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

最近查询记录

在《镜花缘》查询“问” 在《镜花缘》查询“枝” 在《镜花缘》查询“敢” 在《镜花缘》查询“敝” 在《镜花缘》查询“拜” 在《镜花缘》查询“屈” 在《镜花缘》查询“大” 在《镜花缘》查询“字” 在《镜花缘》查询“菜” 在《镜花缘》查询“楼” 在《镜花缘》查询“蒙” 在《镜花缘》查询“铁” 在《镜花缘》查询“何” 在《镜花缘》查询“之心” 在《镜花缘》查询“盛” 在《镜花缘》查询“技” 在《镜花缘》查询“雅” 在《镜花缘》查询“长生” 在《镜花缘》查询“鄙” 在《镜花缘》查询“金” 在《镜花缘》查询“鸡” 在《镜花缘》查询“劳” 在《镜花缘》查询“舍” 在《镜花缘》查询“宝” 在《镜花缘》查询“高邻” 在《镜花缘》查询“仰” 在《镜花缘》查询“须” 在《镜花缘》查询“阁” 在《镜花缘》查询“祥” 在《镜花缘》查询“殿” 在《镜花缘》查询“令” 在《镜花缘》查询“洪” 在《镜花缘》查询“道” 在《镜花缘》查询“刘姥姥” 在《镜花缘》查询“恶贯” 在《镜花缘》查询“来处” 在《镜花缘》查询“芳” 在《镜花缘》查询“教授” 在《镜花缘》查询“法名” 在《镜花缘》查询“董卓” 在《镜花缘》查询“来自” 在《镜花缘》查询“魏延” 在《镜花缘》查询“好死”

2回 鸟兽同群了。”百花仙子听他三位答,却也化怒成欢。谈笑间,因至

4回 强一同去了。牡丹仙子又在四处访,直到辰时,仍无影响。回到洞中

4回 。如再无花,就怨不得朕了。”因太监道:“此处牡丹若干株?”太

5回 倘得—二良才,共理朝纲,得备顾,心愿也就足了。”于是分付宫人

6回 儿做了许多诗,毫不费力,知他学非凡。意欲卖弄他的才情,所以也

6回 知怎样潮法。大仙要回来历,你只那做书的就明白了。”玉女儿道:

7回 同唐敏坐在檐下,玩月谈文。小山道:“爹爹屡赴科场;叔叔也是秀

7回 ,也强求不来的。”小山道:“请叔叔,当今既开科考文,自然男有

7回 君辅弼,庶男女不致混杂。所以请一声,那知竟是未有之事。若这样

7回 即上前行礼,分宾主坐下道:“请老丈尊姓?不知见召有何台命?”

7回 求仙访道之意,所以奉屈一谈。请处士,向来有何根基?如今所恃何

7回 前进,自有不期然而然者。今承下,故述梗概,亟须勉力行之!”<

7回

唐敖听罢,正要朝下追,那个老者忽然不见。连忙把眼揉

7回 花十二,不知都唤何名,可惜未曾得详细。将来到了海外,惟有处处

8回 盼望,来的恰好。”因指道:“请九公,那个怪兽,满嘴长牙,唤作

9回 都象精卫这样立志,何思无成!请九公,小弟闻得此鸟生在发鸠山,

9回 人带马都吃了?俺甚不明,倒要请,有甚仙缘?”唐敖道:“这个小

9回 :“这草一股清香,倒也好吃。请九公,他叫甚么名号?以后俺若游

10回 ,望求恕罪。”唐敖还礼道:“请小姐尊姓?为何如此称呼?府上还

10回

骆龙了多、林二人名姓,略谈两句,固

10回 定,就是当面遇见,他也不吃。请九公,这话可是?”多九公摇头道

10回 众水手因在山泉取水,也来观看。知洋细,都鼓噪道:“他既不孝,

11回 。唐敖见言语可通,因向一位老翁其何以“好让不争”之故。谁知老

11回 翁听了,一毫不懂。又国以“君子”为名是何缘故,老翁

11回 也回不知一连了几个,都是如此。

11回 凡事总要彼此无欺,方为公允。试那个腹中无算盘,小弟又安能受人

11回 忙侍立一旁。四人登时拱手见礼,了名姓。原来这两个老者都姓吴,

11回

唐敖起吴氏昆仲事业,原来都是闲散进

11回

唐敖道:“老丈所,还是国家之事,还是我们世俗之

11回 ,不惟不敢言,亦无可言。今日所,却是世俗之事。”唐敖道:“既

12回 上庙朝山,其中暖昧不明,更不可。倘明哲君子,洞察其奸,于家中

12回 观而设,若不如此,即不为美!试鼻大者削之使小,额高者削之使平

13回 皮农皮裤,就在船头向唐敖拜谢,了三人名形。渔船随即开去。唐敖

13回 道:“请小姐,贵府离此多远?”廉锦枫道

13回 如将珠宝进献,除将本物烧毁,并典刑。国门大书‘惟善为宝’,就

13回 ,从怀中取出两封银子递给廉亮,夫人道:“此银留为表侄读书并贴

14回 恰好那边有个茅庵,何不找个僧人路径?”登时齐至庵前。正要敲

14回 以生出儿女称谓就不同呢?大贤若僧人所生儿女唤作甚么,只贵处

14回 两耳过长,反觉没用。当日汉武帝东方朔道:“联闻相书言,人个长

14回 酒太过一般,登时下面就要还席。其所以,才知吃下物去,腹中并不

14回 用?”多九公道:“此话老夫也曾过。谁知他们所吃之物,虽不停留

15回 p>当时尹元同多、林二人见礼,了名姓。一齐来至尹元住处。只见

15回 多年,并无实在劣迹,亦多置之不。老师之事,大约久已消灭。据门

16回 若将眼镜戴在手上,倒也好看。请九公,他们把眼生在手上,是甚缘

16回

唐敖正要风俗,听了此话,忙拱手道:“初

16回 。老者让坐,女学生献茶。彼此请姓氏。谁知这个老者两耳甚聋,大

16回 为万国之首,乃圣人之邦,人品学,莫不出类超群。鄙人虽久怀钦仰

16回 唐敖连道:“岂敢!……”因大声道:“小弟向闻贵处乃文盛之邦,

16回 兼之质性鲁钝,虽屡次观光,奈学浅薄,至今年已八旬,仍是一领青

16回 何况他们孤陋寡闻的幼女哩。”因两女子道:“今日难得二位大贤到

16回 不知二位才女可有见教?老夫于学一道,虽未十分精通,至于眼前文

16回 ,每每未能窥寻其端。蕴疑既久,字无由。今欲上质高贤,又恐语涉

16回 荒疏日久,已同隔世。才女有何下,请道其详。倘有所知,无不尽言

16回 都是抛了书本,荒疏多年,诚恐下,见识不到,尚望指教。”多九公

16回 道:“他们不过海外幼女,腹中学可想而知,唐兄何必如此过谦,未

16回 也就少了。幸而才女请教老夫,若别人,只怕连一半还记不得哩。”

16回 有几音。因刚才话已说满,不好细,只得说道:“这些文字小事,每

16回 记他。况记几个冷字,也算不得学。这都是小孩子的功课。若过于讲

17回 道,乃读书人不可忽略的。大贤学渊博,故视为无关紧要;我们后学

17回 应处处都是假借,倒把本音置之不,断无此理。即如《汉书》、《晋

17回 敝友失言,休要介意。才女如有下,何不明示?《论语》又是常见之

17回 稽之谈’,却是自知之明;至于学,似乎还欠工夫。日后倘能虚心用

17回 聪明,也未有甚见长之处,实在学,全不在此。即如那个‘敦’字,

17回 大贤,应从某说为是?”多九公见,虽略略晓得,因记不清楚,难以

17回 这女子明知郑注为是,他却故意要,看你怎样回答。据这光景,他们

18回 。登时惊的目瞪神呆,惟恐他们盘,就要出丑。正在发慌,适听紫衣

18回 女子他书名,连忙答道:“老夫向日见

18回 至如此?可请痴人说梦!总之:学从实地上用功,议论自然确有根据

18回 幸会谈文,原是一件雅事,即使学渊博,亦应处处虚心,庶不失谦谦

18回 在为难之际,只听外面喊道:“请女学生可买脂粉么?”一面说著,

18回 从前少读十年书;又恨自己既知学未深,不该冒昧同人谈文。”

18回 业之师,况紫衣女子又是他女,学岂能悬殊?若以寻常老秀才看待,

19回 处才学好丑,想来九公必知,妹夫他就知道了。”唐敖道:“请教九

19回

多九公举步道:“老夫才去风俗,原来此地读书人虽多,书

19回 我们只知以他案上之书定他腹中学,无怪要受累了。”

19回 大细细参详,也解不出。我们何不林兄?”

19回 了!按反切而论:‘吴郡’是个‘’字,‘大老’是个‘道’字,‘

19回 们都回不知,所以他说:‘岂非“道于盲”么!’”林之洋道:“你

19回 但管柁,小弟还要求教韵学哩。请九公:小弟素于反切虽是门外汉,

20回 摆脱不开,还把性命送了哩!你去,那些男子,那个不是死在他们

20回 恰十九万三千五百里!’众老翁都道:‘为何算的这样详细?’老翁

20回 “如此峻岭,岂无名花?”于是请多九公是何名山?多九公道:“此

20回 :“震死俺了!”二人都吃一吓,其所以。林之洋道:“俺正看大树

20回 路旁走来。唐敖上前拱手道:“请小哥:此处是何地名?”牧童道:

21回 外。此人莫非思温哥哥之子?待我他一声。”因说道:“当日天朝有

21回 相忘!嫂嫂只管放心!。”于是又日用薪水。原来此处民人因魏家

21回 一水手从绸缎店出来。多九公迎著道:“林兄货物可曾得利?”林之

22回 书生,是商贾。”先生道:“我且你:你是何方人氏?”唐敖躬身道

22回 不谙文字,所以有负尊意,尚求垂同来之人,就知晚生并非有意推辞

22回 指点指点。不是我夸口说:我的学,只要你们在我跟前稍为领略,就

22回 之洋道:“你们听听:只怕又是‘道于盲’来了。”多九公听了,不

22回 今日这个亏吃的不小!我只当他学渊博,所以一切恭敬,凡有对,

22回 来他会行医,怪不得穿著衣帽。请九公:这兽不知可晓脉理?可读医

23回 说三人来至关前,许多兵役上来,明来历,个个身上搜检一遍,才放

23回 。好在此地语言易懂,我们何不去风俗?”

23回 ,并且心悦诚服。俗语说的:‘学无大小,能者为尊。’他的学

23回 日你们受了黑女许多耻笑,还有‘道于盲’的话,彼时他们虽系羞辱

23回 此,就是成佛作祖的根基。唐兄学度量,老夫万万不及,将来诸事竟

23回 生么?”唐敖道:“那吴氏弟兄学虽不深知,据他所言,莫不尽情尽

23回 些生童同俺讲价,因俺不戴儒巾,俺向来可曾读书,俺想妹夫常说,

23回 读过诗,就要教俺做诗,考俺的学。俺听这活,倒吓一身冷汗。俺想

23回 ”,却从云中雁生出的。’他们又:‘这三字为何从“云中雁”生发

23回 书上,竟被你们猜出。可见你们学也是不凡的,幸亏俺用“庄子”;

23回 瞒不过了。’谁知他们听了,又都道:‘向来只有《老子》,并未听

23回 内中载著甚么?’俺被他们这样一,倒住了。俺只当既有‘老子’

23回 ,却又闹出岔头。后来他们再三追,定要把这‘少子’说明,才肯放

23回 楼,我们何不前去沽饮三杯,就便风俗?’林之洋一闻此言,口中

23回 其味淡;下等者,又其淡也。先生之,得无喜其淡者乎?”唐敖道:

24回 谈,不知不觉,连饮数壶。老者也天朝光景,啧啧赞美。又说许多

24回 >二人领了女子,回归旧路。唐敖其姓氏。女子道:“婢子复姓司徒

24回 又出来,拜了多、林二人。唐敖又可曾受聘之事,妩儿滴泪道:“女

24回 参并缉捕淡了各话告诉一遍。因又道:“贤侄为何返奔到此?”徐承

25回

话说徐承志因唐敖他婚姻之事,不觉垂泪道:“伯伯

25回 若妻室,侄儿今生只好鳏居一世了。

25回 志用谈,只见唐、林二人回来,因道:“这两面国是何风景?为何唐

25回 了,因此并未看见两面。小弟上去风俗,彼此一经交谈,他们那种

25回 洋道:“他同妹夫说笑,俺也随口他两句。他掉转头来,把俺上下一

26回 走过邻船,拜谢女子拯救之恩,并姓氏。女子还礼道:“婢子姓章,

26回 祖籍天朝。请三位长者上姓?贵乡何处?”唐敖

26回 那些忘恩的,连鱼鳖也不如了!请九公:难道这鱼他就晓得俺们今日

26回 哩。”唐敖道:“小弟正因音韵学,盼望歧舌,为何总不见到?”多

28回 天朝来的。你们都是明礼之人,只这个恶女向日所做所为,就知在下

28回

唐敖道:“请女子尊姓?家住何处?为何冒犯壮

28回

唐敖还礼道:“请小姐:那薛蘅香侄女现住何处?他

28回 见韵学竟是此地出产。待老夫前去。”

28回 或在酒肆茶坊。费尽唇舌,四处探,要想他们露出一字,比登天还难

28回 。我想少年人或者有些指望,难知那些少

28回 年听见他音韵,掩耳就走,比年老人更难

28回 ’字样,老夫何能遇见年老的就去他有老婆,无老婆呢?”唐敖听了

29回 尽。如唐兄心犹不死,只好自去探,老夫实无良策了。”

30回 历来不产,虽出千金,亦不可得,之医家,也都不知。小子因此惊慌

31回 有道理!”多九公道:“我们何不枝小姐?他生长本国,必是知音

31回 林之洋把婉如、兰音唤出,细细询。谁知兰音因自幼多病,虽读过见

31回 味,并且连寄女也都听会,所以随随答,毫不费事。我们别无良法,

31回 ,又读起来。读了多时,忽听婉如道:“请姑夫:若照‘张真中珠

31回 读熟却有这些好处。”大家彼此又几句,都是对答如流。林之洋道:

31回 亦莫非学同,今林兄以屁夹杂在学里,岂不近于亵渎么?”

31回

林之洋道:“若说屁与学夹杂就算亵渎,只怕还不止俺一人

31回 ,再与黑女谈论,他也不敢再说‘道于盲’了。”唐敖道:“前在巫

31回 公道:“却也奇怪!”于是找人访

31回 所以热闹。三人观看花灯,就便访素精筹算之人。访来访去,虽有几

31回 往天朝投奔亲戚去了。又到四处访

31回

唐敖听了,因高声道:“请教主人:‘分明眼底人千

31回 好,猜的也好!”林之洋道:“请九公,俺听有人把女儿叫作‘千金

31回 个国名,敢是‘女儿国’了?俺去他一声。”

31回 ,不觉暗暗着急。林之洋道:“你‘少子’么?就是‘张真中珠’。

31回 个‘方分风夫’。”老翁道:“请‘方分风夫’又是怎讲?”林之洋

32回 者正同林之洋讲话,忽听那边有人道:“请教主人:‘比肩民’打《

32回 打个药名,只怕小弟猜著了。”因道:“请教主人:‘关山难越,谁

32回 之洋道:“俺又猜著几个国名。请老兄:‘腿儿相压’可是‘交胫国

32回

唐敖暗暗道:“请教舅兄:‘高邮人’怎么

32回 了若干赠物,俺更高兴要打了。请主人:‘游方僧’打《孟子》四字

32回 通红道:“这是敝友故意取笑。请主人,可是‘所过者化’?”主人

32回 暗埋怨道:“林兄书既不熟,何妨我们,为何这样性急?”言还未

32回 了,林之洋又说道:“请主人:‘守岁’二字打《孟子》一

32回 人所共知的,舅兄既不记得,何妨我们。你只顾随口乱诌,他们听

32回 游。”三人又到各处观看花灯,访筹算。好在此地是金吾不禁,花灯

32回 文字怎样。看在眼内,虽算不得学,广广见识,也是好的。”分开众

32回 今日又识一字,却是女儿国长的学,也不虚此一行了。”

32回 你到那里卖去,必定得利。”随即明路径,来到国舅府,果然高大门

33回 ”内使听了进去,又走出道:“请大嫂:胭脂每担若干银?香粉每担

33回

内使走去,又出来道:“请大嫂:翠花每盒若干银?绒花每盒

33回 约多寡不等,都要买些。就只价钱去,恐有讹错,必须面讲,才

33回 著货单,又把各样价钱,轻启朱唇了一遍。一面话,一面只管细细

33回 般,又象酒醉光景,只是发愣。细宫娥,才知国王将他封为王妃,等

33回 缠足宫人走来道:“奉国主钧谕,王妃此后可遵约束?如痛改前非,

34回 把林兄下落打听出来。”吕氏慌忙道:“俺丈夫现在何处?究竟存亡

34回 若何?”多九公道:“老夫去,恰好遇见同舅府中内使,才知

34回 人饿著跑到日暮,只得回船。吕氏知详细,只哭的死去活来。娘儿两

35回 一技,不能鸾凤和鸣。不知尊嫂所何事?”唐敖道:“我这段婚姻

35回 何主见,当著众人,拦又拦不得,不得,惟有望着发愣。

35回

那些看守人役,上前道:“你是何处妇人,擅揭此榜?

35回 去回本官。多九公得空到唐敖耳边道:“唐兄果然晓得治河么?”唐

35回 国王起来,大为不乐,将国舅宣来道:“那揭榜妇人可在么?”国舅

36回 慰他们,我唤了两个人役,细细访。此地向来铜钱甚少,兼且禁用利

36回 ,又不知前日众百姓为何喧嚷,细宫娥,都是支吾。

36回 阿母放心。”林之洋把世子搀起细,才知揭榜一事。因垂泪道:“蒙

37回

林之洋见,不觉又是好笑,又是愧恨道:“

37回 你又自来,是何意见?”林之洋见,无言可答,惟有发愣。国王笑道

37回 。可依得?”众人道:“依得。请第三件呢?”林之洋道:“这里楼

37回 楼窗有人弹指声,忙到窗前,轻轻道:“外面是妹夫么?”唐敖道:

37回 了婉如、兰音,十分相契。多九公起名姓,才知世子姓阴,名若花。

38回 之洋道:“俺讲的并非这个:要请受人百般凌辱,能够忍耐的,不知

38回 ”多九公道:“我们因要卖货,不道路遥远,只检商贩通处绕去,所

38回 晓得,其余俱是素昧平生。因暗暗道:“请教九公:小弟闻得轩辕之

39回 学轩辕口音,十分易懂,省得唐兄去,老夫又作通使了。”

39回 封国王道:“伯虑王兄尊躯既弱,不弄些饮食调养?即如小弟一生无

39回 “永锡难老”打个“不死国”,因多几公,才知就在邻近。并闻:国

39回 我们且到前面,如有人烟,就好访。”

40回 洋夫妇睹物伤情,好不悲感。江氏知详细,也甚叹息,因说道:“姑

40回 娘那边这两年不时著人信,并嘱如有回来之期,千万送个

41回 与偕行。滔遂携阳台之任,绝苏音。苏氏悔恨自伤,因织锦为回文:

41回

小山看了道:“请叔父:太后见了《璇玑图》,因爱

41回 女须赶紧用功,早作准备。据你学,要竖才女匾额,只算探囊取物。

41回 去年你曾我女科。谁知此话今日来真应了。

42回

话说唐敏小山道:“何以明年考试,就把想

42回 可赶紧用功;若就要考试,侄女学空疏,年纪过小。何能去呢?”唐

42回 敏道:“学却是要紧;至于年纪,据我看来,

42回 林氏也因悬念丈夫,时刻令人回家信。这日,正在盼望,恰好唐敏领

42回 南到彼几千路程,这样千山万水,你令叔,你们女子如去得,俺就同

43回 一看,却是父亲之物。正向江氏追,适值林氏走来,听见此事,见了

43回 来,指著包裹,一面哭泣,一面追父亲下落。林之洋暗暗顿足道:“

43回 嫂,把丈夫包裹也带了回来。唐敏知详细,手足关心,好不伤感。小

43回 在上面盘旋行走。这日林氏看见,道:“我儿:你这两日莫非入了魔

43回 此序了年齿,都是姐妹相称。小山起若花为何远出之故,若花把立储

43回 如、若花都闲在那里,就是讲讲学,也是好的。俺们此去,倘能常遇

43回 这路程不放心上。若象甥女今日也,明日也,日日盼望,只怕一年

44回 留心,究竟见闻不广,被小山盘根底,今日也谈,明日也谈,腹中所

44回 ,内中提著兄弟姻事,甥女正要请舅舅,后来匆匆忙忙,也就忘了,

44回 。今既到此,甥女自应上去探望,他何日才回家乡,日后住在何处,

44回 庵旁走过两个农人,林之洋上前访骆太公下落。那两个农人道:“我

44回 面,他将灵芝就算船钱。及至老夫他渡到甚么地方,他说要到‘回头

44回 内,同婉如、若花一齐归坐。刚要话,那道姑把灵芝递给小山道:“

44回 并无一毫青气。因向婉如耳边暗暗道:“这位仙姑脸上本有一股青气

44回 正在附耳议论,只见道姑道:“请女菩萨:《毛诗》云:‘谁知乌之

44回 ,他竟有些知觉?好生奇怪!”因道:“请教仙姑大号?”道姑道:

44回 露相。’我且用话探他一探。”因道:“仙姑此时从何处至此?”道

44回 含著禅机,倒也有些意味。”因又道:“仙姑此时何往?”道姑道:

44回 海无边’‘回头是岸’了。”连忙道:“那‘回头岸’上,可有名山

44回

小山不等说完,即又道:“仙姑所访何人?”道姑道:

44回 去。”小山见林之洋支吾,不便细。走了几时,不独百病消除,只觉

44回 蕖之事不甚明白,即托舅舅上去访,原来廉锦枫已于正月同骆红蕖回

45回 苦海,即将孽龙、恶蚌擒来,立等话!”二童答应,撺下海去。林之

45回 异香,芬芳四射,彻于海底,偶然及大蚌,才知唐大仙之女从此经过

45回 生,恰好前面有个小国,只好到彼。”随即收口,上去打听。原来

45回 此间是丈夫国交界。及至细小蓬莱路径,众国人听了,莫不害

46回 醒,俱向道姑叩谢。小山道:“请仙姑尊姓大名?这四个是何妖怪?

46回 装,原来却是‘分桃主人’。”因道:“请教仙姑:刚才那美妇人同

46回 能脱却本来面目!”小山道:“请仙姑:此去小蓬莱,还有若干路程

46回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女菩萨自去心,休来我。”收了四核,出洞

46回 洋忍不住要笑。小山不解,再三追。婉如把当日女儿国穿耳缠足之事

46回 到船,业已日暮。吃了晚饭,吕氏山上光景,小山道:“今日细看

46回 日不饥;不必再服,永不饥了。不老少,但依法服食,不但辟谷,且

47回 樵夫。小山见是老年人,因站路旁道:“请老翁:此山何名?前面

47回 内,虽有居民,无非几个山人。你他怎么?”

47回

小山道:“我路境,不为别事。只因我们天朝大

47回 指示,永感不忘!”樵夫道:“你的莫非岭南唐以亭么?”小山喜道

47回 :“我的正是此人。者翁何以得知?”樵

47回 ’,不知是何形象?可惜刚才未曾樵夫。”略为歇息,转过峭壁,

48回 么天榜?”小山道:“妹子真心请,怎么姐姐忽然斗起趣来?”若花

49回 ,我们结果,你都晓得了。我要请阿妹:你的来历,你的结果,你可

49回 :“姐姐:你既不自知,你又何必我?至于我知、我不知,我又何必

51回

林之洋知详细,口中惟有念佛。多九公看

51回 那黑女,甚觉眼熟,因道:“请女子尊姓?为何到此?”黑女垂泪

51回 随即开船。红红与众人见礼。吕氏知详细,不免叹息劝慰一番。闺臣

51回 儿,不知“清肠”又是何物,何不他一声。因携若花三人来至船头道

51回 ,岂非说著我么?”因说道:“请仙姑:你们出家人为何也会观光?

51回 闺臣不觉点头道:“原来这样。请仙姑从何至此?”道姑道:“我从

51回 ?我再追进一句,看他怎说。”因道:“请教仙姑:这‘极乐洞’虽

51回 能小,与众不同。”红红道:“请仙姑:大可盛得若干?”道姑道:

51回

次日开船。闺臣偶然起红红当日赴试,可曾得中之话。

51回 红红不觉叹道:“若论愚姐学,在本国虽不能列上等,也还不出

52回 “贤妹约他固妙,但他恃著自己学,目空一切,每每把人不放眼内。

52回 贤妹若去约他,他不晓得你学深浅,惟恐玷辱,必不同往。据我

52回 愚见必须先去谈谈学,使他心中敬服,然后再讲约他之

52回 了。”闺臣道:“闻得亭亭姐姐学渊博,妹子何敢班门弄斧,同他乱

52回 轻了。当日他们因谈反切,曾有‘道于盲’的话;俺自从在歧舌国学

52回 有两个垂髫女童也上来行礼。彼此了名姓。

52回 人茶罢,闺臣暗暗忖道:“他的学,若以随常经书难他,恐不中用。

53回

话说唐闺臣知亭亭学非凡,若谈经书,未免徒费唇舌,

53回 ”闺臣忖道:“怎么若花姐姐忽然他这个,未免苦人所难了。”只听

53回

大家见礼让坐。亭亭了婉如姓氏,又向红红道:“姐姐

53回 到海外,为何忽又回来?”红红见,触动叔叔被害之苦,不觉泪流满

53回 饱读诗书,当日也曾赴过女试,学虽佳,无奈轮他不上。后来生了亭

53回 谈,偶然谈到考期。若花道:“请阿父:此去岭南,再走几日就可到

53回 朝下刮,却也少见。”林之洋走出道:“为甚这样?”众水手道:“

53回 ,这大岭叫门户山,怎么今日倒来俺?”多九公道:“老夫并非故意

53回 要,只因目下有件奇事。当年老夫初

53回 到海外,路过此处,曾老年人:‘此山既名“门户”,为

54回 也还未定。即或赶上,还恐甥女学浅薄,未能入选。无论得中不得中

54回 带回家内。史氏见侄女海外回来,知详细,不胜之喜;并与缁氏诸人

54回 名唤印巧文,意欲报名赴试,因学浅薄,要请一位西宾。印太守向在

54回 ,骆红蕖也从海外来到唐家。林氏起根由,良氏把前年唐敖拯救女儿

54回 、红蕖看了,也是一字不识。二人知详细,不觉吐舌称异。忽见白猿

54回 见,吓的惊疑不止。闺臣道:“请那个红女姓甚名谁?为何夤夜到此

54回 ,倒身下拜。闺臣连忙还礼。女子了兰音、红蕖名姓,一同见礼归坐

55回 ,就朝床下钻去。幸亏我还不怕,明来意,把信存下。那颜家阿姐去

55回 两便。”红蕖道:“妹子意欲求签哥哥下落,明日如果要去,妹子

55回 拈香,拜了观音。红蕖求了一签,哥哥下落,恰喜得了一枝“上上

55回 同参拜,焚化纸帛。闺臣道:“请师傅:宝刹可供魁星?”末空道:

55回 一齐归坐。道婆献茶。末空一一请姓氏。及至到洛红蕖眼前,把眼

55回 那知骆老爷下落。”末空道:“请唐小姐:此地唐探花是你何人?”

55回 小徒就是骆公子之妻,今虽冒昧动,岂是无因。”红蕖见话有因,慌

55回 忙道:“令徒姓甚名谁?如今在么?

56回 主逃至此庵。亏得庵主相待甚好,明来历,就留我们在此带发修行。

56回 客座看戏,众姊妹都来相陪,彼此了名姓,真是你怜我爱,十分投机

56回 敢自居看文老眼。可见二位姐姐学,非独本郡众人所不能及,即天下

56回 巧文、题花二位世姐同耕烟姐阻学鸿博。妹子常听老师言及;今得幸

56回 家学渊源,此去定然连捷,妹子学浅薄,才女之名,自知无分,大约

57回 余承志正因不知文府消息,无从访;今见奶公,欢喜非常。当时乳母

57回 信与丽蓉、司徒妩儿见礼。余承志起文府亲丁几口。宣信道:“文老

57回 盘查,还到河东见见章老爷,所以他家光景。你既晓得,何不谈谈

57回 信道:“他家人口甚多,今日若非起,将来公子到彼,何能知其头绪

57回 下,个个英勇;四、五两位公子学更高,人称呼为‘章氏十虎’。大

58回 在山南海北,见的强盗最多,你要他面目以及名色,我都深知;且随

58回 。这日又在街上侦探,遇一老者,起骆公子消息。那老者轻轻说道:

58回 “你们的莫菲宾王之子骆大郎么?”文蒒

58回 敢高声,即到跟前附耳道:“我们的正是此人,求老翁指教。”老者

58回 。文萁埋怨道:“二哥只管慢慢盘,为何大惊小怪把他吓走?刚才他

58回 道:“你道他说甚么?他道:‘你骆公子么?’我说‘正是。’他道

58回 :‘你们他怎么?’我说:‘我要他下落

58回 。’他道:‘原来你要他下落。我实对你说罢:我只晓得

58回 那个少年宛似骆家兄弟。可惜不能话,这却怎好?”文蒒道:“我们

58回 多年未见,究竟面貌相似,因大声道:“尊驾莫非徐家哥哥?因何到

58回 贤弟消息”话,略略说了几句。因道:“贤弟到此几年?为何与这女

58回 将他的车辆人口抢掳上山,意欲拷为何来探行藏;谁知却是小弟舅母

58回 他有意来探行藏,与他争斗。若非明,几乎误事。这三位兄长尊姓大

59回 书到跟前,一读便会;所有书法学,竟在我们姊妹之上。今逢考试大

59回 !”正在议论,适值颜紫绡走来,知此事,忖了一忖道:“九公且去

59回 非忘了?只顾如此,设或有人盘根底,一时答对讹错,露出马脚,岂

59回

良箴心中有事,慌忙道:“紫绡姐姐可曾将我哥哥解救

60回 ,到了中途,忽然遇见这位姐姐。起名姓,原来姓燕名紫琼,河东人

60回 夫有难,特奉母命前去相救。他也咱名姓,咱将来意说了。谁知他丈

60回

三人听了,这才明白。紫琼了众人名姓,重复行礼,各道巧遇

60回 ,吓的惊疑不止。只听那女子厉声道:“昨日那个劫去宋素?姓甚名

60回 前道:“是俺燕紫琼!你是何人?他怎么?”

60回 、紫琼也将宝剑入鞘归位。易紫菱了众人名姓,闺臣把上京赴试,路

60回 藏头露尾,走到小春眼前,再三追。小春只得把倮儿酒及缠足大仙一

61回 李进来。紫琼只当易紫菱来了,及园丁,原来却是过往女眷;因本村

62回 应道:“姐姐眼力不差。”紫琼忙道:“莫非二位姐姐都熟识么?”

62回 姚芷馨同婉如各道别后渴想。众人起那个女子名姓,却是鳞凤山的魏

62回 紫樱。芷馨了闺臣名姓,即同薛蘅香再三致谢

62回 蕖把在座众人名姓都向四人说了。起根由,原来四人也是去赴部试,

62回 一所,或十余间一所,老夫细细访,大约已有二三百处有人住了。我

62回 已晚,明日将名姓开了,拜炳代为。”多九公道:“这事容易。明

62回 买物之人,亦皆俯首而行。书香细苍头,才知太后因此处地方辽阔,

62回 啼哭。”闺臣道:“须托九公前去,或者是赴试女子偶然患病,抑

62回 或缺了盘费,均未可知。个详细,倘能周济,也是一件好事

62回 进京,曾与此女中途相遇,因他学甚优,兼之气味相投,所以结伴同

63回 巴到此地,却将文书平白给人!请妹妹好端端为不要赴试?”秀英

63回 借此养病,亦可成全此人。况他学甚优,必能高中,若不赴试,未免

63回 ;弟忽伏地恸哭,几不欲生。其父其所以。弟云:‘父亲梦兆,本系

63回 理!’其父见其语言离奇,再三追,料难隐瞒,只得细述根由。诸位

63回 听了,更都不解,齐向兰音细细盘

63回 拜见众人,并向秀英再三道谢,追当日拾取之由。若花用些言词遮掩

64回 外有一道人化缘,听见哭声甚惨,知缘故,要将公子送出一看。及至

64回 锦云不等玉芝回答,就说道:“你他怎么!我们只管猜,那有无赠之

64回 加不上,一定另有意思。”卞滨因道:“可是‘克伐怨欲’的‘克’

65回 房,大家行礼。赵氏夫人正在让坐话,只见董端从衙中回来,蒋春辉

65回 冬天,我打听打听这家也中了,再那家也中了,你们姐妹三十三个

65回 不要混说,我先生何尝说错;你去那些女子,他们可肯对天发誓,

65回 我们姐妹五个,莫讲别的,只这学上,向来也不知叨宝云姐姐多少教

65回 有不准之理。’如今只盼他怎样能一声,或在别的话上提起,也就好

65回 等令其回避,未敢入试。”武后忙道:“卿女并卿之甥女可在京么?

65回 前列,安有部试名不中之理。若非明,几乎埋没人才。其实此番考试

65回 面有一人要面见若花侄女,众苍头他名姓,他又不说。老夫细细观看

66回 回同。老夫到此业已多日,四处访,踪迹杳然。幸而得见黄榜,才能

66回 越看越爱,心中著实欢喜。因略略了史幽探、哀萃芳所绎《璇玑图》

66回 唐闺臣、国瑞征、周庆覃三人宣来道:“你三人名字都是近时取的么

66回 是忧欢莫辨、哭笑不分的光景,请二位姐姐:有何心事,以至于此?

67回 开,也不成事,莫若叫人隔著二门九公,昨日婉如、小春二位阿妹

67回 公也把头点了两点。闺臣道:“请九公:题名录可曾买来?”多九公

67回

多九公喘息已定。众人都:“何以报子漏报八名?这个名次

67回 瞧瞧那个又赞两句,不知从那一个起才好。看了半晌,因说道:“今

67回 女进朝领御赐笔砚,并召若花小姐话。”登时各家都有信来。大家连

67回 :“适才朕览你家国王表章,并细来使,才知你因避难到此;不期如

67回 及乎鹿马既辨,鸾凤已翔;寝门之膳无闻,太室之承祧欲绝。臣悔深

68回 >武后见若花不愿回国,又爱他学,心中也不愿他回去。无如业已收

68回 纵哭到临期,也不过一哭而别,试此十日内有何益处?古人云:‘人

69回 ,岂不更妙?”紫芝道:“姐姐要月份生日,平时闲谈,可以得,

69回 如我是十四岁,他也十四岁,他要我月份,我就说是腊月的;再要

69回 ,也是久已定就的。姐姐如不信,再芳姐姐就知道了。”花再芳道:

70回 只顾找岔,未免不近人情,妹子只鼻烟高下,就不了。”紫芝道

71回 说的最好,他道:‘但行好事,莫前程。’又道:‘善恶昭彰,如影

71回 过。况那《论衡》书上,甚至闹到孔刺孟,无所忌惮,其余又何必谈

72回 ,如写坏了,我来拜领。我还要请彩云姐姐:方才所说褚府《千字文

72回 我装个鬼脸儿罢?妹妹且莫忙,我你可喜画个绝妙美人?”紫芝道:

72回 未免取巧。”紫琼一面下棋,一面道:“为何取巧?”紫芝道:“芷

73回 “倒象甚的‘武库’有这式子,你他怎么?”

73回 常瑶芝姐姐同素云姐姐弹时,我去,他们总不肯细心教我,说我性

73回 意:须分几样顽法。莫若我们挨著,先派几桌双陆、马吊;再派几

73回 “这件事必须二位姐姐同我们挨著,分派分派;不然,再也分派不

73回 去八张,改为蟾吊,以图热闹;试若图热闹,如打天九,把三长四短

73回 吊新添一副色样了!’他忍著臭气道:‘请教诸位:这副色样叫做甚

74回 不就用两个,岂不简便?妹子屡次人,都不知道。其中一定有个缘故

74回 象棋,找了两处,并未找著。后来一丫环,才知都在围棋那边。随即

74回 ‘这样好猪,还说有病!’这家忙道:‘怎说无病?’兽医道:‘我

74回 们虽是兽医,也要“望、闻、、切”;你莫看别的,只看猪尾就

75回 门,倒是罕见的。”再芳道:“请姐姐:何谓‘地盘’?妹子再也弄

75回 指,合于我之右手五指之上,你右我大指之上,是汝何指,我必说是

76回 起课,将来喝碗茶、吃袋烟,还要吉凶哩。”紫芝道:“姐姐莫气

77回

紫芝逍:“我你烟壶、镯子怎么不理我?”题花

77回 他们议论纷纷,都进来坐了。秀英其所以,华芝把斗草翻新之意说了

77回 ……四人,都走过来,众人让坐。了详细,都道有趣。紫芝道:“幸

77回 对或者平仄不调;若说杜撰,姐姐牛蒡子就明白了。”春辉道:“若

77回 贞道:“蜡梅是何别名,妹子还未明,姐姐就出雨草么。”题花笑道

78回 小厮因动辄得咎,只得说道:‘请主人:前引也不好,后随也不好,

79回 得。”闺臣道:“我托宝云姐姐请师母之话,也不可忘了。”宝云连

79回 算法偶然想起家父当日曾在智佳访筹算,据说有一位姓米的精于筹算

79回 看了,莫不称奇。宝云把奶公叫来家乡光景,并南边有何新闻。

80回 我猜著了。他这‘何谓’二字必是我们猜谜的口气,诸位姐姐只在‘

80回 ,打个药名。妹子不过出著顽,要甚么格,我可不知。”

80回

颜紫绡正要他为何叹气,只见彩云同著林婉如

80回

婉如指著青钿道:“你青钿姐姐就知道了。”青钡满面绯

81回 者’。”书香点点头。颜紫绡暗暗兰言道:“姐姐为何听了这几个灯

83回 勉强答道:‘做的甚好。’此人又道:‘究竟那几出做的好?’客人

83回 见,思忖多时道:‘加官跳的好。’

83回 杖,杖上挂著锄草的家伙。子路便道:‘老丈:你可见我的夫子么?

83回 大姐夫请出来?”题花道:“你去他,他的夫人还会说大书哩。”

84回 只听他昨日那一片‘但行好事,莫前程’的话,也不怕人厌,刺刺不

85回 姐既承上文,岂可符他美貌置之不?倘能引出《毛诗》赞他一句,妹

85回 想起‘是以’二字真罚的委屈。试这个‘青’字同水旁‘清’字有何

85回 了人伦双声道:“妻妾蔡邕《月令答》今曰御妾,何也?”紫芝道:

85回 ”兰言道:“我是言道其实,你只众人就知道了。”

85回 教。”巧文道:“既是姐姐谆谆下,我也不得不说了。实告诉你罢:

86回 急忙整衣前去相会,略道数语,即老翁道:‘闻得老丈诗学有七步之

86回 姐姐腹中渊博,我故意弄这冷题目他一声,果然滔滔不断,竟说出一

86回 道:“有个公冶矮去见长官。长官其所长,原来此人乃公冶短之弟,

87回 。”小春道:“我仿宋玉《对楚王》:巨屦上击九千里,绝之霓,入

87回 年道:‘某兄虽然口吃,如能随我答,不假思索,即可教他学做鸡鸣

87回 请。’少年道:‘既如此,必须随随答,不许停顿。’因取出一把谷

87回 么?”邺芳春道:“此说见董勋《答》;后来《魏书序》亦有一鸡、

87回 聚会,执意要来谈谈,如果都是学非凡,得见一面,死也甘心;若非

88回 宇不凡,都不敢轻视,见礼让坐。了姓氏:青衣女子姓封,白衣女子

88回 当中另设一席。二人归坐,一一请名姓。及至到唐闺臣,白衣女子

88回 掌女试大典,岂容殴辱斯文!特兴罪之帅:如果知罪,亟宜各归,以

88回 必知过去未来之事,我们大家何不休咎,将来到底是何结局,岂不

89回 ‘剑’字,其义甚明,才女何必细。”玉芝道:“诗上所叙闺臣姐姐

89回

众人正要细,只听道姑道:

89回 露了出来。”宝云众人都向红蕖盘,不觉大笑。玉芝道:“他劫甚么

89回 ?”宋良箴见,惟恐洛红蕖失言,心十分著急。

89回 “那时若不亏他另眼垂青,岂止‘道于肓’,只怕骂的还不止哩,原

89回

道姑道:你来源么:

89回 道:“我说安有如此大典竟置之不,原来却有如许议论,并将幽探、

89回 句不知所指何人?”紫芝道:“你他么?就是那个拍桌子、打板登、

90回

紫芝道:“这四句只好去‘老蛆’、‘小蛆’,他们昨日都

90回 这诗句明明说著军前之事,何必细。据我拙见,大约将来总有几位姐

90回 了,猛然想起碑记一局之误,连忙道:“请教仙姑:何以误在棋上?

91回 世,惟恐别位姨娘再患此症,所以我可有秘方。恰好我家祖传有这‘

91回 家施送,真是阴骘不小。至师母所肿毒之药,惟‘五黄散’最妙。其

91回 。若因有色无香,就列之于婢,试牡丹、芍药、海棠之类,又何尝有

92回 望了一望,不住摇头。窦耕烟暗暗道:“姐姐为何摇头?”兰言道:

92回

耕烟道:“待我他一声。”因叫道:“姐姐要飞‘

92回 因此珠,偶然想起昨托宝云姐姐请师母之话,可曾过?”宝云道:

92回 “昨日姐姐去后,妹子细家母,据说姐姐之珠,乃无价之宝

92回 玉芝道:“祝才女说的是书,何尝你们套车。看这光景,你们倒想家

92回 衡弟兄初见刘道真,以为道真不知些甚么大学的话,谁知他只

92回 ”紫芝道:“我也学刘道真了,请婉春姐姐:你们会稽山的老虎最多

93回 鬼捉去。来立冥官殿上,冥官正要话,适值他酒性发作,忽然大吐,

93回 出,东家偶进书房,看见此洞,细学生。学生告知其故。东家皱眉道

95回 。”林之洋把信接过,正要细细盘,那个女童忽然不见,迎面却站著

95回 说了。大家聚谈,甚是相投。颜崖起后寨有无家眷在内。洛承志道:

95回 家正在悲泣,适值有一道人化缘,知此事,把我看了,说尚有一分可

95回 今人凡遇小儿惊风,不论寒热,不虚实,总以一派金石寒凉之药投之

95回 史家哥哥可有妙方,拜烦便中替我。”卞壁道:“凡便血以柏叶炒

96回 山寨。同史述、洛承志道了阔别,了众人名姓,序齿归坐。史述

96回 文芊道:“这话可谓杜撰了,我且你:我要饮天下美酒。可有么什酒

96回 觉金碧辉煌,华彩夺目。因上前请老者。

96回 。有个酒家,却是女子,正要上来话,又有一人拿看一顶金貂前来换

97回 冠换酒,可见其酒自然不同。”因道:“你家共有几种名酒?”酒家

97回 道:“我家名酒甚多。请客人:还是要饮自古名人所造的陈

97回 只照著粉牌名色斟来,何必又要来?”酒家又摆了二十碗,文芊仍旧

97回 茶喝了两口,精神略觉清爽。众人起阵中光景,紫琼立起道:“刚才

97回

紫琼听了,正要朝下追,那个道姑忽然不见,知是仙家前

98回 个妇人在那里燃火炼石。林烈上前道:“请教大娘:炼这石块有何用

98回 大海。文芸又将那兵丁提出再三拷,受刑不过,才说出实情:原来身

98回 一面思想,已到阵前。正要细细盘,秀英、舜英早已右手执著宝剑,

99回 上了。这都慢慢再定章程。我还要苍头:你把茅厕派了赤仄,这是何

99回 思,忽有四个绝色美人前来陪伴。其姓名,一名孔方、一名周郭、一

99回 个,身上搜检,一无所有,细细拷,都说到关之日,武六思给了一碗

99回 符水喝在腹内。一连几个,隔别讯,都是如此。

100回 众公子把红孩儿等四仙邀进大营,了备细。复又施礼道:“蒙四位大

100回 太后所寝长生殿。太后病中惊起,谁作乱。李多祚道:“易之、昌宗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