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

最近查询记录

3回 产紫贝,本名木贝关,他因“木”犯了武氏祖讳,却把“木”少写

5回 。其详虽不可考,然以‘青囊’二言之,据《晋书》,当日郭公曾得

7回

话说这位唐秀才,名敖,表以亭。祖籍岭南循州海丰郡河源县

7回 进前观看,上写“梦神观”三个大。不觉叹道:“我唐敖年已半百,

8回 :“将来全仗姑夫指教。如识得几,那敢好了。但他虽末读书,却喜

8回 写,每日拿著帖临写,时刻不离。教他送给小山

8回 无奈父亲最怕教书烦心,只买一本帖,教俺学。侄女既不认得,又

8回 怕他耻笑从未谈及。今写了三年,体虽与帖上相仿,不知写的可是。

8回 所临,细细观看,只见笔笔藏锋,秀挺,不但与帖无异,内有几

8回 奉陪走走。”唐敖听见“东口”二,甚觉耳熟,偶然想起道:“此山

8回 倒是不可缺的。此人姓甚?也还识么?”

9回 肠稻!”唐敖笑道:“‘煮熟’二,未免过刻。舅兄此话被好射歪箭

10回 者一家?”唐敖道:“以亭就是贱。不如何以得知?”女子听了,慌

10回 时,来至庙前,上写“莲花庵”三。四面墙壁俱已朽坏,并无僧道,

10回 有文,细细看去,却是“不孝”二。多九公道:“我们刚说不孝,就

10回

林之洋听见‘不孝’二,忙举火绳,放了一枪。此鸟著伤

10回 人进前细看,不但额有“不孝”二,并且口有“不慈”二,臂有“

10回 不道”二,右胁有“爱夫”二,左胁有“怜妇’二。唐敖叹道

10回 头,却都是男像,并无‘爱夫’二。因天下并无不孝妇女,所以都是

10回 ,善能修真悟道,起初身上虽有文,每每修到后来竟会一全无;及

10回 至文脱落,再加静修,不上几年,脱了

10回 唐敖道:“他额上虽有‘不孝’二,都是戾气所锤,与他何干?”众

10回 毛不拔’的。如今我们将这‘一’换个‘无’:他是‘一毛不拔’

10回 见城门上写著“惟善为宝”四个大

11回 来,他这国名以及‘好让不争’四,大约都是邻邦替他取的,所以他

11回 莫不恭而有礼,也不愧‘君子’二。”唐敖道:“话虽如此,仍须慢

11回 罕闻。据此看来那‘好让不争’四,竞有几分意思了。”

11回 果然名不虚传,真不愧‘君子’二!”吴之和躬身道:“敝乡僻处海

11回 属草野之幸,何敢遽当‘君子’二。至于天朝乃圣人之邦,自古圣圣

12回 之说。小子读古人书,虽于‘讼’之义略知梗概,但敝地从无此事,

12回 ,天下自更太平。可见‘俭朴’二,所关也非细事。……”

12回 他那番议论,却也不愧‘君子’二。”不多时,回到船上。林之洋业

13回 。刚才你说幼读诗书,自然该会写了?”女子听了,连连点头。唐敖

13回 提笔在手,略想一想,匆匆写了几。水手拿来,唐敖接过,原来是首

13回 女话语过于离奇,所以教他写几个,试他可真读书,谁知他不假思索

14回 无片刻之停。庸敖道:“这个劳’,果然用的切当。无怪古人说他‘

14回 “若说饮食打算,无非‘俭省’二,为何人不能行?”多九公道:“

14回 鱼之地了。”唐敖道:“犬封’二,小弟素日虽知,为何却有如此美

15回 是狗头狗脑,谁知他于‘吃喝’二却甚讲究。每日伤害无数生灵,想

16回 “原来舅兄今日未戴眼镜,未将此看明。这是‘卷’并非‘弓’宇

16回 上面圈圈点点,尽是古篆,并无一可识。多九公也翻了几本,皆是如

16回 ,为人在世,就如做梦,那名利二,原是假的,平时听人谈论,也就

16回

谈论间,迎面到了十路口,旁有一条小巷。二人信步进

16回 一张红纸,写著“女学塾”三个大。唐敖因立住道:“九公你看,此

16回 每每未能窥寻其端。蕴疑既久,问无由。今欲上质高贤,又恐语涉浅

16回 望指教。”多九公听见“指教”二,鼻中不觉哼了一声,口虽不言,

16回 立起道:“婢子闻得读书莫难于识,识莫难于辨音。若音不辨,则

16回 义不明。即如经书所载‘敦’,其音不一。某书应读某音,敝处

16回 九公道:“才女请坐。按这‘敦’在灰韵应当读堆。《毛诗》所谓‘

16回 衣女子道:“婢子向闻这个‘敦’倒象还有吞音、俦音之类。今大贤

16回 ,不好细问,只得说道:“这些文小事,每每一数音甚多,老夫那

16回 里还去记他。况记几个冷,也算不得学问。这都是小孩子的

17回 女子道:“婢子闻得要读书必先识,要识必先知音。若不先将其音

17回 概似是而非,其义何能分别?可见音一道,乃读书人不可忽略的。大

17回 ,必先明反切,要明反切,必先辨母。若不辨母,无以知切;不知

17回 切,无以知音;不知音,无以识。以此而论,切音一道,又是读书

17回 下’?‘处’与‘马’、‘下’二,岂非声音不同,另有假借么?”

17回 ’,读‘下’为‘虎’,与‘外’声音本归一律,如何不同?即如‘

17回 秦、汉以前并无韵书。诸如‘下’读‘虎’,‘马’读‘姥’,古

17回 如此,并非另有假借。即如‘风’《毛诗》读作‘分’,‘眼’

17回 读作‘迫’,共十余处,总是如此。若说假借

17回 意?若按‘以为之椁’这个‘为’而论,倒象以车之木要制为椁之意

17回 ,其中并无买卖义,若将‘为’为‘买’,似有末协。但当年死者

17回 学问,全不在此。即如那个‘敦’,就再记几音,也不见得就算通家

17回 几音,也不见得不通。若认几个冷,不论腹中好歹,就要假作高明,

17回 故谓之‘宾爵’。鄙意‘宾爵’二,见之《占今注》,虽亦可连;但

17回 有‘鸿雁来’之句若,若将‘宾’截入下句,季秋又是‘鸿雁来’,

17回 ‘雀入于海为蛤’之句上无‘宾’,以此更见高氏之误。据老夫愚见

17回 而论,其‘贫而乐’一句,‘乐’下有一‘道’,盖‘未若贫而乐

17回 如‘古者言之不出’,古本‘出’上有一‘妄’。又如‘虽有粟吾

17回 得而食诸’,古本‘得’上有一‘岂’。似此之类,不能

17回 马,所穿的是轻裘。至此处‘衣’,按本文明明分著‘车’‘马’、

17回 裘’四样,如何读作去声?若将衣讲作穿的意思,不但与‘愿’

17回 衣就不可与友共么?这总因‘裘’上有—‘轻’,所以如此;若无

17回 ‘轻’,自然读作‘愿车马衣裘与朋友共

17回 ’了。或者‘裘’上既有‘轻’,‘马’上再有‘肥’,后人

17回 裘为二,断不读作去声。况‘衣’所包甚广,‘轻裘’二可包藏其

17回 内;故‘轻裘’二倒可不用,‘衣’却不可少。今

17回 不用‘衣’,只用‘轻裘’,那个‘衣’

17回 女也过于混闹了!你说那个‘衣’所包甚广,无非纱的绵的,总在其

17回 ,何况别的衣服?言外自有‘衣’神情在内。今才女必要吹毛求疵,

18回 所说,竟有九十余种。但他并无一评论,大约腹中并无此书,不过略

18回 圣人之道四焉’,岂止‘义理’二?晋时韩康伯见干弼之书盛行,因

18回 之称。其书既欠精详,而又妄改古,加以‘向’为‘乡’,以‘驱’

18回 ‘若使马年传汉《易》,王、韩俗久无存。’当日范宁说王弼的罪甚

18回 谈去,却又不然。若以‘秀才’两而论,可谓有名无实。适才自称‘

18回 列胶痒’,谈了半日,惟这‘忝’还用的切题。”红衣女子道:“据

19回 饥全玑》,都是蝇头小楷,绝精细。两面俱落名款:一面写著“墨溪

19回 见了书籍,登时就把‘毋苟得’三撇在九霄云外,不是借去不还,就

19回 兄同那老者见面,曾说‘识荆’二,是何出处?”唐敖道:“再过几

19回 唐敖道:“若说这句隐著骂话,以义推求,又无深奥之处。据小弟愚

19回 反切起的,据俺看来:他这本题两自然就是甚么反切。你们只管向这

19回 按反切而论:‘吴郡’是个‘问’,‘大老’是个‘道’,‘倚闾

19回 ’是个‘于’,‘满盈’是个‘盲’。他因请

19回 于反切虽是门外汉,但‘大老’二,按音韵呼去,为何不是‘岛’

19回 ?”多九公道:“古来韵书‘道’本与‘岛’同音;近来读‘道’

19回 即如是非之‘是’古人读作‘使’,‘动’读作‘董’,此类甚

19回

林之洋道:“那个‘盲’,俺们向来读与‘忙’同音,今

19回 九公读作‘萌’,也是轻重不同么?”多九公道:

19回 “‘盲’本归八庚,其音同‘萌’;若读‘

19回 忙’,是林兄自己读错了。”林之洋道

19回

唐敖道:“‘歧舌’二,是何寓意?何以彼处晓得音韵?

21回 著一张白纸,上写“学塾”两个大。唐敖一见,不觉吃了一吓道:“

21回 匾,上写“学海文林”四个泥金大。两旁挂一副粉笺对联,写的是:

22回 之荐,晚生敢不勉力?实因不谙文,所以有负尊意,尚求垂问同来之

22回 墨水,就是出来贸易,也该略认几。我看你们虽可造就,无奈都是行

22回 书。细细听时,只得两句,共八个:上句三,下句五。学生跟着

22回 一个学生念书,也是两句:上句三,下句四。只听师徒高声读道:

22回 用朱笔点了,也教了两遍,每句四。只听学生念道:“羊者,良也:

22回 “小弟才去偷看,谁知他把‘幼’‘及’读错,是《孟子》‘幼吾

22回 之洋道:“先生出的题目,他竟一不忘,整个写出来,难道记性还不

22回 八口之家’,俺只喜他‘四双’二把个‘八’扣的紧紧,万不能移

22回 愧死!”林之洋道:“‘晚生’二,也无甚么卑微。若他是早晨生的

22回 ?”多九公道:“若据‘淑士’两而论,此地似乎该有读书人。要带

22回 不远,只见城门石壁上镌著一副金对联,有斗大,远远望去,只觉

22回 :“据对联看来,上句含著‘淑’意思,下句含著‘士’意思。这

23回 三,莫不书声朗朗。门首都竖著金匾额:也有写著“贤良方正”的,

23回 的,也有“好善不倦”的;其余两匾额,如“休仁”、“好义”、“

23回 著一张红纸,上写“经书文馆”四。门上有副对联,写的是:

23回

正面悬著五爪盘龙金匾额,是“教育人才”四个大

23回 道此匾何如?”多九公道:“据这面,此人必是做甚不法之事,所以

23回 替他竖这招牌。仔细看来,金匾额不计其数,至于丑匾却只此两

23回 多,违法的少。也不愧’淑士‘二。”

23回 ”、“水底鱼”来对,请教:这些面与那“云中雁”有甚爪葛?俺对

23回 中雁生出的。’他们又问:‘这三为何从“云中雁”生发的?倒要请

23回

唐、多二人听见这几个虚,不觉浑身发麻,暗暗笑个不了。

23回 笑。林之洋道:“你这几个‘之’,尽是一派酸文,句句犯俺名

23回 把俺名也弄酸了。随你讲去,俺也不懂。

24回 “请教老丈:贵处各家门首所立金匾额,想是其人贤声素著,国主赐

24回 贤声著于乡党,仍可启奏,另竖金匾额。至竖过金匾额之人,如有

26回 道:“他们满口唧唧呱呱,小弟一也不懂,好不令人气闷。”多九公

27回

多九公道:“林兄把‘旦’认作白了。他们小旦并非鸡蛋之

27回 不懂的,刚才说的明明是个‘旦’,为甚是‘白’?若是‘白’

28回 唇舌,四处探问,要想他们露出一,比登天还难。我想问问少年人或

28回 呢?况那鳏居的面上又无‘鳏居’样,老夫何能遇见年老的就去问他

29回 议,足足议了三日,这才写了几个母,密密封固,命通使交给多九公

29回 可轻易传人。俟到贵邦再为拆看。虽无多,精华俱在其内,慢慢揣摹

29回 ,自能得真三昧。多九公把母交唐敖收藏,随即提笔写方:<

30回 唐敖道:“刚才小厮所说之话,一不懂。不知小弟同他所说之话,他

31回 来看舵甚好,何必自去?难道不看母么?”多九公笑道:“我倒忘了

31回 。”唐敖取出母,只见上面写著:

31回 来:他这张、真、中、珠……十一,内中必藏奥妙。他若有心骗人,

31回 何不写许多难,为何单写这十一?其中必有道理!”多九公道:“

31回 敖在船无事,又同多、林二人观看母,揣摹多时。唐敖道:“古人云

31回 。’我们既不懂得,何不将这十一读的烂熟?今日也读,明日也读,

31回 ”多九公道:“唐兄所言甚是。况句无多,我们又闲在这里,借此也

31回 。且读两日,看是如何。但这十一,必须分句,方能顺口。据老夫愚

31回 见:首句派他四,次句也是四,末句三,不知可好?”林之洋

31回 “句子越短,越对俺心路,那怕两一句,俺更欢喜。就请九公教俺几

31回 ,自已不会,被人耻笑;把这十一高声朗诵,加念咒一般,足足读了

31回 “张真中珠”读了两遍,拿著那张母同兰音看了多时。兰音猛然说道

31回 :“寄父请看上面第六行‘商’,若照‘张真中珠’一例读去,岂

31回 听去,狠有意味。甥女为甚道恁四?莫非曾见韵书么?”

31回 ,把耳听滑了,不因不由说出这四。其实甥女也不知此句从何而来。

31回 :若照‘张夏中珠’,那个‘香’怎样读?”兰音正要回答。林之洋

31回 一考:若照‘张真中珠’,‘冈’怎读?”唐敖道:“自然是‘冈根

31回 公孤’了。”林之洋道:“‘秧’呢?”婉如接著道:“‘秧因雍淤

31回 :若照‘张真中珠’,不知‘方’怎样读?”唐敖道:“若论‘方’

31回 ……”话未说完,多九公接著道:

31回 九公可明白了。这‘方分风夫’四,难道九公也从甚么韵书看出么?

31回 们只读得张、真、中、珠……十一,怎么忽然生出许多文法?这是甚

31回 余即可类推。今日大家糊里糊涂把母学会,已算奇了;寄女同侄女并

31回 猜哩。但张、真、中、珠……十一之下还有许多小,不知是何机关

31回 音道:“据女儿看来:下面那些小,大约都是反切,即如‘张鸥’二

31回 ,口中急急呼出,耳中细细听去,

31回 是个‘周’;又如‘珠汪’二,急急呼出,是个‘庄’。下面

31回 各,以‘周、庄’二音而论,无非也

31回 是同母之,想来自有用处。”唐敖道:“读

31回 熟上段,既学会母,何必又加下段?岂非蛇足么?

31回 “我因寄女说‘珠汪’是个‘庄’;忽然想起上面‘珠洼’二,昔

31回 以‘珠汪’一例推去,岂非‘挝’么?”

31回 之洋道:“这样说来:‘珠翁’二,是个‘中’,原来俺也晓得反

31回 如道:“爹爹拍的大约是个‘放’。”林之洋听了,喜的眉开眼笑,

31回 “请教侄女:何以见得是个‘放’?”婉如道:“先拍十二拍,按这

31回 单顺数是第十二行;又拍一拍,是第

31回 十二行第一。”

31回

唐敖道:“既是十二行第一,自然该是方,为何却是放

31回 ”?”婉如道:“虽是‘方’,内中含著‘方’房、仿、放、佛

31回 三次又拍四拍,才归到去声‘放’。”林之洋道:“你们慢讲,俺这

31回 照侄女所说一例推去,是个‘屁’。”多九公道:“请教林兄是何故

31回 王妃这些病症,不但我们叨光学会母,九公还发一注大财。可见人若

31回 门,那二门上贴著“学馆”两个大,唐、多二人不觉吃了一吓,意欲

31回 署:‘万国咸宁’,打《孟子》六,赠万寿香一束。”多九公道:“

31回 声赞道:“以‘千里’刻划‘深’,真是绝好心思!做的也好,猜的

31回 的正是。”唐敖道:“这个‘儿’做的倒也有趣。”林之洋道:“那

32回 教主人:‘比肩民’打《孟子》五,可是‘不能以自行’?”主人道

32回 问主人:‘游方僧’打《孟子》四,可是‘到处化缘’?”众人听了

32回 又说道:“请问主人:‘守岁’二打《孟子》一句,可是‘要等新年

32回 因此榜,偶然想起桂海地方每每写都写本处俗,即如‘囗[上大下

32回 坐]’就是我们所读‘稳’,‘囗[上不下生]’就是‘终

32回 ’,诸如此类,取义也还有些意思,

32回 所以小弟要去看看,不知此处文怎样。看在眼内,虽算不得学问,

32回 好;就只有个‘囗[上不下长]’,不知怎讲。”多九公道:“老夫

32回 记得桂海等处都以此读作‘矮’,想来必是高矮之义。”唐敖道:

32回 不下长]’之话,大约必是‘矮’无疑。今日又识一,却是女儿国

32回 了本来面目,必须另起一个新奇名才好。”

32回 是‘皮去毛者也’。这‘人鞟’二,倒也确切。”多九公道:“老夫

32回 来面目。唐兄何不也起一个新奇名呢?”唐敖道:“小弟记得卫夫人

32回 罢。”多九公笑道:“唐兄这个名不独别致,并且狠得‘墨’‘猪

32回 ’之神。”二人说笑,又到各处游了

35回 于禹。吾闻禹疏九河,这个‘疏’,却是治河主脑:疏通众水,使之

36回 觉点头道:“贵人所言这个‘疏’,顿开茅塞,足见高明。想来敝邦

36回 论,岂非舍易求难么?老夫正疑此用的不解,今听唐兄之言,无怪要

36回 药店虽用刀切,招牌亦写‘咬咀’样,虽系遵著古人医书,谁知这故

36回 受病处,就是前日所说那个‘疏’缺了。以彼处形势而论:两边堤岸

36回 相貌,立了一个生祠;又竖一块金匾额,上写“泽共水长”四个大

37回 子姓阴,名若花。唐敖听见“花”,猛然想起当日梦中之事。未知如

38回 度莫决。今日忽然现出‘若花’二,莫非从此渐入佳境?倒要留意了

38回 以酒为命。自从在他楼上,恐酒误,酒到跟前,如见毒药一般,随你

38回 ,挡住走路,意欲逼他说出一个钱。谁知王衍看见,因堵住走路,教

38回 结交他的,也就不少。你只看那钱身傍两个‘戈’,若妄想亲近,

38回 执一柄黄伞,写“君子国”三个大,伞下罩著一位国王:生得方面大

38回 霞光四射,金碧辉煌,上有四个金,写的是“礼维义范”。穿过牌楼

39回 ,又有人唤作反舌,那‘歧舌’二,业已可厌,至于‘反舌’,尤其

39回 ”歧舌国王道:“小弟因这反舌二不过说他比得不伦,怎么王兄竟将

39回 歧舌国王道:“话虽如此,但这名究竟不雅。小弟意欲奉求诸位替我

39回 改换一。”长人国王道:“敝处国号向以

39回 弟愚见:王兄国号莫若也以‘长’为名,就叫‘长舌’。我们联起宗

39回 舌国王道:“小弟即使换个‘长’,何能与兄就算同宗?王兄此话,

39回 肯与之联宗?只好把那‘根本’二暂置度外。又有一等,论起支派,

39回 ?况贵邦人莫不身长,故有‘长’之名;敝处人舌又不长,为何唤作

39回 有一石碑,上镌“小蓬莱”三个大。唐敖道:“果然九公所说不错。

40回 蓬莱旧馆,谢绝世人,特题二十八。唐敖偶识。”

40回 不必讲,你只看他‘谢绝世人’四,其余可想而知。我们走罢,还去

40回

第二条:太后因‘求悌’二皆属人之根本,但世人只知妇女以

40回 来,亦无旌奖。殊不知‘悌’之一,妇人最关紧要,其家离合,往往

40回

第三条:太后因‘贞节’二自古所重,凡妇女素秉冰霜,或苦

41回 留令武功苏道质第三女也。名蕙,若兰。智识精明,仪客秀丽;谦默

41回 。然苏氏性近于急,颇伤嫉妒。滔连波,右将军于真之孙,朗之第二

41回 著文词五千余言,属隋季之乱,文散落,而独锦回文盛传于世。朕

41回

○四围四角红书读法自仁起顺读,每首七言四句;逐逐句

41回

中间井栏式红书读法自钦起顺读,每首七言四句:

41回

自沉起,逐句逆读,回文。余仿此:<

41回

自沙起,逐逆读,回文:

41回

自初行退一成句:

41回

○黑书读法自嗟起,反复读,三言十二句:

41回

中间借一,四言六句:

41回

两分各借一互用:

41回

中间借二,五言六句:

41回

两分各借二,互用分读:

41回

○蓝书读法自中行各借一,互用分读,四言十二句:

41回

取两边四成句,四言六句:

41回

自寒蛇行读:

41回

自龙起顺读,五言四句:

41回

自初行退一,每首七言四句,俱逐句退成回文

41回

自上横行退一成句,逐句逐逆读,俱成回文:

41回

自两间行退一成句,下以递退一句成章,又纵横

41回

自中行退一成句,以下迎退一句成章:南郑至

41回

自角斜退一成句,以下递退一句成章:

41回

自中心诗兴起,各项倒换互旋,八面分读:

41回

各行退一,于八面各取一句,左旋颠倒回文

41回

各行退一,四正面各取一句,左旋读:

42回 生礼。其文册榜案,俱照当时所赐样,如县考则填“文学秀女”,郡

42回 (一)命名:不必另起文墨及嘉祥样,虽乳名亦无不可;或有以风花

42回 总是好好回来。俺闻人说,他这名,就因好游取的,你只细想这个‘

42回 敖’,可肯好好在家?今在西京读书,

43回 这个白猿却会淘气,才把婉如妹妹贴拿著翻看,此时又将舅舅客枕取

43回 ,就中才女,也免不了‘不孝’二。既是不孝,所谓衣冠禽曾,要那

44回 山暗暗诧异道:“他这‘百花’二,我一经入耳,倒象把我当头一棒

44回 中生出无限牵挂。莫非‘百花’二与我有甚宿缘?他说他是‘百花友

44回 人’,若以‘友人’二而论,他非‘百花’,可想而知。

45回 非尚有可救么?况‘缠足大仙’四,乃唐兄在船同你斗趣之话,除了

45回 大仙,此人若无来历,何能道此四?”

46回 俺最疑惑的:他们所说‘百花’二,不知隐著甚么机关?莫非俺甥女

46回 ,上面写的也是“小篷莱”三个大。多、林二人看了,这才晓得此山

46回 峰,错错落落,接连不断,虽无屋,到处尽可藏身;就是那些松阴茂

47回 宝剑画一圆圈,或画“唐小山”三,以便回来好照旧路而行。一面走

47回 ”。虽是父亲亲笔,那信面所写名,却又不同。只听樵夫道:“你看

47回 ,其中大有深意:按‘唐闺臣’三而论,大约姑夫因太后久已改唐为

47回 那边峭壁上镌著‘镜花冢’三个大,原来此墓所葬却是‘镜花’,不

47回 白玉牌楼,上镌“水月村”三个大。穿过牌楼,四面观望,并无人烟

48回 花,也不知多少。亭子面前悬一金大匾,上书“泣红亭”三个大

48回 ”若花道:“原来阿妹认得科斗文,却也难得。”刚要举步,忽听亭

48回 莫非此碑就是天榜?为何又有司花样?以此看来,又非天榜了。”因

48回 若花道:“我看此碑都是篆文,一不识,谁见甚么天榜?”小山道:

48回 一揉,又朝碑上细看道:“上面各,与外面匾对一样,都是科斗古文

48回 ,若有一认得,算我有心欺你。果真不识,

48回 奇事?怪不得姐姐说我认得科斗文,原来却是这个缘故。以此看来,

48回 射,两眼被这红光耀的只觉发昏。既不识,站在这里甚觉无味,莫若

48回

总论后有个篆图章,写的是:

48回 “这‘唐时遇唐,流布遐荒’八个,细细揣夺,如今正当唐时,我又

49回 这个图章,岂非教我流传么?上面迹过多,强记既难,就是名姓也甚

49回 蕉叶放在几上,手执竹签,写了数,笔画分明,毫不费事。不觉大喜

49回 在犹疑,只见路旁石壁上有许多大。上前观看,原来是首七言绝句:

49回 寓意,我虽不知,若以‘即事’二而论,岂非知你寻亲到此?那‘踏

49回 乡’。彼时阿妹不过因‘蓬莱’二都是草名,对那松菊,觉的别致;

49回 为歇息。若花道:“此碑共有若干?”小山道:“共约二千。赶紧抄

49回 “碑上仙机固不可泄漏;他所抄之不知可是古篆?趁他在外,何不进

49回 石几跟前一看,蕉叶上也是科斗文。连忙退出。只见小山从瀑市面前

49回 ;谁知阿妹竟写许多古篆,仍是一不识。你弄这些花样,好不令人气

49回 道:“这又奇了!妹子何尝会写篆?倒要奉请再去看看。”一齐走进

49回 上面,明明白白都是古篆,并无一可识。又把玉碑看了道:“你这抄

49回 的笔画,同那碑上都是一样;碑上我既不识,又何能识此呢?”小山

49回 虽善于词令,但你所说‘有缘’二,究竟牵强,何能及得妹子来的自

49回 雷,峭壁上镌著“流翠浦”三个大。瀑布流下之水,漫延四处,道路

49回 日莫非走差了?我们且找来时所画迹,照著再走。”寻了半晌,虽将

49回 迹寻著,及至细看,竟将“唐小山

49回 ”三改做“唐闺臣”。小山看了诧异道

49回 旁山石或树木上总有“唐闺臣”三。二人也不辨是否,只管顺着

50回 中。又将碑记给婉如观看,也是一不识。因此更觉爱护,暗暗忖道:

50回 ‘俺’是甚么。求大王把这‘俺’说明,我也死的明白。”众偻罗道

51回 边,上面落的名款也是‘红红’二,不知何故?”多九公把当日谈文

51回 。”闺臣忖道:“他这‘观光’二,岂非说著我么?”因说道:“请

52回 门首,只见上写“女学塾”三个人。把门敲了两下,有个紫衣女子把

53回 三帝,计二十二年,被宇文泰之子文觉篡位,改为周朝。那高欢逐了

54回 记取出给兰音、红蕖看了,也是一不识。二人问知详细,不觉吐舌称

54回 观看。兰音笑道:“莫非白猿也识么?”闺臣道:“这却不知。当日

55回 “这样红人,当日命名为何不起红,却起紫?今红红姐姐面紫,反

55回 以红为名,据我愚见:这二位姐姐须将

55回 名更换,方相称哩。”田凤翾道:“

55回 渐退了。适听凤翾阿姐‘出花’二,我倒添了一件心事。”闺臣道:

56回 在末名,心中好不懊恼;颜紫绡文不佳,幸亏众姊妹替他润色,才能

56回 吃起了。”良氏道:“‘老元’二怎讲?”史氏道:“缁氏嫂嫂本是

56回 堂皇,以若花姐姐第一,至郡元文,虽不及二位姐姐英发。但结实老

56回 :“郡元前的县考,家父也喜他文;因笔力过老,恐非幼女,兼恐倩

56回 父前日评论红红、亭亭二位姐姐文,都可首列,无如郡元之后,恰恰

56回 ,已属非分,何敢当此‘奉屈’二。”亭亭道:“妹子固才疏学浅,

56回 “昨印伯伯与家父评论诸位姐姐文,言天下人才固多,若以明年部试

56回 。明年阅卷,看见我‘花再芳’上,倒象又要百花齐放光景,一时心

56回 冷笑道:“这是姐姐过谦。若论文,姐姐就可点得殿元,何在尊名。

57回 志道:“章府十媳,文府五媳,名为何都象姐妹一般?”宣信道:“

57回 信照会各家都以‘英’、‘春’二相排,以便日后看‘题名录’,彼

57回 蹉跎日久,良策毫无,‘不忠’二,我文某万死何辞!而且年来多病

58回 强盗,有作践庙宇的强盗,有秽溺纸的强盗,有轻弃五谷的强盗,有

59回 无此称,莫若竟呼姐姐,把老师二放在心里,叫作‘心到神知’罢。

60回 是谁。婉如道:“‘缠足大仙’四,只有闺臣、若花两位姐姐心内明

60回 小春道:“紫绡姐姐把‘赤脚’二忽然改做‘脚赤’,这个故典用的

60回 ,真是化臭腐成神奇。将来场中文都象这宗做法,不独要扰高发喜酒

60回 上悬一额,写著“绿香亭”三个大。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61回 坐下。蔡兰芳道:“这‘绿香’二不独别致,而且极传此地之神,这

61回 紫琼指著姜丽楼、张凤雏道:“名是丽楼姐姐起的,却是凤雏姐姐写

61回 道:“妹子自知写的不好,亏得名起的雅,把的坏处也就遮掩了。

61回 原来是世间一个恨人,处处不离恨。”

61回 p>红红道:“妹子记得六经无茶,外国此物更少,故名目多有不知

61回 略呢?”紫琼道:“茶即古‘荼’,就是《尔雅》‘茶苦槚’的‘荼

61回 ’。《诗经》此虽多,并非茶类。至荼转茶音,颜

61回 缺一笔为茶,多一笔为荼,其实一。据妹子愚见:直以‘古音读荼、

63回 不觉好笑。紫绡道:“这个‘血’只怕从那‘赤’化出来的。”婉

64回 试之期,修本具奏。原来这卞滨表渭仙,乃淮南道广陵人氏。自幼饱

64回 唤卞俭:这是卞华临危替他起的名,以为警戒之意。

64回 是个读书人,诸事不谙。这衣食两要全靠勤氏一人针线,竟难度日;

64回 除公事应酬外,惟有教他们做诗写,倒也解闷。去岁县考,原可声明

64回 就是舅舅适才所说‘红旗报捷’四,打《论》、《孟》一句。”

64回 他这谜,正面自然先打这个‘胜’。如今猜了两个既不是,必须另想

64回 别的路数,莫要只在‘胜’著想,倒被他混住了。”芸芝道:

64回 道:“可是‘克伐怨欲’的‘克’么?”

64回 要猜猜。”紫云道:“不是‘克’,一定是‘克有罪’了。”绿云道

64回 :“怎么加上‘有罪’二?”紫芝代答道:“他在那里造反

65回 谁知紫芝妹妹那张嘴近来减去零碎,又加了许多文墨,比从前还更

65回 :你这话虽不是望梅止渴,却有四批语。”青钿道:“那四个?”

65回 哩!”蒋春辉道:“他这话也有四批语。”香云道:“叫做甚么?”

65回 之,是为申时;妙在三传四课七个,除去旬空、陷空,暗暗透出巳、

65回 戌、卯三个,恰合了‘铸印乘轩’之格,占试

65回 呈各卷,该淑女等或文理条畅,或体端楷,均有可观;况每考俱经列

66回 苦劝,无奈若花心如铁石,竟无一可商。饭罢后,若花匆匆写了一封

66回 周庆覃三人宣来问道:“你三人名都是近时取的么?”闺臣道:“当

66回 所以臣女之父当时就替取了这个名。”

66回 。”武后点点头道:“你们两人名都暗寓颂扬之意,自然是近时取的

66回 ;至于唐闺臣名,如果也是近时取的,那就错了。

66回 未有不前思后想:一时想起自己文内中怎样练句之妙,如何扫藻之奇

66回 神,越思越好,愈想愈妙,这宗文,莫讲秦、汉以后,就是孔门七十

66回 贤也做我不过,世间那有这等好文!明日放榜,不是第一,定是第二

66回 非昧了良心么?及至转而一想,文虽佳,但某处却有句欠妥之处,

66回 处,竟是坏处多,好处少,这样文,如何能中!如此一想,自然闷恨

66回 你听,又是一……”正要说“炮”,谁知外面静悄悄并无声响。小春

66回 一……”,等之许久,那个“炮”再也说不出。秀英道:“自一炮以

67回 如见众人这宗样子,再想想自己文,由不得不怕:只觉身上一阵冰冷

67回 说了一声“恭……”,那个“喜”不曾说完,只是吁吁气喘,说不出

67回 的就画点东西,我倒收的。至于古古画我更不要。好在众才女墨卷我

67回 ,诸事如意,福寿绵长。’这几个就算我的见面礼罢。”众人齐道:

68回 时只算无此一事,暂把‘离别’二置之度外,每日轮流作东,大家尽

68回 :“此表不独典雅恳切,并且对的工稳,若教我们动手,何能有此

68回 你把签子当中写‘史才女’三个大,旁边添一行小,写‘钦取第一

68回 等第一名’八个。其余都照这样写去就是了。”卞

70回 年。”小春道:“姐姐这个‘十’如今还用不著,我替你删去罢。”

70回 起来,岂非几十年么了这个‘十’是最要紧的,如何倒喜删去?幸亏

70回 并非地名,姐姐会意错了。你把两凑在一处,就明白了。”

70回 儿’也同‘马扁儿’一样,都是拆格。”小春听了,这才明白。

70回 五色亭子,上写‘泣红亭’三个大;亭中设一碧玉座,座上竖一白玉

70回 探道:“若是多,他何不将‘谁’改做‘须’,‘无’改做‘多

70回 ’呢?”

70回 如此,但这对句同那‘泣红亭’三究竟不佳。”因向师兰言道:“那

71回 ,似还不至甚多,幸亏‘座上’两;若把‘座’变成‘世’,那

71回 别的,只望望那个泣红亭的‘泣’,还不教人鼻酸么?妹子有句话奉

71回 无论大小事了,只凭了这个‘理’做去,对得天地君亲,就可俯仰无

71回 ,岂能自己。即如他这论上‘泣’,自然也显当泣才泣的,我们那里

72回 弦琴,今二位姐姐香名皆取‘尧’,可见此道必精。妹子意欲求教,

72回

井尧春道:“妹子这个名叫做有名无实,那里及得尧蓂姐姐

72回 好!这句骂的更好!我看你咬文嚼的,太把科甲摆在脸上了!”尧春

72回 别的,只喜兰言姐姐这‘绝调’二,真可抵得嵇叔夜的一篇《琴赋》

72回 赞他抚的好,弹的妙,总不如这两批的简洁。”

72回 姐姐候补女儿国王,这‘花王’二,岂不犯讳么?”

72回 去顽,众人因见亭内四壁悬著许多画,收拾的十分精致,都不肯就走

72回 素日华芝妹妹同彩云妹妹评论此处画,每每争论。今日放著书香、文

72回 那就错了。”谢文锦道:“妹子的,那里及得巧文姐姐。去岁郡考,

72回 。至求写对联的,不过因我们闺中外面甚少,叫作‘物以罕为贵’,

72回 其实算得甚么。前者殿试,既不好,偏又坐的地方甚暗,兼之

72回 替妹子写写。”月芳道:“妹子的如何写得扇子!这是姐姐安心要遭

72回 过三位府上了:月芳姐姐府上《千文》、绣田姐姐府上《灵飞经》、

72回 请问彩云姐姐:方才所说褚府《千文》,钟府《灵飞经》,那都是人

72回 脱不掉了。”白丽娟道:“妹子名固与‘美人’二相合,难道姐姐

72回 的花卉也不与尊名‘题花’二相合么?岂但姐姐,就是银蟾姐姐

73回 高也不妙。’围棋犯了这个‘快’,最是大毛病。”紫琼道:“时常

73回 ,又不成为泛音。‘蜻蜓点水’四,却是泛音要诀。”紫芝道:“泛

73回 ,你且莫弹整套,只将蜻蜓点水四记定,轻轻按弦,弹那‘仙翁’两

73回 ;弹过来也是‘仙翁仙翁’;弹过

73回 好恳那位姐姐,要象先生教学生写样子,用个‘把笔’法儿把把我才

73回 来到白蒁亭,向紫云道:“他们写的写,画画的画画,下棋的下棋

73回 谱、打时谱呢?还是三花落尽,十变为熟门;还是百子上桌,十子就

73回 九万、九索、五万、五索,余皆十;二六之家,一张空堂、四张饼子

73回 、三张十、二索当面、四肩在底。二六之家

74回 锦枫道:“紫芝姐姐未曾读过《三经》么?”紫芝道:“《三经》

74回 向来的老规矩。并且这‘戒赌’二,我从太后颁恩诏那年一直听到如

75回 了。”蒋素辉道:“那‘黄食’二,倒也新奇。”薛蘅香、施艳春道

76回 如所加是戍,即于日干甲上写一戍,支干中间所空之处亦写一戍,凡

76回 时,如所加是午,即于戍上与一午,此是第二课,盖寅上得戍,戍上

76回 之时,如所如是申,即于日支子上一申,子之旁也写一申,亦如

76回 第一课戍一样,凡占皆如此。此是第三课。

76回 时,如所加是辰,即于申上写一辰,此是第四课。你把这话同那式子

76回 贵、夜贵、阳贵,阴贵之分:上一为昼为阳,下一为夜为阴。即以

76回 乎‘生、克、衰、旺、喜、忌’六,苟能透彻此理,无论所占何事,

76回 会。”再芳道:“姐姐何不将这六大略谈谈呢?”芸芝道:“妹子新

76回 铃儿草’,有人对了‘鼓子花’,面合式,并无牵强,接著再说一个

76回 芳春道:“虽觉好顽,但眼前俗名面易对的甚少。即如当归一名‘文

77回 ‘长春’。”窦耕烟道:“这个名竟生在一母,天然是个双声,倒也

77回 有趣。”掌浦珠道:“这两看著虽易,其实难对。”众人都低

77回 春辉道:“‘长春’对‘半夏’,工稳,竟是绝对。妹子就用长春

77回 我出‘续断’。”瑶芝道:“这二只怕难对。”谭蕙芳道:“我对‘

77回 红英道:“我才想了‘木贼草’三,因其别致,意欲请教,但紫芝姐

77回 对五行,又是好对,妹子把‘草’去了,就出‘木贼’。”若花道:

77回 ,那是人所共知的;这‘马韭’二有何出处?”兰芳道:“陶宏景《

77回 万年藤’。”芸芝道:“这个对的雪亮,与‘灯笼草’都是一样体

77回 道:“妹子因小春姐姐‘牵牛’二,忽然想起他的别名。我出‘黑丑

77回 要出丑?”素云道:“这个‘丑’暗藏地支之名,却不易对。”燕紫

77回 对。”紫芝道:“请教‘催生’二怎讲?”

77回 妇草’,虽是绝对,但‘慈姑’二,往往人都写作草头‘茈菰’,今

77回 春柳’。”春辉道:“‘三春’二却不易对。”师兰言道:“我对‘

77回 ,请教一对。”瑶芝道:“这个名,又是兽,又是虫,倒也别致。”

77回 ‘蜡儿’。”紫芝道:“共总两个,再将上一平仄不调,有何趣味

77回 汉松,五行草、二至花,都是上一平仄不调,也不能列之高等。”<

77回 杏’。”青钿道:“瓜是总名,杏如何对得。”潘丽春道:“我对无

78回 看花来’,我就乐了,这个‘回’,好象一本戏业已唱完,吹打送客

78回 影散乱,有何余味?替换个‘来’,就如大家才去游玩。兴致方豪,

78回 道:“据我看来:内中这个‘道’,却是要紧的。大约所打之句,必

78回 定有个‘曰’或有个‘言’在内。至于此句口气,刚才我已说

78回 。”题花道:“此谜以人名惜为虚用,不独灵活,并可算得今日游园

78回 去。假如我说‘万国咸宁’,第一从我数起,顺数至第四位饮一杯接

79回 撒来撒去,也就会了。若讲停顿二,他弓将开满,并不略略停留,旋

79回 知那个始作俑者,忽然用个‘托’,初学不知,往往弄成大病,实实

79回 “若这样说,姐姐何不将这‘托’另换一呢?”亚兰道:“据我愚

79回 见:‘左手如托泰山’六,必须废而不用才好。若按此名,

79回 托另换一,惟有改做‘攥’。虽说泰山不能下个攥,但以左

79回 手而论,却非攥不可。若误用托,必须手掌托出;手掌既托,手背

79回 不能执弓,倒做了射中废人。这托贻害一至于此!你若用了攥,手

79回 终身无病,更是日渐精熟,这与托迥隔霄壤了。”

79回

玉蟾道:“妹子也疑这个托不妥,今听姐姐之言,真是指破迷

79回 ,甚至弄成劳伤之症。再加一个托,弄的肘歪肩努,百病丛生,并不

79回 看就知了。你看第一行‘二八’两,岂非末尾小杯厅重么?第九行‘

79回 一圈,即如第九行中间‘八七’二,凑起来是‘一五’之数,把‘一

80回 是好谜!往往人做花名,只讲前几,都将花不论,即如牡丹花,只

80回 做牡丹两,并未将花做出。谁知此谜全重花。这就如

80回 了。他借用姑置不论,只这‘而’跳跃虚神,真是描写殆尽。”花再

80回 优’是一类的:一是拿著人借做虚用,一是拿著虚又借做人用,都

80回 蓉道:“我出‘日’旁加个‘火’,打《易经》两句。”绿云道:“

80回 此莫非杜撰么?”哀萃芳道:“这个

80回 ‘炚’,音光,见书,如何是杜撰。”...拆的

80回 生动,谁知这个‘昱’却用‘下上’二一拆,不但灵动

80回 可爱,并且天然生出一个‘其’,把那‘昱’挑的周身跳跃,若

80回 将‘炚’比较,可谓天上地下了。”

80回 意思,我猜著了。他这‘何谓’二必是问我们猜谜的口气,诸位姐姐

80回 只在‘信’著想就有了。”董花钿道:“可是

80回 “正是。”琼芝道:“这个又是拆格的别调。”易紫菱道:“我出个

80回 ‘四’,打个药名。妹子不过出著顽,要

80回 :“我仿紫菱姐姐花样出个‘三’,打《孟子》二句。”众人也猜不

80回 以见得?”春辉道:“你只看这五,可有一个实?通身虚的,这也

80回 罢了,并且当中又加‘而’一转,却仍转到前头意思。你想:

80回 辉不觉鼓掌道:“我只说这五个虚,再没不犯题的句子去打他,谜知

80回 天然生出‘可以止则止’五来紧紧扣住,再移不到别处去。况

80回 区那个‘则’最是难以挑动,‘可以’两更难

80回 形容,他只用一个‘斯’,一个‘而’,就把‘可以’‘

80回 :“这个做的好,不是这个‘大’,也不能包括‘天地’两,真是

80回 正是。”掌乘珠道:“这个‘化’真做的神化。”紫云道:“既有那

81回 姐告诉我。”紫芝道:“只打四个。”青钿道:“那四个?”紫芝

81回 枫道:“我因玉英姐姐‘酒鬼’二也想了一谜,却是吃酒器具,叫过

81回 见写着:“‘厢’,打《西厢》七;‘亥’,打《西厢》四;‘花

81回 斗’,打《西厢》十五;‘甥馆’,打《西厢》四;‘

81回 连元’,打《西厢》八;‘秋江’,打《西厢》五;‘

81回 叹比干’,打《西厢》八;‘东西二京’,打《西厢》三

81回 ;‘一鞭残照里’,打《西厢》四;‘偷香’,打《孟子》三;‘

81回 易子而教之’打《孟子》四。”题花道:“其余甚多,等我慢

81回 想起再写。”吕祥蓂道:“他以厢打《西厢》倒也别致。”

81回 红珠道:“据我看来:这个‘厢’,若论拆格,必是以目视床之意

81回 :“请教题花姐姐:那‘花斗’二,只怕妹子打著了。我记得《赖柬

81回 ’不知可是?”春辉道:“这十五个个跳跃而出,竟是‘花斗’一副

81回

春辉道:“这‘残照’二,把‘向西’直托出来,意思又贴

81回 看著衾儿枕儿’,只怕那个‘厢’就打这句罢?”春辉道:“床上所

81回 心思!”陈淑媛道:“他那‘亥’,不知可是‘一时半刻’?”春辉

81回 心裁,脱了旧套;并且斩钉截铁,雪亮,此等灯谜,可谓掷地有声

81回 此而论,他这谜中必定有个‘心’在内,但必须得他‘叹’意思才

81回

春辉道:“此句狠得‘叹’虚神;并且‘争似无心好’这五个

81回 ,真是无限慷慨,可以抵得比干一

81回 ,只怕你我此时谈起还未必知他名。即或意中有个比干,也不过泛常

81回

青钿道:“他这‘偷香’二出的别致,必定是个好的。我想这

81回 个‘偷’,无非盗窃之意,倒还易猜;第‘

81回 却令人难想,莫非内中含著‘嗅’意思么?”素云道:“只怕是‘窃

81回 闻之’。”春辉道:“这个‘闻’却从闺臣姐姐所说长人国闻鼻烟套

81回 ,又渭之西宾,只怕还含著‘宾’在内哩。”张凤雏道:“必是‘迭

81回 了。”紫芝道:“他这‘秋江’二,我打一句‘滑霜净碧波’;‘甥

81回 馆’二,打‘女孩儿家’;‘连元’二

81回 至于‘甥馆’打‘女孩儿家’,都借的切当,毫不浮泛;最妙的‘

81回 又是一个文章魁首’,那个‘连’直把题里的‘又’擒的飞舞而出

81回 就错,以讹传讹’,妹子就用这八,打《孟子》一句。”

81回 是。”题花道:“题里题面,个个义无一不到,真好心思。”姜丽楼

81回 “正是。”题花道:“这个‘曲’借的巧极,意思亦甚活泼。”纪沉

81回 》一句。”宝钿道:“这个‘恒’,倒象世代以耕为业,永不改行的

81回 。邹婉春道:“这‘耕者不变’四,最难挑动,不意天然生出‘农之

81回 子恒为农’六,把个‘不变’扣的紧紧的,此谜

81回 易了。”印巧文道:“我出‘核’,先打《孟子》一句,后打《论语

81回 》一句。”玉芝道:“这个‘核’有何精微奥妙,要打两部书,若按

81回 义细细推求,‘核’之外有果,‘

81回

廉锦枫道:“我出‘鸦’,打《孟子》二句。”小春道:“

81回 这个大约又是拆格。”田凤翾道:“若要拆开,必

81回 ”婉如道:“《孟子》上面‘祖’甚少,至于‘父父子子’,又是《

81回 有亲’。”题花道:“这个‘亲’借的有趣。”

81回 了。”燕紫琼道:“非‘无根’二不能‘立持其涸’,真是又切当,

81回 些‘黄泉’、‘无根’、‘生死’面,恰恰都出在他们妯娌、妹妹、

81回 道:“正是。”素云道:“这七个又是‘梅花塘’一个小照,真是如

81回 题发挥,一不多,一不少。”宰玉蟾道:“我出‘不重

81回 正是。”锦云道:“‘事父母’三把个‘子’扣定,‘几谏’二

81回 把个‘规’扣定,真是又贴切,又自然,可以

81回 道:“据我看来:只用‘刮风’二就可拂起尘来,何必多加‘地’

81回 春辉道:“此谜之妙,全亏‘地’把个‘尘’扣的紧紧的。若无‘

81回 地’,凡物皆可‘拂’,岂能独指‘拂

81回 席,我出‘鸣金’,打《孟子》三。”言锦心道:“可是姐姐贵本家

81回 “正是。”春辉道:“此谜不但毕借的切当,就是使也有神情。”

82回 兰言点头。大家掣毕,看了并无一;只见若花拿著牙签,只管细看。

82回 主,各饮两杯。’旁边又赘几个小,写著:‘此签倘我自己掣了,即

82回 人墨士最尚双声、叠韵之戏,以两同归一母,谓之双声,如‘烟云’

82回 、‘游云’之类;两同归一韵,谓之叠韵,如‘东风’

82回 果木、花卉之类,旁边俱注两个小,或双声,或叠韵。假如掣得天文

82回 日再说一句经史子集之类,即用本飞觞:或飞上一,或飞下一

82回 悉听其便。以之落处,饮酒接令;挨次轮转,通

82回 无往不利了。适才想了‘长春’二,意欲飞一句《列子》,不知可好

82回 。即如瑞徵姐姐才说了‘长春’二,瑞春姐姐所说古人名要与上文‘

82回 长春’二或成双声,或成叠韵,方准令归下

82回 世,最要紧的莫过‘忠孝节义’四,今瑞春姐姐于游戏之中,却请出

82回 时刻请教上下文,何不随咀多带几,岂不省了许多唇舌。”

82回 部书句子最短,大约至多不过四五,何能有两个双声叠韵。姐姐替我

82回 你们三位可晓得这个才女的‘才’怎讲?若一百人连百部书也凑不起

82回 句,又要从那花鸟等名之内飞出一,岂非第二难么?而所报花鸟等名

82回 参差、优游’之类?句内着无此等面,随你想出一万句也不中用。再

82回 ”小春道:“宝云姐姐替丫环起名也这样俭省。”宝云道:“为何俭

82回 把他的姓上只添了小小一点就算名,还不省么?”丽辉道:“我才掣

82回 酒吃,倒也有趣。你说‘是以’二上去不分,固然讲的不差;无如沈

82回 约韵书‘是’归在‘四纸’,恰恰是个叠韵。若

82回 错罚,自然该吃罚酒。但这‘是’要读成‘使’,将来都不叫‘是

82回 濛话了。”青钿道:“这个‘濛’又是何意?”紫芝道:“古人读梦

82回 也罢,不使古音也罢,且把‘使’查明再讲。”婉如道:“这是西方

82回 罢,不便古音也罢’,他把‘是’忽然改做‘使’,请教诸位姐姐

82回 :若非预先讲论‘是’,谁又懂他这话呢?”春辉道:“

82回 。”钱玉英道:“适因‘加官’二,我倒想起一个笑话。未知如何,

83回 倒想起一个笑话。并且‘加官’二也甚吉利,把他做个话头,即或不

83回 “请教令官:即如上文“士师”二听飞之句,可准本题‘士师’接连

83回 在内?”若花道:“二连用,未尝不可;但飞觞之时,只

83回 妹子愚见:凡说鱼名,必须避了鱼,才不重复。”熙春道:“既不准

83回 鱼露面,只好借重驼碑的交卷了:赑

83回 的‘恨人’,这个小曲许多‘恨’,倒与他对路。小曲唱过,我们都

83回 珠道:“要承上文,惟‘蜘蛛’二最好。”春辉道:“若用蜘蛛,其

83回 难以交卷;正在盼望,恰好这个蛛巧巧轮到,不觉满心欢喜。要过答

83回 ;飞觞之句,要将所报各名飞出一,是第三件心事;所飞句内,又要

84回 对呢?”若花道:“上文是蜘蛛二,你把承上这个规例怎么忽然忘了

84回 句子教他飞出;所飞之句,只准四。其四之内,如有三个双声或三

84回 杯,其余九十杯,就以‘庄姜’二要在一部书上教他飞出。诸位姐姐

84回 以正理而论,凡双声叠韵,必须两方能凑阶一个;今四个内要他三

84回 了。古来只有‘溪西鸡齐啼’五个内含著四个叠韵,这是自古少有的

84回 ;今又限他要在‘庄姜’二之内飞觞,较之‘溪西鸡齐啼’,

84回 >史幽探道:“据我遇见:只要四之内,恰恰凑成两个,也就罢了,

84回 。”秦小春道:“我用一百‘秦’在一部书上替他飞出,何如?”青

84回 钿道:“‘秦’不算。”兰言道:“据我调停,不

84回 必定限四,就是六七也未为不可。”

84回 了。天下既有‘溪西鸡齐啼’五个内含著四个叠韵,难道就无四个

84回 :“这句果然飞的有趣!难得四个巧巧生在一母。今日大家飞觞之句

84回 送。并且《真经》之后还有几行小,是劝人敬避圣讳的。妹子因乡愚

84回 直称圣讳,并不称‘某’;而于文亦不敬避。即使有不能不用者,则

84回 ‘囗[上雨下羽]’按前人韵书原可通用,似应书此,

84回 可骇者,乡愚无知,往往以‘天’取为名号。殊不知天为至尊,人间

84回 ,其悻谬何可胜言!又有以‘君’为名号的。要知人生世上,除天地

84回 外,惟君父最大,今于名号既知父宜避,而君在父上,偏又不避,不

84回 母的事,况且又是圣经,这拜恳二却是不可少的,不如此也不显他慎

85回 道:“本题即无普席之酒,这个重也不应普席有酒;若象这样,少刻

85回 都飞重了。”若花道:“嗣后凡飞本题以

85回 及重者,只算交卷,普席一概无酒。倘

85回 慨叹!”青钿道:“姐姐因‘钱’而叹,我因‘青’忽又想起‘是

85回 以’二真罚的委屈。试问这个‘青’

85回 水旁‘清’有何分别?‘龙’与玲珑之‘珑’

85回 事宋、齐、梁三朝之君,於总之一,已可想见,其余又何必谈他。”

85回 棋故典,即是如此,你们就各认一,也飞一句书,加双声叠韵俱全,

85回 道:“既如此,我就有僭,先飞琴。李延寿《北史》:‘垂帘鼓琴,

85回 倒也别致。适才我因李延寿‘李’却想起一个笑话:有个宰相去世多

85回 壁题著前朝许多名士,他也写了几道:‘大丞相再从侄某尝游于此。

85回 有个士人李果,最好诙谐,看见此,因题其旁道:‘元元皇帝二十五

85回 :“我因蕙芳创姐所飞这个‘风’,忽然想起《韩诗外传》‘树欲静

86回 ”闺臣道:“此事虽由那个‘风’惹出来的,但兰言姐姐这几句话,

86回 声,就在桌上用酒写了一个“厶”道:“玉儿:你可认得?”

86回 来望一望道:“这是某处的“某”,又读公私的‘私’。”兰言道

86回 晋朝范宁注《谷梁》,曾有‘某’之说;周时韩非论仓颉,却有‘私

86回 ’之义。”兰言道:“我正要把这‘

86回 私’告诉他,好写在底本上,谁知他更

86回 得你了!”紫芝道:“他岂但在冷上用功,还有一肚子好笑话哩。”

86回 儿道:“我就照师才女‘公姑’二飞《焦氏易林》‘一巢九子,同公

86回 一家姓王,弟兄八个,求人替起名,并求替起绰号。所起名,还要

86回 一日,有人替他起道:第一个,王头上加一点,名唤王主,绰号叫做

86回 ‘硬出头的五大’;第二个,王身旁加一点,名唤王玉,绰号叫做

86回 此处,忽向众人道:“这个‘全’本归入部,并非人,所以王全的

86回 果词句典雅,自然当得起个‘诗’;若信口乱言,就是老翁所说那句

86回 。”玉芝道:“我记得‘嫫母’二见之《史记》、《汉书》,别的书

86回 传》过殷之墟,见麦秀之蔪蔪。重双声,敬幽探姐姐一杯。”

86回 沙简金,往往见宝。‘简金’,重俱以声,敬瑶钗姐姐一杯。”缁瑶

86回 一杯。”陶秀春道:“这个‘容’,我们读做‘戎’,今姐姐说液

86回 书,容液本归一母。若读做‘戎’,那是贵处土音,岂是尧春姐姐错

86回 敬题花姐姐一杯。多飞‘无咎’二,以为日后若花姐姐飞车回乡吉祥

87回 他描写描写,难得有这‘巨屦’二,意欲借此摹仿几部书,把他表白

87回 彼馨香。”春辉道:“‘馨香’二是褒中带贬,反面文章,含蓄无穷

87回 菊,为何妹子无指呢?古无‘花’,俱以‘华’通用,如光华之华

87回 此说,我这贱姓竟是杜撰了。但花始于何时,姐姐可知么?”耕烟道

87回 妹子记得北魏太武帝始光二年造新千余,颁之远近,以为楷式。如花

87回 之类,虽不知可在其内,但晋以后

87回 每见之于书,大约就是当时所颁新了。”

87回 一杯。”邹婉春道:“这个‘黍’,我们读做‘褚’,与‘生’

87回 ”春辉道:“按‘黍、鼠、暑’三,韵书都是赏吕切,乃‘舒’

87回 声,正与‘生’同母;若读‘褚’,那是南方土

87回 音,就如北方土音把‘容’读做‘戎’。好在有书可凭,莫

87回 钟绣田掣了兽名双声道:“‘鼠’既是赏吕切,我就易于交卷了:“

87回 许多好书都不准再用,只好借著酒敷衍完卷子:茱萸束晳《发蒙记》

87回 了。”红红道:“适因‘衣鱼’二,偶然想起书集往往被他蛀坏,实

88回 知。今日难得幸遇,意欲以本题五为韵,请教再做一赋,可肯赐教?

88回 花道:“才父尊名莫非‘题花’二?闻得当日此诗因题群花而作,难

88回 称异。紫芝道:“仙姑可知我的名么?”道姑道:“才女大名何能知

89回 的极工,而‘推后’、‘现雌’四尤其别致。据我揣夺:闺臣姐姐海

89回 道,于山石树木上俱写‘小山’二,以便他日易于区别,那知及至回

89回 来,却都变为‘闺臣’二。”芸芝道:“以此看来,原来唐

89回 ”道姑道:“上面明明写著‘剑’,其义甚明,才女何必细问。”玉

89回 ”道姑道:“若将四纸所收‘是’之突归在四置,冉把别的凑凑,大

89回

若花道:“若据‘萑苻’二,大约说的是红红阿姐遇盗被掳,

89回 他善能飞檐走壁,只这‘踰墙’二就可想见了。”

89回 亭姐姐谈文不肯让人,据这‘窘’,当日九公受累光景可想而知。那

89回 只怕骂的还不止哩,原来这诗用的眼却如此尖酸。”闺臣道:“若以

89回

缘绎回文,旋图织锦诗。

89回 两位姐姐绎诗,太后制序,也都一不遗。”舜英道:“就只缺了婉如

89回

闺臣道:“‘九夷’二用的得当,连海外诸位姐姐赴试也

89回 一不遗。据我看来:这首长句只怕就

89回 民国同那先生讲的;至‘观光’二,是海外道姑对俺闺臣姐姐说的:

89回 道:“其中奥妙,岂能深知。若据面而论:那‘百卉’二,倒象暗

89回 才女娇艳如花之意;至‘专司’二,大约百诸位才女或授女学士之职

89回 日绣田、月芳二位姐姐只推不会写。若据这诗,岂非都是家传么?”

89回 道:“紫琼姐姐府上‘绿香园’三是凤雏姐姐大笔,这却知道;至于

89回

闺臣道:“若以‘良医’二参详,可见丽春姐姐歧黄原非寻常

90回 都切题,就只丽辉姐姐‘撕牌’二未免不切。”紫芝道:“妹妹:你

90回 ,其实只想以手代剪。这个‘撕’乃诛心之论,如何不切!”丽辉道

90回 此诗我不喜别的,只喜这个‘觅’用的得神。”小莺道:“何以见得

90回

小春道:“这个‘冷’用的虽佳,但当时所飞之鞋只得一

90回 自然是闻鼻烟了。请教‘郢鼻’二是何出处?”闺臣道:“妹子记得

90回 人漫垩光景,所以他用‘郢鼻’二。”紫芝道:“仙姑只顾用这故典

90回 光景,却是对景挂画;但这‘矣’是个虚,颇不易对,仙姑:你可

90回 一齐发笑。紫芝道:“这个‘而’对的虽密密可圈,就只他们哇的还

90回 ’之令么?若果如此,这个‘戌’只怕错了,还请另改一。”

90回 到军营走走。就只末句‘妖氛’二,只怕其中还有妖术邪法之类,这

90回 细细参详,却含著‘酒色财气’四,莫非军前还有这些花样么?”<

90回 骨惊然,登时都变色道:“据这五,难道还有投环自缢之惨么?”<

90回

玉芝道:“若以‘入井’二而论,岂不又是一位孀妇?以此看

90回 明白。”青钿道:“这两个‘井’不知下句怎对,请仙姑念来,我们

90回

闺臣叹道:“据这‘缁’,除了瑶钗姐姐再无第二人。但彼

90回 小春道:“刚才仙姑说‘百卉’二系指我们而言;若果如此,你们听

90回 然。”玉芝道:”若据‘根蒂’二,岂非把我们认真当作花卉么?”

90回 话头打断道:“他这百韵诗虽不能工稳,其中佳句却也不少。刚才

90回 一面写著,细细看,去,共总一千,并无一个重,倒是绝调。”兰

90回 ‘萋萋蕊易萎’,重了两个‘易’。”

90回 一是入声,迥然不同,如何却是重?若是这样,难道那两个‘从’

90回 也算重么?”紫芝道:“姐姐说他无重

90回 :“既如此,你先吃六杯,若无重,照样罚我。”题花著实诧异,只

90回 寂寂,流翠浦澌澌’,这是两个重。还有……”

90回 等说完,忙走过道:“原来是这重,若不好好吃六杯,大家莫想行令

91回 姓行个酒令。”玉芝道:“‘秦’之多,莫过《战国策》,不知怎样

91回 从妹子说起,把《战国策》‘秦’,或句或读,从一个起,要如宝

91回 塔式,至十个为止,句句不离‘秦’。说出者

91回 。我这‘韩秦’,句句都是‘韩’起头,‘秦’落尾,一直到底,

91回 众人道:“国名虽有,要象‘魏’句句起首,却想不出,只好各饮一

91回 ”丽春道:“前人医书并无‘梗’之说,大约这是近日医家写错了。

91回 樱掣了宫室双声道:“若非‘根’,何能承上。我只好也用元韵:门

91回 举,罚一杯。”春辉道:“‘儿’读作时音,与‘婉’同母,倒可

91回 ,何如?”青钿道:“‘爱儿’二,见陶宏景《真灵位业图》,不始

91回 “当日你说碑记我们都有‘司花’佯,紫菱姐姐这样替凤仙抱屈,莫

91回 罢。”蘅香道:“我说一个‘军’,把当中一竖取出,搓成团儿,放

91回 在顶上,变成‘宣’。”兰言道:“这令虽有趣,只怕

91回 哩。”秀英道:“我说一个‘平’,把当中一竖取出,搓团放在顶上

91回 ,变成‘立’。”众人齐声叫好。玉芝道:“我

91回 说一个‘车’,把当中一竖取出,搓团放在顶上

91回 个虫名,但报过之后,有人把这名,不论颠倒,或在经史子集,或在

91回 注疏之中,道此两的,我另外说一笑话;说不出,各

91回 有点意思。假如座中有两人道此二呢?”紫芝道:“那怕十位道此二

91回 ,我就说十个笑话。倘你们说过之

91回 。”兰言道:“我的菩萨!这两个却从那部书上找去?我先认输吃一

91回 翻筋斗?”紫芝道:“假如说一个,一个筋斗翻过来,笔画虽然照旧

91回 仍照前例饮一杯。我说一个‘士’,翻了一个筋斗,变成‘干’

91回

秀英道:“我用贱姓‘由’,翻个筋斗,变成‘甲’。”春

91回 秘方,展斤一看,却是‘勤捉’二。”

91回 论,妹子有话请教:这‘臭虫’二,刚才姐姐宣令时,曾有不论颠倒

91回 毛骨悚然,莫非此节是两个‘王’做的么?”亭亭连连点头。未知如

92回 鸠来为我祸也飞上承尘’一连十个,才是一句。今琼英姐姐因上半句

92回 声。”因叫道:“姐姐要飞‘尘’,书中甚多,即如刘峻《辨命论》

92回 个奇的:若把‘蠃’之当中‘虫’换个‘鸟’,《博雅》谓之‘果

92回 飞’,却又变成鸟名;再把‘鸟’换做‘果’,《诗经》谓之‘果

92回 同音。这个不但命名甚巧,并且造也巧。”

92回

玉儿道:“祝才女把‘虫’读做‘蟲’音,不知有何出处?只

92回 花道:“我愿知‘虫’是古‘虺’,应当读‘毁’,只因一时匆忙说

92回 帐目之‘帐’呢?”玉儿道:“此才女只好考那乡村未曾读书之人。

92回 我记得古人书于帐之下都注‘计簿’二,谁知后人

92回 实并无出处。这是乡村俗子所写之,今才女忽然考我,未免把我玉儿

92回 “何尝落空!你把飞的‘芝兰’二翻个筋斗,岂不是今日的主人么。

92回 之妙,及至利到跟前,就把‘害’忘了。所谓‘利令志昏’,能不浩

92回 行父聘于齐,齐使秃者御秃者。重双声,敬琼芳姐姐一杯。”引的众

92回 个东道:除前书之外,如再飞个秃,或双声,或叠韵,我吃一杯。并

92回 ‘仓颉出,见秃人伏禾中,因以制。’这是‘因以’双声。还有《风

92回 过,兰言看了道:“这‘壶卢’二,为何写做两样?究竟用那个为是

92回 壶’之句,并非草头。至于草头二,葫是大蒜,芦是蒲苇,会义指事

92回 老先生请罢!将来我们再写这两上,断不‘依样葫芦’一定要改‘新

92回 延寿《南史》此步步生莲花也。重双声,敬闺臣姐姐一杯。”青钿道

92回 刚才红英、尧春二位姐姐以琴棋二打赌,曾用李延寿《南史》;并且

92回 红英姐姐曾借‘李’说过元元皇帝一个笑话。姐姐误用

92回 。请赐饭罢。妹子就用‘黄昏’三交卷,以记是日欢聚几至以日继夜

92回 之意。”青钿道:“‘黄昏’二,虽是对景挂画,就只可惜是个俗

93回 :“闺臣姐姐要用即景‘黄昏’二,可曾有了飞句?”闺臣道:“我

93回 所戒何事?’仙人道:‘只得七个:戒酒除荤莫赌钱。’此人思忖良

93回

春辉道:“妹子因古人造有象形之说,意欲借此行个酒令,

93回 罢。”春辉道:“我说一个‘甘’,好象木匠用的刨子。”兰言道:

93回 还有趣。”玉芝道:“玉儿:这个怎么写?”玉儿道:“金旁加个包

93回 。”玉芝道:“只怕有些杜撰。”

93回 玉儿道:“此见顾野王《玉篇》,如何是杜撰。

93回 。”施艳春道:“我说一个‘且’,象个神主牌。”

93回

褚月芳道:“我说‘非’,好象篦子。”紫芝道:“倒是一

93回 太稀了。”妩儿道:“我说‘母’,好象书吏帽子。”书香道:“我

93回 说‘山’,象个笔架。”秀英道:“我说‘

93回 西’,象个风箱。”小春道:“我说‘

93回 伞’,就象一把伞。”红蕖道:“我说

93回 ‘册’,象一座栅栏。”紫芝道:“我说

93回 一个‘出’,象两个笔架。”春辉道:“这是

93回 旧卷。”尹红萸道:“我说‘皿’,象一顶纱帽。”印巧文道:“我

93回 说‘乙’,象一条蛇。”

93回 一条扁担。”众人道:“这两个乙都好。”春辉道:“诸位姐姐如不

93回 “笑话倒不难。但说过之后,你的设或无趣,并不贴切,却怎样呢?

93回

题花道:“笑话已说,你的呢?”紫芝道:“我说一个‘艸’

93回 ,神像祝大姐夫用的两把钢叉。”

93回 雅猪。”春辉笑道:“‘雅猪’二从来听过。至于猪能风韵,尤其新

93回 ?”若花道:“我才想‘合欢’二,既承上文,又与现在光景相行,

93回 赞道:“此句收的不独‘酒食’二点明本旨,且‘合欢’又寓合席

93回 欢饮之意。虽只数,结束之妙,无过于此,若非锦心

94回 ,无论正令旁令,并无‘礼记’二。为何有人用过?只怕玉儿写错了

94回 “齐庄中正”之上写著“中庸”二,这才明白,道:“原来是我未报

96回 意也说了。尹玉道:“他因‘木”犯讳,缺一笔也罢了;就只‘炁’

96回 暗中缺一笔未免矫强。”薛选道:

96回 丽蓉因隐姓埋名住在文府,尚未许;恰好洛承志差人下书替卞璧作代

96回 有红友题的额,是“糟邱”两个大。旁边还有鸲麴才写的一副对联,

96回 怎么赖做肉旁之‘肚’岂不闹出白么?”酒保道:“当日我们木旁之

97回 黄娇写的匾,是“般若汤”三个大

97回 好!”章荭道:“按这‘酉水’二而论,无非是个‘酒’,何至如

97回 张黄纸,上写“神禹之位”四个譟。细拷那人,才知武四思军中凡有

97回 饮酒,还要焚香叩祝,说个“戒”,才能保得入阵不为所困。文芸命

97回 ,众兵也都磕头领受,各说“戒”。当时分派廉亮、章蘅领了一枝人

98回 石牌楼,上写“不周山境”四个大,穿过牌楼,路旁远远一座高岭,

98回 及。但愿将军奉劝世人把个‘忍’时时放在心头:即使命运坎坷,只

98回 要有了忍,无论何事总可逢凶化吉,不遭此

98回 晚。但愿将军奉劝世人把个‘耐’时时放在心头:即使命运不济,只

98回 要有了耐,无论何事总可转祸为福,不染此

98回 了许多分给众兵,照前说个“戒”,带在胸前。到晚,派魏武、尹玉

98回 身上虽带了黄纸,仍须写个“忍”焚化,跪吞腹内,方能进阵出入自

98回 的,也有手执椒花的,也有手执锦的,也有手执团扇的,也有手执红

99回 了狠心药,外面再以‘柳下惠’三放在胸前。到了阵内,随他百般蛊

99回 天牌楼,上面写著“家兄”两个金。穿过牌楼,人来人往,莫不喜笑

99回 颜开,手内持钱。钱有大小,其亦多不同:有写“天下太平”的,

99回 设牢笼在那里图谋的,也有描写假在那里撞骗的,也有钻穴逾垣在那

99回 还不多,都算要好的;就只你们名被外人听了未免不雅,必须另改才

99回 意?”王老道:“老奴因他名内仄,原是厕的本,难得这样巧合;

99回 他这脾气,恰恰与姓相合。并且胜也可读做平声,所谓‘厌胜’者,

99回 道:“你姓甚么?他们都叫甚么名?”老嬷道:“老婢姓子,那些姐

99回 叫来叫去,无人不知,倒象变成名了。这个名内中有个母子,虽不

99回 板。今日老爷何不替我起个风骚名呢?倘能又娇又嫩,不象这么老腔

99回 骗他一骗。”因说道:“你要改名,惟有‘青蚨’二可以用得:虽

99回 ,将来必是人人喜爱。况这‘青’就有无穷好处,诸如‘青春’、‘

99回 托你做的。这六个仆妇都则甚么名?管甚么执事?”子母道:“一个

99回 章荭道:“那八个丫环都叫甚么名?”于母手指四个年纪大的道:“

99回 五铢,专管奶奶吃帐。他们都以铢为名,就如‘五分’、‘四文’之

99回 老,却甚好学,每逢出入,总有文随身,就只为人过于古板,人都称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