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帘花影

最近查询记录

在《隔帘花影》查询“问” 在《隔帘花影》查询“国” 在《隔帘花影》查询“殿” 在《隔帘花影》查询“笑话” 在《隔帘花影》查询“敢” 在《隔帘花影》查询“雅” 在《隔帘花影》查询“恶贯” 在《隔帘花影》查询“娘” 在《隔帘花影》查询“虽然” 在《隔帘花影》查询“文” 在《隔帘花影》查询“敝” 在《隔帘花影》查询“盛” 在《隔帘花影》查询“劳” 在《隔帘花影》查询“良” 在《隔帘花影》查询“金” 在《隔帘花影》查询“然” 在《隔帘花影》查询“鄙” 在《隔帘花影》查询“洪” 在《隔帘花影》查询“道” 在《隔帘花影》查询“芳” 在《隔帘花影》查询“香菱” 在《隔帘花影》查询“贫” 在《隔帘花影》查询“温” 在《隔帘花影》查询“仰” 在《隔帘花影》查询“大” 在《隔帘花影》查询“舍” 在《隔帘花影》查询“蒙” 在《隔帘花影》查询“宝” 在《隔帘花影》查询“字” 在《隔帘花影》查询“常言道” 在《隔帘花影》查询“教授” 在《隔帘花影》查询“鸡” 在《隔帘花影》查询“屈” 在《隔帘花影》查询“司马昭” 在《隔帘花影》查询“祥” 在《隔帘花影》查询“须” 在《隔帘花影》查询“何” 在《隔帘花影》查询“拜” 在《隔帘花影》查询“枝” 在《隔帘花影》查询“女儿” 在《隔帘花影》查询“令” 在《隔帘花影》查询“吾闻” 在《隔帘花影》查询“楼” 在《隔帘花影》查询“这般” 在《隔帘花影》查询“之心” 在《隔帘花影》查询“李妈妈” 在《隔帘花影》查询“来自” 在《隔帘花影》查询“阁” 在《隔帘花影》查询“技” 在《隔帘花影》查询“铁” 在《隔帘花影》查询“菜” 在《隔帘花影》查询“不离” 在《隔帘花影》查询“周瑞”

1回 走了二三里路,忽遇见一个大寺,人说是“普福寺”。

1回 之言,不敢妄走;欲要再寻老和尚声,那老和尚又不知那里去了。<

1回 泰定儿也找寻将来了。大家相见,明兵果退去,方才欢欢喜喜,商量

2回 又无布裙,倒把云娘唬了一跳,忙道:“你是谁?”那老妈妈也不答

2回 就叫老马同在破屋石台基上坐下,说人家谁亡谁存的信,好不可怜。

2回 取,只要做得妙才是手段。”全福道:“怎么是善取,是恶取?”李

3回 里来”我就各处施主家,一个信也不出来。”因看着慧哥道:“哥儿

3回 €,只见一个穿白衣的老妪,合掌云娘化他那一百单八颗胡珠。云娘

3回 胡珠,约值五百余金,满脸陪笑,讯了云娘,就请去吃斋,又比前加

3回 师父,先接衣钵进去。两下相见,讯了,就在经房安歇。云娘也不知

3回 是那庵里的女僧,不好他。是夜道场已毕,众尼僧散去,

3回 功课,也到后园里来,撞个满怀。细珠道:“这早早的你起来做甚么

3回 有信来,替他大舅出殡,我城里去老马;宅子里破被破瓮的,胡乱

4回

全福到家,老婆接着,他怎样说了,全福就将明日取匣子

4回 一个人答应,连李大汉都出去了。他老婆,说是赶集去了。全福坐等

4回 一日,甚是疑闷。至黄昏,又过去,道还没回家。老婆道:“他这光

4回 老婆穿上布裙,一直走过墙西来,李小溪家,推说讨火,坐在炕沿上

4回 子,离了武城,往临清住下,谁来你!此计如何?”

4回 贼,请他转来看见。看个不了,因道:“你这金子是那里来的?”<

5回 大汉商议道:“这回去,全福老婆咱要人,却怎么打发?”李大汉道

5回 晚黄昏时,悄悄进门。老婆接着,道:“大汉和他全二叔哩?”小溪

5回 冷汗醒了。天明起来,才待过墙来信,早听见李小溪说话,吃了一惊

5回 ,忙过来全福的信。

5回 投文进来,巫仁原是认得的,因先道:“你有何事出首?”全福老婆

5回 ,忙叫到公案前,赶开门子,低低他。他才从头细说一遍,道:“是

5回 还要害小妇人的性命。”巫仁因又道:“果有这些东西么?不要胡讲

5回 李小溪两口带上来,跪在案前,就同全福劫财的缘由。那李小溪是积

5回 ,又招了,才取出来。再桚起来,那二百五十两金子,百口不招,只

5回 “这岂不是天送来的富贵!把贼情个明白,申详报了上司,不过是十

5回 报盗。如今借盗作由头,把这奸情出来,他手里的珠宝金银,还不知

5回 这里。即时出票拘楚云娘、泰定,失主不报盗的情由,竟把南宫吉当

5回 p>那日,旧伙计邓三遇见泰定,大娘的消息,才知云娘回家。邓三

5回 爷在城外起赃来了。”泰定赶上细,才知是全福串通李小溪的缘故。

5回 一个人探探头又出去了。泰定出来他,那人忙取出一张县里的纸票,

5回 来是楚氏与泰定名字,唬了一惊,道:“甚么事?”那差人说:“那

5回 ,即便打鼓升堂,忙叫泰定上去,这失盗缘由。泰定只得从先说起:

5回 着实打!”先重责了二十大板,又他的奸情。泰定哭着道:“小的怎

5回 上堂去跪下,全说不出话来。巫仁道:“满县里都知你与泰定有奸。

5回 。”云娘原是个正直之人,只道是贼情的事,见他一口咬住只说有奸

5回 也送了监里,这里才使人上仓里,云娘要银子,讲价钱。这是贪官的

6回 样。本赤情知是南宫的孤子,故意道:“这孩子是你的?你几时有了

6回 过去了。”把细珠让过来拜了,又道:“背的是慧哥?”这细珠才认

6回 那一遭酒席上不是他们来顽耍?又道:“大娘好么?”细珠从头说了

6回 公呈一般。刑厅见了,又使长随来巫仁要金子。

6回 夹了一夹,敲了一百二十才招了。金子原数,只道:“小的老子李小

6回 逐一严审。先把全福妻子叫上去,得明白;次叫李小溪老婆上去,

6回 不信,把谈推官参为贪赃,革职提,汪通判也降了。可怜这一股无义

7回 官是御前有名的老医,极知脉理,道:“姑娘今年十几岁?”贾仁道

7回 黄医官脉理。春姐渐渐活了。父母他病中之事,竟一些也不知道。自

7回 人去贾家,访是谁家小姑娘,细细明。知道是方指挥家,只此一女,

7回 些不真,又将惯做京媒王婆叫来细。王婆说起:“这女子才十三岁,

7回 的喜来了,我来报喜哩!”方指挥道:“何事?”这贾八道如此如此

7回 礼。要留席,不肯祝方指挥吊着泪进宫的日子,公公低声道:“这是

7回 李妈妈那边奉的旨,还要他。俺们不过奉了皇爷旨意,送这

7回 金币来,谁敢他?”送出门,上马去了。

8回 恐。”不一时,柳学官家着管家来,送了一斗大白面、两只活鸡、一

8回 探脑,泰定认得是柳学官家书童,道:“来做甚么?”那人没言语去

8回 肉,不知养了多少人,没见个探头声的。那里走出个柳学官来,这等

8回 十两,放在炕上。云娘全不知道,:“这银子是那里的?”柳学官夫

9回 再寻法逃命不迟。”将主意已定。到他的名字,说是泰定。一个人跑

9回 江兄弟宋二狗腿,在这里做贼。因泰定南宫吉家的事,泰定才将失散

9回 丢下枪,一溜烟走上大路,各处找云娘、慧哥信去了。真是:珠沉罔

10回 开五叶连肝肺,酥透三魂邪骨心。湘烟:“过去的是谁?”湘烟笑道

10回 ”皮员外知是银瓶姐,呆了半晌,道:“烟姐,他今年十几了?”湘

11回 。如今只取他这个心罢了。”师师道:“他出多少财礼?我这女儿是

11回 。那银瓶故意星眼???€,低声是谁,那裤带早已解开了。子金余

12回

酒过数巡,就起师师家送礼去的事来,子金道:

12回 等人说?你风月儿那件不在行,来?只估估他这家人家,可是轻开口

12回 ,叫他倒帖出来不难。”皮员外忙道:“怎么倒贴出来?”子金道:

12回 房中,假说:“皮员外明日谢亲,娘要甚么礼节,也好治办。”看见

13回 伺候姑爷,就来替他铺床。皮员外道:“姑娘那里去了?”樱桃道:

13回

师师道:“你姑娘在前头和姑爷吃酒哩

13回 的。”银瓶不知道,只道是好话,是甚东西。皮员外取出红葫芦来,

13回 来也罢。”说着,李师师喜了,才道:“这红荷包的事,他把银瓶打

13回 子金道:“我们小人家好顽,那日银瓶姐讨了这个样子,要家里照样

14回 员外道:“明日我先拿帖去拜他,他个来历。看他这光景,不像个良

14回 调,就知主人是大方家了。胡员外子金道:“老兄从何处来?”子金

14回 来,放在胡员外面前,纳头便拜。了年纪,胡员外三十八岁了,子金

14回 后舱,樱桃捧上茶来吃了,马玉娇道:“姐姐贵庚多少?”银瓶道:

14回

:“姐姐贵庚?”玉娇道:“我今

14回 痴长了三岁,那里比得姐姐!”又道:“为甚么事上江南来,都一对

14回 一句西一句,说是随着子金看亲;道是甚么亲,又答不来;“就是从

14回 小儿定的亲”;道公婆几时不在,又答不来。沈子

15回 家僮,早在寺门立地,深深一躬,:“老兄要上金山?毕竟是有趣的

15回 好似同胞模样,十分亲热。子金忙:“仁兄贵姓尊表,乡贯何处?<

15回 子斟上一杯,送在子金面前,方才:“仁兄姓字?下次好约到寒家,

15回 家僮斟酒数巡。那酒家上来送酒,道:“今日是那位相公作主,小人

15回 念奴娇》:江海狂游,二十年,再广陵花柳。邗水吴山明月里,忍向

15回 忙叫徒弟取水来净了手。吴公子便子金道:“兄如不弃小弟愚拙,情

15回 弟一般,就是主盟。”子金大喜,了年庚,子金长吴公子一岁,就分

15回 的性命。今在上帝告了冤状,把他成凌迟处死。我还了你的欠债,托

15回 明,子金叫了半日,有一老僧出来道:“那里的香客?起的好早。”

16回

聊将世外烟波意,乱写风云碧空。

16回 他死节一段孤贞,诗曰:休把须眉丈夫,丈夫无骨转成愚。

16回 ,一夜如胶似漆,两人搂着商议,这沈子金箱笼物件,玉娇细说了一

16回 ,穿着两截短衣,在门首站立,忙:“是寻房的,访客的?如今金兵

16回 净,不像个梨园,又不像个客商,道:“你这个人,戴着顶巾子,没

16回 只见徐把总出来,不认得沈子金,是那里的客。那老官人才说:’在

16回 城外酒楼上遇见,说是找亲戚的,道了一回,才说道是亲家的表弟沈

16回 样流落了。”徐把总才让进去,细了一遍东京的亲友存亡。家产俱罄

17回 王进财回来了,见云娘炕上坐着,了老婆,才知是老娘,也来磕了个

17回

云娘金橘道:“这里到毗卢庵多少路?

17回 信,就和细珠出了那屋,要往大路毗卢庵的路。金橘穿起布裙来:“

17回

云娘看见是卖卦的,道:“先生,你会占课么?”那先

17回 那里去?好些时不见个信。”云娘他因甚穿白,幻音道:“俺老师父

17回 只见聋婆子道:“夜来有个汉子来信道,说是南宫老爹家,往东京去

17回 ”原来泰定找云娘不着,又来庵里信,因南宫吉托梦叫上东京去找云

17回 是慧哥有了信,才往东京去。”又道:“这是几时的话?”婆子道:

17回 道:“明日早起来,咱先到河口上泰定的信,不该迟了。只是我身

17回 是乱后找儿女的极多。云娘到了,舍茶的师父道:“这两三日里,有

17回 胡乱应道:“有这个人过去了,只上东京的路。”只这一句投着前言

17回 载人的,连忙上船来,和艄公打了讯,说是:“一位奶奶上京探亲的

17回 都全。幻音扶云娘进了船舱,艄公他要钱籴米,幻音道:“按人头一

17回 营,遇见宋二狗腿,叫他入伙,细他,方才知道他哥宋小江死了,他

17回 就丢了枪走了,又回武城县各处找云娘去了。

17回 。进的二门,一群贫人正吃粥哩,道了一声当家师父。

17回 上残米。蔡老夫人走到面前,忙来讯化米。长老不忍得,细缘由,

17回 大众吃粥,见幻音是个尼僧,打个讯,忙请上炕,:“有甚事到此

17回 是无可奈何,见老夫人话忠诚,细了一遍,才知道是蔡太师之母老太

17回 这云娘暂寄给孤寺中,幻音自去访幻像和慧哥的信息。不知将来云娘

18回 照管。”即时使小和尚找到府前,了他家,叫开门。秋岳见个和尚,

18回 只说是化缘的,才待他,只见他说:“蔡太师家太太在

18回 棺痛哭,高秋岳身披重孝,不及细。丧事已毕,细长老:“蔡宅经

18回 只是出来相见。秋岳行礼拜谢,因云娘何事到此。云娘泪眼双垂,因

18回 礼。云娘不肯,平拜了。细珠前去长老讨了茶来吃了,即时请云娘同

18回 >云娘每日与高大娘说些闲话,才道:“宋家孩子为甚么着他回去了

18回 孤寺,要来京找寻,又到岑姑庵里信,留了话。那聋婆子听了,只说

18回 泰定起了身,其实泰定各处探,还没起身。

18回 正是茫茫大路,密密人烟,那里去?泰定真是义仆,若是别人,有了

18回

不一日来到东京,了给孤寺长老,说云娘在高秋岳家

18回 接去了。及到秋岳家信,他认得泰定,连忙待了酒饭,

19回 来得有须道气,就请进客厅备斋。道:“禅师自何方来?”

19回

正待讯作别,王杏庵请佛法从何入门,雪涧长老合掌当胸

19回

长老说三学已毕,居士又:“何为四变?”雪涧禅师又为合

19回

长老说四变已毕,居士又:“何为渐次?”长老说曰:“从

19回 入圆。功到自成,瓜熟蒂落。”又:“何为四断?”答曰:不去淫,

19回

长老说四断已毕,居士又:“何为坐禅?”长老合掌而说偈

19回

长老说坐禅已毕,居士又:“何为心观?”长老合掌而说心

19回 韦驮、灶神参拜了,居士又替长老讯皈依。也是了空的旧愿,云娘舍

19回 娘不见,回来了,又到临清闸上,汴梁来的官船,全没有信。过了一

19回 又没个信音,往那里找?等几时,这官船的信,几时到淮安,好往南

19回 找将去,且在宅子里打混着。”东西,再不得个真信。

19回

那日要寻幻音大娘几时和他分手,走到毗卢庵来

19回 ,不知幻音那里去了。见了长老,讯了,道:“这庵上原是尼姑,

19回 也看这小和尚有须熟,认不出来,道:“老师父原是那里人?这小师

19回

泰定又道:“他是那里人?”了空在傍笑

19回 一炷香。了空、泰定拜佛已毕,就母亲并细珠的信。泰定细说一遍,

19回 背着褥囊雨伞,远行的光景。长老他是那里来的,原来是两个南兵的

19回 。”就住下了。泰定和他坐着,闲道:“这皇帝在南京,不回汴京了

19回

泰定又道:“东京孟太后不知几时到南京

19回 江西去,还怕不得干净,将来有拿的意思。我们就是张老爷座船上的

19回 的信:“此人必定知些去向。”忙道:“那东京送太后的船上宫人们

19回 但来凭梦寐;蓬飘梗断,无家何处庭帏。

20回 杨外,数声横笛,惊起沙鸥。何处、三闾渔父,尽付与东流。

20回 凄凄,却往那里去好,又没个熟人路,如何往山东回临清?云娘、

20回 都坐满了。云娘羞惭,不敢近前去,使细珠:“你去河边,有小渔

20回 的老艄婆,在船头上补破袄。细珠道:“你这船可上山东去么?”婆

20回 上来了。近前见细珠和婆子搭话,是做甚么的。婆子道:“是雇船的

20回 钱银子,添着好籴米。”老艄公又细珠道:“你只有两个人?带在后

20回

云娘唬了一惊,细方才认得是卢三姐,不觉抱头大哭

20回

卢家燕和云娘哭罢多时,才怎么没有慧哥。云娘听说,放声大

20回

云娘又卢家燕道:“因何穿孝?”家燕才

20回

使卢二舅先上岸去,山东的门路。那店家说:“如今金

20回 p>明珠会合终须有,紫竹滩头一津。

21回 节,谁肯家里坐着?我母亲着我来阮奶奶,一答儿好去走走,一路也

21回 上去,给那妇女吃。这吴银匠媳妇道车夫:“是那里来的?”车夫道

21回 ,彼此相爱,十分欢喜。阮奶奶就道:“卞奶奶,你既到此,可曾打

21回 备见丹桂娘们领着两个妇女进门,道来历,阮奶奶说是两姨姊妹,今

22回

正堪林下寻仙吕,细参同水里金。

22回 也便须。”阮守备到了福清庵里,下了三间净室,连门面四间,讲了

22回 为记:细似蜂腰已断筋,逃形无计花神。

22回 p>可怜夜半虚前席,水满桃源少津。

22回 米,做药酒卖。阮守备让到屋里,他买烧酒何干。王革回子夸了一遍

22回 先筛了一壶五香酒来和他吃,细细他:“这药可效么?”王革回子笑

24回 p>正在切马草,只见一个兵进来道:“你这蛮子是那里人,姓甚么

24回

陈芳道:“这乔舅爷是那里人,怎么认

24回 了官腔,喜个不了,忙放在袖里,这兵道:“乔爷如今甚么官职?”

24回 寻个饭店儿安下,陈芳儿自去城里信,找干大将军的新府和乔舅爷的

24回

陈芳到了帅府前,不敢高声人,远远站在门首一个小茶馆里。

24回 时果。陈芳吃了一钟茶、一块糕,茶博士道:“这帅府可是干将军家

24回 了十队披甲的迎接去了。”陈芳又道:“这府里有个乔舅爷,你可知

24回 见茶博士走进来道:“这不是,你的那乔舅爷来了。”陈芳出得店门

24回 候。乔美摇摇头,把左右回避了才:“宝姐今在何处?”陈芳说:“

24回 到家庆贺筵席哩,见了乔美进来,道:“可知老爷几时到么?”乔美

24回 ,即时一条绳子把四人拴了,解往刑衙门。每人四十板一夹棍,娼妇

25回 ,怨一声张郎。乱纷纷花落东墙,一会红娘,调一会红娘。枕儿馀,

25回 说信。李师师急急传将皮员外来细。“是八月中秋在扬州遇见,今已

25回

却说皮员外到了扬州,访半月,那得个沈子金的影儿?

25回 捕的,一条绳子拴去。不由分说,了几句话,说他奸霸良家女子、谋

25回 搅扰,大张告示帖在门上,谁敢来他一声儿。也就是个九尾狐狸三窟

25回 酒身无事,有花也好,无花也好,甚春秋。

25回 粘罕衙门来。因夜晚,一时不便审,俱发在开封府仓监,以待明日发

25回 槐树下盘膝而坐,先叫上皮员外,他起祸根由。皮员外细说了一遍,

25回 着一个妇人走进门来,打着番语,是那里拾来的。老兵说是王爷赏的

25回 水来,做饭与老兵吃,那老婆也不师师甚么人。只得两眼垂泪,取过

26回 便居住,因此闲了年余,无一人来。有一个大相国寺月光和尚,要花

26回 洁净,到宫里见娘娘。合掌当胸,讯下拜。娘娘略笑了一笑,叫福清

26回 宫娥,金盘捧上三盏茶来,福清因讯了,接茶在手。见有红色油花在

26回 是荤,因何不用?”这福清又打了讯,才吃了几口,谢了茶。娘娘使

26回 何支撑得来?从来说穷居闹市无人,富在深山有远亲。单说人逢时势

26回 禅堂讲座上坐下。这些众女僧都来讯,磕下头去,他稳坐不动。福清

26回 在身上,铺下展具,向百花姑合掌讯,倒身三拜。这姑姑取了一串西

27回

禅关,参求者无数,往往到宅空老

27回 着谈能和知客,引至方丈,与福清讯了,才叫痴哥挑着四副盒子,揭

27回 法师上座一毕,这些尼姑女众俱来讯参拜。那法师只将?D金观音略

27回

:“堂头和尚今日从何处起?老

27回 僧放参。”只见首座有一尼僧上前讯,说道:“佛法参禅,先讲过行

27回 住坐卧。请和尚,如何是行?”答曰:行不与

27回

:“如何是住?”答曰:

27回

:“如何是坐?”答曰:

27回

:“如何是卧?”答曰:

27回

:“如何是色中人?”答曰:

27回

:“如何是人中色?”答曰:

27回

:“如何是人中境?”答曰:

27回

:“如何是境中人?”答曰:

27回

:“如何是空即是色?”答曰:<

27回

:“如何是色即是伫?”答曰:<

27回 男信女,优婆塞、优婆夷等,有善法参禅的,我今大发慈悲,任凭提

27回 ,老僧信心指授。”了半日,讲堂上坐的妇女,挨肩挤

27回 僧,齐齐合掌,下得公座来,朝上讯,禀法师说:“众生初学佛道,

27回 才开眼而说公案,众妇女僧尼,又讯五体投地,请师宣卷。一面送上

27回 开讲,莲女疾忙走入寺中,便高声道:‘龙女八岁献宝成佛,我今七

27回

引动了,红莲女,去禅宗。

27回

和尚,满寺灯,何处先明?

27回

走上去,打一棒,要机锋。

27回

南无“当下莲女道:‘佛灯今在殿上,心灯却在何

27回

众生若《莲经》义,看取花灯不坏身。<

28回 ,坐了满满一屋。先是福清来参拜讯,遍送了茶,茶罢摆斋。姑姑在

28回 家的?”走进方丈里边,和众姑姑讯了,上前细认,才笑嘻嘻的道:

28回 素。说些当年旧话,家长里短的,个不了。因说起:“你两家的亲家

28回 ,看了看丹桂姐,就不言语了。又道卞千户娘子:“这位姑娘当初许

28回 时行媒礼罢,如今也没个人影儿来声。过着这穷日子,孤儿寡妇的,

28回 ,却认不出那一个是桂姑娘,故意道:“我的媳妇桂姑娘可好么?<

29回

酒旗歌板地,相思一寄白头吟。<

29回 。静庵不知其中缘故,看见儿子学虽不长进,却是日在书房,大约为

29回 了一班恶薄少年,呼兄唤弟,日日花寻柳,今日不是到张凤姣家,明

29回 立住了脚,细细把静庵家中的事,了门公一番。晓得静庵大儿子已故

29回 ,又有一个二儿子在家读书。完再进堂中,对门公道:“烦你进

29回 联元在馆中,却不见了二官人,因:“二官人何处去了?”

29回 。一直到书房门首,正遇着联元,道:“老爷归未?”联元道:“老

29回 ,只怕大家要吃板子哩!”二官惊道:“难道有谁人在老爷面前,告

29回 闻。昨日到府,因未得见老兄,细门公,知老兄尚有一位二令郎,弟

29回 闻之甚喜,极欲一见,知亦值公出未归,未曾觌面。另日

29回 ,便叫门公随进。到正厅上坐定,道:“昨日赵老爷来,他曾叫你请

29回 要上轿,想了一想,又缩转身来,小的道:‘你家奶奶没过几年了?

29回 说只得三年?’小的道:‘老爷所的,想是正室太太,小的所禀的,

29回 出外,何故联元也不知道?必要细二个书童,乃知下落。”即便唤联

29回 元到来,道:“二官人近来日日在书房里念

29回 元道:“在书房里念书。”静庵又道:“不出来的么?”到这句,

29回 觉的了,没有打点这话,听得静庵来,恰好打着心事,只得含糊答应

29回 庵眼里瞧见,晓得有些蹊跷了,又道:“昨日赵老爷来,请他出来,

29回 “此事赵老爷对我说知,我回来又门公,说话句句相合,你还要赖到

29回 ”此时火性大发,再叫门公进来质,唬得联元垂首无言。细细驳

29回 熬痛不过,再三求饶道:“此事要金印的,小的不过看管书房,二官

29回 两个在外,不知做些甚么勾当了。金印道:“旧年先生到馆时,我原

29回 外做事,我已一一知道。联元已经过,今再细细你。你若有一语含

29回 落。瞥见父亲走来,正是:入门休荣枯事,观看容颜便得知。二官人

30回 静庵面带忧容,语言不甚爽快,因道:“弟见我兄语言面色甚不爽快

30回 收看过大喜,即叫将礼物收下,又了陆喜一回说话,吩咐家人们。“

30回 慌张张走到面前,静庵见了奇怪,他何故这般光景。二官人道:“日

30回 来。”静庵听说,走出叫了媳妇细,不过因些小事起衅,随哪二官走

30回 得的孙媒婆。孙婆见了二官人,忙道:“二官人,多时不见,在此做

30回 久了。”二官人道:“我正有话要你。此处不好说,竟到你家里细说

30回 人到了家中坐下,二官人道:“我你非为别事,方才这个人家姓甚么

30回 婆见二官人又来,看来有些蹊跷,道:“二官人来此何干?”二官人

30回 ”二官人道:“既如此,我十四来回话便了。”说罢,起身去了。<

30回

到了十四,二官人来回音,孙婆添了些说话,述了一遍

31回 明日还自己过来看鲍奶奶。”笑着讯了,回寺不题。

31回 缘,今才到手!”丹桂梦里才待细,只见把两股分开,(以下删节

31回 儿掇弄便了。丹桂心中美满,待要他,牙关紧闭,不能出声。直弄至

31回 流着泪道:“娘,我是做梦哩。”他是甚么梦,丹桂姐摇摇头,又不

32回 三样妒,淫性不同,妒法也不一。是那三样淫?第一是有了宋玉、潘

32回 撞在地下,遮护他的女儿。宋夫人道,才知是香玉的母亲,越添恼怒

32回 来,取过一根马鞭子,不用三推六,尽力的打了一百。只见皮开肉绽

32回 查般,唬的焦黄。闻人公子接着,道:“新人还在楼上,因何不伴他

32回 。”闻人公子说道:“待我使人去一声。哄的人嫁了,你可做不下主

32回 p>又听得说差人各处找他回家,闻人公子讨出一床被来,蒙头而睡

32回 白须,领着个五六岁的孩子,上前香玉道:“你跟我家里去罢。”香

33回 往房里。那桂姐又喜又羞,才待细,只见香玉道:“这是金二官人府

33回 疑惑,白日里想道:“我今夜好歹香玉个明白,他这个人儿,是那里

34回 女婿,上鞋结帽子,尽自养的家。众亲戚打个会,讨几贯钱来,买几

34回 常来帘子前看街上的人,瘸子那敢他一声,还恨不得找个好汉子来奉

35回 鲍家桂姑娘,怎么出了家?”两人讯了,请到斋堂里,才知桂姐因病

35回 叫摆斋。斋罢,福清、莲净忙下坐讯,说:“求娘娘护法,有一事来

35回 堪乐,富贵到头总是虚。沽一醉,樵渔,优游山谷更何如。闲将几句

35回 p>(说)“骷髅,将你男女姓名道,并无一言回答,想是说不着其

35回 中详细?你生前经营买卖,你几句:“莫不是,贫居陋巷中,

35回 )“骷髅儿,贫道将诸般经营手艺你,全不答应,想不是这庸俗之辈

35回

你几句:

35回 骷髅,我将你君子六艺、九流百家你,全不答应。

35回 人拉住道人,进门喊冤,叫上来细。那汉子眼中流泪,口内声冤,将

35回 ,现有毒药葫芦、邪水为证。县官庄子道:“你出家人,如不系谋害

35回

(说)县官又:“你这个汉子,说话全无凭准。

35回 得活了?这样怪事,我做官的也难。可有甚么证佐么?

36回 怜两口,一刀丧于树林之下,。又本赤的银子,死不肯招,又使?b

36回 道到透出吉星来。那金将干离不便这是甚么东西,毛橘塘才说起是医

36回 答里夫人有病,看看欲死。橘塘一,知道是寒疝,用了一帖“四逆汤

36回 绢纸,包着个甚么东西,打着番语道:“甚么物件?”毛蛮子跪下道

37回

番兵乐不可言,细:“你是谁家娘子,这等有趣的紧

38回 还伶牙利齿的口里辩话。岳元帅审已毕,即分付刀斧手,将胡喜和王

38回 话说是东京语音,报了大营里来。妇人口词,却是一口镇江的话,言

39回 栏里的小优董翠翠的兄弟董秋,忙道:“你在那里来?”董秋道:“

39回 这里,把门都改得认不得了。”因道:“乔美、陈芳这几年也没见他

39回 了几钟早酒,醉了就睡着了。”又道:“如今勾栏还有几家?杨玉钗

39回 p>进得门来,老虔婆全不认得,董秋道:“是那位爷?我老眼花了

39回 事!”找开狗,那花子领着去了。道是那里的花子,有说的是京里下

41回 得饥餐渴饮,夜住晓行,向淮安府路而来。那时,淮南淮北在金宋交

41回 不知往南的路,一步步化着饭吃,路前行;或是昼走荒村乞化,或是

41回 车赶驴、背着包裹的,泰定上前细,才知道金兵两路南侵,沿淮安一

41回 蓝神像后边,胡乱捱这一夜,明日路再走。”一行说着,天黑了,满

41回 ,一口气也不敢出。了空不知道,了声:“是谁?”   早一挠钩

41回 路上淮安去罢,等寻着主母,再访慧哥不迟。”泰定无奈,腹中又饥

42回 吧。”知客领到方丈,见了长老。讯一毕,取了汗巾,包着赤烘烘金

42回 一声惭愧:“怎也有这一日?”因道:“你这几年在那里,怎么做了

42回 泰定同细珠押着米回来,一路上细,才知道大娘已削发出家在村头观

42回 里都是白米,云娘心里放下一半,这挑米的道:“那个女人可来了么

42回

云娘才放声大哭,忙道:“慧哥如今在那里,可是死在

42回 还有你么!”也就喜得不哭了,忙:“如今在那里?”泰定道:“慧

42回 氏来。卢氏见泰安,也哭成一块,不及话,且来救云娘。先使箸把牙

42回 不出声来,半日方才苏醒。卢氏细泰定,才知半路里又失散了。大家

43回 唇如丹漆,就有罗汉之相,夫人便了空:“从何处来?因甚遇劫到了

43回 才吃得一个点心、一碗素汤,又来讯。

43回 脱了中衣,要睡的一般。了空合掌讯,道:“小姐唤小僧,有何分付

43回 使女取了一锦杌,请了空坐下,便了空家世何处、父母何人、出家几

43回

小姐又了空父母何人、今日存亡、在于何

43回

小姐又出家几年、是宗是禅是教、有甚行

43回

小姐又住持何寺、挂搭何方、受教何师、

43回 坐。锦屏小姐常来送茶送斋,或是些因果、讲些佛法。那锦屏小姐原

44回 来,杨夫人、锦屏小姐接见一毕,了平安。李全便行后寨中得了多

44回 ,合掌当胸,不行礼拜,只打一个讯,说:“南无无量寿佛。”这李

44回 姐恰是姊妹一般,不觉十分欢喜。了他生时八字,恰与锦屏同年同月

44回 同日同时;又他家乡住处,说是山东武城县南宫

44回 有根基的儿子。一面让他坐了,细来由。了空便将南来寻取母亲,被

44回 卸了残妆,却来了空身边坐着,讲佛法。

44回

了空:“这佛道中男女俱得成佛,

44回 却要女换男身,来世方成佛道。请:女身如何得转?”了空答说:“

44回

锦屏又:“一切众生如何脱得生死轮回?

44回

锦屏又:“色声香味触法,以何因缘,从

44回 不好的,还是触好还是不触好?请触字作何解说?”了空合掌而说曰

44回

锦屏又:“既说触非真性,那男女交触,

44回 锦屏听经已毕,心大欢喜,向了空讯,情愿皈依佛法,了此轮回。上

44回

且搭伴往南好走,省的路。”

44回 ,了空依旧不肯同床。锦屏小姐便:“师兄,你果无心破戒!昨日讲

44回 营里路径——小姐送出墙外,了空讯,飘然而去。

45回 满路,了空披着个破衲裰,也没人他。直到了淮城,一路茫茫,那里

45回 去母亲和泰定的信息?因孤身年幼,

45回 没处寻思,自己想道:“我只为寻母亲,发愿南来,如不得见母,又

45回 十岁年纪,却同了空一处安单,细了空来路,说:“是山东东昌府武

45回 城县,因为探母亲——在淮安府多年寄居,特来

45回 将姓名乡贯写毕,朝大众单上合掌讯,众僧也各赞诵。

45回 十方堂廊下,使大众得知,以便访

45回 人同单宿了,俱是访母亲的,了空他法名,叫做如惠。次日起来上堂

45回 一路南行,或者下村化斋,还好探。”就与如惠说知,一路作伴过江

45回 杀掳的妇女不知多少,那里想去找慧哥的信。

45回 。到了湖心寺大殿上,见了知客,讯了,引到方丈拜了长老,说是要

45回 何出家做了尼姑?”化疏一华,细云娘是自幼出家,半路出家的。云

45回 安不能还乡,因此出家。”如惠又:“令郎甚么年纪?”

45回 上一宿,也说是山东人,来南方探母亲。写了一个乡贯名姓,贴在十

45回 是令郎么?”说到此处,泰定上前了空穿的甚么衣服,如惠说:“是

45回 裰。衣服虽然不对。却是真信!”了,是三月初四日在镇江作别。云

45回 泪而别。又到湖心寺寻见如惠,细了空去路。如惠道:“我同他过了

45回 。却有一个老和尚先在那里。泰定:“老师父是那寺里?”老和尚道

45回 :“是这甘露寺的。”泰定:“贵寺还开丛林接众么?”老和

45回 尚背了半叉袋米,摇进寺来。泰定道:“师父,你说的了空今在那里

45回 一行尼僧,只当作路远进香、参禅道的,因上禅床朝南坐下。

45回 误听了聋僧的言语来。宝公禅师便:“比丘尼二人,不似参方行脚,

45回 听过讲经的,晓得规矩,上前合掌讯,说:“弟子是山阳县湖心寺庵

46回

紫阳道无余答,止记前身鹤是形。

46回 十一年,秋尽冬初光景。那里去找慧哥信息?到各寺里得个影儿,

46回 何,只得随众南行。过了钱塘江,下海的路——水陆一千余里。

46回 。路旁一座火德星君庙,叫开庙门路。却是一个尼庵,叫了半日不应

46回 小小脚儿——也是半路出家的,忙云娘何来。云娘和老师姑细说了一

46回 (以下删节 个字)细珠猛醒,忙道:“是谁?”他只说是泰定久不

46回 亲?就是泰定也不到这里,那里去?他们就往南来,也无处找我。”

46回 隔菩萨的大寺有二日的路,也要探慧哥的信,使泰定扮作道人,去左

46回 近寺庵里化米,好访信息。那日,泰定化斋去了,云娘

46回 空披着衲裰,进得村来,朝着细珠讯,只说他是本处的善人女道,要

46回 ,又打探出一个喜信来了。”云娘道:“甚么喜信?”泰定道:“我

46回 这斋僧的人家说:“有个小师父名

46回 座寺里。他又不安单坐禅,说是探母亲的信。’这个信是真的了!当

46回 海的。我明日早起去把这各村里一,他既有了招牌,就好找了!”云

46回 骂一顿去了。也是一时性急,不曾得明白,他就去了。那慧哥当初也

46回 了空来坐在一株松树根下打坐,便了空道:“小禅师,你有甚么衣服

46回 下来,天又寒冷,没得替换,只得女菩萨借个针来缝缝也罢。”

46回 ,一时难荆说话多时,天色晚了。道:“泰定,还有多少路才到母亲

47回 也是尼僧,走来约云娘同过海去。云娘,原是山东东昌府武城县

47回 人。云娘道他,是汴梁大觉寺的尼僧,也没

47回 姓名来历,约就过了明日,早下船

47回 认,只和这东京女僧们叙起家乡,了姓名。这年小的,一名莲净,一

47回 ,各寻净室,因此二尼随众南游。了云娘,云娘也将出家根由说了一

47回 日在此相见!”不觉眼中落泪,便:“母亲可在屋里?”细珠道:“

47回 的也甚多!”故不住的暗笑。慧哥道:“你为何只是笑我?”细珠道

47回 ,不甚齐整,却也坚固。泰定上前道:“这船可上落伽去么?”内有

47回 人打扮,包巾道衲。见了空、泰定船,道:“你们上落伽赶香客进香

47回 :“不好了,龙来取珠了!”泰定道:“如何龙来取珠?”老稍公道

47回 等哩。了空向云娘八拜,向老师姑讯谢了。次日,一行人进了普陀大

48回 合,今知云娘别去,甚是依依,因道:“老师父如今往那里去?我日

48回 我是一僧一道,路上行走还怕人盘,这个京城如何好一处同住?不如

48回 去了。”了空道:“说得有理。”了住房的,道:“是几间官房子,

48回 间破房子住下,各人取便,来往看,到也不远。”云娘点了点头道:

48回 ,还认得泰定是南宫吉家人。马上道:“你如何做了道士,也不到我

48回 ,磕了四个头,站在一边。秋岳便:“你奶奶好么?几时找见你家哥

48回 听得云娘到京,恨不得一时相见。了泰定,知有卢三娘也在一搭,连

48回 ,做了个大路往来人撒尿的去处。了傍人,已换了三个主子,赵监生

48回 ,隔了十年,都老了,时常做伴。道老马,久已死了。云娘别招了两

48回 却是生得齐整。来到寺前下马,便道:“可是武城县毘卢庵了空长老

48回 ,却与了空平拜了,才和月岩长老讯。卸了戎妆,却是幅巾道袍,挂

48回 走至近前,见了莲净、梅心,慌忙讯道:“二位师弟往那里去?”<


反义词

近义词

词组

谜语

造句