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

最近查询记录

1回 百兽率舞,仙姑何不趁此也发个号,使百花一齐开放,同来称祝?既

1回 一定时序,非比歌舞,随时皆可发。月姊今出此言,这是苦我所难了

1回 !况上帝于花,号极严,稽查最密。凡下月应开之花

1回 ,来岁即移雕拦之内,绣闼之前,得净土栽培,清泉灌溉,邀诗人之

1回 沉埋。有此种种考察,是以小仙奉惟谨,不敢参差,亦不敢延缓。今

2回 岭上有十月先开之异?仙姑所谓号极严、不敢参差者安在?世间道术

2回 ,名曰‘唐花’。此又何人发号播?总之,事权在手,任我施为。今

2回 肆肃杀之威;解愠之时,发刁萧之?再如月轮晦明圆缺,晷刻难差。

2回 之命。若无帝旨,即使下界人王有,也不敢应命,何况其余!且小仙

2回 ,才能群花齐放;纵让下界帝王有,也不能应命。此去千百年后,倘

2回 高兴帝王,使出回天手段,出此一,那时竟是百花齐开,却如何受罚

2回 子临凡,做了女皇帝,出这无道之;别个再不肯的。那时我果糊涂,

2回 耽误娇音妙舞,怕金母要下逐客之了。”王母暗暗点头道:“善哉!

2回 少不得又请百介、百鳞二仙发号施。那时弄得满瑶池尽是虾兵蟹将,

2回 在里头,东奔西跳,偏是他忙;最人喷饭的,那小耗子又要舞,又怕

2回 群劳暂息,既少稽查之役,又无号之烦,消闲静摄,颐养天和。一时

3回 。冥官具奏。幸亏众神条陈:与其杨氏出世报仇,又结来生不了之案

3回 ,莫若一天魔下界,扰乱唐室,任其自兴

3回 施。适有心月狐思凡获谴,即请敕投胎为唐家天子,错乱阴阳,消此

4回 的花卉,开放各有其时,此刻离春虽近,天气甚寒,焉能郁开呢?”

4回 ,洞主究系众人领袖,岂可不候号,擅自前去。不知兰、桂二位仙姑

4回 看来,更可放心。况时值隆冬,概群花齐放,未免时序颠倒。虽皇上

4回 林苑、群劳圃各花,每于早晚,俱宫人加意浇灌,百般培养,自号‘

4回 用刀斧捶为齑粉。那时朕再降旨,天下尽绝其种。所有群芳圃牡丹,

5回 高兴,欲赴上苑赏花,曾降敕旨,百花于来晨黎明齐放,以供玩赏。

5回 处牡丹甚少,可将此花赐给文隐,其玩花养病,以示朕轸念劳臣之意

6回 非凡。意欲卖弄他的才情,所以也上官婉儿与群臣一同做诗,先交卷

6回 觉美中不足。于是下一道旨意,饬工部于上苑适中之地,立时起一高

6回 艳于非时之候,献媚于世主之前致时序颠倒,骇人听闻。况身为一洞

6回 道:“闻得他们所司之花,虽系当,原无不合;但不能力阻众人,亦

6回 须某人即可解脱,不妨直呼其名,其速降。我们一时心血来潮,自然

6回 不自知趋避,何须呼人解脱?此话人不解。”

7回 何却又飘流外洋?此事虚虚实实,人费解。好在我生性好游,今功名

8回 ,若非宿慧,安能如此。此等人若读书,何患不是奇才!”林之洋道

8回

唐敖道:“小弟素日常听妹说:‘海水极咸,不能入口,所

8回 寄一封家信,将我们起身日子也教妹知道,岂不更好。”

8回 ,又知他秉性好游,但可停泊,必妹夫上去。就是茶饭一切,吕氏也

10回 ”骆龙道:“蒙贤侄慷慨不弃,真人感激涕零!但你们贸易不能耽搁

10回 ”唐敖点头道:“九公此言,真可人回心向善,警戒不小。”

12回 即此可见。今人选择阴地,无非欲子孙兴旺,怕其衰败。试以兴褒而

12回 花钱而客人嚼蜡,这等浪费,未免人不解。敝地此物甚多,其价甚贱

12回 人恭恭敬敬捧一碗倭瓜上来,能不人喷饭?若不论菜之好丑,亦不辨

12回 ,或以苦役致使劳顿,或以疾病故缠绵,或任听饥寒,或时常打骂。

12回 谦恭和蔼,可谓脱尽仕途习气。若器小易盈、妄自尊大那些骄傲俗吏

14回 耐受享,也不必管他。第以秽物仍仆婢吃,未免太过。”多九公道:

14回 能吃饱,并且三次、四次之粪,还吃而再吃,必至闹到‘出而哇之’

14回 酒肉之香。唐敖道:“这股香味,人闻之好不垂涎!茫茫大海,从何

15回 就只当中死的二百年,糊里糊涂,人难熬。”

15回 游海外。不意老师境界竟至如此!人回想当年光景,能无伤感!近日

15回 契既要相见,好在多、林二兄都是亲,并非外人。”因大声叫道:“

15回 必有八九。第如此孝女,贤契不替郎纳采,今反舍已从人,教老夫心

17回 初夏,鸿雁从何而来?可见各处时自有不同。”只见红衣女子道:“

17回 《占今注》,虽亦可连;但技《月》,仲秋已有‘鸿雁来’之句若,

18回 热,因取一把扇子,道:“天朝时交了初夏,大约凉爽不用凉扇。今

18回 造就么?”多九公连连点头道:“爱来岁一定高发的。”

18回 者又献两杯茶道:“斗室屈尊,致大贤受热,殊抱不安。但汗为人之

20回 荡荡,他的脚面比我们肚腹还高,人望著好不害怕!幸亏早早逃走,

20回 打迸跳形状,真可山摇地动,看之人心惊。毕竟邪不胜正,闹来闹去

20回 即‘反舌’,一名‘百舌’。《月》‘仲夏反舌无声’,就是此鸟。

20回 夏,这个反舌与众不同,他不按月,只管乱叫了。”

21回 滴人家,最为不祥。如闻其声,须狗叫,他即逃走。因其畏犬,所以

21回 猪,扇著两耳,一步三摇,倒象奉一般,走到跟前,将头伸出,送到

21回 哥哥今已去世,竟不能一见,好不人心酸。”

23回 ,又不放走,他那恋恋不舍神情,人看着可怜;俺本心慈面软,又想

23回 无一不备;还有各样灯谜,诸般酒,以及双陆、马吊、射鹄、蹴球、

23回 戏之类,件件都可解得睡魔,也可人喷饭。这书俺们带著许多,如不

24回 何人,如有亲属,小弟情愿出钱。其亲属领回,倒是一件美举。”老

24回 者道:“前日驸马有,不准亲属领回,如有不遵,就要

24回 。”唐敖道:“原来是千金小姐。尊在日,小姐可曾受聘?”司徒妩

24回 无益,又去劝他及早改图,并偷结旗一技,以便私自出关。不意他将

24回 反将此话告诉驸马。此等行为,真人不解,你休要悲恸,其中必有别

24回 伯伯何日到此?今在异乡相逢,真侄儿梦想不到。”唐敖忙还礼道:

25回 行动不能自主。前者贤德妻子虽盗旗一枝,彼时适值昏愤,亦呈驸马

25回 必致败露。”唐敖道:“关上见了旗,既肯放出,莫若贤侄仍将

25回 承志道:“伯伯!谈何容易!他这旗素藏内室,非紧急大事,不肯轻

25回 。此时既无内应,侄儿又难入内,旗从何到手?”

25回 们那种和颜悦色、满面谦恭光景,人不觉可爱可亲,与别处迥不相同

26回

为首一员大将,手执旗出马道:“吾乃淑士国领兵上将

26回 司空魁。今奉驸马将,特请徐将军回国,立时重用;如

26回 司空魁大声说道:“徐承志既不遵,大小三军速速擒拿!”旗朝前

26回 唧唧呱呱,小弟一字也不懂,好不人气闷。”多九公道:“他这口音

27回 块洋钱,也有一个包金镯子。就只俺不懂的,刚才说的明明是个‘旦

27回 过多,死后阿鼻地狱容留不下;若其好好托生,恐将来此风更甚。因

27回

唐敖道:“九公曾祖既割股于前,又叩寿于后,如

27回 此方,又安知不别有富贵之报?况郎身入黉门,目前虽以舌耕为业,

27回 若九公刻了此方,焉知郎不联捷直上?那时食了皇家俸禄

28回

唐敖道:“贵府还有何人,尊在日作何事业?”女子道:“父

29回 个架子也熏不动谁,也吓不倒人,人反觉肉麻!”林之洋道:“俺怎

29回 行路不便。多九公原要留下药料,他再服几日,就可好了;因要借此

30回 上传有秘方,专治小儿肚腹膨胀。爱此病,还是近日染的,还是自幼

30回 消导之药,徒伤脾胃,与病无益。爱历年所服何药?可曾服过杀虫之

30回 ”唐敖道:“今日幸遇小弟,也是爱病要脱体。我家祖传秘方,只用

30回 说,小弟素不知医,从何开起?况爱之症,细推病源,实系虫积,非

30回 来遇一名医,付给《本草》一部,病人将上面药名按次读去:病人每

30回 过于此。不意贵处竟无此药,这是爱灾难未退,小弟安能另有别法!

31回 林之洋向通使道:“老兄果真舍得爱教俺妹夫带去,俺们就替你带去

31回 ,亦已无虞。你在船上,又有大贤甥女作伴,我更放心。为父主意已

31回 有负所托,甚为惶恐!此去惟有将爱之恙上紧疗治。第我等日后回乡

31回 能否绕路再到贵处,不能预定。至爱姻事,亦惟尽心酌办,以报知己

31回

唐敖道:“爱衣饰各物既已预备,自应其带

32回 闪闪,遮遮掩掩,那种娇羞样子,人看著也觉生怜,也有怀抱小儿的

33回 肉香,真是越白越香,越香越白;人越闻越爱,越爱越闻:最是讨人

33回 上,跪下道:“王妃不遵约束,奉打肉。”

33回 下体为何生的这样又白又嫩?好不人可爱!据我看来:这副尊臀,真

34回 。登时奉命来至楼上道:“国主有:王妃不遵约束,不肯缠足,即将

35回 坑?”唐敖道:“此话离离奇奇,人不解。”吃过点心,付了茶资,

35回 来竟作异乡之鬼,这样结局,能不人伤感!”

35回 再醮之妇,何以孤家身为人君,反王妃违此定例呢?”国舅道:“刚

35回 能趋陪,多有得罪,尚望海涵!至亲因在王府卖货,忽染重恙,现在

36回 要回来。莫非林兄前日竟未成亲?人不解。”唐敖道:“大约此事全

36回 期,定在何时?以便启奏国主,谕该管各官早为预备。”唐敖道:“

37回 故。国主正在夜宴,且去奏闻,请定夺。”随即启奏,立刻带到艳阳

38回 夫愚见,林兄须要躲避躲避;惟恐夫见你在外丢丑,把脚放大,一时

39回 何妨。他的喜怒爱恶,全摆脸上,人一望而知,并且形象总是一样,

39回 ,捉摸不定,不知藏著是何吉凶,人不由不怕,只得望影而逃了。”

39回 海外麟凤山有个反舌,他是不按时只管乱叫,或者王兄是他支派,也

39回 朝不死国进发。喜得正是小阳春当,还不甚冷。

40回 出嫁孝敬公姑,如贤声著于闺阃,地方官查奏,赐与旌表牌匾。

40回 ,凡侍婢年二十以外尚未婚配者,其父母领回,为之婚配;如无父母

40回 亲族,即其主代为择配。

40回 残废,如贫不能育,准其送堂,派乳母看养;有愿领回抚养者,亦听

40回 之家,妇女殁后,无力置备棺木,地方官查明,实系赤贫,给与棺木

41回 ,秦州刺史扶民窦滔妻苏氏,陈留武功苏道质第三女也。名蕙,字若

42回 十月为期,均在内衙出题考试。仍女亲属一二人伴其出入。其承值各

42回 近,势难骤集;兼之向无女科,遽入试,学业恐未精纯。故于圣历三

42回 免牵挂;林氏也因悬念丈夫,时刻人回家问信。这日,正在盼望,恰

42回 总不回家么?”林之洋道:“这话兄也说过,若榜上无名,大家莫想

42回 彼几千路程,这样千山万水,问你叔,你们女子如去得,俺就同

43回 关心,好不伤感。小山回来,每日乳母把些桌椅高高下下罗列庭中,

43回 海外,林兄何不就将兰音小姐送与妹做伴?况此人乃唐兄义女,自应

43回 小山思亲成病,沿途凡遇名山,必小山朝外看看,谁知小山看了,倒

44回 花’,还是‘友人’?含含糊糊,人不解。他这言谈,句句含著禅机

44回 小山如此光景,因向林之洋道:“甥女不知利害,受了道姑蛊惑,忽

45回 递给林之洋道:“居士即将此草给甥女服了,自能起死回生。我们去

45回 有。那股果香,阵阵向面上扑来,人好不垂涎。柁工被这果香钻入鼻

45回 的虽好,就只嘴上新留几根须儿,人可厌。他如拔的光光如人鞟一般

45回 下,将众倮儿带至后面,多将好酒其畅饮,以便蒸熟酿酒。众妖答应

46回 火麻子三斗,浸一宿,亦蒸三遍,口开,取仁,去皮;同大豆各捣为

46回 老少,但依法服食,不但辟谷,且人强壮,容貌红白,永不憔悴。口

47回 不觉滴泪道:“姐姐如此用心,真妹子感激涕零,此时也不敢以套言

49回 是一字不识。你弄这些花样,好不人气闷。”小山道:“这又奇了!

49回

小山道:“姐姐虽善于词,但你所说‘有缘’二字,究竟牵

52回 闺臣拜一拜道:“原来唐大贤就是尊。姐姐素本家学,自然也是名重

52回 一时了。前岁虽承尊种种指教,第恨匆匆而去,妹子

52回 今犹觉耿耿。可惜当今之世,除了尊大贤,再无他人可谈了。”

52回 寓褒贬,不知此话可确?意欲请教尊,不意匆促而别,竟未一谈,这

52回 日与月呢?若谓以名号为褒贬,假某人在所褒,那旧史但著其名;某

52回 又加上历朝礼制,真是茫茫大海,人从何讲起。只怕今日要出丑了。

52回 逵、司空贺循、给事中袁准、益寿吴商、散骑常侍干宝、庐陵太守孔

53回 如闺臣妹妹一片热肠,纯是真诚,人情不可却,竟难舍之而去。今姐

53回 脚敷衍进去,至于部试、殿试,法森严,侄女何敢冒昧应承!”缁氏

53回 ,为何横在海中,并无门户可通,人转弯磨角,绕至数月之久,方才

55回 。”红蕖见话有因,慌忙问道:“徒姓甚名谁?如今在么?”末空道

55回 十余年,何尝又与王府联姻?此话人不解。”末空道:“原来小姐不

56回 离散,真可谓‘六亲同运’,能不人伤感!”宋良箴听了,泪落如雨

56回 道:“前者捧读诸位姐姐佳作,真人口齿生香。家父阅卷时,因想起

56回 ,并非无因。就只郡元这本卷子,人可疑,若论倜傥清雅,以闺臣姐

57回 我同这恶妇乃不共戴天之仇,岂可妻妹在他跟前应试!”宣信道:“

57回 自己心事,更自凄怆不已,道:“尊虽大事未成,且喜贤侄幸逃海外

57回 ,老病衰残,竟似风中之烛。自与尊别后。十余年来,如处荆棘,心

57回 得不老!古人云:‘君辱臣死。’虽不至于辱,然亦去辱无几,五中

57回 动,不啻飞蛾投火,以卵就石。况尊之后,又有九王诸人前车之鉴,

57回 相见之晚。大公子文芸道:“当日尊伯伯为国捐躯,虽大事未成,然

60回 “这位姐姐,你道是谁?原来却是亲。姐姐莫慌,咱们忙了多时,身

60回 别无良策。不知良箴姐姐可有安顿兄之处?”燕紫琼道:“良箴姐姐

60回 会,听他言谈,莫不情投意合,真人恨相见之晚;就是别位姐姐,一

60回 雅,器度非凡,真不愧名将之后,人惟恨相见之晚。但他府上既世受

60回 第三人。何以传到小春姐姐耳内?人不解。”田凤翾道:“你们海外

61回 日并不见赐,却要迟到今日?岂不人恨相吃之晚么?”小春道:“昨

61回 外国此物更少,故名目多有不知。尊伯伯既有著作,姐姐自必深知,

61回 好处。《本草》言:常食去人脂,人瘦。倘嗜茶太过,莫不百病丛生

61回 亭亭道:“此物既与人无益,为何尊伯伯却又栽这许多?岂非明知故

61回 ,自古已有。即如张华言‘饮真茶人少睡’。既云真茶,可见前朝也

61回 轻身益气,杀虫补阴,须发不白,人耐寒暑。盖柏性后凋而耐久,实

62回 此时想起当日唐伯伯救命之恩,更人感激无地。”

62回 ,凡有赴试在此住的,都在上面。亲可曾到此,请二位小姐一看就知

62回 面堆下笑来。闺臣道:“莫非诸位弟夫人都在此作寓么?”二人连连

63回 秀英道:“天下那有这等巧事!真人不解!”亭亭心中早已明白,因

64回 做诗,或猜谜,如酒量好或行个酒,随便顽顽。好在大家又是常会的

65回 蒙钦派阅卷,故循科场旧例,臣等其回避,未敢入试。”武后忙问道

66回 此,必有缘故。但何以知我住处?人不解。”多九公道:“侄女如今

66回 蒙蔽,今后悔既晚,要见又难;若老夫航海前来,又恐多耽时日;踌

66回 今贤甥忽然如此,毫无眷恋,不独国主两眼望穿,深负爱子之心,亦

66回 只觉乱跳;并且那种叹息之声,更人闻之心焦。尤其人不解的:哭

68回 别为悲?况闺臣妹妹情深义重,尤人片刻难忘,何忍一旦舍之而去?

68回 贺筵席。今日妹子就遵亭亭姐姐之,先做东道主人。”婉如道:“明

68回 我再来天朝,敬献大皇帝,恳其敕贤甥还国。惟恐飞车装了财宝,行

69回 不肯收,已觉抱歉,反要叨扰,更人不安。既承老师赐饭,我们自当

70回 >紫芝道:“偏偏被这猴子偷去,人可恨。不知那段总论姐姐可还记

71回 公废伤槐之刑,一使文帝除肉刑之,皆能委曲用心,脱父于难。他如

73回 ,第一却是‘弹欲断弦方入妙,按入木始为奇’这两句是要紧的。此

73回 或者当日学时本由蟾吊学成,一时其骤改马吊,就如乡里人进城,满

74回 蕖道:“可见古人一举一动,莫不人归于正道,就是游戏之中,也都

74回 了,就是上家拦成。你说这面糊鬼人恨不恨!教人气不气!再顽半天

75回 ,倒象云端里飘出一阵仙乐,好不人神爽。”绿云道:“那里姐姐离

75回 课。寅上者,即天盘所加之时。假三月谷雨后占课,应用酉将,来人

76回 来课书只讲三传,从未讲到四课,人无从下手,非口授不能明白;今

77回 :“今日紫芝妹妹替我各处照应,人实在不安。但除两次所说七十三

78回 了,断无哑酒之理,少不得行个酒方觉有趣。若照早间二十五桌分五

78回 排坐了,不知这如何行法。据我主意:必须减去十

78回 东至西,分两行团团坐了,方好行。”

78回 如此团团坐了,既好说话,又好行。”宝云惟恐过挤,执意不肯。众

78回 是‘对酒当歌’,我们也该行个酒多饮两杯了。春辉姐姐可记得前月

78回 我们在文杏阁饮酒,我说有个酒,那时姐姐曾教我吃杯酒宣

78回 也就忘了。今日难得人多,必须行才觉热闹,莫若妹子就遵姐姐前月

78回 之命,吃个杯宣宣罢。”众人道:“如此甚妙

78回 耳恭听。”兰芝道:“此时如要行,自应若花阻姐或幽探姐姐先出一

78回 ,焉有我们倒僭客呢?”

78回 若花道:“阿姐此话过于客气。行只要斗趣好顽,那里拘得谁先谁后

78回 ‘主不吃,客不饮’。就请先出一。行过之后,如天时尚早,或者众

78回 人再出一,也未为不可。就请饮杯酒宣宣

78回 饮过道:“请教兰言姐姐:妹子宣之后,如有不遵的,可有罚约?”

78回 宣了。诸位姐姐在止;妹子今日这并非酒,是求题花姐姐先出

78回 一。如有不遵的,兰言姐姐有言在先

78回 ”紫芝道:“妹子初意原要自出一,因人数过多,意难全能行到;意

78回 欲拜恳公议一,又恐推三阻四,徒然耽搁;因姐

78回 话却也不错。就请题花姐姐先出一,如普席全能行到,那更有趣了。

78回 大众既听紫芝妹妹之话,都派我出,我一人又焉能拗得。虽要出,

78回 过,好说笑话;笑话说过,我好行。”

78回 了。”紫芝道:“笑话说了,请出罢。”题花道:“所谓笑话者,原

78回 罢,我同你豁拳赌个胜负,输家出,何如?”紫芝道:“你要豁拳,

78回 笑道:“这个笑话可发笑了,请出罢。”题花道:“既派我出,焉

78回 歪缠了。他的意思,总因我派他出,所以如此。妹子因他只管歪缠,

78回 能听这许多笑话。适才我倒想了一,往常人少,狠无意味;今日喜得

78回 若全要行到,也须许多工夫;能够完,大家回去不至夜深,那才好哩

78回 。请姐姐宣宣罢。”题花道:“此也无可宣。就从妹子说一句书,无

78回 从我数起,顺数至第四位饮一杯接。”

78回 >兰言道:“既如此,就请姐姐起。但量有大小,必须定了分数,使

80回 有打‘何谓信’的;‘秦王除逐客’,打‘信斯言也’的。此等虽亦

81回 ‘适蔡’、‘决汝汉’之类,真可人解颐。”紫芝道:“题花姐姐把

81回 猜;第‘香’为无影无形之物,却人难想,莫非内中含著‘嗅’字意

82回 ,才觉有趣。拜恳诸位姐姐行一酒,或将昨日未完之接著顽顽,借

82回 不致冷淡。”史幽探道:“昨日之,又公又普,又不费心,是最妙的

82回 。无如方才起,就生出和韵岔头。今日宁可闲谈

82回 ,断不可又接前,设或再有岔头,岂不更觉扫兴?

82回

哀萃芳道:“酒虽多,但要百人全能行到,又不太

82回 巧?据妹子愚见,与其勉强行那俗,倒不如就借评论诗句,说说闲话

82回 主人之列,意欲抛砖引玉,出个酒。如大家务要清谈,也不敢勉强。

82回 ”师兰言道:“主人既有现成之,无有不遵的。是何酒?请道其

82回 道:“若花姐姐可看明白了?请宣罢。”众人听了,都不解何意。春

82回 这签上写的是:‘奉求姐姐出一酒,帝席无论宾主,各饮两杯。’旁

82回 ‘此签倘我自己掣了,即求自己出,所谓求人不如求己,普席也饮双

82回 杯。’若照此签看来,这自然要我出了,岂非是个难题么。

82回 “今日这签所投得人,一定该有好,以补昨日来尽之兴。姐姐只管慢

82回 慢细想,我们且饮两杯,再候出。”

82回 道:“我虽想出‘双声、叠韵’一,但恐过于冷淡,必须大家公同斟

82回 行则行,如不可行,容妹子另想别。”春辉道:“闻得时下文人墨士

82回 ?还要宣明才好。”若花道:“此并无深微奥妙,只消牙签四五十枝

82回 ,悉听其便。以字之落处,饮酒接;挨次轮转,通席都可行到。不知

82回

众人道:“此前人从未行过,不但新奇,并且又

82回 公又普,毫无偏枯,就是此甚好。”若花道:“既如此,就将

82回 刚才所用牙签写一签,每人各掣一枝,掣著签之家

82回 ,饮怀酒,就从本人起。”

82回

紫芝把签写了,挨次掣去,却被国瑞徵掣

82回

兰芝说:“此固妙,但内中怎样可以多销几杯,

82回 两个叠韵,仰或双声而兼叠韵,接之家,或说一笑话。或行一酒

82回 以杜取巧之弊,丫环接了,送交接之家。如将原题记错,罚一杯另说

82回 准旁人露意,违者罚十巨觥。凡接之家,俱架一筹,以便轮转易于区

82回 有旧例,无须再判。但昨日并无监,今日妹子意欲添两位监;人数

82回 斗胆,就烦春辉、题花二位姐姐监,宝云、兰芝二位姐姐监酒。都请

82回 各饮酒一杯,妹子也奉陪一杯。”

82回 声。”玉芝道:“昨日题花姐姐起,是‘举欣欣然有喜色’,暗寓众

82回 古人名叠韵。紫芝道:“这是今日中第一个古人、必须出类拔萃,与

82回 至于大圣大贤名讳,也不敢行之酒。除此之外,那个出类拔萃呢?”

82回 春辉道:“我也吃个杯:今日我们所说一百个,必须前

82回 ’二字或成双声,或成叠韵,方准归下手,下面接之家,也照前例

82回 “我看你们出这许多花样,只怕把行完,还要多多吃些天王补心丹哩

82回 的‘百行孝为先’,大约也可做得中第一位领袖。待妹子说来求教:

82回 于游戏之中,却请出一位孝子,为中第一位领袖,人肃然起敬。况

82回 上文相连,何能如此之巧。”饮毕杯道:“有了:张良屈原《九哥》

82回 丽辉姐姐一杯。”小春道:“请教官:诸如‘东都妙姬,南国丽人’

82回 ,必须多赘一句,才能明白。与其人时刻请教上下文,何不随咀多带

82回 ,大约过了二十岁就好奉陪行此酒了。”兰芝道:“妹子恐大家都飞

82回 兰言道:“妹子有个调停之法:此主人既已定了,以后如有误用前书

82回 门,就要写一大篇了。”芳芝饮了杯道:“月窟《淮南子》是以月虚

82回 ,普席各饮一杯。”若花道:“此轮到主人,普席自然要发利市了。

82回 有此理!”紫芝道:“我劝大家行罢,莫说濛话了。”青钿道:“这

82回 ,只图讲究古音,总是转弯磨禄,人茫然费解,何妨霜霜快快的说哩

82回 带累我了!”小春道:“这是今日中第一个笑话,就如戏中的‘加官

83回 古书,别名甚多,若说出来,与其人不懂,又要讲说破解,何妨说个

83回 p>紫琼掣了虫名叠韵道:“请教官:即如上文“士师”二字听飞之

83回 但飞觞之时,只能算得本题双声交,不能格外普席敬酒。”兰芝道:

83回 了。总而言之:虽如此定例,至接之家,如有情愿替主人敬酒,或说

83回 笑话,或行小,普席仍饮一杯,并不拘定,也可

83回 姐姐一杯。”紫芝道:“好好的行,怎么忽然把祝大姐夫请出来?”

83回 安有今日倒来做假之理。妹子饮个杯,此后席中如有做假的,罚两杯

83回 主人如再过于让菜,也罚两杯。行的只管行,用酒用菜的只管用酒

83回 ,彼此才觉适意。并且今日所行之,一经到跟前,全要细心,并非

83回 ;若再彼此逊让,不独分心耽搁好,就是过于拘束,亦甚无趣。”众

83回 直,所以皋陶治狱,凡罪疑者,俱獬豸触之。古有‘獬豸冠’,取义

83回 嗟会面以无期。’细想起来,能不人心酸!”说著,不觉滴下泪来。

83回 。小曲唱过,我们都饮一杯,请接罢。”

83回

玉芝一心只想早早接,惟恐过迟容易题目被人说了,难

83回

青钿道:“有在先:凡接之家,遇见双声而兼叠韵,俱要说

83回

春辉道:“若花姐姐有在先:凡说本题双声叠韵,只算交

83回 之句,内有蜘蛛本题双声,如何接之家又说笑话,普席又要敬酒?刚

83回 才姐姐自己接,业已误饮两杯,托人唱曲,此刻

83回 “玉芝妹妹为何只管发呆?还个接么?”玉芝道:“左思右想,总无

83回 闻’哩。大家免了你的笑话,快接罢。”玉芝道:“姐姐莫非骗我么

83回 ?”青钿笑道:“你只管接。如有人叫你说笑话,罚我十巨觥

83回 听了,不觉满心欢喜。正要朝下接,因耽搁多时,只顾注意笑话,倒

83回 我就明白,不必只管不是、不是,人听著讨厌。我用天文:穹窿、河

83回 缺、招摇、鹑首、娵訾、星象;时:清明、处暑;地理:原野、长川

84回 销会若干,自饮若干,然后好接前。”玉芝道:“既承妞姐美意,我

84回 儿!若不认真罚几杯,少刻都要乱了!并且所有几个双声叠韵都被你

84回 ,即将此酒请宝云姐姐出个飞觞之,都替他飞出去。倘不如式,自饮

84回 施送了。请教怎么又能借此可以行呢?”宝云道:“如今妹子意欲借

84回 为何如?”众人道:“我们无不遵。”兰言道:“如此好,真是酒

84回 贞暗向二人道:“宝云姐姐要行此,已是迂腐讨厌;偏偏这位兰言夫

84回 但并不拦阻,还要从中赞扬,你说人恨不恨!真是轻举妄动,乱闹一

84回 要叨教。妹子平日但凡遇见吃酒行,最是高兴,从不畏首畏尾;刚才

84回

宝云见众人个个遵,满心欢喜。因命丫环焚了几炉好

84回 香,远远摆在香几上,随即位了杯,以净水漱了口,命丫环取了一

84回 语说的‘酒入欢肠’;他们听了此,已是满心烦闷,勉强应酬,偏又

85回 ,只算交卷,普席一概无酒。倘接之家,情愿照常说一笑话,普席仍

85回

华芝掣了戏具双声,饮了杯道:“秋千《陆平原集》采千载

85回 子,惟华芝姐姐这句才归到今日酒本题。借此点明,却是不可少的,

85回 但普席又要吃酒,未免人接应不暇了。”兰芝趁著大家饮

85回 “这名‘钱多处前,钱少居后’,人听了,想起世态炎凉,能无慨叹

85回 其音又有何异?他却分在两韵。最人不懂的:方旁之‘於’归在‘六

85回 掣了人伦双声道:“妻妾蔡邕《月问答》今曰御妾,何也?”紫芝道

85回 兰言道:“此言并不勉强,自应接为是。”

85回

玉芝道:“请教官:即如刚才妹子误说各名约有一

85回 吐,就感大情了!”贵芝道:“此既有二十余门之多,何必要这古人

85回 闺臣道:“不但此筹可去,并且此甚长,若慢慢行去,恐未完,天

85回 结算。应说笑话者说笑话,愿行小者行小。如此分个段落,不过两

85回 三次就可完,既不耽误饮酒,又可不致夜深

85回

题花道:“我饮一个杯。以后旁说过之书,也不准再

86回 惹出来的,但兰言姐姐这几句话,人听了,却勉励我们不少。据我看

86回 ”兰芝道:“好姐姐!莫伤心,接罢。”兰言掣了人伦双声,就在桌

86回 ?恰恰又飞到亭亭姐姐面前,岂不人触动离别之感‘黯然销魂’么?

86回 道:“祭酒《周礼》酒正掌酒之政。‘之政’双声,‘政’叠韵,

86回 ,敬珠钿姐姐一杯。”珠钿掣了时双声道:“小雪《春秋&midd

87回 何时是了?莫若把五经仿了好接前。我仿《春秋》:庚子,夏四月,

87回 蓄无穷,颇有风人之旨。我仿《月》:是月也,牡丹芳,芍药艳,游

87回 华。’《礼记·月》:‘季秋之月,鞠有黄华。’这

87回 一杯。”闵兰荪正吃的烂醉,听见到眼前,急忙抽了一签,高声念道

87回 ,敬芳春姐姐一杯。”芳春掣了时双声道:“人日宗懔《岁时记》正

87回 惜今日已晚,只能行得双声叠韵之,小能联韵。有一百人每人一韵做

87回 >吕瑞蓂掣了器物双声道:“竹枕狐德芬《周书》所居之宅,枕带林

88回 攀条泫若,执叶凄然。真女弟子黄徵乃离席而前曰:“臣忝群芳之总

88回 。”夫人曰:“善,吾将观焉。”徵于是开芳庖,设华俎,裹术粮,

88回 微步。始焉迷离,既而凝注。亟召徵而宠以诰曰:“夫落英幡洒,则

88回 乃休遇,以无坠吾剧阳之垂裕。”徵则感激弗胜,愧谢靡喻,再拜而

88回 女夷于今日兮,岂二青之足妒。”徵更起而答以乱曰:“景彼元化,

89回 料駮马、人鱼今日忽于诗中出现,人意想不到。”瑶芝道:“原来姐

90回

紫芝道:“这是猜谜、行以及笑话之类。但为何缺了剔牙一

90回 要擂鼓?莫非要行‘击鼓催花’之么?若果如此,这个‘戌’字只怕

90回 遭此阨,就是别位姐姐如此横死,人何以为情,能不肝肠痛碎!”说

90回 皇家支派?这个尼姑又是何人?真人不解。洛红蕖惟有暗暗嗟叹不已

90回 ;若果如此,你们听这下句,岂不人鼻酸么!请教仙姑:据这诗句看

90回 名垂千古、流芳百世几句话,登时人精神抖抖,生死全置度外,却又

90回 字,若不好好吃六杯,大家莫想行!”紫芝只得照数饮了道:“姐姐

90回 请人接罢。”兰芝道:“还有两个笑话未

91回 枫掣了百官双声道:“今日行这酒,已是独出心裁,另开生面,最难

91回 子不会说笑话,倒可以贱姓行个酒。”玉芝道:“‘秦’字之多,莫

91回 字。说出者免酒,说不出饮一杯接。”玉芝道:“若是这样,即如‘

91回 必入臣于秦;韩出锐师以佐秦;韩冷向借救于秦;朝相公仲使韩侈之

91回 入朝于秦;魏因富丁且合于秦;魏公孙衍请和于秦;魏请无与楚遇而

91回 绡二位姐姐最喜静养功夫,那知行飞起书来也是不离本意。”

91回 芝道:“这算丽春姐姐行了一个小,我门也饮一杯。”丽春道:“妹

91回 用时书,也罚一杯。”玉芝道:“中不准用时人,为何姐姐要用婉儿

91回 道:“诸位姐姐或说笑话,或行小,也该结结帐替我生发了。”薛蘅

91回 不会说笑话,只好行个抽梁换柱小。”青钿道:“一切酒规照前,不

91回 ,变成‘宣’字。”兰言道:“这虽有趣,只怕一时要凑几个倒费事

91回 珠道:“笑话完了,请蘅香姐姐接罢。”兰芝道:“此后酒所剩无

91回 >紫芝道:“呸!混说!我岂肯乱!这总怪玉儿子气不好。你想这个

91回 人掣签,不过略想一想,即刻就接;他是先要谈论一番,然后慢慢再

91回 了,且到花园顽顽歇歇去,这里接还早哩。”紫芝道:“姐姐倒不必

91回 一杯。”幽探道:“忽又套出许多来,还不知是个甚么惊天动地的虫

91回 吃两杯,我替你说个‘翻筋斗’的。”星辉道:“怎么叫做翻筋斗?

91回 ”春辉道:“紫芝妹妹故意弄这酒惑乱人心,谁去想他!我们且将这

91回 教:这‘臭虫’二字,刚才姐姐宣时,曾有不论颠倒之话,我却想起

91回 句。”紫芝道:“姐姐这话,好不人毛骨悚然,莫非此节是两个‘王

92回 姐姐莫闹臭虫了,天已不早,快接罢。”琼英掣了宫室双声道:“承

92回 不得,单要飞这两句?究竟那位接?真闹糊涂了。”司徒妩儿道:“

92回 “时音还是其次;至《战国策》正虽未飞过,宝塔词却用的不少,只

92回 道:“秀英姐姐不必另飞,省得接换人又要争论,好在《战国策》与

92回 正还不重复,也可用得。”

92回 前,就把‘害’字忘了。所谓‘利志昏’,能不浩叹!”

92回

青钿道:“再芳姐姐接了。”花再芳因紫芝臭虫之又多

92回 《风俗通》:‘五月忌翻盖屋瓦,人发秃。’这是‘屋瓦’双声。别

92回 史幽探道:“正是。天已不早,此不知还有几人。”玉儿道:“还有

92回 :“且慢斟酒!这部《南史》,正虽未用过,我记得刚才红英、尧春

92回 州老儿’把我气的。”闺臣掣了时双声道:“兰芝姐姐:天已黄昏,

92回 齐,我们就同去走走,少刻再来接。”一齐出席,离了凝翠馆。

92回 月在小鳌山看灯,那知转眼又交夏了。”

93回 又有少的,又有长的,又有短的,人看去,只觉满眼都是灯,究竟是

93回 光华灿烂,宛如列星,接接连连,人应接不暇,高下错落,竟难辨其

93回 日的酒,真是络绎不绝。又有两位官监酒,丝毫不能容情,大约座中

93回 造字有象形之说,意欲借此行个酒,但大家都是急欲回去,如不高兴

93回 ,我就说个笑话,好接前。”兰芝道:“天时尚早,好姐姐

93回 ,你把象形酒宣宣罢。”春辉道:“我说一个‘

93回 刨子。”兰言道:“果然神像。此倒还有趣。”玉芝道:“玉儿:这

93回 位姐姐如不赐教,请用一杯,好接了。”紫芝道:“姐姐如吃三杯,

93回 虽可替敬一杯,但今日我们所行之,并非我要自负,实系前无古人,

93回 得千古独步。此时只剩三人就要收,必须趁此将这酒略略表白一句

93回 解,所以妙了。总而言之:别的酒,无论前人后人,高过我们的不计

93回 其数;若讲双声叠韵之,妹子斗胆,却有一句比语:石首

93回 一定乾的。但下手只剩两位就要收,姐姐分付快些拿饭,行的行

93回 ”众人道:“姐姐既不拿饭,少到完一齐都散,看你拦住那个!”兰

93回 >宝云掣了人伦双声道:“刚才起,良箴姐姐曾有‘东都妙姬,南国

93回 丽人’之句;此时将要收,必须仍要归到我们身上,才有归

93回 姐若不略点一句,将来后人见这酒,还把我们当做一群酒鬼哩。”宝

93回 玉芝道:“周者,普遍之意,只怕要全了。”青钿道:“好容易我才

93回 既不同韵,又不同母,失了承上之,岂不要罚么?”紫芝道:“我同

93回 庆一杯。”若花道:“偏偏轮我收,又教我说笑话,这却怎好?”题

93回 道:“刚才春辉姐姐说我们今日之乃千古绝唱,既如此,妹子明目就

93回 将此按著次序写一小本,买些梨枣好板

93回 个个喷饭。玉芝道:“我刚要刻酒,他就编出这个笑话,真是刻薄鬼

93回 不暗寓祥瑞之意。此刻轮到妹子收,必须也用一个佳句才有始有终。

94回 这又奇了!刚才我看单子,无论正,并无‘礼记’二字。为何有

94回 不将《中庸》另分一部哩。好在旁所飞之书甚多,也补得过了。”兰

94回 言道:“我只喜起初是若花姐姐出,谁知闹来闹去,还是若花姐姐收

94回 ,如此凑巧,这才算得有始有终哩

95回 名银蟾;燕勇哥哥娶的是史家嫂嫂妹名宰玉蟾;宋素哥哥娶的是燕勇

95回 哥哥妹燕紫琼;卞璧哥哥尚未定婚;小

95回 弟贱内是宋家哥哥妹:都是前岁在此完姻,家眷都在

95回 弟送还,更有深意。至今谈起,犹人感激涕零。田廷道:“不知有何

96回 性命交关;如有起兵之举,自然先徐家哥哥前来送信。为何此时又要

96回 日已晚,明日再同老狗计较。”即鸣金收兵,一同回营。文芊道:“

97回 ,存亡未卜。特来面请诸位将军将,愿到阵中探听虚实,再来缴

98回 然用手捧心,那种张目蹙额媚态,人看著更觉生怜。转到前面,顺步

99回 能言替辩,凭著三寸不烂之舌,能客人不得进门。门上有了这样能事

99回 连日未耍大斧,心中气闷,当即请带领精兵一千前去挑战。恰好张易

99回 调遣,今再进阵,设被围困,岂不诸将无主么?我们八人情愿领精兵

99回 八百进阵,看看虚实,再来缴。”文芸只得应允回营。

100回 薛选道:“设或用完,怎么回去交?”魏武道:“倘或不够,我们给

100回 他剩几个也好交了。”二人随又按营分派,每名也

100回 托销哩。”说著,一同来到人营交,百果仙子把花篮看了,向文芸笑

100回 :“易之、昌宗谋反,臣等本太子,已除二患,惟恐漏泄,故未奏闻

100回 祠,女人节孝祠,所有应得公爵,其子孙承袭。并又派官换回镇守四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