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演义

最近查询记录

在《隋唐演义》查询“字” 在《隋唐演义》查询“阁” 在《隋唐演义》查询“敢” 在《隋唐演义》查询“宝” 在《隋唐演义》查询“何” 在《隋唐演义》查询“问” 在《隋唐演义》查询“蒙” 在《隋唐演义》查询“枝” 在《隋唐演义》查询“拜” 在《隋唐演义》查询“铁” 在《隋唐演义》查询“楼” 在《隋唐演义》查询“须” 在《隋唐演义》查询“劳” 在《隋唐演义》查询“舍” 在《隋唐演义》查询“令” 在《隋唐演义》查询“屈” 在《隋唐演义》查询“仰” 在《隋唐演义》查询“恶贯” 在《隋唐演义》查询“道” 在《隋唐演义》查询“殿” 在《隋唐演义》查询“来处” 在《隋唐演义》查询“鄙” 在《隋唐演义》查询“芳” 在《隋唐演义》查询“教授” 在《隋唐演义》查询“雅” 在《隋唐演义》查询“高邻” 在《隋唐演义》查询“大” 在《隋唐演义》查询“法名” 在《隋唐演义》查询“盛” 在《隋唐演义》查询“祥” 在《隋唐演义》查询“之心” 在《隋唐演义》查询“金” 在《隋唐演义》查询“菜” 在《隋唐演义》查询“长生” 在《隋唐演义》查询“鸡” 在《隋唐演义》查询“董卓” 在《隋唐演义》查询“来自” 在《隋唐演义》查询“洪” 在《隋唐演义》查询“敝” 在《隋唐演义》查询“技” 在《隋唐演义》查询“魏延” 在《隋唐演义》查询“好死” 在《隋唐演义》查询“古云”

1回 一统。这时周又生出一个杨坚,小那罗延,弘农郡华阴人也,汉大尉

1回 生得目如曙星,手有奇文,俨成王。杨忠夫妻知为异相。后来有一老

1回 为元帅府司马。这高颎是渤海人,昭玄;生来足智多谋,长于兵事。

1回 李渊成纪人,叔德,胸有三乳;曾在龙门破贼,

2回 有水灾?或者人姓名中,有水傍之的,将来为祸国家,亦未可知;须

3回 盘根,却笑枯杨稊不生。调寄“减木兰花”

3回 旧爵为郕公。隋主猛然想得:“浑军傍着水,其封爵为郕公,郕者城

3回 幼子,小名洪儿。”隋主闻洪儿两,一发惊疑,想道:“我梦中曾见

3回 本也,树上果是木之子也,木子二,合来正是个李。今李家儿子的

3回 小名,恰好的洪水的洪,更合我之所梦。此子将来必不利

3回 陡起一片雄心。那人姓李,名靖,药师,三原人氏,足智多谋深通兵

3回 道:“据梦树木生子,固当是个李;洪水滔天,乃天下混一也。将来

4回 阽危。这英雄是谁?姓秦,名琼,叔宝,山东历城人,乃祖是北齐领

4回 豪杰;一个是齐州捕盗都头樊虎,建威;一个是州中秀才房彦藻;一

4回 起身。你不会拈这枝笔,做些甚文出身,又亡故了先前老人家,又靠

5回 爷必有重谢哩!”叔宝听了一个谢,笑了一笑道:“咱也只是路见不

5回 建威在前,赶上时,少不得问出姓,不如对他说了,省得他追赶。”

5回 不尽泻雄心。功勋未得铭钟鼎,姓居然照古今。

5回 风,加上马銮铃响,刚听得一个琼,又见他摇手,错认作五行,生生

5回 :“适才拔下喉间箭,见有老爷名。”唐公道:“哦,适才我与一干

5回 人,这也是我误伤。你主人叫甚名?是何处人?”众人道:“小人主

5回 乃潞州二贤庄上人。姓单名道,表雄忠,在长安贩缎回来到此。”唐

5回 ”众人道:“还有二员外单通,表雄信。”唐公道:“这等你回家,

6回 “是汾河县礼部柴老爷的公子,表嗣昌。在寺内看书,见僧人建得这

6回 勘平祸乱,如遇患难,此辈咬文嚼之人,只好坐以待毙,何足为用?

6回 个妇女。左盘一转,右旋一回,一儿的排着。许氏道:“公子识此阵

6回

公子见妇女一儿站定。许氏道:“公子识此阵否

6回 小人贱名,就叫做王示,告示的示。”秦叔宝道:“我与宾主之间,

6回 店主笑道:“往来老爷们,把我示颠倒过了,叫我做王小二。”叔宝

7回 。”手下知道主人的口气,便饭二,就是将就的意思了。小菜碟儿,

7回 是了。’我们这样人,说了银子两,只恐怕又冲断了好主顾。”口角

8回 门旁黑直棂内,门挂“隆茂号当”牌。径走进去,将锏在柜上一放,

8回 见雄信身高一丈,貌若灵官,戴万顶皂荚包金,穿寒罗细褶,粉底皂

9回 为何把银子袖去?只因说起齐州二,便打动他一点结交的想头,向叔

9回 兄姓秦,我不好称他名讳;他的表叫做叔宝,山东六府驰名,称他为

9回 为王小二饭钱要还,故随口就是王。雄信道:“王兄请略坐小饭。学

9回 位是我旧相结的弟兄,姓李名密,玄邃,世袭蒲山郡公,家长安。曾

10回 却不是等闲之人,他姓魏,名征,玄成,乃魏州曲城人氏。少年孤贫

10回 伸将出来,在方砖上写“有病”两。那方砖虽净,未免有些灰尘,这

10回 两倒也看得清楚。魏玄成道:“兄不

10回 为叔宝留心,听见“山东齐州”四,吓了一跳,急问道:“姓什么?

10回 及至次日清楚,与他盘桓问及,表叫做叔宝,乃北齐功勋苗裔。”雄

10回 环取文房四宝,呵开冻笔,写几个封将起来,把樊建威补还的解军银

11回 。”观主道:“足下是樊先生,尊可是樊建威么?”樊建威吓了一跳

11回 ,答道:“仙长何以知我贱,”观主道:“叔宝兄曾道及尊

12回 马无疑。”便叫:“响马你唤甚名?那里人?”叔宝忙叫道:“老爷

12回 来。原来这两个,一个叫做童环,佩之;一个叫做金甲,国俊。俱

12回 路相伴。批上就金了童环、金甲名,当差领文,将叔宝扭锁出府大门

12回 簇拥。马上一人,貌若灵官,戴万顶包巾,插两朵金花,补服挺带,

13回

调寄“减木兰花”

13回 必太谦,适见单员外华翰上亦有尊,都是个中的朋友。”都请来对拜

13回 ,一齐响起。一面虎头牌,两面令旗,押着挂号官出西首角门,到大

14回 枝箭,付与秦琼。军政司将秦琼名续上,上台跪禀道:“老爷,众将

14回 弓基址所在,却插一根本枪,将令蓝旗换去。此时军政司卯簿上唱名

16回 伞的,就是他的郡马,姓柴名绍,嗣昌。”叔宝心中就知是那日在临

16回 见东边新起一座门楼,悬红牌书金,写报德祠三,伯当道:“我们

16回 。向前竖一面红牌,楷书六个大金:“恩公琼五生位。”旁边又是几

16回 个小儿:“信官李渊沐手奉祀。”原来

16回 人都看那像儿,齐国远连那六个金都认不得,问:“伯当兄,这可是

16回 报德祠”众人听见伯当说个“在”,都惊诧起来,看看这个像,又瞧

16回 。”张氏道:“妾亦,”说了两个,缩住了,忙改口道:“这小弟亦

16回 妙。”那时李靖方问道:“张兄尊?”那人道:“我仲坚。”李靖

17回 正面结五彩球门,书“官球台”三。公子上坐,左右坐二个美人,是

17回 盏麒麟灯。麒麟灯上,挂着四个金扁,写着:“万兽齐朝。”牌楼上

17回 的是一碗凤凰灯,上面牌匾四个金:天朝仪凤。牌楼上一对金联:

17回 悬一面牌匾,径寸宝珠,穿就四个道:“光照天下”。玉嵌金镶的一

20回 朱笔在鲤鱼额上头,写“解生”二以为记号,放入池中,厚赏渔人。

21回 阿县武南庄一个豪杰,姓尤名通,俊达,在绿林中行走多年,其家大

21回 此五六里,有一人姓程,名咬金,知节,原在斑鸠店住的,今移在此

21回 斑鸠店,小名程一郎,不知他的名。”尤员外听得斑鸠店,又是姓程

21回 没有族里,只小子叫做程咬金,表知节,又叫做程一郎。员外问咱怎

21回 分文本钱也没有,怎么讲个伙计二,名分也不好相称。”员外道:“

21回 都头唐万仞道:“这干响马既有名,可以搜查,怎么数月并无消息?

21回 然加奖。这个批上,我即用你的名了。”叔宝同众友出府烧纸,齐心

22回 ?这令箭原是做就的竹筹,有雄信号花押,取信于江湖豪杰,朋友观

22回 通家,不曾见他武艺,才闻绿林二,他就奋勇当先。”伯当摇头:“

22回 州当差,没有什么方情,闻绿林二,他就有个薰莸不相容的意思。他

23回 不曾相会的,因亲而及亲,道达名,都拜过了。贾润有举钟着,定叔

23回 ,飞酒往来,传递不绝。有一首减唐诗道:

23回 同看,上面止有陈达、牛金两个名,并无他人。咬金道:“刚刚是我

24回 礼物,打发行的脚钱。唐万仞写的好,发领谢帖子,就开礼单记帐;

24回 ,屏门上面悬一面牌匾,写四个大:节寿双荣。庭柱上一对联句,称

24回 大杯,饮一杯酒,念寿词一遍,一差讹,则敬一杯。先是雄信首唱其

24回 师上姓。道人道:“小弟姓徐,贱洪客。”叔宝见说大喜道:“原来

27回

炀帝都一一定了名,因带的宫娥嫔妃甚少,未即派定

27回 。那女子忙跪下去,回答几句,一也省他不出,惹得众美人忍不住的

27回 ,我们那些老内监,还要替他推八算划度,然后好下手;况是孩童之

28回 的乌丝笺,齐齐整整的写着诗词,体端指,笔锋清劲,心下已有几分

29回 再得耳!”随各赐酒三杯,录了名,或封美人,或赐才人,共百余名

29回 尚有一个美人,也不作诗,又不写,不歌不舞,立在半边。炀帝将他

29回

炀帝忙问道:“你叫甚名?别人献诗献画,争娇竞宠,你却

29回 答道:“妾姓袁,江西贵溪人,小叫做紫烟。自入宫来,从未一睹天

29回 谁为君王,木之子。’若以木子二详解,木在“子”上,乃是“李”

29回 ;然天意微渺,实难以私心揣度。

29回 。”炀帝因袁紫烟说木子是“李”,今见报王李茂盛,心下先有几分

29回 鱼额上隐隐有一个像是朱砂写的角,偏在半边。炀帝看了,忽然想起

29回 有些奇相,曾将朱笔题‘解生’二在鱼额上,放入池中。后来虞世基

29回 海中,养得这般大了。如今‘生’被水浸去,止有‘解’半边一个

29回 角在上,岂不是他?”萧后道:“鲤

29回 来问道:“你今年十几岁,叫甚名?”那美人答道:“妾姓袁,小

30回 道:“若论歌喉婉转,音律不差,眼端正,大家也差不多儿;若论词

31回 “翠华院臣妾花舒霞”,图印上“伴鸿”,是一首词,炀帝遂朗吟云

31回 着“文安院臣妾狄玄蕊”,印章“亭珍”。是一首词,调寄“巫山一

31回 臣妾印花谨呈御览”,图印是“小南哥”,是七言绝句一首:

31回 宛然。”萧后笑道:“再加几个卿,陛下还要妙哩!”罗夫人亦笑道

31回 妾贾素贞谨呈御览”,下边图章“林云”,是绝句两首:

31回 几个屁在上,量陛下不把奴打到赘号里去。今见陛下赞他的诗,故此

31回 草。辜负黄昏早,懒把眉儿扫。心香烧,谁敢望鸾颠凤倒。尧舜心肠

31回 着“晨光院臣妾周含香”,印章“幼兰”,是小词一首,调寄“如梦

31回 ,今竟如臣下应制,并不见出色文,合着旧曲一句,把往事今朝重题

31回 道“仪凤院臣妾李小发”,印章上是“庆儿”,乃绝句一首:

33回 许多党羽?他是那一方人氏?甚名?赶捕可绝民患,乱打死了,却谁

34回 然,你这等小小年纪,又不读书识,如何晓得桃源故事,又将胡麻饭

35回 对夏夫人道:“妙极妙极,一篇文,直到结尾,揭出章旨,愈见妃子

36回 眼珠也不转,痴痴的看着虞世南写。炀帝看见,遂不做声,任他去看

36回 :“诗中之义,妾总不解,但看他法,甚觉韵致秀媚。”炀帝带笑的

37回 作书问候。后说此人姓徐名世积,懋功,是离狐人氏,近与雄信为八

38回 识时务者呼为俊杰。然能参透此四者,能有几人?不说秦叔宝在登州

38回 吾兄上姓?”那汉道:“弟姓王,伯当。”安祖听说大喜道:“原来

38回 弟,亦单二哥的契友,姓李名密,玄邃,犯了一桩大事,故悄地到此

40回 拥而进。每船俱插绣旗一面,编成号。众夫人美人,俱照着号居住

40回 各杂船也插黄旗一面,又照龙舟上号,分一个小号,细细派开供用,

40回 p>至尊号令等风雷,万只龙舟一开。莫道有才能治国,须知亡国亦

40回 ”炀帝随取纸笔,御书杨柳两个大,红缎一端,叫左右挂在树上,以

40回 那女子道:“你是何处人?叫甚名?”那女子羞涩涩的答道:“贱妾

40回 乃吴郡人,姓吴,小绛仙。”炀帝又问道:“今年十几

41回 小女,名唤雪儿,年已十七,尚未人。自幼不喜女工,性耽翰墨,兼

41回 响,林子内卷出一面红旗,大书秦。为首一将,素袍银销,使两条锏

42回 合,总难逆料;然推平素在情义两上,信得真,用得力,随处皆可感

42回 友,叫王伯当,兄却叫王当仁,表却像昆仲一般。”王当仁道:“就

43回 等违抗!”秦叔宝听见逆犯秦琼四,便起身离坐,向须陀道:“大人

44回 。”周郡丞故意指说:“内中有两不妥。”叫书吏别写用印,耽延半

44回 知节笑道:“好蛮子,假冒咱哥名,来吓我哩!”轮斧直赶过来。贾

44回 与吾儿,极好的了,待我去写几个,并取些盘川来,烦你速去走道。

45回 信,递上叔宝。叔宝见封函上“母付与琼儿手拆”,双眉已锁,及开

45回 得偕来更妙,专候专候。”雄信把朗念了一遍,众皆大惊。程知节道

46回 转不回;莫浪语,谁道许,是个密。因此翟让与众计议,推尊李密为

46回 ?”一个答道:“他姓尉迟名恭,敬德,马邑人氏。他有二三千斤膂

47回 “此桥何名?”炀帝道:“没有名。”夏夫人道:“陛下何不就今日

47回 光景,题他一个名,留为后日佳话。”炀帝道:“说

47回 杳娘侍宴,奏闻炀帝。炀帝令拆隋,以卜趋避。杳娘道:“隋乃国号

47回 ,有耳半掩,中音王,王不成王,又无之,定难走脱

47回 。”又命拆朕。杳娘道:“移左手发笔一竖于右

47回 ,似渊。目今李渊起兵,当有称朕之虞;

47回 道:“你命当尽在何日”?命拆古,杳娘道:“命尽在今日。”炀帝

47回 道:“何以见之?”杳娘道:“音十八日,更无余地,今适当其期耳

49回 ?”罗成道:“你不见我旗上边的么。”线娘望去,只见宝纛上,中

49回 间绣着一个大“罗”,旁边绣着两行小:“世代名家

49回 看他绣旗上,中间绣着一个“夏”,旁边两行小:“结阵兰闺停绣

49回 枝没镞箭,羽旁有‘小将罗成”四

49回 眼大的金丸,上面凿成“线娘”两。罗成道:“这冤家竟有些本领,

49回 不与窦氏,”忙问:“请问公主尊?”线娘道:“金丸上你没有见么

50回

曹后道:“杳娘是为拆死的,朱、袁是骂贼殉难的了,那

50回 济于事?”曹后笑道:“未亡人三,可以免言;为隋氏未亡人乎,为

51回 ,一座新城门,匾上“金墉城”三,日光耀目。秦王道:“此非李密

51回 面前一座古庙,牌书“老君堂”三。秦王心下想道:“既有此庙,何

51回 致受苦。更喜那狱官姓徐名立本,义扶,妻亡,止携一女,名唤惠英

51回 娘实与小女有缘,晓得小女颇识几,素知音律,幸得禁林清赏,故此

51回 赦书上,那一条不赦南牢的‘不’,只消添上一竖一画,改为‘本’

51回 ,主公归来,料必无疑。就有他事

51回 下笔之时,何等慎重,今若改了本,主公回家,必然看出,有许多不

52回 靖问道:“你是那一处人,叫甚名?”贾润甫答道:“我是魏邦人,

54回 苟不知足,辱亦随之。况又有个才横于胸中,即使真正钟鸣漏尽,遇

54回 风卷出一面黄旗,绣着‘秦王’二在上,今次来的必是秦王无疑。”

55回 了书生模样,叫家童跟了,走到十街来。见双竿竖起,悬挂匣中两颗

55回 定,举眼一看,见墓外供着一个金牌位,上写:唐故光禄卿上柱国驸

56回 女子来,那女子姓花,其父名弧,乘之,拓拔魏河北人,为千夫长。

56回 岁,不肯去拈针弄线,偏喜识几个儿,讲究兵法。其时突厥募召兵丁

57回 却用大红纸包好,上面写着两行大:幽州帅府罗烦寄至山东齐州秦将

57回 军叔宝开拆。线娘看罢,忙把书向自

59回 无力量。靠自己唯认定忠孝节义四做去,随你凶神恶煞,铁石刚肠,

59回 “第一句是明白的,隐着夏主的名在内。第二句想必此人也是个孝子

60回 ,交付明白。原来又兰到识得几个,忙替他收藏好了。木兰又叫两个

60回 个妇女竟似走差打扮,又兰写几个,放在房中。四更时出门上路,天

60回 姓大名?”那人道:“学生姓方,杏园,请问足下有何事见教?”又

60回 在内。取出一看,见有小将军的名在上。不敢怠慢,忙出了店门,进

60回 子。公子接来一看,见红签上一行道:“此信烦寄至燕郡王府中,罗

60回 兄尊姓?”又兰道:“小弟姓花,又兰。”公子又道:“兄因甚与公

61回 有他望?”线娘道:“若说守志二,实惬素怀,妹从其权,妾守其经

61回 :“不难。”便向妆台上写下十六,招成方胜,付家人道:“你与我

61回 出去,悄悄将送与罗公子,说我多多致意公子,

61回 善自保重。”窦家人出来,如命将付与罗公子说了,公子取开一看,

61回 近日行止,并身体可好。又盘问我寄到那里去。弟平生不肯道谎,只

61回 出来接去一看,那丫头想是个不识的,仔细看了一回,呆了半晌,就

61回 可以盛衰易心,难道叫此女终身不?况娘娘已经认为侄女,也不玷辱

61回 蒙天后完眷特隆,而茕茕少女,待闺中;臣男冠缨已久,而赳赳武夫

62回 取一个宝瓶,将江、罗、贾三位名写在纸上,团成圆儿,放在瓶内,

63回 改行,以至于此,可见这班咬文嚼之人,盖棺后方可定论。”遂叫左

63回 ,一队车马头导,两面奉旨赐葬金牌,中间一副大红金铭旌,上写

64回 且回,待朕着人去问他。”即写几着内监传旨,命御史李纲,去会问

64回 时唐帝见李纲出宫去了,正要将此揣摩,只见宇文昭仪同刘婕妤出来

64回

宇文昭仪瞥见了那张纸在龙案上,便道:“此诗乃郑卫

64回 宇文昭仪道:“陛下岂不看他四句头上,列着‘家丑难言’四,明

64回 李纲去问秦王,故此秦王写这几个来回覆,说了一遍。宇文昭仪道:

66回 ,将近五更,恐怕朝中有变,写一留于案上,同无忌悄悄出门。

67回 半宙。窗边坐一个小尼,在那里写。萧后问是谁人。李夫人道:“这

67回 ,衣饰尽皆绚彩。萧后出来,向写的桌边坐下,把疏笺一看,赞道:

67回 叫什么?”小尼低着头答道:“小怀清,今年十七岁了。”萧后道:

68回 边写着“幽明地府鬼门关”七个大。崔珏道:“微臣在前引着,陛下

68回 看了,吃了一惊,急取笔蘸墨将一上添上两画,忙出来将文簿呈上。

69回 比。却说那武氏,他父亲名士囗,行之,住居荆州。高祖时,曾任都

70回 自言小名五娘,其官称封邑皆有武,出为华州刺史。御史复奏,君羡

70回 动,我刚才在他房里,见桌上一幅,也是什么诗儿,被我袖在这里,

71回 笔也;如不信,婿能诵之,包你一不错。”众人大惊。只见吴子章从

72回 出一条石桥,桥上刻着“怀仙”两,人到池边照影,一生好歹,都照

72回 怪,对仙客道:“桥上‘怀仙’二,合着你我之名;又照见如此模样

73回 炎为内应,而炎书只有“青鹅”二,众所不解。太后道:“此何难解

75回 。却说张说有爱妾姓宁,名怀棠,醒花。生时母梦人授海棠一枝,因

75回 着酒肴,二人对酌。全虚道:“卿醒花,只恐夜深花睡去奈何?”醒

76回 仪。炫才宫女漫评诗,大亵儒林文。帝后嫔妃公主,尊严那许轻窥。

76回 个有名的才子:一姓宋,名之问,延清,汾州人氏,官为考功员外郎

76回 。一姓沈,名亻全期,云卿,内黄人氏,官为起居郎。若

76回 宴,因命赋诗,以纪其事,限韵天。亻全期应制,即成一律云:

76回 公主笑道:“卿才空一世,便用空为韵何如?”之问领命,即赋一律

76回 落下,众人争先抢看。见了自己名,即便取来袖了,默默无言的立过

78回

调寄“减木兰花”

78回

酒色财气四,人都离脱不得,而财色二者为尤

78回 颇多可述,我死之后,这篇墓碑文,须得大手笔为之,方可传于后世

78回 耳;但他与我不睦,若径往求他文,他必推托不肯。你可依我计,待

78回 欣然许允,你便求他速作。待他文一到,随即勒石,一面便进呈御览

78回 来领,因便付于来人。公子得了文,令石工连夜镌于碑上。正欲进呈

78回 适高力士奉旨来取姚崇生时所作文,公子乘机便将张说这篇碑文,托

78回 护他了,这却不值得。”又想“文付去未久,尚未刻镌,可即索回,

78回 来使道:“昨承学士见赐鸿篇,一不容易移,便即勒石。且已上呈御

79回 珍珠村,有一秀才,姓江名仲逊,抑之,人物轩昂,家私富厚,年过

79回 宗之子,寄养于杨氏者。玄宗以钊有金刀之像,改赐其名为国忠。杨

80回 西属绵州,有个才子,姓李名白,太白,原系西凉主李积九世孙。其

80回 人情,遂私相商议,专记着李白名的试卷,偏不要录送。到了考试之

80回 是一座亭子,匾额上题着四虚亭三,又写西州李白题。亭后又是一带

80回 国桢心下惊疑,不敢实说,将那秦拆开,只说道:“姓余名贞木

80回 多问。”国桢因自己也不曾说真名,便也不去再问他。两个一递一杯

80回 那夫人是谁?原来他覆姓达奚,小盈盈,乃朝中一贵官的小夫人。这

81回 知道皇爷意中还记得有个江采苹三么?”力士道:“皇爷非不念娘娘

82回 磨墨,宿憾今朝释。雅凋清平,一千金值。凭屈抑,醉乡酣适,富贵

82回 大的吃了一惊,原来那番书上写的,正是:

82回

萧灵看了数次,一不识,只得叩头奏说道:“番书上

82回 迹,皆如蝌蚪之形,臣本庸愚,不

82回 读伏腊为伏猎,为同僚所笑。是汉且多未识,何况番乎?可付宰相

82回 上前取看,只落得有目如盲,也一看不出来,局促无地。玄宗再叫专

82回 掌翻译外国文的官来看,又命传示满朝文武官僚

82回 ,如何一纸番书,竟无人能识其一!不知书中是何言语,怎生批答?

82回 急切得很,怎生回奏。若有能识此者,不问何等人,举荐上去,便可

82回 。”太白听说此,微微笑道:‘番亦何难识,惜我不得为朝臣,躬逢

82回 臣乃远方贱士,学识浅陋,所以文且不足以入朝贵之目,何能仰对天

82回 终屈也,今者番国遣使臣上书,其迹怪异,无人能识者,知卿多闻广

82回 白接来看了一遍,启奏说道:“番各不相同,此正渤海国之也。但

82回 旧制番书上表,悉遵依中国体,别以副函,写本国之,送中

82回 草答诏,另以别纸,亦即用彼国之示之,诏语恩威并着,慑伏其心,

82回 及取副封一看,咄咄称奇。原来那迹与他来书无异,一不识。传与

82回 所居之地,遐荒僻陋,未睹中华文,故朕兹答尔诏言,另赐副封,即

82回 用尔国体,想宜知悉,敬读不怠。

82回 备述前言。那可毒看了沼书及副封大惊,与本国在朝诸臣商议:“天

84回 李邕极是多才,既能作文,又善写,法善曾求他为其祖作碑文一篇。

85回

仙客寄书天子,无几,药名儿最堪思。汉戊忽更番戍,

85回

从来为人最忌贪、嗔、痴三,况为天子者乎。自古圣帝贤王,

85回 拆视其书,却无多语,只有四个大,下注一行小。道是:

85回 云边上女子,是说安禄山也,以安内有女故耳。蜀当归三,暗藏

85回 谜;至言安莫忘危,已明说出个安了,玄宗却全不理会。此时安禄山

86回 ,因朝臣举荐登朝,官为秘书省正。是日玄宗召于楼中侍宴,命王大

86回 其手戏问道:“汝以童年,官为正,未知正得几?”刘晏应口答说

86回 道:“请都正,只有一个朋未正。”这句话分明说那些一班朝

86回 各立朋党,难于救正。恰好合着朋形体,偏而不正之意。玄宗闻其言

86回 何有党,正因邪正两途分。误言朋终难正,欲正臣时先正君。

87回 腰,却是说的掷掷幺,这掷掷幺三,正隐着说直直腰。玄宗与杨妃听

87回 都记得明白,琅琅的念将出来,一不差。杨妃大喜。自此之后,那鹦

89回

调寄“减木兰花”

89回 知终南有已故不第进士,姓钟名尴么?”文班中,只见给事中王维出

90回 的太守,乃临沂人,姓颜名真卿,清臣,复圣颜子之后裔,是个忠君

91回

调寄“添昭君怨”

91回 ”玄宗乃步入行宫,见了贵妃,一也说不出口,但抚之而哭;门外哗

91回 驿木俱焚,驿与易同,加木于旁杨也。朕跨白龙,西行之像,妃子跨

91回 之像。峰神者,山鬼也,山鬼乃鬼。益州牧蚕元后,牧蚕所以致丝,

91回 益旁加丝,缢也,正缢死于马嵬之兆。”高力士

91回 函关句谓哥舒翰之败。山下鬼乃嵬,即马嵬驿也;贵妃小玉环,今

93回 官,世享厚禄,平日间说到忠义二,却也侃侃凿凿,及至临大节,当

93回 危难,便把这两个撇过一边了,只要全躯保家,避祸

93回 手执青幡一面,幡上书东方角音四,其赤色,用红宝缀成,取木生

93回 手执红幡一面,幡上书南方征音四,其黄色,用黄金打成,取火生

93回 手执白幡一面,幡上书西方商音四,其黑色,用乌金造成,取金生

93回 手执黑幡一面,幡上书北方羽音四,其青色,用翠羽嵌成,取水生

93回 手执黄幡一面,幡上书中央宫音四,其以白银为质,兼用五色杂宝

93回 奏对钟尴履历的给事中王维。他表摩诘,原籍太原人氏,少时尝读书

93回 今日却奏与贼人听,岂不大辱我文。又想那雷海青虽屈身乐部,其平

93回 将此诗吟讽。只因诗中有凝碧池三,便使雷海青殉节之事愈着。到得

96回 章事。又特遣使征召李泌。那李泌长源,京兆人氏,生而颖异,身有

96回 方圆动静之喻,汝自赋方圆动静四,不可泥棋为说也。”李泌道:“

97回 是秦家官人。”说罢,只顾把那秦来口中沉吟。国桢道:“愚表侄久

97回 任河南节度使达奚珣的族侄女,小盈盈,向在西京,已经适人。因其

97回 住居何处?所言姓秦的朝贵是何名?官居何职?就明白了。”素姑道

97回 么?你看诗句中,明明有江采苹三,他便性爱梅花,宫中称为梅妃,

97回 问。那罗公远诗中,藏下江采苹三,他人不知,梅妃却自晓悟。今见

98回 阆苑天葩,常花不谢,更吟诗句,里藏机。罗秦二使,访亲而来,妾

98回 昔曾寄书与朕,说安不忘危,这安明明说安禄山;又寄药物名蜀当归

98回 袜,有名叫做藕履。你道那藕履二如何解?这因杨妃平日,最爱穿绣

99回 的眼力,莫道他是书生,只能作文也。”此时李白正坐永玉璘事流于

99回 且彼时贵妃之宠方深,亦非语言文所能夺,若不然,娘娘楼东一赋,

100回

通幽来至宫门,见有金玉匾,大书蕊珠宫三。通幽不敢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