“因把我的宝幡烧了,怎肯善罢轻饶。

50回 道:“帝君去而复转,看此阵势如?”中华帝君不敢说明,眼看着拔

50回 喝道:“你这骑雀儿老头,在此处干?想你也要下去作伴么。”中华

50回 下着忙:“这个老头儿到也利害,不将龙须扇扇他几扇。”想罢往上

50回 这到凑巧,他在底下,我在上头,不趁势打他一如意,管教他命伤无

50回 “这孽畜果然利害。无法破他,如救得海潮圣人。况此猿眼儿尖快,

50回 他往上看我,我不抓一把砂子,往下一撒,迷住了

50回 又惧龙须扇利害。正是无法奈白猿,只管在云端之上往来徘徊,迟疑

50回 满心欢喜,忙举手说道:“杨元帅往?”杨戬催云正走,忽然听见招

50回 ,认得是中华帝君。便问:“帝君事在此?”中华帝君答道:“只因

50回 如此,不能强请,乞将神犬借用如?”杨元帅答道:“可以使得。”

50回 来救护,却被四位帝君缠住。无奈往后败走。海潮老祖及四位帝君,

50回 应:“圣主万安,有老拙等在此,惧这刖夫作怪。把孙膑抬上帐上。

50回 不过南极子使唤打扇斟茶小辈,有本领,且把绑在棚柱上,只单打孙

50回 想:“广文师兄他是神通广大,因今日也在此吃亏,难道他又弄玄不

50回 海潮老祖说道:“你且在里头坐坐妨,你是有神术的,看你怎样逃脱

50回 大吃惊。这是我祖师镇洞之宝,为落在海潮老祖之手中。如今他紧紧

50回 ,喝令众仙擒拿。未知白鹤逃出如?且看下回分解。

51回 走脱道童了。”海潮说道:“要他用,务须看守孙膑要紧。”一声传

51回 南极老翁闻言大喜。王禅道:“为不见了孙膑?”白猿道:“我见孙

51回 在受罪,祖师不愁,反现喜色,是原故?”南极老祖笑道:“众位有

51回 祖笑道:“这个刖夫,安坐木笼,用去拿。”二位真人道:“孙膑方

51回 :“打杀我了,我是死罪之人,为下这般毒手打我。”王翦闻言,就

51回 祖问道:“你是什么人,在木笼内干?”军士叩头说道:“小人头号

51回 小人如此毒打。”始皇问道:“你故假装孙膑,在术笼内。”李亚西

51回 疑惑:“明明将孙膑装在木笼,如变了军校,听了此事十分难明。传

51回 弄术盗了去,他即是前哨弓箭手,不放了他罢。”

51回 人一齐问道:“师祖此风过去,主吉凶?”南极老祖说道:“众位道

51回 商对付之法。”毛遂说道:“这有难处,就把四海龙王请来,他那里

51回 火,我这里喷水。自古水能克火,难之有。”孙膑听罢说道:“不中

51回 ,我自有无穷法宝,他不能奈得我。”吩咐白鹤童儿速回本洞,即将

51回 举金如意一指,大喝一声:“来者人,黑夜之中,妖仙到此干?”

51回 面目转色,强笑道:“光天之下,处不可游行,你难道管得我不成么

51回 来,再作道理。但不知锁仙牢在于处?”抬头四顾,只见东南上有一

51回 救出众仙,齐心共去擒南极子,有不可。”想定主意,忙步上前,去

51回 殴,谅三宫六院城内难以兼顾,我不一火焚烧,岂不是好。”想定主

51回 火了。众仙人却救不出来,这便如是好?我在祖师面前,说下大话,

51回 难以下手,科这四门上无人把守,不就在黑地放火来,管教满城烧得

51回 空中来了一位道者,高声大叫:“处妖道,休得在此作怪,我在此等

51回 东华帝君看毕大喝一声:“来者是妖道?”竖眉仙听见,大笑道:“

51回 而来。东华帝君大叫道:“来者是妖道?快通名姓。”道者笑道:“

51回 花,非同小可。谅必敌他不过,我苦和他恋战。”遂即虚打一如意,

51回 量天尺。东华帝君大怒道:“你是人,敢在我跟前出此狂言,快通名

51回 祖心中一想道:“我赶他到哪里?不将他拿下罢了。”忙在身上取出

52回 接着。海潮老祖便问劫牢的事体如,东华帝君即便将临淄城中有了准

52回 大汗,劳劳他的精神,不知此计如?”南极老祖说道:“此计甚妙,

52回 ,他扮孙三哥待我扮掌教,你道如?”南极笑道:“真人,你且变变

52回 算好汉。”金眼毛遂说道:“变变难。”便叫承奉官,快取几根荆条

52回 出城迎敌去了,但不知先天袋放任处?等我上去看看。”隐住身形,

52回 ,上放着先天袋,心中想道:“我不先取了此宝,再去锁仙牢搭救众

52回 ,暗喜道:“此时再不下手,更待时。”忙忙三步当作二步,抢上前

52回 ,于今又添上了孙膑,料难支持,不败回营去,保守秦皇,等老祖回

52回 狐疑。两下大叫,这边说:“你是人,敢扮他人前来吓人,你是假南

52回 吓得吐舌摇头道:“真真古怪,为有诈多海潮圣人,又有许多南极、

52回 在慌乱之中,彼此还两不分真假,况这些肉体凡夫,如认得。”只

52回 道:“我得了他的宝贝,那先天袋不拿出来,把他众人装了在袋内,

52回 ”即忙冲入圈中接战。不知胜败如?且看下回分解。

53回 弟的乱讲道:“这事真真古怪,为竟有许多同样的人。你们看看,那

53回 人只吓得目瞪口呆。秦皇道:“如是个破口袋,老祖却偷了回来。”

53回 ,两目一睁,又叫一声道:“我有面目回山掌教,我定与南极子、孙

53回 双目望着五老道:“列位帝君,有妙计,可以搭救众家门徒,以报今

53回 、孙膑有法力也难顾,只可自顾,暇去救得别人。”海潮闻言大喜道

53回 到怎样?待弟子算他一算,看是如?”南极道:“广文言之有理,你

53回 且算他一算,快些看看,他又要作事,做什么计较奇谋来救他众仙门

53回 然三教圣人下山,亦不能奈他的,况我出家人。”众位仙真问道:“

53回 他的宝贝是等法宝?”

53回 就遍处俱是枝木,无容针之地,又可破。西华帝君他执掌庚辛金,金

53回 牢,休要又中了他们的诡计。你们不算算看,有防备没有?”“他们

53回 然就算得出来。只因问真人俱现往处,此时候将交三更,众位真人是

53回 活动。”秦皇道:“不会活动,如跟得海潮老祖进营。孤家心上实是

53回 孤家单怕泥胎是会作怪的,今日如,吓杀孤也。”大叫:“齐国难平

53回 把那些泥胎尽行打碎。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

54回 ,全然不灭。海潮圣人正在无可奈,恰遇着五老进营而来,有南华帝

54回 率宫,问他的掌教太上老君,彼如不约束众门徒,以小犯上之罪。”

54回 ,他也不治他们之罪,此时却是如奈得兜率宫。”海潮老祖道:“贫

54回 无,进退两难。五位帝君,你们有妙议,与我出家人出这口怨气。”

54回 ,参见道:“帝君唤本土神土地有使用?”中华帝君道:“无事不敢

54回 黄豆大,大笑道:“帝君,此珠有作用?”中华帝君说道:“贤皇休

54回 更时分,起了红光一阵,至今不知故,特来禀知,请令定夺。”孙膑

54回 阵红光,其中定有一个原故。老祖不与弟子去看看,是凶吉?”南

54回 他应改摆在西北乾天布阵才是,为正在东北角上艮地上呢?”南极道

54回 。”毛遂笑道:“呆物,你晚上因不睡觉,天交五更,鸡鸣了三遍,

54回 ,至今才回来。”众仙齐道:“如的不通知我们前去走走?”毛遂笑

54回 毛遂问道:“方才去看些什么?如回来俱有不乐之色?”南极子道:

54回 妙计。”孙膑闻言道:“毛真人有妙计?”毛遂道:“三哥你都知道

54回 忙上前拦住,说道:“毛贤弟,为因几句笑话儿就有去志,千看万看

54回

毛遂大笑道:“这有难。鬼谷子,你兄弟若拿杯茶来饮

54回 一扭,身形就不见了。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

55回 可,且有五老、海潮等,你一人如去得。”毛遂道:“看众真人的嘴

55回 ,这一回去,南极问我阵中光景如,怎的回答。若说我看见阵势利害

55回 台上。暗想:“阵势大概知道了,必细看,出去罢。”便回身仍往南

55回 人入,不许放人出。还不去,更待时。”毛遂闻言抬头一看:  红

55回

若问此人姓氏,

55回 南极与孙膑入阵,不许出阵。你如入来又要出去?”毛遂道:“小弟

55回 不出什么东西,心中狐疑:“阵中故有个黑影?”掐指一算,不觉笑

55回 ,你可敢去打?”孙膑道:“要破难之有,你同去,我随后来。”吩

55回 幡向上一举:“五雷神不下,更待时!”立时听得满阵雷声,五雷从

55回 去罢。”孙膑道:“你无脚力,如跟我。”毛遂道:“骑牛背后,共

55回 雷水火围住不透风,门户不见,如出去。”忙跳下牛来,孙膑道:“

55回 在孙膑怀中坐下,孙膑道:“你如挤到这里?”毛遂笑道:“你取杏

55回 二人一牛,挤在一处,不知后事如,且看下回分解。

56回 ,孙真人与四位进阵,吉凶难保,不占算占算,看是如?”南极道

56回 打阵,使他各顾不暇,你等以为如?”东方朔道:“老祖言之有理,

56回 师,你看天兵天将,可利害么,如不动这旗为一个个俱不见呢?”

56回 手,破了困泽阵。”你道降龙仙如破得困泽阵?原来降龙仙去破困泽

56回 大笑道:“拔山真人,你阵中还有法,只管使来。”拔山真人大怒,

56回

求生尝见生。

56回 中央笑道:“翻江真人你还奈得我?”翻江真人大怒,祭起定海珠来

56回 光。南极老祖尚不能破先天法宝,况他人。王禅知道利害,不能破得

56回 而来。王禅便叫“兄弟你的本事如?”王敖见兄长,便兜住虎道:“

56回 :“先天法宝利害,我们的法宝如破得他的。”王敖抬头一见二祖西

56回 了他们,问道:“列位真人破阵如?”众仙道:“先天法宝不能取胜

56回 能破中华之宝。并不知众仙打阵如,至今不到。彼此正在猜疑之间,

56回 等候,待贫道绕道而行:看看他如?”众仙道:“快些打听打听。”

56回 要知西方朔去寻东方朔的事情如,且看下回分解。

57回 兄长,心下着急道:“东方老祖为不见,此时还不回来呢?我等入阵

57回

三魂七魄归处,

57回 妖仙,岂敢进来抢尸首,我看你如出得去。”一拍青鸾,飞下台来。

57回 ,在前面说道:“休得前来,你是方道士,走吾汛地,有吾神在此镇

57回 中吃了一惊:“他带污秽尸首,如与他对敌。倘若放走了,负了海潮

57回 见大喜,说道:“此时不走,更待时。”于是催开脚力,腾空而去,

57回 狐疑,暗道:“众仙俱死不成,如止他一人回来。”正欲传旨排驾,

57回 ,心下大惊。忙说道:“二祖你如出得阵,那得尸首是那位仙家的?

57回 就在驾前放声大哭。便将入阵中如破阵,如死了,如出来,说了

57回 也法力不大,纵去也是无用。如今不奔五行山,去问孙大圣,他是荐

57回 中早已看见,喊道:“好呀,你为到这里看我?”西方朔闻言,跨下

57回 法力,可能胜了他么?你如今到此干?”西方朔闻言,即流下泪来道

57回 却被二郎神的哮天犬咬伤了眼,如在森罗阵身死,如抢尸回来,一

57回 叫,个个吃惊:“这猴头又不知为事怒了?等我们快下去看看。”便

57回 ,可救兄长?”大圣道:“老孙如知道,若是老孙出得来,我就到兜

57回 旁说到:“你不认得,我送你去如?”西方朔闻言,吃了一惊,忙问

57回 劫数。孙膑虽有偷天换日之能,如胜得他过。惟有赢秦氏无厚德于世

57回

西方朔忙问:“应当拜洞神仙?乞求指示。”菩萨说道:

57回 脸上一洒。这甘露能使白骨生肌,况救此有道行之士。甘露方到脸上

57回 人坐下,东方朔忙问:“尊者到此干?”尊者便将西方朔到南海求救

57回 似雷电一般,瞬息之时,不知到于处。

57回 此阵难保。连忙问道:“尊者至此干?”尊者道:“只因东华帝君你

57回 与海潮圣人说知此事。不知后事如,且听下回分解。

58回 ,心中大喜,一齐问道:“事体如?”西方朔急道:“来了来了,圣

58回 心下狐疑:“五个孩子做得甚事,教孤亲自迎接。”大有不悦之意。

58回 。”五位尊者一齐还礼道:“吾等能,敢劳大驾亲迎,罪过。”

58回 ,天地有好生之大德,视此黎民,故遭此重危,万劫不回,真真可叹

58回 笑道:“治国安邦,若无良将,如使得。”便向下道:“各位皇兄御

58回 不离山,临淄城还要贤王威镇,如去得。”襄王闻言,正自无言,忽

58回 又吩咐不许临敌,祖父之仇,不知日能报。”正在府中走着,只见黄

58回 :“老祖与臣叔孙膑众仙长,今在处?”襄王便把遭困请救之事,说

58回 相貌虽然古怪,但只身弱短小,如破得万恶的阵。”无奈上前参见了

58回 位散仙着忙,便问南极老祖:“如,西方二祖与三位道友去了许久,

58回 不见回来,却是为?”南极老祖道:“众位有所不知

58回 看,只见满天星斗。列公,你道为?原来五小主在空中留住,等到三

58回 ,一指道:“天罗神还不退位更待时。”天罗神见是五小主的法驾,

58回 ”毛遂道:“三哥莫哄我,你又如知道?”孙膑道:“你便抬头看,

58回 孙燕用枪刺来。心中大怒道:“因凡夫暗伤我出家人。”一提仙禽,

58回

那些凡夫凡马,如见得天兵,纷纷落马,叫苦连天。

58回 遵法旨。遂又对五老道:“帝君等故动此嗔怒,排此大阵,必定治住

58回 众仙,又是为?”五老齐道:“非贫道等妄动嗔

58回 了我的法宝,量南极子也奈不得我。吾等情愿弃此天职,与掌教诸友

58回 ”五位尊者齐笑道:“帝君,你如道德,故说出如此话来,岂不伤

58回 ,心中不明。“我被南极绑来,如俱在此处地方?”只听得南极子道

58回 起来,忙问国师金子陵道:“这是处妖仙,假冒老祖的门徒,恐怕此

58回 人民涂炭,况他的法力无边,我营人是他的对手。老祖不惹他罢了。

58回 海潮满面羞惭,半晌不语。未知如回答,且看下回分解。

59回 我。今要从此归山,则前此下山为,岂不被人耻笑。欲冲撞秦皇几句

59回 拦当得住他的妖法。贤皇尊意以为如?”秦皇见海潮圣人面红过耳,

59回 齐站立。老祖大呼道:“众贤徒如今日得回来?”众真人见了海潮,

59回 般法宝。怒的既然放回众家门徒,必又讲这些大话。遂即领众门徒进

59回 ,忙迎上去,打稽首:“尊神下界事?”中间那个三只眼的道:“吾

59回 不染此劫了。请问道友,进天门有大事?”海潮圣人道:“贫道乃海

59回 五老归山,秦营中不过剩下海潮,必涂炭生灵。不如得些好意,回首

59回 荡,忙拔下杏黄旗往上一指道:“处神祇,还不与吾落下。”五位正

59回 吃惊。忙拱手道:“尊神法驾至此干?”五位正神连忙还礼答道:“

59回 可缓迟几日。”孙膑闻言忙问:“为先慢后急?”五位瘟神道:“此

59回 等就手杀他一个措手不及,你道如?”孙膑道:“老祖之言正合吾意

59回 下。秦皇道:“老祖上天庭之事如?”海潮道:“贫道刚到天门,却

59回 皇且请放心,待出家人前去看看如?”说毕,就领众门徒出了大队,

59回 :“这又是南极、孙膑的法术,我不先取了他这道符,就易于破法了

59回 雷响,如醉方醒。举目四下一看,尝有个土山来。只见海潮与群仙站

59回 人被石块打死。你是有法力的,如也败到这里来。”海潮道:“贫道

59回 ,说了一遍。秦皇道:“风石如今以没有了?”海潮道:“此乃孙膑

59回 备些薄筵,聊表寸心,领了再去如?”南极道:“贫道久不沾烟火,

59回 不敢留他。二位老祖是白云野鹤,处不宜,不若在此多盘桓几日,小

59回 襄王心下着忙道:“二位师祖,如也要弃寡人回山去呢?倘若秦兵复

60回 云梦山来。自古有聚必有散,贤王必强留。”使对孙膑道:“伯龄,

60回 山罢。”孙膑闻言垂泪道:“贤弟故舍我而去?且在此暂住片时,与

60回 未到三日,倘用缓兵计,教孤依靠人?亚父不若等待秋来,再上昊桥

60回 桥葬母,恐迟时日,秦兵再来,如得空能上吴桥去。臣母一日未入土

60回 倘丧车尚未到吴桥,秦兵又来,如对敌,微臣自当赶回。若是秦国忽

60回 调一旅之师,去劫丧车,人能保守灵柩,使臣分心两地,反

60回 前,便问:“贤侄往那去?三哥如明日就出丧?”孙膑道:“孙燕我

60回 毛遂,问孙膑道:“你方才讲的是故?为流下泪来?”孙膑道:“

60回 文武,俱是步送,有众百姓跪送,等尊荣。想到父子兄弟女儿,一齐

60回 阵亡,等凄惨。至看到那盘角青牛,通身

60回

你道国母如归天,原来襄王在殿上与孙膑讲话

60回 已归天界。正是:  龙凤阁今日在,

60回 日襄王登殿,但见文武不齐,忙问故。殿头官把灾疫大行,百官染病

60回 吴桥葬母,天就降此奇灾。”没奈,传太医院四门舍药,那里中用!

60回 兵将又来把四门围得铁桶相似,如是好?”袁刚奏道:“臣等虽可迎

60回 敌,奈得人马病弱,如出阵。”襄王闻言,低头不语,珠

60回 杯,答道:“此贤皇之福,贫道有德能,敢蒙过奖。然既蒙下赐,贫

60回 ,秦皇即便开口问道:“老祖还有言赐教?”海潮圣人道:“前者南

60回 前告别。”秦皇闻言说道:“老祖故便要回山。细想小皇自从兴兵以

60回 ,连忙把他扶起,问道:“三哥为如此?”孙膑道:“此时齐襄王闭

60回 一个孤人,举目无亲,不知日后作究竟,尚望叔父提护要紧。”孙膑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