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演义

最近查询记录

在《隋唐演义》查询“拜” 在《隋唐演义》查询“楼” 在《隋唐演义》查询“仰” 在《隋唐演义》查询“高邻” 在《隋唐演义》查询“令” 在《隋唐演义》查询“铁” 在《隋唐演义》查询“之心” 在《隋唐演义》查询“来自” 在《隋唐演义》查询“字” 在《隋唐演义》查询“屈” 在《隋唐演义》查询“祥” 在《隋唐演义》查询“宝” 在《隋唐演义》查询“大” 在《隋唐演义》查询“舍” 在《隋唐演义》查询“劳” 在《隋唐演义》查询“何” 在《隋唐演义》查询“菜” 在《隋唐演义》查询“道” 在《隋唐演义》查询“李易安” 在《隋唐演义》查询“敝” 在《隋唐演义》查询“蒙” 在《隋唐演义》查询“长生” 在《隋唐演义》查询“金” 在《隋唐演义》查询“洪” 在《隋唐演义》查询“董卓” 在《隋唐演义》查询“问” 在《隋唐演义》查询“敢” 在《隋唐演义》查询“恶贯” 在《隋唐演义》查询“盛” 在《隋唐演义》查询“鄙” 在《隋唐演义》查询“鸡” 在《隋唐演义》查询“阁” 在《隋唐演义》查询“殿” 在《隋唐演义》查询“须” 在《隋唐演义》查询“枝” 在《隋唐演义》查询“雅” 在《隋唐演义》查询“技” 在《隋唐演义》查询“芳” 在《隋唐演义》查询“古云” 在《隋唐演义》查询“教授” 在《隋唐演义》查询“法名”

1回 ,集首领数千人,尽日恸哭,北面谢后,始遣其孙盎,率众迎洗入广

1回 发建康。四月至长安,献俘太庙。晋王为太尉,赐辂车衰冕之服,玄

2回 晋王礼物。这边宇文述参谒大臣,望知己之后,来见大理寺少卿杨约

2回 约,是平日忘形旧交,因此却来答。宇文述早在寓等候,延进客坐。

3回 王,甚有灵应。遂具香烛,到庙瞻,具疏默祷道:“布衣李靖,不揆

4回 ,同路进发。叔宝只得装束行李,辞母亲妻子,同建威先往长安兵部

6回

侧边写着“汾河柴绍熏沐手书”。唐公见词气高朗,笔法雄劲

6回 率求见?明日备一副蛰礼,才好进。”住持道:“他渴慕相公,不消

6回 ”公子换了大衣,住持引到佛殿,见了唐公。唐公见了公子,果然生

6回 在小店,止有两日停留。怕秦爷要望朋友,或是买些什物土仪人事,

8回 纳的豪杰。’我怎么到此,就不去他?如今弄得衣衫褴褛,鹄面鸠形

8回 一般,却去他,岂不是迟了!正是临渴掘井,

9回 不便,烦兄道意罢!容日小弟登堂望。这是马价银三十两,银皆足色

9回 :“贤弟,我不好同去。到潞州不雄信,是我的缺典。适才卖马,问

9回 ,说卖马的就是秦琼。先因未曾奉得罪,后因赧颜不好相见,故假托

9回 ,已铭肺腑,异日再到潞州,登堂谢。”玄邃道:“我们在此与单二

9回 卖马的,来朝不等红日东升,就来我;我却与主人结打见官,可是豪

10回 下都到耳房中去住了。雄信手下取毡过来,与二友顶礼相坐下。雄

10回 像上一个山头,巴到殿上,指望叩神明,求阴空庇护。不想四肢无力

10回 好认?只得连忙跪下,以头触地叩道:“兄长请起,恐贱躯污秽,触

11回 雄信先与建威施宾主之礼,叔宝又谢建威风雪寒苦之劳。雄信吩咐手

11回 奈家母病重,暂别仁兄,来年登堂树仁兄活命之恩。”雄信道:“兄

11回 不要你冒寒而去。我与兄长既有一,即如我母一股,收拾些微礼,作

12回 门外,松了刑具,同到雄信下处,谢活命之恩。

12回 豪杰,姓张名公谨,与我通家有八之交;你投他引进幽州,转达公门

12回 中去。邀叔宝下擂台,进灵官庙铺毡顶礼相,鼓手吹打安席,公谨

12回 庄。大厅秉烛焚香,邀叔宝诸友八为交,罢摆酒过来,直饮到五更

13回 亲手上前,替叔宝疏了刑具,教取毡过来相道:“久闻兄大名,如

13回 字,都是个中的朋友。”都请来对了。尉迟南叫:“佩之,桌上放的

13回 施仁,不曾见罪。蔡建德知恩,就在罗公门下。今罗公见门生问成的

13回 ,抱头而哭,秦琼却不敢就认,哭在地,罗公也顿足长叹道:“你既

13回 整齐,洗去面上无名异;随即出来见姑爷、姑母,与公子也了四

14回 是你姑爷替你饯行的酒。”叔宝哭于地。罗公用手相挽道:“不是老

14回 功,也还图个进步。”叔宝叩射,罢姑母,与表弟罗成对。入

14回 ”叔宝道:“贤人,我还不曾进来谢你。”叫手下看了马上行李,待

14回 檐来,优待以礼。叔宝上月台庭参见。蔡公先问罗公起居,然后说到

14回

叔宝谢蔡公,拿着这一百两银子,佩之

14回 佩之、国俊见礼叙话,只见柳氏哭于地道:“上年拙夫不是,多少炎

14回 阴漂母,今权以百金为寿。”柳氏谢。叔宝暂留佩之、国俊在店少待

15回 到庄下马卸鞍,搬行李入书房,取毡与叔宝顶礼相。家童抬过酒来

15回 手下将秦爷的黄骠马牵出来。叔宝谢雄信,就将府里领出来的鞍辔,

15回 ,将秦琼膀臂上下乱捏。秦琼就叩老母。老母吩咐:“你不要我,

15回 你的媳妇。你三载在外,若不是媳

15回 与你相会了。”叔宝遵母命,转身张氏。张氏跪倒道:“侍姑乃妇道

15回 之然,何劳丈夫谢?”夫妻对,起来坐于老母卧榻之前。秦

15回 水净手。叫媳妇拈香,要望西北下,谢潞州单员外,救吾儿活命之恩

15回 夫妻完聚,皆此人大恩,怎不容我谢?”叔宝道:“待孩儿媳妇代

15回 了,母亲改日身子强健,再不迟。”秦母只得住了。

15回

次日有诸友访,叔宝接待叙话。就收拾那罗公

15回 >叔宝回家,取礼物馈送中军,遍同僚。叔宝管二十五名军汉,都来

15回 健步背包,归家烧脚纸起身,进内辞老母。老夫人见秦琼行色匆匆,

15回 五,赉过寿礼,只在二月初旬,准膝下。”吩咐张氏晨昏定省。张氏

15回 ,赶来年正月十五长安杨越公府中寿。适才齐兄见教,得会诸兄,实

16回 料不相欺,请到方丈。”命手下铺毡,顶礼相,各问姓名。齐国远

16回 位山东秦爷,要进明德门,往越府寿去,你可引路。”陶容道:“秦

16回 想去调戏他?时已将午,李靖只得辞而出。越公曰通家子侄,即命执

16回 ?”低头一想便道:“弟日间到府公之时,承他屈尊优待,殷勤款洽

16回 道:“你夫妇原非等闲之人,快快谢了天地,待我去取现成酒肴来,

16回 三杯何如?”两人见说,欣然对天谢了。

17回 两员家将甚有规矩,叫他带了毡包匣,并金银钱钞,跟进城去,以供

17回 及。宇文述有四子:长曰化及,官治书侍御史;次曰士及,尚晋阳公

17回 主,官驸马都尉;三曰智及,将作少监;

18回 ,赎你女儿来还你。”老妪叩首四,哭回家去。

19回 与文帝吃。太子看见宣华,慌忙下,夫人回避不及,只得答

19回 结子取出,放在桌上,对着金盒儿了几,依旧到床上去坐了。内侍

19回 ,各依班次入临。然后太子吉服,告天地祖宗,换冕服即位;群臣部

19回 ;即走下殿来,率领百官,山呼朝。正是:

20回 使赐坐。杨素也不谦让,竟只是一就坐。炀帝道:“久不面卿,顿生

21回 。”咬金道:“小弟粗笨,怎好结?”尤通道:“小弟夙愿,不必推

21回 人叙了年纪,尤通长咬金五岁,就为兄,咬金为弟,拈香八,誓同

21回 算清酒钱,跟到他家。他与孩儿结弟兄,要同孩儿出去做些生理。孩

21回 说话;小儿有何德能,敢与员外结兄弟?况且分文本钱也没有,怎么

21回 此。”吩咐铺毡,匹立仆六,一顿过了。程母头晕眼花,也了四

22回 宝因本官差遣赍礼,到京中杨越公寿,就鼓起长安看灯的兴来,失信

22回 ,他在京中为岳翁构干甚事,谈起寿,他就欣然说岳翁有银数千两,

22回 ,伯当邀雄信往齐州,与叔宝母亲寿。不知事的道,雄信为人待朋友

22回 自有厚薄,往山东与秦母寿,只邀了王伯当去,不携带我一

22回 到齐州赶九月二十三日,与秦太太寿。九月十五到不得二贤庄,就赶

22回 收拾寿礼,在官路会齐,同进齐州寿。”二人答应,分头去了。正是

22回 之、金国俊,昔年与叔宝也曾有一,不要偏了二人,拿帖请他山东走

22回 金国俊,相邀济南府,与叔宝母亲寿,却问来人,又知外日北路朋友

22回 二十一日,若到宝庄,恐误寿期。寿之后,尊府多住几日。贤弟的礼

22回 掇谋差山东,假公济私,就与秦母寿。这来的就是尉迟南、尉迟北,

22回 拾礼物,开礼单行款,明日与秦母寿。后生走将进来道:“启老爷,

22回 众朋友,今日赶到此间,也为明日寿来的,少不得我做主人。把这礼

22回 物且收过去,不得自家寿了,毕竟要随班行礼。”吩咐厨

22回 人家,容得这些马匹。众人大厅铺毡,故旧叙礼对,不曾相会的,

23回 千里而来,已到齐州,来与他母亲寿,止有一程之隔。叔宝与社长正

23回 不消说起,是伯当约他来与我母亲寿了,早是不被他看见。”转身往

23回 做的两件新衣,明日到贵府与令堂寿壮观的;贱躯与贵躯差不多长。

23回 秦大哥请来了。”都欢呼下去,铺毡。叔宝先谢昔年周全性命之恩

23回 ,伯当、嗣昌这一班故友,都是对;不曾相会的,因亲而及亲,

23回 道达名字,都过了。贾润有举钟着,定叔宝的坐

23回 废礼。单二哥敝地来,贾兄吞有一,小弟今日也叨为半主,只好僭主

23回 你勉强说:“秦大哥与我髫年有一,童稚之交。若是与你有一,他

23回 这等青面獠牙,红发黄须。二人重。叔宝道:“垂髫相与,时常怀念

23回 叔宝兄,请这一杯酒,明日与令堂寿之后,就有陈达、牛金兄长请功

23回 信道:“当年寒舍,曾与仁兄有一之交,誓同生死患难,真莫逆之交

23回 兄解到京,却有些差池,到为那一,断送了兄的性命。如今要把尤俊

23回 却又是我前日邀到齐州来,与令堂寿的。害他性命,于心何安。却不

23回 有辜来意,明日还到尊府,与令堂寿,携来的薄礼献上。酒是不敢领

23回 :“刚刚是我两人,一些也不差,寿之后,同兄见刺史便了。”雄信

24回 刺史?这些人见他一时慷慨,大半伏在地。叔宝也伏在地。只为:

24回 椅儿,像个闲想。程咬金直立着不道:“秦大哥,不是这等讲。自古

24回 ,这可与解官面质得的。只我明日寿之后,自行出首就是。秦大哥失

24回 生,柴嗣昌是通家兄弟,原是要来谢。叔宝打他抽丰做路费,撞在这

24回 是李大哥、柴大哥都肯认这节事,寿之后,两路并行,救他两人之急

24回 友,赶到齐州来,今日天明与母亲寿。”老母道:“既然如此,你且

24回 礼单记帐;连巨真礼貌周旋,登堂寿的朋友,都是他迎接相陪,有走

24回 送礼,同袍旗牌听用等官,俱登堂寿。齐州除正堂以下佐贰行的官员

24回 得奉承。也有差人送礼的,有登堂寿的。还有绿林中一班人,感叔宝

24回 周旋,不敢登堂寿,月初时黑夜入城,用折干礼物

24回 叔宝受有千金。如今见府县官员来寿,着人出外城去,知会雄信等,

24回 各捧礼单,立于滴水檐前,请老母寿。看堂上开寿城规模,屏门上面

24回 老身且不敢为礼。”先净手拈香,了天地,罢转在主人的席边,方

24回 生辉。诸位大人风霜远路,就此站了。”雄信领班登堂,众口同声道

24回 不远千里而来,无以为敬,惟有一。”推金山,倒玉柱,一群虎豹,

24回 罗于阶下。老母也跪下。那樊虎、唐

24回 万仞、连巨真,却不随班下,扯住了秦母两边衣袖,不容他还

24回 。叔宝却跪在母亲旁边,代老母还

24回 信道:“恐烦恼伯母,我等连叩八罢。”老母还礼起来称谢。众人却

24回 兄送进去敬上老伯母,小弟在外遥便了。”便叫取一个空壶来,手下

24回 宝捧了壶,进里边去了,洪客向内了四起来。正是:

24回

不一时叔宝出来,对洪客道:“老母叫弟致谢徐兄天浆,家

24回 与诸兄长。”樊建威把徐洪客向内祝,说与叔宝知道。叔宝连忙又

24回 寿。尊价云爷已同诸位爷,往山东秦太太寿去了,故此弟连夜赶来,

24回 进城,寓在颜家店内。原拟明晨来秦伯母寿,因见巽方上今晚气色不

25回 而往。李玄邃去见来总管,明说为秦叔宝母亲寿诞而来,今叔宝因捕

25回 只得佥了一张批,自到贾润甫家答,送与李玄邃,赠他下程折席盘费

25回 有个秦琼,前奉差来长安,曾与八为交,昨来他母亲寿,闻他以此

25回 。逡巡至今,小弟方带得来。正拟寿后送去,还恐他是好汉子,为人

25回 时,听得外边喝道:“是刘刺史来了。”众人都回避,独嗣昌相见,

25回 出唐公书,从人将两个挂箱,一个匣,一个皮箱,拿将过来。柴嗣昌

25回 叔宝启书,却是一个侍生李渊顿着名帖,又是一个副启上写道:“关

25回 过了,尤俊达甚觉乏趣,勉强捱到寿,就要起身。程咬金道:“毕竟

25回 脱干系,懈懈相留,故此两人特来谢告别。叔宝又留了,同坐作饯。

25回 迎,请他起身。叔宝烧了一陌纸,别了母妻,却是缠综大帽,红刺绣

26回 雄信忙叫人铺毡,六人重新彼此交。伯当对如珪、国远道:“你二位

26回 诸兄一面,故此同来。不知三兄是过了寿回来,还是至今日方去?”

26回 爱,不弃愚劣,本当陪诸兄造府一,奈弟一时方寸已乱,急欲回去,

26回 当、玄邃道:“四海兄弟,完在一,便成骨肉。弟欲烦二兄枉道,同

27回 深感炀帝厚恩,与亭亭朝夕焚香遥,夫妇恩爱异常。正是:

32回 得?必须具礼焚香,宣皇上的旨意求,或有可开之理。”麻叔谋没法

32回 ,同令狐达穿了公服,宣读旨意。祝祷告未完,只见香案前,忽然倦

32回 一个石棺材。麻叔谋同令狐达又礼了,叫人揭开盖儿细看,只见里面

32回 严。狄去邪到了殿庭,只得望上礼,听得那位贵人开口问道:“狄去

32回 >狄去邪在威严之下,不敢细问,谢而出。绿衣吏引着狄去邪,不往

35回

君王。俺这里百君王,谢伊把人肮脏。没些儿保国

36回 右赐酒三杯,以为润笔。虞世南再而饮,炀帝说道:“文章一出才人

37回 原来窦大哥,果然在这里!”扑地将下去。建德道:“我只道是谁,

37回 与建德邀入草堂。安祖对雄信纳头下去道:“孙安祖粗野亡命之徒,

37回 懋功,是离狐人氏,近与雄信为八之交,因他到淮上访亲,托他寄此

37回 一体的了。”吩咐摆香烛,两人也了,结为兄弟,誓同生死,留在庄

37回 兄弟,止有老母妻房,意欲与你八为交,结做异姓兄弟,你便同我家

37回 使令教诲,咱也甘心。”便向地下倒来。叔宝一把扶住道:“莫

37回 ,且到家中,先见了我母亲,然后

37回 我与你。”果然士信随了叔宝回家。叔宝

37回 姥,真与我母亲一般。”插烛也似了八,开口也叫母亲。次后与叔

37回 宝了四,一个叫哥哥,一个叫兄弟。末后

37回 了张氏,称嫂嫂;张氏也待如亲叔

38回 “原来就是济阳王伯当兄。”纳头将下去,伯当慌忙答礼,起来问道

39回 ,何须行此大礼。”后主依命,一而坐。后主道:“忆昔年少时,与

39回 见船中有十来个女子,拿着乐器,着酒肴,齐上岸来,看见炀帝,齐

39回 齐伏在地。炀帝忙叫起来,仔细一看

41回 转进水亭上来,见了老者,纳头便。那汉身长九尺,朱发红须,面如

41回 示,王当仁见说大喜。忙对李玄邃将下去道:“小弟久慕公子大名,

41回 即与周总管归营。叔宝出营迎接,谢来总管与周总管。来总管又恐宇

41回 母亲;妻子张氏携了儿子怀玉出来见了;罗士信也来接见。叔宝诉说

41回 一家听说,欢喜不胜。次日入城,谢了张郡丞,叔宝不在家时,常承

42回 了事体,多亏我们员外周全,也是过香头的好弟兄。”玄邃道:“原

42回 外高情厚意,待老汉去叫小女出来见。”那王当仁同金小二掇出酒肴

42回 对雄信说道:“这就是小女,过来见了员外。”

42回 是村庄常眼,也觉娇艳惊人。见他将下去,也只得朝上回礼。当仁与

42回 老者拖住,让他了四,进去了。老者叫侄子陪了雄信饮

43回 ?”连明道:“弟到武南庄,先去望尤员外,岂知尤员外重门封锁,

43回 封,叫一个听差旗牌即刻设香案,了本,给了旗牌路费,又取了十两

44回 人都跟程知节来到寨中,与尤员外见了秦母与张氏,罗士信、秦怀玉

44回 女老儿,欣喜不胜,尽扒在地上一谢了,然后上前收领银子。老儿道

44回 士信道:“本该同诸兄长到尊寨一,弟恐秦伯母不见了小弟,放心不

45回 过。叔宝见母亲走出来,忙上前要下去,瞥见程母在堂,先向程母

45回 娘的忧坏了身子哩!”秦母见儿子在膝前,眼中落下几点泪来,对叔

45回 润甫见叔宝站了起来,两人忙去先见了秦母,后又见了程母。秦老

45回 夫人叫怀玉过来,了单伯伯,问道:“令爱想必也长

45回 恸,声闻于处。单雄信亦备招子吊。正在忙乱之时,只见外边走进一

46回 永平元年,大赦;行文称元帅府,翟让上柱国司徒东郡公,徐世积左

46回 ,却有不甘之意。还有个兄翟弘,上柱国荥阳公,更是一个粗人,他

46回 人,便磕下头去。那大汉道:“莫,待我写就是。”拿起笔来,

47回 后终是妇人家,看见圣像,便要下。炀帝忙止住道:“朕与你乃堂堂

47回 帝后,如何去木偶?”萧后道:“神威赫赫有灵

47回 却说宇文化及,是宇文述之子,官右屯卫将军,也是个庸流;兄弟智

47回 ,你也在这里。刚才朱贵儿姐叫我上沙夫人,外边信息紧急,今生料

48回 血痕,扶着炀帝。义臣慌忙俯伏下。只见炀帝把双手掩在脸上,听见

48回 甥女来了!”说了,双眼垂泪,要将下去。杨义臣把双手扶住一认,

48回 将赵王即立在沙夫人肩下,杨义臣将下去。沙夫人垂泪答道:“隋

48回 杨义臣答道:“老臣敢不竭忠。”了四起来,即向四位夫人与薛冶

48回 夫竭忠尽力的去做,老夫专程有一。”袁紫烟如飞扯姜亭亭到王义肩

48回 下去,一同了,然后袁紫烟走到下首,去

48回 杨义臣四。杨义臣叫手下摆四席酒。

48回 痕,血流满脸。杨义臣忙出位向上下去道:“这是老臣失言失敬,不

50回

次日早朝,群臣舞已毕,夏主唤刘黑闼道:“昨日

50回 下马投降。贼众二千,亦皆解甲罗。范愿欲请二人到山寨里去叙礼,

50回 。范愿已知杨义臣用计取他,忙下道:“愿本鲁夫,蒙老将军题挈,

50回 杨义臣于驿中,随同刘黑闼、范愿见夏主。范愿将宝物献上,以为进

50回 百官出城迎接。到了驿中,义臣下,夏主见义臣浓眉白发,鹤氅星冠

50回 国之臣,深感大王来召,安敢受答之礼?”夏主道:“孤敬太仆,乃

50回 会。王世充无心北伐。夏主建德,覆大王,不必远劳龙体,只消遣一

50回 ,诈为海贼,投入化及城中,化及为都虞候之职。前日毒药投井,病

50回 来接萧后进殿。曹后要请萧后上坐见,萧后那里肯,推让再三,只得

50回 以宾主之礼见了。礼毕,左右就请上席。萧后

51回 建德,来到乐寿。曹后接入宫中,见了,便道:“陛下军旅劳神,喜

51回 人道:“你大母后在这里,快过来见。”赵王站定了脚,薛冶儿与姜

51回 萧娘娘,他是你的大母,自然该去见。”赵王见说,只得走上去,朝

51回 王、文静相见了。秦王、文静各各谢深恩。懋功道:“非弟辈俱属蒙

52回 同众公卿进朝,见了唐帝,到宫中见了窦太后,骨肉相叙,如同再生

52回 罗姑爷处,还是我六十岁时差人来寿,后数年以来,音信悬隔,今什

52回 夫人的礼,又致意道:“家太太多上,因进香经过,要请太太夫人与

52回 迟的差官,多是十年前在历城县来过寿的,说起来我还有些认得,怎

52回 ,这是秦夫人张氏。”徐惠妃一一见过,便向秦母道:“家老太太尚

52回 来,替贾爷穿好上前相见。贾润甫谢道:“不才偶犯元帅虎威,重蒙

52回 >不一时秦母走过船来,众人一一见了。秦母向贾润甫道:“小儿为

52回 而出,仓中之粟,十食八九。魏公程知节为征猫都尉,下令国中每一

53回 。此时王世充与众臣,早已齐齐跪道:“谨遵大王之命,我等敢不齐

53回 当一干人进长安,朝见唐帝。诸将舞毕,宣李密上殿。唐帝赐坐道:

54回

其时秦王进朝见了唐帝。唐帝道:“皇儿征伐费

54回 疾。今闻秦王来问他,如飞赶出来伏在地道:“臣偶抱微疴;不可远

54回 日开罪于殿下,故不敢来,到瓦岗母去了,人虽粗鲁,事母甚孝,倒

54回 知节着了衣服,穿好了袍带,便要母亲与秦伯母。程母止住道:“儿

54回 且不必我,快进西府去叩谢秦王,这样宽

54回 又到西府来,谢过了恩,忙到寓所见老母,并秦伯母暨张氏夫人。秦

54回 怀玉也出来见了。一家欢聚。过了一宿,明早

55回 兄来了!”大家下马,就在草地上见了。叔宝握手忙问道:“兄为何

55回 颅。徐懋功见了,心如刀割,望上了四。将手捧住双竿,放声大哭

55回 ,参差二穴。穴上停着二棺。其中台甬道飨堂,俱是簇新构成,石人

55回 朝着徐懋功、秦叔宝、魏玄成等,将下去。秦、魏、徐三位忙亦跪下

55回 带。徐世积等,忙到轩前,向秦王辞,秦王不允,必要进去一祭。众

55回

到了亭,秦王站定,举眼一看,见墓外

56回 家子就荣耀了。”木兰扯父进去,别了父母,只说得一声:“爹妈保

57回 谨五十寿诞,与柴嗣昌昔年曾为八之交,故特烦国远去走遭。恰好遇

57回 生此大孝之女,能干这样事,妾当下风矣!”请过来宾礼相见。木兰

57回 长三年,只得占先了。”大家对天了四,两人转身,又对了四

57回 功叫鸣金收回人马,到秦王寨中来贺。秦王笑道:“若无敬德奋力向

58回 纬度数,无不明晓,因此隋主将他为贵人。后因化及弑逆,他便用计

58回 人就叫馨儿换了衰经,到墓前还礼谢了,揖进飨堂中。懋功必要求见

58回 怕人的,就是这样素妆淡服,出来见。懋功注目详视,见袁贵人端庄

58回 必须继杨公之志,以全贵人昔日结之情。只此三事,倘肯俯从,即是

58回 所来,袁紫烟叫馨儿换了服色出来送,懋功执手叮咛了几句,然后上

59回 绣袈裟,头戴毗卢僧帽,正要望帝辞。唐帝对建德说道:“你如今放

60回 来,要见秦王。秦王出来,大家参过了,叔宝道:“末将等启上殿下

60回 到这个地位,老身意欲到他跟前去,也见我们虽是女流,不是忘

60回 信也忙跪下,爱莲女儿旁边还礼。完了,爱莲与母亲走上前,捧住了

60回 不下。”叫怀玉儿子过来道:“你了岳父。”怀玉谨遵父命,恭恭敬

60回 敬朝着单雄信了四。雄信把眼睁了几睁,哈哈大笑道

60回 儿,忙执手拖到家里去。母女姊妹见了,哭作一团。其时又兰年已十

60回 不敢有违;但要载我到父亲坟上去别了,然后随你入宫。”那些仪从

60回 父母,俱送至坟头。木兰对了荒冢了四,大哭一场,便自刎而死。

60回 南、尉迟北,陪伴公子上路。公子别了父母,即同又兰等一路带领人

61回 居长,公主次之,又兰第三,大家了四。自后俱姊妹称呼,宫奴就

61回 彼。”尉迟南道:“我们还是当年秦母的寿,寓在他家数日,极是有

61回 豪,多愿与他结纳。公子趁便该去访他。”罗公子吩咐手下,备一副

61回 ,不及来候问,今日到此,岂有不之礼。况自家骨肉,何必答礼?”

61回 中去了。罗公子更了衣服,到灵前奠了。窦公主即走出幕外一步,铺

61回 泉涌,罗公子亦忍不住落下泪来。完了,正打帐上前要说几句正经话

61回 与尉迟南、尉迟北,也要到灵前一,贾润甫道:“夏王又不在此,公

61回 数里,岂有不来道窦妹之喜,兼来见花家姐姐,并欲识荆新郎一面。

61回 至家中铺毡叙礼毕,罗公子要进去见秦母太夫人。叔宝便陪到房中,

61回 公子见了舅姑,了四。秦母见了甥儿,欢喜不胜,便问

62回 息何如?”张公谨道:“弟正欲去他。”一行人来到懋功门首,阍人

62回 窦线娘道:“前日花姑娘到庵里去望四位夫人,不知为甚反同香工到

62回 们平身。线娘又走近窦后身边,要将下去,窦后叫宫奴搀了起来道:

62回 起身退朝同罗成夫妻三人,到后苑见窦后。窦后深喜罗成年少知礼,

63回 月,便去辞了唐帝、窦后,至西府辞秦王,与众官僚话别了。因线娘

63回 来,连夜收拾,与窦公主、花又兰别了秦母。叔宝与张氏夫人,怀玉

63回 夫妻亦出来别,护送出门。尉迟南、尉迟北并

63回 柩归葬,焉有不迎上去,至灵前一之理?”便收拾行囊,拉了附近受

63回 ,便同众人迎到柩前,又是一番哭。单夫人同秦怀玉各各叩谢了,关

63回 玉同贾润甫出来接住,引到灵前去过,见院中罗列着两堆银钱衣饰,

63回 般便了。”众邻里齐跪下去,欢呼谢,领了出去。

63回 !”又对秦怀玉道:“众弟兄不及别令岳母了!”大家拱拱手欲别,

64回 是一场胜会?”元吉道:“众夫人寿,我们怎好来亲热孝顺。今日无

64回 夫人,如同母子,焉有圣寿不行恭之礼?”尹夫人道:“求二位以常

64回 忙叫内臣扶出,便殿坐下。李纲朝已毕,叩问了圣体,然后将秦王所

65回 就把赤符诰命,供在上面,赵王朝了。罗成道:“殿下请进问声萧娘

65回 了一想,叹口气道:“嗳,当初人我,如今我人,天下原不是他夺

65回 萧后穿好,与寻常绚彩迥别,出来了圣旨。罗成要请萧后上坐朝

65回 道:“小大,小二,快同做娘的来见了萧娘娘三位。”花又兰忙请萧

65回 墓,极是有志的事,臣亦要同去哭先帝。”

65回 ,故与罗成同走。窦线娘要到雷夏墓,一同起行。

66回 两个,是有意思的人,我们正好去望他。”大家加鞭纵马,赶到村前

66回 社老爷,因到安州在此经过,故来望老爷。”那门上人道:“我家老

66回 :“你进去看见公主,说我要进来见。”门上人应声,同杜增进去了

66回

如晦见了,要将下去。乐昌公主曰:“天气炎热

66回 传进唐帝看了,即宣如珪进去,朝了。唐帝问了些战阵军旅并萧后回

67回 未必肯为我用耳!”遂改容礼之,为詹事主簿。王珪、韦挺亦召为谏

67回 p>正说时,许多本地方官府,来望罗成。罗成就着县官,快叫一只

67回 寄迹,转眼即是空花。请娘娘上坐见。”萧后道:“委与夫人辈,俱

67回 首去,薛冶儿道:“冶儿就是这样了。”四位夫人忙回后,各各抱

67回 不要哭,见了旧相知。”南阳公主见窦线娘道:“伶仃弱质,得蒙鼎

67回 携,今日一见,如同梦寐。”线娘答道:“滚热蚁生,重睹仙姿,不

67回 ,雕牌石柱,树木阴翳。中间飨堂堂,甚是齐整。线娘道:“这是四

67回 舍妹,快来见礼。”那小尼向各人见了。里面却是一间地板房,铺着

67回 髯须,方巾大眼,家人持帖而来,王义。王义看了帖子骇道:“贾润

68回 于去年夏间复命,随同叔宝进去,见秦老夫人,先把寿仪补送。叔宝

68回 花二夫人到叔宝家,又献上寿仪,过老夫人的寿,与张夫人交。单

68回 小姐亦见,命二子出来,与罗家二子

68回 ,勉自修饰,无致后悔。”敬德再而出,由是强暴顿敛。

68回 个好友,锦衣卫挥使姓韦名元贞来,年纪将近四句,妻子竟不生嗣,

68回 心力,以报陛下付托之重。”太子道:“敢不遵母后之命。”后嘱咐

68回 一双粉底皂靴,走近太宗身边,跪路旁,口称:“陛下,赦臣失误远

68回 故弟元霸。太宗见了,正要上前叩父皇,转眼就不见了。又走了几步

68回 梦所见,细细述与众人听了;众人贺而出。太宗即传旨,宣隐灵山法

68回 ,恭辞不受,太宗再三勉谕,敬德受而出。库吏将银盘交敬德,照册

69回 载酒祖饯;界一殊色小鬟,至前令。邓指之道:“某郡主事某所买妾

69回 ,时将分娩,行之梦见李密,特来访云:“欲借住十余年,幸好生抚

69回 富五车,才高八斗。太宗大喜,即他为刺史之职,赐常何彩绢二十匹

70回 好生为心,使妾披剃入空门,长斋佛,以祝圣躬,以修来世,垂恩不

70回 他,怎能够了,亦哭了一场。大家见过,武媚娘道:“闻得父亲过续

70回 :“三思,你家姑娘回来了,快来见。”媚娘与小喜忙起身,与三思

70回 里动响器,长明老尼,叫武媚娘参了佛,便与他祝了发。小喜也改了

70回 等共辅佐之。”说了大恸,无忌等谢道:“陛下春秋正富,正好励精

71回 ,即差官选纳武才人与小喜进宫,才人为昭仪。高宗欢喜不胜。亦是

72回 怀清贤姊妆次,辱爱弟冯怀义顿首

72回 。到硕贞寨中,香案摆列。硕贞接了圣旨,两个相见过,拥抱大哭,

73回

三思连忙将下去,韦后也回了坐定。韦后

75回 之子,姓贾名全虚,父亲贾格,官礼部尚书。全虚年方弱冠,应试来

75回 京,特来望张说。因见全虚年少多才,留为

76回 明池游玩。大排筵宴,诸臣毕集朝毕,赐宴于池畔。帝后与公主辈,

78回 道:“此即东宫千岁爷。”书生叩道:“村僻愚人,不知殿下驾临,

78回 轰然而至,太子便起身出门,王琚送于门外。太子上马,珍重而别,

78回 子闻其言,即趋出帘外见之,王琚罢,太子道:“适有卿之故人在此

78回 惶恐,叩头服罪。玄宗即日降旨,姚崇为中书令。张说大惧,乃私与

78回 有缘故。”便整衣出见。贾全虚谒毕,说道:“不肖自蒙明公高厚之

78回 诏来此饮酒,当先谢恩。”遂北面罢,举杯而饮,饮不尽一杯,忽大

78回 旁边桌上。张说祭吊毕,公子叩颡谢。张说忽见座旁桌上排列许多珍

78回 玩好之微,何足复道。”说罢,哭于地。张说扶起道:“拙笔何足为

78回 蒙嘱役,敢不榆扬盛美。”公子再称谢。张说别去。公子尽撤所陈设

79回 珍重。”力士催促不过,杨妃只得别寿王,流泪出宫。正是:

79回 领着杨妃来覆旨。杨妃含羞忍耻参毕,俯伏在地,玄宗赐他平身。此

79回 禄卿。兄钅舌,侍御史。从兄钊,侍郎。那杨钊原系张昌宗之子,寄

79回 。”梅妃道:“妾依尊命,须要他见我便了。”玄宗道:“这也不难

79回 卿,我那一日不想你来。”梅妃参道:“贱妾负罪,将谓永捐。不料

79回 这肥婢情,岂非弃我也?原物俱已领,所赐珍珠不敢受,有诗一首,

80回 鹦鹉笼儿挂在树枝上,趋步向前朝,却故意只了玄宗,更不太子

80回 ,玄宗道:“卿何不太子?”禄山假意奏说:“臣愚,

80回 等官爵,可使臣等就当至尊面前谒?”玄宗笑道:“太子乃储君,岂

80回 万岁后,继朕为君者,卿等何得不?”禄山道:“臣愚,向只知皇上

80回 那鹦鹉在笼中便叫道:“安禄山快太子。”禄山方才望着太子下

80回 毕,即将鹦鹉携至御前。玄宗道:

80回 命且住着。禄山便不避,望着贵妃了,拱立阶下。玄宗指着鹦鹉对贵

80回 人,极其雄壮,向年归附朝廷,官平卢节度。朕受其忠直,留京随侍

80回 了此言,即趋至阶前,向着贵妃下道:“臣儿愿母妃千岁。”玄宗笑

80回 说道:“禄山,你的礼数差了,欲母先须父。”禄山叩头奏道:“

81回 入宫谢恩,御驾在宜春院,禄山朝毕,便欲叩见母妃杨娘娘。玄宗道

81回 回,正在微酣半醉之间。见禄山来谢恩,口中声声自称孩儿。杨贵妃

81回 夜召杨妃回宫。杨贵妃毁妆入见,伏认罪,更无一言,惟有呜咽涕泣

82回 家,立召李白见驾。李白即对天使辞道:“臣乃远方贱士,学识浅陋

82回 带,与知章乘马同入朝中。三呼朝毕,玄宗见李白一表人材,器度超

82回 色子弟,各执乐器,前来承应。叩毕,便待皇上同贵妃娘娘饮酒命下

82回 沉香亭,才扶下了马,醉极不能朝。玄宗命铺紫氍毹毯子于亭畔,且

82回 故迟其声以媚之。曲既终,杨妃再称谢。玄宗笑道:“莫谢朕,可谢

82回 白转身退避不迭,跪饮酒讫,顿首赐。玄宗仍命以玉花骢马,送李白

83回

李白受敕命。玄宗又赐与锦被金带与名

83回 人把个名帖传与门官,说李学士来,门官连忙禀报。那哥舒翰也是当

83回 着他的意思,叩头领旨,即日入宫辞杨妃,两下依依不舍。杨妃叫入

83回 处,全赖相公照拂。”说罢作揖,辞起行。

84回 内侍传述贵妃奏请之意。国忠谢恩受,将屏安放内宅楼上,常与亲友

84回 果,是当世神仙,用礼召至京师,为银青光禄大夫,赐号通元先生;

84回 十四五岁,头尖腹大。整衣肃容,于御前。玄宗惊异,即命以大斗酌

84回 是星官仙子出现,都向空中瞻仰叩。玄宗及高力士等立于桥上,仰看

84回 间摄他的魂魄来写了。至明日亲往谢,以其所书示之,笑说道:“此

85回 不忙,行至亭阶之下,玄宗敕免朝,命升阶赐坐,因指张、叶二仙师

85回 线索,势甚骄横。但常自念当时不太子,想太子必然见怪。玄宗年纪

85回 领命,星夜不息,来至范阳。禄山迎敕谕。辅缪琳当堂宣读道:

85回 宗准奏,亲解御衣赐之,禄山涕泣受,即日辞朝谢恩。随行之时,走

87回 得色,卿得酒,福与共之。”杨妃谢立饮,口称万岁。玄宗回顾高力

89回 诏旨一下,杨贵妃方才放心,拭泪谢。当时玄宗命宫中宫人,为妃子

89回 道:“二兄既有同志,便可结盟,为异姓兄弟,共图戮力皇家。”南

89回 、雷二人大喜,遂大家下了四,结为生死之交,誓同报国,患难

89回 今晚且都住此,明日我同兄入城,见令兄一会何如?”雷万春应诺。

89回 清住宅,下了马。万春先入宅内,见了哥哥,随同海清出来迎迓霁云

89回 文书来,秦国模、秦国桢兄弟二人恩受命,即日入朝,面君谢恩。正

92回 即留行在,听新君任用。肃宗涕泣领册宝,供奉于别殿,未敢即受。

94回 山,你负了唐明皇的宠眷,不记得母妃,钦赐洗儿钱,怎便把燕代唐

94回 巡大怒,设天子画像于堂,率众朝涕泣,谕以大义,众皆感奋。张巡

94回 不能拒守,贼遂登城。张巡西向再道:“臣力竭矣!不克全城以报朝

95回 众人挽留不住。李谟道:“还不曾问尊姓大名。”老翁笑道:“前宵

96回 即遣中使召之,李泌应召而至,朝之际,礼仪娴雅。其时上皇方与燕

96回 惊异道:“此吾小友也!”因起身贺朝廷得此神童。正是:

96回 群疑。”遂出紫袍赐之,李泌只得受,肃宗即令左右为之换服。李泌

96回 难耳。候贼平,任行高志。”李泌受命。肃宗欲以建宁王亻炎为大元

96回 约,掠取金帛子女,广平王下马,于叶护马前道:“今方得西京,若

96回 东京,乃如约。”叶护惊跃下马答,跪捧王足道:“愿为殿下即往东

96回 东京进发。众人见广平王为百姓下,无不涕泣感叹。

97回 主的侄儿,特来奉候姑娘,一定要见的。”那婆婆听说是观主的亲戚

97回

罗采与秦国桢一齐上前见。素姑连忙答礼,命坐看茶。罗

97回 侄久仰表姑的贞名淑德,却恨不曾识尊颜,今日幸得瞻谒。向因山川

97回 素知二师之神妙,乃与达奚女出关谒。叶尊师便向空中幻出梅花一枝

97回 十分惊喜,随即请见梅妃,要行朝之礼。梅妃扶住道:“多蒙厚意,

98回 宗率百官出都门奉迎,百姓遮道罗,俱呼万岁。肃宗俯伏上皇车前,

98回 庆宫,即召梅妃入宫见驾,梅妃朝之际,婉转悲啼。上皇意不胜情,

98回 言慰劳,即以所题画真与看,梅妃谢道:“圣人之情,见乎辞矣,臣

99回 夜来之事,且命更为觅药。张说再称贺,因进言道:“此乃神护龙种

99回 不管,惟有大征讨、大刑罚、大封,肃宗具表奏闻。那时肃宗已立张

100回 常临幸此楼,街市过往的人遥望叩,上皇有时以御膳余剩之物,命高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