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

最近查询记录

在《镜花缘》查询“敢” 在《镜花缘》查询“字” 在《镜花缘》查询“何” 在《镜花缘》查询“之心” 在《镜花缘》查询“问” 在《镜花缘》查询“舍” 在《镜花缘》查询“铁” 在《镜花缘》查询“蒙” 在《镜花缘》查询“屈” 在《镜花缘》查询“阁” 在《镜花缘》查询“鸡” 在《镜花缘》查询“宝” 在《镜花缘》查询“楼” 在《镜花缘》查询“令” 在《镜花缘》查询“枝” 在《镜花缘》查询“仰” 在《镜花缘》查询“祥” 在《镜花缘》查询“洪” 在《镜花缘》查询“雅” 在《镜花缘》查询“拜” 在《镜花缘》查询“大” 在《镜花缘》查询“芳” 在《镜花缘》查询“劳” 在《镜花缘》查询“道” 在《镜花缘》查询“菜” 在《镜花缘》查询“敝” 在《镜花缘》查询“盛” 在《镜花缘》查询“技” 在《镜花缘》查询“长生” 在《镜花缘》查询“鄙” 在《镜花缘》查询“金” 在《镜花缘》查询“高邻” 在《镜花缘》查询“须” 在《镜花缘》查询“殿” 在《镜花缘》查询“刘姥姥” 在《镜花缘》查询“恶贯” 在《镜花缘》查询“来处” 在《镜花缘》查询“教授” 在《镜花缘》查询“法名” 在《镜花缘》查询“董卓” 在《镜花缘》查询“来自” 在《镜花缘》查询“魏延” 在《镜花缘》查询“好死”

1回 种种考察,是以小仙奉令惟谨,不参差,亦不延缓。今要开百花于

2回 先开之异?仙姑所谓号令极严、不参差者安在?世间道术之士,以花

2回 无帝旨,即使下界人王有令,也不应命,何况其余!且小仙素本胆小

2回 弱,概不如人。道行如此之浅,岂妄为!此事只好得罪,有违尊命了

2回 偷棋摸著,施出狡狯伎俩,我就不请教了。”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3回 既为帝,莫讲百花教他齐放,他不不尊,就是那从不开花的铁树,也

3回 下虽有勤王之意,因兵微将寡,未妄动。将来首先起兵剿灭武氏,必

3回 欲为勤王之计,因有此关阻隔,未冒昧兴师,暂且臣服于周,相时而

4回 道:”诸位仙姑去不去,小仙也不勉强。但我等虽忝列群芳,质极贱

4回 时众花即放,牡丹为花中之王,岂不遵御旨。但恐其花过大,开放不

5回 此虽上天垂象,但朕何德何能,岂妄冀巾帼中有八元,八恺之盛。倘

8回 来全仗姑夫指教。如识得几字,那好了。但他虽末读书,却喜写字,

8回 之洋道:“你既恁般立意,俺也不相拦。妹夫出门时,可将这话告知

8回 ,尚求恕罪。”多九公连道:“岂!”林之洋道:“九公想因船上拘

9回 顾找米,未曾理会。唐敖一见,那怠慢,慌忙追赶,那个小人也朝前

10回 父说伯伯与父亲向来结拜,所以才如此相称。”

10回 小侄受累,兼恐老伯受惊,因此不冒昧劝驾。小侄初意原想努力上进

10回 可是?”多九公摇头道:“虎豹岂吃人!至前生造定,更不足凭。当

10回 ,说的最好。他说:“虎豹从来不吃人,并且极其怕人,素日总以禽

10回 他。大虫见了‘兽面人心’的既不伤,若见了‘人面兽心’的如何不

11回 >只听卖货人答道:“既承照顾,不仰体!但适才妄讨大价,已觉厚

11回 之论’了。”卖货人道:“小弟不言价,听兄自讨者,因敝货既欠新

11回 只照老兄所付减半,已属过分,何谬领大价。”

11回 ,最为公平。若说价少,小弟也不辩,惟有请向别处再把价钱谈谈,

11回 求海涵!”唐、多二人连道:“岂!…”吴之和道:“二位大贤由天

11回 枉驾?如蒙赏光,寒舍就在咫尺,劳玉趾一行。”二人听了,甚觉欣

11回 得能不致陨越,已属草野之幸,何遽当‘君子’二字。至于天朝乃圣

11回 小子僻处海滨,毫无知识,不惟不言,亦无可言。今日所问,却是世

13回 喊道:“青天白日,你的这些强盗来打劫!我将老命拼了罢!”登时

14回 唐敖道:“我们还要赶过岭去,不在此耽搁。”林之洋道:“你们和

14回 因他过而不改,甘于下流,也就不同他亲近。”

16回 意。那官吏闻是天朝上邦来的,怎怠慢,当即请进献茶,取钥匙开了

16回 亵,尚求海涵。”唐敖连道:“岂!……”因大声问道:“小弟向闻

16回 未免‘以莛叩钟’,自觉唐突,何冒昧请教!”

17回 无语,何况我们不过略知皮毛,岂乱谈,贻笑大方!”紫衣女子听了

17回 衣女子道:“大贤费备,婢子也不辩。适又想起《论语》有一段书,

17回 请示;惟思大贤又要责备,所以不乱言,只好以待将来另质高明了。

17回 :“据老夫之意,也不过如此,怎妄作聪明,乱发议论。”紫衣女子

17回 极最。可见读书人见解自有不同,不佩服!”

18回 莫非先儒注疏,婢子见闻既寡,何以井蛙之见,妄发议论。尚求指示

18回 大旨,或大贤记不明白,婢子也不请教,苦人厮难。但卷帙、姓名,

19回 战心惊,如今怕还怕不来,那里还乱猜!若猜的不是,被黑女听见,

21回 公道:“此鸟名唤‘鹦勺’。他既与驼鸟相斗,自然也就非凡。”<

21回 相离过远,狻猊紧跟身后,那里还迟延。舅兄只顾要将细鸟带回船去

21回 在叔叔身后,我看著只管着急,不动手。亏得叔叔朝上一撺,这才得

21回 不知可还辑捕余党,惟恐被害,不前去。今幸叔叔到此。我家现在六

21回 回故乡;况今日侄女如此大德,岂相忘!嫂嫂只管放心!。”于是又

21回 脚下轻轻举步,并且连鼻子气也不出。唐敖轻轻说道:“这才是大邦

21回 觉有些俗气了。”走进厅堂,也不冒昧行礼,只好侍立一旁。先生坐

22回 唐敖发急道:“晚生实实不知,怎欺瞒!”先生道:“你这儒巾明明

22回 于如此!况且又有美馆之荐,晚生不勉力?实因不谙文字,所以有负

22回 寿终。”先生道:“如此长寿,你愿意!”林之洋道:“你只晓得长

22回 略翻了两篇,惟恐先生看见,也不看完,忙退出来。”

22回 医书也未读过,又不晓得脉理,竟出来看病!岂非以人命当耍么!”

23回 光顾者,莫非饮酒乎?抑用菜乎?请明以教我。”林之洋道:“你是

23回 !”吓的酒保连忙说道:“小子不!小子改过!”随即走去取了一壶

24回 杀人如同儿戏,庶民无不畏惧,谁‘太岁头上动土’?此女因露面羞

24回 下等之人,我们设法救他则可,岂买去以奴卑相待,不知其家还有何

24回 有不遵,就要治罪。因此亲属都不来。”唐敖听了,不觉搔首道:“

26回 回故乡,因不知本国近来光景,不冒昧回去,仍旧贩货度日。不意前

26回 ,大声喊道:“何处来的幼女,擅伤我偻罗!”手举弹弓,对准徐承

26回 到日出,人伏水中;日暮热退,才出水。又有人说:其人自幼如此,

28回 织机女子出来送命。姚芷馨吓的不上前。唐敖同多、林二人挤到门首

28回 的,不论臣民,俱要治罪。所以不乱谈。’老夫因又恳道:‘老丈不

28回 非己莫为。”此事关系甚重,断不遵命。’后来我又打躬,再三相恳

29回 人反觉肉麻!”林之洋道:“俺怎认他作仆,混摆架子?俺只恨这万

29回 铁扇散’。尊驾只管放心,老夫岂以人命为儿戏!”一面说话,仍是

29回 将韵学略为指示,心愿已足,断不领厚赐。”通使转奏。谁知同王情

29回 都在重恙,国主心绪不宁,小子何再去转求。”

30回 不调等症,小弟素于此道不精,不冒昧用药;如系自幼染的,尚可代

31回 道:“尊驾以儿女大事见委,小弟不尽心!诚忍效劳不周,有负所托

31回 ,自应令其带去;所赐之银,断不领。至姻嫁之费,亦何须如此之多

31回 p>唐敖道:“其实并无韵书,焉欺瞒。此时纵让分辩,九公也不肯

31回 到了黑齿,再与黑女谈论,他也不再说‘问道于盲’了。”唐敖道:

31回 ,休要见笑。”多九公连道:“岂!……”把香收了。唐敖道:“请

31回 著一条‘千金之子’,打个国名,是‘女儿国’了?俺去问他一声。

32回 乎被国王留住,不得出来,所以不登岸。多九公笑道:“唐兄虑的固

32回 去,就是林兄明知货物得利,也不冒昧上去。此地女儿国却另有不同

32回 线,望著唐敖喊道:“你这妇人,是笑我么?”这个声音,老声老气

33回 将足缠好,就请娘娘进官。此时谁乱言!”

34回 从此只得耐心忍痛,随著众人,不违拗。众宫娥知他畏惧,到了缠足

34回 ,到各衙门递去,设遇忠正大臣,向国王直言谏诤,救得舅兄出来,

34回 著写了几张,惟恐耽搁,连饭也不吃,随即进城,但遇衙门,就把呈

35回 未进官,与业已进官不同,所以才吁恳施恩。”

35回 ,专等治河回音,更觉著急,又不回府。又恐唐敖走脱,因派许多兵

35回 河道受病之由,小子尚未目睹,不谬执臆见。若论大概情形,当年治

36回 ,明是冤家对头,躲还躲不来,怎亲近!如此一想,灯光之下,看那

36回 气恼,因河道一事,究竟牵挂,不把他奈何。后来同国舅议定治河一

37回 彼,自然加意小心,相机而行,岂造次。九公只管放必。”

40回 送了过去。二人摸不著头脑,又不违拗,只得暂且住下。喜得多九公

41回 就竖才女匾呢。况学业未精,如何荫妄想?此后惟有勉力习学,尚求

42回 。当日父母在堂,虽说好游,还不远离,及至父母去世,不是一去一

43回 承阿妹过奖,无非宽慰愚姐之意,不自己排解,仰副尊命!”

43回 治,久已性命不保。如此大德,岂相忘!今姐姐海外寻亲,妹子分应

43回 教,真是恨事!”二人连道:“不!……”田凤翾道:“姐姐此去,

43回 然不时盼望,晓得路途遥远,却不著急,只要寻得父亲回来,那怕多

44回 发慈心,渡我过去,这枝灵芝,岂不献?况女菩萨面带病容,非此不

44回 舱去,指著道姑道:“你这怪物,在俺的船上妖言惑众?还不快走!

45回 刚才看见那些水怪,心中害怕,不独往,又拉了一个会水的一同下去

45回 子本要将甚屠戮,因未奉法旨,不擅专,特来请示。”黄面道人道:

47回 心,真令妹子感激涕零,此时也不以套言相谢,惟有永铭心版了。”

47回 入此山,如今可在前面乡村之内?求老翁指示,永感不忘!”樵夫道

50回 上众人被他这阵枪炮吓的鸟枪也不放。登时有许多强盗跳上大船。为

50回 们么?”大盗听了,满面欢容,不答言,仍是嘻嘻痴英。妇人道:“

50回 想,已非一日,惟恐夫人见怪,不启齿。适听夫人之言,竟合我心。

51回 ,定要狗命!”四个偻罗听了,那怠慢,登时上来两个,把大盗紧紧

51回 蒙不弃,另眼相看,已属非分;何冒昧仰攀,有玷高贵!”林之洋道

51回 。只得来到外面同众人商议。又不回去买米;若要前进,又离淑士国

51回 商议多时,众水手情愿受饿,都不再向两面国去,只好前进;惟愿遇

51回 必又做‘冯妇’。‘败兵之将,个言勇。’虽承贤妹美意,何生此

52回 “闻得亭亭姐姐学问渊博,妹子何班门弄斧,同他乱谈?倘被考倒,

52回 知识短浅,诚恐贻笑大方,所以不冒昧进谒。今得幸遇,真是名下无

52回 名称、爵号,暗寓褒贬,妹子固不定其是否。但谓称人为贬,而人未

53回 ”闺臣道:“伯母有此高兴,侄女不仰体。将来报名时,年岁虽可隐

53回 于部试、殿试,法令森严,侄女何冒昧应承!”缁氏道:“老身闻得

54回 霞彩冲霄,约略必是仙箓,因此不把他拦住。”闺臣道:“此书正是

56回 道:“师傅既是祁氏师母,我又何再为隐瞒。刚才实因不识师母,故

56回 少见闻,今得前列,已属非分,何当此‘奉屈’二字。”亭亭道:“

56回 无第三人。如品论讹错,以后再不自居看文老眼。可见二位姐姐学问

56回 弥封’,恐太后别有偏爱,因此不预定高下。”祝题花点头道:“姐

57回 萁道:“此事只好瞒著父亲,如何去禀知!”文芸道:“若不禀知,

57回 如此大事,我又焉隐瞒。”

57回 策,岂不是好?”文蒒道:“如此好,但恐四弟骗我。”文萁道:“

57回 长子文芸署理。文隐接了此旨,那怠慢,星速束装,带了文菘、文芊

58回 宾王之子骆大郎么?”文蒒见他不高声,即到跟前附耳道:“我们问

59回 >闺臣道:“他若无惊人手段,何冒昧挺身前去、此事大可放心。古

60回 ?况是钦命要犯,纵进内室,有谁拦?没有不妥,所关非轻,所以不

60回 其门牢牢反锁;惟俟夜静无人,始潜出庭院,及至自昼,又复锁在其

60回 钦命要犯,特奉密旨擒拿,你们竟抗拒官兵,中途行劫!俺表兄熊训

60回 ;诸位姐姐既仗义相救,俺妹子岂另有他意。就此告别,他日再于京

60回 子适才亦有此意,因初次见面,不唐突,既承厚爱,足慰下怀,俟回

62回 的,此时因两府小姐俱不赴试,才给我们居住。”红蕖道:“卞、孟

63回 使勉强进场,也是无用;此文断不领,仍命交还小姐,教小姐千万保

64回 女心胜,每与妹夫孟谟斟酌,又不冒昧入奏。因同夫人成氏商量:“

64回 请安,惟恐舅舅考试匆忙,所以不过来。”卞滨道:“我虽有事,你

65回 无须回避:无如大家惧怕冒昧,不请旨,以致耽搁。如果联衔请旨,

65回 一定灵的!”素云道:“紫芝妹妹是看过《西厢》么?”兰芝道:“

65回 故循科场旧例,臣等令其回避,未入试。”武后忙问道:“卿女并卿

65回 试,等因。臣等因其吁恳至再,不壅于上闻。再,该淑女即前次部试

66回 授显职。此等奇遇,已属非分,岂另有他想。惟求阿舅回去替我婉言

66回 ,今日何能侥幸。时刻感念,又不屡次过来惊动。明日备有薄酌,意

66回 两当十五之年,虽有板凳椅子而不坐焉’。”婉如道:“接连又是三

68回 历来风气如此,臣知之最悉,故不仍返故国。今蒙皇上谆谆劝谕,

68回 臣意中虽三人,惟恐冒渎天颜,不妄奏。”武后道:“这三人是何名

69回 他。若必要妹子上坐,那是断断不遵命。”毕全贞道:“姐姐不要过

69回 久已定就,应该姐姐第一位,谁人僭?就是妹子的末席,也是久已定

71回 ,我就不同他谈了。”锦云道:“是你辞穷么?”兰言道:“并非辞

71回 “妹子恐诸位姐姐有不惯早酒,不多敬,只好晚饭多敬几杯罢。”说

72回 ?”瑶芝道:“妹子正要叨教,怎躲懒。但琴主人不来陪客,未免荒

73回 错,就把翡翠壶儿送我。不知你可赌?”紫芝道:“原来你倒看上我

73回 时疏忽,忘你大名;若要记得,怎犯讳!我尝听得银蟾姐姐说,小瀛

73回 洲四员猛将都敌你不过,妹子还放肆么?”玉蟾把手伸出道:“姐

74回 个单张在手,偏偏又是肚子,又不打,所以打了半日,还未成得一牌

74回

紫芝道:“妹子何劝?但姐姐又何须劝?今日戒,明

75回 旁打了一会秋千。”苏亚兰道:“是六位姐姐在秋千架上听见我们这

76回 换也不好,心里疑疑惑惑,所以不就开。姐姐何不出个新奇算法顽顽

78回 屡次劳动,未免过烦,此后我也不再望资助,只求大仙赏赐一物,我

78回 罢。”题花道:“既派我出令,焉不出。但必须紫芝妹妹再饮两杯,

79回 小弓,开了一开。玉蟾道:“姐姐是行家么?”凤雏道:“不满姐姐

79回 ,因身体过弱,没甚力量,所以不常射,胆此中讲究倒知一二。如诸

79回 里多路。我在那里吃了一吓,也不停留,一直赶到十里墩才把衣服烘

80回 芝哀告道:“好姐姐!松下罢,不乱说!”春辉把手放开。玉芝抽了

82回 出个酒令。如大家务要清谈,也不勉强。”师兰言道:“主人既有现

82回 萃的,我想自古帝王名讳,那是不乱用;至于大圣大贤名讳,也不

82回 觉好看。今三位姐姐既不情愿,何勉强。”紫芝道:“你们三位可晓

83回 心想笑话,你们七言八语,那里还理会,实实不曾听得。”青钿道:

86回 若花姐姐飞车回乡吉祥之兆,并非敬普席之酒。”兰言道:“闻得飞

87回 姐姐一杯。此句当中可以点断,不转敬。”素云掣了花卉双声道:“

87回 心要笑,都因兰荪性情不好,又不笑,只得你望著我,我望著你,勉

87回 是狗骨都来了。”众人听了,那个笑,只得再三忍住。花再芳道:“

87回 见一面,死也甘心;若非真才,不相见,他也不勉强,只等众才女

87回 他就去了。卞兴因他说之至再,不不禀。如何回他,请小姐示下。”

87回 侥幸名列上等,并非真才实学,何自不量力,妄自谈文。况在酒后,

87回 尤其不冒昧请见。”若花道:“闺臣阿妹

88回 约异常。众人见他器宇不凡,都不轻视,见礼让坐。问了姓氏:青衣

88回 乱写,今日岂可又来现丑?断断不从命!”青衣女子道:“他既谆谆

88回 曾推第一之选,与众不同,因此才冒昧求教,意谓借此可以开开茅塞

88回 竟是如此吝教!但既兴致不佳,何过劳费心,只求略略见赐一二短句

88回 >风姨连连点首道:“高论极足,不凛遵!况我向无芥蒂,无非为他

89回 说,那有十四五岁的孤身弱女,就拚了性命,深入荒山之理;莫讲若

90回 白白,何须指示。况暗寓仙机,谁泄漏!

90回

闺臣道:“仙姑既言仙机不泄漏,我们也不必苦人所难。况这

92回 ,敬妩儿妹妹一杯。此系时音,不替主人转敬。”题花道:“时音还

92回 发笑;因再芳性情不好,大家也不多言。紫芝却暗暗写了一个纸条拿

93回 一杯;倘你说错,也照此例。你可赌?”青钿道:“我就同你赌!”

93回 子集无般不有,妹子在旁看著,何赞一词。只有《庄子》一句恰对我

94回 蓬莱进发。沿途虽卖些货物,也不过于耽搁,只向抄近水面走去。<

95回 ;所以到了小弟染患此症之时,不再去献方,只好托了一个道家,暗

95回 精致,想来技艺必是高强,所以不班门弄斧。”

95回 说这客套话?若是这样,小弟倒不乱谈了。”众人道:“燕家哥哥说

96回 璧道:“哥哥既有正事,弟等也不过于扳留;但临期在何处会齐,还

96回 ,我将此关情愿奉献;若要胆怯不进阵,我刀下开恩,饶你们去罢!

96回 日,武四思又在军前喊叫:“那个去破阵!”众公子齐到疆场。文芸

96回 们去破阵,我也有个‘盘蛇阵’你破么?你如进我阵,我们也进你

96回 样烂醉!这宗酒量也出来去丑,还拦我去路!”即挺手中枪,左五右

96回 p>酒保道:“客官分付,小人怎再姓杜。但据小人愚见:若做卖酒

97回 。此时虽有几人困在其内,他断不伤害;他若伤了一人,其阵登时自

98回 ,无奈这些妇女都是正颜厉色,那冒昧唐突,惟有空怀羡慕,徒自垂

98回

秀英一见,那怠慢,双手举剑,用尽平生之力,

98回 结果。众兵见秀英如猛虎一般,谁上前,一齐放箭。秀英跨上马去,

99回 已把阵摆了,来到疆场喝道:“谁破我此阵!”章荭纵马出来,同武

99回 就架不住了。”对文道:“小人不。但只每日茶酒洗澡几个零碎钱,

99回 :“老奴因他素日替主人管酒,不过于弄诡,每日只偷得半两,不过

99回 ’之意,每日所落不过几铢,断不多取的。”又指四个年纪小的道: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